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取四郡》

    京韵大鼓头本战长沙取四郡详述。

    编辑摘要

    目录

    京韵大鼓头本 战长沙 取四郡                                                                   

    《取四郡》《取四郡》

    《取四郡》
    1华阴老腔——历史的天赐
    老腔老味华阴老腔传唱千年的原生态艺术


     

    引子/《取四郡》 编辑

    很早很早的时候,2000年前吧,在黄河渭河的交汇处,有一座西通长安的水陆码头。码头上一群船工,他们拉船时总是一人起头喊号子,众人跟着一起喊,一齐用力。有人用一块木头有节奏地打击船板,这号子便更有了一种号召,一种合力。黄河边上的船工就这样拉了2000年,一人起头喊号子成了一人主唱,众人跟着一起喊成了众人帮腔满台吼,木块击板成了乐器,黄河岸边于是有了一种独特的戏种——老腔。

    是历史,造就了传唱千年的老腔

    主要角色/《取四郡》 编辑

    黄忠老生                                                                                                            

    《取四郡》《取四郡》
                   

    关羽红生

    魏延:净

    韩玄:老生

    情节简介/《取四郡》 编辑

    《战长沙》周信芳饰黄忠情节
    《三国志》载赵云张飞,既得桂阳武陵二郡。关公闻之,乃上书玄德,自请取长沙。玄德许之,遂遣张飞往守荆州,以调关公。关公既至,只率五百校刀手,前往长沙。太守韩玄闻知,即与黄忠计议,先令杨龄出敌,为关公所杀,关公乘胜进兵,直逼城下。韩玄遂令黄忠出城迎战。第一次交战,终日不分胜负,关公见黄忠精神矍铄,余勇可贾,的是劲敌。第二日交战,遂拟用拖刀计取之,不意方欲回马举刀,而黄忠因马失前蹄,已掀跌在地。关公素性豪迈好胜,因遂以“生平不斩落马之人”一语告黄忠,即释之使去。于是两军复各收兵。此即《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目中,所谓“关云长义释黄汉升”是也。(然依大错所见,则两军拼命之际,无所谓仁义存也,否则宋襄公之不重伤,不擒二毛,当不至为天下所笑,故大错仅以“豪迈好胜”四字为公注脚,而不敢以“仁义”二字谀公也。)黄忠既退入城,韩玄曰:“汝箭百发百中,何不射之?”忠曰:“待来日用箭取之可也。”盖韩玄两日俱亲自督阵,此时心中已疑黄忠有二志矣,惟黄忠甚威云长义气,因是第三日交战,虽诈败诱关公回马放箭,而二次虚拽弓弦,一箭仅射中关公盔缨,亦使关公知己报答昨日不杀之义。以是两军仍无胜负。讵料黄忠方回城,韩玄即喝令左右将黄忠拿住,治以军法。黄忠力白无罪,韩玄即以两日交战情形,己所怀疑之处,细数其罪。黄忠至此,亦无怨愤,惟引头就戮而已。时义阳魏延方将入谒韩玄,见状,遂将左右杀死,救出黄忠,并率百姓数百人,掩上城堞将韩玄杀死,顿时开城迎降。黄忠欲拦阻,已不及。云长既入城安抚,黄忠托病不出,旋玄德、孔明俱至,亲往黄忠第屈请,黄忠始感激降刘备。

    注释
    此剧前惟王洪寿偶或演唱,近来沪上当推杨瑞亭赵如泉,前王凤卿至,曾一演之,然亦不见十分美满,惟曩年在京师,曾见汪大头与谭叫天合演过一次,叫天之黄忠,桂芬之关公,洵足称观止矣。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SnakeSui
    --------------------------------------------------------------------------------
    相关剧本
    《战长沙》(《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

    --------------------------------------------------------------------------------
    全剧剧本:PDF格式

    阅读

    --------------------------------------------------------------------------------
    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关羽、四绿龙套同上。)

    关羽   (引子)    头带金盔双翅飘,胸藏韬略称英豪。

         (念)     赤人赤兔并赤心,青龙偃月破黄巾。弟兄桃园三结义,要把孙曹一扫平。

         (白)     某,汉室关云长,奉了军师将令带领人马夺取长沙。

                 军校,听爷令下。

         (西皮导板)  军师将令把某差,

         (西皮摇板)  帐下儿郎两边排。

                 杏黄旗不住空中摆,

                 对对人马闹该该。

         (西皮快板)  绿盖罩定黄金铠,

                 胸中韬略有奇才。

                 军校与爷把马带,

    (关羽上马。)

    关羽   (西皮快板)  夺取长沙把功开。

    (关羽、四绿龙套同下。)

    【第二场】

    (黄忠、魏延同上,同起霸。)

    黄忠   (念)     老将威名大,

    魏延   (念)     镇守在长沙。

    黄忠   (念)     丹心换日月,

    魏延   (念)     保主定邦家。

    黄忠   (白)     俺姓黄名忠字汉升。

    魏延   (白)     俺姓魏名延字文长。

    黄忠   (白)     魏将军请了,元帅升帐,在此伺候,请。

    (黄忠、魏延同下。四红龙套引韩玄同上,点绛唇牌。)

    韩玄   (念)     志气凌云贯斗牛,全凭舌尖觅封侯。东荡西除安天下,南征北剿几时休?

         (白)     本帅,韩玄。奉曹丞相之命,镇守长沙。探马报道:关羽带领人马,夺取长沙,想长沙乃是咽喉之要道,必须定计而行。

                 来,传黄忠、魏延进帐。

    手下   (白)     黄忠、魏延进帐。

    (黄忠、魏延同上。)
    黄忠、

    魏延   (同白)    参见元帅。

    韩玄   (白)     二将军少礼坐下。

    黄忠、

    魏延   (同白)    谢座。元帅传末将进帐,不知哪路军情?

    韩玄   (白)     二位将军哪里知道:今有关公带领人马,要夺长沙,请二位将军一同商议。

    黄忠、

    魏延   (同白)    再听探马一报,便知分晓。

    (报子上。)

    报子   (白)     关将讨战。

    黄忠、

    魏延   (同白)    再探。

    (报子下。)

    韩玄   (白)     二位将军,关将讨战,哪位将军出马?

    黄忠   (白)     元帅传令,待末将出马,生擒关公进帐。

    魏延   (白)     老将军且慢,想你年迈,岂是关公对手?待某出马生擒关公。

    黄忠   (白)     魏将军说哪里话来,老只老头上发项下髯,胸中韬略却也不老,又道是虎老雄心在,年迈力刚强。

         (西皮摇板)  魏延把话错来讲,

                 壮了他人灭自强。

                 老只老,头上发,

                 杀人妙计腹内藏。

                 昔日有个姜吕望,

                 八十二岁遇文王。

                 周室基业他执掌,

                 留得美名万古扬。

                 非是俺黄忠夸口讲,

                 马到成功立下主张。

                 此番出兵来打仗,

                 岂怕汉室关云长?

    魏延   (西皮摇板)  老将军休要夸口讲,

         (西皮快板)  心中错怪魏文长。

                 关公威名不可挡,

                 诛过文丑斩过颜良。

                 过五关,斩六将,

                 擂鼓三通斩蔡阳。

                 你今与他来较量,

                 马前马后要提防。

    韩玄   (西皮摇板)  魏延休要把话讲,

                 不会说话站一旁。

                 黄忠虽然年迈苍,

                 岂怕汉室关云长?

                 我今命他去出战,

                 你与关公对刀枪。

    黄忠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黄忠得令出宝帐,

                 低下头来自参详:

                 老夫虽然六十上,

                 弓马颇熟血气刚。

                 瓦罐难免井口破,

                 大将难免阵前亡。

                 来来来,带刀带丝缰

                 会一会蒲州关云长。

    (黄忠下。)

    韩玄   (西皮摇板)  黄忠跨马出宝帐,

                 回头再叫魏文长:

                 我令命你一支令,

                 四路催粮到军前。

    魏延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元帅将令往下降,

                 单差某家去催粮。

                 怒气不息出宝帐,

                 催粮回来问端详。

    (魏延下。)

    韩玄   (西皮摇板)  黄忠、魏延出宝帐,

                 一来对敌二为粮。

                 三军暂退莲花帐,

                 再等探马报端详。

    (韩玄、四红龙套同下。)

    【第三场】

    (黄忠上。)

    黄忠   (白)     俺黄忠,奉了元帅将令,大战关公,就此前往。

    (龙套二龙出水同上,关羽上。)

    关羽   (白)     来将通名。

    黄忠   (白)     老夫黄忠,马前来的敢是关公?

    关羽   (白)     然也,既知某家到此,还不下马投降!

    黄忠   (白)     唗!好生大胆的关公,你有何本领,敢取某的长沙?

    关羽   (白)     若问某家的威风,你且听道。

         (西皮导板)  勒马停蹄站疆场,

         (西皮二六板) 黄忠老儿听端详:

                 我大哥堂堂帝皇相,

                 当今皇叔天下扬。

                 某三弟翼德猛虎将,

                 大喝一声断桥梁。

                 某四弟子龙常山将,

                 在长板坡前救小王。

                 三请军师诸葛亮,

                 神机妙算比人强。

                 某家出世斩雄虎,

                 颜良、文丑刀下亡,

         (西皮快板)  过五关斩六员将,

                 擂鼓三通斩蔡阳。

                 劝你早把长沙让,

                 稍若迟挨在某的刀下亡。

    黄忠   (西皮摇板)  身坐雕鞍用目望,

         (西皮快板)  关公打扮非平常:

                 单凤眼来卧蚕眉

                 五绺长髯飘胸膛。

                 跨下一骑赤兔马,

                 手中用的青龙钢。

                 回头便把话来讲,

                 叫声关公听端详:

                 某家十一、十二习弓马,

                 十三、十四摆战场。

                 你夺长沙休妄想,

                 岂不知强中自有强中强。

    (黄忠、关羽同开打,同下。)

    【第四场】

    (关羽上。)

    关羽   (白)     且住,黄忠杀法厉害,他若来时,拖刀伤他。

    (黄忠上,开打,黄忠跌。)

    关羽   (白)     为何不往前进?

    黄忠   (白)     马失前蹄。为何不杀?

    关羽   (白)     哦,关某不杀落马之人,上马去罢。

    (黄忠上马。)

    黄忠   (白)     咳。

    (黄忠下。)

    关羽   (白)     人马收回。

    (关羽下。)

    【第五场】

    (韩玄上。)

    韩玄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黄忠上。)

    黄忠   (白)     参见元帅。

    韩玄   (白)     胜负如何?

    黄忠   (白)     不分胜败。

    韩玄   (白)     军家胜败,古之长理,听本帅令下。

         (西皮摇板)  二支将令往下降,

                 黄忠向前听端详:

                 若是生擒关云长,

                 凌烟阁上把名扬;

                 倘若放走关云长,

                 准备钢刀将尔伤。

    (韩玄下。)

    黄忠   (西皮摇板)  二次得令出宝帐,

                 想起阵前刀对枪。

         (白)     且住,想俺中了关公拖刀之计,是他不忍伤害于俺。想老夫自幼习就百步穿杨,百发百中。明日阵前,只射盔缨,不伤他的性命,以报不杀之恩。

         (西皮快板)  百步穿杨包射好,

                 人人道我武艺高。

                 明日阵前归战道,

                 箭射盔缨报恩劳。

    (黄忠下。)

    【第六场】

    (关羽上。)

    关羽   (西皮摇板)  黄忠阵前失了机,

         (西皮快板)  要与某家比高低。

                 我把老儿好一比,

                 绵羊见虎把头栖。

                 将身且坐虎皮椅,

                 细听探马报端的。

    (报子上。)

    报子   (白)     黄忠讨战。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下。)

    关羽   (西皮摇板)  叫人来带过赤兔骑,

                 要与黄忠比高低。

    (黄忠上。)

    关羽   (白)     唗,昨日阵前饶你不死,今日还来送死?

    黄忠   (白)     昨日阵前未曾提防,今日实要与你决一死战。

    关羽   (白)     休得多言,放马过来。

    (黄忠、关羽同开打,同下。)

    【第七场】

    (韩玄上。)

    韩玄   (西皮快板)  黄忠阵前去打仗,

                 不由本帅挂胸膛。

                 三军带马敌楼上,

                 看看谁胜比谁强?

    (韩玄上城。黄忠上。)

    黄忠   (西皮摇板)  百步穿杨射得好,

                 箭射盔缨将他饶。

    (关羽上。)

    黄忠   (西皮摇板)  搭上弓弦忙射到,

    黄忠射箭,下。关羽接箭。)

    关羽   (白)     呸!

         (西皮摇板)  用手接过箭一条。

                 黄忠武艺真真好,

                 暗放冷箭不为高。

    (关羽下。黄忠上。)

    黄忠   (西皮摇板)  催马来在战场道,

                 关公追赶怎肯饶。

                 二次开弓箭放了,

    (黄忠射箭,下。关羽上,接箭。)

    关羽   (白)     吓!

         (西皮摇板)  接过雕翎第二条。

                 明知深山有虎豹,

                 偏要追赶入笼牢。

    (关羽下。黄忠上。)

    黄忠   (白)     且住,你看关公不解其情,打马紧紧追赶,也罢,待俺射他的盔缨便了。

    (关羽上。)

    黄忠   (白)     着箭!

    (黄忠下,关羽接箭,下。)

    韩玄   (白)     且住,黄忠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今日连放三箭,不伤他的性命,只射盔缨,必有心降顺桃园之意。

                 人来收兵。

    (韩玄下。)

    【第八场】

    (关羽、龙套同上。)

    关羽   (白)     且住,黄忠老儿,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今日箭射盔缨,不伤某的性命,必有归顺之意。

                 军校将长沙团团围住。

    (关羽、龙套同下。)

    【第九场】

    (魏延上。)

    魏延   (念)     腰挂三尺剑,定斩海底蛟。

         (白)     俺魏延。奉了元帅将令,四路催粮,粮草已齐,回营交令。

    (魏延下。)

    【第十场】

    (韩玄、龙套同上。)

    韩玄   (西皮快板)  乌鸦不住叫喳喳,

                 本帅心中乱如麻。

                 三军带路莲花下,

                 黄忠回来问根芽。

    (黄忠上。)

    黄忠   (西皮摇板)  来在营门下战马,

    韩玄   (白)     可恼吓可恼。

    黄忠   (西皮摇板)  元帅为何怒气发?

    韩玄   (白)     就为你来。

    黄忠   (白)     为末将何来?

    韩玄   (白)     我且问你,你的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今日连放三箭,因何不伤他的性命?

    黄忠   (白)     回禀元帅,昨日阵前,末将中了关公拖刀之计,他不忍伤害于我,我今日若将他人射死,旁人道俺黄忠不仁不义。

    韩玄   (白)     哼,你只顾你的仁义,不顾本帅的长沙么?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心头呕,

                 起意归顺关、张、刘。

                 吩咐两旁刀斧手,

                 推出营门斩人头。

    黄忠   (西皮快板)  元帅做事无来由,

                 动不动要斩项上头。

                 黄忠一死何足呕,

                 落得美名万古流。

                 迈步来在营门口,

                 不知何人把情求。

    (魏延上。)

    魏延   (西皮摇板)  来在营门下走兽,

                 因何捆绑说从头。

    黄忠   (西皮快板)  都只为龙争并虎斗,

                 两军阵前结下仇。

                 百步穿杨报仁厚,

                 他道我归顺关、张、刘。

                 进帐不容某开口,

                 推出营门要斩头。

    魏延   (西皮快板)  老将军不必心头呕,

                 魏延进帐把情求。

    黄忠   (西皮快板)  韩玄与你有仇恨,

                 何必为我把命丢。

    魏延   (西皮快板)  老将军不必面带忧,

                 纵有大事我担承。

                 回头叫声刀斧手,

                 你把老将留一留;

                 倘若误斩老将首,

                 准备钢刀割儿头。

    (龙套押黄忠同下。)

    魏延   (西皮快板)  迈步如梭宝帐口,

                 魏延解粮转回头。

         (白)     末将交令。

    韩玄   (白)     魏将军的头功,后帐歇息。

    魏延   (白)     元帅,黄老将军身犯何罪,为何推出营门斩首?

    韩玄   (白)     犯了本帅军令。

    魏延   (白)     斩了黄忠不大要紧,倘若桃园兴兵前来,何人抵挡?

    韩玄   (白)     还有魏将军。

    魏延   (白)     俺不管,你若赦了黄忠,末将出马。

    韩玄   (白)     定斩不赦。

    魏延   (白)     你若不赦,某家就要,

    韩玄   (白)     要怎样?

    魏延   (白)     就要反反反。

    韩玄   (白)     哼。

         (西皮摇板)  魏延说话礼太差,

                 敢在帐前嘴喳喳

                 吩咐两旁来拿下,

                 推出营门把头杀。

    魏延   (白)     哽。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你把魏延当娃娃。

                 两旁儿郎一齐杀,

    (魏延杀龙套、韩玄。)

    魏延   (西皮摇板)  问你赦他不赦他。

    (魏延下。)

    【第十一场】


    黄忠   (内西皮导板) 可恨元帅太无情,

    (四龙套押黄忠同上。)

    黄忠   (西皮原板)  一言未发问斩刑。

                 舍不得长沙好美景,

                 舍不得长沙众黎民。

                 含悲忍泪法场进,

                 魏延到来问详情。

    (魏延上。)

    魏延   (西皮摇板)  开刀先杀刽子手,

    (魏延杀龙套。)

    魏延   (西皮摇板)  老将军醒来说从头。

         (白)     老将军醒来。

    黄忠   (西皮导板)  法场上绑得我昏迷不醒,

         (西皮摇板)  但不知元帅可准情?

    魏延   (白)     老将军,某家进帐讲情,是他不准,俺恨他不过,将他杀了。

    黄忠   (白)     我却不信。

    魏延   (白)     首级在此。

    黄忠   (西皮摇板)  一见人头鲜血淋,

                 不由黄忠痛在心。

                 为国忠良身丧命,韩元帅吓,

    魏延   (白)     不许你哭。

    黄忠   (白)     不哭。

         (西皮摇板)  但愿你阴魂赴天庭。

         (白)     魏将军将元帅杀死,须要保守他的家眷才是。

    魏延   (白)     俱被俺杀了。

    黄忠   (白)     如此走。

    魏延   (白)     哪里去?

    黄忠   (白)     去到魏王驾前请罪。

    魏延   (白)     黄老将军,我把你好有一比,

    黄忠   (白)     比作何来?

    魏延   (白)     咸干鱼放生——

    黄忠   (白)     此话怎讲?

    魏延   (白)     你连死活都不知。依某之计,归顺桃园,岂不是好?

    黄忠   (白)     你去我不去。

    魏延   (白)     你去是不去?

    黄忠   (白)     我不去。

    魏延   (白)     你不去我就要……

    黄忠   (白)     吓,去去去。

    魏延   (白)     走。

    黄忠   (白)     走走走吓。

         (西皮摇板)  恼恨元帅太不良,

    魏延   (西皮摇板)  一家大小丧无常。

    黄忠   (西皮摇板)  投降事儿全不想,

    魏延   (西皮摇板)  总有大事我承当。

    (黄忠、魏延同下。)
    (完)

    特点/《取四郡》 编辑

    老调:历史悠久

    确切地说,因话剧《白鹿原》的首演,老腔才在这个夏天轰动了京城,才真正唤醒了人们尘封的记忆,也才这样震撼了我们浮躁的心灵。从碑文记载来看,京师仓又名华仓,京师庾仓,遗址一面依山,三面临崖,地势高敞,形势险要,是一座易守难攻的仓城。粮仓城墙依山塬走向而筑,围长约3300米,遗址平面呈不规则的方形,面积784000平方米。可以想见,2000多年前,就在这个土山上,堆放着成百万石的粮食,供应京师。城墙上,肯定也站着顶盔贯甲的西汉武士,
    守卫着这一储备重地。当地人告诉记者,在村子的东边,原先有条磨沟河,西边则是碨峪,如此想来,肯定水磨不少,粮仓里的粮食,在这里就地加工,通过漕运运送到京师。

    漕运和源远流长的老腔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是历史造就了传唱千年的老腔。就在双泉村东北七八公里处,是渭、洛、黄河交汇的三河口,西汉年间,这里曾是重要的水路码头,千帆竞进,船工众多。因是逆水行舟,免不了要光膀赤脚的纤夫拉纤曳船,那时,船工号子就会此起彼伏,响彻河道两岸。这号子,还有船工用篙击打船板的声响,都统统被融入老腔的表演当中,形成了老腔独有的“拉坡调”。到了唐宋时期,老腔的说唱,开始以皮影为载体,进入勾栏瓦舍,形
    成独立的戏种。明清到民国时期则是老腔的繁荣鼎盛期。大量走进民俗节庆,乐器和唱腔更臻成熟。建国后,因为诸多原因,班社解体,戏箱收缴,演出中断,改革开放后,华阴市文化部门虽对老腔进行了一系列的搜集、整理工作,但由于没有采取有效的抢救措施,以致每况愈下,濒临危亡。

    老腔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的老辣
    老辣:慷慨激昂

    和陕西地区的阿宫腔、弦板腔、碗碗腔等其他板腔体剧种相比,老腔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的老辣。老腔的语言性很强,声腔紧紧依附和模拟着字声,经常把说、念、唱交织在同一个唱段,呈现出由说唱向戏曲过渡的明显痕迹。老腔在每句唱腔旋律中都有一个三拍的乐节形式,结构于句末处,这在全国剧种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事实上,无论是在剧史的本源性、传承的封闭性、剧种的独存性、风格的张扬性等方面,老腔都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史学价值。

    老腔中,至今还保留着大量说唱艺术的痕迹。拿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老腔可以说是最古老的戏曲Hi-Hop。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传承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靳之林说过:“研究皮影的人,大家都有这么一个共识,保留说唱的越多,它就越原始。”他在观看了华阴老腔后激动地赞誉:华阴老腔是中国戏曲的活化石。老腔唱腔以慷慨激昂为主,像《薛仁贵征东》、《斩余元》、《取四郡》等等,却也不乏哀怨婉转的,只是这部分比例较少,只占到10%左右。2004年,金庸先
    生登临西岳华山,在观看老腔皮影戏后,不禁兴奋题词:“喜观老腔皮影戏,精彩无比,叹为观止。”

    老腔那种古朴浑厚、苍凉悲壮的唱
    腔让观众纷纷报以了最热烈的掌声
    老道:震撼心灵

    8月的一天,我们追寻着老腔,遁至华阴。中午时分,辗转找到老腔艺人张喜民时,正要吃饭的张喜民一家人停下了筷子,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行。作为老腔的领军人物之一,张喜民笑言自从顺利完成话剧《白鹿原》的演出任务后,媒体采访及联系演出的人就络绎不绝,老腔可算是让世人震撼了一把。连带着他们也觉得“特别荣耀、特别光彩”。以往不要说亲戚、邻里,就是家里人也难以理解他们对于老腔艺术的执着,现在终于有了“出头之日”的感觉。在演出话剧《白鹿原》时,他们11个人11次登上了舞台,尽管台下的人也许并不能听懂所有唱词,但老腔那种古朴浑厚、苍凉悲壮的唱腔却让观众纷纷报以了最热烈的掌声。“那时心里的那个喜悦之情啊,真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许多观众这样评价华阴老腔艺人:“把整场话剧都唱活了,他们的出现给话剧《白鹿原》带来了灵魂。”为了让我们现场感受老腔的魅力,张喜民招呼来了他的演出班子。张喜民、张拾民、张新民、张军民张四季、李根贤等,各操各的“家伙”,他们熟练地上弦、调弦、试音,当怀抱月琴的张喜民点头示意,手持铜铃的张军民敲响了清脆的碗碗,笑容满面的李根贤随之拉响板胡……这老哥几个

    老土:原汁原味

    自家的木凳,自制的琴弦,口耳相传了千年的唱词唱腔,或坐凳,或席地而蹴,土得掉渣的、独一无二的、震撼人心的、独具魅力的老腔艺术,就以这样的原生态,被原封不动地请到了大都市大剧院那豪华的灯光辉煌的大舞台上,被请进了央视的演播大厅。自然也就让更多的人见识了它。老腔实在是一种很小的戏种,它只需5人就可撑起一台戏:签手(指挥皮影)、副签手、前首(主唱)、后台、板胡。但这个剧种里,“生旦净末丑”却一样也不缺。只不过,这五种角色都由主唱一人担纲。因此,主唱的嗓音天赋就尤为重要。张喜民就具备这种天赋,不论是高亢的还是婉转的,他都能拿捏得当、完美表现。除了演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之外,“耍签子”及演奏各种乐器,则演出班子的每个成员都很在行。老腔生于华阴。生于张氏家族。曾经辉煌过,那是在明、清两代,华阴境内有10多个班社,活跃在周边的陕西、山西、河南一带。张喜民、张新民、张军民、张拾民,是华阴老腔正宗传人张全生的儿子,他们保存着老腔自乾隆年间传下来的百十个戏本,他们视这些戏本为张家珍宝。说起老腔,还不得不提起一个人,他就是人称“白毛”的老腔艺人王振中,他生来眉发如雪,对老腔有着出奇的领悟力。虽然姓王却也是张氏一族老腔的传承。白毛年迈70,说起老腔就激动。请他唱,“白毛”手抱月琴,一声夺人。“白毛”是因王振中老先生“毛发皆白”而得的绰号,“白毛班子”在当地颇有名气,华阴人大都只知“白毛”而不知王老先生。王老先生不忌讳,还以“白毛”自居。白毛唱《人面桃花》,一句“人面不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华阴老腔剧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06 19:08:05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