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变色龙》”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变色龙》[小说]

    《变色龙》,安东·巴夫洛维奇·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小说通过一个富于戏剧性的街头场面,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寡廉鲜耻、欺下媚上的“变色龙”的典型形象,对沙皇政权的爪牙们的专横霸道、欺压人民、阿谀权贵、看风使舵的丑恶行径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揭露,同时也对小市民们的逆来顺受、安分守已、“顺应”现实的庸俗生活态度加以批判。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变色龙》 作者: 安·巴·契诃夫
    类别: 小说 价格: 11.0元
    语种: 译本中文 ISBN: 753272745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2年2月1日
    装帧: 平装

    目录

    基本信息/《变色龙》[小说] 编辑

    《变色龙》《变色龙》

     书  名:变色龙(契诃夫中短篇小说集)(精) 
    作  者:(俄国)安东?契诃夫 
    出 版 社:译林出版社 
    I S B N :7805676577 
    书籍类型: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出版时间:1997-05-01 

    作品简介/《变色龙》[小说] 编辑

    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以其高度简洁的抒情艺术和文短气长的幽默笔法,在俄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占据着无可替代的地位,被译成一百多种文字出版,至今畅销不衰。 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是在我国影响最大的外国文学作品之一,鲁迅、赵景深、郑振铎等许多文学大家都曾翻译过他的作品;经典名篇《万卡》、《变色龙》、《套中人》等在我国家喻户晓,并入选学生课本;教育部最新颁布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将其短篇小说指定为学生必读作品。[1]

    写作背景/《变色龙》[小说] 编辑

    《变色龙》[小说]《变色龙》

    作者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一八六○~~一九○四),是十九世纪末期俄国著名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是世界闻名的短篇小说大师。选自《契诃夫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版)。

    《变色龙》作于1884年,作品发表前,正是俄国民意党人刺杀亚历山大二世(1881)之后,亚历山大三世一上台,在竭力强化警察统治的同时,也搞了一些掩人耳目的法令,给残暴的专制主义蒙上一层面纱。1880年成立的治安最高委员会头目洛雷斯、麦里可夫后来当上了内务大臣,这是一个典型的两面派,人民称他为“狼嘴狐尾”。这时的警察再不是果戈理时代随意用拳头揍人的警棍了,而是打着遵守法令的官腔,干着献媚邀功的勾当。契诃夫刻画的警官奥楚蔑洛夫正是沙皇专制警察统治的化身。因此,这篇作品讽刺、揭露的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孤立的警察,是那个崇拜官爵的俄国社会,是那个穷凶极恶的沙皇专制主义。

    契诃夫一生中写了几百篇中、短篇小说和许多剧本。他常常通过一些日常平凡事物,描写小市民、小官吏的自私、虚伪、庸俗的丑态,揭露腐朽反动的沙皇统治的罪恶,反映劳动人民的苦难生活。

    作者创作历程及作品 契诃夫早期创作了大量的幽默故事,虽然是喜剧性的内容,但其中有不少是颇为深刻的。如《小公务员之死》《胖子和瘦子》《变色龙》《普里希别耶夫中士》等,都具有较深刻的社会意义。八十年代中期,契诃夫写出了一些反映下层人民痛苦生活的作品,如《哀伤》《苦恼》、《万卡》等。这些作品虽然仍有幽默因素,但悲剧性因素也很明显。八十年代后期,契诃夫在艺术上迅速成长,好作品接二连三地发表。象《枢密顾问官》、《仇敌》、《睏》、《草原》、《乏味的故事》等,反映出作家在创作上的完全成熟。八十年代的契诃夫,一般说来是远离政治的,他经常陷入苦闷之中。主要是由于他看到了社会的诸多弊病而自己却没有一个能为社会问题作出答案的世界观。在《一个乏味的故事》中,他描写了一个医学教授的苦恼。这位国内外闻名的老学者由于缺乏崇高的理想和明确的世界观,走向黯淡的精神破产。对教授的批判,也就是作家对自己的批判。为了进一步认识现实,契诃夫于一八九○年到远东流放犯人的库页岛作了一次长途旅行。在那里他访问了近万名苦役犯、移民和儿童,目睹了无数的惨剧,受到极大的震动。他愤慨地说:库页岛是一座人间地狱。

    旅行归来后,契诃夫开始认真地关心人民生活。他于一八九二年迁居离莫斯科六十公里的梅里霍沃。在那里,他参加了大量的社会工作,免费为附近农民看病,出资开办学校和修筑公路,参加扑灭霍乱和救济饥民的组织。九十年代是他的创作达到高峰的时期,创作了不少杰作,象《第六病室》《跳来跳去的女人》、《文学教师》、《带阁楼的房子》《农民》《姚内奇》《装在套子里的人》《醋栗》以及剧本《万尼亚舅舅》、《三姊妹》等。这些作品所描写的一般都是重大的社会问题。

    除了作家自己努力研究现实外,九十年代俄国革命运动的发展和高涨,也给作家不少的影响,使他对现实的认识更加深刻了。他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批判也更加深入。如中篇小说《第六病室》,就是一部猛烈地批判专制制度的作品。阴森恐怖的第六病室,仿佛就是沙皇俄国的缩影。这篇小说还明确地批判了托尔斯太的“勿抗恶”的反动哲学。
    随着思想上的积极变化,契诃夫对庸俗的批判也更加深入。在《姚内奇》中,作家描写了一个有朝气、有前途的医生堕落为粗鄙、贪婪、对庸俗生活心满意足的市侩过程。在著名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中,作家塑造了一个恐惧一切新事物、顽固地维护旧制度的典型人物别里科夫的形象。

    契诃夫对农民的悲惨境遇十分关心。在中篇小说《农民》里,他以极大的同情描写了十九世纪末期俄国农民极度的贫困。另一中篇小说《在峡谷里》,则描写了富农穷凶极恶的掠夺和剥削,真实地反映了资产阶级渗透农村的情况。
    在九十年代后期和二十世纪初年革命运动高涨的影响下,契诃夫的思想有了更为积极的转变。他说:“我们已经熬过灰色的无聊的生活。现在要转个弯了……而且是大转弯……你瞧着两三年后出什么事吧……人民有多大的威力、精力、信心啊……简直惊人啊!”他相信旧制度一定要灭亡,新的生活必然会到来。在剧本《樱桃园》里,他喊出了“新生活万岁!”这样豪壮的声音。但是,长期的肺病终于夺去了他的生命。一九○四年他逝世了,仅活了四十五岁。第二年,正如他所预言的,俄国爆发了震惊世界的第一次革命

    作者评价

    契诃夫是一个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作家。虽然他在生活的后期思想上有了一些积极的变化,但他对无产阶级和它的伟大历史使命没有认识,未能指出改造社会的正确道路,没有创造出时代的英雄人物——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形象,这是他的资产阶级立场和世界观所决定的。但是,契诃夫仍然是一个有着很大历史功绩的作家。他的作品,记录了那个时代俄国社会的生活,反映了反动统治阶级的残暴腐朽和人民群众的痛苦。所以,多少年来,一直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

    内容简介/《变色龙》[小说] 编辑

    《变色龙》[小说]《变色龙》

    《变色龙》是契诃夫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在这篇著名的小说里,他以精湛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专横跋扈、欺下媚上、看风使舵的沙皇专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广泛的艺术概括性。小说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虫,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以防其它动物的侵害。作者在这里是只取其“变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会上的一种人。

     

     

    作品导读/《变色龙》[小说] 编辑

    时间是最公正的评判员,契诃夫的小说经受了近百年的时间检验,它们依然闪耀着独特的艺术光彩。

    世界级文学大师契诃夫在四分之一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中,为后世留下了大量风格独特、结构严密、语言简练、讽刺尖刻的短篇小说。本书收入《变色龙》、《万卡》、《套中人》、《第六病室》等25个短篇小说。在这些作品中,作者以十九世纪俄国社会中所习见的凡人小事为素材,

    以高超的艺术手法,从独特的角度,对腐朽没落的社会制度作了有力的揭露和鞭挞,对小市民的庸俗、贪欲、投机钻营进行辛辣的讽刺,对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寄予深切的同情。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促人深思,发人深省,既让你感到酣畅淋漓的痛快,又让你发出会心的微笑。这些短篇小说确有永恒的魅力,永远值得阅读。

    作品赏析/《变色龙》[小说] 编辑

    小说的内容富有喜剧性。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巡官走来断案。在断案过程中,他根据狗是或不是将军家的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作者通过这样一个猾稽的故事,把讽刺的利刃对准沙皇专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动政权爪牙们的无耻和丑恶。

    全文可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自然段):主要人物奥楚蔑洛夫出场,简单介绍故事发生的环境。

    巡官奥楚蔑洛夫“手里提着一个小包,走过市场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一个火红色头发的巡警,拿着一个筛子,那上面盛满了没收来的醋栗。”寥寥数笔,就把两个专门欺压人民的沙皇警犬的形象勾画出来了。这两个人刚刚干过坏事,不知那个倒霉的农民被他们碰上,没收了醋栗。作者没有说明那个“小包”是怎么来的,但总之不是正当得来的,可能是揩来的“油水”。这样,小说一开头,就点明了这两个人的“职业”:沙皇政府豢养的警犬。小包和醋栗的作用在于说明,他们这次干涉“狗咬人案件”,只是他们无数次“执法活动”中的一次而已。接着作者介绍了广场附近的环境:“四下里一片沉静。……广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就连一个乞丐也没有。”所用笔墨不多,但准确地传达了俄国外省小城鄙陋、贫乏和死气沉沉的特点。“就连一个乞丐也没有”,不说明当时没有乞丐,而是说明平时乞丐很多,不过是此时此刻没有看见罢了。“四下里一片沉静”,主要是为了同下文听到人喊狗叫和形成凑热闹的“人堆”作对比。

    第二部分(二——五自然段):奥楚蔑洛夫发现“乱子”。

    奥楚蔑洛夫先是听见人喊声,旋即“传来了狗的尖叫声”。接着他看见从木柴厂里跑出一条狗,“用三条腿一颠一颠地跑着,不住地回头瞧。”后边一个人追来,他“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下,抓住了狗的后腿”。一些“带着睡意的脸从商店里探出来,木柴厂四周很快的聚了一群人,仿佛打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这一段写得极其生动,作者绘声绘影,读者也仿佛身临其境。那些原来不知呆在那里的人,忽然出现了,“聚了一群”。这些对国家大事、人民疾苦漠不关心,只求荀且偷安的浑浑噩噩的小市民,生活空虚无聊,一些琐细小事容易引起他们的兴趣。

    奥楚蔑洛夫向出“乱子”的地方走去。他看见被咬的赫留金正“举起右手,把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伸给那群人看”。在他,那指头“象是一面胜利的旗帜”。而这场“乱子”的“罪犯”——小猎狗,正在“浑身发抖”,“它那含泪的眼睛流露出悲苦和恐怖的神情。”本来,金银匠追狗,奥楚蔑洛夫是看见了的。现在他走上前来所看到的,也不过是小狗咬了手指头而已。然而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竟被看成是“乱子”,并且真的被当作一件严重的“案情”审问起来。这本身就包含着猾稽的因素。作家在这里尖锐地讽刺了沙皇俄国无孔不入的警察统治。

    第三部分(六——二七自然段):奥楚蔑洛夫审理“狗咬人案件”。

    这是小说的中心部分。奥楚蔑洛夫在“审案”过程中,根据狗是不是将军家的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颜色”。两种面孔变来变去,前后共变了六次。

    第一个面孔:奥楚蔑洛夫挤进人群,摆出一副权势者的架式,用那种只有“当官的”所特有的腔调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他的语调是严厉的,盛气凌人的。他的问话并不都是完整的,有的语句省略了动词,构成所谓“官腔”。一个小小的巡官摆大官架子,拉“官腔”,是相当可笑的,但却表现了他的专横。

    赫留金在回答时,既有撒谎(“我好好地走我的路,没招谁没惹谁……忽然这个贱畜生无缘无故把这个手指头咬了一口”)也有夸张(小狗实际上够不到他的手),并且为了从狗主人身上弄一笔赔偿金,他夸大事实,一下子把问题提到法律的高度,甚至推论到人类的安全上去(“要是人人都这么给畜生乱咬一阵,那在这世界上也没有活头儿了”)。本来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被他小题大作,上升到法律与人类生活的高度,自然产生了滑稽的效果。

    奥楚蔑洛夫听完赫留金的申诉,继续大摆官长威风:“嗯!……不错……”他严厉地说,并且“咳了一声,拧起眉头”。他立即做出断然的决定:把狗弄死,惩办狗主人。他极力显示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声称:“我绝不轻易地放过这件事。”还要“拿点颜色”给那些“老爷”看看。他口气越来越大,进而骂“老爷”是“混蛋”,不但要罚他的款,还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他吩咐巡警“打个报告上来”,把狗弄死,“立即照办”。

    第二个面孔。可是,人群里有人说道:“这好象是日加洛夫将军的狗”。听了这话,这位刚才还大摆官长架子的巡官,立刻满身冒汗,甚至连大衣也穿不住了。为了掩盖自己的窘相,不失官长的“尊严”,他借口天气太热,转移了话题。虽然他遮丑的手段不甚高明,但对于一个厚颜无耻的巡官来说,这是完全真实的。他立即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开始为狗辩护,转而责骂赫留金了。并且,他甚至想出,赫留金的手指“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是跑到这里来揩油(要求赔偿金)。刚才还被他“保护”的赫留金,一下子成了“魔鬼”。本来赫留金已经接近于胜利,转瞬之间又向失败滑去,即使打出兄弟当宪兵的招牌,也无济于事。这一段里奥楚蔑洛夫所表现的尴尬窘相和上一段的威风气焰形成了尖锐的对照。

    第三次变化。巡警经过考虑后下断语说:“这不是将军家的狗”,因为将军家“全是大猎狗”。为了不重演刚才的错误,奥楚蔑洛夫问:“你拿得准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又开始“变色”了。他咒骂小猎狗“鬼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完全是个下贱胚子!”如果是在彼得堡或莫斯科,人们“一眨巴眼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与此同时,赫留金又恢复了原来的有力地位:“你呢,赫留金,受了害,那我们绝不能不管”。

    第四次变化。巡警转了一下念头说道:“不过也说不定就是将军家的狗,它的脸上又没有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看见过这样的一条狗。”他的推测得到人群中一个人的证实。这时,奥楚蔑洛夫立刻全身吹过一阵冷气,觉得“起风了。……挺冷。……”要巡警帮他穿上大衣。他又开始“变色”了。这一次变得比第二次更大。第二次他只是表现出胆怯,这一次还加上谄媚逢迎的特点。他要巡警把狗带到将军家去问问清楚,“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这时,狗和赫留金再一次调换了位置:狗成了“娇贵的动物”,赫留金则成了“猪猡”。奥楚蔑洛夫还骂道:“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不用把自己的蠢手指头伸出来!怪你自己不好!……”

    奥楚蔑洛夫假托天气变化掩盖自己的窘相以及他对狗对赫留金态度的急剧转变,都产生强烈的喜剧性。将军的头衔使他一忽儿发热,一忽儿发冷。在他的话语中甚至出现了不三不四、乱用词汇的情况(如“狗是娇柔的动物”)。
    第五次变化。将军的厨师走来,他否定了狗是将军的。这个证人的权威性当然是不容怀疑的。因此,奥楚蔑洛夫又变回到第一次和第三次的面孔。“娇贵的动物”又变成了“野狗”,“用不着白费工夫说空话了”,“弄死它算了”。
    第六次变化。可是厨师又说出了新的、确凿不疑的证据:狗是将军哥哥的。将军哥哥的或将军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总之是有钱有势者的狗。这就决定了他再一次的“变色”。“难道他哥哥来啦?”奥楚蔑洛夫“整个脸上洋溢着温情的笑容”,说道:“哎呀,天!我还不知道呢!”,“这么一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尽管将军和他的哥哥并不在场,他那股胁肩谄笑的劲儿还是淋漓尽致地表演了一番,说明他是一个善于逢迎拍马的家伙。那个差点儿丧命的小狗,现在又得宠了:“这小狗还不赖。……倒挺伶俐。……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好一条小狗。……”

    第四部分(最后两个自然段):赫留金失败,“变色龙”扬长而去。

    将军家的厨师普洛诃尔带走小狗,那群看热闹的人对赫留金哈哈大笑,因为他失败了。尽管奥楚蔑洛夫在“断案”过程中丑态百出,是真正应该嘲笑的对象,但是这群凑热闹的小市民却没有人敢笑他。由于他们是一群浑浑噩噩、醉生梦死、惧怕官府的顺民,并且也有见风使舵的弱点,所以他们笑金银匠是必然的。奥楚蔑洛夫在临离开时还威胁赫留金说:“我早晚要收拾你!”这是因为后者不光是被判为“祸首”,而且还给奥楚蔑洛夫造成了刚才的窘境,甚至还可能在将军那里遇到麻烦。奥楚蔑洛夫虽然离开了这里,但并没有离开广场,说明他又继续执行“任务”去了。作者通过这个含蓄的结尾告诉读者,在现实生活中,奥楚蔑洛夫之流是不会很快消失的,他们还会不断地逞凶肆虐,不断地“变色”。

    人物形象分析/《变色龙》[小说] 编辑

    (一)奥楚蔑洛夫:

    1专横跋扈,看风使舵的走狗形象 

    《变色龙》是契诃夫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在这篇著名的小说里,他以精湛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专横跋扈、欺下媚上、看风使舵的沙皇专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广泛的艺术概括性。小说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虫,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以防其它动物的侵害。作者在这里是只取其“变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会上的一种人。

    小说的内容富有喜剧性。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巡官走来断案。在断案过程中,他根据狗是或不是将军家的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作者通过这样一个猾稽的故事,把讽刺的利刃对准沙皇专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动政权爪牙们的无耻和丑恶。

    2 寡廉鲜耻的典型形象

    在短篇小说《变色龙》中,契诃夫通过一个富于戏剧性的街头场面,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寡廉鲜耻、欺下媚上的“变色龙”的典型形象,对沙皇政权的爪牙们的专横霸道、欺压人民、阿谀权贵、看风使舵的丑恶行径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揭露,同时也对小市民们的逆来顺受、安分守己、“顺应”现实的庸俗生活态度加以批判。

    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是一个高度概括的典型形象,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沙皇俄国,在反动势力猖獗横行,社会上一片消沉死寂的恐怖气氛下,过去那些自诩进步的资产阶级自由派,都急于去“适应”现实,拼命宣扬“规规矩矩”的生活哲学,而民粹派也已抛弃了过去的革命传统,他们实际上是妥协了。至于广大的小市民,更是软弱消极、猥琐鄙陋,满足于“和平恬静”、“奉公守法”的庸俗生活。当时社会上见风使舵、迎合现实、背叛变节之风盛行,这种痼疾是反动的社会政治条件的产物。契诃夫在短篇小说《变色龙》里,通过奥楚洛夫这个典型人物,有力地批判了这种丑恶的行为。

    奥楚蔑洛夫的形象具有广泛的概括性。他是一个专横的沙皇警犬,但同时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变色龙。作为一个沙皇政权的走狗,他具有专制、蛮横、欺凌百姓等特点。但这只是他性格的一个方面。他同时还具有趋炎附势、对弱者耀武扬威、欺下媚上、随风转舵等特点。因此他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两面派。这两方面的特点构成了他的完整的性格——“变色龙”。不过,这个形象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奥楚蔑洛夫这一类沙皇警犬这一特定的范围。在当时,这一形象塑造,无疑也揭露和批判了在反动政治条件下迎合现实、转向变节的妥协派和投降派。

    (二) 赫留金:在这篇小说里,作者的讽刺和揭露的锋芒,主要是对着奥楚蔑洛夫的,但是对小市民赫留金也指出了他身上的许多弱点。他粗鄙庸俗,想借小狗咬了手指头,趁机捞一把。为了这个卑鄙的目的,同时也是由于小市民的软弱本性,他对沙皇的警官毕恭毕敬,甚至曲意奉承(“他老人家是个明白人,看得出来到底谁在胡说……”),还打出了“兄弟当宪兵”这张牌。可是随着“形势”的发展,他发现力量不在他一边,便缩了回去。甚至当奥楚蔑洛夫骂他“猪猡”、“混蛋”时,他也不曾吭一声。他身上的奴性是很明显的。

    (三)观众:作家在小说里也含蓄地点出了“观众”的局限。他们也是一些庸俗的小市民,具有愚昧、软弱、迎合强者,随风倒的特点。 

    写作特色/《变色龙》[小说] 编辑

    语言特色

    1 .用人物自己的话讽刺自己

    小说《变色龙》用奥楚蔑洛夫的话讽刺奥楚蔑洛夫自己。在不知道是谁的狗的时候,奥楚蔑洛夫说:“这多半是条疯狗”;有人说是将军家的狗的时候,奥楚蔑洛夫说:“说不定这是条名贵的狗”。巡警说这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奥楚蔑洛夫说:“将军家里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个下贱胚子”;巡警又说说不定这就是将军家的狗时,他说:“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去的……狗是娇贵的动物”;当厨师说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奥楚蔑洛夫说:“这是条野狗,弄死它算了”;厨师证实是将军哥哥的狗时,他又说:“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

    不仅如此,作者还为奥楚蔑洛夫精心设计了美化自己、炫耀自己的语言来嘲讽、奚落奥楚蔑洛夫自己。 在故事的开始,奥楚蔑洛夫挤进人群,大声嚷嚷道:“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在这儿干什么?你究竟为什么举着那个手指头?……谁在嚷?”一个小小的警官,摆出大官的架势,好不令人发笑!
      
    “ 他哥哥来啦?是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吗?”“哎呀,天!我还不知道呢!他是上这儿来住一阵就走吗?”垂涎欲滴,极力抬高自己的身价,仿佛他与将军是至亲好友一般,不然他怎么对将军、将军的哥哥这般清楚呢?其实,那个将军知道奥楚蔑洛夫是老几。在将军的眼里,他恐怕连那个小猎狗也不如啊!听着奥楚蔑洛夫不知羞耻的这些话,我们会从鼻孔里发出笑声来。
      
    2.生动的对话

    “言者心之声”。按着生活逻辑,把对话写的符合各样人物的阶级地位和性格特征,这是刻划人物,展示他们内心世界的重要手段。契诃夫是中外闻名的文学语言大师。他的《变色龙》不在人物外貌的描绘和景物的铺陈上见长,而主要是以人物对话的生动取胜的。作家的独到之处,是能深入到人物的内心;而内心世界的显示,又决不依仗作家的声明,却是用人物对话,让他自己去表露。我们试看这几句话:“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这里警官的言外之意,无须多加发明,不是就能猜想得到的吗?!契诃夫只用三言两语,就使一个内心世界卑鄙肮脏,奴气十足的走狗形象,跃然呈现在我们眼前。请再看,警官在厨师证实小狗是将军哥哥的时候,又是这样说:“哎呀,天……他是惦记他的兄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这么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对话是这样平平常常,却又显得多么生动、犀利。它不是入木三分地把一个善于自我解嘲,善用甜言蜜语、善作拍马奉承的走狗形象,活脱脱地表现出来了吗?!
      
    3 以语言表现人物的个性

    以语言描写表现人物的个性是本文写作上的显著特点。最突出的是奥楚蔑洛夫这一人物,从他对下属、对百姓的语言中表现他的专横跋扈、作威作福;从他与达官贵人有关的人,甚至狗的语言中暴露他的阿谀奉承、卑劣无耻;从他污秽的谩骂随口喷出来揭开他貌若威严公正里面的粗俗无聊。同时,作者故意很少写他的外貌神态,令人可以想象:此人在说出这一连串令人难以启齿的语言时,竟然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常态,由此更突出了这一人物丑恶的嘴脸、卑劣的灵魂。
      
    4. 个性化的语言

    个性化的语言是表现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变色龙》中的人物语言是高度个性化的。“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是个沙皇警犬,因此他的语言具有骄横和谄上欺下的特点。他对老百姓大逞威风,专横跋扈,对大官僚则奴颜婢膝、趋炎附势。在这两种特点的统一中表现出他的厚颜无耻。赫留金的语言也是个性化的。他既是一个庸俗的小市民,又是一个有所恳求的“小人物”。他的语言完全符合他的性格。他向巡官申诉的那一段著名的话,是相当出色的,形象地反映出他的粗俗鄙陋、虚荣夸张、逢迎官长和想趁机捞一把的特点,这一段申诉和下面一段辩词(骂“独眼鬼”那一段),把这个小市民的性格活龙活现地表现出来了。

    原著赏析

    在短篇小说《变色龙》中,契诃夫通过一个富于戏剧性的街头场面,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寡廉鲜耻、欺下媚上的“变色龙”的典型形象,对沙皇政权的爪牙们的专横霸道、欺压人民、阿谀权贵、看风使舵的丑恶行径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揭露,同时也对小市民们的逆来顺受、安分守已、“顺应”现实的庸俗生活态度加以批判。

    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是一个高度概括的典型形象,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沙皇俄国,在反动势力猖獗横行,社会上一片消沉死寂的恐怖气氛下,过去那些自诩进步的资产阶级自由派,都急于去“适应”现实,拼命宣扬“规规矩矩”的生活哲学,而民粹派也已抛弃了过去了革命传统,他们实际上是妥协了。至于广大的小市民,更是软弱消极、猥琐鄙陋,满足于“和平恬静”、“奉公守法”的庸俗生活。当时社会上见风使舵、迎合现实、背叛变节之风盛行,这种痼疾是反动的社会政治条件的产物。契诃夫在短篇小说《变色龙》里,通过奥楚蔑洛夫这个典型人物,有力地批判了这种丑恶的行为。

    奥楚蔑洛夫的形象具有广泛的概括性。他是一个专横的沙皇警犬,但同时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变色龙。作为一个沙皇政权的走狗,他具有专制蛮横、欺凌百姓等特点。但这只是他性格的一个方面。他同时还具有趋炎附势、对弱者耀武扬威、欺下媚上、随风转舵等特点。因此他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两面派。这两方面的特点构成了他的完整的性格——“变色龙”。不过,这个形象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奥楚蔑洛夫这一类沙皇警犬这一特定的范围。在当时,这一形象塑造,无疑也揭露和批判了在反动政治条件下迎合现实、转向变节的妥协派和投降派

    在这篇小说里,作者的讽刺和揭露的锋芒,主要是对着奥楚蔑洛夫的,但是对小市民赫留金也指出了他身上的许多弱点。他粗鄙庸俗,想借小狗咬了手指头,趁机捞一把。为了这个卑鄙的目的,同时也是由于小市民的软弱本性,他对沙皇的警官毕恭毕敬,甚至曲意奉承(“他老人家是个明白人,看得出来到底谁在胡说……”),还打出了“兄弟当宪兵”这张牌。可是随着“形势”的发展,他发现力量不在他一边,便缩了回去。甚至当奥楚蔑洛夫骂他“猪猡”、“混蛋”时,他也不曾吭一声。他身上的奴性是很明显的。

    此外,作家在小说里也含蓄地点出了“观众”的局限。他们也是一些庸俗的小市民,具有愚昧、软弱、迎合强者,随风倒的特点。他们对金银匠的手指被咬得血淋淋并不关心,对被弄伤的小狗也完全无动于衷。他们的兴趣仿佛只是在于要瞧一瞧“力量”在那一边,谁最后取得胜诉。最后他们发现“力量”不在金银匠一边,他失败了,便对他哈哈大笑起来。在“审案”过程中,还有一个马屁精在旁边加油加醋,详细细地向奥楚蔑洛夫描述赫留金和狗发生“矛盾”的细节,并把赫留金叫做“荒唐的家伙”。作者对这些小市民的批判态度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他并没有把他们作为主要的批判对象,连赫留金也不是。变色龙奥楚蔑洛夫,他是主要的批判对象。但是,作者向读者指出,在强者面前卑躬屈节,“奉公守法”,也是小市民们的痼疾。这种“顺应”现实的流行病的广泛蔓延,正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主题思想/《变色龙》[小说] 编辑

    《变色龙》是契诃夫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在这篇著名的小说里,他以精湛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专横跋扈、欺下媚上、看风使舵的沙皇专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广泛的艺术概括性。小说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虫,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以防其它动物的侵害。作者在这里是只取其“变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会上的一种人。 

    小说的内容富有喜剧性。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巡官走来断案。在断案过程中,他根据狗是或不是将军家的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滑稽的故事,把讽刺的利刃对准沙皇专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动政权爪牙们的无耻和丑恶。

    最突出的是奥楚蔑洛夫这一人物,从他对下属、对百姓的语言中表现他的专横跋扈、作威作福;从他与达官贵人有关的人,甚至狗的语言中暴露他的阿谀奉承、卑劣无耻;从他污秽的谩骂随口喷出来揭开他貌若威严公正里面的粗俗无聊。同时,作者故意很少写他的外貌神态,令人可以想象:此人在说出这一连串令人难以启齿的语言时,竟然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常态,由此更突出了这一人物丑恶的嘴脸、卑劣的灵魂。

    奥楚蔑洛夫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经历了五次变化。善变是奥楚蔑洛夫的性格特征。作品以善于适应周围物体的颜色,很快地改变肤色的“变色龙”作比喻,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如果狗主是普通百姓,那么他严惩小狗,株连狗主,中饱私囊;如果狗主是将军或将军哥哥,那么他奉承拍马,邀赏请功,威吓百姓。他的谄媚权贵、欺压百姓的反动本性是永远不变的。因此,当他不断的自我否定时,他都那么自然而迅速,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事!“变色龙”——奥楚蔑洛夫已经成为一个代名词。人们经常用“变色龙”这个代名词,来讽刺那些常常在相互对立的观点间变来变去的反动阶级代表人物。对他们说来,毫无信义原则可言。万物皆备于我,一切为我所用。他们这一伙不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变色龙——奥楚蔑洛夫吗?

    《变色龙》是契诃夫的许多短篇小说中脍炙人口的一篇。它没有风花雪月的景物描写,也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安排,作家在描述一个警官偶然审理一件人被狗咬的案情中,只用寥寥几笔,就极其简练、锋利地为我们勾勒出一个灵魂丑恶,面目可憎的沙皇走狗——警官奥楚蔑洛夫的形象,寄寓着一个发人深思的主题。

    《变色龙》使我了解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俄国沙皇封建专制独裁统治的黑暗。理解以奥楚蔑洛夫为代表“变色龙”似的政府官员正是这种黑暗统治的产物。

    作品的叙述策略与讽刺批判效应/《变色龙》[小说] 编辑

    契诃夫作为短篇小说大师,其创作素以简洁著称,然而简洁中却蕴藏深厚。这不仅与他对现实的深入观察与思考有关,更与他小说创作中的艺术构思密切相连,这使得他的短篇小说个性价值突出,艺术魅力永存。

    《变色龙》是契诃夫的一篇讽刺杰作,情节极其简单,一只小狗咬了首饰匠赫留金,警官奥楚篾洛夫负责处理此事,原本很简单的案子却因为小狗可能是将军家的而显得“复杂”起来。由于作者的精心构造使其对奴性心理及其存在根源这样具有深刻社会意义的问题表现得十分透辟。其讽刺与批判效应也因作者讲究的叙述策略而更加突出。这里主要从小说的视点变化和点辐射结构两方面来谈。

    先看其叙述视点的灵活变化。

    所谓视点,就是叙述人对故事内容进行观察和讲述的角度或着眼点。也叫视角,它的特征通常是由叙述人称决定的。从《变色龙》的开头来看,无疑作者采用的是俯视角叙述,叙述者是全知全能者。通过这样的叙述可以清晰有效地传达出主人公警官奥楚蔑洛夫与故事发展有关的信息,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穿过集市向广场走去──故事主人公出场;广场上连个人影也没有,店铺无精打采地开着──故事上演的舞台搭就,同时渲染着一种气氛。

    故事的继续发展虽然仍以第三人称叙述叙述视点发生了变化。由叙述者的视角变为警官奥楚蔑洛夫的视角,“狗叫声响起来,奥楚蔑洛夫往那边一看,瞧见商人彼楚京的木柴场里窜出来一条狗,……在它身后,有一个人追出来, 他紧追那条狗,身子往前探出去,仆倒在地上,抓住了那条狗的后腿。……”所有这些都是由奥楚蔑洛夫的视点出发描写他的所见所闻,

    这样的叙述视点转换产生的艺术效果是在有限的文字中传达出这样的信息:警官奥楚蔑洛夫可以根据自己的亲眼所见判断事情的真相解决问题,狗咬了人的事一目了然。的确,奥楚蔑洛夫很快就下了“严厉”的判决“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这条狗得消灭才成”。真是铁面无私信誓旦旦,然而事情并没有立时解决,是什么左右了警官的判断呢?是解决问题的焦点即“这是谁家的狗”? 

    当故事情节转到追究狗的主人以及如何处理这条狗时,小说的叙述策略又发生了变化,在此叙述者基本保持了缄默,只是由警官奥楚蔑洛夫与围观者的对话来铺展推进情节,这种叙述方式无疑更能够带给读者以现场感,使读者仿佛随着摄像机镜头转动,轮番观看奥楚篾洛夫、赫留金及围观者三方“精彩的表演”,同时又使这三方的对话构成一个“热闹”场面,照应先前叙述的“广场上连人影也没有”,“不久在木柴场门口就聚合了一群人,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这样一种叙述策略不仅巧妙地推动情节发展又连带刻画人物性格,更重要的是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导到对话中品位个中滋味,作家对人性的观察和干预,对社会的讽刺和批判,借助于这个视点的聚焦而含蓄地表达出来。 

    再看点辐射结构的运用。在点辐射的小说结构中,事件本身已不构成小说的主体,它只是一个由头,一面镜子,一盏聚光灯,牵引、照射、穿透各色人物。《变色龙》就是这样的小说,它的点辐射效应很强。契诃夫并没有在情节的延缓及时空分配上多费心思,而是只抓住了一个小点:到底是不是将军家的狗?这样的辨识反复了五次,而辨识者不是警官奥楚篾洛夫而是作为看客的围观者充当的。第一次“这似乎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第二次“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

    第三次“也许它就是将军家的,没错是将军家的”;第四次“我们那儿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狗”;第五次“可这是将军的哥哥的狗”,这五次反复无常的说法占据了作者故事叙述中的大量篇幅。罗兰巴特认为叙述作品可以全部被切割成功能单位,有些单位是叙事作品(或叙事作品的片段)的真正铰链,这样的铰链是核心功能,决定故事的发展与走向。《变色龙》中的这个问题点就是核心功能单位,正是通过它的辐射使简单的故事有了丰富的蕴涵。

    首先这个问题的不同答案直接决定了警官奥楚蔑洛夫反复无常的态度,时而言词愤怒要严惩不怠,时而又怜爱有加为其开脱,其趋炎附势欺软怕硬的奴才嘴脸暴露无遗,作者的讽刺与批判也显而易见。另外围观者的几次反复显得极其随意又极其“热闹”,“充满兴趣”又不问是非,对奥楚蔑洛夫不仅不厌恶还“参与”其中,作者对世故又势利、庸俗又鄙陋的现实的揭露蕴于其间。

    在这样双方反复的背后还有更令人深思的是原本事情的真相是狗为什么咬人怎么咬伤的人,而问题的焦点却聚焦在这条狗是谁家的,也就是说狗是谁家的直接决定了狗是否咬人的结果,这本来就极其可笑,更何况这样的五次反复本身就恰恰说明了这种认定的随意性、不可靠性,由这种靠不住的因素所支配的情节充当核心功能单位使它直接左右事件的结局,这样的结构设计又蕴藏着作者对人的荒谬生存环境的思考与针砭,是一种黑色幽默。 

    《变色龙》就是这样通过运用巧妙的叙述策略收到更强烈的讽刺与批判效应,它不仅讽刺批判“变色龙”样的奴性势力,更对“变色龙”生成及存在的土壤环境──庸俗世故、乏味无聊、猥琐下作的社会风气进行揭示,滑稽可笑的背后蕴涵深邃的社会批判意义,使读者不得不佩服作者对人性及社会的深刻洞察力。   

    读后感/《变色龙》[小说] 编辑

    小说《变色龙》,历来都是从情节(奥楚蔑洛夫态度的五次转变)和细节(对军大衣的四次描写)来分析人物的。这篇小说在刻画人物上,主要运用的是语言描写(对白),但却很少有教师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人物的性格特征。

    语言的主要功能,是用来交流,因此一般说话都有特定的对象。我们阅读这篇小说发现,奥楚蔑洛夫虽然说了很多话,但绝大多数时候,作者并未明确指出这句话是针对谁说的。于是我引导学生从他语言的内容出发,分析他的每一句话的对象分别是谁,应该是带着一种怎样的语气在说。

    比如第一次描写奥楚蔑洛夫的语言:

    “这儿出了什么事?”奥楚蔑洛夫挤进人群中去,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干吗举起那根手指头?……谁在嚷?” 

    首尾两句,是对着人群说的。中间两句,是在问赫留金。无论是对人群还是赫留金,奥楚蔑洛夫都显示出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的学生甚至用了“嚣张”来形容他。但同样是对着人群说话,奥楚蔑洛夫的第二次发言却表现出庄严的样子,以显示他作为警官的身份——

    “嗯!……不错……”奥楚蔑洛夫庄严地说,咳了一声,拧起眉头。“不错……这是谁家的狗?我决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爷既是不愿意遵守法令,现在就得管管他们!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陪出钱来,我就要叫他知道养狗的滋味,养这种野畜生的滋味!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还有奥楚蔑洛夫的第四次发言,主要也是针对人群说的,但却是要显示出自己好像见多识广高高在上的样子,以掩饰自己刚才的误判带来的尴尬:

    “我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胚子!……居然有人养这种狗!这人的脑子上哪儿去啦?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露脸,你们猜猜看,结果会怎样?那儿的人可不来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眨巴眼的工夫——它就断了气啦!”

    对待赫留金,奥楚蔑洛夫的语气是居高临下的,即使认为赫留金是受害者的时候也如此:

    “你赫留金受了伤,我们绝不能不管……”

    但是一旦认为狗是将军家的,他对赫留金的态度马上就变成声色俱厉。比如:

    “有一件事我还不懂:它怎么咬得了你?”奥楚蔑洛夫对赫留金说,“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是那么小;你呢,却长得这么魁伟!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损失费了。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用不着把自己的蠢手指头伸出来!怪你自己不好!……”

    这些对赫留金的训话,多用判断句和感叹句,语气强硬,态度蛮横,显示出他作为一个警长的霸道。

    对待属下,他颐指气使,微带不满,显示出一个长官所具有的派头。如:

    “叶尔德林,”警官对巡警说,“去调查一下,这是谁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狗呢,把它弄死好了。马上去办,别拖。”

    但第二次对叶尔德林说话却又与第一次不同:

    “哦!……叶尔德林,帮我穿上大衣……起风了……挺冷……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告诉他们别再把狗放到街上来了……这也许是条名贵的狗;可要是每个猪猡都拿烟卷戳到它的鼻子上去,那用不了多久它就完蛋了。狗是娇贵的动物……”

    表面上是在对巡警说话,实际上却是通过巡警在向将军说话,奉承讨好之心,阿谀谄媚之态,形诸笔端。

    而当最后确认狗主人是将军哥哥以后,奥楚蔑洛夫的语言在原有基础上再翻出新花样。这次他说话的对象不是人群,不是巡警叶尔德林,不是赫留金或者厨师普洛柯尔,而是直接在对狗说话:

    “这小狗还不赖……倒挺伶俐……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得了,干什么发抖?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

    跟狗的关系好似亲昵异常。比较之前还把这条狗称作“疯狗”“野狗”,要“弄死它好了”,作者对奥楚蔑洛夫的讽刺就通过这样的对比展露无疑。

    总结起来看,奥楚蔑洛夫对待身份地位低于自己的人,说话总是训斥,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而对地位高的将军,甚至是将军哥哥养的一条狗,也是讨好奉承,一幅谄媚的样子。这样分析,学生不难把握该人物媚上欺下的品质。

    “对白”是契诃小说叙事艺术的一个显著特征。出了本文以外,他的很多小说,如《小公务员之死》、《胖子和瘦子》、《歌女》、《宝贝儿》等,这些小说的叙事完全依靠“对白”来推动,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人格本质也通过“对白”得以实现。这里的“对白”已经成为叙事本身,离开“对白”,小说便不复存在了。契诃夫将“对白”这一戏剧的叙事方式成功地移植到小说中,形成了自己独持的叙事特色。

    作者简介/《变色龙》[小说] 编辑

    作者作者

     《变色龙》安东·巴夫洛维奇·契诃夫(1860—1904)是十九世纪末叶俄国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他的短篇小说、中篇小说和戏剧,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契诃夫的祖上原是农奴。契诃夫的父亲当过店员,后来在亚速海滨的大冈罗格开一个小食品杂货铺。父亲经营的小店最后破产,瞒着债主逃往莫斯科。接着母亲也带着弟弟妹妹前往。契诃夫因正在上学而留在老家,十六岁的年纪便已挑起独立生活的重担。为了维持生活和上学,他教过家馆,饱尝了人生的忧患和穷苦的滋味。

    一八八○年,契诃夫入莫斯科大学医科学习,同年开始文学创作。一八八四年大学毕业后,契诃夫在莫斯科近郊行医,同时继续从事写作。

    契诃夫在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正赶上俄国历史上一个最反动时期的开端。当时民粹派“到民间去”的运动已经完全失败。一八八一年三月一日,民意党人刺杀了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新登位的亚历山大三世实行残暴的恐怖统治,疯狂地镇压革命运动,社会上死气沉沉。当时农奴制虽然表面上已经废除,但农奴制残余仍严重存在,

    加上资本主义发展所带来的新形式的剥削,使广大工农陷入极度贫困和大量破产的悲惨境地。在反动势力猖狂进攻的情况下,惊慌失措的资产阶级自由派,开始谄媚地“顺应”新的环境,已经堕落的民粹派和他们同流合污,同现实妥协,使他们不再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了。在小市民中间,以及大部分知识分子中间,笼罩着一种庸俗猥琐、苟且偷安的习气。

    作品意义/《变色龙》[小说] 编辑

    契诃夫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作家,对于无产阶级和它的伟大历史使命缺乏清醒的认识,不可能开出疗救病态社会的药方,但他立足于现实,以他的优秀作品忠实地记录了那时的俄国社会生活,赫留金和观众形象正是当时社会生活中一般小市民的生动写照,富有深刻的认识价值和启迪意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2-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12-19 22:3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