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再见十九岁》

    天佑渐渐长大,生性反叛,希望到香港一开眼界,顺道调查自己身世。经过努力天佑考取大学,康修女开心不已,于是设旅行庆祝,但天佑却在旅行时突然宣布翌日前往香港,康修女一怒之下堕下脚踏车,扭伤了手腕。 。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主演: 梁朝伟、谢贤、李司祺、卢敏仪、龙天生、、夏平、关海山、戴月娥 上映时间: 1983年5月16日
    类别: 剧情 励志 伦理 电影公司: TVB)
    上映地区: 香港 语言版本: 粤语

    目录

    基本资料/《再见十九岁》 编辑

    再见十九岁地区:中国香港(TVB)再见十九岁地区:中国香港(TVB)

    片名:再见十九岁

    地区:中国香港(TVB

    类型:时装情仇

    片长:20集

    上映时间: 1983年5月16日 
    语言: 粤语

    监制:李惠民

    编审:陈方

    主演/《再见十九岁》 编辑

    电视剧再见十九岁周星驰出现片段截图电视剧再见十九岁周星驰出现片段截图

    梁朝伟

    谢贤

    李司祺

    卢敏仪

    龙天生

    周星驰

    夏平

    关海山

    戴月娥

    剧情简介/《再见十九岁》 编辑

    陈美玲再見十九岁陈美玲再見十九岁

    孤儿马天佑自幼在澳门修道院长大,得修女康妮悉心照顾,二人关系如同母子。而康修女对天佑的身世亦知之甚长,但一直总不愿告之真相。十九岁那年,天佑决定趁着假期独自跑到香港找寻亲生父母的下落。期间天佑认识了退休医生冯宗,并寄居于冯家作帮佣。几经波折,天佑与王姓一家相认,更初次尝到家庭温暖,及至对王家女儿阿香发生感情,碍于兄妹关系,唯有黯然返回澳门。

    康修女得悉天佑的经历及感情上的烦恼,内心挣扎一番,终于向他揭露了一段痛苦的过去。原来天佑的生父乃冯宗之子冯约礼。二十年前,康修女和冯约礼原是一对恋人,康修女的好友容晓梅亦同时爱上冯约礼,且和他发生了关系,康修女得悉后大受刺激,看破红尘。而容晓梅生下天佑后,则难产而死,临终前将儿子交托康修女照顾。

    天佑得悉自己身世秘密,对生性风流不羁的父亲颇不接受,后因祖父病重,天佑入住冯家,与父亲接触渐多,开始对父亲有所改观… 

    分集剧情/《再见十九岁》 编辑

    第1集

    肥仔在校园菜圃内种了一梱心爱的树苗,不料被阿龙无意踏歪,肥仔大怒,又见阿龙抽烟,遂向郭神父告密,使之被罚小过。阿龙怀恨在心,却无意发现肥仔收藏了不少有关健美先生的照片及用具,便藉机在众人面前将之调笑,以报私仇,天佑见肥仔受窘,于是出面相助,不料与阿龙发生争执打架,被郭神父惩罚,并追问因由,但两人私底下毕竟是朋友,所以互不招供。天佑渐渐长大,生性反叛,且希望到香港一开眼界,顺道调查自己身世。阿龙与天佑决定与学校作对,不参加考试,康修女知此事再三劝导,天佑虽觉唠叨,但仍依其意参加考试,以取进入大学的资格。天佑一再追问康修女关于自己的身世,但所得线索仍不足以追查,这更使他下定决心往香港。一方面,康修女被天佑再三追问下,不禁想起初恋时的情景,但随即发觉自己欠缺定力,犯罪似的走往忏悔。

    第2集

    天佑考取大学,康修女开心不已,乃设旅行庆祝,但天佑却在旅行时突然宣布翌日前往香港,使康修女感到不被尊重,一怒之下堕下脚踏车,扭伤手腕。肥仔之父航海归来,要与肥仔返港,但肥仔知悉已多了新的母亲和弟妹,唯恐不能适应新的家庭生活,无奈父命难违,只好含泪上船。天佑不久亦到港,却不见肥仔到来接船,良久独自上门找之,讵料途中被地痞戏弄,钱财亦被抢去。天佑到肥仔家,见其一身佣人打扮,任从继母摆布,境况凄凉,也不敢在其家下榻,只好另觅他处寄宿。

    第3集

    天佑四处游荡,忽想起趁此时往查身世,遂到留产院查阅档案,但所得资料与康修女所说相差不远,十分颓丧,院长见状,提议他根据档案中之生母地址一查。天佑根据地址而去,却不见生母容晓梅,但见住宅类似安老院,乃询问主人冯明哲,明哲虽不知天佑所找何人,但愿意相助,更极力留他在其家下榻,以作暂时栖身。天佑住在冯家,佣人兰姐本不大高兴,但及后相处日久,也不再冷言冷语。肥仔将与家人移民巴拿马,想到近日家中苦况,又想及与天佑分离,不禁哭泣,但最后还是登机离开香港。天佑从冯明哲口中得悉董士威太太及王炳可能得知晓梅身在何处,乃登报寻人,未几,董士威即派杜白为代表上门找天佑,天佑一见杜白以为是容晓梅,心中不禁紧张兴奋。

    第4集

    杜白得知天佑对生母一无所知,即回家向夫董福兴报告,并合谋藉博取董老太欢心,以得利益。杜白找一女子假扮天佑生母,诈称天佑乃她与福兴所生,但当年因家庭反对,使福兴抛妻弃子,后来娶了杜白,天佑懵然相信。杜白极力哄天佑搬往其家同住,天佑终答允。天佑与杜白、福兴同住,但见二人忽而吵架,忽而相亲相爱,不禁怀疑二人感情,并见杜白一派傻气,时常替他改换衣着发型,使天佑生抗拒之心。杜白一时心血来潮,带天佑往其旧日工作之酒吧玩乐,天佑感局促不安,及后见杜白突飞身上台,疯歌狂舞,大惊之下,连忙离去,只在门外等候杜白出来。杜白偕天佑返家,见天佑甚为不满,杜白只轻轻带过此事,并说翌日与之同返董家见董老太,天佑不禁愕然。

    第5集

    福兴带天佑往见其母,董老太对天佑甚有好感,翌日即提议福兴登记天佑为其养子,使之得到法律上的合法地位和个人保障,福兴与天佑洽谈此事,使天佑踌躇不已。阿胜、阿祥怀疑天佑与福兴的真正关系,对福兴用尽手段探问也不得要领,遂转移对付天佑,但天佑对此事毫不知情,被阿胜等人殴打受伤。天佑返家,各人见他受伤均痛心不已。晚上,杜白进房探视天佑,见天佑睡得十分安详,脸上一派纯洁无邪的神态,令杜白看得心醉,不觉坐在床边睡着,天佑醒来,见状大惊,不知所措,杜白见天佑如此纯情,不禁大笑。杜白从天佑房中出来,见福兴坐在厅中僵如死尸,知此事被福兴知悉,马上带同行装逃走,但一方面关心天佑的安危,便往恳求董老太派人往查察,并答应从此与福兴一刀两断。一方面,福兴以毒药权充补品,哄骗天佑喝下,幸阿祥在老太吩咐下及时赶到,使天佑逃过大难,天佑亦知悉父子关系全是假局,乃回到冯家。

    第6集

    酒埕患病,冯医生知悉后马上偕天佑往探望,但见酒埕躺在乌烟瘴气之斗室内,病情严重,即电召救伤车送他往医院。约礼见老父久久未返,甚为不满。Moon从法国回来,约礼展开追求,因见父亲与Moon父私交甚笃,乃求父利用上一代关系加以拉拢,但遭冯拒绝,只因冯见约礼与Moon年龄相差太远。阿龙忽从澳门到港,到冯家找天佑,天佑正替阿龙担心居住问题,冯医生却慷慨收留,使阿龙感激不已。阿龙与天佑相处,感天佑改变不少,天佑说出来港后的经历,阿龙为开解他,翌日即与他四处游玩。天佑欲返澳门,冯医生却建议他尝试找寻王炳下落,以便揭开身世之谜,天佑受鼓舞,未几即查得王炳在新界一香厂内工作,即与阿龙前去。

    第7集

    原来十九年前王炳生活潦倒,负债累累,冯医生慈悲为怀,借钱给他迁离冯家,使债主找不着王炳,但王炳生活仍没好转,遂将第三子卖予一村妇,得到金钱支撑生活。适逢天佑到王家找寻生母,炳妻以为是其子,但见环境贫困,不敢相认。王炳从妻口中得知天佑到访之事,想从冯医生处得钱维持生计,于是借意向冯医生诉说生活拮据,暗示需要钱用,冯医生亦不忍拒绝。王炳从O娘处认识庄先生其人,以为他在政府机关内有权将其居住之地划入发展蓝图,届时便可得巨额赔偿,遂送给庄先生千多元作为报酬之用。天佑到王炳家,与各人相处融洽,更被阿香吸引,稍后,天佑搬进王家居住,帮手做工。

    第8集

    天佑被阿当拉去与阿生比斗滑雪屐,天佑技术过人,轻易取胜。O娘被天佑所迷,投怀送抱,阿标见状气极,欲揍天佑一顿,以泄心头之愤,幸而阿龙及时赶到,轻易将阿标吓跑。阿香打理家务,头头是道,对妹盛盛亦是关怀备至,天佑看在眼里,不禁对她暗暗佩服。天佑见盛盛智力偏低,不忍见阿香负担太重,遂联络社会福利署,想送盛盛往弱智学校就读,各人均十分赞成天佑此举,但阿香却感世上尽是坏人,对天佑不加理睬。王炳自贿赂庄先生后,一直陶醉在黄金梦中,把生意一一推掉,讵料肥林查得政府无意收其地,王炳欲找庄先生问明一切,但庄先生已去如黄鹤,王炳懊恼万分。阿香送盛盛上学,但对天佑仍然怀恨在心,及至盛盛放学后,欣然道出上课所教事物,顿令阿香改变对天佑观感。

    第9集

    阿龙见阿叮和阿当游手好闲,遂介绍二人到其修车行工作,但暗中命二人偷取汽油,二人照办如仪,却将汽油全部抽光,车主取车时发觉有异,即向老板投诉,老板遂将阿龙等人辞退。盛盛在学校中学得不少事物,使阿香欢喜不已,更对天佑产生好感,两人出双入对,俨如情侣,炳妻见状,警告阿香应加收敛,因二人毕竟乃兄妹关系,阿香亦听从母亲之言,对天佑疏远。阿龙对阿香十分好感,托天佑从中拉拢,天佑闻此言,心中大感不快。阿龙极力邀约阿香,阿香无奈应允同往看戏,她本对阿龙没有好感,但经数小时相处后,逐渐放下成见。阿龙送阿香返家,故意编造鬼故事,阿香被吓,倒在阿龙怀中,此时天佑正在屋外等候阿香返家,见状大怒,竟将阿龙揍了一顿,怒气平息后,各人均明白天佑对阿香之特殊感情,而天佑亦决定离开王家。

    第10集

    天佑返澳门,下榻于阿龙父亲家中,并在其汽水厂内工作,却因怕康修女人追问日来之事,不敢往见各人。冯医生不知天佑已悄然离去,还到王家探望,及后不得要领,只好带着天佑留下的地址而回,归途中,滂沱大雨,弄至感冒病倒。天佑送货到阿珠的士多,被她查根问底,天佑不胜其烦,又恐她告知康修女关于他的行踪,于是迁离龙父家,龙父挽留不得,遂安排天佑到阿珍家下榻。阿珍酒醉后说出一番人生论调,而天佑却害怕阿珍的昵态度,遂迁往酒店暂住,及后思索阿珍的妙论,一直以来,因阿香与阿龙的事而闷闷不乐的心情,顿然一扫而空。冯医生病重,想见天佑,兰姐遂托阿香与阿龙到澳门找天佑。

    第11集

    阿香与阿龙在旅店找得天佑,告知天佑冯医生病重之事,但天佑仍气在心头,不理会二人说话,又见阿香和阿龙态度亲密,心中更不是味儿。康修女与郭神父猜知天佑曾受打击,遂加以开解,但天佑心情恶劣,反觉二人唠叨。天佑对阿香和阿龙之交往大生醋意,但为避免超越兄妹之情,决意引退,并声言要做神父。康修女遂向阿龙和阿香查问,方知天佑陷入三角关系中,且误会阿香是他的妹妹。康修女与郭神父决定向天佑说出约礼是他的父亲,并将一陀表交予天佑,但仍将天佑真正身世隐瞒,天佑猜知康修女定必明了内情,但康诈作不知。天佑知道与阿香并非兄妹,心情开朗非常,与阿香光明正大相恋,但阿龙因此迁怒天佑。

    第12集

    冯医生病情恶化,天佑赶返香港探望,在冯家遇见约礼,但约礼一脸鄙视,令天佑难受。天佑将身世告知冯医生,冯方知两人原是爷孙关系,但冯医生已病危,未几即与世长辞,天佑难掩悲恸之情,嚎啕大哭,因而被约礼责骂,天佑见约礼之无情,决定不与他相认。冯医生出殡之日,天佑因不欲见约礼,未有前去拜祭,兰姑颇感不满,对之轻责,而天佑亦对兰姑说出身世,令兰姑大感诧异。天佑到冯家悼念祖父,却见约礼喝醉,蜷伏床上,且将心事吐出,令天佑大为感动,整夜陪伴在侧,岂料约礼一觉醒来,又恢复平日冷酷神态,天佑气在心头。约礼女友邓宁往英国办理离婚手续,并准备与约礼结婚,但约礼根本无意与她一同生活,并将目标转向Moon梁身上。

    第13集

    约礼为方便天佑教导Moon梁学习溜冰,遂接天佑到其家暂住,天佑得以认识约礼日常生活的一面。约礼与天佑陪伴Moon梁参加文艺聚会,但两人对此全无兴趣,约礼更被误会为同性恋者,弄至啼笑皆非。天佑在屋中看见邓宁与约礼之合照,背景乃澳门一间女校,怀疑相中人乃真母亲,遂借意询问约礼有关女校及女朋友之事,以便查出谁是母亲,但约礼嫌天佑多管闲事,不大理睬。约礼卧病在床,天佑告知Moon梁,但反被约礼责骂,天佑并不生气,整天服侍约礼,约礼心中感激,提出替阿香找寻工作。约礼向Moon梁求婚,但Moon梁生性好玩乐,不置可否,后经与父母商量后,只答应先行订婚。

    第14集

    邓宁突从英国返港,约礼知甚难摆脱她,故意对她态度冷淡,令邓宁十分不满。邓宁突到约礼家中,但约礼不在家,天佑乘机探问邓宁与约礼之关系,证实邓宁非其生母,但邓宁声言将与约礼结婚,令天佑大感不解。约礼向邓宁暗示感情已变,但邓宁不甘就此放弃,决与约礼周旋到底。约礼夹在Moon梁与邓宁之间,弄至疲惫不堪,天佑见状,虽感同情,但仍责怪约礼害己害人。约礼因病未有上班,邓宁与Moon梁不约而同到来探望,此时约礼已往看医生,天佑忙替约礼掩饰,邓宁已心知肚明,却逼约礼与之结婚。约礼欲改期订婚,Moon梁却坚决反对,约礼亦无他法,只好如期举行酒会,岂料订婚之日,邓宁不请自来,令约礼束手无策。

    第15集

    邓宁对约礼冷嘲热讽,但仍冷静地对待此事,使约礼不致在酒会上出丑,邓宁更表示从今以后两人一刀两断,约礼心中颇有歉意。约礼被选为全港杰出电脑师,出席颁奖典礼时,天佑渴望能分享父亲一份光荣,悄悄到酒会上观礼,而邓宁从电视上看见约礼与Moon梁的亲密态度,妒恨难消。天佑将返回澳门继续学业,约礼不禁暗生离愁,而天佑亦不忍离开父亲,却又不肯与他相认。阿叮、阿当向天佑借了数十元作为赌本,望阿龙能替其翻本,但三人连输多次,欠下阿生等人近千元,而阿生等人则乘机收买叮、当替他工作。邓宁一直对约礼怀恨在心,将约礼新设计的电脑游戏暗中卖给另一电脑公司,约礼被众人指责缺乏职业道德,被公司辞退,弄致身败名裂,与Moon梁的感情亦因此决裂,但天佑不相信约礼做出此事,对约礼同情,约礼十分感动。

    第16集

    天佑突然向约礼说出两人原是父子,并将陀表给约礼看,约礼记得当年曾将此表交给康妮作为信物,却从未与康妮发生关系,不禁迷惑,一再追问之下,始知天佑母亲乃容晓梅,因而情绪十分激动,一时难以明了个中真相。约礼对容晓梅之事不知如何处置,遂与Roger商量,Roger提议约礼往找康修女问明一切,约礼亦觉有此必要。阿龙被人追赌债,无法偿还,被要胁引天佑到来,将他绑架及勒索约礼,但阿龙不肯出卖朋友,于是阿叮、阿当到油站打劫,无奈空手而回,债主不得要领,转移对付阿香,阿龙不忍,只好答应合作。

    第17集

    约礼到澳门找康修女,赫然见当年初恋爱人康妮一身修女打扮,十分激动,自感枉费二十年来的痴情,康妮内心亦甚激动,但仍故作淡然对待。约礼不断追问有关晓梅之事,康修女不禁想起二十年前旧事。康妮表姊晓梅父母双亡,与康妮家人同住,两人情同姊妹,不时偷进于家大屋中玩乐。一日约礼与Roger从外返澳门,大屋原属Roger父亲,因而与康妮、晓梅认识。康妮与约礼感情不断发展,晓梅虽一直暗恋约礼,但却不敢横刀夺爱。康妮考试将近,忙于应付功课,无暇与约礼见面。一夜,晓梅藉机到于家找约礼,甘心与约礼发生关系,但约礼对晓梅全无爱意,只因醉后糊涂干出傻事。

    第18集

    未几,晓梅将与约礼间的事告知康妮,声言永不后悔,随即携着行李离开康家,因而令约礼与康妮情海翻波。康妮到修院避静,决定终身奉献教会,及后接得晓梅病危消息,即赶往香港探望。晓梅将初生子天佑交托给康妮抚养,并改姓马,临死前一再声言永不后悔,令康妮对约礼更痛恨至极,且答应晓梅不将此事告知约礼。约礼听罢康妮细诉旧事,感自己在毫不知情下背上罪孽深重之名,内心激动,指摘各人不将此事早说,致使弄出连串悲剧,而康妮虽感内疚,但誓言不会与约礼藕断丝连。约礼明白一切后,返回香港,岂料接得勒索电话,要约礼以二十万赎回天佑,约礼顿感手足无措。

    第19集

    约礼将绑票之事告知阿香,阿香知叮、当曾与天佑出外玩乐,遂追问二人,但叮、当诈作不知,令阿香心焦如焚。约礼猜测叮、当与绑票之事有关,嘱托阿香代为探听,但叮、当多方掩饰。康修女知悉天佑被绑票,连忙从澳门赶来香港,但众人守候整天,仍未有天佑消息。天佑挣脱蒙眼布块,始知被绑票,但阿生恐怕天佑日后认得数人面貌,准备撕票,阿龙闻言极力阻止,但被阿生等人拒绝。阿龙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在阿香的逼问下,良心发现,往警局自首,但警员来到藏参之地,已不见天佑踪影,更使约礼担心不已。

    第20集(大结局)

    歹徒将天佑运往偏僻之地,欲将天佑推下万丈深谷,以毁尸灭迹。及后又改变计划,再致电向约礼勒索,而约礼因Roger一直未有天佑消息,心急如焚,决定私下与匪徒交涉。歹徒带约礼见天佑,约礼见天佑被打至遍体鳞伤,十分痛心,而歹徒取得巨款后,竟欲杀人灭口,幸Roger一直留意约礼行动,知悉他与绑匪私下交涉,带同大批警员将匪徒一网成擒。约礼盼望天佑留在香港共同生活,但天佑与康修女生活多年,一时难以抉择。[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1-10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7-10 21:23:0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