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刺客》”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刺客》[话剧]

    2007年8月,制作规模浩大的原创话剧《刺客》在首都剧场连演15场,为话剧百年活动掀起一个高潮。该剧是北京人艺著名导演林兆华积蓄已久之后迸发出的又一鬼才作品,该剧剧本酝酿三年,林兆华力邀多位明星助阵,力求打造一部高端的精品大戏。

    编辑摘要

    目录

    故事梗概/《刺客》[话剧] 编辑

    《刺客》《刺客》

    公元前453年,晋国大臣智伯兴兵伐赵,意欲一举消灭劲敌,为实现其取代晋君之野心扫清障碍。未料事与愿违,反被赵襄子所杀。智伯门客豫让为替主人报仇,假扮囚徒寻机行刺,不幸失手被擒。 

    赵襄子感其忠义,不但放了豫让,而且从此对豫让避而远之。 

    为了接近赵襄子,豫让不惜以暴虐自残的方式毁容,以期获得行刺的机会,最终却再遭失败,留下一句“士为知己者死,妇为悦己者容”的千古名言,慷慨赴死。

    故事背景/《刺客》[话剧] 编辑

    《刺客》《刺客》

    豫让者,晋人也,故尝事范氏及中行氏,而无所知名。去而事智伯,智伯甚尊宠之。及智伯伐赵襄子,赵襄子与韩、魏合谋灭智伯,灭智伯之後而三分其地。赵襄子最怨智伯,漆其头以为饮器。豫让遁逃山中,曰:“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 

    今智伯知我,我必为报雠而死,以报智伯,则吾魂魄不愧矣。”乃变名姓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挟匕首,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厕,心动,执问涂厕之刑人,则豫让,内持刀兵,曰:“欲为智伯报仇!”左右欲诛之。襄子曰:“彼义人也,吾谨避之耳。且智伯亡无後,而其臣欲为报仇,此天下之贤人也。”卒醳去之。

    居顷之,豫让又漆身为厉,吞炭为哑,使形状不可知,行乞於市。其妻不识也。行见其友,其友识之,曰:“汝非豫让邪?”曰:“我是也。”其友为泣曰:“以子之才,委质而臣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近幸子,乃为所欲,顾不易邪?何乃残身苦形,欲以求报襄子,不亦难乎!”豫让曰:“既已委质臣事人,而求杀之,是怀二心以事其君也。且吾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後世之为人臣怀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既去,顷之,襄子当出,豫让伏於所当过之桥下。襄子至桥,马惊,襄子曰:“此必是豫让也。”使人问之,果豫让也。於是襄子乃数豫让曰:“子不尝事范、中行氏乎?智伯尽灭之,而子不为报雠,而反委质臣於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独何以为之报雠之深也?”豫让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於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襄子喟然叹息而泣曰:“嗟乎豫子!子之为智伯,名既成矣,而寡人赦子,亦已足矣。子其自为计,寡人不复释子!”使兵围之。豫让曰:“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义。前君已宽赦臣,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固伏诛,然原请君之衣而击之,焉以致报雠之意,则虽死不恨。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於是襄子大义之,乃使使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死之日,赵国志士闻之,皆为涕泣。[1]

    导演简介/《刺客》[话剧] 编辑

    《刺客》《刺客》

    林兆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1984年至1998年任北京人艺副院长。现任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中央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 兼职、客座教授。他早期作为演员进入北京人艺,70年代末开始担任导演,至今已导演六十余部舞台作品。林兆华在80年代初期至中期与剧作家高行健的合作影响了中国当代剧场的发展,并且引发了80年代实验戏剧的风潮。《绝对信号》(1982)、《车站》(1983)、《野人》(1985)等作品同时从戏剧文学、剧场形式和思想内容突破传统中国式现实主义戏剧,正式开启中国当代戏剧进入现代主义阶段的大门。 

    90年代,他与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剧作家过士行合作《鸟人》《棋人》《鱼人》《厕所》等一系列作品。从对戏剧艺术的探索,到内容与时代的关联都引起了国内外文化界的广泛关注。

    编剧的话/《刺客》[话剧] 编辑

    《刺客》《刺客》

    重名轻生是先秦的时尚, 它建立在杀身成仁的信念之上, 造就了那个时代凛冽的气质, 故中国古代闻名后世的刺客, 多出在这一弱肉强食的非常时期。

    因为身处弱势, 决定了刺客必以非常的手段来追求其想要达到的目标, 他们置生死于度外,毕其功于一役, 义无反顾地以卵击石, 其壮怀激烈, 荡气回肠, 令人肃然起敬, 怅然为之唏嘘。 

    “刺”是一种猛烈的暴行,其内含的精神实质却是对道义的捍卫,《史记·刺客列传》所载之刺客,身上都存在着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悖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正是这一悖论的存在, 让我们在解读他们的行为动机时, 可以超越世俗的道德评判标准, 进入到一个文学 ( 或曰人学 ) 的审美境界。

    这是我写《刺客豫让》于文学层面的原因。

    《史记·刺客列传》中的刺客, 行刺的理由不一, 行为都很极端, 而豫让则是其中最纯粹的一个。他的行刺, 毫无诸如铲除暴君之类的政治目的, 且他行刺的对象赵襄子, 无论在世人的眼中还是在他的眼里, 都称得上是一个明君。然而就因为赵襄子杀了待他如国士的主人智伯, 他便要用国士的礼节来回报, 全然不理会他那位主人是一个暴君的事实, 毅然决然地以惨烈的自残来坚定复仇的决心。在他的心中, 没有约定俗成的善恶标准, 只有“士为知己者死”的做人原则, 这一原则将一个“义”字高置在了一切道德规范之上, 把“义”所承载的人文精神当作一种至高的宗教信仰加以供奉, 并以生命作为代价来誓死捍卫, 舍身如此糊涂而又如此明白, 古往今来, 除了豫让之外, 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来。

    刺客身上所承载的人文精神, 在《刺客豫让》一剧结尾的时候就走向死亡了。 随着利己主义一跃成为新的时尚, 我们的灵魂便逐渐地被“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的人生哲学所主宰, 乃至于后人缅怀豫让的事迹时, 虽然依旧会被感动, 但在感动之后, 终究还是依然故我地见利忘义唯利是图, 把豫让的故事当作绝版的传奇看待, 丝毫不与我们的生活发生关系。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9-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9-30 0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