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评审

《万凤之王》

《万凤之王》 《万凤之王》

《万凤之王》是2011年香港无线电视台(TVB)拍摄的清装宫廷电视剧,由宣萱、胡杏儿、陈锦鸿、胡定欣及江美仪等领衔主演,监制庄伟建。《万凰之王》为2011年TVB八点半档收视冠军剧集,讲述原本性格恬静、与世无争的女子被迫卷入后宫争斗,失去所有,失去本性却成就万凰之王的故事。道光年间,忆子成痴的皇太后的一个梦,彻底改变了清宫两个女人的命运。一场封后大典与一场殉葬大典并行,揭开了万凰之王的斗争序幕。

编辑摘要

《万凤之王》 - 剧情介绍

《万凤之王》剧组万凤之王》剧组

全贵人既年轻又聪明,很快就得到了道光帝的偏爱。入宫仅一年多,在道光二年七月道光皇帝第一次正式册封后宫之前晋封为“全嫔”,并于当年十一月册封皇后佟佳氏时,行册封礼,正式成为全嫔, 三个月后,道光三年二月十二日,全嫔又晋为“全妃”。道光帝命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为正使,内阁学士奕经为副使,持节赍册(指后妃的名册),行册封礼,钮祜禄氏正式成为全妃,钮祜禄氏入宫不到两年,就从贵人晋升为嫔再晋升为妃,名位得到如此迅速的提升,也足以证明她几乎已经得到了道光帝的专宠。[1]

《万凤之王》 - 职员名单

《万凤之王》剧中人物关系图《万凤之王》剧中人物关系图

制作:庄伟建

监制:庄伟建

导演:庄伟建

副导演(助理):陈新侠、黄国辉、林子欣、洪金泼

编剧:李绮华;蔡淑贤;郑忠泰;叶天成;沈芷凝

造型设计:赵崇略;陈毅志

服装设计:吴秀莲  

《万凤之王》 - 幕后花絮

首播

TVB台庆宫廷大戏《万凰之王》下周一将接档《荃加福禄寿探案》首播。该剧再走女人戏的路线,被喻为《金枝欲孽》和《宫心计》的翻版,两位TVB花旦宣萱与胡杏儿挑起大梁,玩起了“女人心计”。不过,从目前公布的剧照和预告片来看,男女主角年纪太大不够养眼引起了网友的争议。
主角不美 宫斗没创意

据了解,《万凰之王》将以一场封后大典和一场殉葬大典并行的诡异序幕,拉开两个清宫女人的命运交错。但该剧相比于《金枝欲孽》和《宫心计》并没有太大创新,在人物设计上,都有一个不甘地位被夺的女人,另一个为生存走上勾心斗角之路的女人;在宫斗手段上,也都有借种怀胎、栽赃嫁祸等清宫剧的老式桥段。网友“海中梅子”说:“看了预告片,还是虐恋纠结一类,TVB的这类情节都看烦了。”剧中,一向以乖巧形象出现的宣萱扮演一名心狠手辣的女子全妃,前半段类似“刘三好”,后半段像“如妃”,精心炮制一个又一个局,心思极重。而胡杏儿则饰演皇后,并常设计陷害争宠的宣萱。两位女角年纪都不小,很难用“美貌”吸引观众,男演员也全是大叔:35岁的陈山聪加上44岁的陈锦鸿担纲男一号和男二号,相比近来《美人心计》、《宫锁心玉》等内地同类剧集,在帅哥美女这方面,相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回应:宫斗戏有想象空间

对于“炒剩饭”一说,该剧监制庄伟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否认。他认为,宫廷女人戏是一个剧种,它不会消亡。“我们为制作此剧深入采访过清史专家严崇年,他说关于清朝后宫的生活,真正的文字记载不多,这正好给了我们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的确,我们写女人斗的手段相差无几,但过程中人物的心态描写、人心之莫测却可以玩得花样百出。”对于男女主演不够养眼,庄伟健认为该剧的兴奋点在于讲两个女人由于命运的逼迫而发生的逆转,讲她们的人生交叉点:“两个女主角都压得住场,人物层次非常丰富。”

《万凤之王》 - 获奖记录

TVB45周年台庆颁奖典礼

最佳女主角 胡杏儿(《万凰之王》中饰演 佟佳·沅宛)

飞跃进步女艺人奖 马赛(《万凰之王》中饰演 乐欣)

《万凤之王》 -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第1集
   沅宛伊兰 斗争揭幕
  慎贵妃佟佳沅宛被册封皇后在即,芸妃与成妃等率其它妃嫔特意前来到贺,送上各式的珍品,逗得沅宛心情极佳。芸妃故意批评穆王福晋钮祜禄伊兰派人送上作贺礼的兰花,沅宛解释该盆兰花属珍贵品种,被喻为兰花之后,并且派人以「果后」山竹向伊兰回礼。
  自小照顾伊兰起居饮食的崔嬷嬷甚替主子不值,认为皇后之位应该落入伊兰手中,但向来与世无争的伊兰对于衔头漠不关心,只希望早日与穆亲王绵怡重聚。
  太后试菜 天降冰雹
  太后为册封皇后的盛典与道光帝及沅宛试菜,三人对大堆好意头菜式非常满意,但太后却因一道菜式,忆起因出征而失踪多时的长子绵怡。天上突降一场严重的冰雹,道光命人护送沅宛回宫。
  沅宛得悉太后因落雹而勾起对绵怡的思念,建议举行放天灯的祈福仪式,太后闻言赞好,并交由沅宛负责。道光往相陪沅宛,并借布偶向她说尽情话,使沅宛笑逐颜开。
  沅宛暗妒 伊兰得宠
  放天灯大会上,太后大赞诰命夫人倩柔教导有方,将准皇后沅宛培育得大方得体,目睹一切的沅宛感到欣喜之际,同时发现道光向伊兰报以微笑,及后更在仪式发生意外之时,第一时间冲上前保护她。
  沅宛质疑道光紧张伊兰的程度,涉及男女之情,加上倩柔的推波助澜,令沅宛对伊兰产生妒意。伊兰于花圃检查盆栽时遇上道光,他将放天灯大会上的开光宝玉转赠伊兰,祝福她与绵怡早日团聚。
  太后支持 伊兰殉葬
  沅宛请熟悉花性的伊兰,代为制作合适她的香水,沅宛往领取时,无意中认出玉佩,伊兰意识沅宛或为此而不悦,遂解释玉佩乃道光对兄嫂的祝福,沅宛心中却认定二人余情未了。
  钦天监官员表示落雹乃不祥之兆,建议道光下旨活葬伊兰,道光认为说法无稽而拒绝。沅宛得悉太后自放天灯意外后寝食不安,遂将钦天监官员提出活葬伊兰的建议相告,太后早已认定绵怡当年迎娶了伊兰才会失踪,遂对殉葬一事大表支持。
  伊兰得悉殉葬的安排后,向沅宛求助,沅宛坦言不欲他日伊兰或与她相争皇后之位,迫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唯一可以相助的是减轻伊兰在仪式时所受的痛苦,随即放下一包药粉并离开。
  道光与沅宛举行大婚仪式;另一边厢,伊兰则被送往皇陵接受殉葬仪式,此时,一只鹦鹉飞到封后的大典上……。
  道光营救 殉葬伊兰
  道光认出小白与玉佩属伊兰所有,恍然她面临遭殉葬,沅宛目送不顾一切赶赴皇陵相救的道光,不禁呆住。
  太后的心腹卫公公于皇陵监督盖棺,道光赶至惊见仪式完毕,下令卫公公派人开棺,但他却以一切乃太后的懿旨而婉拒,但众人怯惧于被皇帝降罪,纷纷协助道光开棺,成功将伊兰救出。
第2集
   绵忻骨灰 送抵皇宫
  道光怒打卫公公,并下令将他斩首,太后赶至阻道光用刑,并扬言若他要治罪可以惩罚自己,道光为了日后伊兰的安危,向太后卖个人情释放卫公公。
  瑞亲王绵忻远征归来,并带同绵怡的骨灰与随身的短剑返回皇宫,道出自己于兄长失踪的地方寻回骨灰的经过,太后早已预料绵怡遭遇不测,但手持爱子的骨灰,亦不禁哭成泪人。
  道光阻止 伊兰寻死
  道光向太后表示大哥绵怡曾于梦中交托代为照顾伊兰,决定纳伊兰为全妃。伊兰拜祭绵怡过后,决定自缢追随亡夫,幸得道光赶至,及时救了她一命,但伊兰仍然一心求死,道光为保护她不惜被碎片割伤。道光待伊兰冷静过后,送上绵怡临终前的家书,鼓励伊兰振作。
  伊兰悉心栽种绵怡留下的种子,路过花圃的道光喜见她重现欢颜,感到放心,又再次将救回伊兰一命的玉佩归还,并视之为二人的信物。
  委派彩蓝 监视伊兰
  沅宛一直对封后大典被中断而耿耿于怀,当她得悉道光坚持册封伊兰为全妃时更为激动,倩柔认为贵为皇后的她,不必将伊兰放在眼内,相反要学习如何统领后宫。
  芸妃与成妃等人对道光纳全妃一事意见各异,沅宛欲借此事打击伊兰,未料温婉的她对此毫不介怀,让沅宛感到没趣。沅宛为严防伊兰地位超越自己,安插心腹宫女彩蓝到伊兰身边,监视其举动。
  道光使计 哄回沅宛
  道光与伊兰大婚之夜,沅宛独自玩布偶,暗责道光与伊兰风流快活,谁知道光突然现身,并亲自弹奏沅宛最喜欢的曲目,使她怒气全消。
  道光深知太后讨厌伊兰,遂带同甚具意义的礼物向其示好。伊兰得悉太后久咳未愈,悉心炮制花茶让她开声,谁知反令太后的病情加剧……。
  沅宛舌战 不敌伊兰
  伊兰推测是沅宛故意发放假消息,误导她错摸太后的病情而犯错,二人相遇时不禁舌战一番,擅于辞令的伊兰轻易把沅宛气坏。沅宛将怒气发泄在路过的瑞亲王身上后,气冲冲离开之际被树藤缠绕,瑞亲王取出匕首斩断树藤,沅宛却灵机一触记起一个画面……。
  瑞亲王对沅宛于深夜来到穆亲王的祭室感到奇怪,欲打发她离开,沅宛却表示曾目睹穆亲王于出征前,早将短剑转送瑞亲王的画面,并质疑祭室内的,根本不是穆亲王绵怡的骨灰。
第3集
   芸妃被贬 继而被杀
  沅宛不满瑞亲王撮合道光与伊兰,并指向来习惯用匕首的他,竟突然取出短剑斩树藤而留下破绽,未料瑞亲王突然取出一模一样的匕首,笑言沅宛应该知道他对各路兵器素有研究,加上喜好与习惯是可以改变的,更讽刺眼前的皇后,亦非当日他认识的沅宛。
  沅宛向倩柔诉说此事,坦言欲将道光扯谎为伊兰保命一事禀报太后,倩柔阻止并提醒她要捉贼拿赃,着女儿先落力讨得道光与太后欢心,以便于后宫站稳阵脚。
  茶叶失收 伊兰苦恼
  沅宛欲借太后最重视的品茗大会,向后宫众人施下马威,成妃眼看芸妃自荐帮忙,遂提出由自己编排「采茶舞」,伊兰正打算以能力欠佳而推搪,却被安排到太后最喜爱的茶园搜罗高品质茶叶。
  伊兰到达茶园后,才惊悉茶园因天旱失收,所有茶叶均告枯萎,亦没有存货,细问下更恍然该款茶叶向来产量不多,伊兰甚是苦恼。道光得悉伊兰为搜罗茶叶苦恼,欲伸出援手,但伊兰坚持自行解决。道光深知伊兰独爱种花,打算向她请教栽花之道,伊兰以种花作比喻二人的感情,希望道光会知难而退。
  沅宛藉词了解绵怡骨灰一事,道光胡溷过去,沅宛感到不忿。绵忻向道光透露沅宛曾向他打听骨灰真伪,又曾目睹绵怡转送匕首的情形,道光不禁担心。
  成妃编排的采茶舞,遭其他妃子批评其舞技不及彩蓝;芸妃则带同近身彩荞乔到来,为大家分发新珠钗,未料珠宝箱内竟空无一物,彩乔被指偷窃而被捕。伊兰于品茗大会上,以农家粗茶让太后品嚐百姓的辛酸,而被大赞懂得体恤民情,沅宛眼看计画失败不禁怒目相向。
  芸妃被贬 弃尸池内
  舒明阿找来农户欲证实骨灰是伪造,却被瑞亲王反咬一口,更让太后确信绵怡已死,沅宛感气结。伊兰为证实彩乔无辜,间接揭发芸妃私吞宫中珍宝变卖,太后即时褫夺芸妃衔头,被贬成宫女慕芸的她,惨遭成妃羞辱,及后更被发现遭弃尸荷花池内。
  慕芸的尸体手持蔷薇的手帕,太后认出是伊兰拥有,召见她以了解内情,伊兰表示离开花圃时遇见慕芸落泪,故借出手帕让她抹眼泪。成妃却指曾目睹慕芸到花圃捣乱,更将伊兰推跌受伤。沅宛遂以人证物证俱在为由,欲将伊兰正法,却遭道光阻止。太后表示不欲冤枉好人,限伊兰三天内找到证据还自己清白,道光答应为她查出内情。
  伊兰带同彩蓝到慕芸昔日当妃子的寝宫了解,却发现有一黑影走过,可惜没人看到此人的容貌,其后寝室内的梳妆枱更突然起火,让伊兰感到可疑,此时,伊兰却发现一款罕有的叶子在地上。
第4集
   戒指洩露 暧昧关系
伊兰与道光带同叶子到沅宛寝宫,质问她曾否到访慕芸寝宫,沅宛一口否认,但伊兰坚持此款叶子唯独在其寝宫内生长,沅宛百辞莫辩,只好承认曾夜访,但重申是为寻回陪嫁戒指。
  伊兰请彩乔帮忙设局,成功引出杀害慕芸的凶手,还她一个清白,道光喜上眉梢。沅宛把道光与伊兰眉目传情的画面看在眼内,更生妒意。两女偏偏于御花园再次相遇,伊兰故意澹然地表示感激道光助她洗脱嫌疑,轻易将沅宛气走。
  道光为大臣们加税与减税的方法弄得烦忧,只好到绵怡的祭室诉苦。伊兰刚好拜祭绵怡,顺道安慰道光,并为他提供绵怡从政的座右铭。此时,慕芸早前丢失的家书突然随风飘来,伊兰认为可借此打动大臣。
  打动重臣 改变初衷
  伊兰相约两位朝中重臣见面,以慕芸的家书表达民生困苦。重臣们看到慕芸家人因无力赋税,为免拖累女儿而寻死后动容,答应改为支持道光减税的政策。太后就伊兰干涉朝政一事大怒,伊兰承诺绝不再犯。太后突然提问沅宛是否曾到慕芸的寝宫,并随手取出沅宛要找的戒指,吓得她甚是紧张,并解释此乃陪嫁戒指。沅宛离开时,不慎将戒指滚到地上去,刚好被瑞亲王拾起。瑞亲王喜见沅宛依然保存戒指,细问下恍然她从太后处取回,瑞亲王竟煞有介事地表示戒指其实是太后赠予他的,沅宛闻言大惊失色……。
  沅宛向伊兰暗示绵怡骨灰甚有可疑。伊兰多番考证,终于被她找到端倪。伊兰迫道光于绵怡的祭室内道出骨灰的真伪,道光坦言当日所为,乃唯一可以救她的方法,但伊兰却认定道光是自私,欲纳她为妃才出此下策。伊兰向太后提出欲往佛寺小住,为清室祈福,太后一口答应,并着臣子先于佛堂打点,安排她稍后往参拜的细节。
  绵忻怪责道光过于诚实,认为既已达到救伊兰的目的,便不必计较经过。绵忻建议道光将伊兰到佛堂小住的计划,改为到避暑山庄外游,并游说太后改到山庄内的佛寺参拜。
  劝喻伊兰 珍惜道光
  绵忻通知伊兰更改行程,使她感到不悦,坚持要找道光理论。绵忻直言道光为保她性命,不惜欺瞒太后作假,着伊兰应该及早放下绵怡,以免再三辜负道光。
  道光为曾误会沅宛,送上精致的饰品向她赔罪,逗得她满心欢喜,并于翌日早上准备了道光最喜欢的糕品,谁知却目睹道光的心腹小蔡子,带同伊兰退回的饰品路过,沅宛才恍然道光将更为名贵的一件首饰,早于前一天已赐赠伊兰。崔嬷嬷与彩蓝无意中听见,服侍绵怡多年的老太监曾于宫外一条村庄遇上绵怡,伊兰决心出宫寻访。
第5集
   苦肉计陷害伊兰
  伊兰答应跟随道光往避暑山庄外游,道光闻言高兴不已,立刻相邀沅宛同游。彩蓝向沅宛报告伊兰的想法,沅宛命彩蓝不但要助伊兰逃出宫,更要送她到该疫村,好让她一去不回。
  沅宛藉词身体不适而未有同行,伊兰更感安心。当到达避暑山庄,舒明阿立刻现身指附近堤道失修,希望道光能御驾鼓励灾民。
  伊兰失踪 道光慌乱
  道光将朝廷事务交由瑞亲王代理,便跟随舒明阿前往缺堤的灾区。伊兰与彩蓝等则把握机会逃离山庄,并寻找金元村的下落,可惜在路上遭官兵阻截,并将她们隔离为染上疫症之人。
  大臣穆章阿赶至堤坝,向道光报告金元村的疫情严重,暗示朝中有官员故意截去相关奏摺封锁消息。道光等人赶至金元村,惊见尸骸遍野。及后小蔡子慌张到来禀报指伊兰失踪,道光更在地上发现他与伊兰的信物 - 玉佩,他竟企图翻查尸体寻找伊兰的踪影。
  众官员跪求道光以社稷为重,先返回营地从长计议。道光眼看疫情严重,答应让穆章阿筹备三日后正式烧村。舒明阿不满穆章阿擅自往见道光,将疫情一事相告,穆章阿为答谢早年舒明阿提携之恩,故未有追究他截下奏摺,隐瞒疫情。
  绵忻代政 厚待贤臣
  道光换上平民装束往找伊兰,于路上遇见彩蓝与崔嬷嬷,二人道出早前伊兰坚持入村的经过。
  伊兰向村民描述绵怡的外形,可惜并无所获。沅宛遇上绵忻,二人同往向太后请安,绵忻揶揄沅宛失宠,未获邀同游。太后着绵忻好好代道光打理朝政,他却自言行军打仗比处理政务容易,但也答应会尽力而为,太后感到放心。卫公公就太后寝宫修补瓦片的事汇报,太后交由他全权负责,绵忻看在眼内感到异样。
  绵忻相约大臣议政事,突然设宴款待众人,并自嘲征战多年,对朝政毫不熟悉,而向众人提问「何谓贤臣」。向来清廉的忠臣颐龄回答后获绵忻力赞,并赐座品嚐佳肴,多位贤臣亦获相同待遇,但绵忻却突然召见卫公公,并当众揭发他中饱私囊的罪证……。
  太后心腹 私藏妃子
  绵忻向卫公公逼供,太后到来表示要亲自用刑,其实她对卫公公借公帑从中取利感到怒不可遏,质问他何以暗中在宫外兴建大宅。卫公公表示担心遭太后嫌弃,才购下宅第养老,以便在宫外祝福她,太后闻言感到动容。其后太后顺利将卫公公救走,并叮嘱他找太医治理伤口。卫公公回到宫外的别院,于密室内竟住有一位面容被烧伤的妃子……。
  伊兰于金元村与一名病危的女孩甚是投契,不惜花尽心思助她圆愿,女孩最终于伊兰的怀中离世,道光却在其眼前出现。
  伊兰设法 拖延烧村
  道光得悉村民的苦况,向伊兰透露曾下旨于三天后烧村,伊兰表示得到村内一位老医师相助,快将研究出治疗疫病的药方。此时,官兵因加派防守,与村民起争执,道光欲向众人表明身分,伊兰阻止,并取掉道光的玉斑指环予一名孝顺的村民,着他到营地寻找穆章阿大人以阻其烧村,并答应助他照顾染上疫病的母亲。
第6集
   胁持沅宛 迫放党羽
  道光放下尊贵的身分,助伊兰照顾患病的村民,得以听见他们痛骂自己为「狗皇帝」。道光不明村民的言论,细问下才得知金元村的村民,均属前朝子民,被朝廷视为贱民之列。道光澄清早已废掉阶层制度,但村民指出现实官员无能,使道光自觉不足。
  道光跟随伊兰往采药时,惊见自己长了红疹,同时发现小蔡子等人正于山下搜索,欲通知他们时却突然晕倒。
  道光获证 感染疫病
  伊兰赶紧将道光送回村内,医师证实道光已感染疫病,伊兰大惊并表示丈夫非普通人,医生却表示能力有限,寄望奇迹会发生在道光身上。伊兰自责连累道光身染疫病,但他只担心会传染伊兰,扬言只要她留在自己身边,会努力面对病情。颐龄接到门生截获的奏摺,惊悉伊兰乘道光外出视察时离开山庄,至今仍下落不明。
  御花园设 军机大会
  绵忻改于御花园召开军机大会,坦言大臣们过于重视礼仪,疏于练功,要求众人与自己比试,藉此让众大臣见证朝廷刚铸造了一批劣质兵器。绵忻表示已查证兵器由舒明阿点收,并打算追查下去。
  沅宛认为绵忻于御花园召开会议有破坏规矩之嫌,提醒他别将政事弄得一团糟。绵忻以道光与伊兰于避暑山庄风流快活作为打击,沅宛则自信地表示,相信道光最重视的是自己。此时,卫公公奉太后之命邀请二人同往戏棚看戏。
  皇后表妹 假扮太监
  沅宛派人往通知戏痴表妹乐欣同往戏棚,却无人能够找到她,原来乐欣早以太监小欣子的身分溷进宫中,并替太监代班,服侍绵忻沐浴更衣,幸未有被他发现。其后乐欣得到沅宛之助,换回女装现身戏棚,太后得悉乐欣是超级戏迷后,立刻安排她坐在自己身旁讲解,让绵忻对乐欣感到似曾相识。沅宛嘲笑绵忻看中乐欣长得标致而借故攀谈,欲替表妹开脱,谁知成妃等人表示赞同,并一起取笑绵忻为人风流成性,使他甚是尴尬。
  戏中情节 似曾相识
  沅宛一边欣赏戏中情节,一边勾起绵忻醉酒误闯她房间,二人一见锺情的画面;而绵忻亦同时忆起与沅宛昔日的甜蜜回忆,以及她为登上皇后宝座,毅然放弃他的经过……。乐欣突然发现戏子未有根据原来的情节演出,绵忻也察觉异样,并成功阻止戏子刺客伤害太后,但沅宛却被胁持。绵忻与沅宛过往的经历,默契地将刺客制伏,乐欣看在眼内,暗暗喜欢英伟救人的绵忻,但他却因回想起一切而喝醉,并跟随沅宛的琴声找至,迫使她重申已忘记过去的种种。
  道光康复 却遭胁持
  道光以身试药,成功以毒攻毒治好疫病,相反救他一命的医师却因染病而命危。医师将行医纪录转赠伊兰,道光认出该记事本属宫廷物品,并得悉医师表示愧对先帝与皇后,但未能及时问出内情,医师已经一命呜呼。穆章阿迟迟未见伊兰踪影,为免疫病蔓延下令烧村,舒明阿阻止并透露道光在村内。此时于人群内的道光直认身分,未料与伊兰突然遭村民胁持。
第7集
   沅宛妒忌 伊兰得宠
  太后对伊兰擅自离宫一事大发雷霆,道光解释是自己下旨让全妃到疫区相伴,沅宛表面欲替伊兰说好话,未料反遭太后责怪。道光惟有指伊兰与前御医研药有功,希望太后可以从轻发落,眼看伊兰愿意接受惩罚,太后决定认真考虑如何惩戒伊兰。
  道光亲自审问刺客,发现他是金元村灾民,答应让他回去协助其他村民重设家园,并派他安抚天理教的党羽,给予时间让朝廷改革。
  建议绵忻 学习仁政
  绵忻一心以为道光视刺客为饵,打算将其他天理教乱党一网成擒,谁知道光坦言不打算追究,并着绵忻应该学习施行仁政。沅宛自责未有于道光病危时相伴,道光以甜言回应沅宛,但心中牵挂的却是被太后罚跪的伊兰。
  道光派小蔡子为伊兰送来护膝,她为了尊重太后而拒绝收下,但小蔡子担心被道光怪责而强行将护膝留下。太后眼看伊兰冒雨下跪后动容,打算原谅她之际,竟发现了伊兰的护膝,气愤地离开,后向卫公公透露该护膝的故事,诉说对伊兰的不满。
  彩蓝再次 出卖伊兰
  沅宛藉词彩蓝未有好好照顾全妃,而对她施以「猫抓」极刑,伊兰赶至相救,并派崔嬷嬷将彩蓝带走,再与沅宛理论。伊兰细心为彩蓝敷药,彩蓝内疚地道出一直奉命监视伊兰的秘密,伊兰却未有怪罪,反着彩蓝多加休息,使她感动落泪之馀,却忆起……。
  道光欲相约伊兰用膳,为免让已准备好佳肴的沅宛扫兴,决定将沅宛灌醉,使伊兰甚是感动,依偎在醉倒的道光身上睡至天明。彩蓝向沅宛报告道光今早从伊兰的承乾宫离开,他不但心情大好地打赏所有奴才,更扬言要纳伊兰为贵妃。
  颐龄揭发 贪赃恶行
  颐龄借先帝的一首诗,揭发舒明阿贪赃枉法,道光为免二人在大殿上争执,将他们一起押进天牢。沅宛与伊兰分别到天牢探望父亲后,同往向道光求情。绵忻为免兄长左右为难,代他婉拒接见二人。她们离开时,均认定对方的父亲诬陷自己的父亲,伊兰一气之下重提道光早前存心灌醉一事,沅宛闻言气得掌掴她。
  后妃相争 彩蓝为难
  伊兰设法相约道光赏花,命彩蓝以调虎离山计将沅宛骗到别处;沅宛知悉约会地点后,却命彩蓝使计让伊兰未能赴约。眼看两件任务均未能办妥,彩蓝只好向小蔡子求助,却惊悉伊兰的真正目的……
第8集
   元宛藉词奖励彩蓝为自己办事多年,决定将她许配予脾气怪张的容公公,并即时送上布料作嫁妆,吓得彩蓝表示愿意接受杖打与「猫抓」的惩罚,也不要下嫁于他。彩蓝眼看求饶不遂,只好转向伊兰哭着道歉,答应日后任劳任怨,奈何伊兰表示只需要一个对自己忠诚的人,并招康复进度理想的彩乔担任近身,彩蓝顿失依靠。
  绵忻代兄 告诫大臣
  倩柔对妹夫穆章阿动之以情,希望他能够在大殿上,替丈夫说好话;另外又以不同的方法,使朝中重臣纷纷转投,表示舒明阿是无辜,齐声要求道光释放舒明阿。此时,绵忻带天理教乱党的头颅来到大殿,顺势以逆贼警告一众老臣子,别意图迫道光就范,成功将大臣们迫退。但道光却斥责绵忻自把自为杀乱党,二人再次为施仁政与耍手段的问题上起分歧,道光一气之下更将绵忻赶走。
  彩蓝失落 道光鼓励
  元宛质问绵忻何以针对其父,他激动斥责因舒明阿贪赃枉法,导致堤坝工程施工不足,伤亡可数以万计,元宛以退为进,表示后悔与绵忻相识,并将他所赠的订情指环丢掉,绵忻拾起断开的戒指另有所想。
  彩蓝苦恼快将下嫁,容公公竟在她面前出现,吓得她拔腿就跑,终于跌倒地上。路过的道光见状不禁慰问,彩蓝不敢抹黑元宛,只为自己的身不由己而叹息,使道光身同感受,更送上手帕让她包扎伤口,鼓励她面对困难。
  伊兰痛心 颐龄被打
  道光与祥嫔品嚐家乡火锅时,元宛突然派人送来许愿如意结,使道光忆起一段往事,并赶紧往找元宛。伊兰路过许愿树,元宛故意上前挑衅,气得伊兰出手怒掴元宛,未料被道光目睹一切,勒令她向元宛赔罪……。
  绵忻表示真正贪赃枉法的是另有其人,道光遂将舒明阿释放,谁知颐龄对此判决感不服,道光为了息事宁人,毅然以杖打制止颐龄于殿上大吵大闹。伊兰回家探望颐龄,对父亲无辜被打感到痛心,决定要为他争回一口气。
  众妃猜测 彩蓝死因
  彩蓝身穿红衣于御花园悬梁自尽,御医证实她气绝身亡。元宛发现她手握道光的手帕,遂往找他试探彩蓝自尽的内情。道光承认曾与彩蓝见面,并送赠手帕让她包扎,元宛为她未有透露寻死的原因,感到松一口气。
  伊兰等人于御花园拜祭彩蓝,成妃等人纷纷猜测彩蓝自杀的缘由,并推断与元宛安排她下嫁容公公有关,使路过的元宛痛斥众人一顿。
  彩蓝鬼魂 吓坏元宛
  元宛感激绵忻在最后关头使计让舒明阿无罪释放,绵忻坦言纯粹为免道光为难才出此下策。绵忻问及元宛当日在戏棚,可有勾起二人的回忆,元宛避而不答,绵忻失落离开,元宛却发现太后目睹二人的对话。
  绵忻为元宛喝至醉醺醺,并再次探问她的心意,元宛冷言相向,并安排彩燕找人送绵忻回去,回头惊见已死的彩蓝正向自己招手……。
第9集
   乐欣相约绵忻往听说书,当他到达后,发现说书人竟是女扮男装的乐欣,绵忻遂加入扮演故事内的将军,使乐欣愈说愈起劲,二人的故事大受欢迎。绵忻对于乐欣会说书感到好奇,乐欣坦言因为约了他,才收买说书人给予惊喜,乐欣更借故事内格格与将军的邂逅故事,了解绵忻的心意。道光往探望伊兰,使她喜出望外,直言担心上次掌掴元宛一事而失宠。为讨道光欢心,伊兰更主动要求他设宴,让她与元宛今后可以和平共处。
  幻觉缠身 元宛失神
  伊兰亲自以花入馔弄出精致糕点,元宛品嚐后亦大赞。但当道光离开后,元宛却命人收起糕点,并斥责伊兰惺惺作态,此时,元宛惊见彩蓝现身与她说话,吓得她以水泼向伊兰,刚巧被带同礼物到来的道光目睹一切,元宛百辞莫辩……。
  元宛将此事告之母亲,自知日后要更加小心提防伊兰。伊兰带同花水予元宛,打算让她浴足解忧,元宛见状要求伊兰亲自侍候,未料过程中竟惊见彩蓝厉眼相看,吓得元宛立刻将伊兰推开。
  拜祭彩蓝 元宛中
  元宛待伊兰离开后,发现已烧掉的手帕再现,吓得她决定往拜祭彩蓝。元宛请求彩蓝安心上路,并为迫她下嫁容公公一事道歉,答应定时到来拜祭她,希望她别再缠绕自己,此时,元宛惊见彩燕失踪,彩蓝更突然出现在眼前……。
  道光惊悉元宛所做一切,盛怒下决定将她打进冷宫。元宛哭求原谅不遂,只好向太后道出假骨灰的内情,希望她代自己出头。
  绵忻说项 道光动容
  道光对于天真善良的元宛竟做出如此恶行,感到难以置信,绵忻却有感一切也是由假骨灰事件引起,加上于册封大典上,道光确实对元宛有所亏欠,希望道光能够酌情惩罚元宛,别将她打入冷宫。
  太后于皇陵召见道光等人,眼看众人未敢对假骨灰事件坦白,太后遂先斥责绵忻与道光以假骨灰欺瞒天下,重申为免节外生枝,今后视皇陵内的是绵怡的骨灰,不淮众人再次提起。
  元宛怀孕 避过责罚
  太后薄责伊兰使计与彩蓝怪力乱神,又斥责因妒成恨的元宛是始作俑者,身为皇后亦未有以身作则,随后气结离开。元宛对于太后的怪罪,始料不及,立刻转向道光与伊兰求助,最后激动至昏倒。
  元宛回复状态求见道光,他坚持维持原判将元宛打冷入宫,谁知她自言并不适合,太医此时才道出元宛怀有龙种的消息,伊兰甚是错愕。
  重臣贪赃 囤积米粮
  太后安排伊兰打点传统「刨喜坑」的仪式,替元宛及腹中宝宝祈福,祥嫔躲在旁观看仪式,忆起自己早年的滑胎意外。
  道光为是否开通海运,取替漕运的计画而苦恼,并与众大臣争持不下,舒明阿担心施行海运会阻其囤积米粮,故要求穆章阿于殿上协助。伊兰经太医调理身体,希望早日为道光继后。道光为陪伴元宛而失约于伊兰,使她甚是失落。
第10集
   舒明阿明白穆章阿为人清廉,重视名声多於一切,有意以推荐进军机处来收买他。道光就应否放行海运一事,向曾任漕运总督的穆章阿咨询,舒明阿满心以为胜券在握,谁知穆章阿竟对道光说实话,支持以海运代替漕运,但道光担心海运的风险较高,故表示要多作考虑。绵忻相约道光畅饮,并带同数碗劣质的白米,透露因不少米商囤积,导致民不聊生,奉劝道光早日答应放行。
  彩蓝使计 讨好道光
  小蔡子向彩蓝透露道光为政事心烦,使她若有所思。道光遇上彩蓝与小蔡子在玩扯铃,道光对彩蓝的优美姿态留下深刻印象,并向她请教如何操控,终於重现欢颜。
  颐龄自杖打伤势康复後,身体日渐变差,昔日从官场转往经商的爱徒富察锷泰得悉此事後,立刻派人送上燕窝让恩师补身,但颐龄拒绝接受,伊兰记起锷泰对航海甚有研究,决定找他帮忙。
  苦劝锷泰 报效朝廷
  锷泰喜见伊兰到来,希望她与颐龄可以早日冰释前嫌。锷泰坦言营商多年,也有意为朝廷出一分力。伊兰下厨炮制道光最喜欢的蒸鱼,顺道向他举荐锷泰,道光明白伊兰的心意。
  锷泰向道光示范航海模型,并对施行海运充满信心,道光相信锷泰从商多年的经验,决定把握试行海运的好时机。道光命锷泰全面负责海运,并委派颐龄协助,好让二人有更多合作的机会,但此决定使舒明阿暗感不满。
  伊兰降级 沅宛暗喜
  太后召见伊兰,质问她是否引荐锷泰助道光解决海运问题,伊兰直认不讳。太后对她再三违反先祖规条干政,十分不满,要求道光将她惩处。道光为免再次触怒太后,狠心将伊兰由全妃降级为全嫔,使在旁的沅宛窃喜。
  沅宛相约多位妃嫔到御花园,展示送子观音像,却故意脱手将它打破,并在道光面前指伊兰不忿被贬降而报复。道光为免再生事端,安排伊兰回宫,并提醒她尽量避免招惹是非。
  锷泰汇报海运放行成功,能如期将米粮送至各地,道光大喜。绵忻奉命调查首次试行失败的原因,他不但发现船上的米粮早已被人偷龙转凤换上沙石,而船身更有被人恶意破坏的痕迹,道光下令彻查。
  道光於御花园练字,彩蓝上前请安,心情大好的他突然兴之所致,表示要教目不识丁的彩蓝写字,使她感到窝心。此时,却传来伊兰不适的消息,太医证实她误服药导致身体变虚,道光从祥嫔处得悉观音像被打破的真相,怀疑换药事件与沅宛有关。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2013-02-22
被引用: 本词条已被如下媒体引用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电视
电视剧
电视节目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 分享到: 我要提建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WIKI热度

  1. 创建者: zjlampard
  2. 编辑次数: 11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 7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04-23 16:47:21

电视剧

编辑
中文名: 《万凰之王》
主要演员: 宣萱
导演: 庄伟建
编剧: 李绮华、蔡淑贤
类别: 古装
全部集数: 29集
首播时间: 2011年10月31日
发行地区: 中国
发行语言: 中国
颜色: 彩色

相关词条

编辑

相关任务

任务名 发起人
tvb高收视率电视剧 幸福小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