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与吴质书》

    《与吴质书》是魏晋时期的散文名篇,曹丕和曹植各有一篇,分别是曹丕和曹植写给吴质的书札。在文学史上,曹植的文学成就高于曹丕,而曹丕的《与吴质书》不但慷慨任气,而且文采焕然,情深意切,较曹植的更为有名。

    编辑摘要

    目录

    《与吴质书》魏晋文学
    《与吴质书》是魏晋时期的散文名篇,曹丕曹植各有一篇,分别是曹丕和曹植写给吴质书札。在文学史上,曹植的文学成就高于曹丕,而曹丕的《与吴质书》不但慷慨任气,而且文采焕然,情深意切,较曹植的更为有名。

    曹丕之作/《与吴质书》 编辑

    二月三日,丕白: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与吴质书》曹丕

    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论二十余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抆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时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

    昔伯牙绝弦于锺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亦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有言:年三十余;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否?东望于邑,裁书叙心。丕白。

    【校注】此篇不见于原本《古文观止》。校以《四部丛刊》影宋本《六臣注文选》卷四十二。

    丕作今译/《与吴质书》 编辑

    二月三日,曹丕陈说。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分别又将四年。三年不见,《东山》诗里的士兵尚且感叹离别时间太长,何况我们分别都已经超过三年,思念之情怎么能够忍受呢!虽然书信来往,不足以解除郁结在心头的深切怀念之情。

    《与吴质书》魏晋南北朝文学史

    前一年流行疾疫,亲戚朋友多数遭受不幸,徐干陈琳应瑒刘祯,很快相继都去世,我内心的悲痛怎么能用言语表达啊?过去在一起交往相处,外出时车子连着车子,休息时座位相连,何曾片刻互相分离!每当我们互相传杯饮酒的时候,弦乐管乐一齐伴奏,酒喝得痛快,满面红光,仰头吟诵自己刚作出的诗,每当沉醉在欢乐的时候,恍惚间却未觉得这是难得的欢乐。我以为百年长寿是每人应有一份,长久地相互在一起,怎想到几年之间,这些好朋友差不多都死光了,说到这里非常痛心。近来编定他们的遗著,合起来成为一本集子,看他们的姓名,已经是在阴间死者的名册。追想过去交往相好的日子,还历历在目,而这些好友,都死去化为粪土,怎么忍心再说呢?

    纵观古今文人,大多都不拘小节,很少能在名誉和节操上立身的。但只有徐干既有文才,又有好的品德,宁静淡泊,少嗜欲,有不贪图权位隐退之心,可以说是文雅而又朴实的君子。他著有《中论》二十多篇,自成一家的论著,文辞典雅,足以流传后世,他的精神、成就永远存在。应瑒文采出众常有著述之意,他的才能学识足以著书,但他美好的愿望没有实现,实在应该痛惜。近来遍阅他们的文章,看后不禁拭泪,既痛念逝去的好友,而且又想到自己生命短促。陈琳的章表文笔很雄健有力,但稍微有些冗长。刘帧的文风洒脱奔放,只是还不够有力罢了,他的五言诗很完美,在同代人中最妙。阮瑀的书札文词美丽,使人感到十分快乐。王粲只擅长辞赋,可惜风格纤弱,不能够振作起文章气势,至于他擅长的,古代没有人能超过很远。过去伯牙在钟期死后破琴绝弦,终身不再鼓琴,痛惜知音难遇,孔子听说子路被卫人杀害,剁成肉酱,命人将家里的肉酱倒掉,悲伤弟子当中没有能比得上子路的。这些人只是有些还不及古人,也算一代优秀人才,现在活着的人,已没有人能比得上的了。将来定有优秀人才出现,后来之人难于轻视,但是恐怕我与您不能赶上见到了

    年龄已经增大,心中所想的千头万绪,时常有所思虑,以至整夜不眠,志向和意趣什么时候能再像过去那样高远呢?已经变成老翁,只不过没有白头发罢了。东汉光武帝说:“三十多岁,在军队中十年,所经历的事不止一件。”我的才能赶不上他,但是年龄和他一样大了,凭低下的才能却处在很高地位,德才不足,只是凭借父亲曹操之力而有高位,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什么时候才能改变这种情况呢?恐怕永远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游玩了。年轻人的确应当努力,年龄一旦过去,时光怎么能留得住,古人想夜里拿着蜡烛游玩,确实很有道理啊

    近来您用什么自我娱乐?仍旧再有什么著作吗?向东望去非常悲伤,写信来叙述内心情感。曹丕陈说。

    曹植之作/《与吴质书》 编辑

    【原文】前日虽因常调,得为密坐,虽燕饮弥日,其于别远会稀,犹不尽其劳积也。若夫觞酌凌波于前,箫笳发音于后,足下鹰扬其体,凤叹虎视,谓萧、曹不足俦,卫、霍不足侔也。左顾右盼,旁若无人,岂非吾子壮志哉。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实且快意。当斯之时,愿举泰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卮,其乐固难量,岂非大丈夫之乐哉!

    《与吴质书》曹操

    然日不我与,曜灵急节,面有逸景之速,别有参商之阔,思欲抑六龙之首,顿羲和之辔,折若木之华,闭濛汜之谷,天路高邈,良久无缘,怀恋反侧,如何如何。得所来讯,文采委曲,晔若春荣,浏若清风,申咏反复,旷若复面。其诸贤所著文章,想还所治,复申咏之也,可令熹事小吏,讽而诵之。

    夫文章之难,非独今也,古之君子,犹且病诸。家有千里骥而不珍焉;人怀盈尺和氏而无贵矣。夫君子而不知音乐,古之达论,谓之通而蔽。墨翟不好技,何为过朝歌而回车乎?足下好技,而正值墨氏回车之县,想足下助我张目也。又闻足下在彼,自有佳政,夫求而不得者有之矣,未有不求而自得者也。且改辙而行,非良乐之御,易民而治,非楚郑之政,愿足下勉之而已矣。

    【评解】林西仲曰:前段以交情叙起,因称季重长才,当时不可多得,憾不长与宴饮为乐。中段因季重来讯文词之佳,转入诸贤著作之可贵,应令诵咏,谱之音乐。末段谓朝歌佳政,在行之自上,不必易民而治,所以望而勉之。其措词云委波属,复有豪放不羁之概,自是名笔。但细味其中音节,实开六朝排偶芜蔓之习。此则风气所必趋,虽有才者不能免也。而中间泰山为肉两段,俟伟雄奇,最易夺目,然文须因题而施,一味粗豪不得,学者量力量题为之可也。以下各首,足见其概。

    【书后】吴季重一朝歌令耳,以陈思王之尊,而与为密坐,在当时固表表者。而其书中,直以倾海为酒,并山为肉,伐竹云梦,斩梓泗滨,极雅意,尽欢情,拟之未免不于其伦。此复书之所以不敢庶几,而推为公子之壮志也。所不解者,当日不仅与陈王交,且尝与魏文为南皮游,行则连舆,出则接席,酒酣耳热,仰面赋诗,亦可谓极忘形之交,而得知音于文字者矣。而官犹不过令长,然且朝歌四年,不见迁擢。而第于复书言其一旅步武,不足以扬名骋迹。不大受而小知,岂待以君子之所可者乎?而篇末勉以佳政,文帝书亦以“行矣,自爱”为言;然则季重,其亦优于文辞而绌于政治者耶?不然,何两人之拳拳于此也?

    植作今译/《与吴质书》 编辑

    前不久因来陈述工作情况,得与你促膝而坐,虽然在一起宴饮终日,但我仍旧感到分别的日子太久,见面的时间太短暂,所以仍然无法消除胸中的郁闷。像上一次宴饮,我们让酒杯逐流于宾客面前,使萧茄发音于宾客的身后,足下如鹰奋扬身体,似凤歌吟,像虎顾视,认为萧何曹参不足以与己匹敌,卫青霍去病不足以与己抗衡。足下左顾右盼,旁若无人,这不正是君子的豪情壮志吗?路过肉铺之外而大口咀嚼,虽然没有真正吃到肉,但图个心里痛快。此时,真希望能将整个泰山搬来当肉,倾尽东海的水拿来当酒,砍伐云梦的长竹做成笛,斩削泗水之滨的梓木制成筝;吃起饭菜,像填塞巨大的壑谷;喝起酒来,像灌注漏底的酒杯。其快乐真是无可限量啊!这不正是大丈夫的快乐吗!

    《与吴质书》吴质

    然而,时不我与,太阳迅疾的前行,聚首的时光如同光影奔跑一样过的很快,离别有如参商二星一样相距遥远。我的心很想摁住六龙的脑袋,让曦和让下日车上的缰绳,折取若木之花遮拦太阳,来闭塞蒙汜的深谷。但是天路高远,的确无从攀登,我心怀着眷恋的感情,以致于寝卧难安,不知道如何是好!收到了你的来信,信上文采斐然,如三月的繁花一样美盛,像清风一样明净,我反复诵读,就好象又见到你本人一样。诸贤所做的文章,想你回到朝歌再重新诵读,也可让那些喜欢多事的小吏讽刺而诵之。

    作文章的困难,不只存在于今时,古代的君子作文章时也同样感到很难!如果家家都有千里马,那么骏马就不再显得珍贵;人人都拥有盈尺之璧,和氏璧又怎么会显得珍稀?君子如果不通晓音乐,古代的通达之论就会认为他只知实用、不明礼乐。墨子如果不喜欢音乐,路过朝歌的时候又何必掉转车头?足下喜爱音乐,又恰好在墨子当年掉转车头的朝歌县为官吏,我热切的希望足下能帮我开拓眼界啊!我又听说足下在朝歌县已经有了不错的政绩。世界上总有求之却不可得的事,但从没有不经追求却可以不劳而获的事。如果改辙而行,就不是王良伯乐的驾御之道了;如果改民情而治,也不是孙叔敖郑子产的为政之方。希望足下能以此自勉而已。

    创作背景/《与吴质书》 编辑

    建安时代,“三曹”、“七子”并世而出,为中国诗歌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并确立了“建安风骨”这一诗歌美学的典范。沈约将建安文风的特点归纳为“以气质为体”(《宋书·谢灵运传论》),气质体现为个性。文学不再是经学的附庸,褪去了政教的色彩,更注重个性的表现。曹丕提出“文以气为主”(《典论·论文》)的命题,适时地反映了当时人对文学特性的认识与追求。这种文学取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正如陆机所谓 “吐滂沛乎寸心”(《文赋》),乐观、悲观、慷慨、颓放、自得、内疚,各种沉潜的或稍纵即逝的感悟倾注于笔端,因而这个时期的文学从总体上说,较之于两汉,更具有一代人精神史料的价值。建安文学的时代风貌,首先在诗歌中得到集中体现,即如刘勰所言“慷慨以任气,磊落以使才”(《文心雕龙·明诗》),这是无疑的。不过,辞赋、书信、诏令等其他文体的创作,也流露出一种新鲜生动的气息,既表现为对旧体载的改造,也表现为强化应用文的文学性,从而下开其后文章创体增类、标能竞才的风尚。

    《与吴质书》魏晋文学

    正如刘勰用“气爽才丽”一语评论魏之三祖(《文心雕龙·乐府》),“气爽”与“才丽”的结合,其实也是建安群才的共同特点。沈约指出:“至于建安,曹氏基命,二祖陈王咸蓄盛藻,甫乃以情纬文,以文被质。”(《宋书·谢灵运传论》)其中曹植在表现“盛藻”方面尤为突出,其《前录自序》称:“故君子之作也,俨乎若高山,勃乎若浮云,质素也如秋蓬,摛藻也如春葩。”以“春葩” 自喻文采斐然。伴随着“诗赋欲丽”(《典论·论文》)说的提出,“丽”的审美要求不局限于诗赋,也影响到书表铭颂论说等其他体裁,从而大大加速了东汉以来文章渐趋骈化的进程,推动骈文臻于成熟。就建安文章而言,由于注重“气质”,故对藻饰的讲求尚能情辞相称,这也为后世建立了“以情纬文,以文被质” 的典范。

    在应用性的文体中显露出文学魅力的,是曹丕、曹植的书札。其写作的动因,似并无具体事由,内容多为抒发当下的悲欢契阔之情,裁书叙心,因而较之前代书札,更能随境生趣,摇曳多姿。正如曹丕和曹植的《与吴质书》。

    曹丕的《与吴质书》不但慷慨任气,而且文采焕然。在曹植传世文章中,与书体相近的表文,如《求自试表》《求通亲亲表》等,也是情文并茂,刘勰评为:“陈思之表,独冠群才。观其体赡而律调,辞清而志显,应物掣巧,随变生趣,执辔有馀,故能缓急应节矣。”(《文心雕龙·章表》)建安时期善为书表之文的,还有陈琳、阮瑀、繁钦、吴质、应璩等人。被曹丕称为“章表书记,今之隽也”(《典论· 论文》)的陈琳与阮瑀,他们享有盛名的代表作分别是《为袁绍檄豫州》与《为曹公作书与孙权》,也充分展示出“应物掣巧,随变生趣”的文才。曹丕说“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与吴质书》)。这个“乐”字,透露出创作与鉴赏双方对作品文学性的瞩目。繁钦《与魏文帝笺》、吴质《答东阿王书》、应璩《与侍郎曹长思书》都增加了用典和骈偶的成分,显得文采斐然。

    作者简介/《与吴质书》 编辑

    曹丕,魏国皇帝。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庙号世祖(魏世祖),谥号文皇帝(魏文帝)。字子桓。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人。曹操次子。性格善谋多诈。父曹操,母卞夫人。他是曹操之妻卞氏所生长子。少有逸才,广泛阅读古今经传、诸子百家之书。年仅8岁,即能为文,又善骑射、好击剑。

    《与吴质书》曹丕

    延康元年(220),曹操死,曹丕继位为魏王、丞相、冀州牧。曹丕成为魏王后,积极曹家调节与士族阶层之间的矛盾,果断采纳陈群的意见,建立九品中正制,年十月,立刻逼迫汉献帝禅位,改国号大魏,自立为大魏皇帝。曹丕爱好文学,并有相当高的成就。写下《燕歌行》等中国较早的优秀七言诗。所著《典论·论文》,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曹植(192-232),三国时魏国诗人,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人。字子建。他是曹操之妻卞氏所生第三子。曹植自幼颖慧,年10岁余,便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深得曹操的宠信。

    曹植在诗歌艺术上有很多创新发展。特别是在五言诗的创作上贡献尤大。首先,汉乐府古辞多以叙事为主,至《古诗十九首》,抒情成分才在作品中占重要地位。曹植发展了这种趋向,把抒情和叙事有机地结合起来,使五言诗既能描写复杂的事态变化。又能表达曲折的心理感受,大大丰富了它的艺术功能。曹植作为建安文学的集大成者,对于后世的影响是不小的。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他被推尊到文章典范的地位。

    相关词条/《与吴质书》 编辑

    曹操 吴质 王粲
    曹丕 徐干 三曹
    曹植 陈琳 七子

     

     

    参考资料/《与吴质书》 编辑

    [1] 大家 http://www.djzhj.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678

    [2] 铁岭文史书馆 http://www.tl5000.com/gwgz/045.htm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大家
    2铁岭文史书馆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5-08 15:12:1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