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周南·卷耳》

    《卷耳》是一篇抒写怀人情感的名作。其佳妙处尤其表现在它匠心独运的篇章结构上。旧说如“后妃怀文王”、“文王怀贤”、“妻子怀念征夫”、“征夫怀念妻子”诸说,都把诗中的怀人情感解释为单向的。

    编辑摘要

    目录

    《周南·卷耳》卷耳
    《周南·卷耳》出自《诗经·国风·周南》。《卷耳》是一篇抒写怀人情感的名作。其佳妙处尤其表现在它匠心独运的篇章结构上。旧说如“后妃怀文王”、“文王怀贤”、“妻子怀念征夫”、“征夫怀念妻子”诸说,都把诗中的怀人情感解释为单向的;另外,日本青木正儿中国《诗经》专家孙作云还提出过《卷耳》是由两首残简的诗合为一诗的看法。这些看法反映出对《卷耳》篇章佳妙布局认识不足的缺陷。

    原文/《周南·卷耳》 编辑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周南·卷耳》《周南·卷耳》

    陟彼崔嵬,我马虺颓。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岗,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今译/《周南·卷耳》 编辑

    采呀采呀采卷耳,半天不满一小筐。我啊想念心上人,菜筐弃在大路旁。

    攀那高高土石山,马儿足疲神颓丧。且先斟满金壶酒,慰我离思与忧伤。

    登上高高山脊梁,马儿腿软已迷茫。且先斟满大杯酒,免我心中长悲伤。

    艰难攀登乱石冈,马儿累坏倒一旁,仆人精疲力又竭,无奈愁思聚心上!

    注释/《周南·卷耳》 编辑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周南·卷耳》《周南·卷耳》

    赋也。采采,非一采也。卷耳,枲耳,叶如鼠耳,丛生如盘。顷,欹也。筐,竹器。怀,思也。人,盖谓文王也。寘(音置),舍也。周行(音杭),大道也。后妃以君子不在而思念之,故赋此诗。托言方采卷耳,未满顷筐,而心适念其君子,故不能复采,而寘之大道之旁也。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赋也。陟,升也。崔嵬,土山之戴石者。彼:指示代名词。崔嵬(音违):山高不平。虺隤(音灰颓):疲极而病。姑:姑且。罍(音雷):器名,青铜制,用以盛酒和水。永怀:长久思念。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赋也。山脊曰冈。玄黄,玄马而黄,病极而变色也。兕(音四),野牛,一角,青色,重千斤。觥(音公),爵也,以兕角为爵也。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赋也。石山戴土曰砠(音居)。瘏(音图),马病不能进也。痡(音扑),人病不能行也。吁(音虚),尤叹也。

    [1]卷耳:野菜名,嫩苗可当菜吃。[2]寘:同置。[3]陟:登高。虺隤:音灰颓,疲惫。[4]櫑:酒尊。[5]玄黄:马过劳而视力模糊。[6]兕觥:音四公,犀牛角制的大酒杯。[7]砠:音居,有土有石的山丘。瘏:音途,疲病。[8]痡:音扑,疲病。

    名家鉴赏/《周南·卷耳》 编辑

    近人说《卷耳》,喜欢把全诗所述分为二事:采卷耳,思妇也;越山陟冈,所怀之人也。若以为这是“话分两

    《周南·卷耳》卷耳图

    头”的手法,也不错,《诗》中正不乏相似的例子,如《魏风·陟岵》。但这样的理解,却出于一个不甚可靠的出发点,即以为妇人思夫,陟冈饮酒,乘马携仆,究竟伤于大义。这样的认识,乃是从后世的情况推测出来,当日的情形则未必。女子有所怀,原不妨饮酒出游,《诗》中也适有本证,如《鄘风·载驰》,如《邶风·泉水》,如《卫风·竹竿》。即便这都是思中之游,而终于“止乎礼义”,那么《卷耳》为什么不可以也是这样的思呢。其实诗起首所言“采采卷耳”,也并非实录,毛传所谓“忧者之兴也”,正是特别揭出这样的意思。《小雅。采绿》中的“终朝采绿,不盈一匍”,《载驰》中的“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召南·草虫》之采蕨、采薇,《王风·采葛》之采葛、采萧、采艾,又何尝是纪实。这一类与人事相关联的“兴”,大约来源于最初的“赋”,即原本是赋写其事,但因某一首诗意思好,于是袭其意者多,此实事便成为具有特定意义的一种征,而成为引起话题的“兴”。所谓“忧者之兴”,即兴在忧思,不在采集。采集乃是忧思之话题的一个“引言”。

    与《竹竿》《泉水》不同,彼思至“驾言出游”便戛然而止,《载驰》《卷耳》则思之更远,于是更曲折,更深切。沈守正曰:“通章采卷耳以下都非实事,所以谓思之变境也。一室之中,无端而采物,忽焉而登高,忽焉而饮酒,忽焉而马病,忽焉而仆痛,俱意中妄成之,旋妄灭之,缭绕纷纭,息之弥以繁,夺之弥以生,光景卒之,念息而叹曰:云何吁矣。可见怀人之思自真,而境之所设皆假也。”此说最近诗情。“嗟我怀人”,乃一篇作意,“云何吁矣”却是全诗精神所在。“女子善怀”,《风》诗尤可见郑笺:“善,犹多也;怀,思也。”在《载驰》,它可以算是“知己知彼”之言;就“诗三百”而论,这“夫子自道”,也最是贴切。

    一般欣赏/《周南·卷耳》 编辑

    这是一首思妇怀人的奇妙佳作。

    《周南·卷耳》《周南·卷耳》

    女同胞的善怀情结是男人们有目共睹并饱受一生的“情感纠缠”,如果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她的生命的大部分意义将体现在对这个男人的“思”和“爱”上,这份连绵不绝的思念充分表现出女人的执着的爱情态度,饱含着甜蜜的忧伤,有诗为证: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相比之下,男人想老婆的路子就有那么点不上道了,要么不想,要么想不起来,要么直接就绣榻里春床上,千年的演变,男人由此成为辜负女人那份爱心的蠢货,简称“负心汉”。

    这首诗的奇妙之处在于女人把那一腔柔情做了转换,诗里没有深度刻画女人是如何想老公的那份盈盈粉泪寸寸柔肠的湿粼粼的心思,反而通过对女人幻想远方的男人在如何想她的描写,用场景的置换进行自我情感的双向对话,从而将女人思念男人的内心,巧妙且含蓄的点破,可谓匠心独运了一小把。

    诗的第一章意思很女人化,女人不说自己因思念出差的老公而无心劳动,只是含蓄地告诉大家采了半天卷耳菜,小小的筐还是没装满,可这是为什么?就如“朝发桂兰渚,昼息桑榆下。与君同拔蒲,竟日不成把”的情况一样,一对男女从早忙到晚的拔蒲草,结果还不能盈盈一握,你说他们都在忙些什么呢?呵呵,地球人都知道。好了,往下看,“嗟我怀人”,原来是有所思啊!怎么思呢?“寘(置)彼周行”,这里又含蓄了一下,字面上是女人把筐扔路边上就是思了,其实不然,是人到路边“妹妹找哥泪花流”的那种思,但直白说出来多不好意思,女人不分现代还是古代,都是一般的爱“羞羞”,所以就含蓄为把筐放到路边上。唉,女人的含蓄真要命!眼跟前的MM想整明白她们的心思还十猜九错呢,何况几千年前的古典MM的心思?还是文言文!

    下面三章有点意思,诗里不交代女人自己怎么思,只是描写女人在想“远方的老公是怎么样想自己”,这种描写手法属于原创,老外们是整不明白的,比如说那个青木正儿,非得说是这是两首残简合在一起了,所以出现女人还没怎么思呢,猛的就男人怎么思了。想不明白吧?告诉你,几千年前中国女人的思念情感就可以自由的玩单向和双向了,懂不?你丫甭正儿了,歪儿吧!不说鬼子了。

    女人是怎么想她的老公同时在想自己的呢(靠,有够拗口的)?在她的情感银幕上,出现这么一幅场景:“她老公纵马奔驰在崎岖难走的山路上,归心似箭,结果人能扛的住,马却掉链子了(这个采卷耳的可人呀,心地忒浪漫,她把老公迟迟没赶回来的原因归结于马不行,非他老公不行),结果,她的老公抽了几鞭子不管用,恼将上来,仰脖先灌个七七八八,用酒浇浇心里的火——“维以不永怀”嘛。

    时间有的是,反正女人是铁了心不采摘了,所以她继续幻想:“她的老公牵着马登上了山脊,满头大汗,想继续走,可马累的马眼发花,金星乱闪,说啥也不挪窝了(这马也真够调皮的),估计女人的老公是个“驭风”式的酒鬼,气的直蹦高,说不得,又胡灌一通,用酒压压心里的悲伤——“维以不永伤”嘛。

    《周南·卷耳》《周南·卷耳》

    日头偏西了,抓紧时间女人还能再幻想一集:“男人好歹又登上了个山冈,唉,回家的路多漫长多难走啊!这时候,那匹倒霉的马终于趴架了,说啥也不起来了。马童也栽歪了,靠在大石头上擦汗,累的直吐舌头。女人的老公火也冒了,气也生了,关键是酒也没了,彻底没脾气了,一声长叹,所谓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非我不为也,是不能也!只好“云何吁矣”。

    夜幕降临了,小风吹过,在空荡荡的大路上卷起一股无聊的尘土,遮盖住了女人的幻思的帷幕。女人无可奈何的收拾起未了的心情未尽的思念,GOHOME。远古的黄昏拉长着一个孤独的身影,女人拎着小筐,赤足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还有一只短笛隐约在吹响。

    艺术特色/《周南·卷耳》 编辑

    《卷耳》是一篇抒写怀人情感的名作。其佳妙处尤其表现在它匠心独运的篇章结构上。旧说如“后妃怀文王”、“文王怀贤”、“妻子怀念征夫”、“征夫怀念妻子”诸说,都把诗中的怀人情感解释为单向的;另外,日本的青木正儿和我国的《诗经》专家孙作云还提出过《卷耳》是由两首残简的诗合为一诗的看法。这些看法反映出对《卷耳》篇章佳妙布局认识不足的缺陷。

    《卷耳》四章,第一章是以思念征夫的妇女的口吻来写的;后三章则是以思家念归的备受旅途辛劳的男子的口吻来写的。犹如一场表演着的戏剧,男女主人公各自的内心独白在同一场景同一时段中展开。诗人坚决地隐去了“女曰”、“士曰”一类的提示词,让戏剧冲突表现得更为强烈,让男女主人公“思怀”的内心感受交融合一。首章女子的独白呼唤着远行的男子,“不盈顷筐”的卷耳被弃在“周行”——通向远方的大路的一旁。顺着女子的呼唤,备受辛苦的男子满怀愁思地出现;对应着“周行”,他正行进在崔嵬的山间。一、二两章的句式结构也因此呈现着明显的对比和反差。第三章是对第二章的复沓,带有变化的复沓是《诗经》中最常见的章法结构特征,这种复沓可以想象为是一种合唱或重唱,它强有力地增加了抒情的效果,开拓补充了意境,稳定地再现了音乐的主题旋律。第四章从内容分析仍是男子口吻,但与二、三章相差很大。我把这类《诗经》中经常用的手法称为单行章断,比如《召南·采蘩》、《行露》、《周南·葛覃》、《汉广》、《汝坟》等诗中都有此类手法。这类手法是合唱形式的遗存,可以想像这是幕后回荡的男声合唱。其作用是渲染烘托诗篇的气氛,增强表演的效果。

    《卷耳》的语言是优美自然的。诗人能够熟练地运用当时的民谣套语。《周易·归妹三·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女承筐,无实”正与《卷耳》首句“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对应。把民谣用作套语,像一个套子一样放在诗章句首,为诗奠定韵脚、句式的基础和情感思绪的习惯性暗示,这是《诗经》的起兴手法的一例。诗人善于用实境描画来衬托情感。旅途的艰难是通过对山的险阻的描摹直接反映出来的:诗人用了“崔

    《周南·卷耳》《周南·卷耳》

    嵬”、“高冈”、“砠”等词语。而旅途的痛苦则是通过对马的神情的刻画间接表现出来的:诗人用了“虺隤”、“玄黄”、“瘏矣”等词语。而描摹山、刻画马都意在衬托出行者怀人思归的惆怅。“我姑酌彼金罍”、“我姑酌彼兕觥”,以酒浇愁,便是正面对这种悲愁的心态提示。全诗的最后是以一种已类化的自问自答体收场的:“云何?吁矣!”它既是对前两章“不永怀”、“不永伤”的承接,也是以“吁”一字对全诗进行的总结,点名“愁”的主题,堪称诗眼。

    怀人是世间永恒的情感主题,这一主题跨越了具体的人和事,它本身成了历代诗人吟咏的好题目。《卷耳》为我国诗歌长河中蔚为壮观的一支——怀人诗开了一个好头。其深远影响光泽后世。当我们吟咏徐陵《关山月》、张仲素《春归思》杜甫《月夜》、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元好问《客意》等抒写离愁别绪、怀人思乡的诗歌名篇时,都可以回首寻味《卷耳》的意境。

    植物介绍/《周南·卷耳》 编辑

    【别名】婆婆指甲菜

    【来源】石竹科卷耳属植物粘毛卷耳CerastiumviscosumL,以全草入药。春夏采集全草,晒干。

    【性味归经】淡,凉。

    【功能主治】清热解表,降压,解毒。用于感冒发热,高血压;外用治乳腺炎疔疮

    【用法用量】3~5钱;外用鲜品捣烂敷患处。

    【摘录】《全国中草药汇编》

    相关词条/《周南·卷耳》 编辑

    《周南·樛木》 《周南·芣苢》  《周南·汉广》 《召南·采蘋》 《邶风·燕燕》 《邶风·击鼓》 《邶风·雄雉》 《邶风·式微》 《卫风·硕人》 《卫风·河广》 《卫风·考槃》 《王风·扬之水》 《郑风·出其东门》 《魏风·园有桃》 《唐风·鸨羽》 《秦风·黄鸟》 《陈风·东门之池》 《大雅·生民》 《大雅·公刘》

    参考资料/《周南·卷耳》 编辑

    【1】、《诗经别裁》 江西教育出版社 2000年7月出版
    【2】、http://www.wj9527.cn/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诗经别裁》 江西教育出版社 2000年7月出版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4-27 22:55:0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