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坏话一条街》

    话剧《坏话一条街》以老北京槐花胡同为背景,通过形形色色的人来表现老北京的生活状态。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坏话一条街》 编辑

    话剧《坏话一条街》讲述的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槐花胡同来了一个搜集民谣的女孩耳聪和一个等待槐花开放的男孩目明。他们住在了有七间房却孤独一人的郑大妈家中。

    接下来的几天中,耳聪周旋于民谣之中、乐此不疲。而目明则默默地等待着槐花的开放。在搜寻或等待的时间里,耳聪和目明逐渐感受到了老北京的独特文化。

    该剧的另一大亮点就是影视演员陶虹刘佩琦的加盟。两人精湛的表演引来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而剧中搞笑的情节和台词也给观众们带来了欢笑。 

    2009年7月18日上午8:00及晚上22:00,SiTV七彩戏剧频道推出话剧《坏话一条街》。

    剧情概况/《坏话一条街》 编辑

    《坏话一条街》《坏话一条街》

    该剧通过一对青年男女闯入“坏话”和一群白大褂搜寻一名精神病人为线索,以活泼的喜剧形式和语言式的风格结构,将极具魅力的民谣与现代俏皮话巧妙地结合起来,生动地描写了一个令人困惑和反思的生存环境。全剧散发着深厚的民俗文化气息,充满了浓郁的怀旧情绪和对良好的人际关系的渴望。 

    《坏话一条街》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北方的一条古街道名叫“槐花街”,但这里根本已经看不到槐花,只有光秃秃的枝桠。民谣搜集者耳聪来到了槐花街,也想收集这里的民谣。一位名叫目明的游客前来欣赏槐花的美丽,看到了由于乱扔垃圾而被风吹上枝头的白色塑料袋。在槐花街,他们结识了电话亭的花白胡子和说着“民谣”(坏话)的童男童女。童男童女告诉他们郑大妈家有空房,可以令他们住下,但花白胡子却说:“跟她打交道,没有全须全尾儿的。”   

    随着耳聪和目明的出现,在这胡同里又出现了一个打探他俩行踪的神秘人。神秘人认定耳聪与目明是前来勘察地形,要拆槐花街盖写字楼的,出于对古建筑的保护意识,神秘人想要将两人赶出槐花街。而神秘人的出现有引来了球护车和两位白大褂,众人这才明白,神秘人原来是逃出医院的精神病人。  

    耳聪辗转于胡同之间,用录音机记录着“民谣”,当她向花白胡子请教时碰到了改妆后的神秘人,并且阴差阳错地爱上了他。花白胡子丢了心爱的猫,一口咬定是郑大妈弄死了,居民们也来凑热闹,表面上看来,人们是在对民谣,事实上是在用坏话互相攻击。一时间,坏话充斥了整个槐花街……   

    神秘人为了拷问耳聪和目明的身份而砸了目明的望远镜;目明指出耳聪录下的不是民谣而是坏话,并擅自洗掉了耳聪的所有录音;居民们却热衷于追捕着神秘人……   

    神秘人来到花白胡子瘫痪的儿媳床前,用意志的引导治愈了她的瘫疾,并带她上了房顶,意欲离开。众人则想方设法要抓住神秘人和媳妇。神秘人问:“抓住我们,对你人们有什么好处?”居民回答:“有没有好处没关系,只要你没好处我们就干!”   

    槐花胡同是再也留不住人了。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只是为了让别人不再有利益,从老人到小孩都逃脱不了坏话的毒害。花白胡子终于说出了一段民谣:“从槐花胡同到葵花胡同,穿梨花胡同到杏花胡同……出了桃花胡同,就是百花胡同……就是别在槐花胡同!”也许,这是耳聪收集到的唯一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谣。 

    语言魅力/《坏话一条街》 编辑

    《坏话一条街》《坏话一条街》

    女青年耳聪专门搜集民谣,男青年目明特意来看槐花,在一条街道不期而遇;一个神秘的精神病人被一群女医生搜寻,也闯进这条街。该剧以此为主线生动地描写了一条令人困惑的“坏话街”。这里,每个人都在说别人的坏话,而说坏话的方式又很不一样。各种各样的坏话甚至随着动听的民谣和俏皮话不经意地流传着。而这条以槐花出名的街道,竟然在坏话的污染下,连一朵槐花也没有了……

    这是笔者对该剧内容的读解。这岂不是天方夜谭么?显然,这带有荒诞的色彩,寓言的意韵。但展现在舞台的简陋的电话亭、大杂院里的大瓦屋顶、青砖地面、陈旧的八仙桌等却都是司空见惯的景物,剧中的各式人等都是我们熟悉的街坊邻里,他们说的话也都来自市井民间的口头语,这使观众确知,剧中的一切,可能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因而发人深思。

    整个戏的表演生动,风趣,富有新意。但该剧的成功,或说最大的特色,即是台词很有味道,语言精彩。剧作家过士行针对自己创作的这部戏说:“整个戏是一个言说过程,所言之物在言说中瓦解、消散。民谣和绕口令不过是一种象征,它代表着言说本身,它展示了言说的精彩和无意义,以致使言说成为艺术。”的确如此,这是一部真正的“话”剧,说话的艺术。剧中的台词,有的存在很大的误读性。比如“槐花”和“坏话”这两个词,如果是四川湖北人,读起来就简直像是一个意思,即使是北方人也很容易误读或听混。住在本街的郑大妈说“槐花”时,目明就听成了“坏话”;后来当她说“坏话”时,他却又听成了“槐花”。而这叫“槐花街”的,正是一条“坏话街”,这是剧作家的匠心所在,观众受到这种语言的驱使,玩味无穷。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还有那些儿歌、民谣、俚语歇后语、顺口溜、绕口令……俯拾皆是,贯穿全剧。有时像刘三姐对歌似的,一问一答,一下子抖落出一连串谚语。这些语言都有弦外之音,潜台词丰富,充满了智慧、灵性和幽默,散发着浓郁的民俗文化气息,因而增强了该剧的观赏性和娱乐性。

    过士行说,他有感于民风民情在“文革”中受到严重破坏,那之后,许多人都喜欢说别人的坏话。他创作该剧力图透视一种民族的劣根性和弱点,呼唤美好的人际关系的回归。但剧中人物如果都明目张胆地攻击别人,赤裸裸地骂人,满台脏话,这戏将无法排演,也失去了戏剧的意义。过士行经过冥思苦想,想到了这种民谣,街里街外的纠葛在一起,说着民谣谚语,便构成了戏剧。这是剧作家的创造,中国语言的丰富多彩,赋予这部戏独特的魅力。

    影评/《坏话一条街》 编辑

    《坏话一条街》《坏话一条街》

    《坏话一条街》是由现任中国国家话剧院专职编剧的作家过士行创作的,由孟京辉担任导演。整场话剧在荒诞中却处处充满着引人深思的人生哲理。让人在欢笑的同时也感受到来自对现实生活的一些思考。之所以让人会有这样的感觉,不仅要感叹导演和演员的功力的深厚,更要佩服编剧细腻的心思、巧妙的语言以及对生活的态度。当然,整场话剧的场景也是很突出的。因此,首先我要谈一下这场话剧中场景的妙用。

    整场话剧的场景给人的整体感觉有些灰暗:巨大的青灰色瓦片屋顶成为这台话剧最主要的道具,这个巨大的瓦片屋顶不仅是一个简单的道具,更重要的是把这个故事发生的地点和时代背景介绍出来。之所以说场景布置让人有种压抑的感觉不仅仅是那瓦片屋顶,还包括瓦片屋顶背后的暗蓝的背景布上面画着的几朵灰暗的云、还有那破旧的电话亭、以及那一张陈旧的八仙桌和那几张简陋的椅子。整场话剧的场景布置虽说简单,但是在简单中却给观众在感觉上有个直观的映像,让整场话剧有个深灰色的基调。并且展现在这舞台的简陋的电话亭、大杂院里的大瓦屋顶、青砖地面、陈旧的八仙桌等都是司空见惯的景物,剧中的各式人等也都是我们熟悉的街坊邻里,他们说的话也都来自市井民间的口头语,这使观众确知,剧中的一切,可能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因而发人深思。

    其次说一下整部话剧的语言。《坏话一条街》的语言是相当的有特点,虽说有些语言显得有些荒诞,但却充满了浓浓的“京味”。从题目上我们就能知道语言在这场话剧中的地位。而这里的语言显然与“坏话“有很大的关系。剧中的那条槐花街充满着“坏话”的气息。而坏话又是通过耳聪收集的民谣为我们一一展现。整场话剧以民谣开始又以民谣结束。因此,民谣在这部话剧中占了很大的比重,是展开故事的一条重要线索。民谣具有相当浓郁的地方特色,在剧中既能引发笑点,又是推展故事情节的关键,更是让观众引起自身反思的一个重要手段。

    总之,看完整场话剧给人的总体感觉是笑中有思!其实在我们的周围或多或少都存在话剧中出现的人物或现象,只是这部话剧像一个放大镜一样给它放大了而已。并加上作家独特的眼光、场景的巧妙布置以及生动形象富有趣味的语言把这些我们认为习以为常的东西以一种话剧的形式展现在我们眼前。整场话剧给人不仅是一种震撼,更是一种对当下生活的反思。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1-02 16: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