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遏云

正文 > 查看版本
目录

章遏云 - 人物简介

章遏云 章遏云

章遏云(1912年一2003年11月11日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著名京剧旦角,著名京剧演员,籍贯上海(另一说是广东),小名萍儿,

别署珠尘馆主。幼年家贫,12岁随母到天津拜江顺仙、王庾生为师学戏,

14岁登台,16岁入名师王瑶卿门下。她初搭雪艳琴班,后自行组班,

20世纪30年代被誉为“四大坤旦”之一。

章遏云 - 艺术经历

自幼由养母邓氏抚养成人,养母妹夫即名武生张德俊。在养母教养下,七岁开始拜师学戏。

章遏云 章遏云

十一岁在北京新明剧团首次登台。最初向老艺人江顺仙学戏。

十二岁从名票王庾生习老生,于上海首次登台演出《武家坡》,后改学青衣、花旦,于天津演出《汾河湾》。后迁居北京西城旧帘子胡同,经议员佘子立取艺名“遏云女士”,曾于北京“城南游艺园”边学艺边演出。几乎北京名伶如梅兰芳、尚小云、李宝琴、荣蝶仙等人,她均先后拜门求艺。又从李寿山、张彩林、江顺仙、律佩芳、陶玉芝等名师学艺。

十六岁时她带艺投师,拜在通天教主王瑶卿门下,精研剧艺,《雁门关》、《乾坤福寿镜》、《金猛关》等戏,颇得王派神髓,被王瑶卿誉为“女伶中的梅兰芳”。后又向梅兰芳学了《霸王别姬》,曾先后与杨小楼、金少山、袁世海合作演出。当她最走红之时,与当年新艳秋、金友琴、胡碧兰合称为四大坤旦,驰名南北。

1932年间,她不惜以每月三百银元高价,聘请程砚秋的琴师穆铁芬操琴,随穆专攻程派戏路,一学就通,《荒山泪》、《碧玉簪》、《文姬归汉》为常演剧目。

1948年去香港,曾一度息影舞台。

1954年到台湾演出《六月雪》,十分轰动。

1958年定居台湾,被大鹏剧校聘请任教。曾赴香港、泰国等地演出,极受赞誉。

尤其《得意缘》,曾得余玉琴、江顺仙、李宝琴等名家指教。她多才多艺能戏颇多,曾在《群英会》中反串鲁肃,从不与女演员配戏的程继先,竟破例与其合作扮演周瑜,茹富蕙饰演蒋干,程继先并向其传授了周瑜,她亦曾登场反串演出,并留有所饰周瑜剧照。她还向朱素云学了《辕门射戟》。亦曾在《八蜡庙》戏中反串黄天霸,充分说明她有着深厚的功底。她初搭雪艳琴班,后自行组班,曾与诸如香、李寿山、王又宸、马连良、高庆奎、侯喜瑞、王又荃、周瑞安、一斗丑、叶盛兰、马富禄、王士英、陈少霖等众多名家合作演出。

章遏云,最初向老艺人江顺仙学戏,十二岁从名票王庾生习老生,初学演老生后改学青衣、花衫。于上海首次登台演出《武家坡》,于天津演出《汾河湾》。后迁居北京西城旧帘子胡同,经议员畲子立取艺名“遏云女士”,曾于北京城南游艺园边学艺边演出,也在京城新明戏院借台演过戏。民国十九年她带艺投师,曾以票友身份在开明戏院演出二本《虹霓关》,为京剧前辈王瑶卿所赏识,拜在通天教主王瑶卿门下,精研剧艺,《雁门关》、《乾坤福寿镜》、《金猛关》、《貂禅》、《芦花河》、《刘兰芝》、《梅玉配》、《救父》等戏,。章遏云因家道中落,于是正式下海,以梅派为规范,在京、津一带露演。先后与杨小楼、王又宸、高庆奎、言菊朋、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等合作演出。她嗓音清婉柔润,腔调流畅,扮相秀丽,章遏云的叫座戏不仅有《雁门关》、《得意缘》,还有《女起解》、《棋盘山》、《乾坤福寿镜》、《霸王别姬》等许多剧目。其中既有梅派戏,也有程派戏;她根据自身条件和戏情需要,还相互学习和运作改革了不少唱腔,被戏迷中的好事者称之为“陈(程)皮梅”

1930年春节前夕,章遏云组班来天津春和戏院和正在附近的明星戏院演出的尚小云、小翠花等大红大紫的名家唱了一次对台戏。最初并不知道底细,等弄清楚这么棒的戏班就在跟前唱戏,为时已晚其时已伸手接了春和戏院的定洋。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章遏云全凭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一股精神,就披挂上阵了。打对台戏码是《雁门关》。章遏云演青莲公主,她的恩师前辈称之为“旦角三鼎甲”的李宝琴演萧太后。当时李宝琴已然蓄须退休,人也胖了,在徒弟的再三邀请下,只好剃了胡子,重新登台,为给弟子站脚压阵,上马出征。由于宣传得得当,戏迷捧场,一出《雁门关》居然在春和戏院连续卖了十天满堂彩。一举唱红了《雁门关》,誉满津城。

在章遏云当选“四大坤伶皇后”时曾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那一年她嫁与北洋军阀倪嗣冲之子倪幼丹后,就如同黄莺误入了金丝笼。“深闺重锁,侯门似海”。这年在精神上、身体上都忍受了种种痛苦。她不愿这样逆来顺受地毁掉自己一生,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冲破了军阀的淫威和桎梏,借故乘车逃至兆丰路著名大律师李景光事务所门前呼救,跟随其后的一行打手举枪恫吓紧逼,演义了一幕最终以法调解离婚的人间悲喜剧。此事是当年头条文化新闻,沸沸扬扬,名动一时。章遏云获得自由后,各界朋友都希望她尽快出山,重操旧业,迅登剧坛。但她却悄无声息在家闭门谢客达数月之久。对外讲是在将养身体,恢复健康;实则埋头练功,改腔调嗓,为重登舞台在习练新艺,精益求进。

章遏云先学梅、后宗程。与新艳秋一样,也迷恋程派,曾三番五次托人说情要拜程砚秋为师,因程砚秋一生不收女弟子,遭到谢绝。1932年间程砚秋赴欧洲考察,遗留下剧团乏人照管,剧团面临生计问题,章遏云则予以收编,高价聘请程砚秋琴师穆铁芬操琴以及鼓师杭子和,随穆专攻程派戏路。穆铁芬与程砚秋长年合作者,程砚秋的戏码和程砚秋的演唱技法更是了如指掌,因此章遏云一学就同。得穆铁芬之助,将程腔重新整理,选订剧目,及时推出剧目,同新艳秋一样大演程剧并红极一时,大江南北争相礼聘,《荒山泪》、《碧玉簪》、《文姬归汉》、《六月雪》等为常演剧目。而程砚秋回国后,则重新物色琴师新人选周长华。

1932年3月31日是章遏云再度出台复出,演出场地仍是她唱红成名的天津春和戏院,头晚开场戏依然是拿手好戏《得意缘》。章遏云唱响津门之后又组班离津征服了汉口、上海等地广大观众,成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久演不衰的著名女旦。叫座戏中演得时间最长的还要属《雁门关》。

1933年12月湖北汉口大舞台开台,章遏云亲自领衔出演。除《雷锋塔》、《棋盘山》、《乾坤福寿镜》等王派本门戏,还演程派《文姬归汉》,梅派的《霸王别姬》等。同台老生王又宸是谭鑫培女婿,一代名角。他灌的《连营寨》唱片负有盛名,而《洪羊洞》、《失空斩》等也都是佳作。章遏云和他合演《红鬃烈马》、《樊梨花西征》(《女斩子》)、《鹂珠梦》等互增光生色。和章遏云配戏小生是下海不久的俞振飞,合演了《贩马记》、全本《雷锋塔》、《棋盘山》;后半个月是名家姜妙香合演了《八本雁门关》。年仅14岁的张云溪也参加了演出,后来成了名武生。章遏云共演了30天直到1934年1月18日最后一场。

章遏云民国28年1939年12月底在上海黄金大戏院演出《双姣奇缘》以及程派戏《红佛传》、《碧玉簪》、《费宫人》、《青霜剑》等。还在上海黄金大戏院合演《八本雁门关》。她的青莲公主,老搭档叶盛兰的杨八郎,杨宝森的杨四郎,芙蓉草的萧太后,马富禄的畲太君,连演满座很多天,轰动上海滩。1943年9月底杨宝森带领宝华社二次赴上海演出,演于黄金大戏院,其中戏码有《红鬃烈马》由杨宝森和章遏云,俞振飞,芙蓉草,艾世菊等1939年原版人马演出。

从她初搭雪艳琴班,到后自行组班期间,与诸茹香、李寿山、王又宸、马连良、高庆奎、侯喜瑞、王又荃、周瑞安、一斗丑、叶盛兰、马富禄、王士英、陈少霖、杨小楼、金少山、言菊朋、杨宝森、奚啸伯、袁世海等众多名家合作演出。她还多次反串粤剧,直到最走红1930年之时天津《北洋画报》为纪念戏剧专刊出版百期,举办了由社会各界投票选举京剧四大女伶皇后“四大坤旦”的活动。胡碧兰、孟丽君、雪艳琴与章遏当选而驰名南北。1936年章遏云拜上海杜月笙为义父,与孟小冬、姚玉兰为好友。

章遏云嗓音清婉柔润,扮相秀丽,身段大方,唱腔流利酣畅,表演规整大气。除上述剧目外,《金锁记》、《玉堂春》、《锁麟囊》、《四郎探母》、《得意缘》、《霸王别姬》、《三娘教子》、《雷峰塔》、《汾河湾》、《棋盘山》、《雁门关》、《樊江关》、《梅玉配》、《福寿镜》、《貂蝉》、《虹霓关》、《牧羊圈》、《杏元和番》、《双姣奇缘》、《宝莲灯》、《芙蓉剑》、《天河配》、《燕子笺》、《拾玉镯》、《龙凤程祥》、《宝莲灯》、《鸿鸾禧》、《儿女英雄传》、《钗头凤》、《御碑亭》《打渔杀家》、《青石山》、《活捉王魁》等戏也是她擅长。章遏云演剧娴熟,颇受赞誉。尤其《得意缘》曾得余玉琴、江顺仙、李宝琴等名家指教。

章遏云于1948年移民香港曾一度息影舞台。1954年在港拍了卜万苍执导的京剧电影《王宝钏》。1954年与朱世友、哈元章、马荣祥在香港和台湾台北球场盛大演出《六月雪》,由周长华操琴,珠联璧合,演出精彩,十分轰动。之后回香港收拾家事。1958年程砚秋故世之后,曾有香港文化界与大陆有关人士约章先生在九龙见面,奉周恩来总理指令欢迎章先生北上组织程派艺术团、主导传承程派艺术。章先生婉谢北京官方条件优厚盛邀,旋即赴台定居。京邀章先生不果则由周恩来总理指示调王呤秋与赵荣琛合组程派艺术团。

1958年定居台湾后,章遏云被大鹏等剧校聘请任教。偶而参加义演及电视台演出,1959年春章遏云在大鹏演《碧玉簪》由钮方雨饰小蕙,因为表演出色从此就声誉鹊起,开始走红。值得一提的是,大陆解放前夕,梅派名家王振祖与言少朋、李蔷华等组建“中国国剧团”到台湾演出时间不长,剧团解散。王振祖则留台,于1957年办起了台湾第一所正规京剧学校-复兴戏校,聘请了白玉薇、牟金铎、王鸣永、韩金声李桐春等京剧名家任教,周正荣、章遏云、高德松、周金福等表演艺术家也经常来校辅导。首批招进了130多名复字科学生。六十年代,复兴剧校撑起了台湾京剧半边天,为台湾京剧持续发展培养了大量人才。而复兴剧校也曾公演了章遏云等名家执教的程派早期戏《孔雀屏》、《赚文娟》等。

1978年5月28日,和顾正秋等在台北演出了《四郎探母》,其中顾正秋和周正荣演坐宫、周韵华的盗令、徐露的回令分饰铁镜公主、哈元章的出关和被擒、胡少安的见弟和见娘、谢景莘的哭堂和别亲、叶复润的回令分饰杨延辉,章遏云则饰萧太后,周金福饰大国舅、于金骅饰二国舅,顾正秋反串巡营杨宗保,刘陆娴饰后部杨宗保,刘小地饰杨延昭、井玉玲饰八姐、丁韵华饰九妹、姚玉兰饰畲太君、胡陆蕙饰四夫人。章遏云露演的萧太后,神情、道白、台步、派头,炉火纯青,后人难及。

1978年12月28-30日在台北举行盛大义演,章遏云与从美国返台的顾正秋以及梁秀娟、戴绮霞、毕正琳、白玉薇、秦慧芬、张鸣福、马元亮、孙元坡、富连成社元字科名老生哈元章、周亮节、张正芬等同台表演。其中《五花洞》由陈宝亮饰武大郎、赵玉菁饰潘金莲,秦慧芬、马述贤、章遏云、戴绮霞饰假潘金莲。

1980年最后告别舞台前近三十年期间,章遏云留下了很多宝贵的艺术资料,先后有周长华和王克图为她操琴,她拍摄了戏曲黑白影片《王宝钏》,在台湾她还演出了《亡蜀鉴》、《孔雀东南飞》、《得意缘》、《锁麟囊》、《朱痕记》;和朱世友和朱冠英演出了《十三妹》;和马元亮演出了《六月雪》;与名票赵培鑫、王振祖等演出两版《回令》;与哈元章、徐露演出了《大登殿》;与赵培鑫演出了《武家坡》;与胡少安演出了《汾河湾》,与大鹏的钮方雨合演了《碧玉簪》等等等等;章遏云的《三娘教子》,更是体现她骨子老戏的扎实功底。章遏云是临摹高手。她有副亮、水、甜、脆的好嗓子,学程腔却毫不削足适履,着意追求的是韵味,落实起来便是行腔的处理,水磨、收放、气息件件到位,举重若轻,尤其值得啧啧称赞的是断腔的果决恰当,程派传人中绝无仅有。此外1967年赴香港演出《奇双会》还去泰国等地演出极受赞誉。

由于其风格依然保持旧日风貌为多,颇有程师神韵。她是与新艳秋齐名的程派艺术大家,是足以为标准的程派传人。章遏云扎实功底,嗓子亮、水、甜、脆,学程却毫不削足适履,着意追求的是韵味,落实起来便是行腔的处理,水磨、收放、气息件件到位,举重若轻,尤其值得啧啧称赞的是断腔的果决、恰当,趣味盎然,通体舒畅。尽显名角的风范。香港明星李丽华于1930年代拜在穆铁芬和章遏云门下学戏。而台湾的程派后人大多出自章遏云门下。章遏云为台湾大鹏剧校二、四、五期培养出来古爱莲、邵佩瑜和张安平等优秀的程派名旦,而当年张安平的扮相、气质跟今天的张火丁颇有几分相似,可惜她们三位都在1970-80年代逐渐推出舞台。章遏云最年轻的弟子是当今国光剧团青年旦角演员,文化大学戏剧系毕业的王耀星,以上都是台湾的纯正程派。而同样师从章遏云和高华的台北国光剧团演员、由陆光剧校训练出来的一期毕业生、再入台湾艺术专科学校学习的吴陆君则梅程兼唱;另外晚辈海光剧校的王海萍(脱离舞台)、周珍华(脱离舞台)、台湾戏曲学院朱传敏也都是章遏云的学生弟子。  

章遏云 - 艺术特色

她聪慧颖悟且练功刻苦,其水袖功、园场功及跷功均佳。她博采众长,青衣、花旦、刀马旦皆精。其扮相秀丽、台风端庄,嗓音甜润响亮,唱腔流利酣畅。

章遏云 - 代表剧目

章遏云拿手剧目《虹霓关》、《牧羊圈》、《杏元和番》、《双姣奇缘》、《四郎探母》、《宝莲灯》、《芙蓉剑》、《天河配》、《燕子笺》、《女起解》、《金锁记》等颇受赞誉。

章遏云 - 获奖情况

1989年获美国“亚洲杰出艺人奖”。

章遏云 - 艺术传人

培养了古爱莲、邵佩瑜、张安平三个程派名旦及王海萍、周珍华等女弟子。

章遏云 - 感情生活

章遏云 章遏云

章遏云当选“四大坤伶皇后”不久,曾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那一年她嫁与北洋军阀倪嗣冲之子倪幼丹后,“深闺重锁,侯门似海”。首先断绝了她与演艺界同仁和多年捧场的戏迷朋友的联系;

其次是外出探亲必派听差左右跟随监视;在家闲坐,门前以及院内也有持枪人日夜看守。这一年里,章遏云在精神上、身体上都忍受了种种痛苦。

于是她借故乘车逃至兆丰路著名大律师李景光事务所门前呼救,跟随其后的一行打手举枪恫吓紧逼,演绎了一幕最终以法调解离婚的人间悲喜剧。此事是当年津门的头条文化新闻,报纸上每天追踪报道,连篇累牍,沸沸扬扬,名动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