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作者王鼎杰,由重庆大学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作者: 王鼎杰
    类别: 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840~1949年) 价格: 38
    语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62455554
    出版社: 重庆大学出版社 页数: 325页
    开本: 16 出版时间: 2010年9月1日
    装帧: 平装

    目录

    基本信息/《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00
     出版社: 重庆大学出版社; 第1版 (2010年9月1日) 
    平装: 325页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16 
    ISBN: 7562455554, 9787562455554 
    条形码: 9787562455554 
    商品尺寸: 23.8 x 16.8 x 2.4 cm 
    商品重量: 499 g 
    ASIN: B004A912G8 

    内容简介/《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内容简介:作者前后花了十年的功夫自费研究,四处搜集、梳理史料,甚至远行千里,赴古战场实地勘查,反复修改,著成《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算是华语著作中第一部以战略学视野全面解读鸦片战争的专著。以正坊间之种种误传歪论。并为中华战略学之构建作一筚路蓝缕之举。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由海陆权兴衰、传统东亚的贸易格局演变开讲。从全球视野的广度,以清王朝和英帝国的国家战略较量与经济、军事摩擦、冲突为主线,以鸦片问题的不绝尾声作结束。解密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的碰撞真相。是华语著作中第一部以战略学视野全面解读鸦片战争的专著。并突出陆海权文明的盛衰较量主线。 

    编辑推荐/《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新资料 新视角
    华语著作中第一部以战略学视野全面解读鸦片战争的力作 

    作者简介/《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王鼎杰,字止谦。号不悟堂主,网名蒙城漆园守,曾用笔名东海卧龙。祖籍安徽砀山,现居彭城丰邑。自幼因受家教影响,对中国历史及传统文化深感兴趣、心向往之。及长。不见容于应试制度之中。乃悠游于方圆之外。师事于彭城大隐姜赞东先生,系统修习国学、历史学、政治学、军事学、国际关系学、人文地理学凡七年。曾任某公立省重点高中在编历史教师三年,因痛感于基层教学之缺乏人文精神和创新理念而辞职。从事于国学普及与专栏写作,现为独立学者,北京大学国学社顾问。近数年间,在《围棋天地》、《历史月刊》(台湾)、《百家讲坛》、《现代舰船》《航空档案》、《现代兵器》等期刊发表历史、文化、军事类文章五十余万字。并有军史著作在海外刊行。 

    目录/《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第一章 海权风潮五百年/1
    第二章 棉花、茶叶与鸦片:植物背后的大历史/19
    第三章 转瞬即逝的预警:从马戛尔尼到律劳卑事件/30
    第四章 攘外安内总无术/50
    第五章 巴麦尊的炮舰/65
    第六章 中英战力再探悉/81
    第七章 头脑中的战争/95
    第八章 从相互封锁到白旗风波/112
    第九章 舟山惊雷/123
    第十章 翻译改写的历史/137
    第十一章 最是钦差不自由/154
    第十二章 大国战争与小人物外交/172
    第十三章 无可奈何广州城/184
    第十四章 皇帝侄的抗英奏折/203
    第十五章 战火又烧回了舟山/218
    第十六章 又一个皇’贤侄的登场/235
    第十七章 大反攻的悲情闹剧/247
    第十八章 到江宁去!/262
    第十九章 吴凇口在燃烧/274
    第二十章 孤城血泪奈何史/287
    第二十一章 不尽长江滚滚流/306
    书成琐言/324 

    文摘/《当天朝遭遇帝国:大战略视野下的鸦片战争》 编辑

    也可以说,传统中国的辉煌,就是建基在这种陆权基础上的辉煌。不应忘记,直到甲午战争爆发的那一年,中国的GDp总值还是全球第一呢,而当时的中国人口不到四亿。今天中国人口十四亿,GDP总值也不过第三嘛。若以人均言之,则居于巴西、波兰、伊朗、阿根廷、墨西哥、土耳其、保加利亚之后。
    事实上,截止到地理大发现前夕,人类文明的演进是以陆权为主流的。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起到了巨大的阻隔作用。各大文明就像一块块被水晶罩隔开的花草一样,在相对孤立的地缘环境中,循着不同的理数,发展向不同的未来。它们相互之间虽然也有所耳闻,但始终很少进行亲密的接触。只有很近的文明之间,会发出些出人意料的火花,比如中印的文化交流,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长期斗争。而这些交流的介质主体也不是海洋而是大陆。相对于控制海上要道,陆地的扩张能更快捷、更高效地带来更长久、回报率更高的利益与安全。
    直到一连串不经意的变化的相继发生,才使得世界大势的发展逐渐经历了一个由陆向海的转向。风起东西洋:当中国推动全球化
    盛唐时期的中国因为国力的雄厚和民间航海技术的发展,在东南沿海地区,中国人开始大胆地向远海进军,这一进军就闯出了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在古代,航海技术的局限长期制约着航海的距离。但是,当中国人发明了指南针,并将之运用于航海后,这一难题得到了跨时代的解决。
    今天的读者也经常使用东洋与西洋这两个名词,一般系以前者指代日本,而以后者指代欧美世界。可是,鲜为人知的是,在古代,中国人长期以来对东西洋的定义却不是这样。要知道,所谓东洋指的是日本、琉球、菲律宾和印尼东部,而西洋范围更大,包括了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西部,并经北印度洋一直扩展到阿拉伯世界。
    在今天的中国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定义,所以往往简单地认为,这是古人地理概念混乱所致。实则不然。
    正如王尔敏前辈在《近代史上的东西南北洋》一文中精辟指出的那样,这个概念是和罗盘的运用密不可分的。②
    中国古代的罗盘是以天干地支和乾坤交错布列在盘面外缘,形成二十四个方位。其中,定南北之线就是被地理学界沿用至今的子午线。而中国古人扬帆远航,多以福建的金门、泉州、福州为起点,故而在起点处定子午线,线西就是西洋世界,线东就是东洋世界。
    正是这样的一个充满中国本位色彩的命名和长期传承,说明了当时的中国是推动全球化进程的一股重要力量。而后来这个命名逐渐被新内容所取代,正表明了中国从海洋的后退,更表明了强大的西风的东渐。到近代,西洋专指欧美,东洋专指日本,其表现的实质,正是欧美列强与日本的相继成为新的强权中心,于是乎,不用他们来争,中国人自己对东西洋的定义和历史记忆便改变了。这是否也可以说是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呢?再进一步看,在中国人的意识中,西洋内涵的转移又远远早于东洋定义的改变。这更深一步的表现了历史风潮转移的枢机所在。
    那么,中国是如何退出这股海权大潮的呢?说起来很无奈,不是被打出局的,而是自己退出的。朝贡体系与天朝语境
    要理解中国的出局,必须理解两个概念,一个是朝贡,一个是天朝。
    中国的朝贡体系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商周时代。当时的朝贡体系,是封建格局下,中央政府与地方诸侯维系天下和平与政治运作的重要形式。诸侯因中央天子的册封而获得合法性,并通过周期性的朝贡反向加强天子的共主地位,最终达成一种万邦和谐的互利共存。
    待到秦汉建立大一统王朝,郡县制成为新的内部制度,朝贡体系始逐渐外转,一步步演变成为一种独特的以中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在这个向外转的过程中,陆权时代的以大为强赋予了中国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传统中国才可以恩威并用,将周边国家纳入朝贡体系中,中国赋予后者以合法性,后者则通过承认中国的共主地位获得与中国贸易的资格。这样就产生了宗主与藩属的关系。
    从政治上看,作为宗主国的中国,对周边藩属国的内政并不取干涉姿态,而只是在诸如新君即位,策立世子,国君、国母寿诞等场合出现,给予一种法体的确认。而当藩属国遇到自身难以摆平的难题时,宗主国尚要施以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各种支援。如明之援朝抗日,清之代越南剿匪,都是显著例证。当藩属国官、商、民在中国境内遭遇“风难”时,中国还要为其提供抚恤。
    从经济上讲,中国虽然接受着藩属国的朝贡。但这朝贡只是藩属国献给中央之国大家长的象征性礼物,不具有如西方殖民地税收性质的经济意义。同时,中央之国的君主往往还要回给进贡者昂贵得多的礼物,并且给予藩属国到中央之国贸易的特权。此外,在相互交往中,中国也很注重不让小国、外藩为难。比如,道光十八年初,御史帅方蔚揭陈,出使琉球的使节的家丁及福建省派往护卫的官兵,往往趁机“携带内地货物”,或“包揽商货”,到琉球“昂价勒售”。道光对这件事情很重视,认为“甚非体恤外藩之意,且与中国体制有关,不可不严行查禁”。所以他在二月初四密饬闽浙总督“认真稽查,如使该使臣家丁竟有携带货物情弊,即饬令该使臣自行惩办,并遴派大员,于开船时留心查察所派弁兵。如有违例私带及包揽商货,著即按名查拿,分别惩究,毋稍姑容,以除陋习而免扰累”。这最后三个字“免扰累”显然指的是免去琉球的备受扰累。后来,使节团中的一个游击在琉球病故,琉球花了五百两白银的丧葬费,道光事后还没忘了给琉球送回去。
    上述种种情势,近代西洋列强以其殖民地眼光审视,自然以为是一种有名无实的虚景。其实,“虚景”的背后,也自有其实质。
    首先,中国根据地缘战略的原则排定周边藩属国的重要次序,然后对其内政外交作宏观的把握,以使之成为中国的地缘屏障,从而实现“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目的,此即古人所谓“守在四夷”。
    其次,传统中国以实力为基础,以互市为利饵,吸引尽可能多的国家与部落加入这个朝贡体系,也就维持了东亚的和平,并在和平中,温和、有序地推动一种集体的、人文的生活进步,使儒家四海一家的理想与现实中的国家安全结合在一起了。
    在唐太宗时代,由于中国的文化多彩、政治昌明、商业繁盛、军力强固,周边政权心悦诚服,竟共推大唐天子为天可汗,视长安朝廷为天廷,相应的中国王朝也就成了“天朝”。换言之,天朝不是中国自封的,而是周边政权共同推举出来的。而“朝贡”就是周边政权对“天朝”的最佳承认方式。到清朝,这一情形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按照传统的武功标准衡量,清朝确实是武功鼎盛、疆土广阔。不仅将朝贡体系再次确立起来,而且发扬光大。但另~方面,清朝在软权力继承领域却发生了巨大的倒退。
    作为一个从边远地区入主中原的征服王朝,满清政权自始就面临着一个统治合法性的困扰。说起来中国人自古就不以血统和外貌作为划分彼此的标准,更没有什么种族与民族的褊狭意识。孔子赞扬管仲,也不过说因为管伸的尊王攘夷使大家不用像蛮族那样“披发左衽”,其区分的关键在文化的高低,不在种族的同否。又如唐太宗,从血统上就不是纯正汉人,但汉人从不把这一点当作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孟子早就说过:“舜,东夷人之也。文王,西夷之人也。”宋儒陆象山说,东海有圣人出,西海有圣人出,此心同,此理同,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文化传统。也可以说,中国人自古重家、国,轻种、族。岳飞抗金,抗的是金国,不是女真族,他保的是宋国,也不是汉族。他力行“尽忠报国”,却从没说过要打种族战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卓越亚马逊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11-27 08:38:12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