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伯夷列传》

    《伯夷列传》出自《史记卷六十一·伯夷列传第一》,作者司马迁。该篇是伯夷和叔齐的合传,冠《史记》列传之首。在这篇列传中,作者以“考信于六艺,折衷于孔子”的史料处理原则,于大量论赞之中,夹叙了伯夷、叔齐的简短事迹。他们先是拒绝接受王位,让国出逃;武王伐纣的时候,又以仁义叩马而谏;等到天下宗周之后,又耻食周粟,采薇而食,作歌明志,于是饿死在首阳山上。作者极力颂扬他们积仁洁行、清风高节的崇高品格,抒发了作者的诸多感慨。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伯夷列传》 作者: 司马迁
    类别: 人物传记 语种: 汉语
    创作年代: 汉代

    目录

    简介/《伯夷列传》 编辑

    本文是司马迁《史记》列传部分的首篇。钱钟书曾在《管锥篇》中这样评价说:“此篇记夷齐行事甚少,感慨议论居其大阗,仅议论之宾,为传记之主。马迁宁骚孤愤,如喉鲠之快于一吐,有欲罢而不能者。”

    名文简介/《伯夷列传》 编辑

    作者:司马迁
    类型:人物传记
    成文时间:西汉时期

    作者小传/《伯夷列传》 编辑

    《伯夷列传》司马迁头像
    司马迁(约公元前145或前135年—?)西汉伟大的史学家文学家。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今陕西韩城)人,父司马谈,学问广博。汉武帝即位,谈为太史令。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司马谈在临终时嘱咐司马迁继续自己的事业,撰写史书。3年后,司马迁继父任太史令,开始在国家藏书处“金匮石室”阅读,整理历史资料。20岁时,游历长江中下游和山东河南等地,并到庐山和会稽考察传说中的“禹疏九河”等遗迹,经沅水湘水流域,凭吊屈原沉水的汨罗江,在曲阜,参观了孔子的“庙堂车服礼器”。回长安后任郎中。35岁时二次出游,广泛地接近下层人民。武帝天汉三年(公元前98年),李陵孤军深入匈奴,败降,而司马迁极言李陵降敌出于无奈,意在待机报答汉朝,因此触怒武帝,致罪下狱,受宫刑。司马迁为完成《史记》,隐忍苟活。出狱后任中书令,继续发愤著书,终于完成了我国最早的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人称《太史公书》

    原文/《伯夷列传》 编辑

    《伯夷列传》司马迁
    夫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于六艺。诗书虽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尧将逊位,让于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统,传天下若斯之难也。而说者曰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耻之逃隐。及夏之时,有卞随、务光者。此何以称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如吴太伯、伯夷之伦详矣。余以所闻由、光义至高,其文辞不少概见,何哉?
    孔子曰: “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轶诗可异焉。其传曰: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由此观之,怨邪非邪?

    《伯夷列传》伯夷画像

    或曰:“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9?) 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邪?积仁行如此而饿死!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独荐颜渊为好学。然回也屡空,糟糠不厌,而卒蚤夭。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盗跖日杀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竟以寿终。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彰明较著者也。若至近世,操行不轨,专犯忌讳,而终身逸乐,富厚累世不绝。或择地而蹈之,时然后出言,行不由径,非公正不发愤,而遇祸灾者,不可胜数也。余甚惑焉,傥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故曰:“富贵如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举世混浊,清士乃见。岂以其重若彼,其轻若此哉?
    “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贾子曰:“贪夫徇财烈士徇名,夸者死权,众庶冯生。”“同明相照同类相求。”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伯夷、叔齐虽贤,得夫子而名益彰。颜渊虽笃学,附骥尾而行益显。岩穴之士,趋舍有时若此,类名堙灭而不称,悲夫!闾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恶能施于后世哉?

    注释:/《伯夷列传》 编辑

    ①载籍:书籍。②虞、夏之文:指《尚书》中的《尧典》、《舜典》、《大禹谟》等篇。③岳牧:四岳和十二州牧。四岳,传说为尧舜时四方部落的首领。④典职:任职,管理政务。⑤许由:传说尧让帝位给许由,不受,死后葬在箕山,也叫许由山。⑥卞随、务光:传说商汤要征伐夏桀,向他俩先征求意见,都说不知道。后来,商汤又要让帝位于他们,他们拒绝,投水而死。⑦盖:表示疑问。⑧吴太伯:周太王的长子。太王有三子:太伯、仲雍、季历。季历的儿子就是周文王姬昌。周太王预见到姬昌的圣德,有意传位给幼子。太伯即同仲雍出走吴国,故称吴太伯。⑨其文辞:指经传上记载论述的言辞。少:稍微,略为。概:大略。
    ①悲:怜悯,同情。睹:观,看。轶:通佚、逸,散失。②孤竹:在今河北省卢龙县。③西伯昌:指周文王姬昌。④叩马:勒住马。⑤爰:就,于是。⑥左右:旁边侍候的人。兵:用作动词,用兵器杀害。⑦太公:武王军师姜太公,名尚,字子牙。⑧宗周:尊奉周王朝为宗主国。⑨首阳山:即下文的西山。今山西省永济县西南。薇:巢菜,又称野豌豆,嫩茎、叶可食。⑩安:哪里。适归:归往。○11于嗟:表悲叹。徂:通“殂”,死亡。
    ①絜:同“洁”,纯洁。②七十子:孔子有三千学生贤人七十。颜渊:即颜回,孔子最得意的门生。③屡空:经常贫困。糟糠:粗糙的食物,即酒糟和糠皮。厌:同餍,吃饱。④跖:古时大盗。⑤肝人之肉:《史记会注考证》说,肝疑为脍之误。脍:切割。⑥暴戾恣睢:残暴凶狠,任意横行。⑦若至:到了。近世:实指当世,作者有所忌讳的借辞。⑧择地而蹈之:选好地方才落步,意为不轻举妄动。⑨时然后出言:该说的时候才说。⑩行不由径:走路不抄小道,办事正大光明。○11:傥:同“倘”。
    ①见《论语•卫灵公》。②见《论语•子罕》。执鞭之士,泛指担任卑贱职务,如赶车。③见《论语•子罕》。④见:同“现”,显露。
    ①见《论语•卫灵公》。疾:忌恨。没世:死了。称:称赞。②贾子:贾谊。引语见其《服鸟赋》。③徇:同“殉”。烈士:志士。夸者,贪权势而矜夸的人。死权:为权而死。众庶:百姓,芸芸众生。冯:同“凭”。④⑤都是引自《易•乾•文言》。⑥附骥尾:比喻依附先辈或名人之后。⑦岩穴之士:指隐士。趋舍有时:出山和退隐,有合适的时机。⑧类:大概。堙灭:埋没。称:称道。⑨闾巷之人:平民百姓。砥行:磨炼德行。⑩青云之士:德行高尚或名位显著的人。施:延续,引申为流传。

    译文/《伯夷列传》 编辑

    《伯夷列传》李唐·采薇图
    大凡有学问的人,尽管读书极为广博,还要考察六经的记载来核实材料的可靠性。《诗》《书》虽然已经残缺不全,但有关虞舜夏禹记载还是可以让人了解当时的史实。尧将要退位时,把天下让给舜。舜和禹在即位以前,四岳、九牧都一致推荐他们,在他们担任的职务上考察他们。他们掌管职务几十年,功效已经很明显了,才正式把帝位让给他们,表示天下是不轻易授予人的重器。帝王是最高的权力执掌者,所以传天下是如此的慎重。可是有的传说说:尧曾经把天下让给许由,许由不肯接受,引以为耻,逃进山林隐居去了。到夏朝时,又有卞随务光这样(不肯接受商汤让位)的人。这些事为什么会得到称道呢?太史公说:我曾经登上箕山,上面原来有传说是许由的坟墓孔子论述古代圣人贤人的事迹,如让王位的吴太伯伯夷之类,是很详细的。我所听到的许由、务光的德义都很高尚,但在经书中却见不到有关他们事迹的梗概,这是什么缘故呢?

    孔子说:“伯夷叔齐不记旧仇,因而怨恨很少。”“目的在于求仁,而得到的正是仁,又有什么可怨恨的呢?”可是我却为伯夷、叔齐的事迹感到悲哀。读了他们流传在民间歌辞,感到有不同于孔子所说的令人惊异的地方。他们的传记中说:

    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要叔齐即位,到父亲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说: “这是父亲的决定啊!”于是逃离了孤竹国。叔齐也不肯即位,逃走了。国中的人便立了孤竹君的二儿子为国君。这时候,伯夷、叔齐听说西伯姬昌能很好地奉养老人,说: “何不去投奔他呢!”到了那里,西伯已死。周武王用车子载着西伯的牌位,追封西伯为文王,宣称奉文王遗命东进讨伐纣王。伯夷、叔齐拉住武王的马缰绳劝说道:“父亲死了不去埋葬,竟然大动干戈,能说是孝吗?身为臣子却要弑杀君主,能说是仁吗?”武王左右的人要杀掉他们,太公吕尚说:“这是有节义的人哪!”把他们搀扶到一边,让他们走了。武王平定殷纣之乱以后,天下都归附周朝,而伯夷、叔齐却认为这是耻辱,坚持节义,不吃周朝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采食蕨菜为生。等到他们饿得快死的时候,作了一首歌,歌词说:“登上那座西山啊,采掘山上的蕨菜吃啊。用暴力去取代暴力啊,还不自知为非。神农、虞舜、夏禹那些盛世都匆匆消逝了,我们又去何方寻找归宿?哎呀,我们即将死去了啊,这是我们命运不济啊!”于是饿死在首阳山上。

    由此看来,他们是怨恨呢,还是不怨恨呢?

    《伯夷列传》司马迁著《史记》
    有人说:“上天对人没有偏私,总是帮助善人的。”像伯夷、叔齐可以说是善人呢,还是不可以说是善人呢?这样仁德纯厚、品行高洁的人竟会饿死!还有,在七十个弟子之中,孔子唯独推举颜渊是最好学的人,但颜回常常遭受贫困之苦,连糟糠都吃不饱,终于过早地死去了。上天对善人的报施,又怎么样呢?盗跖成天杀害无辜的人,吃人心肝,残暴凶狠,无法无天,聚集党徒几千人,横行天下,竟然高寿而死,他又有什么样的仁德,居然得到善报!这也是特别明显突出的事例啊。至于到了近代,有的人行为不合道德规范,专门干犯法纪,但终身安逸享乐,家财万贯,一代一代地享用无穷;有的人选好了地方才下脚,到了合适的时候才说话,走路都不敢走捷径,不是公正的事决不发愤去做,但这样的人碰到灾祸的,多得数不胜数啊。对此,我深感困惑。倘使像前面所说的上天赞助善人,是那样呢,还是不是那样呢?

    孔子说:“观点主张不同,不必互相磋商。”这意思也是各自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罢了!所以说:“如果富贵可以从道义求得,即使做个给人拿鞭子的前驱、开路的小吏,我也干;如果不可以以道义求得,那就按照我所喜好的去做。” “到了严冬季节,才能知道松柏的叶子是最后凋落的。”当整个社会都混浊污秽的时候,高洁之士才会显现出来。这或许是因为俗人对富贵是看得那样的重,而高洁之士对富贵却看得这样的轻吧!

    “君子所担心的是死后名声不被人们所称道。”贾子说:“贪吝的人为财而死,好义的人为名献身,煊赫的人为权势送命,普通的百姓只求维持生存。”同样闪耀光芒的,才会互相映照;同一气质的物类,便会彼此吸引。“云随龙而上升,风从虎而振起,圣人兴起而世间万物的性能也随之彰显。”伯夷、叔齐虽有贤德,而得到了孔子的赞誉则声名越发显著;颜渊虽然专心好学,也是因为附在千里马尾巴上才能名声显著。居住山林的隐士,或成名于世,或湮没无闻,都在于时运,像这类声名湮灭而不为后世所称道的,实在可悲呀!普通的人要想修养品德,建立声名,不依附于德高望重的人的表彰,怎么可能使声名留传到后世呢?

    影响与传播/《伯夷列传》 编辑

    《伯夷列传》书影
    文章热情歌颂了伯夷、叔齐注重节义的高尚品德。伯夷、叔齐能够放弃国君的位置就像扔掉一只破子一样容易,和现实生活中那些为争权夺利而搞阴谋诡计,不惜血流成河的人比起来,真有着天渊之别啊!司马迁正是通过歌颂伯夷的“让”,来批判现实政治生活中的“争”。这一点他在《太史公自序》中说得很明白:“末世争利,唯征奔义,让国饿死,天下称之。”回顾一下刘邦建国以来,一直到汉武帝晚年西汉社会的纷争,就能够理解司马迁文中所包含的对于现实的针砭。

    其实伯夷其人的存在至今是一个疑问。清代梁玉绳《史记志疑》中曾罗列了十条证据说明其人其事的不可信。我们可以把伯夷看作是司马迁在先秦诸子书,尤其是在《庄子》各篇不同说法的基础上,集中概括、加工而成的艺术形象。对于伯夷的评价也是有分歧的。封建时代就有对伯夷的否定评价,认为武王伐纣是讨伐不义,伯夷为此不食周粟是不识大体。毛泽东曾经说伯夷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的“民主个人主义者”。从今天的观点来看,伯夷这个人颇有点“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我行我素的个性。但不管怎样,在伯夷身上集中体现了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坚守道义、洁身自好,宁折不弯的人格理想,司马迁将为之立传,不是顺手拈来的随意之举,是蕴涵有深意的。伯夷、叔齐的遭际,和司马迁自身直道而行而遭遇不幸的悲剧命运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司马迁对伯夷的歌颂和同情,也包含了对自己的激励。

    专家点评/《伯夷列传》 编辑

    伯夷、叔齐是商朝孤竹国国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要叔齐即位。父亲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肯接受,逃离了孤竹国。叔齐也不肯继位,逃走了。国中的人便立了孤竹君的二儿子为国君。这时候,伯夷、叔齐听说西伯姬昌能很好地奉养老人,就去投奔西伯。到的时候西伯已经死了。周武王用车子载着西伯的牌位,追封西伯为文王,宣称奉文王遗命东进讨伐纣王。伯夷、叔齐认为父亲死了不去埋葬,是不孝;身为臣子却要弑杀君主,是不仁。因此在半路上劝阻武王不要进兵。后来武王统一天下,伯夷、叔齐却坚持不吃周朝的粮食。他们隐居在首阳山,以采食蕨菜为生。临死前作歌,表达了对武王以暴易暴、不以为非的不满和对传说中盛世的向往。最终饿死在首阳山上。

    文章的目的是为伯夷、叔齐立传,但起笔却从和伯夷叔齐一样藐视君权富贵的许由务光说起,他们德行高尚,可是却默默无闻,和伯夷、叔齐闻名后世截然不同。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才引出传记中心人物伯夷、叔齐。文章的第二段是对伯夷、叔齐生平事迹的简单勾勒,以叙述为主,此后几乎全是议论,纵横议论,气势连贯。这种以议论为主,以叙事为辅的写法和一般的传记是大不一样的。文中纠正了关于他们在死时毫无怨恨的说法,最后一段指出伯夷、叔齐名闻后世,与孔子称颂有直接关系,和首段的问题遥相呼应,结构十分严谨。

    伯夷、叔齐和孔子的弟子颜回都被认为仁德纯厚、品行高洁的代表,可是他们或者饿死,或者短命,结局都很悲惨,而盗跖成天残害无辜,横行天下,最后却能够高寿。作者不由得对“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种说法表示怀疑,从而质疑“天道”本身是否存在: “余甚惑焉,倘所谓天道,是耶?非耶?”这种反迷信、反天道的思想,在“天人感应”之说盛行的西汉时代,是极其可贵的。这和他在《封禅书》《陈涉世家》《田单列传》中对天道迷信思想的否定态度也是一以贯之的。而这些又恰恰是写在当时统治者大肆鼓吹天道的时代,这就使我们越发感到了司马迁这种反迷信、反天道思想的可贵。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25 21:08:3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