>  正文

王圣强:教你如何快速成名

评论

  突然发现这年头名人比什么都多,有货没货全名人,是个名人就出书,急的我是吃不好睡不好脑子里尽想着怎么出名怎么光宗耀祖了。

  临渊羡鱼不如退之结网,后来小子夜以继日学习研究,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总结出了一套立竿见影行之有效而且屡试不爽的成名方法。只要你撕下老脸这么干,人人皆可成名人。

  首先,你要敢想敢干贱走偏锋,别人不敢说的话你说,别人不敢做的事你做,具备这个素质之后,可以说你就是个潜名人了,你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想象成一方才子对着镜子接吻——自爱自恋着,最好是个大省城,东京西京之类的,身边美女如云。什么,没去过省城,小县城总见过吧?好了,现在你就把自己想象成你们那县城的文化名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风靡万千少妇。就以此为题材用你那半通不通半生不熟一不小心还添把恶心的文笔虚构一部小说,狐媚魇道怪力乱神奇门遁甲邵子神数,什么不让写你就往里面填什么。主人公的思想要往道家上靠,以变相宣传一下自己是个清心寡欲与世无争貌似忠厚大诈若愚的人,塑造不出来就往名字上贴标签,梅妻鹤子庄周梦蝶鼓盆而歌无为而治,从这些典故里面扒蹬,实在写不出来就把自己和女人在床上的招招幕幕和盘托出无丝奉献,火车掉道尽出轨,我就不信你不红!

  小说一旦脱稿,要猛发新闻大造声势,给读者一种各大出版社争相抢购的假象,你还可以有意无意神神秘秘的向媒体透露点独家消息,还有几家出版社送来了高额定金呢。这时候可以把以前在一起打工的穷哥们找来架架势,现在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了,再怎么没文化也都有个中学水平,让他们作为读过手稿的知情人写几篇评论文章,尽可能的发挥想象力把这部小说吹成是继《红楼梦》、《围城》之后中国文坛最伟大的一部作品,过几天你再放出个稿费赚了一百万的新闻,想不出名都难。

  等当局恍然大悟拍板封杀你的时候你早就红透了,即使封杀也不怕了,越封越火,等着作品20年之后大方光芒吧!

  这种方式虽说是文学路上的成名捷径,但总归要付出一些代价,虫叮蚊咬点灯熬油,要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还得搜奇抉怪出新东西,没个初中文化水平也干不了这事,否则只能昙花一现名噪一时。聪明的做法就是见好就收,否则傻子也能看出来你在做什么,被人骂成是“沽名钓誉的流氓作家”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下面再介绍一种简单易行的,跳脱衣舞玩行为艺术太直白,没什么技术含量,最近我发现往网上贴照片是不个不错的出名方式。在做这件事之前你先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脸皮,这个脸皮不是指容貌,而是看你还有没有耻辱之心,有的话这活不适合你干,你必须修炼到“贱莫贱于不知耻”的境界,给自己起个菊花黄花牡丹玫瑰之类的芳名,拍些挺胸翘臀鸵鸟依人做出各种夸张姿势的照片往网上贴,长相越科幻越好,再配上病态的自恋文字,怎么恶心怎么来,苍蝇飞到花园里,你就那在装蜂(疯),直到网民们忍无可忍把你当成呕像群起而攻之,到时各大媒体一报道,一头千年不遇的花中奇葩就从网络这个虚拟空间中落地生根了,看到没,条条大路通罗马。

  这是个信息社会商业社会,名声就是印数、销量、眼球和点击率——我也不那么绕弯子了,名声就是钞票。出名之后你要趁热打铁,演电影啊,出自传啊,搞音乐小说啊,这都是来钱的道。把隐私抖漏抖漏,找几个枪手熬上两夜,字不够咱裸照凑,你也能弄出本诸如《我是工人》、《借我一辈子》、《一个网络富姐的成名之路》来。到此,你这名人算是坐定了,跟人打架进派出所也可以挺胸抬头没好气的冲民警骂上一句“我是名人我怕谁”了。

  如果还嫌不够知名不够权威不够恶心人,那你就裹着日本军旗装到媒体上去放大话去,什么中国白话文小说前三名是我、是我、还是我;我书中文字五十年之内无能人及;二毛说啦,他生前最佩服的作家就是曹雪芹张爱玲和我啦——这种死无对证的话你尽管放,绝对能达到未读其文先闻其名勾起别人好奇心的效果。

  中国这个地方作家拼到最后不是拼作品拼人格,而是拼年龄拼资格。你折腾这么一辈子,尽干些别人没脸干的事,谁都没你名声混的大,一大把年纪了,什么这主席那理事博导教授的职称都混上了,哪怕没有这些头衔,就冲二毛那句话,你就完全有资格到报纸上明目张胆的打着“中国文坛领军人物”的旗号教育下一代去。你可以感叹一下哎呀中国文坛缺少大美的东西呀,以暗示自己在孜孜矻矻追求大美,哪怕你是以丑为美。或者在媒体上大声疾呼不思考灵魂算什么作家?让大伙知道你思考的是肉体之外更高尚的东西,以夯实你在中国文坛领军人物的地位,哪怕你在书中思考的是销量、鬼魂和丰乳肥臀!这叫居于浊滔不舍清流之美誉——也就是俗话说的又做婊子又立牌坊。

  人一有点名声,少不了登门拜访程门立雪为你树碑立传拍马屁的,鼻子有点炎症的人都想跑你那想沾仙气,那不要脸的人都敢用门庭若市万人空巷来形容。你不是爱财如命吗,我教你一招,绝对比辛辛苦苦码字挣钱,累的吭吭哧哧写本书东一个发布会西一个研讨会去掉路费出版社的大头和红包评论家的吹捧费,落到兜里的实在让你看不到眼里。明天你往大门上糊张纸,上书:“人老笔老,纸墨涨价,有求我墨宝者,一字千元,官也罢民也罢,男也罢女也罢,认钱不认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对谁都好,对你会更好。你舍不得钱,我舍不得墨,对谁也好,对我尤其好。生人熟人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请喝茶”。再来人一看,哦,原来这厮不光会写书,还精通书画,真是博学多才文武兼备啊。瞧,这不就是一免费广告吗?就冲你名声,你上午贴上,说不定下午的《西京晚报》上就把这事当新闻噱头登出来。你在这诲淫诲盗,我敢说过不几天就有人跑到门上缠着求你墨宝。当然,坐地涨价也是必不可少的——狐狸做梦尽想着偷鸡(投机)了。

  人老珠黄了要想晚景不凄凉,打假是保持名气的一种手段。作为你,一个作家,一个哥们口中的大师,可以义正词严的站出来打击盗版,到媒体,到电视,猛撰檄文口诛笔伐,作义愤填膺状,作怒发冲冠状,作大师神圣不可侵犯谁耽误我挣钱我给丫拼命状——这招好象余秋雨玩过?你不能跟他一样小肚鸡肠逮谁跟谁急,你尽量显出你的大度,你别打击盗版,你打击假画,虽然市场上那些非字非画不堪入目的玩意都是你亲手所涂,你看哪家画店不顺眼,抄上几幅,高举着到大街上嚷嚷你的画作发现赝品,什么概念?名画啊!晚上回家撰写声明往报纸上一登:“到目前为止,本人的绘画原作没有一件进入市场出售,市面上发现大量署名画作皆为赝品。为避免收藏者上当,本人年末出版画集一册,收录历年来所作书画千余幅,供收藏者鉴赏云云”——这小广告做的多出神入化,这回连书带画一块卖,广告策划专业毕业的高才生也就这个水平吧,麻脸推磨——转着弯的坑人。咱这么干还不是跪着养猪看在钱的份上。

  学者当自树其帜,况且在你前面老齐头把话撂下了: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所以咱在字画方面必须标新立异自创一派,单枪匹马未免势单力薄,咱把你那拨写吹捧文章的哥们都叫来,拉帮接伙自成一家。一队临渴掘井临难铸兵毫无绘画根基的人马气喘吁吁扶老携幼老远挑着个迎风招展的裹脚布拓土开疆,路人可就纳闷喽,旗杆挑着裹脚布——这是个什么旗号?对了,咱就叫“致命画派”。你再找书画圈的朋友扯一套理论,写几篇文章一吹捧,一个投机倒把浑水摸鱼的新新画派在这个世风日下群魔乱舞的腐朽社会应运而生了——这一切进行的好比那屁股坐在板凳上,看上去是无可挑剔有板有眼的。

  该画派云集文坛大腕,求购者众吹捧者多画价一路走高。你作为画派创始人,说不定有那瞎眉磕眼的编辑还要把你的字画选到教材里面标榜后人呢。这个时候你也别难为人家,半推半就装装样子说点“老夫德薄才疏”之类的自谦话让他往里选就行了,难得糊涂嘛。

  文章靠精湿骇俗,字画敢自称一家,人活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猴子拉犁——顶牛啦!是到了功成名就建故居的时候了。说到这我想起一个笑话,最近在网上竟有人提议让陕西政府给那个叫“芙蓉姐姐”的大妈也建个故居以发展陕西旅游业。

  想想也不是没道理,名人呐,这都是,几百年不出一个,一个地方能出俩的更是少见。

王圣强:教你如何快速成名

  作者王圣强,1983年出生,江苏丰县人(定居北京),知名作家、画家、电视编导。著有《After Effects 6.0影视包装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不再沉默的猪》(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等几十部著作。


责编:KTQ 


百度地图|所刊载信息部分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邮箱:chuanbb@vip.qq.com

联系我们品牌推广商务通|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