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籍

正文 > 查看版本
目录

庞籍 - 人物简介

庞籍(九八八~一○六三),字醇之,单州成武(今属山东)人。真宗大中祥符八年(一○一五)进士。仁宗时为广南东路转运使,徙福建转运使。景祐三年(一○三六)。入为三司户部判官。西夏事起,为陕西体量安抚使,历知汝、同二州,陕西都转运使。庆历元年(一○四一)知延州。二年,兼陕西四路缘边都总管、经略招讨使。西夏事定,入为枢密副使。八年,改参知政事。皇祐元年(一○四九)为枢密使。三年,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后历知郓、并、青、定等州。嘉祐八年卒,年七十六。谥庄敏。事见宋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庞公神道碑铭》,《宋史》卷三一一有传。

庞籍 - 生平经历

宋仁宗刚即位时,章献太后(真宗皇后)垂帘听政,章献太后去世时曾留遗诣,要让章惠太后继续垂帘听政。庞籍时任殿中侍御史,认为不妥,力主仁宗亲政,并当众烧掉支持垂帘制度的《内东门议制》。

仁宗亲政后,庞籍即向仁宗上奏,建议皇帝用人应辨邪正,防止朋党,按照公论和政绩提拔晋升官吏。他的行为得到了朝野的肯定,被誉称为“天子御史”。

刚正不阿

影视作品中的庞籍影视作品中的庞籍

庞籍任开封府判官时,仁宗宠爱尚美人,尚美人常派内侍到开封府传达旨意,干预政事,庞籍认为美人派内侍到官府宣喻旨意是后宫干政的行为,因此严加拒绝,传令将宣喻旨意的内侍予以痛打,并明令:“今后如再有后宫传命,不要接受。”作为一个开封府的判官,敢与皇帝的爱妃对抗,足见庞籍的凛然正气和不畏权贵的作风。

北宋宝元元年(1038年),西北党项族首领元昊建立西夏政权,公开反,连破北宋边城,百姓背井离乡,宋西北边防形势十分紧张,庞籍被任命为陕西都转运使,与范仲淹、韩琦共同掌握宋西北军政大权,以防西夏入侵(此时包拯刚出仕不足一年,任安徽天长县知县)。庞籍一到边地立即整顿军纪,安抚百姓,稳定秩序。为战胜西夏,确保西北边境安宁,庞籍向朝廷进言:“天久不雨,灾害严重,宫中奢靡,三官赏赐过重(三官即指内官、医官、乐官),应减少宫中花费,裁减三官,节省财力以赏战功,将士肯于征战,不愁西夏不平”。犒赏将士,是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措施,而朝廷却把大量财力花在宫中,不奖赏将士,对此,庞籍犯颜直谏,刚正不阿。

平定西夏

浑州西北的桥子谷,是西夏进攻北宋的必经之地。庞籍特选善于骑射,董军事、有谋略的部将狄青在桥子谷旁筑寨驻兵。为解决数万士兵军用物资问题,庞籍招募百姓就地耕种,以供军粮,并以寨为基地,逐渐收复了被西夏攻占的其它城堡,扭转了战争局势。不久,元昊派人前来谈判,庞籍认为:“这是西夏的奸计,不可大意。”并下令屯兵青涧城以防元昊袭击,后西夏大兵果然直迫宋境,见宋军防备严密,难讨便宜,才撤兵退去。元昊与庞籍较量多年,最后,不得不向宋朝称臣。元昊称臣后,庞籍即提出:将矮小老弱兵士进行裁减,安置务农,以减少费用,解决军饷。得到了朝野的一片赞许。

保举狄青

皇佑四年(1052年),广西壮族首领侬智高反宋,朝廷多次派军镇压均被侬智高打败,庞籍时任宰相,认为旧部狄青可胜侬智高,即向朝廷力荐,狄青亦上表请战,朝廷便任狄青为宣抚使,办理岭南军事。谏官韩绛认为狄青不宜专任。仁宗即征求庞籍意见。庞籍认为:狄青出身行武,素被文人轻视,若以文臣为狄青副手,则难以统一号令,不利于战,还是让狄青专任为好。仁宗听从庞籍意见,令狄青统领岭南各路军士。狄青熟知兵法,了解军情,总结宋军失败原因,设法鼓舞士气,奇袭侬智高,大获全胜。由于狄青指挥得当,士兵作战勇敢,侬智高很快被平定了。

庞籍 - 年表

北宋端拱元年(公元988年),出生于一个官宦家庭。

北宋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庞籍及进士第,被授黄州(今湖北黄冈市)司理参军(司理参军是辅佐知州审理刑事案件的专门职务)。庞籍莅任处事足智多谋,得心应手,很得上司的赏识。

北宋乾兴元年(公元1022年),在夏竦举荐及帮忙下,庞籍调任至开封府,当兵曹参军。兵曹参军因着地方与中央的区别,而改了称呼,其实,它就是司兵参军,主掌防烽驿门禁田猎仪仗等事,大概是属于官制中的八品。

北宋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庞籍被召入京,奉命撰修《天圣编敕》。

北宋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五月辛未,庞籍被“召为殿中侍御史”

北宋景佑元年(公元1034年),庞籍任开封府判官。

北宋景佑三年(公元1036年),庞籍从福建路转运使重召“为侍御史,改刑部员外郎、知杂事,判大理寺,进天章阁待制”。被誉为“天子御史”。

北宋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庞籍被任命为陕西体量安抚使,开始西迁,开始为防西夏而做准备。

北宋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庞籍复职“龙图阁直学士,知延州”。不久,由于当时战争形势,庞籍又兼任了“鄜延都总管、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这种兼任法在宋朝并不多见,除兵事紧急的时候。在此间,庞籍充分利用了职务之便,收集了诸多的与西夏相关的资料,且整理成论,为其后再次西征起到了重要作用。

北宋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庞籍被任延州观察使,然而他“力辞”了,无奈,朝廷改任他为左谏议大夫。于是,庞籍第二次出临边关,主政军要。在庞籍未来之前,西夏已攻陷了“金明、承平、塞门、安远、栲栳砦等”,并破了军事要地五龙川,这是对宋军而言,已然是士气尽失,无心恋战了。而陕西路的老百姓不堪西夏军的滋扰,纷纷迁徙,这给治理带来了非常大的不便。临时上阵的庞籍,“补绽茹陋,抚民以仁”,“稍葺治之”,严正以法,致使军民通力合作,修缮城池,一致对外。

北宋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庞籍被任枢密副使。庞上言道:“自陕西用兵,公私俱困,请并省官属,退近塞之兵就食内地。”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裁兵的意思。

北宋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庞籍升任为“参知政事,拜工部侍郎;

北宋皇佑元年(公元1049年),庞籍改任“枢密使,迁户部”;

北宋皇佑三年(公元1051年),庞籍官“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兼译经使

北宋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齐州(今山东济南)学究皇甫渊捕获不少盗贼,依据宋代法律,皇甫渊应该得到官府奖励的钱财,但上书朝廷,要求得到一官半职。道士赵清贶是宰相庞籍的外侄,他对皇甫渊许诺说愿意将此事托付给庞籍办理。赵清贶与其他官吏都接受了皇甫渊的贿赂。皇甫渊屡次上诉,但宰相庞籍都命令他回到齐州。一些小吏告发了赵清贶等人行贿受贿一事,庞籍立即下令逮捕了赵清贶等人,送往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审讯。赵清贶和有关吏人被发配岭南地区,押送至许州(今河南许昌),赵即去世,谏官韩绛弹劾庞籍,指责庞籍暗中指使开封府杖杀赵清贶以灭口。闰七月,庞籍被解除宰相职务,罢知郓州(今山东东平),陈执中、梁适二人担任宰相职务。仁宗深悔罢了这“天子御史”的宰相,又见朝中无人可以填充此穴,于是,才数月,庞籍便“加观文殿大学士。拜昭德军节度使、知永兴军,改并州”。

北宋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庞籍要到永兴军任职,经汴京,时仁宗问他,文彦博与富弼二人为相如何?庞籍客观地肯定了皇帝的做法,认为他们二人是不二人选,定是大宋之福。不过,庞籍还告诫了仁宗,说,既然用了他,就不要疑虑,不然就成了朝廷之忧了,这一点是为后世所用,既是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北宋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宋仁宗染病在床,而不能朝政,且他又为继位者之忧而沉溺于后宫及丹药房中,这使得大臣们焦急如焚。此时,庞籍听说,也上书“请择宗室之贤者为皇子”。仁宗见庞籍一片忠心,便想让庞籍回京述职。不想这时,有官员抵制着庞籍,且弹劾他“擅听麟州筑堡白草平,而州将武戡等为夏人所败”仁宗无奈,再一度将庞籍贬官为“观文殿大学士、户部侍郎、知青州”。不久,庞籍又为迁至定州。

北宋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庞籍被召还京。此时已七十二岁高龄的庞籍自以不堪重新为任,就上书告老。无奈之下,朝廷同意了庞籍的请求,“以太子太保致仕,封颍国公”。

北宋嘉祐八年(公元1063年),三月去世,是年六月葬于雍邱县(今河南杞县),赠司空,加侍中,谥号“庄敏”。

庞籍 - 人物评价

庞籍后被册封为“颍国公”,以太子太保退休。嘉佑八年(1063年)三月76岁时去世(此时的包拯已于一年前去世了),六月葬于雍邱县(今河南杞县),仁宗赠他司空,加侍中,谥号“庄敏”。“田园贫宰相 图史旧书生”是对他一生最好的总结。子,元英曾任鸿胪寺少卿等职。孙,庞恭孙,德孺,曾任猷阁待制,直学士、成都、陈州知府等职。

庞籍就是各种包拯曲剧当中的庞太师,可见庞籍在剧中被丑化。[1]

《宋史·列传第七十》曰:庞籍为政,通晓律令,长于吏事,随练习民事,皆能用其所长。庞籍戍边治民功绩赫赫,不愧为我国北宋时代一位励精图治、有所作为的军事家、政治家。

司马光称其“敏而好谋,果而不惑”。

庞籍 - 史书记载

《宋史·庞籍传》

原文

原籍,字醇之,单州成武人。及进士第,为黄州司理参军,知州夏竦以为有宰相器。调开封府兵曹参军,知府薛奎荐为法曹。迁大理寺丞、知襄邑县。   

预修《天圣编敕》,为刑部详覆官。擢群牧判官,因转封言:“旧制不以国马假臣下,重武备也。枢密院以带甲马借内侍杨怀敏,群牧覆奏,乃赐一马,三日,乃复借之,数日而复罢。枢密掌机命,反覆乃如此。平时,百官奏事上前,不自批章,止送中书、枢密院。近岁玺书内降,浸多于旧,无以防偏请、杜幸门矣。往者,王世融以公主子殴府吏,法当赎金,特停任。近作坊料物库主吏盗官物,辄自逃避。以宫掖之亲,三司遽罢追究。今日圣断乃异于昔,臣窃惑焉。祥符令检下稍严,胥吏相率空县而去,令坐罢免。若是,则清强者沮矣。”   

久之,出知秀州,召为殿中侍御史,章献太后遗诰:章惠太后议军国事;籍请下阁门,取垂帘仪制尽燔之。又奏:“陛下躬亲万机,用人宜辨邪正、防朋党,擢进近列,愿采公论,毋令出于执政。”孔道辅谓人曰:“言事官多观望宰相意,独庞醇之,天子御史也。”为开封府判官,尚美人遣内侍称教旨免工人市租。籍言:“祖宗以来,未有美人称教旨下府者,当杖内侍。”诏有司:“自今宫中传命,毋得辄受。”数劾范讽罪,讽善李迪,皆寝不报,反坐言宫禁事不得实,以祠部员外郎罢为广南东路转运使。又言范讽事有不尽如奏,讽坐贬,籍亦降太常博士、知临江军。寻复官,徙福建转运使。

景祐三年,为侍御史,改刑部员外郎、知杂事,判大理寺,进天章阁待制。元昊反,为陕西体量安抚使。坐令开封府吏冯士元市女口,降知汝州。徒同州,就除陕西都转运使。文彦博鞫黄德和狱,未上,诏籍同案。籍言曰:“德和退怯当诛。刘平力战而没,宜加恤其子孙。”又建言:“频岁灾异,天久不雨。宫中费用奢靡,出纳不严,须索烦多,有司无从钩校虚实。臣窃谓凡乘舆所费,宫中所用,宜务加裁抑,取则先帝,修德弭灾之道也。今宿兵西鄙,将士力战,弗获功赏;而内官、医官、乐官,无功劳,享丰赐,天下指目,谓之‘三官’。愿少裁损,无厚赉予,专励战功,寇不足平也。”   

进龙图阁直学士、知延州,俄兼鄜延都总管、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明年,改延州观察使,力辞,换左谏议大夫。自元昊陷金明、承平、塞门、安远、栲栳砦,破五龙川,边民焚掠殆尽,籍至,稍葺治之。戍兵十万无壁垒,皆散处城中,畏籍,莫敢犯法。金明西北有浑州川,土沃衍。川尾曰桥子谷,寇出入之隘道。使部将狄青将万余人,筑招安砦于谷旁,数募民耕种,收粟以赡军。周美袭取承平砦,王信筑龙安砦,悉复所亡地,筑十一城。及开名、平戎道,通永和、乌仁关,更东西阵法为方阵,颇损益兵械。元昊遣李文贵赍野利旺荣书来送款,籍曰:“此诈也。”乃屯兵青涧城。后数月,果大寇定川,籍召文贵开谕之,遣去。既而元昊又以旺荣书来,会帝厌兵,因招怀之,遣籍报书,使呼旺荣为太尉。籍曰:“太尉三公,非陪臣所得称,使旺荣当之,则元昊不得臣矣。今其书自称‘宁令’或‘谟宁令’,皆其官名也,于义无嫌。”朝廷从之。   

会敌新破泾原城砦,方议修复。使者往返,逾年,又遣贺从勖来,改名曰曩霄,称男不称臣。籍不敢闻,从勖曰:“子事父,犹臣事君也。若得至京师,天子不许,更归议之。”籍送使者阙下,因陈便宜,言:“羌久不通和市,国人愁怨。今辞理浸顺,必有改事中国之心,请遣使者申谕之。”朝廷采用其策。元昊既臣,召籍为枢密副使。籍言:“自陕西用兵,公私俱困,请并省官属,退近塞之兵就食内地。”从之,于是颇省边费。改参知政事,拜工部侍郎、枢密使,迁户部,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籍初入相,且独员,而遽为昭文馆大学士,出殊拜也。   

侬智高反,师数不利,遣狄青为宣抚使。谏官韩绛谓武人不宜专任,帝以问籍。籍曰:“青起行伍,若以文臣副之,则号令不专,不如不遣。”诏岭南诸军,皆受青节度。既而捷书至,帝喜曰:“青破贼,卿之力也。”遂欲以青为枢密使、同平章事,籍力争之,不听。岭南平,二广举人推恩者六百九十一人,论者以为过。   

顷之,齐州学究皇甫渊以捕贼功,法当赏钱,数上书求用。道士赵清贶与籍姊家亲,绐为渊白籍,乃与堂吏共受渊赂。小吏诉之,下开封府,捕清贶,刺配远州,道死。韩绛言籍阴讽府杖杀清贶以灭口,覆之无状。言不已,乃罢知郓州。居数月,加观文殿大学士。拜昭德军节度使、知永兴军,改并州。   

仁宗不豫,籍尝密疏,请择宗室之贤者为皇子,其言甚切。坐擅听麟州筑堡白草平,而州将武戡等为夏人所败,复为观文殿大学士、户部侍郎、知青州。迁尚书左丞,不拜。徙定州,召还京师,上章告老,寻以太子太保致仕,封颍国公。薨,年七十六。时仁宗不豫,废朝、临奠皆不果,第遣使吊赙其家。赠司空,加侍中,谥庄敏。   

籍晓律令,长于吏事。持法深峭,军中有犯,或断斩刳磔,或累笞至死,以故士卒畏服。治民颇有惠爱,及为相,声望减于治郡时。子元英,朝散大夫。孙恭孙。

译文

庞籍字醇之,单州成武人。及进士第,为黄州司理参军,知州夏竦认为庞籍有宰相的才能,调任开封府兵曹参军,知府薛奎推荐庞籍为法曹。升任大理寺丞、知襄邑县。   

朝廷准备编修《天圣编敕》,庞籍任刑部详覆官。升为群牧判官,于是上言说:“过去的制度规定臣下不能使用国家所养之马,这是一种重视武装装备的表现。枢密院将带甲马借给内侍杨怀敏,大臣们反复上奏,才被赏赐一匹马,三天后,枢密院又借给杨怀敏一匹马,数日后又停止。枢密院掌机要事务,都是这样反复无常。平时,百官上朝进事,皇帝不自己亲自批阅奏章,只送给中书、枢密院。近年来朝廷诏书不断, 逐渐多于过去,这样就不能防止私自请托,杜绝佞幸之徒。以前,王世融身为公主之子殴打府吏,按照法律应当交纳赎金, 特地停官任职。近来作坊物料库主管官吏盗窃国家物资,而自己却逃避。凭借着宫亲关系,三司就不再追究。如今皇上决断不同于过去,臣下私下觉得很迷惑。祥符(1008 - 1016)年间朝廷命令有司对属下逐渐严格检查,胥吏都相继空县离职而去,县令因此而被罢免。如果这样,那么清廉的官吏就会感到丧气。” 

很久后,庞籍离开京师任秀州知州。奉召任殿中侍御史,章献太后颁布遗诏:章惠太后参议军国大事。庞籍请求下令门,将垂帘礼仪制度全部烧掉。又上奏说:“陛下亲自处理国家事务,使用人才应当辨明奸邪和正直,防止朋党,提拔近亲大臣,希望听取大家的意见, 不要由宰相一人决定。”孔道辅对人说:“言事官大多看宰相的眼色。揣摸宰相的意图,唯有庞醇之, 是天子的御史。”任开封府判官时, 尚美人派遣内侍声称教旨免除工人市租。庞籍说:“宋朝建国以来,还没有美人声称教旨下达州府的,应当杖打内侍。”诏令有司:“从今以后宫中传命, 不要接受。”多次弹劾范讽的犯罪之事, 范讽与李迪要好,都扣留没有上报朝廷, 反而说庞籍上奏宫禁之事不实, 以祠部员外郎罢免为广东南路转运使。又说范讽没有将事情全部上奏,范讽因此而贬官,庞籍也降为太常博士、知临江军。不久又官复原职,调任福建转运使。   

景佑三年(1036) ,任侍御史, 改任刑部员外郎、知杂事,判大理寺, 担任天章阁待制。赵元昊反叛,任陕西体量安抚使。由于令开封府官吏冯士元买卖妇女而犯有过失,被降职为汝州知州。调任同州知州,于是授予陕西都转运使。文彦博审讯黄德和一案,没有上奏,朝廷诏令庞籍与文彦博共同办案。庞籍上言说:“黄德和退却应当诛杀。刘平尽力而战,裹尸疆场,应该抚恤其子孙。”又上言说:“每年发生灾异,天旱不雨。宫中花费奢侈,支出收入不严格,朝廷勒索繁多,有司无法核对虚实。臣下私自认为凡是皇帝出巡乘车的费用,宫中的花费,应该坚决加以裁减抑制,仿效先帝修善德以消灭灾害的办法。如今到处驻兵,将士尽力而战,不能获得奖赏;而内官、医官、乐官,没有功劳,享受丰厚的赏赐,天下人都指着他们,叫作‘三官’。希望稍微进行裁减,不要对宫人给予丰厚赏赐,应专门奖励战功,这样就不用担心敌寇不能平定了。”   

担任龙图阁直学士、知延州,不久兼任鄜延都总管、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第二年,改任延州观察使,坚决辞谢,改任左谏议大夫。自从元昊攻陷金明、承平、塞门、安远、栲栳砦, 攻破五龙川,边境之民都被焚烧掠夺尽净,庞籍到任后,逐渐修葺治理。戍兵十万没有坚壁完垒, 都分散驻扎在城中,由于畏惧庞籍,没有一人犯法违禁。金明西北边有浑州川,土地肥沃平坦。在浑州川的尽头处有叫桥子谷的地方,这是敌寇出入的狭隘通道。庞籍派部将狄青率领万余人,在桥子谷的旁边修筑招安砦,多次招募百姓进行耕种,将收获的粮食来作为军需之用。周美偷袭攻取承平砦,王信修筑龙安砦,将所有失地全部收复,修筑十一座城池。到开通名、平戎之道,沟通永和、乌仁关,将东西阵法更换为方阵,这样减少了不少兵械。元昊派李文贵带着野利旺荣的书信说前来投诚,庞籍说:“这是欺骗。”于是在青涧城驻扎军队。数月后,元昊果然大举进犯定川,庞籍召见李文贵进行劝导晓谕,将他遣送走。不久元昊让野利旺荣修书一封,这时仁宗正厌恶战争,于是对元昊进行招安安抚, 派遣庞籍回报书信,叫旺荣为太尉。庞籍说:“太尉三公,不是陪臣所能称呼的,使旺荣为太尉,那元昊就不是臣子了,如今他的来信自称‘宁令’或‘谟宁令’,都是官名,在意义上没有什么疑忌。”朝廷听从了庞籍的建议。   

当时正当敌人刚刚攻破泾原城栅栏, 正商议如何修复。使者来来往往,第二年, 又派遣贺从勖前来,改名字叫曩霄,称男不称臣。庞籍认为不合礼仪,贺从勖说:“ 儿子事奉父亲,就像臣下事奉君主一样。如果能到京师,天子不允许,再回去商议。”庞籍送使者到京师,于是利用这个机会,上奏说:“羌人很长时间没有与中原往来,国人都担忧抱怨。如今辞理渐通,一定会有改弦事奉中原之心,请求派遣使者申述告诉他们。”朝廷采用了他的对策。元昊臣服后,召庞籍为枢密副使。庞籍说:“从陕西用兵以来,朝廷和百姓都感到负担沉重,请求合并省份减少官员,退掉靠近要塞的士兵让他们在内地谋生。”朝廷听从了他的意见,这样节省了不少守边的开支。改任参知政事,授职工部侍郎、枢密使,升任户部,授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庞籍初任宰相,而且单独一人,立即成为昭文馆大学士,完全是破格特殊的任职。   

侬智高叛乱,朝廷多次出师不利,派遣狄青为宣抚使。谏官韩绛说武人不应当专任,仁宗以此询问庞籍。庞籍说:“狄青起自行伍,如果用文臣来辅佐他,会造成号令不统一,还不如不派遣。”诏令岭南诸军,都接受狄青节度。不久战胜敌人的捷报传到朝廷,仁宗高兴地说:“狄青打败敌人, 是庞籍你的力量啊。”于是想以狄青为枢密使、同平章事,庞籍为此力争,朝廷不听。岭南平定后,二广举人推恩者达六百九十一人,论者认为过分。   

不久,兖州学究皇甫渊由于捕捉盗贼有功,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奖赏钱,皇甫渊多次上书请求朝廷任用。道士赵清贶与庞籍是姊妹亲家,受欺骗替皇甫渊向庞籍求用,于是与堂吏共同接受了皇甫渊的贿赂。小吏控告他们, 结果庞籍降职开封府, 将清贶捕捉, 发配到其他边远州县,未到,在路上就死了。韩绛上言说庞籍暗中吩咐府吏杖杀赵清贶来灭口供,朝廷反覆核查没有此事。但上奏不断,于是罢为郓州知州。居留数月,兼观文殿大学士。授职昭德军节度使、知永兴军, 改任并州知州。   

仁宗身体不适,庞籍曾暗中上疏, 请求选择宗室中的贤俊之士为皇太子,言辞十分恳切。由于擅自听任麟州在白草平修筑堡垒,而州将武戡等被西夏人打败,因此又为观文殿大学士、户部侍郎、知青州。升任尚书左丞,没授职。调往定州,奉召回到京师,上书朝廷告老还乡,不久以太子太保致仕,封为颍国公。去世,终年七十六岁。这时仁宗身体不适,废朝、临奠都未实现,只派遣使者吊唁并资助其家办理丧事。追赠司空,加侍中,谥号“ 庄敏”。   

庞籍通晓律令,擅长吏事。执法严密, 军中有人犯法, 或断肢斩首剖腹分裂肢体,或多次抽打致死,因此士兵们都害怕而服帖。治理百姓十分爱惜,到他任宰相时,其声望比在郡县任官时要低。儿子庞元英,朝散大夫。孙子庞恭孙。

庞籍 - 文学形象

连环画《庞籍贺寿》连环画《庞籍贺寿》

在中国古典小说以及评书里,以庞籍为原型创作的人物庞太师的出镜率很高。在《呼家将》里庞太师叫庞文,女儿庞赛花是仁宗的西宫娘娘,跟呼延家过不去,陷害忠良制造了肉丘坟冤案,斩了呼家三百多口。呼延庆三闹京城,庞文与寇准、包公、高家、杨家斗法。   

《七侠五义》里,“庞太师”名叫庞吉,也是国丈,仍然是奸臣,专和包公领导的开封府及三侠五义为难,而且庞昱、庞虎两个儿子也都是作恶多端。[2]

注释与参考:
[1] ^ 宋史·庞籍传
[2] ^ 华夏遗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