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匡庐图》

    荆浩的代表作《匡庐图》,成功地运用坚劲而密集的皴法,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山石的凹凸明暗和纹理结构,并以虚实浓淡变化多端的水墨,创造出富有质感的画面,表达了既雄伟又深远辽阔的意境,有“全景山水”之称。

    编辑摘要
    中文名: 《匡庐图》 所处年代: 五代
    收藏单位: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目录

    简介/《匡庐图》 编辑

    《匡庐图》《匡庐图》

    《 匡庐图》五代时期,荆浩作品,绢本水墨,纵185.8厘米,横106.8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匡庐图》画的是庐山及附近一带景色,结构严密、气势宏大,构图以“高远”和“平远”二法结合,而其深远、奥妙、飘逸尽得其当。画法是皴染兼有,皴法用小披麻皴,层次井然。全幅用水墨画出,充分发挥了水墨画的长处,正如他自己所说:“吴道子画山水,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此画也的确具有非凡神韵和独特风格。此图右上端有“荆浩真迹神品”六字,传为宋高宗笔迹。

    此图描绘的是庐山景色,采用全景式构图,山峰高远、深远皆具,充满欲升之势,雄伟缥缈又峻峭挺拔。山间有 飞瀑、小亭、木桥,林木葱茏,岚气缭绕。全画不施色,水墨结合,笔法严谨,体现了五代时期山水画走向成熟的特征。

    《匡庐图》中,一峰高耸,雄伟秀拔,两侧群峰竞立,云雾缭绕,飞流直下,屋舍、小桥与林木、山石互为掩映,气势壮阔,意境幽远。细观之,图下涧水苍茫,一叶扁舟正欲离岸,似引领观者入画境。山麓屋宇错落,篱木环绕,飞涧击石,长桥连岸,一人骑马若观山景。往里则入深山,危岩峭壁,松柏参天,一线悬瀑如白练扶摇而下,林荫间又现庭院,渐入佳境。这种上留天,下留地,中间立意定景:主峰突仄,群山环抱,峰、顶、峦、岭、岫、崖、岩、谷、峪、溪、涧、瀑、泉等一一呈现,有路、有桥、有树木、有屋舍、有人物、有车船,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画面雄阔,景物逼真,此之谓“全景式”山水。其后关仝、李成、范宽继承并发扬,奠定了北宋全景式山水画的格局。[1] 

    创作背景/《匡庐图》 编辑

    五代的绘画大师(隐逸画家)荆浩所画,他是水墨山水画演变的关键人物,他将唐代吴道子的笔描与项容的泼墨技法结合,扩展笔墨描写山水的能力。荆浩的画风后来由关仝、李成和范宽继承,演变成永恒不朽的巨碑式山水。《匡庐图》是一幅仿古作品,保留五代山水的特征,但是结合了北宋宫廷画院的风格,再现与隐逸主题相关的山水形象,向荆浩这位雄伟风格山水之父致敬。

    赏析/《匡庐图》 编辑

    《匡庐图》局部《匡庐图》局部

    《匡庐图》为全景式山水,整体气势雄伟夺人,细部刻画又甚精到。当中挺立一峰,峥嵘崔鬼,秀拔欲动;两侧而下,群峰竞立,如芙蓉初绽;山间有飞瀑如练,云气、屋宇、桥梁、林木,曲折掩映。正如画上元人韩屿题诗所说:“翠微深处着轩楹,绝磴悬崖瀑布明。”全画一派雄奇、壮美、幽深的气象,使人感受到画家驾驭大自然生命力的宽阔胸襟。    

    全图由下而上,由近及远,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在境界上则是从“有人之境”而渐入“无人之境”。    

    第一个层次,画面下端,一泓涧水,一叶扁舟,船夫撑篙正欲靠岸,似乎将观赏者带入画境。由石坡而上,山麓画有屋宇院落,竹篱树木环绕,屋后有石径抱危崖逶迤而上。崖脚烟水苍茫,有长堤板桥,一人骑马观景,悠然自得。这一层可称近景。    

    第二个层次,可称中景、两崖间有飞瀑喷泻而下,击石分涧,似闻其声。攀援而上,一桥横架于溪涧之巅,两边危壁,松柏参差,矗立入云。桥左方又一座林荫庭院,窗明几净。这一层可谓渐入佳境。    

    再往上,第三个层次(图4),虽是远景,却分外醒目。主峰兀立,两侧烟岚飘渺,诸峰如屏,相互映照;又一飞瀑如练直下,落入虚空,使人联想起李白《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这一层次是画中最佳胜境,也是画家最着力处。    

    《匡庐图》局部《匡庐图》局部

    看此画,仿佛随着船夫的导游,登上了游览山中美景的旅程。巍峨主峰为主景,两叠泉流、两座屋宇、危栈小桥则是其中几处精彩的“景点”,而那位骑马观景的人物,则把观者的视野引向画外任凭浮想的空间。画的构境使人领略到荆浩大山大水的艺术特征。    

    在笔墨表现上,虽还没有完全摆脱唐以前山水画的装饰因素,但在真实感和体积感的追求上取得了重大突破。皴法的成功运用,是荆浩对山水画技法发展的一个重要贡献。此图以中锋画山石,结态波曲,略似解索;山头和暗处皴法类似小斧劈,再施以淡墨多层晕染,以表现阴阳向背。在唐代李思训父子的青绿山水中,山石只有铁线勾勒,然后填彩,借助于晕染和色彩明暗表现凹凸起伏,当时还未形成皴法。历史记载中的唐代水墨山水画,至今未见公认的真迹。《匡庐图》可以视为我国水墨山水画初创时期的杰作,其用笔用墨及皴法值得仔细研究。    

    在墨的变化上,除了浓淡之外,尤其重视黑白对比。画中瀑布是用浓墨重笔“挤”出当中一脉泉流,随着这条白色长带的正斜角度不同,两边的黑色,或可视为山石,或可视为阴凹处,或可视为虚空。飞瀑的动势也由此产生多种形态神采。这种以黑“挤”白的手法,至今仍被许多画家沿用。画中画平水,改变了唐人似鱼鳞瓦片的勾线之法,而以淡墨烘染水面,显示出水的明暗变化,并以舟、桥等物暗示出水的存在。表面云气,也改变了前人的细勾填粉法,只用水墨渲染,显得空灵多姿而自然天成。虽然唐人张彦远早就有“运墨而五色俱,谓之得意”的新观念,但就山水画而言,只有荆浩之作使人们初步领略到这种“得意”的艺术情趣。

    画作笔法/《匡庐图》 编辑

    《溪山行旅图》《溪山行旅图》

     本幅画与范宽《溪山行旅图》不同,近、中、远三景并未全部放在画幅的中轴线上,而是将近景的松石、茅舍移至画面右下角,中间以广袤的水域隔开,与左上方体积庞大的远景主山相对。画家采用「平远」和对角线的构图设计,与宋人《岷山晴雪》十分类似,都受到北宋末流行的小景山水画的影响,这暗示《匡庐图》的成画年代应晚于十一世纪。   

    主峰由垂直片状的山体结组而成,山石的轮廓用尖锐转折的笔法勾勒,边缘整齐,彷佛刀切割过,渲染则是在巖面内侧施浓墨,靠近轮廓的外侧留白。这一类山岩的造型、笔描与南京栖霞山出土的十世纪浮雕,或是传世贯休〈十八罗汉图〉上的山石相近,带有平面、程式化的风格,因此显现出浓厚的仿古意味。   

    描绘山石的皴法是从范宽变化而来,画家以密如雨点的皴纹,刻划岩石粗砺坚硬的质理。然而,除了点、擢的中锋用笔外,还可见到侧锋斜砍的笔法。这种「小斧劈」皴的使用,在李唐《万壑松风图》可以见到典型的例子,显示〈匡庐图〉与北宋末宫廷画院的风格密切相关。   

    前景几株松树伫立于烟雾中,松干的质理和尖细的松针描绘十分细腻写实,可见画家观察自然入微,并且具备高超的写生技巧。据荆浩《笔法记》记载,他隐居于太行山洪谷,尝见古松「皮老苍藓,翔鳞乘空,蟠虬之势,欲附云汉」,为之惊异,遂携带纸笔写生,得数万本。〈匡庐图〉这位画家的画艺真可谓得到荆浩的神髓。

    匡庐图》以中锋钩石,钩树枝叶,钩屋舍,“形如古篆隶,苍古之甚”,而其用以刻画山石纹理的短笔点皴,后人或谓之似“小斧劈”,或谓之似“小披麻”,与其老到的钩笔相较,则皴笔还显然处于成熟过程中。但这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创举。在用墨上,除了加强淡墨渲染,以显现山石树木的层次、质感外,更创为黑白映衬,如画中的飞涧及悬瀑,以浓黑映衬白水,分外引人注目,至今仍被广泛采用。

    题词/《匡庐图》 编辑

    画上题诗曰: 

    翠微深处墨轩楹,,绝磴悬崖瀑分明。借我扁舟荡空碧,一壶春酒看云生

    鉴别/《匡庐图》 编辑

    《匡庐图》局部《匡庐图》局部

    对《匡庐图》的真伪存在的疑问中,有两点需要加以解释:一是荆浩有否可能去过庐山;二是为什么这幅画在清代以前从未见有人记载著录。    

    关于第一点,根据晚唐五代的社会情况,荆浩除了在唐亡前有可能南下庐山之外,五代十国分裂局面下是很难成行的。但是未去过庐山,并非绝对画不出庐山。庐山久已闻名于世,相传秦末有匡俗先生庐居此山,故又名匡庐。汉代司马迁《史记·河渠书》中就自叙“南登庐山”;东晋顾恺之画过庐山会图、雪霁望五老峰图;南朝宋宗炳《画山水序》中提到“余眷恋庐、衡”;唐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均曾来游,白氏留下“匡庐奇秀甲天下山”的名句。因此,荆浩即使未曾亲临庐山,也完全可能以众多前人文字、图画为参照,加上自己在太行山、王屋山的感受,创作出臆想中的庐山图。    

    关于清以前无著录的问题,确是事实。然而画面上却有宋、元人题字。这就存在着三种可能性:一种是现存著录书籍不全,或记述有遗漏;二是此画原先另有题名(宋以前画上无题,题目由后人拟定著录),至清代被改为现名;三是后人伪造之作。目前所见最早著录此画者是清初孙承泽,孙系山东益都人,明崇祯进士,入清后官至吏部左侍郎,富于收藏,精于鉴别。在《庚子消夏记》一书中列有“荆浩庐山图”条目,记述了他从“故家”——明王朝的显贵人物之家,买到此画,“绢素如银板,对之令人色飞。上有宋高宗题‘荆浩真迹神品’六字,下用内府之宝印。又有元人韩屿、柯九思二诗”。他的记载与此画完全相符。伪作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其后,此画进入乾隆御府。乾隆五十六年(1791)由阮元等编撰的《石渠宝芨续编·宁寿宫》著录,将题目改为《匡庐图》,这很可能是乾隆所为,画上有他的题诗二首,另有大臣梁诗正、江由敦的和诗。阮元在其所著《石渠随笔》中,也记述了此图。    

    孙永泽将此图定名为《庐山图》,所据不详。也许是受了画面上元代柯九思题诗的影响。柯九思曾参与鉴定元代内府收藏的书画,他在这幅画上题诗道:“岚渍晴薰滴翠浓,苍松绝壁影重重。瀑流飞下三千尺,写出庐山五老峰。”他断定画的是庐山,是否因画中飞瀑而臆测,或者另有所据,有待进一步查考。    

    收藏/《匡庐图》 编辑

    《匡庐图》《匡庐图》

    《匡庐图》的收藏与流传大体经历为:北宋佚名—南宋高宗内府—元代内府或韩屿、柯九思—明代“故家”—清初孙承泽—乾隆御府—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对于这样一件流传有序的作品,可以推断为荆浩真迹,至少也应是宋人摹本或其传派画家之作。《匡庐图》对研究荆浩艺术具有重要价值。但此画在艺术表现上似乎还不足以代表荆浩的最高水平,尤其是对照他的理论著作《笔法记》对笔墨的认识,尚存在不少差距。[2]

    作品价值/《匡庐图》 编辑

    ◎水墨山水画成熟的标志;

    ◎代表了荆浩的绘画风格和成就;

    ◎是中国宋以前具有山水全景模式的典型作品。

    匡庐诠释/《匡庐图》 编辑

    “匡庐”即匡山,也就是江西的庐山。传说殷周时期的名士匡裕,结庐隐居于此。定王征召,匡裕不应。定王派使者查访,不见匡裕,只见空庐。“匡庐”所在之山,由此得名“匡山”,最后定名为“庐山”。因为庐山位于南方的江西,而荆浩是北方山水的代表,学者们对《匡庐图》疑虑重重,猜测种种,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北派山水的鼻祖,为什么去画南方的山水?而且,由此一炮走红。 [3]

    作者介绍/《匡庐图》 编辑

    荆浩(889—923),字浩然,今山西沁县人。生活于唐末至后梁之间。荆浩博通经史, 因避唐末战乱隐居于太行山的洪谷之中,自号为洪谷子。荆浩擅画佛像,尤妙山水,被视为北方山水画派之祖。除山水外,荆浩在壁画创作方面也有很大造诣。因隐于太行山,朝夕观察山水树石的变化,分析总结了唐人山水画的经验,创立了北方水墨山水画派。传世作品有《匡庐图》等。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画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中国画是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的中国民族传统绘画,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智慧、性格、心理、气质,以其鲜明的特色和风格在世界画苑中独具体系。

    共有4个词条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1-08
    [2]^引用日期:2010-12-24
    [3]^引用日期:2012-01-29
    扩展阅读
    1e景苑
    2《中国名画》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6-27 19:07:0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