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在钉子上》

    契科夫是中国读者家喻户晓的作家,他的小说以讽刺见长,这篇微型小说《在钉子上》也是一篇很有意思,具有较强讽刺意味的小说。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在钉子上》 编辑

    小说的构思非常巧妙,作者想要讽刺的是当时的俄国社会下级官员怎样用不正经的手段来谋取官位,但作者没有从正面来描写,那样摆出一副脸孔,仿佛在教育人,读者的兴味就会减去大半,作者通过一群小官员去吃晚宴的经过,从侧面去表现当时俄国存在的这种情况,生动、有趣,而且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从主题上来看,这篇小说和《变色龙》比较类同,讽刺的主要是上层社会的不正之风,尤其是上级官僚的腐化,对于如文中的斯特鲁奇科夫这样的下级官僚,作者予以了讽刺,也给予了一定的同情,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只能委曲求全,让自己的妻子去应付那些前来的人,他是一个受害者,但是却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不去黯然面对,那么他的命运,他的前程可能就毁了,他的妻子也很可能离他而去。而他的同僚们,其实也是深知他的苦衷的,所以,他们了解真实的情况,他们会取笑他,挖苦他,但是他们也可能还羡慕他。 
    从行文来看,作者的语言非常简练,没有过多地去描述头头们怎么欺负他,怎么和他的妻子建立了关系,而是通过挂在钉子上的几顶帽子,含蓄而巧妙地揭示了实际情况,而与此同时,斯特鲁奇科夫的狼狈也被表现的非常到位,每次到家,又带着同僚仓皇外出,具有非常强的讽刺和喜剧效果。这篇小说与《变色龙》也有几分相似之处,就是反复,《变色龙》里,军官的反复很好地表现了他们的虚伪,而这篇小说里,到家后又离开,又回来又离开,几次的反复,也增强了讽刺效果。 
    这是一篇微型小说,但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反映了俄国社会的风貌,可以说,作者以小见大,从一个小小的事件入手,多俄国社会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解剖。 [1]

    原文/《在钉子上》 编辑

     《在钉子上》——契科夫 
      在涅瓦大街上有几个人慢悠悠地走着,他们都是12等和14等文官,刚下班,正由斯特鲁奇科夫领着到他家去过命名日。 
      “诸位,咱们马上就要大吃一顿!”过命名日的主人馋涎欲滴地说,“来个猛吃猛喝!我那口子已经把大馅饼做好了。昨天晚上我亲自跑去买的面粉。有白兰地酒……沃龙措沃出产的……老婆大概都等急了!” 
      斯特鲁奇科夫住在人迹不到的鬼地方。走呀走呀,最后总算到了。一进门厅,鼻子就闻到一股饼和烤鹅的香味。 
      “闻到味儿了吧?”斯特鲁奇科夫问大家,高兴得嘻嘻地笑起来。“请脱大衣吧!先生们!把皮大衣放到柜上!卡佳在哪儿呢?卡佳!各科的同事都来齐了!阿库利娜!来帮先生们脱衣服!” 
      “这是什么呀?”这伙人中的一个指着墙上问道。 
      墙上戳着个大钉子。钉子上赫然挂着一顶崭新的制帽,帽檐和帽徽闪闪发光。老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都白厂。 
      “这是他的制帽!”大家悄悄地说,“他……在这儿?” 
      “是的,他在这儿,”斯特鲁奇科夫含含糊糊地说,“他是来看卡佳的。先生们,咱们出去吧。随便找个饭馆坐一会儿,等他走了再说。” 
      大家把衣服扣好,走出房门,懒洋洋地朝着饭馆走去。 
      “怪不得你家有一股鹅味,原来屋里有一个大公鸡!”档案助理员打了个哈哈,“是什么鬼把他支使来了,他很快走吗?” 
      “很快,他在这里从来不超过两个钟头。咳,可真是馋了,就想吃!咱们开头先喝一杯伏特加,就点儿鱼下酒……然后再来一杯。诸位,喝完两杯,跟着就上馅饼,要不就吃不痛快了……我那口子馅饼做得挺不错,还有白菜汤……” 
      “沙丁鱼买了吗?” 
      “买了两盒,还买了四种肠子……我老婆现在大概也想吃东西……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真见鬼!” 
      他们在饭馆里坐了足有一个半钟头,每人喝了一杯茶装样子,然后又回到斯特鲁奇科夫家里。进了门厅,香味比刚才更强烈了。隔着半开的厨房门,他们瞧见一只鹅和一碗黄瓜。女仆阿库利娜正从炉子里往外拿东西。 
      “诸位,又凑巧!” 
      “怎么啦?”老爷们的胃难受得缩成一团: “饥肠难忍嘛!但是,在那可恶的钉子上又换了一顶貂皮帽子。” 
      “这是普罗卡季洛夫的帽子,”斯特鲁奇科夫说, “咱们出去吧,先生们,找个地方等他走了再说……这个人也呆不长……” 
      “他那么个讨厌鬼却有你这么标致的老婆!”客厅里传来一个男人沙哑的低音。 
      “傻人有傻福嘛!大人!”女人声音应和着。 
      “咱们赶快走!”斯特鲁奇科夫呻吟着说。 
      他们又回到了饭铺,这回要了啤酒。 
      “普罗卡季洛夫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大伙儿安慰起斯特鲁奇科夫来,“他在你老婆那儿待一个钟头,你可就有十年的福好享啦。老弟,福星高照嘛!干吗伤心呢?用不着伤心嘛。”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用不着伤心。这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我着 
      急的是咱们想吃东西呀!” 
      过了一个半钟头又回到斯特鲁奇科夫家里,貂皮帽子仍旧挂在钉子上。只好再来一次撤退。 
      直到晚上七点多钟钉子才空了出来。这才吃上了。馅饼发干,菜汤不热,鹅也烤煳了——一桌子的美味都叫斯特鲁奇科夫的官运给糟蹋了! 
      不过,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2-11
    [2]^引用日期:2010-12-11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小说文学艺术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12-11 21:46:56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