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历史:何以至此》

    《历史:何以至此》,作者雷颐著,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部于2010年8月出版。其内容是中国近代史以鸦片战争为开端,从某种程度上说,杨芳传统的“粪桶战法”和林则徐突破传统的“师夷长技以制夷”,隐喻了以后贯穿中国近代史的两种救国途径间的“紧张”。“师夷长技以制夷”在中国近代化“开篇”的遭遇,预示着中国近代化进程的艰难曲折,主张“师夷长技”者,以后一直受此严斥。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历史:何以至此》 语种: 简体中文
    出版社: 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部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版次: 第1版

    目录

    基本信息/《历史:何以至此》 编辑

    《历史:何以至此》《历史:何以至此》

    书名:《历史:何以至此》

    作  者: 雷颐 著

    出 版 社: 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部

    出版时间: 2010-8

    字  数: 250000

    页  数: 257

    I S B N : 9787203068808

    内容简介/《历史:何以至此》 编辑

    本书内容看似庞杂,但大体说来,还是三方面的“人与事”。

    首先,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人与事”。

    中国近代史以鸦片战争为开端,从某种程度上说,杨芳传统的“粪桶战法”和林则徐突破传统的“师夷长技以制夷”,隐喻了以后贯穿中国近代史的两种救国途径间的“紧张”。

    鸦片战争爆发后,清军连吃败仗,朝廷忙将赫赫有名的猛将、果勇侯杨芳调到广东前线御敌。面对英军的船坚炮利,杨芳在广州城广搜马桶,尤其是妇女的经期用品,作为克敌制胜的“法宝”,因此留下“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之讥。

    其实,以马桶,尤其是妇女所用溺器、经血布等“秽物”作为破敌法宝,并非杨芳的发明,而是颇有些年头的传统。远的不说,稍前的乾隆年间,山东白莲教王伦起事,围攻临清城,守城官军就将鸡血、粪汁洒在城上,并找来一些妓女赤身裸体站在城上,以阴门向敌,以破敌阵。稍后的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守城时也曾将女性掳去,脱裤站在城墙上作为守城之法。由此看来,杨芳还真算“文明”了,因为他并未如“传统”那样直接以女性下体面对敌阵。

    所以,杨芳此举只是当时国人习以为常的“常识”,实不应对其大加嘲笑。不过,唯其如此,林则徐大胆突破传统“常识”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就更令人钦佩。因为,此举当时不仅应者寥寥,而且林则徐还因此被批为“溃夷夏之防”、“以夷变夏”。就是说,破坏了“狄夷”与“华夏”间的“文化防线”,使“华夏”被“夷化”了。“师夷长技以制夷”在中国近代化“开篇”的遭遇,预示着中国近代化进程的艰难曲折,主张“师夷长技”者,以后一直受此严斥。

    作者简介/《历史:何以至此》 编辑

    雷颐,1956年出生,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当农民数年,然后当兵,又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1985 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著有《取静集》、《经典与人文》、《被延误的现代化》、《萨特》等,译有《中国现代思想中的唯科学主义》、《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胡适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选择》等。 [1]

    编辑推荐/《历史:何以至此》 编辑

    虽然是一本随笔集,但综观全书,我们完全可以说,作者实际探讨的是同一个主题:是什么样的力量使政府改革的努力与期望落空?又是什么样的力量使激进革命像轮回一般在中国历史上反复演出?

    雷颐的随笔很通俗,但他的通俗不是讲故事,而是把问题讲明白,讲到点子上,这很难得。

    相关评论/《历史:何以至此》 编辑

    在当下的知识分子中,雷颐无疑是属于那种在专业上有所建树、在现实关怀上又抱有浓厚热情的学者。写论文,译介海外学术专著,写报纸专栏,近年来他又直接走出书斋,去各地给大学生作演讲,上电视台给观众讲座清王朝崩溃的原因。勤于阅读和写作,加上对现实关怀的热情,使雷颐几年来基本上都能保持每年推出一部质量上乘的随笔集子,并且都颇获好评,2008年推出的《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一书,还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好书。

    这次雷颐新推出的随笔集,基本上收录了作者2009年以来的主要文章,其中不少文章曾被到处转载、影响很大。这本新随笔集取名《历史:何以至此》,书名很好地传达了作者一如既往的关注现实、有所为而发的特点,正如有人评论的,雷颐是一位“将历史作为现实参考的著名学者”。将历史作为现实的参考,但不是简单化的影射,在这一点上,雷颐无疑是有相当自觉,也做得相当好的。这本随笔集内容上以作者擅长的晚清史、现当代史为主,分为四辑,但综观全书,我们完全可以说,作者实际探讨的是同一个主题:是什么样的力量使政府改革的努力与期望落空?又是什么样的力量使激进革命像轮回一般在中国历史上反复演出?

    第一辑“末路的罪与罚”,主题是晚清,既有鸦片战争中大清官员以粪桶、女性经期用品等来应付洋人大炮这种故事,也有太平天国尝试建立人间乌托邦的命运悲剧与闹剧,当然最有看点的是反思晚清经济改革的几篇文章,以国营挤压民营,乃至强制接收民营,这到底是从大局出发,还是为小利益集团着想?而像盛宣怀、袁世凯、刘铭传这些个人,随着身份的转换,出于私自的利益考虑,对待同一事情采取的“屁股决定脑袋”的不同立场,则让历史显得更加复杂、莫测,让人深叹“人是历史活动的主体”这一论断。作者并以张之洞、容闳两个个案为例,解剖了分别作为政府官员和知识分子的两人在国家危机中的不同心理、价值取舍和人生经历。在雷颐的笔下,历史顿时深邃起来,虽然没有人可以对过去的历史作出罪与罚的审判,但历史本身却会对所有这一切作出明确的回答。

    第二辑“民国的新意义”,对民国初建后的典型新事物作了探讨,这一点和第三辑“新鲜的记忆”似乎隐隐间存在着某种对应。“新鲜的记忆”讲了不少1949年后文艺界的新事物:西方古典音乐被全面消音,奉命创作《跟着共产党走》的词曲作者被下放,唱歌只能唱红色的歌、甚至唱红色的歌也不保险了,《告诉我,来自祖国的风》《十送红军》等革命抒情歌曲都成了毒草,即使到了80年代初,唱《请到天涯海角来》《军港之夜》《妹妹找哥泪花流》一类的歌,对歌手来说仍是危机潜伏。

    第四辑收录了作者几篇讲国外事件的文章,读来别有趣味。列宁为什么不喜欢瑞士呢?因为在穷人生病了都可以住进疗养院的瑞士,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也无用武之地。路易十六为什么被送上了断头台?作者对这些问题的解读都很有启发性。

     在很多场合,当别人介绍到他时,雷颐都会很在意地补充上自己做过军人知青和工人的经历。曾经的这些经历,让雷颐身上保留有一股不同于“知识精英”的“平民”气,因而他很容易与年轻的上班族、学生、“普罗大众”打成一片,也因而令他的文章都比较通俗,可读性很强。当然,雷颐的通俗不是讲故事,而是把问题讲明白,讲到点子上。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8-23
    [2]^引用日期:2010-08-23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历史图书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3-23 09:52:5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