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军事》

    《军事》是麦家编著的军事类作品,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在2005年8月1日出版。这是一部以军人为主角的智性小说。承袭了麦家一贯的风格:诡秘、幽暗、神奇、深不可测,到处潜伏着玄机。阅读他的作品,就像是被引诱到一个偏僻的山谷,而黑暗开始降临,阅读没有退路,只有在黑暗中摸索,孤独无助却充满期待。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军事》 作者: 麦家
    类别: 小说 军事 报告文学 价格: 20.00元
    语种: 中文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5年8月1日 装帧: 平装

    目录

    图书简介/《军事》 编辑

    《军事》《军事》

    《军事》本书由多篇军事题材小说组成,蕴含着令人称绝的人生哲理和智慧,其中不乏影射现实生活中的不正之风,针砭时弊的警世之作,可谓当代的“警世通言”。小说在文风上沿袭了麦家一贯的风格:人物具有传奇性,情节曲折、引人入胜。是一部充满了人文关怀,集可读性和思想性语一体的军事小说。[1]

    《军事》中收入的《十面埋伏》等作品正是从各种秩序中去观照各式人心态势,人的善与恶从来都是有条件的善与恶——我想,麦家心里一定对这样的道理了如明镜。与军事相关的题材虽然能满足读者的部分猎奇心理,但是题材并没有喧宾夺主,反而为小说整体的艺术价值锦上添花。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以来,以军事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并不少见,落入某种既定的话语圈套中的作品是数不胜数。不拘泥于人心的狭义书写,考察爱与怕、善与恶的条件性,这使麦家的小说跳出了单纯军事题材的先天局限,打破了军事题材书写的历史宿命,从而具备了更阔大更高远的小说世界观。

    《军事》其实是一个解码的过程。《军事》的上部,命名为“集合”,收入《谁来阻挡》、《出了毛病》、《第二种败》,下部命名为“解散”,收入《农村兵马三》、《两位富阳姑娘》、《既温情又凄惨》、《五月鲜花开遍原野》。我们既可以把《军事》理解为中篇、短篇小说作品集,也可以把《军事》理解成一部长篇小说,一个关于“集合”又“解散”的阿今的长篇小说,无数个被秩序异化了的阿今,就是作者的小部队,作者絮絮叨叨地讲述了阿今的系列故事,他们“活活得不松坦,别别扭扭,愁眉苦脸;死死得不痛快,不荣光,不其所”。

    图书内容/《军事》 编辑

    第九次冲锋被击溃下来的时候,阿今悲愤得像一头因重创而恐怖,因恐怖而咆哮的困兽,禁不住仰天嚎叫了一声。这是悲鸣,粗壮的悲鸣,似雄师的怒吼,歇斯底里,撕心裂肺,荡出了不详的回声。回声在紧张欲爆的空气中扩张、蔓延,瞬间越过山峰,传得很远、很远……[1] 

    小说评析/《军事》 编辑

    《十面埋伏》想象了一种无边无际的“怕”,除了老Z,“我”没有见过不怕的人。《十面埋伏》的主体部分是讲五个人挤在一间斗大的、拥挤的、嘈杂的、光线不足的办公室里头,互相害怕、互相猜疑、互相提防、互相牵制的情形。可是老Z已经消失了,作者于是把五个人的“怕”推而广之,细细地描写人如何“活着怕、死后也怕”,活着怕自己的世俗欲望得不到满足,死后怕进不了阴间怕被人盗墓。作者写世俗琐碎的“怕”,也许在引导读者思考:“办公室”这个载体使世俗的“怕”走向变异,或者说,“办公室”。

    就像一个城堡,“办公室”这个载体本身更让人害怕。《谁来阻挡》、《出了毛病》暗喻了信仰与意义的塌陷,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扑了个空,作者却捕捉到了“扑”这个动作的永恒性。《农村兵马三》讲述了一个农村兵由心灵到身体的变异,“办公室”也许有其天然的拒绝性。秩序像审查处女膜一样荒谬,这也许是《两个富阳姑娘》要告诉读者的。

    这些故事,读来读去、绕来绕去,读者会发现,原来那都是人心的弯弯道道,这些弯弯道道,恰恰是我们自己亲手打造的我们必经的羊肠小道、盘山公路,无论是宽路还是窄道,无人能避开它,无人能开辟出第二条道路。

    基于这一发现,你我内心的沮丧将不亚于孙悟空的沮丧——一个筋斗翻十万八千里路,却发现自己还是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对弯弯道道的考察,既是对秩序奇异的想象,也是对秩序诡异的暗示,也许,人心与秩序早就阴阳合一、雌雄同体。

    麦家一路解码,解到最后,他却告诉读者:有些码,是无解的;生活的某些方程式,也是无解的。无法破解,但是存在。作者提出了问题,但他没有责任也没有能力去解决,麦家懂得世界的局限。如果秩序确实无所不在,那么有谁不是活在“十面埋伏”之中呢?

    人物评价/《军事》 编辑

    麦家以《解密》和《暗算》在文坛刮起旋风。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陈晓明撰文指出:对于当代中国文坛来说,麦家的写作无疑属于独特的路数。这个人的存在已经变得不可忽视,他是那么顽强、绝对而倔强。他的小说诡秘、幽暗、神奇,深不可测,到处潜伏着玄机,让人透不过气来。他的出现就像一片阴影,投在亮丽的文坛上,多少有些令人惊慌。阅读他的作品,就像是被引诱到一个偏僻的山谷,而黑暗开始降临。阅读没有退路,只有在黑暗中摸索。那真是一种孤苦伶仃的阅读,就像他的写作一样。麦家新作《军事》还会刮起旋风吗?[1]

    在当今文坛,有一个独特的作家,不容忽视。他是热衷于破译、善于解码的小说家麦家,他是当代中国小说界一个不可复制的异数,《军事》是他新出版的小说文集。继《解密》和《暗算》之后,麦家再次纸上谈“兵”———谈的是“兵”道,关注的却是普泛的世道人心。 

    难能可贵的是,麦家的小说并没有扯着人性的大旗直奔现在流行的小说获奖标准而去。在太多的作家直白而简单地去剖析人性、甚至是苛求人性的时候,麦家的尝试有点反其道而行之,麦家不厌其烦地考察人性所处的各种秩序,这些秩序包括人际关系的秩序,也包括非人际关系的秩序。有人喜欢用体制这个词,我倒宁愿选择秩序一词去揣度麦家的小说用意。“体制”属于政治学范式,滥用“体制”一词,容易把文学导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而“秩序”兼具历史学的静态感与动态感。“体制”像旗帜一样到处飘扬,倒像是个“虚”词,“秩序”则是个无所不在的“实”词,“秩序”存在于存在之中。 

    麦家的伤感隐于文字深处,不通过奢糜花哨显摆招摇,不作“惆怅此情难寄”,偶而洒几“滴”阳光存几分宽恕,比如说《五月鲜花开遍原野》,铁汉有铁汉的柔情,作家有作家的仁慈。在当今文坛,麦家的文字是少有的干净利落。

    他的文字有“齐步走”的从容冷静,又有“正步走”的健美感性,他的语言似乎对浮华艳丽的隐喻有一种天然的免疫力,他的故弄玄虚不是靠文字的花哨弄出来的,而是靠他偏执而独到的智慧、靠他把不是故事的东西讲成故事的卓越能力弄出来的,这也是我推崇麦家小说的原因之一。[2]

    作家简介/《军事》 编辑

    麦家,男,1964年生于浙江富阳。曾从军17年,辗转7个省市;历任军校学员、技术员、宣传干事、处长等职。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97年转业定居成都,供职于成都电视台电视剧部。  

    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小说集《紫密黑密》《地下的天空》《让蒙面人说话》《充满爱情和凄楚的故事》等。[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4-11
    [2]^引用日期:2011-04-11
    扩展阅读
    12012最新一期·军情观察室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0-02 16:03:43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