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贺新郎》

    《贺新郎》又名《金缕曲》、《乳燕飞》、《貂裘换酒》。传作以《东坡乐府》所收为最早,惟句豆平仄与诸家多不合。因以《稼轩长短句》为准。一百一十六字,前后片各六仄韵。大抵用入声韵者较激壮,用上、去声者较凄郁。

    编辑摘要

    目录

    词牌释义/《贺新郎》 编辑

    《贺新郎》金缕曲

    题解:

    《贺新郎》本作﹝贺新凉﹞。词话:“东坡守杭州,湖中宴会,有官妓秀兰后至,问其故,以结发沐浴忽觉困倦对,座客颇恚恨,东坡作﹝贺新凉﹞词以解之;即“乳燕飞华屋”一阕也。”“凉”“底”一音之转,后遂沿作﹝贺新郎﹞。又因坡词有“乳燕”句,因又名﹝乳燕飞﹞。据《图谱》《词律》所载,又有﹝金缕曲﹞、﹝金缕歌﹞、﹝金缕衣﹞、﹝貂裘换酒﹞、﹝风敲竹﹞等名,大都取名人所填词句,以为异名耳。

    贺新郎始见苏轼词,原名《贺新凉》,因词中有“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句,故名。后来将“凉”字误作“郎”字。《词谱》以叶梦得词作谱。一百一十六字。上片五十七字,下片五十九字,各十句六压韵。此调声情沉郁苍凉,宜抒发激越情感,历来为词家所习用。后人又改名《乳燕飞》、《金缕曲》、《貂裘换酒》、《金缕衣》、《金缕词》、《金缕歌》、《风敲竹》、《雪月江山夜》等。

    作法:

    《贺新郎》《贺新郎》

    本调一百十六字。首句五字起韵,句法与﹝水调歌头﹞首句,仅差第三字用平耳。第二、三句均四字句,上加三字豆,中惟“庭”字可仄;余有定格,不能移易。第四句为七字句,第一、三、六字可仄。第五句六字,协韵,为平仄平平仄仄,一字不可移易。第六句七字,上三下四,协韵,第二字“玉”可作平,第七句与第四句同。第八句八字,上三下五,第四字平仄不拘,结句六字,士三下三,协馈;依定格,必作平仄仄,仄平仄,不可易也。后阕换头。首句七字,为平起仄协七言句;但平仄不可稍稍通融。余与前阕相同。

    词牌格律/《贺新郎》 编辑

    《贺新郎》《格律》

    (仄)仄平平仄。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平仄仄,仄平仄。

    词牌作品/《贺新郎》 编辑

    一、贺新郎—苏轼作

    《贺新郎》《苏轼》

    贺新郎—苏轼

    乳燕飞华屋。

    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

    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

    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

    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

    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

    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又恐被、秋风惊绿。

    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

    共粉泪、两簌簌!

    赏析:
    这是一首抒写闺怨的双调词,上片写美人,下片掉转笔锋,专咏榴花,借花取喻,时而花人并列,时而花人合一。作者赋予词中的美人、榴花以孤芳高洁、自伤迟暮的品格和情感,在这两个美好的意象中渗透进自己的人格和感情。词中写失时之佳人,托失意之情怀;以婉曲缠绵的儿女情肠,寄慷慨郁愤的身世之感。上片以初夏景物为衬托,写一位孤高绝尘的美丽女子。起调“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点出初夏季节、过午、时节、环境之幽静。“晚凉新浴”,推出傍晚新凉和出浴美人。

    二、贺新郎—辛弃疾作

    《贺新郎》《贺新郎》辛弃疾

    贺新郎—辛弃疾

    甚矣吾衰矣。

    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

    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

    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

    回首叫、云飞风起。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赏析:
    辛弃疾(1140----1207),字幼安,号稼轩居士,历城(今山东历城)人。这样短短的一句话绝不足以做辛弃疾的人生履历。我个人以为,在中国古代众多诗家学者中,他的一生最为轰轰烈烈。从小生活在金兵占领区的他,受到了祖父洗雪国耻的教育,也亲眼目睹了民不聊生的社会苦难。他痛恨战争,却又不得不以自己的参战来寻求民族争端的解决。身形魁伟的他在战场上骁勇披靡,却受到了小人的排挤,不得重用。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剧,就像当年的放翁一样,有志不能伸。幸而,辛弃疾不是个只晓冲锋陷阵的武夫,上天剥夺了他成就功业的机会,却开辟了另一个天地任他挥洒。手握巨笔的他照样呼风唤雨,涂抹人生。

    提起辛词,似乎总有“掉书袋”的嫌疑。其实,那也需要有“书袋”可掉,这正体现了幼安学识广博,且能融会贯通,因此才能驾驭众多生僻的典故。而且,这一评价并不能涵盖他的所有作品。比如他的《清平乐》,一派田园风光,其意趣之妙已超过陶潜,颇近天真了。所以说,稼轩词不拘一格,绝不至为典故所囿。前文所引的《贺新郎》就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辛弃疾与生俱来的卓绝文笔

    三、贺新郎—蒋捷作
    《贺新郎》蒋捷

    贺新郎—蒋捷

    浪涌孤亭起。

    是当年、蓬莱顶上,海风飘坠。

    帝遣江神长守护,八柱蛟龙缠尾。

    斗吐出、寒烟寒雨。

    昨夜鲸翻坤轴动,卷雕、掷向虚空里。

    但留得,绛虹住。

    五湖有客扁舟舣。

    怕群仙、重游到此,翠旌难驻。

    手拍阑干呼白鹭,为我殷勤寄语。

    奈鹭也、惊飞沙渚。

    星月一天云万壑,览茫茫、宇宙知何处?

    鼓双楫,浩歌去。

    简析:
    垂虹亭凌驾吴江浪涛之上,似从海上坠落至此。柱上八龙环绕,活灵活现,似有神护。然而天地翻覆,宋元易代,亭遂被毁,神亦无奈。词人从太湖乘舟路过此地,遂有一番凭吊。悲从中来,欲请江鹭寄语群仙,说一说此地不堪。然白鹭寄语群仙,说一说此地的不堪。然白鹭毫不理会,惊飞而去,令其无限悲怆,产生了宇茫茫,无处容身之感。只得作一曲悲歌,作别垂虹桥而去。

    四、贺新郎·赠杨开慧—毛泽东作

    《贺新郎》《贺新郎》

    贺新郎·赠杨开慧毛泽东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赏析:
    1923年年底,毛泽东接到中共中央通知,由长沙到上海再转广州,准备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此词系诗人离开长沙不久写给杨开慧的。词的上阕把跟爱妻离别时那种难舍难分、无限依恋的场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凄切动人。毛泽东当年才三十岁,上有高堂老母,下有两个幼子,因革命需要又远行,更何况当年的那种环境,谁能预料“挥手从兹去”是生离还是死别呢?但是,杨开慧毕竟不是一个平常女子,而是一个在革命斗争中经受过锻炼和考验的坚强女性。她理解丈夫,支持丈夫,在革命事业与个人爱情、家庭幸福发生矛盾时,强忍住巨大的悲痛“热泪欲零还住”;而面对深明大义的妻子,毛泽东深感欣慰,从内心抒发了“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五、贺新郎(送陈仓部知真州)—刘克庄作

    贺新郎(送陈仓部知真州)—刘克庄

    《贺新郎》刘克庄
    北望神州路,试平章这场公事,怎生分付。

    记得太行兵百万,曾入宗爷驾驭,今把作握蛇骑虎。

    君去京东豪杰喜,想投戈下拜真吾父。谈笑里,定齐鲁。

    两河萧瑟惟狐兔,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

    多少新亭挥泪客,谁梦中原块土?

    算事业须由人做。应笑书生心胆怯,向车中闭置如新妇。

    空目送,塞鸿去。

    注释:
    1、陈仓部,陈鞾,字子华,曾以仓部员外郎知真州(今江苏仪征)。词题一作《送陈真州子华》或《送陈子华赴真州》。

    2、神州路,指中原沦陷地区。古时称中国为赤县神州,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

    3、平章,评论。公事,指经略中原,收复失地。分付,发落。

    4、太行,山名,即今之太行山。兵,一作"山"。熊克《中兴小纪》卷十九,"自靖康以来,中原之民不从金者,于太行山相保聚。"

    《贺新郎》《贺新郎》
    5、宗爷,指宗泽,北宋末年抗金名将。他知磁州时,曾募集义勇抗击金兵。后任东京留守,招募王善等义军百万人协助防守,屡败金兵。宗泽威名日振,金人对他畏惧而又尊敬,称;宗爷爷"。见《宋史·宗泽传》。驾驭,统率。

    6、把作,当作。握蛇骑虎,比喻处于危险的境地,就象手拿毒蛇、骑在猛虎背上一样。这句写南宋统治集团对义军的不信任与疑惧。

    7、京东,宋代路名。辖境包括今河南东部、山东南部、江苏北部一带。豪杰,抗金的义军将士。

    8、投戈,放下武器。真吾父,果真象我们的父亲一样。唐时,仆固怀恩勾结回纥等入侵,代宗急诏郭子仪屯泾阳。郭子仪曾率数十骑,免胄入回纥营,责备他们背信弃义。回纥士兵放下武器,下马拜说:"果吾父也。"誓好如初。见《新唐书·郭子仪传》

    9、齐鲁,今山东一带。

    10两河,黄河南北。萧瑟,萧条,冷落。狐兔,金兵。"两河",一作"两淮"。

    11、祖生,指祖逖,东晋著名的将领,曾率兵北伐收复豫州地区。以上两句慨叹南宋军队不再北上。

    《贺新郎》刘克庄

    12、新亭,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说:"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三国吴时所建,在今南京市南),籍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举目有河山之异。"皆相视流泪。惟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谁梦,一作"不梦"。以上两句指责南宋士大夫官僚对于收复失地,只有空言而没有实际行动。

    13、书生,作者自指。

    14、塞鸿,生长在北方边境的鸿雁。以上两句叹自己不能随友人北上。

    简析:
    这首词作于理宗宝庆三年(1227年),表达了作者渴望收复中原的壮志。
    上片指责南宋统治集团不真心抗金,轻视人民群众的力量,对北方的抗金义军视若蛇虎。作者因此对陈鞾寄以厚望,建议他联合义军,收复失地。下片讽刺南宋统治集团只知苟安江左,早已把中原沦陷地区抛在脑后,并叹息自己不受朝廷重用,壮志难酬。

    六、《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张元干作

    《贺新郎》张元干之墓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张元干

    梦绕神州路。

    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

    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

    聚万落千村狐兔?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

    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

    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

    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举大白,听金缕。

    《贺新郎》《贺新郎》

    注释:

    1、胡邦衡:胡铨,字邦衡,南宋主战派大臣。

    2、张元干:字仲宗,号芦川居士,南宋著名爱国词人。

    3、神州:此指中原沦陷区。

    4、画角:涂彩的号角。

    5、离黍:用《诗经》《黍离》篇意,悲汴京故宫荒废。

    6、底事:何事。砥柱:山名,此处喻国家支柱。

    7、九地:九州之地。黄流:黄河水流,借喻金兵到处肆虐。

    8、狐兔:代指金兵。

    9、天意:指朝廷用意。

    10、南浦:泛指送别的地方。

    11、耿:明亮。斜河:斜转的银河,表示夜深。

    12、微度:慢慢飘过。

    13、儿曹:小辈们。尔汝:你我相称,表示亲密。

    14、大白:酒杯名。

    15、《金缕》:即《金缕曲》,《贺新郎》词调的别名。

    作者介绍:
    张元干(1091—1160以后)字仲宗,号芦川居士,长乐(今福建闽侯)人,北宋末为太学生,曾被抗金名将李纲辟为属官,不久随李纲免职而被贬斥。南宋初,因“避谗”而辞官。有《芦川词》。

    简析:
    这首词打破历来送别词的旧格调,把个人之间的友情放在了民族危亡这样一个大背景中来咏叹,因此写来境界壮阔,气势开张;既有深沉的家国之感,又有真切的朋友之情;既有悲伤的遥想,又有昂扬的劝勉。这些情绪纠结在一起,形成了悲壮激昂的情调,在通常尔汝呢喃的送别词中确实不同寻常。因此,尽管词中用了不少典故和前人诗句,布局简率,也有些俗套子语,但饱满的感情和流贯的气势所造成的强烈的感染力,把这些都冲淡了。这首词在当时曾广为流传,并激怒了秦桧,张元干因此而被除名。

    赏析:

      上片:述时事。

      第一层,“梦绕神州路”四句:写中原沦陷的惨状。

      1、起调将中原沦陷之惨状托之于梦,含意有二:一是中原沦陷不可去,沦陷之惨唯可于梦中见之;二是中原之沦陷如恶梦一般。实景虚写,写出人心之惨痛,故有第二层的质问。

      2、中原沦陷惨状:“怅”为领字。

      所怅者: 一是“连营画角” 金兵军营相望,军号凄厉。

      二是“故宫离黍”。《诗经·王风·黍离》“彼黍离离,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故国之思。

      四句形象地概括了北宋灭亡的历史事实,有尺幅千里之势。

      第二层 “底事昆仑倾砥柱”三句:严词质问悲剧产生的根源。

      1、“昆仑倾砥柱”:古人相信黄河源出昆仑山,《淮南子·地形训》:“河水出昆仑东北陬”。传说昆化山有铜柱,其高入天,称为天柱。此以昆仑天柱,黄河砥柱,连类并书。

      喻北宋王朝的沦亡。

      2、“九地黄流乱注”:喻金兵的猖狂进攻。

      3、“聚万落千村狐兔”:形象描写中原经金兵铁蹄践踏后的荒凉景象。

      曹操《蒿里行》: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第三层“天意从来高难问”至“送君去”,感慨时事,点明送别。

      1、“天意从来高难问……”:前面词人提出疑问,问而不答。乃因答案分明,不言即知,况涉及朝廷统治者而不能言。

      于是顿挫之笔曲折至“天意从来高难问,人情老易悲。”言外之意,天高固然难测,而衣冠华族沦于异族之手,实乃人事使然。

      “人情老易悲”,言天意既难测,而人情老易悲,今有深仇而不思报,故长叹“悲难诉”。

      “悲难诉”的内涵:北宋议和灭亡之悲难诉;南宋王朝苟且偷生、偏安江左、迫害忠良之悲难诉。

      2、送别。 笔锋自然转至送别胡铨—— “更南浦,送君去”。

      江淹《别赋》:“送君南浦,伤如之何!”

      此节层层递转,字字沉实,词人悲愤之情,愈转愈深沉。

      下片:叙别情。

      第一层,“凉生岸柳销残暑”至“断云微度”:别时景物。

      时令:初秋残暑,凉生岸柳——景之凄凉,人心为别而凉。

      岸柳:依依惜别之情。

      2、时间:夜,“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 夜色已深,以缠绵,清秀之句,抒悲愤激昂之情,可见感情之深挚。

      第二层,“万里江山知何处”至“书成谁与”:设想别后之心情。

      “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

      李商隐《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曲曲折折抒写留恋之情:既反映了他们深厚的友情,也表达了他们对国事的感慨:君此去道路茫茫,国家前途亦茫茫。

      第三层,“目尽青天怀今古”至“听《金缕》”:遣愁致送别意。

      1、“目尽青天怀今古”照应“天意从来高难问”,有四顾苍茫之感。

      2、“肯儿曹,恩怨相尔汝”,言大丈夫不能“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恩怨相尔汝”,本自韩愈《听颖师弹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3、满腹悲愤感情,通过层次井然的多次转折,达到最高峰,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举大白,听《金缕》”

      以豪情排遣极痛,慷慨悲壮,余音缭绕。

      提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慷慨悲凉,数百年后,尚想其抑塞磊落之气。”

      张元干因此词受到削籍除名的处分,但这首词却广为传唱。据《客亭类稿》记载:南宋词人杨冠卿秋日乘船过吴江垂虹桥,“旁有溪童,具能歌张仲宗‘目尽青天’等句,音韵洪畅,听之慨然。”

    七、《贺新郎·亡妇忌日有感》—纳兰性德作

    《贺新郎·亡妇忌日有感》—纳兰性德

    《贺新郎》《纳兰性德》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作者介绍: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康熙十五年(进士。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武官正三品。

    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婚后三年,妻子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娶官氏,赐淑人。妾颜氏,后纳江南沈宛,著有《选梦词》“风韵不减夫婿”,亡佚。纳兰性德死时,年仅三十一岁,“文人祚薄,哀动天地”葬于京西皂荚屯。有三子四女。一女嫁与骁将年羹尧。

    注释:
    1、葬花天气:指春末落花时节,大致是农历五月,这里既表时令,又暗喻妻子之亡如花之凋谢。

    2、夜台:指坟墓。

    3、钗钿约:钗钿即“金钗”、“钿合”,女子饰物。暗指爱人间的盟誓。

    4、“重泉”句:重泉即“黄泉”、“九泉”,指生死两隔;双鱼,书信,典出古乐府。

    5、“忍听”句:湘弦,即湘灵鼓瑟之弦。传说舜之妃子溺湘水而亡,后为水神,古代诗词中常用琴瑟代指夫妻,这里指纳兰不忍再弹奏那哀怨凄婉的琴弦,否则会勾起悼亡的哀思。

    简析:
    这首词作于康熙十九年农历五月三十日,是纳兰的妻子卢氏亡故三周年的忌日。全篇哀怨缠绵而又发自肺腑,真切自然,虚实相间,绝无刻意雕饰,极为质朴感人。可谓继东坡后悼亡词之绝调!

    八、《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前韵)—辛弃疾作

    《贺新郎》辛弃疾

    《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前韵)—辛弃疾

    老大犹堪说。

    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

    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

    笑富贵、千钧如发。

    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唤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

    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看试手,补天裂。

    赏析:
    本词的突出特点在于,把即事叙景与直抒胸臆巧妙结合起来,用凌云健笔抒写慷慨激昂,奔放郁勃的感情,悲壮沉雄发场奋厉的格调。
    文学作品的艺术力量在于以情感人。古今中外的优秀诗作,无不充溢着激情。该词即是如此。作者与陈亮,都是南宋时期著名的爱国词人,都怀有恢复中原的大志。但南宋统洁者不思北复中原。因而他们的宏愿久久不得实现。当时,词人正落职闲居上饶,陈亮特地赶来与他共商抗战恢复大计。二人同游鹅湖,狂歌豪饮,赋词见志,成为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这首词,就是当时相互唱和中的一篇佳品。词中,作者胸怀对抗战恢复大业的热情和对民族压迫者、苟安投降者的深切憎恨,饱和笔端,浸透纸背。正如周济所云:“稼轩不平之鸣,随处辄发,有英雄语,无学问语”(《介存斋论词杂著》)。词人这种慷慨悲凉的感情,是运用健笔硬语倾泻出来的,因而英气勃郁,隽壮可喜。

    九、贺新郎—刘过作

    贺新郎—刘过

    刘过老去相如倦。

    向文君、说似而今,怎生消遣?

    衣袂京尘曾染处,空有香红尚软。料彼此、魂消肠断。

    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疏雨秋风颤。

    灯晕冷,记初见。楼低不放珠帘卷。

    晚妆残,翠蛾狼藉,泪痕凝脸。

    人道愁来须殢酒,无奈愁深酒浅。但托意焦琴纨扇。

    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枫叶俱凄怨。

    云万叠,寸心远。

    写作背景:

    《贺新郎》《贺新郎》
    《贺新郎》写贫士失职之悲,却巧妙地把一个歌楼商女的飘零身世打并其中,加以映衬烘托,笔极曲折,意极凄怨,缠绵悱恻,哀感无端。此词可与白居易诗《琵琶行》并读,两者虽立意和主旨都有所不同,但失意文人与沦落商女的情节模式极为相似。此词的写作背景,据张世南《游宦纪闻》称:“尝于友人张正子处,见改之(刘过字)亲笔词一卷,云:‘壬子秋,予求牒四明,尝赋《贺新郎》与一老娼。至今天下与禁中皆歌之。江西人来,以为邓南秀词,非也。”壬子为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当时刘过已三十九岁。这年秋天,他去宁波(四明)参加选拔举人的牒试,又遭黜落。失意中邂逅了一位半老徐娘式的商女。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沧桑感,使他们的心接近了。于是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贺新郎》相赠。“老去”三句,起笔斩绝,将一种黯然的心境,劈头点出,直贯篇末。

    卓文君慧眼识英才,与司马相如结成美眷,本是文坛的佳话。现在却用来与形容他们的穷途邂逅,除了某种惺惺相惜的心情而外,恐怕更多的还是自嘲和悲凉吧。一个“倦”字包含了多少挫折与酸辛呵。“说似”犹“说与”,即“与说”。同她说到今天的落魄,怎样才能排遣掉胸中的郁闷呢?文士失职感,英雄失路之悲,于此尽现。“衣袂”二 句逆插而入,以虚间实,引入一段帝京往事的回忆。刘过自孝宗淳熙十三年( 1186)离家赴试已快七年,这期间他曾应试求仕,也曾伏阙上书,几年奔走,一事无成。临安都城,留在他记忆里的不过是一身尘垢和在衣袂上的残红而已。“香红尚软”,借指当年倚红偎翠、秦楼楚馆的冶游生活句子香艳。可是一经“京尘”的铺垫,就变得凄艳入骨。句中连用“曾”、“空”、“尚”三个虚字转折提顿,笔势峭折而意有余悲了。刘过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志士,他同那种“名士无家多好色”的浪漫文人是不同的。他混迹青楼,是为了排解和麻痹那种“报国有心,请缨无路”的痛苦,在红巾翠袖的抚慰中得到些许人生的温暖。

    《贺新郎》《贺新郎》
    其实,他何曾有过真正的欢悦呢?“彼此”句小作馆结,如今一个是应举无成的青衫士子,一个是孑然一身的半老徐娘,都是生活的失败者和失意者。此时相对,怎能不令人肠断魂消?“一枕”四句实情实境:窗外是愁人的梧桐秋雨,室内是摇曳的如豆青灯。两个苦命人就这样在一起相濡以沫!    过片四句紧承前结的词意,将“初见”时的居处情态用琐笔描出。“楼低不放珠帘卷”(不放,不让之意),珠帘不卷,恐人窥视也。一个“低”字见出楼居之寒伧来。“晚妆”,本是展示女性美的重要手段,对于以色事人的商女来说,更要以此邀宠。可是词里的女主人竟是黛眉狼藉,泪痕满面,这不是在风月场中的卖笑,而是在同病相怜时倾诉破碎的心声。“人道”三句,层层笔势曲折,层层推进。人们说饮酒可以浇愁,可是酒力太小,奈何不得这深重的愁苦。

    “愁 深酒浅”四字重逾千斤,让人深味那不尽的哀愁。那么,怎么办呢?“但托意焦琴纨扇”,就是作者为自己所开列的解脱之方。他试图从历史和哲理的角度去寻取慰藉和超脱。“焦琴”,即“焦尾琴”,喻指良材之被毁弃。《后汉书·蔡邕传》:“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之声,知其为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其尾犹焦。”“纨扇”,指恩爱之易断绝。班婕妤 被谮,退处长信宫,赋诗以自诉哀衷。中有“新裂齐纨素”、“裁成合欢扇”、“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之语。作者用这两个典故自比,生动贴切,抒发自己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悲慨。“莫鼓”二句从白居易《琵琶行》中化出。谪宦九江的青衫司马与沦为商妇的长安故倡,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相遇。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容易引起共鸣,唤起温柔的怜悯来。刘过此时的处境与白相似,这样用典真如天造地设,精当无比。歇拍两句“云万叠,寸心远”,于凄咽中 翻出激昂的异响。这是借万叠之云山,抒寸心之积郁,一种将身许国的壮怀远抱都于此六字中汩汩流出,情景融会,意象深远,是非常精彩的结笔。真正的志士永远不会屈从于冷酷的现实,他在温柔中得到片刻的抚慰后,将继续奋发前行,去实现他澄清四海、匡复天下的理想。

    艺术特色/《贺新郎》 编辑

    《贺新郎》《贺新郎》
    根据作家流派和所处时代分辨:如豪放派词人,作词多飘逸豪放;婉约派则清婉绚丽。—以豪放派代表,著称于词坛的辛弃疾,现存的总共226首作中,就有《水调歌头》三十五首、《满江红》三十二首,《贺新郎》二十二首、《念奴娇》十九首,这些适宜于表达慷慨悲壮、豪放雄浑激情的词,即占到他全部词作的百分之五十二以上。时代的变迁和环境的变化,对词人的词风亦有较大的影响.如,被称之为“婉约宗主”的李清照的词,南渡前后,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调:前期多写闺情相思,反映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爱情的追求,明快妍丽;后期则更多的描写国破家亡的离乱生活,感慨悲凉的情感等。此词在艺术上学习辛词,虽尚未臻化境,且时露模拟之迹。但抒情的真挚,用典的贴切,笔力的劲健,却也已颇具功力。尤为难得的是,此词的题材内容,在散文中早已有人写过,如韩愈《师说》,《送董邵南游河北序》,但在词中尚未有之,词人不顾流俗,大胆地将此种题材写入词中,其开拓之功,自然不能埋没。富有针对性;情感上谆谆告诫,情真意切,一片乡情,溢于言表。

    相关词条/《贺新郎》 编辑

    《送元二使安西》《石灰吟》《逢入京使》《塞下曲》《兵车行》
    《天净沙.秋思》《观书有感》《蜀道难》《青玉案》《长恨歌》
    《梦游天姥吟留别》《咏梅》《归园田居》《子夜吴歌》《水龙吟》
    《沁园春·长沙》《南乡子》《少年行》《静夜思》《踏沙行》
    《沉醉东风·渔夫》《如梦令》《饮酒》《满庭芳》《破阵子》
    《夜雨寄北》《卖炭翁》《菩萨蛮》《长相思》《枫桥夜泊》

    参考资料/《贺新郎》 编辑

    1、http://www.52yuwen.com/Article/Class67/Class68/200412/4299.html
    2、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3-12/04/content_1213918.htm
    3、http://blog.china.com.cn/sp1/yangqingcun/08300584542.shtml
    4、http://mypage.zhyww.cn/page1.asp?pgid=85822
    5、http://www.xinyuwen.com/yuedu/shici/5813.html
    6、http://book.yayalife.cn/vocable/liuguo/1613.html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贺新郎(梦绕神州路)》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4-24 00:46:1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