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刘备欲兴兵伐吴,张飞在阆中预备白旗白甲,因为部将范疆、张达没有按期完备而被张飞毒打,二人心怀怨恨,入帐刺杀张飞,逃往东吴。刘备愤恨,当即率领七十万大军,讨伐东吴。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目录

    回目/《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编辑

    急兄仇张飞遇害 雪弟恨先主兴兵

    简介/《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编辑

    诸葛谨劝刘备罢征而不得,回江南。
    孙权差中大夫赵咨见魏帝丕,丕欲坐观虎斗,封孙权为吴王,加九锡。
    刘备大败吴兵,从巫峡建平起,直接彝陵界口,七百余里结连四十余寨。

    正文/《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编辑

     

    《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却说先主欲起兵东征,赵云谏曰:“国贼乃曹操,非孙权也。今曹丕篡汉,神人共怒。陛下可早图关中,屯兵渭河上流,以讨凶逆,则关东义士,必裹粮策马以迎王师;若舍魏以伐吴,兵势一交,岂能骤解。愿陛下察之。”先主曰:“孙权害了朕弟;又兼傅士仁糜芳潘璋马忠皆有切齿之仇:啖其肉而灭其族,方雪朕恨!卿何阻耶?”云曰:“汉贼之仇,公也;兄弟之仇,私也。愿以天下为重。”先主答曰:“朕不为弟报仇,虽有万里江山,何足为贵?”遂不听赵云之谏,下令起兵伐吴;且发使往五溪,借番兵五万,共相策应;一面差使往阆中,迁张飞为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封西乡侯,兼阆中牧。使命赍诏而去。却说张飞在阆中,闻知关公被东吴所害,旦夕号泣,血湿衣襟。诸将以酒解劝,酒醉,怒气愈加。帐上帐下,但有犯者即鞭挞之;多有鞭死者。每日望南切齿睁目怒恨,放声痛哭不已。忽报使至,慌忙接入,开读诏旨。飞受爵望北拜毕,设酒款待来使。飞曰:“吾兄被害,仇深似海;庙堂之臣,何不早奏兴兵?”使者曰:“多有劝先灭魏而后伐吴者。”飞怒曰:“是何言也!昔我三人桃园结义,誓同生死;今不幸二兄半途而逝,吾安得独享富贵耶!吾当面见天子,愿为前部先锋,挂孝伐吴,生擒逆贼,祭告二兄,以践前盟!”言讫,就同使命望成都而来。却说先主每日自下教场操演军马,克日兴师,御驾亲征。于是公卿都至丞相府中见孔明,曰:“今天子初临大位,亲统军伍,非所以重社稷也。丞相秉钧衡之职,何不规谏?”孔明曰:“吾苦谏数次,只是不听。今日公等随我入教场谏去。”当下孔明引百官来奏先主曰:“陛下初登宝位,若欲北讨汉贼,以伸大义于天下,方可亲统六师;若只欲伐吴,命一上将统军伐之可也,何必亲劳圣驾?”先主见孔明苦谏,心中稍回。忽报张飞到来,先主急召入。飞至演武厅拜伏于地,抱先主足而哭。先主亦哭。飞曰:“陛下今日为君,早忘了桃园之誓!二兄之仇,如何不报?”先主曰:“多官谏阻,未敢轻举。”飞曰:“他人岂知昔日之盟?若陛下不去,臣舍此躯与二兄报仇!若不能报时,臣宁死不见陛下也!”先主曰:“朕与卿同往:卿提本部兵自阆州而出,朕统精兵会于江州,共伐东吴,以雪此恨!”飞临行,先主嘱曰:“朕素知卿酒后暴怒,鞭挞健儿,而复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今后务宜宽容,不可如前。”飞拜辞而去。次日,先主整兵要行。学士秦宓奏曰:“陛下舍万乘之躯,而徇小义,古人所不取也。愿陛下思之。”先主曰:“云长与朕,犹一体也。大义尚在,岂可忘耶?”宓伏地不起曰:“陛下不从臣言,诚恐有失。”先主大怒曰:“朕欲兴兵,尔何出此不利之言!”叱武士推出斩之,宓面不改色,回顾先主而笑曰:“臣死无恨,但可惜新创之业,又将颠覆耳!”众官皆为秦宓告免。先主曰:“暂且囚下,待朕报仇回时发落。”孔明闻知,即上表救秦宓。其略曰:“臣亮等切以吴贼逞奸诡之计,致荆州有覆亡之祸;陨将星于斗牛,折天柱于楚地:此情哀痛,诚不可忘。但念迁汉鼎者,罪由曹操;移刘祚者,过非孙权。窃谓魏贼若除,则吴自宾服。愿陛下纳秦宓金石之言,以养士卒之力,别作良图,则社稷幸甚!天下幸甚!”先主看毕,掷表于地曰:“朕意已决,无得再谏!”遂命丞相诸葛亮保太子守两川;骠骑将军马超并弟马岱,助镇北将军魏延守汉中,以当魏兵;虎威将军赵云为后应,兼督粮草;黄权程畿为参谋;马良陈震掌理文书;黄忠为前部先锋;冯习张南为副将;傅彤张翼为中军护尉;赵融廖淳为合后。川将数百员,并五溪番将等,共兵七十五万,择定章武元年七月丙寅日出师。却说张飞回到阆中,下令军中;限三日内制办白旗白甲,三军挂孝伐吴。次日,帐下两员末将范疆、张达,入帐告曰:“白旗白甲,一时无措,须宽限方可。飞大怒曰:“吾急欲报仇,恨不明日便到逆贼之境,汝安敢违我将令!”叱武士缚于树上,各鞭背五十。鞭毕,以手指之曰:“来日俱要完备!若违了限,即杀汝二人示众!”打得二人满口出血。回到营中商议,范疆曰:“今日受了刑责,着我等如何办得?其人性暴如火,倘来日不完,你我皆被杀矣!”张达曰:“比如他杀我,不如我杀他。”疆曰:“怎奈不得近前。”达曰:“我两个若不当死,则他醉于床上;若是当死,则他不醉。”二人商议停当。

      

    张飞张飞

     却说张飞在帐中,神思昏乱,动止恍惚,乃问部将曰:“吾今心惊肉颠,坐卧不安,此何意也?”部将答曰:“此是君侯思念关公,以致如此。”飞令人将酒来,与部将同饮,不觉大醉,卧于帐中。范、张二贼,探知消息,初更时分,各藏短刀,密入帐中,诈言欲禀机密重事,直至床前。原来张飞每睡不合眼;当夜寝于帐中,二贼见他须竖目张,本不敢动手。因闻鼻息如雷,方敢近前,以短刀刺入飞腹。飞大叫一声而亡。时年五十五岁。后人有诗叹曰:“安喜曾闻鞭督邮,黄巾扫尽佐炎刘。虎牢关上声先震,长坂桥边水逆流。义释严颜安蜀境,智欺张郃定中州。伐吴未克身先死,秋草长遗阆地愁。”却说二贼当夜割了张飞首级,便引数十人连夜投东吴去了。次日,军中闻知,起兵追之不及。时有张飞部将吴班,向自荆州来见先主,先主用为牙门将,使佐张飞守阆中。当下吴班先发表章,奏知天子;然后令长子张苞具棺椁盛贮,令弟张绍守阆中,苞自来报先主。时先主已择期出师。大小官僚,皆随孔明送十里方回。孔明回至成都,怏怏不乐,顾谓众官曰:“法孝直若在,必能制主上东行也。”

      却说先主是夜心惊肉颤,寝卧不安。出帐仰观天文,见西北一星,其大如斗,忽然坠地。先主大疑,连夜令人求问孔明。孔明回奏曰:“合损一上将。三日之内,必有惊报。”先主因此按兵不动。忽侍臣奏曰:“阆中张车骑部将吴班,差人赍表至。”先主顿足曰:“噫!三弟休矣!”及至览表,果报张飞凶信。先主放声大哭,昏绝于地。众官救醒。

      次日,人报一队军马骤风而至。先主出营观之。良久,见一员小将,白袍银铠,滚鞍下马,伏地而哭,乃张苞也。苞曰:“范疆、张达杀了臣父,将首级投吴去了!”先主哀痛至甚,饮食不进。群臣苦谏曰:“陛下方欲为二弟报仇,何可先自摧残龙体?”先主方才进膳,遂谓张苞曰:“卿与吴班,敢引本部军作先锋,为卿父报仇否?”苞曰:“为国为父,万死不辞!”先主正欲遣苞起兵,又报一彪军风拥而至。先主令侍臣探之。须臾,侍臣引一小将军,白袍银铠,入营伏地而哭。先主视之,乃关兴也。先主见了关兴,想起关公,又放声大哭。众官苦劝。先主曰:“朕想布衣时,与关、张结义,誓同生死;今朕为天子,正欲与两弟同享富贵,不幸俱死于非命!见此二侄,能不断肠!”言讫又哭。众官曰:“二小将军且退。容圣上将息龙体。”侍臣奏曰:“陛下年过六旬,不宜过于哀痛。”先主曰:“二弟俱亡,朕安忍独生!”言讫,以头顿地而哭。

      多官商议曰:“今天子如此烦恼,将何解劝?”马良曰:“主上亲统大兵伐吴,终日号泣,于军不利。”陈震曰:“吾闻成都青城山之西,有一隐者,姓李,名意。世人传说此老已三百余岁,能知人之生死吉凶,乃当世之神仙也。何不奏知天子,召此老来,问他吉凶,胜如吾等之言。”遂入奏先主。先主从之,即遣陈震赍诏,往青城山宣召。震星夜到了青城,令乡人引入山谷深处,遥望仙庄,清云隐隐,瑞气非凡。忽见一小童来迎曰:“来者莫非陈孝起乎?”震大惊曰:“仙童如何知我姓字!”童子曰:“吾师昨者有言:今日必有皇帝诏命至;使者必是陈孝起。”震曰:“真神仙也!人言信不诬矣!”遂与小童同入仙庄,拜见李意,宣天子诏命。李意推老不行。震曰:“天子急欲见仙翁一面,幸勿吝鹤驾。”再三敦请,李意方行。即至御营,入见先主。先主见李意鹤发童颜,碧眼方瞳,灼灼有光,身如古柏之状,知是异人,优礼相待。李意曰:“老夫乃荒山村叟,无学无识。辱陛下宣召,不知有何见谕?”先主曰:“朕与关、张二弟结生死之交,三十余年矣。今二弟被害,亲统大军报仇,未知休咎如何。久闻仙翁通晓玄机,望乞赐教。”李意曰:“此乃天数,非老夫所知也。”先主再三求问,意乃索纸笔画兵马器械四十余张,画毕便一一扯碎。又画一大人仰卧于地上,傍边一人掘土埋之,上写一大“白”字,遂稽首而去。先主不悦,谓群臣曰:“此狂叟也!不足为信。”即以火焚之,便催军前进。

      张苞入奏曰:“吴班军马已至。小臣乞为先锋。”先主壮其志,即取先锋印赐张苞。苞方欲挂印,又一少年将奋然出曰:“留下印与我!”视之,乃关兴也。苞曰:“我已奉诏矣。”兴曰:“汝有何能,敢当此任?”苞曰:“我自幼习学武艺,箭无虚发。”先主曰:“朕正要观贤侄武艺,以定优劣。”苞令军士于百步之外,立一面旗,旗上画一红心。苞拈弓取箭,连射三箭,皆中红心。众皆称善。关兴挽弓在手曰:“射中红心何足为奇?”正言间,忽值头上一行雁过。兴指曰:“吾射这飞雁第三只。”一箭射去,那只雁应弦而落。文武官僚,齐声喝采。苞大怒,飞身上马,手挺父所使丈八点钢矛,大叫曰:“你敢与我比试武艺否?”兴亦上马,绰家传大砍刀纵马而出曰:“偏你能使矛!吾岂不能使刀!”

      二将方欲交锋,先主喝曰:“二子休得无礼!”兴、苞二人慌忙下马,各弃兵器,拜伏请罪。先主曰:“朕自涿郡与卿等之父结异姓之交,亲如骨肉;今汝二人亦是昆仲之分,正当同心协力,共报父仇;奈何自相争竞,失其大义!父丧未远而犹如此,况日后乎?”二人再拜伏罪。先主问曰:“卿二人谁年长?”苞曰:“臣长关兴一岁。”先主即命兴拜苞为兄。二人就帐前折箭为誓,永相救护。先主下诏使吴班为先锋,令张苞关兴护驾。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浩浩荡荡,杀奔吴国来。却说范疆、张达将张飞首级,投献吴侯,细告前事。孙权听罢,收了二人,乃谓百官曰:“今刘玄德即了帝位,统精兵七十余万,御驾亲征,其势甚大,如之奈何?”百官尽皆失色,面面相觑。诸葛瑾出曰:“某食君侯之禄久矣,无可报效,愿舍残生,去见蜀主,以利害说之,使两国相和,共讨曹丕之罪。”权大喜,即遣诸葛瑾为使,来说先主罢兵。正是:两国相争通使命,一言解难赖行人。

      未知诸葛瑾此去如何,且看下文分解。[1]

    赏析/《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编辑

    余幼年时娱乐设施缺乏,别说网络游戏,电脑游戏PS等,就连黑白机都没出现,甚至电视也是少数人家才能拥有的,当然,仔细要说来,尽管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当时的游戏也有着现在生活在电脑空调下的孩子们体验不到的乐趣,不过在资讯方面来说,比现在的网络时代,当时的社会是少的可怜了。小孩自然最喜欢看小人书,学名就是连环画吧,在日本的卡通入侵之前,这是中国家中每个孩子在过年时最渴望得到的礼物之一吧,小人书说来不贵,只需几分钱,但是当时对于我们来说也算得上奢侈品了,而且还不一定能买到想看的,所以尽管家里的小人书已经有了一箱子,但是也嫌不够,除了交换来看外,最常做的事便是交上一分钱,在路边的小人书摊看上几本小人书,那时最大的愿望便是太阳晚些下山,因为小人书摊看书是不限时间的,只是也不会有灯光供应,到了看不见的时候,大家自然便只好早些回家了,也有诸如我等在“鸡进笼了”(我们老家的说法,意思就是黄昏了,看不到字了)时刻还在翻书的小孩,现在想来自己戴着树脂镜片在电脑前打字说不定就有那时的功劳。

    我小时候看书很快,所以小人书往往就看完了,饥不择食的我只好翻阅起其他书来,比如十万个为什么啊,世界之窗,许许多多的杂书看了不少,想来我的老毛病就是在那时培养起来的,看得多了,一时没得书看就心痒痒,便瞄上了书架上的书,当时我还年幼,书架上的书自然轮不到我来安排,所以放的就是四大名著鲁迅全集。所谓“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可是当时我从书架上拿书的时候可没人告诉我这句名言啊,于是一下就误入歧途。除了红楼梦的版本太老,为右起竖写版,在我看第一页后就果断放弃后,三国水浒西游三大名著就不小心被我读了。三国水浒虽然不是正宗的白话文,但是读起来并不是十分难懂,尤其是我看的那书注释挺多,遇到生僻字还可以翻字典,所以三大名著便被小学时的我一个个攻克了,当然,那时只是读故事,从来没想过什么历史事件啊背后的意义啊,更别提会来写这部《三国随章侃》了。

    说也奇怪,这三本书中水浒西游记我都事先看过小人书,但是在读三国演义前,我却从来没看到过三国的小人书,什么说唐啊薛刚反唐岳飞传之类演义的小人书倒是看过不少,但是三国的小人书却直到大学毕业以后才看过,那时小人书连环画已经是珍本了,可不是当年的几分钱就可以买到的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在三大名著中最喜欢的就是三国演义,在以后的日子里最喜欢翻的也就是三国演义,也因为这个缘故,我家的那本《三国演义》破损程度相当严重。有人以前问过我一个问题:三国演义中最喜欢哪个?

    我喜欢其实很多,曹操刘备诸葛亮张辽周瑜陆逊,三大集团都有我喜欢的人物,但是若要说最喜欢的,那就是三将军张飞了。当然,只是演义中的张飞。

    史实中的张飞,比起演义中的张飞,更智慧,更出色,更有才气,更有名将之风,然而,比之演义中的张飞,感觉上要差了少许,或许,就是因为史实中的张飞太过理性,太过斯文了些。(也是因为史书上的张飞记载太少的关系)

    演义中的张飞是非常鲁莽的人,因为张飞的缘故,刘备失却了徐州,当见到千里走单骑到古城的关羽,张飞不问是非便刺了关羽一矛,忠心奔千里的关羽险些就在终点丧送在兄弟手中,张飞的鲁莽可见一斑,然而,我们还是喜爱演义中那鲁莽的张飞,为什么?

    其实不但是三国中的张飞,水浒中的李逵,说岳中的牛皋,都是深受众人欢迎的角色,尽管各人中都带有自己不同的特色,牛皋喜剧色彩要浓一些,李逵江湖气重,张飞则更有将军的风度,但是他们的总体类型都是相似的,便是一个直性子的人,在绝大多数的演义中都有这样设定的人,而且往往能得到读者的绝大欢迎,尽管他们做着一些荒唐透顶的事,这又是为何?

    演义中的张飞是个相当成功的角色,比起着重描写的关羽和诸葛亮来说,张飞的戏份要少得多,尽管没有如刘备一般被大量的删改历史,但是张飞也被加上了一点本分他所有的内容,比如著名的鞭打督邮事件便被从刘备移到了张飞身上,但是这并不有损于张飞的形象,反而使得张飞那疾恶如仇的性格显现得更为鲜明,试想若是刘备在那鞭打督邮,而张飞袖手旁观或是劝和,那是多么怪异的情形。再比如长坂桥前,喝退百万大军的只有不惟强者的张飞,换作其他人都显得不协调,演义中的张飞性格与行为搭配的十分贴切。

    演义由三国志和民间传说融合而成,而在民间传说中,张飞的戏份要比演义中多得多,在三国演义之前的众多民间传说和平话故事中,张飞比之关羽的戏份要多得多,如三国志平话中张飞的武艺还在吕布之上,也不单纯是靠武力作战,战黄巾时还用计,甚至还有夜杀太守的情节,当真成为了如神话一般的英雄人物。在三国演义中,张飞的戏份做了大量的删除,而关羽的戏份得到了大量的增加,从而奠定了关羽帝君的宝座。不过尽管如此,张飞的角色也占据着相当的地位,戏份的减少,固然减少了张飞的传奇色彩,但是也突出了张飞的性格,这对于演义的总体角色需要来说是十分适合的。另外,依然有大量的民间传说如张飞审案之类的故事存在于民间,张飞,依然是一个备受广大民众欢迎的角色。

    为什么众人会喜欢鲁莽少智的张飞?或者说,为什么众人会喜欢如张飞李逵一般的角色呢?喜剧色彩浓厚是一个原因,水浒中的李逵与说岳中的牛皋及其说唐中的程咬金都带有极强的喜剧色彩,三国演义中的张飞相比起来喜剧色彩略少一些,但是这只限于书中,在评书说书中张飞的喜剧角色往往会被说书人极大的发挥出来。这是张飞等人受到欢迎的一大因素,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其实张飞李逵等人在书中是极其粗暴的角色,李逵名为天杀星,总是拿板斧杀人,张飞也总是喜欢鞭打士卒,都不是完美的圣人,但是在读者眼中,这些小节往往被略过,因为张飞等人有着他们最喜欢,也是最缺乏,最需要的。

    因为张飞他们都是直性子,有一说一,不会把话藏在肚子里,全部表现出来,认准了就做,做错了就认,没有任何借口,就好象古城相遇中,张飞开始误会关羽上来便是一矛,但是在之后误会消解后便马上认错,没有半分犹豫,再比如他对诸葛亮开始甚是不服,但是在见识到诸葛亮之后便心悦诚服。同样的情况在水浒中李逵也出现过,误会了梁山泊等人便气得要砍了替天行道的旗帜,误会解除马上道歉。正是因为他们是直性子的人,人们才忽略了他们的鲁莽,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冲动是出自自己的本性,而在平常的生活中,人们常用面具掩盖着自己,直性子的人越来越少,正因为越来越少,才渴望在戏剧演义中看到。

    因为张飞的疾恶如仇,单纯的直性子只会让人觉得有喜剧色彩,但是并非一定会使人喜欢,加上疾恶如仇便不同了,或许有人认为直冲冲的疾恶如仇不智慧,就好象张飞,明知道打不过吕布为什么还要上去呢,明知道个人无法对抗大军为什么还要站在长坂桥前呢,为什么不能转个弯子换个想法呢?或许有人认为这种疾恶如仇不正确,因为你可能打击的对象反而是假的,真相往往在阴谋之下,如张飞为什么对关羽刺矛前不能问问话呢,为什么李逵不问清楚就砍那替天行道的大旗呢?确实,这样做张飞就明智了,就更完美了。但是读者并不是想看到一个完美的人,一个智慧的人,那样的人只需要一个。读者们想看到一个明知前面是自己无法匹敌的对手仍向前冲的人,读者知道,世间没那么多内幕与阴谋,至少他们的身边没有,他们需要的不是揭开内幕真相的智者,他们需要的是面对强者毫无畏惧,敢对抗,敢为他们说话的勇者,即便这个勇者不完美,但是这个勇者能承认自己的错误,读者们,需要的是英雄!

    是的,读者们需要的是英雄,因为他们不是英雄,所以他们需要英雄,无论什么样的时代,都需要英雄的存在,无论什么样的时代,再完美的社会,小民们面对着强者还是处于劣势,他们需要的是英雄,无论这个英雄是敢与对抗权贵的清官,还是敢于挑战强者的勇士,他们都需要,需要一个风风火火,疾恶如仇,做一是一的英雄。人毕竟是脆弱的,所以需要英雄来为自己增添勇气,为自己树立英雄这个榜样,或许他们一辈子都是只能做着小民,但是只要有希望,小民也有成为英雄的一天,而假如将对英雄的梦想都放弃的话,希望就没有了。[2]

    回评/《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 编辑

    毛宗岗批语

    翼德之不欲先伐魏,而请先伐吴者,非但知兄弟而知君臣之义也。观其古城之役,误疑关公之降操,而欲拒关公,岂非君臣之义重而兄弟之情轻乎?其伐吴之意,以为魏固汉贼,而吴之党魏亦为汉贼,从来除残去暴者,必先剪其党。如殷将伐桀而先伐韦、伐顾、伐昆吾,周将伐纣而先伐崇、伐密是也。盖不独为兄弟起见,而伐吴在所当先;即为君臣起见,而发吴亦在所当先耳。观于翼德之亡,而先主伐吴之计,愈不得不决矣。翼德之死,为关公而死也。为关公而死,则其与孙权杀之无异也。杀一弟之 仇不可忍,杀两弟之仇又何可忍乎?为一己之私恩而释曹操,人不以此病关公;则为三人之义而讨孙权,岂得以此訾先主! 

      有关兴而云长不死,有苞而翼德复生。君子观于此二人,而独为先主之堂构惜也。使刘禅而有兴、苞之风;则邓艾不能越阴平,钟会不能逾剑阁,而“此间乐,不思蜀”之言,不至为晋武所笑矣。呜呼!天不祚汉,其谓之何哉! 

      李意之见先主,与紫虚上人,公明管子正是一流人物。而紫虚则有数言,李意止写一字;公明惟凭卦象,李意自写画图:极相类,又极不相类,而皆为后文伏笔。令读者于数回之后,追验前文,方知其文之一线穿却也。 

      陈震之请李意,当是孔明教之。先主决意伐吴,孔明争之不得,故特欲借青城山老叟以相阻耳。然张良能以南山四皓止储君之废,而孔明不能以青城老叟阻伐吴之师,谋之成不成,盖有幸有不幸焉。 

      先主一生,见画图者三:初见孔明画图一幅,定三分之形;继见张松画图一幅,定入川之计;最后见李意画图一幅,为白帝托孤之兆。盖其一生,俱是画中人也。 

      当关公显圣之后,便当接先主杀刘封,而中间忽有曹操患病,华陀被杀,曹丕袭爵,曹植赋诗一段文字以间之。及刘封既斩之后,便当接翼德被刺、先主伐吴,而中间又有献帝禅位、曹丕篡汉、成都闻变、孔明劝进一段文字以间之。其过枝接叶处,全不见其断续之痕;而两边夹叙,一笔不漏。如此叙事,真可直追迁史。

    李贽总评

    李意者,乃孔明所藏之人,不过是留侯、四皓唾余耳。今又为之,不大渐乎!可笑可笑!

      张苞、关兴都有父风,可喜,可贺。只是刘禅难为兄耳。

      

    钟敬伯总评

    翼德雄敌万夫,乃竟为酒后特勇鞭挞士卒所误。吾人观此,当戒暴戒酒,毋自取祸也。[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1-28
    [2]^引用日期:2011-01-28
    [3]^引用日期:2011-01-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9 17:4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