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七姐妹》

    位于北角的七姊妹道,相信没有香港人是不认识的,但七姊妹的得名由来,却是众说纷纭,有传闻话在以前,海面上出现了七块大小一样的大石头并列一起,所以就称为七姊妹,但亦有另一个传言,在战前,有七位感情极佳的金兰姊妹,为了一段情孽而一同跳海自杀,翌日,七具女尸手挽手的浮上水面,自此七姊妹道闹鬼的传言就不迳而走。而这段传闻亦在七姊妹道辗转流传了十多年,直至一九四七年。

    编辑摘要
    主演: 罗嘉良,Gallen Law,江华,佘诗曼,向海岚,文颂娴 上映时间: 2003年1月1日
    类别: 剧情 上映地区: 香港
    语言版本: 粤语

    目录

    《七姐妹》《七姐妹》

    片名: 《七姐妹》
    主演: 罗嘉良 Gallen Law 
    江华 
    佘诗曼 
    向海岚 
    文颂娴 
    集数: 26 集(电视连续剧)
    类型: 剧情片 
    地区: 香港 
    年份: 2003年1月1日
    语言: 粤语 

    剧情梗概/《七姐妹》 编辑

    《七姐妹》《七姐妹》

    位于北角的七姊妹道,相信没有香港人是不认识的,但七姊妹的得名由来,却是众说纷纭,有传闻话在以前,海面上出现了七块大小一样的大石头并列一起,所以就称为七姊妹,但亦有另一个传言,在战前,有七位感情极佳的金兰姊妹,为了一段情孽而一同跳海自杀,翌日,七具女尸手挽手的浮上水面,自此七姊妹道闹鬼的传言就不径而走。而这段传闻亦在七姊妹道辗转流传了十多年,直至一九四七年???谢子堂本来是药油厂少东,但十多年前一宗谣传,导致药油厂倒闭,堂父母更因此先后身故,自此,堂就与妹妹谢美宁及父亲生前忠仆陈通一家一齐生活,辗转十多年,堂成为一个邮差,但他对派信工作十分尽忠职守,令他得到一个死信活投的外号。

    《七姐妹》《七姐妹》

    在一次意外中,堂遇上富家女黄玉簪,二人结下梁子,簪是大药油厂老板黄寿亭的孙女,由于自幼父母双亡,亭遂视她如掌上明珠,极为疼爱。这时,一连串的鬼异事件开始在七姊妹道发生。令堂和簪的人生发生巨大的转变,而簪一次途经七姊妹道,更赫然遇上哀怨艳鬼麦秀娟,娟哀求簪和堂替她寻回一封十二年前寄失的死信。簪虽然避过了娟,但经常疑心生暗鬼,最后迫于无奈唯有找堂帮手,这时娟再次出现,并向二人述说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堂和簪答允娟寻回那封死信,好等娟可以了结心愿,投胎还阳。期间二人走遍港九各大小邮局,追查那封死信的下落,而住过程中,二人渐对娟由畏惧变得同情,而二人关系亦渐趋缓和,由一对斗气冤家渐渐产生出友谊。堂和簪几经辛苦,终于找到当日仙那封信,岂知打开一看,信内只有一滩血渍,娟看见血渍斑斑,又是惊恐,又是伤心,到底当年仙发生了甚么事呢?正当堂等一筹莫展之际,竟然发现原来娟的六位结拜姊妹尚在人世,堂和簪于是着手找寻六姊妹,希望可以遁此途找到莲仙。现在的仙精明老练,极具生意头脑,和过去缪莲仙活脱脱是完全两个人。这时仙从山打根返港,得知原来娟的鬼魂一直苦等自己,心中难过之极,但人鬼殊途,娟不欲仙为难,唯有欺骗众人自己即将投胎,向二人作别,其实成为一只留在七姊妹道飘飘荡荡的孤魂野鬼。
    及后,簪介绍堂到药油厂工作,得仙及其小舅黄文迪的帮助,工作越来越出色,而与簪的感情,亦与日俱增。这时,堂、簪、仙始发觉原来娟一直留在七姊妹道,变成一只无主孤魂,仙见娟为了自己饱受折磨,决定将生意交托迪和堂,然后离开珍,与娟长相厮守。仙离开后,仙妻子黄淑珍不禁迁怒堂和簪,心怀愤怨,决心向二人报复。此时娟突然又出现,并蓄意破坏二人感情,原来娟看见异象,知道堂和簪若然继续相爱,最后只会生死相隔,不得善终,遂劝簪离开堂,簪本来将信将疑,但堂却突然遇上一连串意外,簪不得不开始相信娟的劝诫...

    分集剧情/《七姐妹》 编辑

    《七姐妹》《七姐妹》

    第一集 死信活投谢子堂
    相传战前有七位结义金兰姊妹,老三为情跳海自杀,其余六位姊妹亦于翌日坚守诺言,手挽手投海,而且还手挽手的浮上水面……
    谢子堂本是大饭店少东,但今非昔比,在七姊妹道邮局任职邮差,与妹美宁及父亲生前忠仆陈通一家一起生活,并和陈通女儿圆圆相恋。子堂因尽忠职守,得到「死信活投」的荣誉,岂料颁奖日的照片上竟有女鬼身影。原来女鬼就是当年传闻中被逼婚而自尽的女子麦秋娟,她每年七月节都来此邮局,希望寻回爱郎缪莲仙给她却寄失了的信;子堂从不信鬼神之说,对照片一事不以为意,但在记者追访下,陈通遂说出当年七姊妹投海的传说。
    富家女黄玉簪刚从上海来香港,路经七姊妹道,骇见鬼魂秋娟坐在子堂单车之车尾,情急下命司机撞向子堂,玉簪好心提醒子堂被秋娟缠住,子堂却不领情,还把她戏弄一番。玉簪以为自己被秋娟缠着,担心不已,陪她读书的黄家养女陈素玉遂教她到庙化宝上香。玉簪再遇子堂,硬把他拉入车厢,要他着女鬼离去,子堂敷衍她,没料秋娟突然现身,并将前尘身世告诉二人。
    第二集 志龙被鬼整
    秋娟当年被父逼婚,遂相约莲仙一起在七姊妹道海旁自杀殉情,但秋娟死后却不见莲仙踪影,故希望找到莲仙当日寄给自己的信,了解真相,遂托子堂、玉簪寻回失信,子堂为求脱身,敷衍秋娟。
    子堂应承圆圆于假日下午陪她郊游,怎料早上与警察们踢足球时受伤,未能如愿。圆圆母李绿萍素来看不起子堂生活清贫,讥讽他输不起而扮受伤,圆圆难受。玉簪见爷爷寿亭不适,以为秋娟缠着自己家人不放,遂找子堂问他替秋娟寻信结果。秋娟得悉子堂敷衍自己,虽感难过,但仍再三哀求二人相助,还说出与莲仙邂逅经过,但子堂与玉簪仍对她退避三舍。
    圆圆舅父李志龙替陈通看守泳棚,遇六姊妹往海滩嬉水,未几,一女遇溺,志龙见状实时落水拯救,怎料下水后却不见众人踪影,志龙更被拉入水底。翌日,志龙被发现赤裸裸的夹在大石中,众人皆以为是传闻中的七姊妹所为。子堂以为志龙被秋娟等姊妹所害,欲向玉簪借钱请人打散秋娟魂魄,玉簪不允,二人遂往「大伯公庙」前请秋娟现身,求她与姊妹们放过其家人,秋娟闻言,大呼冤枉。
    第三集 圆圆重遇初恋情人
    秋娟忆述莲仙当年哄自己的趣事及莲仙为人感情丰富,子堂、玉簪终被她打动,答应替她找寻信件。子堂为免圆圆赋闲在家,终日往街市与小贩闲聊而吃亏,遂求同事竹织鸭让圆圆看管其小孩。玉簪带来留声机给秋娟解闷,秋娟听曲后不禁又再想起二人相恋经过,当年莲仙为了她忍辱向雷老虎道歉,并一直隐藏对她的爱意。
    圆圆不懂照顾小孩,为了应付两名顽童疲于奔命之际,竟重遇初恋情人周震昌。原来当年绿萍嫌震昌游手好闲,阻挠二人发展,更为了避他举家搬迁;震昌因而往行船,并因此学懂英文,如今更于差馆中任翻译员。绿萍见震昌送圆圆回家,以为他对圆圆死心不息,怒赶他离开,但当从圆圆口中得知他现时职业及生活奢华,即刮目相看。
    子堂、玉簪埋头在死信房内找寻莲仙信,不果。子堂欲假冒莲仙写信给秋娟了事,却被秋娟发现。子堂、玉簪怀疑莲仙根本没寄出信,秋娟忆及与莲仙首次约会之情景,坚信莲仙决不食言。子堂灵机一触,想起战前的信件可能迁至九龙总局处理,秋娟重燃希望。

    《七姐妹》《七姐妹》

    第四集 秋娟寻回失信
    子堂因取笑一男警娘娘腔,被他作弄夺去他的邮件袋,子堂还因此得罪男警的上司,而被控袭警等多项罪名,陈通等得悉后大为紧张,幸在警署见震昌,遂请他代为求情,子堂方被释放,圆圆等感激。 子堂与玉簪到九龙总局死信房内找莲仙给秋娟的信,终于被他们找到了。秋娟接过莲仙信,鼓起勇气拆开,赫见信上只有两句诗和一滩血迹,子堂、玉簪大惑不解,秋娟不禁悲从中来。
    秋娟忆及当年莲仙首次与其母会面,即被其家人羞辱。莲仙虽被羞辱,却未有气馁,及后到广州寻找机会,二人每日以书信传情,但渐渐信愈来愈少,秋娟遂只身往广州找其下落。原来莲仙终日惦念着秋娟,无心撰曲,沦落为车夫,秋娟遂鼓励莲仙重新振作,并二人的爱情故事,谱出粤剧名曲「客途秋恨」,令莲仙名成利就。莲仙以为衣锦还乡会得到秋娟家人认同,遂与秋娟返港,怎料娟父不单要控告莲仙拐带秋娟,更将秋娟软禁。子堂得悉志龙因往姻缘道找大姑娘拖手买运惹祸,被打至面青口肿,因而猜到秋娟六位姊妹的下落。
    第五集 莲仙撰写客途秋恨成名
    子堂往姻缘道试出周芬果然就是秋娟的结拜大姊,遂与玉簪施计令她们说出卖秋娟之事,不果,反六人追打。子堂、玉簪拿着秋娟的神主牌找六姊妹,怎料秋娟无法现身,二人被赶。子堂几经波折,终令秋娟在六姊妹面前现身。周芬在子堂威逼下,说出当年出卖秋娟之事,六姊妹怕死,互相推卸责任,秋娟却无意追究。周芬向秋娟说出莲仙当年按娟母要求写下一封信给她,并托自己转交,但经众人商量后,决定将信寄出,可惜既付不足邮费又写错地址,才弄至莲仙的信无法投递;六人更说出当年为秋娟出气,装神弄鬼造就七姊妹道闹鬼的传闻。
    绿萍与圆圆在餐厅遇震昌,绿萍刻意制造机会给二人独处。震昌一时情不自禁吻圆圆一下,圆圆吓得不知所措,飞奔回家;绿萍知道后竟劝她原谅震昌,圆圆见震昌冒雨求饶,终原谅他。秋娟在六姊妹家暂住,玉簪买大量电器送秋娟,众姊妹雀跃不已,秋娟却无意收下,只对寻回当年照片感兴趣。玉簪从照片见莲仙的容貌,不禁大吃一惊。
    第六集 玉簪隐瞒莲仙下落
    玉簪利诱周芬假扮被莲仙上身,欲劝秋娟投胎做人,惜被子堂及时揭穿,秋娟大怒。子堂等对玉簪起疑,对她穷追猛打,玉簪只好逃跑回家,并对家人讹称子堂因求爱不遂对自己死缠难打。玉簪不理秋娟与众人的苦苦追问,始终三缄其口。玉簪姑姐淑珍指玉簪终日玩乐不事生产,玉簪遂夸口要搞广告公司,替药厂创新口号,又取笑淑珍不懂英文,不能令药厂,亭被玉簪哄得一面高兴,淑珍大感不是味儿。
    美宁不慎弄坏了绿萍的风扇,绿萍却小事化大,并乘机揶揄子堂一番,子堂为求息事宁人,遂买回一把新风扇,但仍遭绿萍挑剔一番。绿萍又替震昌制造机会,圆圆终抵不住震昌电话中的花言巧语,赴约。震昌支使母亲及弟妹离家,然后扮醉博圆圆同情,骗她送自己回家,怎料昌母突然折返,破坏其好事,震昌大感扫兴。
    秋娟失踪数天,玉簪遂怀疑她藏在自己家里。果然玉簪发现秋娟躲在杂物房内饮泣,原来秋娟拾到一把与莲仙曾用过一模一样的扇子,更有预感会很快与莲仙见面。淑珍揭发玉簪伪造假毕业证书之事,亭大为震怒。

    《七姐妹》《七姐妹》

    第七集 绿萍针对子堂
    寿亭命玉簪回上海重读大学,玉簪初仍不知悔改,晦气说要离家出走,但却在临走前苦苦哀求寿亭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寿亭心软,指她若能搞好药油厂的广告计划,便不用她返回上海,玉簪急忙找子堂及朋友帮手。绿萍处处针对子堂,还诬告他用滚水淋她的手,子堂大感委屈向玉簪倾诉,玉簪指绿萍嫌弃子堂贫穷遂鼓励他堂发奋。
    震昌假装对卖花女有意,圆圆却不为所动,震昌遂向她说出其实只对圆圆痴心一片。震昌装出心情苦闷样子,诱使圆圆陪他借酒消愁,震昌见圆圆醉酒,遂带她返家企图不轨,怎料圆圆带醉溜往大街,震昌无奈送她回家却遇上子堂,子堂见圆圆醉了,感奇怪,震昌遂先发制人指圆圆为了他借酒消愁。子堂照顾酒醉的圆圆,以为她因自己与绿萍冲突不快,大感内疚。
    玉簪带相片给秋娟看,却无意中得知淑珍有意派人回家捉鬼,秋娟重见与莲仙一起拍的第一帧旧照,不禁回味当年逸事。玉簪知道秋娟频频有不祥预感后,欲劝她离开黄家,但秋娟却誓要留下等莲仙出现,并哀求玉簪讲出莲仙下落。
    第八集 寿亭起用玉簪广告概念
    寿亭从淑珍得知玉簪近日常与子堂一起,不禁大皱眉头,并劝她好好为药油厂广告一事发奋;可惜,玉簪对广告概念毫无头绪,惟有找子堂想办法,子堂本想推却,但见她流泪样子,无奈答应。秋娟听到淑珍操曲歌声,禁不住到黄家大厅倾听,却令众人感到阵阵寒意,不期然浮出驱鬼意念。
    淑珍带林沙展来捉鬼,秋娟慌张地东躲西藏,无意中发现书房中莲仙的画像;秋娟情急下躲进玉簪房中,走投无路下差点被发现,幸玉簪赶至,才令她脱险。素玉找玉簪,骇见秋娟在房内,晕倒;玉簪无奈将秋娟与莲仙之事告诉素玉,并求她保守秘密。
    淑珍向玉簪施压要她用英文写计划书,玉簪几经艰辛完成的计划书,却给淑珍撕个稀烂。子堂等为助玉簪,不惜扮鬼扮马亲自向寿亭示范计划书内容,寿亭见玉簪肯用心做事,大感满意,命淑珍助玉簪发展广告部,淑珍气结。玉簪高薪邀子堂到药油厂帮手,子堂起初怕丢了「铁饭碗」,但见绿萍等人大表赞成,便决心创一番事业。震昌对圆圆死心不息,苦苦纠缠她,求她做舞伴。
    第九集 秋娟走投无路
    子堂经美宁劝导后,决心多抽时间陪圆圆。震昌诱骗圆圆回家后向她示爱,更强吻圆圆,圆圆极力反抗无效,终被他强奸。震昌事后佯装内疚自责,圆圆羞愤离去。圆圆无意中看到子堂衣柜中爱的宣言,决定不将被辱一事告诉子堂。玉簪雄心壮志准备首日上班,怎料寿亭突然改变主意,原来寿亭受淑珍唆摆,怕子堂等人立心不良,决不让玉簪搞药油厂广告。
    子堂等辞去邮差一职,惊闻玉簪的广告部被搁置,忧心不已。秋娟发现淑珍收到莲仙的信,并神色凝重地找寿亭商讨,正欲低头细看信中内容时,寿亭至,秋娟即被强光逼出门外。子堂哀求上司让他复职,但却先要缴交150元;陈通欲借钱给子堂,绿萍不允,更将子堂与震昌比较,子堂难受,圆圆开解他。
    淑珍找素玉揭穿玉簪扮鬼吓碧云,素玉被逼说出来龙去脉。淑珍找?啰二姑来对付秋娟,秋娟被打得遍体鳞伤。玉簪以为秋娟逃往周芬家,往找她,不果。众人担心秋娟仍在黄家,决往黄家找她,碧云佯称秋娟说有预感后便离去,众人信以为真。

    《七姐妹》《七姐妹》

    第十集 子堂复职无望
    淑珍以莲仙信件骗秋娟往书房,?啰二姑从后埋伏攻击,秋娟苦苦哀求看信,怎料竟是一张提货单,秋娟感绝望。秋娟被?啰二姑鞭打,幸玉簪、周芬及时出现,并叫她逃进伞里,但?啰二妓仍不放过她,夺过伞来,继续鞭打。玉簪等更被淑珍逐出门外,时寿亭回,玉簪将秋娟事告之,寿亭命淑珍释放秋娟,淑珍气结。
    子堂筹不到指定金额给上司,遂找玉簪帮忙,可惜玉簪不惯低声下气求人,反惹怒子堂上司,子堂气结。陈通偷绿萍私己钱借给子堂,绿萍发现后在大街上与子堂纠缠,更闹上差馆。圆圆为母亲与子堂纠纷感烦恼,震昌出钱出力摆平一切,圆圆大为感激。玉簪到子堂家欲与他修好,却被绿萍奚落一番;玉簪自觉令子堂失业,感内疚,子堂反过来安慰她。
    玉簪本恼素玉出卖自己,后得悉她被淑珍及碧云逼害,大表同情。秋娟有预感将遇见莲仙,遂不埋伤势在街上苦等,惜二人始终缘悭一面。玉簪见圆圆与震昌过从甚密,告诉子堂。圆圆本不悦子堂说震昌对自己意图不轨,但旋即感激他在父亲面前替为自己说好话。
    第十一集 莲仙忘记秋娟
    子堂订造戒指欲向圆圆求婚,玉簪却指戒指单薄,暗中替他换了另一只,子堂却不想欠她人情。子堂欲找圆圆向她求婚之际,竟发现她原来已跟震昌秘密交往了一段日子,伤心欲绝。玉簪以为子堂求婚失败,着他再接再厉,子堂无奈将真相说出,玉簪不知如何开解他。
    秋娟终遇莲仙,但见他对自己毫无印象,还以为人有相似,其后发现原来他真是莲仙,惊喜万分;相反,莲仙因知道秋娟是鬼魂即感恐慌,更求她放过自己,秋娟肝肠寸断。玉簪将与莲仙的关系告诉秋娟等人,秋娟得悉莲仙已娶淑珍,黯然神伤。
    玉簪探望子堂,见他正替圆圆挽行李,原来圆圆经震昌介绍到百货公司寄宿工作,众人见子堂没半点挽留之意,不值他所为,玉簪见状,欲将真相说出,子堂却要她保守秘密。玉簪欲邀子堂游玩散心,但子堂却只顾卖飞机榄,玉簪气愤。志龙带玉簪与素玉游览九龙城寨,二女回程时路经狗肉档闯祸,老板逼二人做清洁工人抵数。秋娟有预感玉簪有难,告之子堂,众人却不以为意。子堂到城寨,突闻玉簪求救声,即赶往营救。
    第十二集 淑珍誓要赶尽秋娟
    子堂倾尽所有才令玉簪及素玉回复自由,带二人回家,刚巧玉簪叔父黄文迪驾车上街找她们,二人遂跟子堂分手。玉簪被罚留在家中补习,惟有约定子堂晚上煲电话粥诉苦。莲仙替药油厂主持周年酬宾庆典,秋娟路过,伫足观赏,但见他与淑珍恩爱,心里一沉。秋娟舍身相救险被车撞倒的少女,淑珍猜到是秋娟所为,并认定她缠住莲仙。
    淑珍为怕夜长梦多,与二姑找上门,誓把秋娟赶尽杀绝。秋娟忍无可忍与淑珍对质,淑珍说出为了莲仙,自己可不顾一切。原来当年淑珍初见莲仙,以为他是乞丐,病倒并瑟缩于黄包车内,寿亭遂将他送院治理;及后淑珍陪寿亭往医院探望他,本对疯癫的他心存恐惧,但当听他唱出一曲「客途秋恨」后,即被他的深情感染,更由欣赏变成爱慕,搜罗一切由关他的东西。
    某天,寿亭安排莲仙回家与驹哥会面,望唤醒他记忆,可惜他却逃之夭夭。一天,淑珍的座驾竟撞倒莲仙,使他丧失记忆及照顾自己的能力,淑珍遂悉心照料他使他康复,并安排他到药油厂工作;及后更因坚持与莲仙一起,悔婚而与寿亭反目,受尽委曲与冷眼。
    第十三集 子堂中马标开茶居
    淑珍指出是自己令莲仙重新振作,并为他失去所有,由小姐变成工人,秋娟闻言感动,答应不会跟她争丈夫。玉簪提议大伙儿野餐旅行,让秋娟忘记过去,与众同乐。玉簪知子堂梦想开一间茶居,遂与七姊妹商量,如何佯装中马标令他得奖金来开茶居。玉簪为筹奖金,欲偷出嫁妆玉配来变买,却被淑珍发现,玉簪苦苦哀求她放过自己,并以淑珍当年亦义无反顾地为了莲仙来求情,淑珍终被打动。
    秋娟讹称有预感,令子堂与一众夹份买马标,并信以为真得奖。玉簪极力鼓励子堂开茶居,子堂决大展雄图。玉簪等发现派彩数目远超想象,惟有向淑珍打主意,佯称要替秋娟搞冥婚,淑珍为求打发秋娟,答应借钱。众人合力打理茶居,子堂踌躇满志,准备开张。
    莲仙从旧画报中得知自己与秋娟的往事,可惜恼海一片空白,更不明秋娟何以要殉情。淑珍不满莲仙毁诺看旧事,与他起争执,莲仙遂向淑珍保证不再追寻已失记忆。秋娟指自己准备投胎,向众人道别,众人不舍。玉簪不自觉地喜欢了子堂,为了给他惊喜,竟苦练干炒牛河。
    第十四集 玉簪刻意生病救子堂
    玉簪一心炒牛河给子堂看,却不慎酿成火警,子堂严责玉簪,令她伤心痛哭。子堂替玉簪拔掉藏在脚中的刺,二人冰释前嫌。周芬在街上遇秋娟,原来她并不是去投胎,只因怕连累六姊妹,才对她们说谎。秋娟有预感以为往头胎,途中却被关公像所吓,魂头竟雀巢鸠占了周芬躯体,而周芬惨变成游魂野鬼。
    二姑在街上见秋娟及周芬,连忙向淑珍报告。子堂约会玉簪看戏,玉簪感兴奋,盛装打扮;淑珍因恼玉簪欺骗自己替秋娟搅冥婚,设计使玉簪签下偷玉及借钱罪状,欲以此来控告子堂,玉簪知道后,遂失约并设法令自己生病,望寿亭心软放过子堂。
    寿亭回家得知玉簪染病,恐她旧病复发,即无心理会控告子堂一事,淑珍事败,大感没趣。子堂得知玉簪将要返上海治病,担心。周芬着秋娟往找陈通如何解决鬼上身,二人即不断尝试将魂头跌出周芬体外,不果。莲仙驾车竟撞倒周芬躯体,秋娟顿失去知觉,被送医院,周芬魂头跟往。秋娟醒来见莲仙,大感愕然,莲仙不知眼前的人就是秋娟,对她甚表关怀,秋娟既感动又怕,莲仙却以为她神智不清。

    《七姐妹》《七姐妹》

    第十五集 周芬魂头终回自己身
    莲仙被通知周芬在医院中不停从高处堕下,以为她撞坏脑,不安。莲仙往医院却见周芬正从树上跌下来,大吓一跳。秋娟醒来见莲仙睡得正酣,忆起往事,情不自禁地偷吻了他;莲仙惊醒,秋娟尴尬不已,幸周芬从旁教路解窘,令莲仙以为她遭弃,深表同情。淑珍觉莲仙行踪有异,着人试探他,得知他闻秋娟名字即色变,顿感放心。
    玉簪记挂子堂,上上海途中吩咐素玉到茶居传话给子堂,不果,玉簪失落。子堂赶到火车站送别玉簪,二人依依不舍,玉簪吃子堂亲手制的叉烧饱,倍感心甜。震昌、圆圆到茶居向各人宣布婚讯,子堂却惦挂着玉簪,心不在焉。
    周芬担心众姊妹,决回家一看,怎料众姊妹以为她挟带私逃,周芬气愤。院方决送周芬往疯人院,周芬惟有教秋娟诈死,并伺机逃至天台,莲仙赶至,以为她自杀,上前劝阻,二人不慎跌出围墙,莲仙脑海忽涌出十五年前与秋娟甜蜜片段。秋娟堕楼终成功飘离周芬躯壳,周芬魂头亦重返自己肉体。莲仙呆望秋娟,思绪混乱,周芬慌忙拉秋娟回家。周芬回家要跟五姊妹断绝关系,众女忙拉子堂来相劝。
    第十六集 玉簪偷偷回港见子堂
    玉簪与子堂分隔两地,靠书信往来诉心声,子堂关心她的病情,后得悉她平安无事亦感放心,怎料,玉簪报平安后音讯全无,子堂担心不已。美宁毕业到寿亭药油厂工作,子堂着她顺道打听玉簪消息,当知玉簪安然无恙,子堂以为玉簪已将他淡忘,顿感失落。玉簪瞒寿亭返港找子堂,二人小别重逢,雀跃万分,子堂方明白何以玉簪音讯全无。子堂知玉簪只能回港两天,虽不舍但心甜。
    秋娟有预感莲仙会发生意外,暗中提醒莲仙减慢车速,果然,莲仙驾车至山边时,忽然山泥倾泻,莲仙闪避撞向大树,脑海又闪过与秋娟一起的片段。莲仙从梦中惊醒,大呼秋娟的名字,淑珍面色一沉,决定请?啰二姑的师父来收服秋娟。
    子堂送玉簪到车站,得悉塌方令玉簪不能跟原定行程,子堂本不赞成玉簪转折回上海,但明白她一片苦心,无奈让她乘火车回去;二人离别在即,万般不舍。子堂知玉簪途中可能遇上风暴,担心不已。玉簪打长途电话给子堂,向他诉苦,指被潮州关员囚禁,幸已安全回上海,但却被寿亭责骂,子堂得悉她平安无事,便感安心。
    第十七集 圆圆取消婚礼
    莲仙跟文迪说脑海中经常闪过以往与秋娟的零碎片段,对秋娟早死大感婉惜。玉簪及子堂的信件每次都要经寿亭过目,寿亭更经常将子堂、玉簪的信内容删剪,只剩下寥寥数字,惹玉簪不满。寿亭答允若玉簪考试合格,即让她回港渡假,玉簪顿时燃起斗志。莲仙受玉簪所托,将信转交子堂,以避过寿亭的修改;莲仙亦顺道找陈通,了解秋娟生前为人,及有何法助她早日投胎。
    莲仙往找六姊妹,被众人怒赶离去,莲仙锲而不舍向众人说出欲以秋娟名义成立基金会,替她积福,好等她尽早投胎,六姊妹见钱眼开,对他态度大变。淑珍怀疑莲仙对秋娟余情未了,醋意大发与莲仙大吵起来,莲仙拂袖而去,途中竟遇秋娟,遂向她大吐苦水,莲仙得秋娟开解,心情轻松。淑珍重金请?啰二姑的师父关宇洲出马,誓要将秋娟解决。
    圆圆、震昌二人突然取消婚礼,陈通等人大惑不解;及后,绿萍无奈向众人说出原委,原来震昌勾引上司情妇而遭解雇,更因被追讨巨债,无力偿还并且不肯让圆圆离开,子堂等人遂往震昌家,要带圆圆走。
    第十八集 莲仙喝回秋娟魂头
    震昌发难不肯让圆圆离开,又指子堂与圆圆是奸夫淫妇,众人气愤,子堂忍气用钱打发震昌。秋娟随周芬及莲仙往测字,欲知何时可投胎;时淑珍等按宇洲吩咐,到秋娟墓前命人掘坟,企图打散秋娟魂头。秋娟魂头没意识地渐渐飘远,周芬与莲仙忙追着,不果。莲仙学周芬拚命地喊秋娟魂头返回,秋娟才及时得救。圆圆自回家后,避见众人,后得子堂开解,摆脱心锁,重新生活。淑珍得知莲仙在掘坟当日在街上发狂般唤秋娟名字,遂对莲仙起疑,决跟踪他,果然见他到周芬家,并听到众人兴高采烈玩乐之声,不禁怒发冲冠。淑珍找宇洲晦气,宇洲无奈指莲仙是秋娟的贵人,反之她才是二人之第三者,着她好好看管自己的男人,淑珍深深不忿。玉簪考试不合格,往翻阅试卷,不果。玉簪以为不能返港探子堂,失落回家,寿亭知她心意,便吩咐素玉读出子堂的信,并指他为人老实,愿破例让玉簪返港度假,玉簪本耍性子不肯回港,但在寿亭与素玉推波助澜下,终高兴地准备返港。震昌到子堂茶居,企图借钱,圆圆不允。
    第十九集 圆圆救子堂被打伤
    震昌借钱不遂,乘机在茶居捣乱,震昌欲打子堂,圆圆奋不顾身维护子堂,因此受伤,血流披面,被送入院。玉簪与寿亭到茶居,发现茶居休息一天,正感奇怪,找着竹织鸭问个究竟。玉簪得悉圆圆入院,遂与素玉赶往探望。素玉向玉簪指子堂与圆圆可能旧情复炽,玉簪却不以为意。莲仙座驾险遇交通意外,脑中忽尔又记起往事,对秋娟的遭遇深表同情。淑珍从宇洲口中得悉除非莲仙肯亲手烧掉秋娟之神主牌,否则无法消灭秋娟,淑珍若有所思。玉簪知众人期望子堂与圆圆重拾旧欢,大感不是味儿,欲加以反驳,不果。莲仙忽闻淑珍有孕,大喜,淑珍却佯称被秋娟缠着,指她会伤害胎儿,莲仙不信。玉簪不知子堂对自己心意,决定写信给子堂示爱,惜苦等通宵也没有回音,伤心绝望。玉簪胡思乱想,幻想子堂收信后与圆圆一起嘲笑她,后悔给他示爱信。玉簪以为自己被子堂拒绝,神神化化,变得乖巧不已,素玉见状反而担心不已。玉簪见淑珍因秋娟弄得茶饭不思,便指出真心爱一个人是不会伤害他及他身边的人,着她放心,惜淑珍不信所言。
    第二十集 子堂玉簪相恋
    玉簪从素玉口中得知子堂跟圆圆往澳门,心灰意冷。子堂向玉簪说忙于开分店时宜,又向她交代与圆圆之事,玉簪得悉原来他没看她的信,不禁松一口气兼偷笑。子堂阅毕玉簪信,甜在心头,忙返茶居打电话给玉簪,美宁与志龙见她神情古怪,尾后跟踪。子堂与玉簪情话绵绵之际,美宁与志龙联手欲抢电话,欲知子堂情人是谁,子堂遂手执水煲与二人对峙起来,仍不肯跟玉簪收线。玉簪与子堂有情人终可相恋,幸福非常。淑珍收买医生,并与宇洲一起诬害秋娟,逼使莲仙烧毁秋娟的神主牌,莲仙虽受压,但有感秋娟即将投胎转世为人,不欲加害于她。莲仙往找秋娟,碰巧大伙儿往戏棚看戏,莲仙无奈跟随;莲仙毅然要求秋娟不要出现黄家及最好留在周芬家中,秋娟见他紧张淑珍多于自己,黯然伤心。淑珍把心一横用钳弄伤自己手臂,冤枉是秋娟所为,莲仙不信,宁愿放下工作贴身陪伴她也不肯烧秋娟神主牌,淑珍苦肉计失败,气上心头。淑珍假装被秋娟推落楼梯,寿亭怕胎儿不保,命莲仙立即烧掉秋娟之神主牌。
    第二十一集 淑珍被揭穿扮大肚
    秋娟为免令众人担心,隐瞒有预感自己的神主牌将被烧,与六姊妹一起排演大戏,一偿众人心愿。淑珍又再诬蔑秋娟害自己,莲仙受压,无奈往找秋娟,骗她附上神主牌,并当着碧云面前丢进火堆里,二姑见计划成功,满心欢喜回家,莲仙则折返扑熄火种,秋娟及时得救,莲仙忙向秋娟道歉,方知她指早知自己会烧她神主牌,更感内疚。玉簪遭一茶客责骂,子堂看不过眼,禁不住公开二人关系,众人一愕,玉簪却甜在心头。玉簪不慎摔破淑珍的安胎药瓶,令莲仙得知淑珍假扮大肚,莲仙对她诬害秋娟之事,怒不可遏,决定离家往广州去,淑珍哀求他留下,不果。莲仙有感秋娟即将投胎,而自己亦将往广州,往找她道别,周芬见秋娟虚弱,便借出躯壳给她与莲仙共聚,秋娟道出当年与莲仙拍拖逸事,莲仙大感兴趣,二人更在街上翩翩起舞。淑珍为报被揭发假装大肚之仇,要碧云带齐人马到茶居向子堂追讨债项,子堂方知玉簪偷钱助他开茶居,更被茶客奚落使女人钱,顿感面目无光。玉簪往茶居,被众人指责好心做坏事,子堂更对她不瞅不睬,玉簪大急。

    《七姐妹》《七姐妹》

    第二十二集 子堂收紧开支还清债务
    子堂盘算如何还债,免受街坊闲言闲语,竟打算将茶居顶让,玉簪见状大急,赶回家求寿亭放过子堂,寿亭答允所求,让子堂分期清还债项,玉簪大乐,即往找子堂。子堂不理玉簪,经计算后自知惟有继续茶居生意才能在两年半内还清债务,子堂一意孤行等还完债后才再找玉簪,玉簪难受。莲仙带着秋娟神主牌乘火车到广州,秋娟旧地重游,百感交集,莲仙得悉自己过去的生活,匪夷所思。子堂身兼数职,拼命工作赚钱,并亲自到黄家还钱给寿亭,但却对在旁的玉簪不瞅不睬,玉簪难受。莲仙往见驹哥欲取回当年手稿,驹的弟子们见莲仙,大表崇拜,令他飘飘然。秋娟与莲仙到旧剧院,莲仙记起自己当年如何作曲,并兴奋地表示要为秋娟作新曲。 莲仙往卖香烟重拾作曲情怀,怎料却被淑珍所派的人捆绑回旅店。淑珍往剧院找秋娟,着她死心,秋娟哀求她让自己见莲仙最后一面,淑珍不允。莲仙被众推上车回港之际,挣扎逃走回剧院,二姑不知袖里,竟放火烧剧院。莲仙终见秋娟,并想起当年为何没有守诺双双殉情,感内疚,秋娟开解他。
    第二十三集 淑珍承认秋娟的名份
    秋娟正感魂魄欲散之际,骇然见剧院冒出浓烟,与莲仙慌忙寻找出路。淑珍惊闻莲仙在剧院,方寸大乱。莲仙欲放弃逃生,好履行当年承诺,秋娟大急。莲仙昏迷不醒,危在旦夕,秋娟努力唤醒莲仙,并劝他要好好生存下去,莲仙蒙眬中见秋娟身影渐渐消失。淑珍盖着棉被不顾一切冲入火场,四处找莲仙,不果。莲仙终被发现及救出,惟送院后,已陷入昏迷状态。莲仙弥留间呼唤已死去亲人名字,淑珍大惊,恐莲仙从此远去,于是在莲仙身旁不断唱莲仙之名曲,此时秋娟出现,亦以歌声鼓励莲仙,莲仙终苏醒过来。淑珍见秋娟魂魄渐渐飘远,追出,向她讲出心底话,秋娟欣慰。众人齐集莲仙家,为秋娟安立神位,秋娟在缪家之名份终被确认。莲仙欲到广州学戏,淑珍、云欣然同行。子堂终日黑口黑寿亭不悦。陈通欲劝子堂放开心结,子堂却坚持已见。玉簪见子堂不理自己,佯装不适,果然令他紧张得立时送她回家,惜被寿亭揭穿诈病。黄家上想尽办法逗子堂开心,可惜他仍不领情。寿亭突然到访茶居,众人以为他前来讨债。
    第二十四集 玉簪患上肝癌
    子堂见寿亭对茶居诸多挑剔,以为他有心留难逼自己卖掉茶居,但其实寿亭别有用心,希望解开子堂对玉簪的心结。子堂得寿亭点化,加上被玉簪所织毛衣所感动,主动与玉簪修好。子堂与玉簪拍拖无意中发现美宁跟文迪约会,而志龙亦有秘密拖友,遂跟踪他欲知他女友是谁,竟然发现原来志龙女友正是周芬,错愕。周芬与志龙被揭发秘密拍拖,尴尬不已,四人闹着之际,玉簪突感腹痛难当。寿亭疑玉簪旧病复发,要她作详细检验,但玉簪因有童年阴影,坚持出院,在子堂极力说服下,玉簪才答允留院。子堂因打理茶居及照顾玉簪,终不支晕倒,众担心。玉簪终被验出患上肝癌,子堂到图书馆搜集有关肝癌的资料,决意要与玉簪合力抵抗病魔,并以日记记下二人经历。玉簪偷偷走出医院,却发现众人不理睬自己,正感奇怪,从众人口中得知原来自己已死,子堂更从此一蹶不振,秋娟亦前来带自己上路……. 原来玉簪只是南柯一梦,玉簪梦醒,不敢告诉子堂其恶梦,只苦劝子堂在自己死后,要好好生存下去,子堂有见及此,即使如何疲倦亦把握时间陪伴她。
    第二十五集 子堂求婚
    子堂为玉簪之事奔波劳碌,心情烦燥,却见志龙被情所困而无心工作,愤然指斥他,志龙感子堂麻木不仁,毅然辞职及离家,子堂自知亦有不是之处,主动言和。玉簪出院,坚持要前往子堂茶居一行,寿亭无奈答允,只好嘱咐子堂要好好照顾玉簪。子堂与玉簪回到茶居,子堂亲自下厨,令玉簪大为感动。子堂知玉簪打算提出分手,惟有不停说话阻止她先开口,玉簪大急着他收口,子堂终表白并拥吻她。玉簪回家后兴奋地向素玉表示要打败病魔,跟子堂永远在一起。玉簪见文迪及寿亭神情古怪,以为自己病情无望复原,担心。玉簪从恶梦中惊醒,奔出房外,只见漆黑一片,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之际,厅内突然亮灯,众人向玉簪大唱生日歌,玉簪雀跃万分,暂将病苦抛诸恼后,忍痛同乐。玉簪随子堂回家强拉美宁与志龙到会场,好让二人与文迪及周芬有机会修好。玉簪突然晕倒,生日会被腰斩。玉簪醒来,子堂怪她隐瞒痛楚,玉簪便将忧虑告诉子堂,子堂无话可说,紧紧拥她入怀。子堂哄玉簪吃药,乘机送她戒指向她求婚,玉簪喜出望外。
    第二十六集玉簪的来信
    簪戴着子堂戒指幻想着将来与子堂的结婚场面,大感甜蜜。寿亭请来外藉名医团负责替玉簪治癌,玉簪虽知要接受漫长痛苦的治疗,但为了要与子堂一起,决心战胜癌魔。子堂记挂玉簪,忘记熄火,弄致茶居失火,幸无人受伤。玉簪手术后,知茶居失火,担心不已玉簪得悉与自己同一病症的病童肥大佬离世,心感绝望,自暴自弃,锁自己在病房内不肯打针食药,子堂从窗口爬入房,玉簪将长期的忧困痛苦发泄在子堂身上,子堂自觉无力替玉簪分担痛苦,难过。玉簪不欲子堂见到自己愈来愈憔悴,要他离开香港,否则不肯再打针食药,子堂有感未能替玉簪分担痛苦,决定遂她心意离港。玉簪经神父开解,及收到肥大佬离世前所画的画,顿有所悟,即赶往车站拦截子堂,怎料火车已开,玉簪难过之际,子堂出现,二人抱头痛哭。子堂、玉簪终成眷属,新婚当晚,二人互诉心曲,十分温馨。两年后,子堂努力打理茶居生意,美宁与文迪亦已结婚,恩爱非常;相反,志龙与周芬则经常六国大封相。一日,子堂收到玉簪来信,心感愕然,难道玉簪尚在人间? 

    影片评论/《七姐妹》 编辑

    刚看完了《七姐妹》,玉簪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从没有这么一个简单纯真的女孩带给我如此简单而深刻的感动。
    看最后几集的时候,发觉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简单、如此简单得到满足。还有玉簪的笑,从头到尾,在我身边萦绕不绝。还有玉簪的善良,只要看到别人快乐,自己也就傻嘻嘻的乐个不停。
    看完了片子,我有个强烈的问题一直想问,可是都不知道谁能回答我,就是玉簪问大家的,她从来没做过坏事,不是坏人,可为什么偏偏确是她,是她要得这种病!!  感情非得要死亡来验证的嘛!! 我无语…………
    《七姐妹》,我只看玉簪和椰子糖的感情,却不想看麦秋娟和廖连仙的情爱纠缠。只要到回忆他们“甜蜜”爱情的时候,我都快进。原因一是我不喜欢向海岚这个女人(没身材没样貌,没演技,只有和TVB高层的暧昧),还有就是,觉得一个女鬼,逮着个人就唠叨她和仙哥怎么怎么样的,开始尚觉新鲜,不久就腻歪了,整个一祥林嫂嘛,知道你悲惨了,可是比你惨的人更多(同一时期抗日战争死的人少吗?!)就你一个人夹杂不清。
    难怪做人的时候懦弱失败,做鬼还是个窝囊鬼。 唉……
    还有,看她一直不死心的想找仙哥的消息,感觉不是感动,而是可笑。找到如何? 他死了的话,你甘心了?他没死,你又不会拉他下去,那还不是一样的不甘心?整个一个无聊鬼。
    相比我们的玉簪就坚强的多,活着,开开心心,爱着,简简单单,彻彻底底,死了,前尘往事一并放下,做人做鬼都是干净磊落。记得任贤齐 《星愿》里有句话:“走了就不要回来,老占着别人的,别人怎么办?! ” 还有“就算让他知道你回来过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再伤心一次?!”
    我佩服你,玉簪!和她相比,那个三姐真是渺小的不知所谓。
    还有她们的爱人,也是优劣立现,当年廖连仙的懦弱怕死,后来的势利精明。  说到底,和三姐一样的软弱。这也就难怪,他们命运如此坎坷。
    可是我们的椰子糖不一样,他爱玉簪,不想令爱的人受任何委屈,所以他很努力的工作,想让玉簪有个光光采采的未来。
    还有他的坚强,在爱人困难的时候,不是仅仅只有口头的安慰就可以的,还有他自己的奋斗。玉簪病了,他医院、茶楼两边跑,都累的晕到。 可是工作却从未放下。不是他市侩,而是他执著的是他们的未来!!(这点和我们现代人很像,爱情毕竟不是面包)
    还有,后来,玉簪离去了,他也没有像仙哥那样装疯卖傻、逃避现实,而是寄心于工作,只把对玉簪的爱放在心底最深、最柔软的地方。
    我想如果仙哥有叶子糖一半的负责,他们的爱情就不会没有结果。毕竟天下父母还是爱女儿的,如果能找到一个有潜力、有责任心、有志向、有和女儿相爱的,他们还会逼女儿嫁别人吗?如果你是父母,你会吗?!
    一部电视剧,两段不同的爱情,虽然结果都是人鬼殊徒,但带给我们的感悟确是不同的。一段积极,一个颓废。一个清新,一个腐靡。一个伟大,一个狭小。
     也许真的是有比较才有优劣的。就像MAN对子山和唐心对子山一样,谈不上对错,但有高贵低贱之分。 [1]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2-07
    扩展阅读
    1http://www.xici.net/b33912/d12060062.htm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