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是日本作家片山恭一的青春恋爱小说。2004年以来已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主演: 柴崎幸,柴先幸,Kou Shibasaki,大泽泷夫,森山未来,长泽雅美,Masami Nagasawa 上映时间: 2004年5月1日
    类别: 剧情 爱情 导演: 行定勋,isao yukisada
    编剧: 阪元裕二,Yuji Sakamoto,行定勋,isao yukisada 影片片长: 138分钟
    上映地区: 日本 语言版本: 日语

    目录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中文片名:《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英文片名:Crying Out Love,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出品年代:2004年5月8日
    官方网站http://aiosakebu.yahoo.co.jp/ 
    国家日本 
    类别:剧情/爱情 
    影片长度:138分钟
    对白语言:日语 
    导演行定勋
    编剧:阪元裕二/行定勋/伊藤千寻
    主要演员:大泽隆夫/长泽正美/森山未来/柴崎幸/山崎努 
    摄影筱田升
    灯光:中村裕树 


    剧情概括/《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电影从朔太郎的未婚妻律子(柴崎幸)的失踪开始。朔太郎追寻着律子来到四国,而这里正是长眠着他初恋记忆。朔太郎再次闯入了回忆之门。高中时代的朔太郎与亚记的初恋清淡甜美,二人一同向广播节目投稿,用Walkman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记录交换日记,去无人岛旅行。对他们而言,每个瞬间似乎都能成为永远。但当亚记被发现患上了白血病,命运急转直下,虽然她竭尽全力的想要活下去,但现实无法逃避。朔决定带亚记去她一直憧憬着的澳大利亚。二人悄悄溜出医院,赶到机场,但亚记终究还是没能登上飞往澳大利亚的班机,倒在了候机大厅冰冷的地板上。徘徊在回忆迷宫中的朔太郎渐渐找到了被埋藏的过去,曾经未能传达的口信,穿越十几年的时光来到朔太郎身旁。
    朔太郎的未婚妻律子在婚礼前突然失踪。朔太郎得知律子的目的地是两人的故乡四国,便立刻动身追赶她。但是不料,在那里,沉睡以久的往昔开始浮现,朔太郎回忆起他高中时代的初恋——他和同班的亚纪一起给广播节目投稿,录交换日记,去无人岛旅行,而残酷的命运突然袭击了这对甜蜜的小恋人:亚纪被查出患有不治之症。朔太郎为了实现亚纪的心愿,带她离开医院去往澳洲的圣地,据说那里是世界的中心,不料,亚纪却倒在了机场的大厅——沉浸于回忆之中的朔太郎清醒过来,34岁的脸上还淌着热,他即将面临的考验是寻回律子来一起面对未来。
    高中时代的朔太郎(森山未来),那时朔太郎的初恋是病逝的亚记然后十数年过去,长大的朔太郎与律子有了婚约。然而在结婚之日前,律子剩留下“不要担心”字纸后失踪。朔太郎知道她的目的地是他的故乡四国,于是马上追赶过去。但是在溯寻故乡的时候,亚记的记忆不断地闯进了朔太郎的脑海。

    演员介绍/《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大泽隆夫是目前活跃于日本演艺圈的实力中坚演员之一.大泽的身材开来是来自于遗传,他是家里的末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兄弟三人的身高都超过一米八十。少年时代,大泽虽然一直很受女生欢迎,但是他说自己从没想过要成为演员。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山手线的列车司机。高中时曾和朋友们一起组过乐队,他是乐队里面的新贝斯手。 一直到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后来,大泽似乎依然喜欢着音乐,他曾在九十年代末出过几张歌曲CD,此外,他还酷爱收集吉他,据说家里有十七把藏品。泽隆夫毕业于专修大学文学系。在学期间他就凭借出众的外形当上了模特,活跃于《MEN’S NON-NO》等时尚杂志东京的各种秀场中,甚至还去过巴黎走秀。脱离模特界后,他顺理成章地进了演艺圈。1994年,大泽隆夫也出演了自己的电视剧处女作品,《和你在一起的夏天》,这一年他一连演了三部电视剧。让大泽广为人知的是95年的拍摄的催泪纯情剧《星之金币》,他在片中出色地扮演了敦厚朴实的男主人公,许多国内观众也是从这部偶像剧开始熟悉大泽的。此后,大泽的演艺事业可谓一帆风顺,他也演了不少电视剧,其中包括了《爱的真谛》、《美人》等等,他所出演的角色也颇为丰富,其中有他所擅长的正直青年,也有偏执狂型的反面角色。
    虽说大泽走的一直是影视双栖路线,但进入二十一世纪,他活动中心明显转到了大银幕,每年都会推出若干有分量的电影作品。他曾参演岩井俊二导演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和《花与爱丽丝》,在掀起纯爱热潮的《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中饰演主角,今年来的几部大作名作——比如《7月24日的圣诞节》、《眉山》、《午夜雄鹰》等——都有他参演。大泽隆夫在2004年凭借《解夏》荣获日本学院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三年后又因《穿越时光的地铁》获得最佳男配角提名。此外,大泽也乐于参加舞台剧表演。他曾去英国演过四十多场《仲夏夜之梦》,在日本国内演过《罗密欧和朱丽叶》,在这些西方经典作品中和名导演蜷川幸雄。2008年,大泽也将初次挑战音乐剧,在《幽灵》(根据韦伯的著名音乐剧《剧院魅影》改变)中扮演主角。1995年,大泽在一部电影的拍摄中结识了歌手广濑香美。98年11月3日,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然而这段婚姻维持得并不长,七年零二十五天之后,两人分道扬镳。
    长泽正美是日本演员,出生于静冈县盘田市,家中有父亲长泽和明、母亲和哥哥。是属于东宝艺能事务所旗下的是专门所属艺人,于堀越高级中学毕业。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长泽是日本新一代女演员,演艺行业的开始是因为参加了第五回合“东宝灰姑娘”比赛,而参加的原因则是因为朋友母亲(生田智子)某天拿着剪报给她看,并鼓励她去尝试。2000年1月9日,长泽正美从35153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被评选为最优秀奖,并从此加入艺能界中。她凭借可爱清纯的外观与自然演技,近年很快地走红。
    2004年时借着《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一片而成为多个日本本土电影颁奖典礼中出现的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女配角(17岁),也因而成为深受各地年轻人所喜爱的清纯派偶像。此后主演的《棒球英豪》、《泪光闪闪》和一另部《我爱芳邻》、《求婚大作战》、《20岁的恋人》等影视剧都大受欢迎,而她在目前的热门日剧《最后的朋友》中也有相当亮眼的演出。最新电影作品是《暗堡里的三恶人》。

    森山未来年仅19岁,由于参演了让整个日本都为之哭泣,票房的收入突破了73亿日元大关的悲情纯爱的感人电影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森山未来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而受到瞩目的森山未来,即将出演另一部新作《School Days》。森山未来不但演技出众,而且自幼便开始学习舞蹈,是一位舞坛高手。自从参加演出了电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以来,随后演出了电视剧《水男孩》以及《给我爱的你》,人气急速上升,更被誉为备受期待的新星。《School Days》的导演守屋健太郎称赞森山未来是“不光可以单纯地表达喜怒哀乐,还能把人物内心的感情表露出来的演员”,也许当初《School Days》剧本就是为了森山未来而写的。
    森山未来在出演《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时完全是本色演出,晒的黑黑的皮肤加上消瘦的身形,把一个真在成长中的中学生的形象演绎的十分到位,丝毫也没有做作的态势。以一个少年的本色去演绎电影中另一个少年的爱恋成长,忧郁和悲伤。形神兼备,十分出色。在拍摄完《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之后,森山未来俨然成为了日本影坛的一颗新星。

    影片赏析/《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2004年,34岁的松本朔太郎收到高中老师寄来的明信片,将他封闭且逃避了17年的记忆带回到17岁的那个夏天。1987年。高中时代的朔和亚纪的恋爱非常甜蜜,对两人来说快乐的瞬间感觉就像永远一样。自知道从亚纪得了不治之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症后,两人的命运发生了急转弯。虽然亚纪在努力对抗病着魔,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在朔要带亚纪去澳大利亚乌鲁鲁的时候,亚纪却在机场晕倒了。虽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失去亚纪让朔太郎对于人生爱情产生了永久的失落感。17年后,正在寻找记忆出口的朔太郎在大学同学小林温柔的安慰下,终于找到了走出迷宫的钥匙,并亲手送走了一直弥留在自己心中的亚纪。
    影片将朔太郎的高中时代明确地设定在1986年。上世纪80年代是日本泡沫经济由繁入衰的过程,而连接起朔太郎和明的恋爱的Walkman,也正是日本80年代的文化象征。Walkman使音乐可以成为绝对个人乐趣,也使人与人的交流日渐稀薄。
    如果有一天,深爱的人永远的离我远去,我该如何面对失去,如何面对余下的生活情感呢?年少的我,爱上你的美丽,爱上你的纯洁,修长的四肢,和恬淡一面的表情。你坐上了我的摩托车,柔软的手臂挽在我的间,我们放肆地笑着,幸福地笑着。用笑声印证一段感情的初始。你说,要用磁带录下彼此的对白。我不会说话,你听我的录音嗤嗤地笑。而我,听到你耳机那头的哈欠,也会露出会心的笑啊。那是属于你我完美的旅行
    也许,它就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无人的小岛,荒弃的房屋,你的嘴唇离我如此得近,你的梦想离我如此得近。厄运是突然间降临在你、在我们身上的吗?我只想让你做我白色的新娘,而你,却遇到了白色的病魔。你在我面前倒下,我奔跑,在你的车后,在你的身后,你还是离我远去了。跑不出命运的绳套。29号台风要来袭的晚上,我们没有去成你梦想中的世界中心。在狂风暴雨中,你去了世界的那头,而我,仍然留在世界的这头。和今天的台风一模一样,十七年前的那场台风,和今天的一模一样。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十七年前,我想留住你留不住的背影,今天,我只能在回忆中与你再次相遇。应该如何去爱一个死去的人呢?应该如何记住她?应该如何忘记她?她在我的记忆中存放了这么多爱的语言,我把磁带一盒一盒装入录音机,任凭着心象留声机的针尖一样,在记忆的胶碟上寂寂滑行。她就是我今天的爱人,我的未婚妻,也是当时为我们传递磁带的小女孩。在当年,她没有把你的最后一盒磁带送到我的手上。如何面对过去啊,如何面对她,和你?今天,我终于来到世界中心,听完你的最后一盒磁带,并按照你的心愿把你的骨灰撒在世界中心的红土地上。你的骨灰被风吹散了。我听到你在风中说很高兴我遇到了你,再见
     这是由片山恭一名为《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小说自2001年4月于日本发行以来,现今销售累计320万册以上,打破了《挪威的森林》在日本保持了17年的销售纪录。村上春树在国内的“代言人”林少华把这本书翻译成了中文版。
     这是由拍摄过《大暴走》并曾担任岩井俊二副导演的行定勋执导的作品。同时,这部影片也是岩井俊二御用摄影师筱田升的影像遗作。这是一个有着纯美的影像、动人的音乐,讲述爱情、讲述遗忘、讲述记忆的故事。但是又或者,这是一个寒冷的雨天,我在暖暖的房间里,遭遇的一场单纯、凄美的爱情

    精彩影评/《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午后雷声滚滚,之后大雨倾盆,闷热被大雨滤去,这种心情,就好像《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结尾,朔站在澳洲被称作世界尽头的地方,手捧亚纪的骨灰,看着风扬起白色的粉末,一脸灿烂的笑容,就是那种心情,我们叫它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释然。17岁的时候,亚纪因白血病过世。又过了17年,朔想走进一段婚姻,为寻找未婚妻律子,返回故乡,却是把17年前的记忆一幕幕打开。我们看到,他一次次失声痛哭,他那么软弱无助,他说,我忘不了亚纪。
    他们的生日只差5天,亚纪大,对他说,你还没在我就已经在了,我走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结果是,他又重新活了一遍亚纪在世的岁月,终于想走出去。为什么那么不舍?只是因为太美。两个17岁花季少年的初恋被渲染得太过完美。从没有争吵、误解,亚纪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哪怕生气了,也总是先来缓和。他们比赛谁先得电台随身听,朔编了个凄惨的故事,关于一个得白血病的女孩,赢了。亚纪恨他欺骗,不想跟他说话——想当初,她主动坐上朔的摩托,让他带去边,朔不解,她笑着说,就是为了跟你说话啊——还是想说,就录到磁带里,交给朔。以后,他们就用这种方式倾谈,记住了岁月
    有一天亚纪问,人死了爱情也会消失吗。她选择了录音带,可能也是害怕自己如此消失。跟朔照了婚纱照,也是不要朔忘记她。不要忘记。这就是亚纪最大的心愿。朔也真的没有走出去。因为他没见到她最后一面。没收到她最后一盘录音。其实,那里,她告诉他,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好好活下去。重新听那些录音带,往事的闸门一旦打开,昔日的记忆奔涌而至,甚至,他恍惚间,和亚纪在礼堂相见,亚纪弹着,对他说爱他。朔在此时近乎崩溃,打电话给好友,哽咽不能语,到拍照的重爷那里,瘫坐在地上,说自己完了,忘不了亚纪。但是,他可曾知道,有些结搁在那里,不经触动,不代表就真的忘了,就像那些被钉死在木箱里的录音带,其实一直都在,只有打开,再去面对,重新经历一次锥心的痛楚,才有希望解得开结。
    他哭出来了。
    前段时间,看到巩俐说往事,和张艺谋分手后,在柏林影展上,两人首次见面,一见到,巩俐就哭了,背过身去摸泪。众所周知的往事。今天,巩俐说,哭了以后就好了,我终于可以放下。那段感情是在那里也彻底划上了句号。也许别人会以为那是不能忘情。不过是所有经历、不敢触碰的,在那一霎那奔涌而至,无法不动情,但是,是流出了那一滴,所以,那个伤心它终于找到了出口。
    回到本片,也是一个人给从前的感情找出口的故事。直到他大哭不止,隐藏了很多年的郁结,一下子释放,这时候,心里才会通亮,才好走前路。
    本片印象很深的,就是深深浅浅的光线,照在每一个记忆的画面里,让一切都朦胧都美,这就像是那段太过于完美的爱情,得不到愈显珍贵,没有误解,没有争吵,只有懵懂的男孩,机灵的女孩,以及要在17年后才听得懂的心情。 他们的那些录音带,已经变成了最美好的记忆,而且,只是记忆,再想起来,是微笑了——只会感谢那一段生命里的相伴,而不再是无法自拔的痛楚。朔懂得了,亚纪是他的一部分,会一直和他在一起,她在天堂看着他,要他过得幸福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那个看起来傻傻的男孩,从隔离病房出来,晃晃悠悠走在狂欢的人群里,充耳不闻耳边的嬉闹,只愣怔着,跌跌撞撞地走——那时我们悲伤,再喧闹的世界,近在咫尺但是也目不接。而看了电影,回想情节,在大路上,匆匆车流、人影也全忘了理会,竟是一样的感受呢。
    有关被拉回的记忆,有关短促的青春,有关最初的爱恋,有关遗失的美好。更重要的是,它的导演行定勋,曾长期做岩井俊二的副导演,摄影也是岩井俊二的御用摄影师筱田升,岩井所有作品都出自他镜下,其浓烈的个人风格俨然已经成为日式青春电影的标准色调,《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是筱田去世前最后一次掌镜之作。那么在进入影像之前,我对它的首要期待便是寻找岩井式青春电影的影子。原谅我的先入为主,因为委实对于岩井所营造的青春影像世界有一种近乎偏执的迷恋。
    果然,影片的一开始,就没有令人失望。一盘从角落里翻出的录音带拉开的故事的回忆门。典型的《情书》式开头。于是不出所料,一场唯美的少年之恋推摇出场。80年代末的日本,青涩懵懂的少年,甜美可人的女孩子,素净整洁的日式街道夕阳西下的海岸,午夜的广播节目,互相交换的录音带,时隐时现的钢琴声,老照相馆里祖父辈的爱情,摩托车上的飞如风驰,小岛的旅行探险,蓝天白云浪花,笑靥,一切都是刚刚好,最初看到的样子,朝露般清澈,飞鸟般悠然。人物和风景都呈现在一种轻微曝光过度的色调和光线中,轮廓分明,笼着淡淡的天光,这是岩井式影片常见的手法,用一种近乎于非现实的影调来映衬青春中的不安,悸动,无缘无故的欢喜与忧伤,永远消耗不尽的力气与劲头。满满漫漫的日子攥在手上,是理所当然也必须用来挥霍的。年少岁月,健康和青春一样是锐利的。这是一段向上的生命时光,从“生”里面走出来,离“死”还有好长好长的时月,可以骄傲的昂首阔步。可是又将步向何方?谁也不知道。
    编剧当然不可能让电影里的少年如我们一般人稀松平常白开水般的青春,一笑而过,蓦然长大。成长中最冷暗的遭遇是什么,莫过于猝不及防的死亡。当少女亚纪在高高的山坡上,在凛凛的海风中,猝然昏倒时,脸上还定格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着荔枝蜜一样的。我知道,故事将有一个怎样庸俗却定然赚人眼泪的走向。白血病的桥段不是任谁都可以运用的自如的,用的好就会再次抵中人性善良的弱点和对悲情的天然嗜好,更何况是日本这个最善于也最痴迷于凄离美的民族。如何积聚眼泪,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制造细节。看似不着痕迹,但每一处都深深切中要害。两个少年照相馆里拍一张提前的婚纱照,因为亚纪说我太害怕别人会忘记自己,定格的镜头里朔太郎却已经悲伤到僵住了表情,亚纪却反而镇静许多,她恬然的微笑宛若一个真正的五月新娘。朔太郎给亚纪送来结婚登记表,两个人隔着无菌室的玻璃亲吻。亚纪在最后一盘录音带里告诉太郎:我喜欢上你,是看到你在天台上吃面包嘴里塞满东西的样子,很可爱。喜欢原来可以如此简单。
    29号台风刮起的雨夜里,朔太郎来接亚纪,他要带她去梦想中的澳大利亚艾尔斯岩,对于亚纪来说,那里就是世界中心。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走成,当亚纪倒在太郎的怀里绝望的说:“我再也去不了。”时,我可以听到很多颗易感的心为之颤动,珠碎掉地上的声音。对,你明知道这是煽情,却还是心甘情愿被它煽到。成年后的朔太郎依然无法忘记那段刻骨的初恋,当他再次站在中学的体育馆里,重新聆听少女亚纪录给他的磁带,所有的记忆轰然从角落里翻飞出来,一样都未曾忘记。甚至对着老同学打来的电话放声哭泣。他始终无法相信亚纪的离去,正如他无法相信那些记忆都不算数一样。这是曾经爱过的印记,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也许是因为他最深刻的爱情记忆留在了少年时代,所以比较无法释怀。倘若年长一些再去爱,或许不会痛的那么久,成年人的遗忘功能通常比较强,他们有太多事情要顾及和奔忙,所以爱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而对于少年来说,爱是全部,爱是唯一。就像少女亚纪一直疑惑的问题:如果有一天,我深爱的人永远的离我远去,我该如何面对失去,如何面对余下的生活与情感呢?这也是青春电影之所以动人的原因所在:它是纯粹的,空中楼阁的,却又弥足珍贵,一去不回的。当然始终纠缠于过去绝不是商业电影所能够接受的结尾。在影片的最后,朔太郎和她的未婚妻(也是少年时代帮他传递亚纪录音带的小女孩)终于来到澳大利亚,亚纪梦想中的世界中心,将她的骨灰撒在了无边沙漠的风里。那一刻,仿佛有一个熟悉轻盈的女孩子的声音在说:“很高兴我遇到了你,再见。”然后镜头也渐渐拉远,平井坚温暖如斯的歌声响起,黑场,字幕。少年的梦做完了,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到生活中去。是的,那些记忆都还算数,但都封存到了录音磁带里,却也被流光悄然覆盖。而现在,我们听歌都用MP3,MD了,它们有个功能是可以随时删减,于是很多记忆还没来得及留下烙印,就被新的记忆取代了。
    当我们老去在光影奔腾的岁月里,倘若没有自己的记忆,那惟有倚靠影像取暖。《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不是一部深刻的影片,但它用俗套的剧情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同时,的确也为你我苍白的青春留下了几许可以告慰对照的回忆。

    媒体评论/《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夜凉,耳机里meav悠悠的唱着,my love was a red red rose,美丽的女声,心静如水。很久,没有这么平静了。喜欢《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不是因为电影里的痴情,而是因为电影里的遗忘。太多的电影过于浪漫,那些生生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死死的痴情。生活中,痴情多半被时间的河慢慢的冲淡再冲淡,象渐渐泛白的老照片。可是,真的感情,即使被冲的再淡,也能在心灵深处留下一块无法磨灭的烙印,或许在日常的生活中,已感觉不到它的痕迹,可在某个时刻,因为某个细节,这块烙印会催活记忆,刺痛心扉。这个细节,也许是一首,也许是一本日记,也许,是一卷磁带
    电影对小说的所有改动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用录音带来代替日记本。也许是因为我对声音特别敏感,当亚纪和朔甜蜜的在录音带里录下自己的一点一滴的时候,世界的确真的是很美好。“我喜欢夏天,喜欢白色连衣裙,喜欢美容院里的味道,喜欢牛奶瓶盖,喜欢夏天的知了。”
    许多人喜欢这部电影,都因为电影的前面一半,初恋的情怀。怀念一样东西,是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这样东西,我们不停的追忆初恋,怀念单纯,也许是因为现在的我们已经失去了单纯的去爱的心情和能力。在小岛上,朔想偷吻亚纪,亚纪吓得叫了起来,这幕我十分喜欢,让我想起我的大学,和一个我很喜欢的高高帅帅的男生约会了三个月,有一天晚上,在校园的小桥上,他忽然从后面抱住在发呆的我,我吓到尖叫起来,结果把他给吓到了,再也不敢碰我,那天我回去后,后悔的睡不着觉。那样的心情现在再不会有了。现在的爱,被赋予了太多了的附加物,许多时候爱是可以用金钱和罩杯来衡量的。
    电影的后半段对小说的改编,个人不是太喜欢,过于巧合的安排,使电影愈发的象一部纯情偶像剧。电影把小说里的关于生死的讨论基本都删除了,也许觉得这样的讨论过于沉重,电影把关于生死的讨论变是为了对遗忘的追悔,这个安排我觉得是颇为失败的。朔曾经如此的爱过亚纪,也许8年的时间会冲淡许多幸福痛苦的回忆,可是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怎么可能遗忘到如此程度,遗忘到让朔觉得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竟然忘了曾经如此珍贵的回忆,这种编排实在是太牵强了。对于逝去的爱人的回忆,可以是安静的,伤感的,痛苦的,只是决然不会如此的无情。亚纪害怕自己被遗忘,害怕死后爱情就会消失,可是偏偏,电影里的朔就在时间面前投降了。相比之下,小说的安排让人容易接收的多,朔平淡了但没有遗忘,只是释然的解放了自己也解放了亚纪。人总是害怕被遗忘,因为知道记忆在时间面前是多么脆弱。前几日和朋友聊天,我说,我很健忘,对于感情也是如此,可是虽然我忘记了许多,我却不希望别人轻易的忘掉我,人总是自私的。我一直认为报复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是遗忘,也彻底遗忘,偶遇的时候微笑着点头,擦身而过。
    电影小说相比,多了戏剧性和故事性,少了一些思辩和含蓄,这也许正是因为电影和小说这二者媒体本身的不同,电影比较小说更大众一些,就像失乐园的改编,小说是褒,电影是中性,到了电视就成了贬义。我个人更喜欢小说,喜欢小说里含蓄的亚纪,有着少女的清纯和羞涩,电影里的亚纪对于爱过于的主动和大胆,不太符合那个年代的特征。不过虽然,电影的改编有着种种让我不满的地方,我还是衷心的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让我想起了我开始褪色的少女时代,想起了那时的傻笑和眼泪

    同名小说/《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是近年来少有的一部、能够让日剧迷重回日剧辉煌时代温情的剧集,它的成功不仅仅借于原著小说的畅销,更大的成份在于它清新唯美与感伤怀念的荧屏叙述风格,能够在日见低迷的日剧俗流中开辟出一道纯爱的清流。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改编自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说。小说自2001年4月于日本发行以来,现如今销售累计320万册以上,不但打破了《挪威的森林》在日本更保持了17年的销售纪录,更成为电影电视剧漫画广播剧等领域追逐改编的热门题材。原作虽然是一部令人感动浪漫的爱情小说,但它更是一部对失落的美好青春的追忆及寻找未来出口的励志佳作。去年5月份,该小说的电影版由行定勋执导的《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日本上映后获得极大成功,电视剧版紧追其后,于7月份开播,不但收视率超高,更一举夺下9项电视剧大奖。当然,原作的魅力为电视剧的热播做了成功的铺垫,但剧集本身的魅力是绝对不可不可忽视的。
    虽然电视剧版并未像电影版那样在故事上作太多改编,而是几乎完全依照原作风格及顺序进行。但就因如此才更能让观众体会到如同原作中的忧伤与美好感觉。整个剧集从主人公一个名叫朔太郎的34岁青年找寻17岁时的恋爱记忆说起,跟随朔太郎的思绪我们进入到一个充满爱与悲伤的青春爱情故事当中。用清淡唯美与压抑忧郁的色调与风格,将朔太郎过去度过的爱情美好与憧憬毁灭后的失落麻木形成鲜明对比。电视剧真正想要表达的不仅仅是男孩女孩之间刻骨铭心的纯爱,更主要的是在失去初恋女友之后,男孩将如何摆脱阴影,面对未来的主题。
    电视剧中的松本朔太郎由凭着电视剧《水男孩》在观众中确立地位的新生代偶像山田孝之饰演,而绪行直人则饰演他的中年版。广濑亚纪这个角色则是在723名竞争者中选拔出来的绫濑遥出演。此外,该剧更有松下由树、樱井幸子、三浦友和仲代达矢等实力派演员加盟,所以在第42届日剧大奖中获得了最佳卡司奖。

    幕后制作/《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这是一部根据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原著是纯文学作品,却意外地长期畅销。电影秉承原作的风格走纯爱路线,主题并不艰深,剧情也不脱俗,但这场清丽凄惋刻骨铭心的青春恋曲却赢得了观众水和共鸣,获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主人公陷入回忆时凝静的神态和回想场面里少年恋人神采奕奕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故事的哀楚感更为强烈动人。电影中的律子是小说中没有的原创人物,由此成年后的朔太郎的戏分也被大大加重,使“现在”成为和“过去”基本对等的一个部分,于是,故事不再仅仅拘于恋人亡故所勾起的“丧失感”,同时更瞧瞧地激扬起与现在的恋人一同迈向未来的“再生之力”。

    导演介绍/《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行定勋,熊本县籍贯。熊本县立第二高中美术科毕业。后就读东方放学园专科学校,直接进入中向制作公司。他曾长期与岩井俊二合作,是岩井俊二《鬼汤》、《烟火》、《情书》、《四月物语》和《燕尾蝶》的副导演。也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行定勋
    和林海象导演合作过他的INDES系电影。经过长期的锻炼,1997年,行定勋第一部电影《家庭招待会》上映。该片获得釜山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2001年,《GO!大暴走》上映,该片一举捧红了年轻的洼冢洋介,并获得了第25回日本奥斯卡最优秀男主角,最优秀男配角和最优秀女配角等多项大奖,行定勋也一举成名。2004年,他又创作完成了《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本片根据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说改编,片中尽显导演扎实得功力。片山原著里得任性与矫揉,被行定勋弃掉,所遗留下的只是纯爱的美,和纯粹的扎实影像。2005年是行定勋创作得高峰,一部众星云集的《北之零年》,足以见得其目前在日本影坛得号召力。吉永小百合渡边谦丰川悦司和石桥莲司,这些名字就足以保证这部电影得成功。接下来便是改编拍摄日本著名剧作家三岛由纪夫的《春雪》。行定勋看过大量日本电影,深受黑泽明沟口健二、相米慎二这几位大导演的影响。他拍戏十分严谨,经常会一个镜头重拍好几次,一定要到自己完全满意才过关。

    参考资料/《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编辑

    爱卡汽车娱乐频道:www.xcar.com.cn
    新浪电影频道:www.sina.com.cn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爱卡汽车娱乐频道:www.xcar.com.cn新浪电影频道:www.sina.com.cn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23 20:27:49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