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三国演义》第八十回:曹丕在众臣劝谏之下,废了汉献帝,自立为皇帝,国号大魏。诸葛亮劝说刘备复兴汉室,刘备再三不从,诸葛亮诈病赚刘备允诺称帝一事。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蜀汉。

    编辑摘要

    目录

    回目/《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编辑

    曹丕废帝篡炎刘 汉王正位续大统

    简介/《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编辑

    刘备不听赵云、秦宓、孔明之劝发兵七十五万伐吴。
    张飞鞭挞末将范疆、张达,范、张割张飞首级献东吴。
    先主出征,吴班为先锋,关兴,张苞护驾。
    孙权使诸葛谨说刘备与东吴和好共讨曹丕。

    正文/《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编辑

     

    《三国演义》第八十回《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却说华歆等一班文武,入见献帝。歆奏曰:“伏睹魏王,自登位以来,德布四方,仁及万物,越古超今,虽唐、虞无以过此。群臣会议,言汉祚已终,望陛下效尧、舜之道,以山川社稷,禅与魏王,上合天心,下合民意,则陛下安享清闲之福,祖宗幸甚!生灵幸甚!臣等议定,特来奏请。”帝闻奏大惊,半晌无言,觑百官而哭曰:“朕想高祖提三尺剑,斩蛇起义,平秦灭楚,创造基业,世统相传,四百年矣。朕虽不才,初无过恶,安忍将祖宗大业,等闲弃了?汝百官再从公计议。”华歆引李伏许芝近前奏曰:“陛下若不信,可问此二人。”李伏奏曰:“自魏王即位以来,麒麟降生,凤凰来仪,黄龙出现,嘉禾蔚生,甘露下降。此是上天示瑞,魏当代汉之象也。”许芝又奏曰:“臣等职掌司天,夜观乾象,见炎汉气数已终,陛下帝星隐匿不明;魏国乾象,极天际地,言之难尽。更兼上应图谶,其谶曰:鬼在边,委相连;当代汉,无可言。言在东,午在西;两日并光上下移。以此论之,陛下可早禅位。‘鬼在边,委相连’,是‘魏’字也;‘言在东,午在西’,乃‘许’字也;两日并光上下移,乃‘昌’字也:此是魏在许昌应受汉禅也。愿陛下察之。”帝曰:“祥瑞图谶,皆虚妄之事;奈何以虚妄之事,而遽欲朕舍祖宗之基业乎?”王朗奏曰:“自古以来,有兴必有废,有盛必有衰,岂有不亡之国、不败之家乎?汉室相传四百余年,延至陛下,气数已尽,宜早退避,不可迟疑;迟则生变矣。”帝大哭,入后殿去了。百官哂笑而退。

      

    220年 曹丕篡汉220年 曹丕篡汉

     次日,官僚又集于大殿,令宦官入请献帝。帝忧惧不敢出。曹后曰:“百官请陛下设朝,陛下何故推阻?”帝泣曰:“汝兄欲篡位,令百官相逼,朕故不出。”曹后大怒曰:“吾兄奈何为此乱逆之事耶!”言未已,只见曹洪、曹休带剑而入,请帝出殿。曹后大骂曰:“俱是汝等乱贼,希图富贵,共造逆谋!吾父功盖寰区,威震天下,然且不敢篡窃神器。今吾兄嗣位未几,辄思篡汉,皇天必不祚尔!”言罢,痛哭入宫。左右侍者皆歔欷流涕。曹洪曹休力请献帝出殿。帝被逼不过,只得更衣出前殿。华歆奏曰:“陛下可依臣等昨日之议,免遭大祸。”帝痛哭曰:“卿等皆食汉禄久矣;中间多有汉朝功臣子孙,何忍作此不臣之事?”歆曰:“陛下若不从众议,恐旦夕萧墙祸起。非臣等不忠于陛下也。”帝曰:“谁敢朕耶?”歆厉声曰:“天下之人,皆知陛下无人君之福,以致四方大乱!若非魏王在朝,弑陛下者,何止一人?陛下尚不知恩报德,直欲令天下人共伐陛下耶?”帝大惊,拂袖而起,王朗以目视华歆。歆纵步向前,扯住龙袍,变色而言曰:“许与不许,早发一言!”帝战栗不能答,曹洪、曹休拔剑大呼曰:“符宝郎何在?”祖弼应声出曰:“符宝郎在此!”曹洪索要玉玺。祖弼叱曰:“玉玺乃天子之宝,安得擅索!”洪喝令武士推出斩之。祖弼大骂不绝口而死。后人有诗赞曰:“奸宄专权汉室亡,诈称禅位效虞唐。满朝百辟皆尊魏,仅见忠臣符宝郎。”

      帝颤栗不已。只见阶下披甲持戈数百余人,皆是魏兵。帝泣谓群臣曰:“朕愿将天下禅于魏王,幸留残喘,以终天年。”贾诩曰:“魏王必不负陛下。陛下可急降诏,以安众心。”帝只得令陈群草禅国之诏,令华歆赍捧诏玺,引百官直至魏王宫献纳。曹丕大喜。开读诏曰:“朕在位三十二年,遭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今仰瞻天象,俯察民心,炎精之数既终,行运在乎曹氏。是以前王既树神武之迹,今王又光耀明德,以应其期。历数昭明,信可知矣。夫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唐尧不私于厥子,而名播于无穷,朕窃慕焉,今其追踵尧典,禅位于丞相魏王。王其毋辞!”

      曹丕听毕,便欲受诏。司马懿谏曰:“不可。虽然诏玺已至,殿下宜且上表谦辞,以绝天下之谤。”丕从之,令王朗作表,自称德薄,请别求大贤以嗣天位。帝览表,心甚惊疑,谓群臣曰:“魏王谦逊,如之奈何?”华歆曰:“昔魏武王受王爵之时,三辞而诏不许,然后受之,今陛下可再降诏,魏王自当允从。”帝不得已,又令桓阶草诏,遣高庙使张音,持节奉玺至魏王宫。曹丕开读诏曰:“咨尔魏王,上书谦让。朕窃为汉道陵迟,为日已久;幸赖武王操,德膺符运,奋扬神武,芟除凶暴,清定区夏。今王丕缵承前绪,至德光昭,声教被四海,仁风扇八区;天之历数,实在尔躬。昔虞舜有大功二十,而放勋禅以天下;大禹有疏导之绩,而重华禅以帝位。汉承尧运,有传圣之义,加顺灵祇,绍天明命,使行御史大夫张音,持节奉皇帝玺绶。王其受之!”

      曹丕接诏欣喜,谓贾诩曰:“虽二次有诏,然终恐天下后世,不免篡窃之名也。”诩曰:“此事极易,可再命张音赍回玺绶,却教华歆令汉帝筑一坛,名‘受禅坛’;择吉日良辰,集大小公卿,尽到坛下,令天子亲奉玺绶,禅天下与王,便可以释群疑而绝众议矣。”丕大喜,即令张音赍回玺绶,仍作表谦辞。音回奏献帝。帝问群臣曰:“魏王又让,其意若何?”华歆奏曰:“陛下可筑一坛,名曰‘受禅坛’,集公卿庶民,明白禅位;则陛下子子孙孙,必蒙魏恩矣。”帝从遣太常院官,卜地于繁阳,筑起三层高坛,择于十月庚午日寅时禅让。

      至期,献帝请魏王曹丕登坛受禅,坛下集大小官僚四百余员,御林虎贲禁军三十余万,帝亲捧玉玺奉曹丕。丕受之。坛下群臣跪听册曰:“咨尔魏王!昔者唐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汉道陵迟,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乱滋昏,群凶恣逆,宇内颠覆。赖武王神武,拯兹难于四方,惟清区夏,以保绥我宗庙;岂予一人获乂,俾九服实受其赐。今王钦承前绪,光于乃德;恢文武之大业,昭尔考之弘烈。皇灵降瑞,人神告徵;诞惟亮采,师锡朕命。佥曰:尔度克协于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逊尔位。於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君其祗顺大礼,飨万国以肃承天命!”

      读册已毕,魏王曹丕即受八般大礼,登了帝位。贾诩引大小官僚朝于坛下。改延康元年为黄初元年。国号大魏。丕即传旨,大赦天下。谥父曹操为太祖武皇帝,华歆奏曰:“‘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汉帝既禅天下,理宜退就藩服。乞降明旨,安置刘氏于何地?”言讫,扶献帝跪于坛下听旨。丕降旨封帝为山阳公,即日便行。华歆按剑指帝,厉声而言曰:“立一帝,废一帝,古之常道!今上仁慈,不忍加害,封汝为山阳公。今日便行,非宣召不许入朝!”献帝含泪拜谢,上马而去。坛下军民人等见之,伤感不已。丕谓群臣曰:“舜、禹之事,朕知之矣!”群臣皆呼“万岁”。后人观此受禅坛,有诗叹曰:“两汉经营事颇难,一朝失却旧江山。黄初欲学唐虞事,司马将来作样看。”百官请曹丕答谢天地。丕方下拜,忽然坛前卷起一阵怪风,飞砂走石,急如骤雨,对面不见;坛上火烛,尽皆吹灭。丕惊倒于坛上,百官急救下坛,半晌方醒。侍臣扶入宫中,数日不能设朝。后病稍可,方出殿受群臣朝贺。封华歆为司徒,王朗为司空;大小官僚,一一升赏。丕疾未痊,疑许昌宫室多妖,乃自许昌幸洛阳,大建宫室。

      早有人到成都,报说曹丕自立为大魏皇帝,于洛阳盖造宫殿;且传言汉帝已遇害。汉中王闻知,痛哭终日,下令百官挂孝,遥望设祭,上尊谥曰“孝愍皇帝”。玄德因此忧虑,致染成疾,不能理事,政务皆托与孔明。

      孔明与太傅许靖、光禄大夫谯周商议,言天下不可一日无君,欲尊汉中王为帝。谯周曰:“近有祥风庆云之瑞;成都西北角有黄气数十丈,冲霄而起;帝星见于毕、胃、昴之分,煌煌如月。此正应汉中王当即帝位,以继汉统,更复何疑?”于是孔明与许靖,引大小官僚上表,请汉中王即皇帝位。汉中王览表,大惊曰:“卿等欲陷孤为不忠不义之人耶?”孔明奏曰:“非也。曹丕篡汉自立,王上乃汉室苗裔,理合继统以延汉祀。”汉中王勃然变色曰:“孤岂效逆贼所为!”拂袖而起,入于后宫。众官皆散。

      三日后,孔明又引众官入朝,请汉中王出。众皆拜伏于前。许靖奏曰:“今汉天子已被曹丕所弑,王上不即帝位,兴师讨逆,不得为忠义也。今天下无不欲王上为君,为孝愍皇帝雪恨。若不从臣等所议,是失民望矣。”汉中王曰:“孤虽是景帝之孙,并未有德泽以布于民;今一旦自立为帝,与篡窃何异!”孔明苦劝数次,汉中王坚执不从

      

    221年 刘备称帝221年 刘备称帝

     孔明乃设一计,谓众官曰:如此如此。于是孔明托病不出。汉中王闻孔明病笃,亲到府中,直入卧榻边,问曰:“军师所感何疾?”孔明答曰:“忧心如焚,命不久矣!”汉中王曰:“军师所忧何事?”连问数次,孔明只推病重,瞑目不答。汉中王再三请问。孔明喟然叹曰:“臣自出茅庐,得遇大王,相随至今,言听计从;今幸大王有两川之地,不负臣夙昔之言。目今曹丕篡位,汉祀将斩,文武官僚,咸欲奉大王为帝,灭魏兴刘,共图功名;不想大王坚执不肯,众官皆有怨心,不久必尽散矣。若文武皆散,吴、魏来攻,两川难保。臣安得不忧乎?”汉中王曰:“吾非推阻,恐天下人议论耳。”孔明曰:“圣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今大王名正言顺,有何可议?岂不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汉中王曰:“待军师病可,行之未迟。”孔明听罢,从榻上跃然而起,将屏风一击,外面文武众官皆入,拜伏于地曰:“王上既允,便请择日以行大礼。”汉中王视之,乃是太傅许靖、安汉将军糜竺、青衣侯向举、阳泉侯刘豹、别驾赵祚、治中杨洪、议曹杜琼、从事张爽、太常卿赖恭、光禄卿黄权、祭酒何宗、学士尹默、司业谯周、大司马殷纯、偏将军张裔、少府王谋、昭文博士伊籍、从事郎秦宓等众也。

      汉中王惊曰:“陷孤于不义,皆卿等也!”孔明曰:“王上既允所请,便可筑坛择吉,恭行大礼。”即时送汉中王还宫,一面令博士许慈、谏议郎孟光掌礼,筑坛于成都武担之南。诸事齐备,多官整设銮驾,迎请汉中王登坛致祭。谯周在坛上,高声朗读祭文曰:“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朔,越十二日丁巳,皇帝备,敢昭告于皇天后土:汉有天下,历数无疆。曩者,王莽篡盗,光武皇帝震怒致诛,社稷复存。今曹操阻兵残忍,戮杀主后,罪恶滔天;操子丕,载肆凶逆,窃据神器。群下将士,以为汉祀堕废,备宜延之,嗣武二祖,躬行天罚。备惧无德忝帝位,询于庶民,外及遐荒君长,佥曰:天命不可以不答,祖业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无主。率土式望,在备一人。备畏天明命,又惧高、光之业,将坠于地,谨择吉日,登坛告祭,受皇帝玺绶,抚临四方。惟神飨祚汉家,永绥历服!”读罢祭文,孔明率众官恭上玉玺。汉中王受了,捧于坛上,再三推辞曰:“备无才德,请择有才德者受之。”孔明奏曰:“王上平定四海,功德昭于天下,况是大汉宗派,宜即正位。已祭告天神,复何让焉!”文武各官,皆呼“万岁”。拜舞礼毕,改元章武元年。立妃吴氏为皇后,长子刘禅为太子;封次子刘永为鲁王,三子刘理为梁王;封诸葛亮为丞相,许靖为司徒;大小官僚,一一升赏。大赦天下。两川军民,无不欣跃。次日设朝,文武官僚拜毕,列为两班。先主降诏曰:“朕自桃园与关、张结义,誓同生死。不幸二弟云长,被东吴孙权所害;若不报仇,是负盟也。朕欲起倾国之兵,剪伐东吴,生擒逆贼,以雪此恨!”言未毕,班内一人,拜伏于阶下,谏曰:“不可。”先主视之,乃虎威将军赵云也。正是:君王未及行天讨,臣下曾闻进直言。

      未知子龙所谏若何,且看下文分解。[1]

    赏析/《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编辑

    本回演义中曹丕逼献帝禅让,立国为魏,而在成都的刘备得知此消息后也称帝继承汉王朝的传承,这一般可认为是三国时代正式开始形成,刘备是承继汉朝,自然国号还是汉。至于我们后来所说的蜀或者蜀汉则是后世或敌国对其的称谓,在蜀汉内部,一直称自己为汉,所以诸葛亮自然是大汉丞相,而不是什么蜀汉丞相或者大蜀丞相,张飞也是大汉车骑将军,刘备则是汉昭烈帝,而不是先主,(或者称先帝)若是我们现在回到那个时代的益州,张口说什么蜀国蜀汉先主后主,那要不当时的人不明白你说什么,要不就把你当住间谍抓起来斩了。在献帝之前,除了袁术外,各路诸侯也都是统一打着汉王朝的旗号,曹操要称魏公魏王也是建安后期的事了,孙权那吴王还要等曹丕称帝后才封,至于刘备一直就是汉朝旗号,压根没换过,根本就见不到一个蜀字。这个蜀能在日后传播开来还是拜陈寿的三国志所赐。 

    陈寿写三国志时晋朝已经一统,晋朝因为是由曹魏传位而来,所以自然要将曹魏视为继承汉朝的正统,所以陈寿的三国志魏书中曹操曹丕等人都是帝王本纪的形式,而刘备孙权则是称先主吴主,以传记形式。尤其对于刘备这边最是煞费苦心,刘备是以汉为国号,传承汉朝的,但是这样不能写啊,写了那曹魏算什么?晋朝算什么?难道三国志写魏书汉书吴书?汉朝还没亡?那晋朝继承曹魏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这样陈寿的脑袋肯定不要想要了。(本来就是降臣,还搞小动作。)所以陈寿才写作蜀书,为此还刻意将刘焉刘璋这两位拉来作为蜀书的第一传刘二牧传。要说孙坚孙策作为吴书第一还就罢了,本来就是孙权的父兄,基业也是靠孙策打下来的,这刘焉刘璋和刘备何干?(按这样一来袁绍要列在曹操前面了,)陈寿这样做也就是让这看上去象是蜀书而不是汉书。用心可谓良苦。 

    陈寿这样做引起了日后蜀汉还是曹魏是正统的极大争论,站在曹魏一边的多以献帝禅让为借口,其实这也就是历史为政治服务的典型罢了。(同样是一朝,东西晋,南北宋就站在两个不同的角度支持蜀汉和曹魏)要说禅让,王莽也是正统禅让的,可是谁又把那个“新”王朝当回事了,当年若是蜀汉夺了天下,谁又敢搞个蜀书出来,成王败寇,便是如此,失败者连名字都要打个记号。

    三国的问题说到这里,再说些有趣的话题,一般我们说汉朝,都是指的两汉,也就是刘邦建立的西汉和刘秀再兴的东汉,但是以汉为国号的可并非一家,三国刘备建立的蜀汉,这个大家都熟悉,灭了西晋的也是“汉”,那就是刘渊建立的“汉”,他不单建汉,还是将刘禅为孝怀皇帝,将刘邦刘秀刘备尊为三祖,这架子做的是继承蜀汉的样子。不过有两大问题,第一个是刘渊是匈奴人,这个刘姓太不正宗了些。当然,刘渊也有他的道理,他认为匈奴和汉朝皇帝和亲多年,这个血缘还是很近的,至于这个母族父族血缘的问题我们不去管他,怎么说都把姓都改了,何况日后沙陀族的李存勖也做了唐皇不是。不过关键是他的侄子做了皇帝后马上就把“汉”这个国号改了,这把国号都改了,自然也就没办法继承汉朝了。除此之外,十六国中占据四川的成国在李寿得位后把“成”改成“汉”,所以后来干脆把这个政权前后统称为成汉了,实际上要注意的是虽然这个政权都是一家子出来的,但是国号不同,就好象刘渊时期是“汉”的政权在他侄子时期便改成“赵”了。 

    这之后“汉”这个国号就不太有人用了,正宗汉室宗亲的刘裕也没建号为“汉”,(刘裕的祖先不是刘邦那一族的,先祖是刘邦弟弟,或许这就是一个缘故。)再之后就要等到五代时期刘知远建立的后汉了,还有地方政权的南北汉,其中北汉与后汉有着比较直接的承继关系,建立北汉的刘崇是刘知远的弟弟,后汉灭亡后他随即称帝。而南汉就是另外的分支,南汉在后梁时期就建立了,和后汉没什么关系,还一度建号为越,之后才改为“汉”。此外就是与朱元璋争天下的陈友谅了,他的国号也是“汉”,不过这个“汉”夭折太快,后人还没准备好正统的前缀名就去了。 

    除了汉外,历史上用的比较多的国号有以下几个: 

    秦:当年席卷天下的秦帝国,在十六国时期被搬了出来,符家和姚家的前后秦一度显赫一时,姚苌灭了前秦,却也把国号定为“秦”实在懒的可以,此外还有一个西秦,乞伏氏建,不过其势力比起前后秦差的太远。 

    赵:战国七雄的赵在十六国时期也被用了,其前赵就是那个把刘渊的“汉”改了的刘曜,他建号赵,之后其部将石勒又灭了前赵,他也还是以“赵”为国号,后人为了区分称之为后赵。 

    魏:十六国到南北朝时代是个国号复兴的时代,战国时期赵用了,战国时期的另一强国魏也被用了,先是后赵部将冉闵灭了后赵,先改国号为“卫”,后来又改成“魏”,不过他的“魏”时间太短,“魏”的复兴要等到拓拔氏建立的“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北魏才算真正风光起来,日后北魏又分裂为二,自然两边都是打着魏的旗号,只是史书上为了方便区别,称之为东魏西魏。 

    燕:南北朝时期最风光的国号应该是“魏”,虽然分裂为二,但是至少开始都算魏,一家子的,不象南朝换了四个国号,不过十六国最风光的国号就是“燕”了,那个时代先后有五个政权用过“燕”,除了北燕不是正宗的慕容家族,(但是传承上还是和后燕有关)其他前燕,后燕,南燕,西燕都是慕容家族的人。(也就是前燕那边传下来的),不过他们和最早使用燕这个国号的春秋战国的那个燕,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来自北方吧。 

    凉:十六国时期“凉”这个国号也很风光,有前凉后凉西凉北凉南凉五个政权用过此年号,只是这个国号的意思就代表了这些政权地处边陲,成不了气候了。 

    夏:夏王朝在千年之后复辟,想必当年的夏王先祖一定想不到,不过这都是少数民族建立的,一次是十六国的胡夏,一次是宋代的西夏,当然,他们只是称“夏”,没有后世给予的前缀。 

    梁:梁国在周代是个小国家,不过在后代却发扬光大,南北朝的梁朝也是一度兴盛无比,而五代的后梁也算继承了唐朝的中原政权,尽管时间都不算很长。 

    吴:虽然有春秋的吴国,三国的东吴,五代十国的吴,不过他们的地盘都是在南方折腾。(朱元璋称王的时候是吴王,不过他称帝的时候国号就是“明”了。) 

    宋:春秋战国的宋国曾经一度强大,但是在更多的时间是处于中等强国的地位,南北朝的宋和南北宋好象也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楚: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用过当年春秋战国之强国楚国的年号。 

    齐:作为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在南北朝时期很吃香,南朝萧道成的“齐”建国仅仅20余年就灭国了,在五十年后高洋建立的北齐也没撑过三十年,五代十国时期李昇也建号“齐”,不过在自己回复了李姓后,马上就改国号“唐”去了,比较战国的“齐”,真是短命啊。 

    晋:作为春秋的超级霸主,“晋”这个国号还是比较吃香的,司马家族建立的晋朝也是一统天下的少数几朝之一了,在五代时期石敬瑭也举了一下“晋”的旗号。 

    周:周代虽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中央集权皇朝,但是作为一个存留八百年的王朝,还是有人记得的,南北朝时期灭了西魏的宇文家族定国号为周,之后被隋取代,紧接着是唐,在唐朝武则天时期居然改国号为“周”,虽然短,基本上把他算为唐朝的一部分,但是也是过了一次瘾不是。 

    唐:作为与汉朝并称的唐,除了在春秋战国时期可以找到一个唐国外,就是我们熟知的大唐皇朝,此外便是五代十国中五代李存勖建立的后唐,李昇建立的南唐,他们都打着继承大唐的招牌,“唐”便是主要出现在这一时期。 [2]


    回评/《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编辑

    毛宗岗批三国

    三代以后,学汤、武之征诛则是,学舜、禹之受禅则非,盖征诛可学,而受禅不可学也。汉高学汤、武,虽未必遂可汤、武,而犹不失为堂堂之阵,正正之旗。若夫受禅之举,一学之而谬者有王莽,再学之而谬者有曹丕。彼但知舜、禹之事,而不知舜、禹之所以行其事者耳。舜、禹之事,行之以舜、禹之心。后人乃以羿、浞之心,而欲行舜、禹之事;居尧宫而逼尧子,夺舜玺而逼舜禅,天下有如是之舜,如是之禹哉? 

      有妖孽而为祯祥者,口九年之水开圣帝,七年之旱启贤王是也。有祯祥而为妖孽者,如鲁桓公之书大有,鲁哀公之志获麟是也。不当瑞而瑞,即谓之妖;不当祥而祥,即谓之孽。麟凤黄龙,非曹丕受命之祯,乃献帝失国之兆。然则麟也、凤也、龙也,直等之青蛇之堕、雌鸡之化而已矣。 

      观曹丕受禅之时,有怪风之警,而知天心之未尝不与人心合也。人有心,天亦有心。人心不与魏,岂天心独与魏哉?然不与魏者天心也,不与魏而终不能禁魏之篡者,天数也。不独人不能违数,即天亦不能自违其数。数不可凭,而福善祸淫之心则可凭。紫阳《纲目》不以魏为正统,盖不以天数与之,还以天心之合乎人心者夺之耳。 

      汉高之返沛县,有《大风》之歌,此汉初之雄风也。献帝之禅许昌,有怪风之变,此汉末之悲风也。风在汉初而雄,在汉末而悲,同一风而有盛衰之异焉。虽然,风至汉末,风斯息矣,汉末安得有风?当仍归之高祖在天之灵可也。 

      吕雉王产、禄,而刘几化吕;武曌宠三思,而周几代唐。若曹后者,诚过之矣。曹后之骂曹丕,比之王后之骂王莽,庶几相似乎?然以后之贵而贵其族者,王后也;以族之贵而贵为后者,曹后也。族以后之故而得贵,则后之斥之也易;后因族之故而得立,则后之不党其族也难。推曹后之心,使其身非曹操之所出,我知其必与父兄同谋讨贼,如伏后、董妃之事耳。伏完有女而曹操亦有女,董承有妹而曹丕亦有妹。曹后之贤,殆将与伏后、董妃并列为三云。 

      玄德帝成都,曹丕帝洛阳,同一帝也,而史家予玄德,而不予曹丕者,正与僭之异也。若论玄德之取西川,则以刘夺刘,或以为逆取而顺守;若论玄德之即帝位,则以刘继刘,直是顺取而顺守矣。所可议者,续高、光之业而不坠其统,固所以尊祖;乃纳刘瑁之妻而立之为后,似不免于宾祖。君子于此,不能无遗憾焉。

      玄德之称汉中王也,在曹操称魏王之后。夫曹氏可王,而刘氏独不可王乎?非刘氏而王者,高祖有禁,即以献帝临之,曹可夺而刘可予也。玄德之即帝位也,在曹丕篡帝位之后。夫丕可以篡汉,而帝室之冑反不可以继汉乎?丕篡之,而玄德继之,是献帝废而未废也。“宋”之司马氏,乃帝魏而寇蜀,吾不知其作何解?

    李贽总评

    山阳受禅,分明扮戏,然皆操之遗奸也.操之奸雄,至此极矣。岂知特为陈留作一草稿,草稿方完,誊真者随至矣.呜呼笼奸雄亦何益于事哉!信乎奸雄之外复有奸雄也,做小人枉却做了小人也,亦何益于事哉?

      曹家戏文方完,刘家戏子又上场矣,真可发一大笑也。虽然,自开辟以来,那一处不是戏场?那一人不是戏子?那一事不是戏文?併我今日批评《三国志》亦是戏文内一出也。呵呵。

      曹操、诸葛亮心腹一般,做手两样。似诸葛亮较胜一筹耳。

      

    钟敬伯总评

    山阳受禅,操之遗奸至此极矣。岂知特为陈留作一标榜乎?

      后人诗诮之曰:当初不解唐虞意,筑土成台教晋宣。又曰:受禅层台见马上,山阳还得似陈留。操贼九泉亦心怍否?[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1-28
    [2]^引用日期:2011-01-28
    [3]^引用日期:2011-01-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1-30 02:5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