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世说新语·栖逸》

    《栖逸》出自刘义庆《世说新语》第十八门,共有故事17则。栖逸,指避世隐居。本门即专门记述了魏晋时代名流们的出世情怀和寄情山水的趣味。

    编辑摘要

    目录

    题解/《世说新语·栖逸》 编辑

    隐士隐士
    自古就有隐士,魏晋时代,战乱频仍,政治迫害日益加重,一些对现实不满而想逃避的人或者有厌世思想的人更是羡慕起隐居生活,以寄托自己漠视世事的情怀。而那些不甘寂寞又不耐清苦的人,虽然追求荣华富贵,又想寄情山水,做所谓“朝隐”名士,也把隐士看成理想人物。在这种情况下,编纂者设《栖逸》一门。
    在位者喜欢猎取举逸拔才的美名,一些人也会借隐逸来沽名钓誉,获取高位,故有第3、4 则欲罗致隐者的记述,第9 则点明周子南是先隐后做官。一般的名士也很羡慕隐士之名,例如第10 则记孟少孤隐居,使得“京邑人士思欲见之”。
    至于真正的隐者,他们的生活情趣也可以从一些条日里看到。他们不愿跟当权者合作,拒绝出仕,如第3 则记嵇康跟推荐自己的人绝交。甚至“未尝入公门”(第14 则),以此保住节行的清高超逸。可是也害怕报复,还是要考虑“保身之道”(第2 则)。他们口不言世事,甚至连修真养性之道也不愿谈,如第1 则所记。平时“好游山水”所以第16 则说的“实有济胜之具”就得到时人的称道。他们“萧然无事,常内足于怀”,“不惊宠辱”(第6则);“衣食有无,常与村人共”(第8 则)。有的潜心体会佛经和道家养生方法(第11 则)。这些就是他们生活的部分写照。

    原文+译注/《世说新语·栖逸》 编辑

    (1)阮步兵啸,闻数百步①。苏门山中,忽有真人,樵伐者咸共传说。阮籍往观,见其人拥膝岩侧;籍登岭就之,箕踞相对②。籍商略终古,上陈黄。农玄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以问之,讫然不应③。复叙有力之教、栖神导气之术以观之,彼犹如前,凝瞩不转④。籍因对之长啸。良久,乃笑曰:“可更作。”籍复啸。意尽,退,还半岭许,闻上(口酋)然有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⑤。顾看,乃向人啸也。
    【注释】

     

    隐士隐士

    ①阮步兵:阮籍,字嗣宗,汉魏时人,曾任步兵校尉。步:长度单位,三百步为一里。②箕踞:伸开两腿坐着,像个簸箕,这是一种不拘礼节的坐法。③终古:往昔;自古以来。玄寂之道:道家玄妙虚无的道理。仡(yi)然:抬头的样子。④有为:有所作为,指懦家的学说。栖神导气之术:道家修炼的方法,指精神凝定不散乱,导气养神。⑤(口酋)然:查《康熙字典》无(口酋)字,疑即啾。啾然,形容声音众多。
    【译文】

    步兵校尉阮籍口哨儿,声音能传一两里远。苏门山里,忽然来了个得道的真人,砍柴的人都这么传说。阮籍去看,看见那个人抱膝坐在山岩上;就登山去见他,两人伸开腿对坐着。阮籍评论古代的事,往上述说黄帝,神农时代玄妙虚无的主张,往下考究夏。商。周三代深厚的美德,拿这些来问他,那人仰着个头,并不回答。阮籍又另外说到儒家的德教主张,道家凝神导气的方法,来看他的反应,他还是像原先那样,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阮籍便对着他长长地吹了一个口哨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笑着说:“可以再吹一次。”阮籍又吹了一次。待到意兴已尽,便退下来,约莫回到半山腰处,听到山顶上众音齐鸣,好像几部器乐合奏,树林山谷都传来回声。阮籍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人在吹口哨儿。

    隐士隐士

    (2)嵇康游于汲郡山中,遇道土孙登,遂与之游①。康临去,登曰:“君才则高矣,保身之道不足。”
    【注释】

    ①“嵇康”句:孙登隐居汲郡北山上,嵇康入山采药时遇见他,和他交往了三年。问他的意图,始终不肯回答。
    【译文】

    嵇康到汲郡的山里游览,遇见道士孙登,便和他交往。嵇康临走时,孙登说:“您的才能是很高了,可是保身的方法还欠缺些。”

    嵇康嵇康

    (3)山公将去选曹,欲举嵇康,康与书告绝①。
    【注释】

    ①“山公”句:“山涛,字巨源,曾任吏部郎(也就是选曹郎),主管官吏的选授等。后来升任散骑常侍,就推荐同是竹林七贤的槛康代其原职,嵇康原与山涛是好友,但不愿做官,认为山涛并不了解自己,就写信与山涛告绝,这就是有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
    【译文】

    山涛将不再担任选曹郎职务,想推荐槛康代替,嵇康写信给他宣告绝交。

    (4)李厥是茂曾第五子,清贞有远操,而少赢病,不肯婚宦。居在临海,住兄侍中墓下①。既有高名,王丞相欲招礼之,故辟为府椽。藏得笺命,笑曰:“茂弘乃复以一爵假人②。”
    【注释】

    ①“居在”句:李廞(xin)腿瘸了,不能走路,随他哥哥李式南渡。李式渡江后,累迁临海太守、侍中。 ②茂弘:王导的字。假:雇佣。
    【译文】

    李廞是李茂曾的第五个儿子,为人清正,有高尚的品德,可是从小就瘦弱多病,所以不肯结婚做官。他留在临海郡,暂住在他哥哥侍中的陵园里。他有了很大的名望以后,丞相王导想聘请并礼待他,所以调来做相府的属官。李廞得到王导的任命信,笑着说:“茂弘竟然拿一个官爵来雇佣人。”
    (5)何骠骑弟以高情避世,而骠骑劝之令仕①。答曰:“予第五之名,何必减骠骑!”
    【注释】

    ①何骠骑:何充,曾任骠骑将军。他弟弟何准,排行第五,兄弟俩同样有名望。

    【译文】

    骠骑将军何充的弟弟因为情趣高尚而隐居,何充劝导他,要他出来做官。他回答说:“我老五的名望,何尝比骠骑低!”。
    (6)阮光禄在东山,萧然无事,常内足于怀①。有人以问王右军,右军曰:“此君近不惊宠辱,虽古之沉冥,何以过此②。”
    【注释】

    ①阮光禄:阮裕。曾任尚书郎、临海太守,后辞职居会稽,有隐居之志。在东山隐居多年,朝廷又召他为金紫光禄大夫,他不肯就职。萧然:清静的样子。②沉冥:等于沉冥的人,指隐士。
    【译文】

     

    隐士隐士

    光禄大夫阮裕隐居东山,清静无为,内心一直很自足。有人因此问右军将军王羲之,羲之说:“这位先生近来不因荣辱而动心,就是古时的隐士,又怎么能超越这一点!”
    (7)孔车骑少有嘉遁意,年四十余,始应安东命①。未仕宦时,常独寝,歌吹,自箴海,自称孔郎,游散名山②。百姓谓有道术,为生立庙③。今犹有孔郎庙。
    【注释】

    ①孔车骑:孔愉,字敬康,死后追赠车骑将军。西晋未年从洛阳还会稽,后入新安山中隐居。永嘉年间,安东将军司马睿(后为晋元帝)镇守扬州,任命孔愉为参军。到建兴初年,始出应召。嘉遁:对隐遁的美称,指合乎正道的隐屠。②歌吹:歌唱吹奏。③“百姓”句:据《晋书•孔愉传》载,孔愉入新安山隐居期间,日常只是种地、读书,在乡里中很有信誉。后来忽然离开,大家都以为他是神人。为他立祠。生立庙,指在某人活着时给他立庙来纪念他。
    【译文】

    车骑将军孔愉年轻时有隐居的打算,到四十多岁,才接受安东将军的任命出来做官。在没有做官时,一直是独自住在山中,歌咏吹弹,告诫自己谨言慎行,自称孔郎,在名山大川漫游散心。百姓认为他有道术,给他立了个生庙。现在还有孔郎庙。
    (8)南阳刘驎之,高率善史传,隐于阳歧①。于时符坚临江,荆州刺史桓冲将尽訏于漠之益,征为长史,遣人船往迎,赠贶甚厚②。驎之闻命,便升舟,悉不受所饷,缘道以乞穷乏,比至上明亦尽③。一见冲,因陈无用,翛然而退④。居阳歧积年,衣食有无,常与村人共。值己匮乏,村人亦如之。甚厚为乡阎所安。
    【注释】

    ①阳歧:村名,离荆州二百里。②訏谟:宏图大略。参看《文学)第52 则注③。赠贶:赠送。③乞(qi):给。上明:地名。桓冲为了阻止苻坚南侵,想移镇长江以南,便把荆州首府移到上明。④翛(xiao)然:无拘无束的样子。
    【译文】

    南阳人刘驎之,高尚直率,历史知识很丰富,在阳歧村隐居。当时,苻坚南侵已经逼近长江,荆州刺史桓冲想尽力实现宏图大略的效益,就聘刘驎之任长史,派人和船前去迎接他,赠送的礼物也很丰富。刘驎之只好从命,就上船出发,但桓冲所送的礼物一点也没有收受,沿途拿来送给贫困的人,等走到上明,东西也送光了。他一见到桓冲,便陈述自己没有才能,然后就启由自在地辞去职务。他在阳歧住了多年,衣食向来是和村人互通有无的。碰到自己短缺了,村人也同样帮助他。他是乡邻深感满意的人。

    隐逸隐逸

    (9)南阳翟道渊与汝南周子南少相友,共隐于寻阳①。庾太尉说周以当世之务,周遂仕②;翟秉志弥固③。其后周诣翟,翟不与语。
    【注释】

    ①寻阳:寻阳县属扬州庐江郡,在今江西九江市西。②“庾太尉”句:庾亮到江州时,听到翟道渊的名望,亲自去拜访,并推荐他为国子博士,他不肯赴任。
    ③秉志:指坚持自己的志向。
    【译文】

    南阳人翟道渊和汝南人周子南从小就很友好,两人一道在寻阳县隐居。太尉庾亮曾劝说周子南关心当代的国家大事,子南终于出来做官了;翟道渊却更加坚定了隐居的志向。后来周去看望翟,翟下和他说话。
    (10)孟万年及弟少孤,居武昌阳新县①。万年游宦,有盛名当世②。少孤未尝出,京邑人士思欲见之,乃遣信报少孤云:“兄病笃。”狼狈至都,时贤见之者,莫不嗟重。因相谓曰:“少孤如此,万年可死。”
    【注释】

    ①“孟万年”句:孟嘉,字万年,江州刺吏庾亮召他任从事,后在桓温的将军府中任长史。他的弟弟孟陋,字少孤,名望很高,会稽王司马星辅政时,召为参军,托病不肯赴任。②游宦:外出求官。
    【译文】

    孟万年和他弟弟孟少孤,住在武昌郡阳新县。万年外出做官在当时享有盛名。孟少孤没有外出求过官,京都知名人士想见见他,便派信使给少孤报信说:“你哥哥病重。”少孤急急忙忙地赶到京都,见到他的当代贤达,投有谁不赞叹、敬重他。于是他们评论说:“少孤既是这样,万年可以死而无憾了。”

    隐士隐士

    (11)康僧渊在豫章,去郭数十里立精舍,旁连岭,带长川,芳林列于轩庭,清流激于堂字①。乃闲居研讲,希心理味。庾公诸人多往看之,观其运用吐纳,风流转佳。加已处之怕然,亦有以自得,声名乃兴②。后不堪,遂出③。
    【注释】

    康僧渊:和尚名。《高僧传》说他本西域人,生于长安,东晋时过江。在豫章山上修了个庙字住下。参看《文学》第47 则。郭:城郭,在城的外围加筑的城墙,这里指城镇。精舍:僧人修炼的住所。②吐纳:言谈;谈吐。加已:加以。怡然:形容安适愉快。③“后不”句:据(高僧传)载,康僧渊后来死在庙里,和这里所说不同。

    【译文】

     

    寄情山水寄情山水

    康僧渊在豫章时,在离城几十里远的地方修建居所,旁边连着山岭,一条大河像衣带一样绕着它,繁花似锦的树林布置庭院,清清的流水在房前激起浪花。康僧渊于是避人独居研究解释佛经,倾心义理旨趣。庾亮等人常常去看望他,看到他运用言谈的手法,风度更加美好,加以他心旷神治地对待这一切,也能够安闲自得,于是名声大了起来。后来他忍受不了这种有名气的生活,便离开了那里。
    (12)戴安道既厉操东山,而其兄欲建式遏之功①。谢太傅曰:“卿兄弟志业、何其太殊?”戴曰:“下官不堪其忧,家弟不改其乐②。”
    【注释】

    ①厉操:磨练情操,使情操高尚,指隐居。式遏:指阻止害民之事,保卫国家。《诗•大雅•民劳)“式遏寇虐”,式是句首语气词,遏是阻止,原意指阻止侵犯、残害百姓。②“下官”句:这是借用《论语•雍也》所述颜回的事,孔子说:“贤哉,回也!一箪食,—瓢饮,在陋巷,人不堪甚忧,回也不改其乐。”
    【译文】

    戴安道已经在东山隐居,他哥哥又想为国家建功立业。太傅谢安对他哥哥说:“你们兄弟俩的志向。事业,怎么差异这么大呢?”他哥哥回答说:“下官受不了那种忧愁,舍弟却改不了那种乐趣。”
    (13)许玄度隐在永兴南幽穴中,每致四方诸侯之遗①。或谓许曰:“尝闻箕山人似不尔耳②。”许曰:“筐篚苞直,故当轻于天下之宝耳③。”

    【注释】

    ①遗(wèi):赠送。②箕山人:指尧时的隐士许由。相传许由在箕山隐居,尧想把君位让给他,后来又想任他为九州长,他都拒绝了。 ③筐篚(fěi)苞苴(jū):筐篚是装东西或饭食的竹器,这里用做动词,指用筐篚盛着。苞苴是包裹,这里指包着的鱼肉,是用为赠送的礼物。天下之宝:指君位。按:这里指许由尚且招来尧的让位,自己得到这些薄礼又算得了什么。
    【译文】

    许玄度在会稽郡永兴县南幽深的岩洞中隐居,常常引来各处王侯的馈赠。有人对许玄度说:“我曾听说过隐居箕山的人似乎并不是这样做的呀。”许玄度说:“我得到的礼物不过是竹筐装着的食物,这本来就比君位微薄呀。”

     

    乐在山水乐在山水

    (14)范宣未尝入公门。韩康伯与同载,遂诱俱入郡,范便于车后趋下①。
    【注释】

    ①郡:指郡的官署。按:韩康伯曾任豫章郡太守,范宣家居豫章郡。

    【译文】

    范宣不曾进过官署。有一次韩康伯和他一起坐车,就想诱骗他一起进郡府,范宣便急忙从车后溜下跑了。
    (15)郗超每闻欲高尚隐退者,辄为办百万资,并为造立居字。在刻为戴公起宅,甚精整。戴始往旧居①,与所亲书曰:“近至剡,如官舍。”郗为傅约亦办百万资,傅隐事差互,故不果遗②。
    【注释】

    ①“戴始”句:《太平御览)卷五一○引《世说)无“旧”字,对;又下文作“始往居,如入官舍”。 ②差互:差错;错过时机。
    【译文】

    郗超每逢听说要尊重隐退者的时候,就为他们筹措百万钱,并且给他们盖房子。在会稽郡刻县给戴安道盖了房子,非常精致完备。戴安道刚前去居住时,给亲友写信说:“最近到了剡地,就好像住进官邪一样。”郗超也为傅约筹措了百万钱,后来傅约隐居一事错过了机会,所以馈赠没有成为事实。

    (16)许掾好游山水,而体便登涉①。时人云:“许非徒有胜情,实有济胜之具②。”
    【注释】

    ①许掾:许询,字玄度,曾被召为司徒掾,不肯就职。②胜情:高雅的情趣。济胜之具:指游览胜境所需要的条件,这里指身体。

    【译文】

     

    山水之乐山水之乐

    司徒椽许玄度喜欢游览山水,而且身体健壮敏捷,便于登高。当时的人说:“许玄度不只有高雅的情趣,而且确有便于游览胜境的好身体。”
    (17)郝尚书与谢居士善①。常称:“谢庆绪识见虽不绝人,可以累心处都尽。”
    【注释】

    ①谢居士:即下文的谢庆绪。居士是在家信佛的人。谢庆绪崇信佛教,曾入余姚县太平山中隐居。
    【译文】

    尚书都恢和谢庆绪居士很友好。常称赞说:“谢庆绪的见识虽然不比别人高明,但是能够劳心的事情一点也没有。”

    后世鉴赏/《世说新语·栖逸》 编辑

    永嘉南渡后的东晋士人,他们依旧谈玄,趣味更雅;他们的纵乐显得节制,他们的风神峻貌已变得宁静幽雅;山水之美得到进一步认识,其生存方式更得到广泛的认同,出世思想影响普遍。

    山水之乐山水之乐

    先来看看这一士人群体的阶层组成。宰相王导,氏出山东氏族之冠的王祥一支,是其弟王览之孙,也是王衍的族弟。背景不俗的王导,少年时代性情温和,遇事可无可不无,颇具玄学家的风度;成年后,王导却积极入世,而且政绩斐然。早年就与晋元帝司马睿交好,在司马睿移镇建业时,督笃江南军事,可以说是江南最高军政长官。另一方面,在江南士族轻视刚刚南下的北人时,王导以政治家的远见卓识优礼江南士族维系人心,替原本声望不高的晋元帝树立声威。其政治才干、社交手腕如此高妙,可见一斑。而太傅谢安,也是身出名门大族,谢氏一门几乎个个位高权重。而当谢安的哥哥谢弈去世、其弟谢万被废黜之时,谢氏家族的权势受到了很大的威胁,谢安步入仕途。而其政治才干也着实不低。没有翦除桓氏集团,仍重用温弟桓冲,安定了内部政局,命谢玄训练战斗力很强的北府兵,迎来淝水之战的胜利。显然,作为东晋士人代表的这二人,其身世及政治才干如此优秀,政途如此灿烂,面对这样一种境地,士人们谁又会真正超然!
    与此同时,东晋士人们所谓出世的生活方式颇为奇特。《世说新语•栖逸》第十三条说许日旬在会稽的一个山洞中隐居,常常引来王侯们的馈赠;有人对他这种隐居方式表示怀疑时,他却辩说这样的礼物不过是竹筐装着的食物,比君位微薄。原来在隐人许日旬的眼中还是能看到君位与食物的价值比重的嘛!同时,这个时候的归隐似乎是种衣食有专供的职业,需要士人做的,似乎只不过是来个模仿秀,模仿前辈们住住洞穴而已。再看看《栖逸》第十五条,郗超每次都要给欲隐之人盖“如官舍”般的房子,并给他们一笔钱。到这里,更得感叹了吧——隐人们不但有漂亮的住处,还有“工资”拿,这似乎真是这一时期一个新兴的职业!《世说新语•排调》第二十八条更是出现了支道林要买山而隐的事件。富人供给而隐、自己买山而隐,这些出世的生活方式是以世俗化的方式运作的,点滴可见俗世中孔方兄的影子,及靠它维持运作着的交易模式。当山水间飘荡着铜臭的味道,士人们的双眼如贼鼠般乱窜过高山流水间的每一个角落,搜寻哪里还有空余的位置,好让自己分一杯羹时,出世已全然成为了地道的入世。这一时期普遍存在的出世思想,只是“迹”,不是也不能是本质的。

    禅趣禅趣

    东晋士人们继承前人体道致玄的传统,而此传统的现象存在模式“出世”得到了前所难以企及的推崇。正如行为心理学认为的,人类的行为习惯是随着刺激情境不断重复出现的反应。温润明秀的江南山水更增其爱,喜好玄对山水的士人群体的范围和规模都在扩大,正所谓“自中朝贵玄,而江左称胜”(《文心雕龙•时序》)。
    整个魏晋时代是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出世情怀的。因此,这一时期的士人们揣著着的山水情怀源于入世者们各异的情感体验,并由之产生不同的形式表现。然而,给魏晋士人带来不同的情感体验的,究其根源,又是那特殊的时代背景。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4-28 17:33:3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