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邓芝对孙权陈述蜀、吴两国利害关系,终于使孙权决定断绝与魏国的来往,联合蜀国共同抗魏。曹丕御驾亲征,南下伐吴,吴将徐盛设计大破曹丕,魏将张辽身死。

    编辑摘要

    目录

    回目/《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编辑

    难张温秦宓逞天辩 破曹丕徐盛用火攻

    简介/《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编辑

    邓芝不惧油煎往说吴主决意与蜀通好,吴主派张温同邓芝赴蜀。
    张温至蜀甚傲,秦宓席间难之,温不能对,孔明以善言解之,又令邓芝与张温同去吴答礼吴蜀通好。
    曹丕亲自伐吴,大败而回。

    正文/《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编辑

     

    《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却说东吴陆逊,自退魏兵之后,吴王拜逊为辅国将军江陵侯,领荆州牧,自此军权皆归于逊。张昭顾雍启奏吴王,请自改元。权从之,遂改为黄武元年。忽报魏主遣使至,权召入。使命陈说:“蜀前使人求救于魏,魏一时不明,故发兵应之;今已大悔,欲起四路兵取川,东吴可来接应。若得蜀土,各分一半。”权闻言,不能决,乃问于张昭、顾雍等。昭曰:“陆伯言极有高见,可问之。”权即召陆逊至。逊奏曰:“曹丕坐镇中原,急不可图;今若不从,必为仇矣。臣料魏与吴皆无诸葛亮之敌手。今且勉强应允,整军预备,只探听四路如何。若四路兵胜,川中危急,诸葛亮首尾不能救,主上则发兵以应之,先取成都,深为上策;如四路兵败,别作商议。”权从之,乃谓魏使曰:“军需未办,择日便当起程。”使者拜辞而去。

      权令人探得西番兵出西平关,见了马超,不战自退;南蛮孟获起兵攻四郡,皆被魏延用疑兵计杀退回洞去了;上庸孟达兵至半路,忽然染病不能行;曹真兵出阳平关赵子龙拒住各处险道,果然“一将守关,万夫莫开 ”。曹真屯兵于斜谷道,不能取胜而回。孙权知了此信,乃谓文武曰:“陆伯言真神算也。孤若妄动,又结怨于西蜀矣。”忽报西蜀遣邓芝到。张昭曰:“此又是诸葛亮退兵之计,遣邓芝为说客也。”权曰:“当何以答之?”昭曰:“先于殿前立一大鼎,贮油数百斤,下用炭烧。待其油沸,可选身长面大武士一千人,各执刀在手,从宫门前直摆至殿上,却唤芝入见。休等此人开言下说词,责以郦食其说齐故事,效此例烹之,看其人如何对答。”

      

    邓芝邓芝

     权从其言,遂立油鼎,命武士立于左右,各执军器,召邓芝入。芝整衣冠而入。行至宫门前,只见两行武士,威风凛凛,各持钢刀、大斧、长戟、短剑,直列至殿上。芝晓其意,并无惧色,昂然而行。至殿前,又见鼎镬内热油正沸。左右武士以目视之,芝但微微而笑。近臣引至帘前,邓芝长揖不拜。权令卷起珠帘,大喝曰:“何不拜!”芝昂然而答曰:“上国天使,不拜小邦之主。”权大怒曰:“汝不自料,欲掉三寸之舌,效郦生说齐乎!可速入油鼎。”芝大笑曰:“人皆言东吴多贤,谁想惧一儒生!”权转怒曰:“孤何惧尔一匹夫耶?”芝曰:“既不惧邓伯苗,何愁来说汝等也?”权曰:“尔欲为诸葛亮作说客,来说孤绝魏向蜀,是否?”芝曰:“吾乃蜀中一儒生,特为吴国利害而来。乃设兵陈鼎,以拒一使,何其局量之不能容物耶!”权闻言惶惶,即叱退武士,命芝上殿,赐坐而问曰:“吴、魏之利害若何?愿先生教我。”芝曰:“大王欲与蜀和,还是欲与魏和?”权曰:“孤正欲与蜀主讲和;但恐蜀主年轻识浅,不能全始全终耳。”芝曰:“大王乃命世之英豪,诸葛亮亦一时之俊杰;蜀有山川之险,吴有三江之固:若二国连和,共为唇齿,进则可以兼吞天下,退则可以鼎足而立。今大王若委贽称臣于魏,魏必望大王朝觐,求太子以为内侍;如其不从,则兴兵来攻,蜀亦顺流而进取:如此则江南之地,不复为大王有矣。若大王以愚言为不然,愚将就死于大王之前,以绝说客之名也。”言讫,撩衣下殿,望油鼎中便跳。权急命止之,请入后殿,以上宾之礼相待。权曰:“先生之言,正合孤意。孤今欲与蜀主连和,先生肯为我介绍乎!”芝曰:“适欲烹小臣者,乃大王也;今欲使小臣者,亦大王也。大王犹自狐疑未定,安能取信于人?”权曰:“孤意已决,先生勿疑。”

      于是吴王留住邓芝,集多官问曰:“孤掌江南八十一州,更有荆楚之地,反不如西蜀偏僻之处也。蜀有邓芝,不辱其主;吴并无一人入蜀,以达孤意。”忽一人出班奏曰:“臣愿为使。”众视之,乃吴郡吴人,姓张,名温,字惠恕,现为中郎将。权曰:“恐卿到蜀见诸葛亮,不能达孤之情。”温曰:“孔明亦人耳,臣何畏彼哉?”权大喜,重赏张温,使同邓芝入川通好。却说孔明自邓芝去后,奏后主曰:“邓芝此去,其事必成。吴地多贤,定有人来答礼。陛下当礼貌之,令彼回吴,以通盟好。吴若通和,魏必不敢加兵于蜀矣。吴、魏宁靖,臣当征南,平定蛮方,然后图魏。魏削则东吴亦不能久存,可以复一统之基业也。”后主然之。

      忽报东吴遣张温与邓芝入川答礼。后主聚文武于丹墀,令邓芝、张温入。温自以为得志,昂然上殿,见后主施礼。后主赐锦墩,坐于殿左,设御宴待之。后主但敬礼而已。宴罢,百官送张温到馆舍。次日,孔明设宴相待。孔明谓张温曰:“先帝在日,与吴不睦,今已晏驾。当今主上,深慕吴王,欲捐旧忿,永结盟好,并力破魏。望大夫善言回奏。”张温领诺。酒至半酣,张温喜笑自若,颇有傲慢之意。

      次日,后主将金帛赐与张温,设宴于城南邮亭之上,命众官相送。孔明殷勤劝酒。正饮酒间,忽一人乘醉而入,昂然长揖,入席就坐。温怪之,乃问孔明曰:“此何人也?”孔明答曰:“姓秦,名宓,字子敕,现为益州学士。”温笑曰:“名称学士,未知胸中曾学事否?”宓正色而言曰:“蜀中三尺小童,尚皆就学,何况于我?”温曰:“且说公何所学?”宓对曰:“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所不通;古今兴废,圣贤经传,无所不览。”温笑曰:“公既出大言,请即以天为问:天有头乎?”宓曰:“有头。”温曰:“头在何方?”宓曰:“在西方。《诗》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也。”温又问:“天有耳乎?”宓答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温又问:“天有足乎?”宓曰:“有足。《诗》云:‘天步艰难。’无足何能步?”温又问:“天有姓乎?”宓曰:“岂得无姓!”温曰:“何姓?”宓答曰:“姓刘。”温曰:“何以知之?”宓曰:“天子姓刘,以故知之。”温又问曰:“日生于东乎?”宓对曰:“虽生于东,而没于西。”此时秦宓语言清朗,答问如流,满座皆惊。张温无语,宓乃问曰:“先生东吴名士,既以天事下问,必能深明天之理。昔混沌既分,阴阳剖判;轻清者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下凝而为地;至共工氏战败,头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缺: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天既轻清而上浮,何以倾其西北乎?又未知轻清之外,还是何物?愿先生教我。”张温无言可对,乃避席而谢曰:“不意蜀中多出俊杰!恰闻讲论,使仆顿开茅塞。”孔明恐温羞愧,故以善言解之曰:“席间问难,皆戏谈耳。足下深知安邦定国之道,何在唇齿之戏哉!”温拜谢。孔明又令邓芝入吴答礼,就与张温同行。张、邓二人拜辞孔明,望东吴而来。却说吴王见张温入蜀未还,乃聚文武商议。忽近臣奏曰:“蜀遣邓芝同张温入国答礼。”权召入。张温拜于殿前,备称后主、孔明之德,愿求永结盟好,特遣邓尚书又来答礼。权大喜,乃设宴待之。权问邓芝曰:“若吴、蜀二国同心灭魏,得天下太平,二主分治,岂不乐乎?”芝答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如灭魏之后,未识天命所归何人。但为君者,各修其德;为臣者,各尽其忠:则战争方息耳。”权大笑曰:“君之诚款,乃如是耶!”遂厚赠邓芝还蜀。自此吴、蜀通好。

      

    顾雍顾雍

     却说魏国细作人探知此事,火速报入中原。魏主曹丕听知,大怒曰:“吴、蜀连和,必有图中原之意也。不若朕先伐之。”于是大集文武,商议起兵伐吴。此时大司马曹仁、太尉贾诩已亡。侍中辛毗出班奏曰:“中原之地,土阔民稀,而欲用兵,未见其利。今日之计,莫若养兵屯田十年,足食足兵,然后用之,则吴、蜀方可破也。”丕怒曰:“此迂儒之论也!今吴、蜀连和,早晚必来侵境,何暇等待十年!”即传旨起兵伐吴。司马懿奏曰:“吴有长江之险,非船莫渡。陛下必御驾亲征,可选大小战船,从蔡、颖而入淮,取寿春,至广陵,渡江口,径取南徐:此为上策。”丕从之。于是日夜并工,造龙舟十只,长二十余丈,可容二千余人,收拾战船三千余只。魏黄初五年秋八月,会聚大小将士,令曹真为前部,张辽张郃文聘徐晃等为大将先行,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前后水陆军马三十余万,克日起兵。封司马懿为尚书仆射,留在许昌,凡国政大事,并皆听懿决断。不说魏兵起程。却说东吴细作探知此事,报入吴国。近臣慌奏吴王曰:“今魏王曹丕,亲自乘驾龙舟,提水陆大军三十余万,从蔡、颖出淮,必取广陵渡江,来下江南。甚为利害。”孙权大惊,即聚文武商议。顾雍曰:“今主上既与西蜀连和,可修书与诸葛孔明,令起兵出汉中,以分其势;一面遣一大将,屯兵南徐以拒之。”权曰:“非陆伯言不可当此大任。雍曰:“陆伯言镇守荆州,不可轻动。”权曰:“孤非不知,奈眼前无替力之人。”言未尽,一人从班部内应声而出曰:“臣虽不才,愿统一军以当魏兵。若曹丕亲渡大江,臣必生擒,以献殿下;若不渡江,亦杀魏兵大半,今魏兵不敢正视东吴。”权视之,乃徐盛也。权大喜曰:“如得卿守江南一带,孤何忧哉!”遂封徐盛为安东将军,总镇都督建业、南徐军马。盛谢恩,领命而退;即传令教众官军多置器械,多设旌旗,以为守护江岸之计。忽一人挺身出曰:“今日大王以重任委托将军,欲破魏兵以擒曹丕,将军何不早发军马渡江,于淮南之地迎敌?直待曹丕兵至,恐无及矣。”盛视之,乃吴王侄孙韶也。韶字公礼,官授扬威将军,曾在广陵守御;年幼负气,极有胆勇。盛曰:“曹丕势大;更有名将为先锋,不可渡江迎敌。待彼船皆集于北岸,吾自有计破之。”韶曰:“吾手下自有三千军马,更兼深知广陵路势,吾愿自去江北,与曹丕决一死战。如不胜,甘当军令。”盛不从。韶坚执要去,盛只是不肯,韶再三要行。盛怒曰:“汝如此不听号令,吾安能制诸将乎?”叱武士推出斩之。刀斧手拥孙韶出辕门之外,立起皂旗。韶部将飞报孙权。权听知,急上马来救。武士恰待行刑,孙权早到,喝散刀斧手,救了孙韶。韶哭奏曰:“臣往年在广陵,深知地利;不就那里与曹丕厮杀,直待他下了长江,东吴指日休矣!”权径入营来。徐盛迎接入帐,奏曰:“大王命臣为都督,提兵拒魏;今扬威将军孙韶,不遵军法,违令当斩,大王何故赦之?”权曰:“韶倚血气之壮,误犯军法,万希宽恕。”盛曰:“法非臣所立,亦非大王所立,乃国家之典刑也。若以亲而免之,何以令众乎?”权曰:“韶犯法,本应任将军处治;奈此子虽本姓俞氏,然孤兄甚爱之,赐姓孙;于孤颇有劳绩。今若杀之,负兄义矣。”盛曰:“且看大王之面,寄下死罪。”权令孙韶拜谢。韶不肯拜,厉声而言曰:“据吾之见,只是引军去破曹丕!便死也不服你的见识!”徐盛变色。权叱退孙韶,谓徐盛曰:“便无此子,何损于兵?今后勿再用之。”言讫自回。是夜,人报徐盛说:“孙韶引本部三千精兵,潜地过江去了。”盛恐有失,于吴王面上不好看,乃唤丁奉授以密计,引三千兵渡江接应。却说魏主驾龙舟至广陵,前部曹真已领兵列于大江之岸。曹丕问曰:“江岸有多少兵?”真曰:“隔岸远望,并不见一人,亦无旌旗营寨。”丕曰:“此必诡计也。朕自往观其虚实。”于是大开江道,放龙舟直至大江,泊于江岸。船上建龙凤日月五色旌旗,仪銮簇拥,光耀射目。曹丕端坐舟中,遥望江南,不见一人,回顾刘晔、蒋济曰:“可渡江否?”晔曰:“兵法实实虚虚。彼见大军至,如何不作整备?陛下未可造次。且待三五日,看其动静,然后发先锋渡江以探之。”丕曰:“卿言正合朕意。”是日天晚,宿于江中。当夜月黑,军士皆执灯火,明耀天地,恰如白昼。遥望江南,并不见半点儿火光。丕问左右曰:“此何故也?”臣奏曰:“想闻陛下天兵来到,故望风逃窜耳。”丕暗笑。及至天晓,大雾迷漫,对面不见。须臾风起,雾散云收,望见江南一带皆是连城:城楼上枪刀耀日,遍城尽插旌旗号带。顷刻数次人来报:“南徐沿江一带,直至石头城,一连数百里,城郭舟车,连绵不绝,一夜成就。”曹丕大惊。原来徐盛束缚芦苇为人,尽穿青衣,执旌旗,立于假城疑楼之上。魏兵见城上许多人马,如何不胆寒?丕叹曰:“魏虽有武士千群,无所用之。江南人物如此,未可图也!”

      正惊讶间,忽然狂风大作,白浪滔天,江水溅湿龙袍,大船将覆。曹真慌令文聘撑小舟急来救驾。龙舟上人立站不住。文聘跳上龙舟,负丕下得小舟,奔入河港。忽流星马报道:“赵云引兵出阳平关,径取长安。”丕听得,大惊失色,便教回军。众军各自奔走。背后吴兵追至。丕传旨教尽弃御用之物而走。龙舟将次入淮,忽然鼓角齐鸣,喊声大震,刺斜里一彪军杀到:为首大将,乃孙韶也。魏兵不能抵当,折其大半,淹死者无数。诸将奋力救出魏主。魏主渡淮河,行不三十里,淮河中一带芦苇,预灌鱼油,尽皆火着;顺风而下,风势甚急,火焰漫空,绝住龙舟。丕大惊,急下小船傍岸时,龙舟上早已火着。丕慌忙上马。岸上一彪军杀来;为首一将,乃丁奉也。张辽急拍马来迎,被奉一箭射中其腰,却得徐晃救了,同保魏主而走,折军无数。背后孙韶、丁奉夺得马匹、车仗、船只、器械,不计其数。魏兵大败而回。吴将徐盛全获大功,吴王重加赏赐。张辽回到许昌,箭疮迸裂而亡,曹丕厚葬之,不在话下。却说赵云引兵杀出阳平关之次,忽报丞相有文书到,说益州耆帅雍闿结连蛮王孟获,起十万蛮兵,侵掠四郡;因此宣云回军,令马超坚守阳平关,丞相欲自南征。赵云乃急收兵而回。此时孔明在成都整饬军马,亲自南征。正是:方见东吴敌北魏,又看西蜀战南蛮。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1]

    赏析/《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编辑

    在这一回演义中,张辽在曹丕征伐孙权的战役中中了一箭,回去之后伤重而死,不过这其中大有演义杜撰的成分,张辽在这次战役之后死去确实是事实,他的死也确实和这次战役大有关系,但是和演义中有些出入,在史书中,张辽并没有中箭的记录,这次出征时张辽已经染病,但是曹丕依旧带他出征,在这次出征后,张辽病死。说起来张辽当年大破孙权军,抵挡孙权多年不得北进,或许为了这关系,作者干脆便把他的死因为安排为丁奉射箭的关系,也算是为江东出口气吧。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不过演义中时常会安排把名将的死来个乾坤大挪移,而且十分偏好大将因为箭伤而死,太史慈,甘宁,黄忠,还有徐晃,张辽等人都被他安排为箭伤而死,假如算上如张郃这样真的是受箭伤而死的,那就更多了。这弓箭的威力,实在不一般。

    无论怎么说,这张辽确实是在此时死的,假如仔细想来,此时三国鼎立局面已经基本形成,但是那些曾经驰骋风云的名将们大都已经老得老,死得死,依旧在战场上的已经越来越少。其实当上一回刘备逝世时,已经意味着东汉末年那一代诸侯已经全部成为了历史。

    一个将领能成为名将,除了本身的素质,经历的战事规模次数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很难想象只经历一次战役的将领便可以称之为名将。汉末的战乱造成了大规模的战事,这给老百姓造成灾难的同时,也使得大批的名将得以涌现,而这些名将也是我们喜欢三国的一个原因。在此,我们便在此处寻觅那些早期的名将们,以供纪念。自然,在这里如曹操孙坚孙策刘备吕布等人都是一代名将,其中曹操更是东汉第一军事家,但是考虑到他们又是一方诸侯的关系,又被大家所熟知的关系,就不将这些人列入了。

    关羽:关羽,刘备集团中自刘备而下的一代名将,一度曾投降曹操,在此期间立下斩杀袁绍大将颜良的大功,而后回归刘备,因此事而被世人尊其之义,之后在刘备帐下一直为排名第一的武将,更是在刘备入蜀后都督荆州,其荣宠无以复加,建安二十四年,以汉中王座下前将军身份北上攻打曹操,并水淹于禁七军,擒曹操手下大将于禁,杀庞德,威镇华夏,达到其事业顶峰,但是之后便被吕蒙偷袭成功,被擒杀。在三国演义中增加了他许多戏份,如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斩蔡阳。(准确的说,从战绩上来说,关老爷当不得这个第一的位置,不过这一来也不是分先后,二来名将这名气也挺重要,所以便把他放在第一个说明了,自然,这和实力无关,以后的次序也是一样。)

    张辽:原为丁原手下战将,后属何进,董卓,吕布,在吕布死后率众投降曹操,之后在攻打袁氏战役中多以战功,尤其以斩单于蹋顿一战最为出名,日后多屯守各地,在合肥时以八百人大破孙权军,此战也是张辽人生中最出名的一战,曹丕称帝后任前将军,而人生最后一战是在带病随曹丕伐吴,时孙权令诸将:“张辽虽病,不可当之,慎之。”出征破吕范,还军后病死。演义中对他的事迹有所挪移,比如他的死在演义中就有所变化,但是总的来说,事迹大都记载进演义。

    高顺:在汉末群雄争霸中,他作为不属日后三国派系的一员战将,其能力相当突出,在有限的史料中,便有他破刘备,夏侯惇这样的战绩,对吕布甚为忠心,所领之军攻击无有不破者,当可称之为一代名将。在吕布死时同时被杀。演义中没有太大的变化。

    夏侯渊:跟随曹操起兵后,随同征战无数,但是其中最出名的是在曹操击败马超后镇守关中时破韩遂马超宋建极其羌军无数,并跟随曹操破张鲁,得汉中,但是便是在夏侯渊行都护将军镇守汉中时被刘备击败,战死。

    夏侯渊族兄夏侯惇:名气虽大,官位也高,又为曹操重用,日后曹丕登位更是拜他大将军,但是战绩远不如他族弟夏侯渊,后来相当长的时间干脆多是屯守,少有征战,这或许和他在攻吕布时左目失明有很大关系,准确的说他不能称之为名将。他在被拜大将军后几月就死了,他在演义中戏份很多,在诸多评书中更多,但是多是倒霉的角色。

    曹仁:跟随曹操起兵,征战多年,对袁术袁绍战中都有相当出色的表现,曹操对其相当信用,曾在汝南破刘备,在江陵抵挡周瑜,尤其是在守樊城抵挡关羽一役中,艰难时守住一城,不至于局势崩坏,功可谓高之,日后曹丕称帝任其为大将军大司马,在黄初四年死,和张辽死的差不多时候,他在演义中也是被欺负的一个角色,尤其是在面对诸葛亮和周瑜的时候,便成了少智的勇将。(曹仁弟弟曹纯是虎豹骑的将领,在破袁谭,北征,和长坂一战中都有所表现,不过死的很早,建安十五年就死了。)

    曹仁族兄弟曹洪:他的名气不小,但是最出名的时刻应该是在曹操最危急的时候送了他一匹马,说了“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的名言,不过最后两个都没死,比起来曹操儿子曹昂在进马的时候就比较逊色了,没有名言留下,也死了。他和曹仁一样,是曹操发家的主力军,开始时都收罗了千余人马,这在当时的时候也很有用了,不过曹洪明显比曹仁有钱,他收罗的千余人都是家兵,可见他家富而吝啬的情况肯定是事实,但是因为这个毛病日后差点倒霉,要不是诸人说情还有当年救曹操的功劳,曹丕就把他杀了。曹洪其实颇得曹操信用,官渡偷袭乌巢时便留曹洪守营,而且参与的战事也多,无论是在兖州苦战的时候还是日后在汉中的时刻都算是很活跃的将领,但是没有出色的代表性战绩。倒是活的很长,在曹丕死后曹叡即位后重新起用,熬到了拜骠骑将军以后才死,死的时候已经是太和六年了。曹洪在演义里的待遇比曹仁好不到哪里去,其实曹洪的军事才能也值得怀疑,在对于刘备属下大将吴兰时,曹休其实上才是当时的真正主将,不过曹休和曹真其实和张辽关羽这些人差了一代,不属于早期名将了。

    张飞:这位大家都很熟悉,演义中刘关张三兄弟的三将军,他的战绩开始不算很好,除了在长坂力阻敌军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日后入蜀一战和对于张郃一战中表现极其出色,他的故事不用太多说了,演义中对他的形象有所歪曲,但是在战绩上没有给他掺水分。从演义中来说,他光辉的一刻是在长坂,但是从历史上来说,收严颜和破张郃二战最为出色。死于在刘备伐吴前的暗杀。死前为车骑将军。

    黄忠:这位演义中的五虎将早期跟随刘表默默无闻,但是在跟了刘备后,马上便被重用,在入蜀一战后表现出色,在随刘备攻打汉中一战更是斩杀夏侯渊,乃是最光荣的一刻,被刘备任为后将军。在演义中他被描写为一个忠心不二的老将军,其实他是否老成如演义中的那样并没有明确记载,也没有和关羽来个长沙城下单挑。(其实假如真有如此一幕,日后关羽怎么还会对黄忠有意见呢?不过为了让黄忠这位五虎将形象更光荣,才安排了这个故事。)


    与黄忠在演义中关系颇近的魏延:其实演义中将他和黄忠放在一切也颇有道理,因为和黄忠一样,他也是属于被刘备破格越级提拔的将领,他最出名的一刻当是突然取代大热门张飞被刘备任为汉中太守。并有那句:“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至,请
    为大王吞之。”的名言。之后诸葛亮执政时期,也多为重用,并有大破郭淮的战绩,还向诸葛亮提出著名的偷袭关中计划,后来诸葛亮死时与杨仪相争,被杀,死前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演义中对其形象颇多诋毁,最莫名的便是他与诸葛亮的关系,事实上他虽然有因为诸葛亮不采纳他偷袭关中的计划而叹恨,但是诸葛亮也继刘备后一直重用于他。根本不可能出现演义中的一开始就要斩杀魏延,日后对魏延颇多限制的场面,更别提那个莫名其妙的踩灭本命灯故事了。

    张郃:魏延其实准确的来说并非是早期的名将,他出道太迟,虽然一下被提拔高位,但是从战史上来说和关羽张飞张辽等人都不是一批的,所以虽然活得挺长,但是真要说早期名将又活的长又一直在战斗前线的还要算张郃。从袁绍曹操争夺的群雄争霸时代他就是袁绍手下的大将了,后来投降曹操,一直跟随曹操征战四方,其将略为颇为了得,但是直到其他名将一一去世,张郃才真正大放光彩,得以在西面独挡一面,尤其是破街亭一战,可谓其一生的闪光点,诸葛亮北伐屡屡失败,在早期和他有莫大关系。但是在与诸葛亮战中,被流箭所伤,之后死。演义对他的记载和史书中有一些差别,比如和黄忠的交手没有记载过,而后与诸葛亮很长一段时间张郃乃是主将,没司马懿的戏份,但是总体来说不大。

    徐晃:起初为杨奉手下,后来投降曹操,。随从作战,多立战功,但是最光辉的一刻还是在危机时刻,终于能独立统军救援樊城,破关羽军的那一战。之后曹丕即位时为右将军,在太和元年死,当然不是在攻打孟达的时候被射死的了。演义杜撰了他的死。

    周瑜:他不用多说了,与孙策交好,在见袁术无能后,投奔孙策,风流倜傥,号为周郎,在孙策死后又辅佐孙权,在赤壁大战中率领江东主力与刘备军一起击败曹操,一战成就天下名,但是之后不久便病死,死前为偏将军,演义中因为诸葛亮的关系对他的形象多有诋毁,但是只要和诸葛亮不斗智,倒还算符合史实。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吕蒙:吕蒙出道甚早,一路积功而进,其有勇有谋,可称得上一代名将,其征战喜用诈术,往往不正面交锋,一击破敌,但也不乏强攻之勇。偷袭荆州一战乃是他的成名之作,在之后不久便死去。演义中将他的死归因于关羽追魂,其他倒是没有太多的修改。(孙权任用的周瑜鲁肃吕蒙陆逊三人,除鲁肃因为没有大的征战外其他三人都是颇有才干的名将,尤其得益于孙权本身才能不足的关系,他们得以发挥,至于陆逊的资历太浅,前两者在孙策时代便就参与军事,陆逊要等到孙权时代,所以不属于前代的名将了。)

    于禁:原为鲍信属下,后来鲍信死后归于曹操,备得信用,治军极其严厉,执法如山,曹军中多有畏惧者,在对战袁绍大军中第一个求战,在外姓中最受重用,但是在建安二十四年被关羽击败擒拿,投降,之后又被东吴得到,后回到曹魏,此时曹操已死,曹丕在位,明宽恕实嘲讽之,于禁羞恼而加,病死。其在被俘前为左将军,与演义中记载相差无多。

    乐进:在曹操帐中多有战功,最显眼的是在攻打乌巢一战时斩袁将淳于琼,倒是在屯守合肥时参与了破孙权一战,但是出击的乃是张辽李典部。建安二十三年死,死前为右将军,因为没有特色,演义也将他放了一马。

    马超:他的战功多是在自己为一方诸侯时,二度而起,对阵曹操大军,也有胜机,确实为勇将,之后归于刘备,虽然有出征汉中,但是没有太显眼的表现。在章武二年的时候就病死了,但是在演义里为了实现诸葛亮的平五路计策,而延命数年。

    赵云:其实赵云与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这四人相比,统率征战的机会少得多,官位也差了许多,在生前是为镇军将军,建兴七年死,赵云虽然有长坂救刘禅之功,但是在战绩上最出色的倒是在汉中一战时守营一战,被刘备誉之为“子龙一身都是胆”。总体上的战绩并不出色,但是颇有传说色彩,而且个人品德相当不错,在演义中大肆美化。

    太史慈:以胆色见壮,北海突围至刘备处求救,与孙策单骑战,又有神射才能,刘繇不能用,归于孙策,得以独任一方,不过其实没有表现什么统率才能的机会,在建安十一年就死去,为此演义刻意将其续命数年,经历了赤壁大战,在攻打张辽时才死,一样,是射死的。与他一样的有甘宁,甘宁勇猛至极,以数百人夜袭曹营,又身先士卒破皖城,但是在将略上差了许多,他在演义中被安排射死自然也和史实不一样。其实太史慈和甘宁的战绩并不是特别突出,但是因为演义的关系,他们的名气颇大,这样的还有曹军中的许褚典韦更是如此,演义中特别偏好这种有个人武勇的人。

    其实当时还有许多如李典霍峻文聘等人都是颇有水准的将领,但是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上述列举的也不全是真正的名将,许多只是名气大而已。其实想成为名将也不容易,要成为名将至少要有独立带领军打仗的机会,我们仔细看无论是哪一方阵营中一些将领一开始都没有独立太出色的战绩,很多是有战功而已,为什么呢?这一方面是信任关系,若是亲信将领,如曹仁这样的嫡系,那带兵机会大得多,往往能督众将,而其他将领机会便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诸侯征战,早期如曹操刘备等人都是自己带兵的多,将领只是随从而已,这样即便打胜了也不能完全表现自己的作战能力,就好象张辽若没有合肥那一战,便只怕和乐进等人差不多,多有战功而已,这一点周瑜吕蒙等人得了便宜,若是孙权军事能力与他兄长一般,那一定主动带兵,周瑜他们就没那么容易得到带领大军的机会了。这也有兵力的关系,本身诸侯兵力不强,自然要集中于主将也就是诸侯身上,其他人便是带兵也就是少数而已,而少数兵是很难打出有名的胜利战役的,象合肥那样的事可遇不可求啊。也好象关羽张飞,他们早期的表现不好,关羽到了曹操那还有所表现,张飞便默默无闻,为何?不是他们能力问题,而是刘备自己便流离失所,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能带领的兵力可想而知。此外,还有排序的问题,就好象假如夏侯渊不死,张郃就没有机会带领汉中曹军残部,张郃之后能大放光彩,和那些老将一个个死去有着很大关系。

    (实际上官位也是一样的道理,比较信任的将领自然位高权重,比如曹魏中曹家将领往往能得到更多机会更多的官位,自己的主公升官自己也水涨船高,比如周瑜最高才是偏将军,关羽生前只是前将军,他们都是最受信用的将军,不是主公小气,而是孙权那时自己也没什么好官职,刘备那时也才只是汉中王大司马而已,这点曹操就占了便宜,有皇帝在手好封官啊,所以臣下希望主公称帝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自己的官位可以往上挪一挪了。还有要活得长,只要坚持着活着,等到主公发达了,其他老将都死了,你就有出头的机会了。)

    说到这里,我们就在下一章说说“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的事吧! [2]

    回评/《三国演义》第八十六回 编辑

    毛宗岗批语

    自曹丕以三路取吴,而吴、魏之衅生;自曹丕以五路取蜀,而吴、蜀之交复合。吴、蜀之交复合,而吴、魏之衅乃愈生矣。以前回观之,则五路之中,孔明又以孙权一路为急。盖其于四路,不过退之已耳。若孙权一路,则不但退之,又将用之。退之使不侵蜀,用之即侵魏也。吴纵不侵魏,而魏必侵吴,以致吴之侵魏;既致吴之侵,而吴必结我以侵魏。是吴以两路答三路之师,蜀亦以两路答五路之师也。然则魏之伐吴,适所以自伐;而蜀之通吴,乃其所以伐魏欤? 

      孔明之遣邓芝,为伐魏地也。然为伐魏地,亦正为吞吴地也。先主尝仇吴矣,先主仇之,而孔明通之,岂孔明之心异于先主哉?以为不先灭魏,则吴未可吞;而不先通吴,则魏未可灭。魏灭而蜀与吴势不两存。观邓芝“天无二日”之言,章章可见。然则孔明反先主伐吴之事,实欲终先主吞吴之志耳。 

      屈灵均作《天问》,柳子厚作《天对》,一问于千百载之前,一对于千百载之后。窃谓子厚未识灵均寄托之本意,恨不再起灵均以难之。若秦宓既为天对以答问,又复为天问以索对,殆以一人而兼灵均、子厚之长矣。 

      吴侯初以刀锯鼎镬待蜀使,而吴使至蜀,蜀岂得无答礼乎?有秦宓之舌剑,可以当刀斧手;其悬河之口,可以当油鼎之沸矣。然孔明亦尝舌战东吴之士,何以不自折之,而乃用秦宓也?曰:师相之体固宜养重,与前番入吴时,又自不同故也。 

      前有周郎赤壁之火,又有陆逊猇亭之火,无分毫相犯,斯亦事与文之最奇者矣。乃不意两番之后,又有徐盛南徐之火,又与前两番无分毫相犯。如赤壁、猇亭之用火甚迟,南徐之用火甚速,其不同者一。曹操、先主之兵烧之而后退,曹丕之兵至于退而后烧;前两番则以火蹑其后,后一番则以火截其前,其不同者二。周郎之兵先小胜而后大胜,陆逊之兵先小败而后大胜,而徐盛则止是一胜,其不同者三。不但此也。程普不服周郎,韩当、周泰不服陆逊,是以老成轻量少年;孙韶不服徐盛,是以少年轻量老成,此则其同而不同者也。曹操有连环之舟,先主有连营之屯,其连在敌;徐盛有连城之势,其连在我,此又其同而不同者也。孔明以草为人,用之大雾之中;徐盛以草为人,见之大雾之后。孔明以石为兵,御陆逊于既胜;徐盛以木为城,惑曹丕于初来。其仿佛处皆种种各别。如此妙事,如此妙文,使今之捏造稗官者执笔而摹之,岂能效其万一耶? 

      若曹丕自守邺都,吴亦以徐盛代守荆州,而令司马懿与陆逊相拒于江淮之间,其鬬智必有可观,惜未见此两人之交手也。且使攻南徐者为曹操,则龙舟之役未必如此之惫;又使助徐盛者有孔明,则曹丕之奔必无生还之路矣。读书者将前后彼此相易而观之,则其人才之分数自出。

    李贽总评

    秦宓不怕张温羞死,邓芝不管孙权恼杀,西蜀之人亦大横哉!

      天果有头、目、手、足乎?若说是无,秦宓说得有理,若说是有,秦宓说得无凭。莫便被他哄杀也,亦只为姓刘二字张本耳,勿认真也,认真却被秦宓笑人。

      孙韶原不曾误事,徐盛何执拗如此,可恶可恶。或日:此徐盛激将之法也。未知和尚笑曰:此等议论,正吴人所谓屁香者也。呜呼!今日读史之人,谁一人非屁香者乎?

      孙韶好,徐盛好,孙权也好。然孙韶即不能成功其志,自是可取。正不必以成败论也。

      

    钟敬伯总评

    天那有头、目、手、足?秦宓言虽有理,事实无凭,然其引诗大趣也。更妙者,天子姓刘知天姓刘之解。从来儒者说天话,此人可谓谈夭衍矣。[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1-28
    [2]^引用日期:2011-01-28
    [3]^引用日期:2011-01-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1-31 07:47:05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