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提刑官2》

《大宋提刑官2》是由阚卫平执导,王庆祥陶泽如刘敏涛等主演的古装悬疑推理剧。讲述了由一次山洪暴发引发朝野阵阵厮杀和扑朔迷离的谋杀案情,宋皇请宋慈官复原职出山破案,却引发宋慈挑战当朝皇帝权威的故事。在故事结构上来了一个大变化,不再是单元结构的个案,而是由一个大案件贯穿整个故事。以独特的古代破案手段将让观众大开眼界,但是和第一辑不同的是第2辑的故事和结构已全部刷新,一案到底,案中套案,层层推进,层层剥笋。定位在一个生者对死者的访问,也就是靠人物关系来促进事件的发展,属于人物戏,人物关系设置很精巧,围绕着中心事件,每个人物在发展转换着相互关系,构成了极强烈地戏剧性、故事性、悬念性。

编辑摘要
中文名: 《大宋提刑官2》 主要演员: 王庆祥陶泽如,刘敏涛,苗圃
导演: 阚卫平 编剧: 钱林森
制片人: 俞胜利 类别: 剧情 古装 冒险
全部集数: 41集 每集长度: 45分钟
首播时间: 2009年 发行地区: 中国大陆
拍摄地点: 浙江横店 颜色: 彩色

目录

《大宋提刑官2》 - 剧情介绍

剧照剧照
南宋端平元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竟使一个足以让南宋王朝顿然崩溃的惊天秘闻浮出了水面,就像一个蓄祸时久的恶瘤的急性发作,牵动着偏安朝廷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震颤!事发源头是在河流交错的灾区湖州。当年《太平县冤案》的主人公,正是今天被湖州百姓称作“独臂青天”的曹墨。此时的曹墨正处在生死荣辱的节骨眼上:就在百姓庆幸及时转移逃过一劫而齐唰唰地跪倒在这位“独臂青天”的面前,感恩声震天动地之际,一队御史台的监察官兵却将曹墨推上了囚车,押解进京听审。御史台会同刑、吏、户三部会审后,判曹墨以严重渎职之罪。曹墨的妻子玉娘因为丈夫被冤而来求助宋大人。宋慈听了玉娘的陈述,不禁问:既然朝庭的几十万两灾银根本没有如数下拨到湖州府,御史台会同刑、吏、户三堂会审时,曹墨缘何闭口不作申辩?理宗皇帝在殿审中也在问曹墨同样的问题。而曹墨跪伏在金阶之下,一副宁死不作申辩的忠贞之色。理宗从曹墨的神色中似乎看出点微妙,不禁悚然动心,对这位残臂忠臣顿生一番别样的股肱
剧照剧照
之情。君臣心照不宣。理宗为找一个体面的理由保全曹墨,便让他去收拾湖州灾后残局,戴罪立功。圣上作出如此圣栽,引起了朝中高层的种种猜测,而最心知肚明的是户部尚书史逊。此公乃已故宰相史弥远之堂侄。史弥远是南宋一代奸相,朝野尽知,而理宗却对他百般依从,缘在他们之间另有一层朝中老臣们心知肚明,却绝不会妄议一字的特殊关系。人都以为史逊官及一品,靠的是他堂叔史弥远的关系,却不知史逊绝非等闲之辈,就在朝野吵吵嚷嚷要求追查修堤银子,严惩贪赃渎职官员的时候,这位真正侵吞了数十万两工程银子的当事人却处乱不惊。他仗得并非是堂叔的余威,而是他在堂叔弥留之际,不择手段地窃取的一张王牌!凭着这张王牌,整个大宋朝都不得不对他有所顾忌。史逊当作护身符一样拿捏在手的秘密,却因湖州那场大水露出了冰山一角——水退后的荒冢露出一付森森白骨!荒野白骨司空见惯,而这具白骨至所以能几乎掀翻大宋王朝,是因为白骨身上有一枚只有皇家宗室子弟才有的玉佩。曹墨深感此事重大,命衙役去请来了告老知府。不料这位八十高龄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赶到现场,只看一眼,就当场昏死过去,从此开不了口,说不了话,但谁都知道他肚子里藏着个天大的秘密。经宋慈的戡验,尸骨身份被渐渐引向十几年前在湖州病死的曾经被先帝立为皇太子的宗室子弟赵闳。而当时赵闳在湖州病死之后,是运回宋室皇陵安葬的,而他的玉佩怎么会在荒冢野尸身上?为查明真相,宋慈请旨要对赵闳的灵墓开棺验尸。此议一出,朝野哗然,自古以来,有谁敢在皇陵动土?宋府上下也为之惊出一身冷汗。捕头王和英姑跪阻在宋慈跟前,声泪俱下地力劝宋慈放弃开棺,以免使宋家老少几十口
剧照剧照
枉遭满门抄斩。而第一个挺身而出的是年高七旬的宋老夫人。宋老夫人让家人取来麻绳,自缚双手,率宋家老少,齐齐跪在皇陵前,为儿子开棺作保,如果开棺验尸无果,宋家几十颗人头就将用来罪祭皇陵。这一震惊朝野的开棺,果然验出惊天秘事——当年的皇太子赵闳墓内的白骨,竟是一具假冒的女尸!这一骇人听闻的结果一下子拨动了朝野上下的每一根神经。朝庭在摇晃,神经在震颤。大臣们难料事态发展,干脆托病的托病,丁优的丁优,一个个都退避在暗处静观事态。满朝上下似乎只有两位大臣还在忙着公务,一位当然是宋提刑,另一位则是为人刚直的御史台王御史。二人三番上殿面君,都因圣上龙体欠安而被拒之门外。宋慈虽然开棺验出一个惊天秘闻,却因当年主持赵闳下葬的宰相史弥远早已死无查证而使皇室谜案陷于山穷水尽;而那位血气方刚的王御史似乎算不得官场老道,还在一味地要将湖州修堤银两案一查到底。既然圣上让曹墨戴罪立功,这位监察御史便换上便服,要在暗中访一访这位“独臂青天”究竟是清是混。不料他一到湖州,满耳听到的都是百姓对曹墨的歌功颂德。他推行了“济粜法”使灾后的湖州百姓得以重整家园。这位前日力贬曹知府的王御史转而又上本力荐曹墨。多日不理朝政的理宗接到王御史的奏本后,一跃而起,深夜将曹墨召进宫去,君臣促膝密谈一夜。一直不做申辩的曹墨,终于向王御史吐露隐衷。而他举报侵吞几十万两朝庭灾银的不是户部尚书史逊,而是户部侍郎李佑淳。御史台果然从李府搜出了上万两加盖朝庭印的银绽,李佑淳依律被判斩刑。但王御史总觉得此案有些蹊跷。无奈圣旨已下,李侍郎血溅法场。当天,曹墨登门拜访恩公宋慈,不料宋慈拒而不见!英姑问其由,宋慈沉吟不语——和王御史一样,宋慈也对李侍郎遭斩心有疑问。借送曹墨出门之际,英姑充分施展了她的机智灵敏,和曹墨一番叙旧、论今,谈得甚是投缘,待曹墨忽然意识到失言,天机已然泄露。奇怪的是,斩了李佑淳,平息了朝庭灾银案之后,理宗又开始上朝了。而早朝的第一问就是宋提刑对赵闳假尸案的调查进展。宋慈如实奏以并无进展。当着满朝文武,理宗竟泪流满面,哀声痛哭赵闳,满朝文武相陪挥泪,一时间,金殿之上哀声一片。与此同时,皇城河坊街的一处酒楼上,来了那位退隐多年,又忽然现身的老臣。一帮身份不明者,将这位老臣恭迎上楼。门开处,屋内坐着那位还了俗的和尚,老臣一见,口呼一声“圣上”,便双膝一跪,哭倒在地;而那位还了俗的和尚,却是一脸的痛苦之状。湖州小莲庄内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被害人是位中风在床多年的老人,宋慈派英姑和捕头王前去验尸。英姑以为一个中风在床多年的老人惨遭谋杀,其中一定另有原因。捕头王经现场戡验,忽然发现凶手的目标原是与被害人相邻而居,那位在荒冢看了一眼白骨就从此失语的告老知县。两家相邻,凶手阴错阳差,误杀了无辜——英姑从死者屋里发现一张字据,细辩字迹,不禁惊出一声冷汗!宋慈听了英姑、捕头王的禀报后,觉得有人要杀胸藏秘密的告老知县,赵闳尸骨案似乎又有了线索。宋慈忽然叫一声“哎呀!”起身上马,率捕头王赶到湖州小莲庄,谁知还是迟到一步。曹墨告诉宋慈,老知府不见了!宋慈再次陷于绝境!其实,此案本来是有线索的,那就是凶手遗落在现场的那张字据。这是一张左手书写的字据!但字据却被英姑暗暗藏匿了!英姑之所以这么做,为的是她必须要抢在宋慈之前弄清那个深不可测的事实真相。而疑点正是在曹墨身上。几天后,就在临安城内最豪华的那家酒店,又发生了一桩凶杀迷案,死者正是官居一品的户部尚书史逊。宋慈就以酒店现场作审案公堂,把所有涉案人员集中到这家酒店,一一询问。几拨人似乎都具有
剧照剧照
谋杀的动机,却人人都缺乏杀人的时机。捕头王将一瘸腿疑犯捉拿归案,酒店里又有多人旁证半夜听到过瘸腿一重一轻的脚步声。那瘸腿却也爽口承认自己是想来杀人,但来迟一步,让人下了先手!宋慈经现场戡验,发现疑迹,却不动声色,展开他那严丝合缝的推理,而在推理中,又故意漏掉一个重要细节,而指出这一漏洞而使宋慈陷入“尴尬”的这个人正是曹墨!宋慈脸上先是惊疑,渐渐露出了小计得逞的笑容——而这一切,都被英姑收入眼底!当英姑知道宋慈怀疑曹墨后,权衡利弊,帮助曹墨掩盖了真相,也正是深得宋提刑真传的英姑,她设下的调包计,果然使宋慈一时没能识破——然而,宋提刑必竟技高一筹,英姑的一个十分微妙的眼神,使宋慈疑窦顿起,从而揭示了真相,宋慈震撼不已——一个他自以为最信得过的知已,竟成了他最大的对手。宋提刑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英姑自知无法再向宋慈隐瞒真相,声泪俱下地将她的一片善意和盘诉出:英姑至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掐断线索,而使本案无果而终,免使宋慈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曹墨这一关攻破后,案情便显露真相:宋慈将全部调查结果联系起来,缜密推理,禁不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一系列谋杀案的真正幕后人正是至高无上的圣上!的手段?原因在于潜藏在案子背后的一个庞大人背景——时光退到了二十年前,当时宁宗皇帝病危之时,权臣史弥远为首的一党精心策划了一起调包计——废了先帝钦定的皇位继承人赵闳,扶起了这位选自平民的赵与莒,而这位被史弥远一手扶上皇位的理宗皇帝,就像一个被人牵在手上的傀儡,整个大宋朝的皇权都旁落在史弥远一党之手。直到史弥远死后,理宗才得以亲政,然而,在那个十分脆弱的偏安王朝,这个秘密就象随时起爆的炸弹,也是理宗理不直气不壮的心病。宋慈决意冒险去见圣上,但这无疑是自取灭亡。宋氏家人跪满一院,拼死也不让老爷轻举妄动。突然一声喝,宋老夫人再次挺身而出支持了儿子。老人家说为了宋室王朝能渡过这场危机,宋家区区几十口,又何以足道!老夫人再次自缚为儿子作保。如果儿子能从宫中回来,则大宋得安,如若不然,宋家几十口老少将以死谏君!忠义老夫人,宛若当年岳母再世,感天动地!在母亲的鼓励下,宋慈毅然进宫。不出所料,理宗听了宋慈对案情的奏报,龙颜大怒——好一场争斗!最终理宗赐宋慈一杯酒,宋慈说这可是杯下了孔雀胆的毒酒,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宋某不会不喝。理宗闻言阻道:“慢!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么说你其实还是把我当君?”宋慈说出一番道理,竟让一个至高无上的君王在一个大臣面前失声痛哭。宋慈走出圣宫,心里念着麻绳缚身的老母亲,快步如飞地赶回府上,对着老母双膝跪下。不想老母竟无应声,呼之再呼,又一代胸怀大义的岳母早已撒手人寰,苍天为之落泪。丽正门前,久无鼓声的登闻鼓院的大鼓,忽然被人敲得震天介响。皇帝坐朝,百官入殿。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朝门外,宋慈着一身孝服,稳步上殿。当着满朝百官,宋慈将全案始未一一道来,并将那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公开宣讲,使一个因自惭出身低微而挺不起腰杆的皇帝终于如释重负。而那位“独臂青天”曹墨则以谋杀人命而被判以极刑!曹墨受刑那天,宋慈换便服去探了监,二人叙旧论今,谈吐投机。宋慈忽然道:当年宋某为你平冤,硬是从法场救回你一条命!如今却是宋某亲手将你送上法场,你觉得冤吗?曹墨笑道:“以曹某一条命,换得大宋久安,生为人臣,何冤之有!”宋慈感慨万千。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帝,要想杀个人,何用采取如此卑劣!

《大宋提刑官2》 - 角色介绍

宋慈宋慈
宋慈(王庆祥饰)
进士出身,曾出任过主簿、县令、通判等职务。1239年,宋慈升任提点刑狱。他在二十多年以司法工作为主的仕宦生涯中,始终以“民命为重”.

宋皇宋皇
宋皇(陶泽如饰)
在史弥远的拥戴下登基,为了感激史弥远的拥立之功,他把国家大事都交给了史弥远办理,自己躲在后宫里逍遥快活。他想图志励国,但他无助,因为奸臣利用他,忠臣要揭示他,混臣扰乱他。

英姑(刘敏涛饰)
宋慈的助手,头脑聪颖又善解人意,细腻的心思在刑事案件上有敏锐的洞察力。对于宋慈的痴情与付出,从未想到回报,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对所爱之人的那份浪漫和忠诚。

玉娘(苗圃饰)
前为一心想要复仇的泼辣老板娘,八面玲珑,续集中与曹墨结为夫妻。

曹墨(孙涛饰)
续集中考中状元,当上知府,并与玉娘结婚。

《大宋提刑官2》 - 影片评价

正面观点
《大宋提刑官2》以独特的古代破案手段将让观众大开眼界,但是和第一辑不同的是第2辑的故事和结构已全部刷新,一案到底,案中套案,层层推进,层层剥笋。定位在一个生者对死者的访问,也就是靠人物关系来促进事件的发展,属于人物戏,人物关系设置很精巧,围绕着中心事件,每个人物在发展转换着相互关系,构成了极强烈地戏剧性、故事性、悬念性。
反面观点
《大宋提刑官2》的节奏感没有第一部强,没有好的侦破剧那种快节奏,不过瘾。剧情比较拖沓,整部剧的画面总体感觉昏沉沉,没什么视觉冲击力。和第一部相比没什么突破,情节没第一部吸引人,给人一种狗尾续貂的感觉。王庆祥扮演的宋慈好像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状态似的,他在破案过程中缺少何冰的睿智,总感觉反应上慢了半拍,表情、语言上也没有传达出一个提刑官本该具备的敏感。与其说他是壮年还不如说是老年,显得老态龙钟、缺乏活力。而何冰的精力明显要旺盛很多,表演庄重中带着幽默,语速快,很容易把观众带进案件中去一起分析。《大宋提刑官》第一部吸引观众的地方很大程度是它丰富而离奇的多个案件侦破,一口气看下来觉得很过瘾。而第二部却在故事结构上来了一个大变化,不再是单元结构的个案,而是由一个大案件贯穿整个故事。这种结构的故事有两个弊端:一方面很难吸引中途观看该剧的观众,另一方面,一直追看的观众要是不小心错过几集,也再难把情节接上,而第一部中的多个案件侦破情节就不同了,观众如果把某集看掉了,并不妨碍他继续看一个侦破故事。

《大宋提刑官2》 - 拍摄信息

2005年,《大宋提刑官》出其不意地给了观众一个惊喜,如今《大宋提刑官Ⅱ》也酝酿于炉中。但是《大宋》始终低调地进行着,就连主演何冰、罗海琼被换下也没有掀起多大波浪,总制片人俞胜利告诉记者,这次换血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原来宋慈的扮演者何冰希望能按自己的意志修改剧本,而制片方拒绝了,因此与“宋慈”有密切关系的角色都要换掉。踏进剧组在横店的片场,王庆祥、陶泽如、苗圃、李洪涛这些新老实力演员表演的功底和导演阚卫平的一番揭秘让记者相信:有新意的故事和实力演员搭配会更有诱惑力。据悉,《大宋提刑官Ⅱ》3月份杀青。揭秘:A、一案到底,是哪一案?阚卫平:故事发生在南宋端平元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竟使一个足以让南宋王朝顿然崩溃的惊天秘闻浮出水面,牵动着南宋朝廷的每一根神经。故事从一具尸体上佩带的玉佩开始,引起了真假皇上的判断,于是全剧围绕皇家案件展开。续集的故事里,宋慈挑战的是当朝皇帝的权威,为了破案,他多次以自己家族的身家性命做担保,每次也都能化险为夷。最后,当朝皇帝理宗赐宋慈一杯毒酒。B、陈年老案,如何求得证据?阚卫平:第一部是以事件为中心,第二部则是以人物关系为中心,因为在这一部里有一批人维护着皇权、一批人维护自己的利益、还有一批人要彻底查清案子就是以宋慈为首,在不同的时间这些不同的人物关系就推动了剧情的发展,比第一部更严谨更个性化。(是根据历史改编吗?)历史上有“假皇上被迫登位”这样的记载,但我们只是借鉴了这个史实,避开了政治历史,其中贯穿的小案件都是虚构的。C、闪回太多,怎样避免拖沓?阚卫平:第一部为帮助观众记忆用了很多“闪回”,观众则觉得拖沓,那么第二部则改为“闪现”,用了一种意识流的东西,人在推理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想象,那么这个想象用大量的特技完成,展示宋慈对案件的推理过程。第一部《大宋提刑官》我常称之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人鬼说胡话”,第二部就是“一个生者对死者的访问”。(第二部是否心理惊悚的成分更浓重一些?)第二部的历史性、文化性更强,人物的内涵和个性也更突出。D、演员换人,区别在哪?阚卫平:这个不同很大。第一部宋慈的定位是去侦破、勘察,是一种善恶的斗争。续集虽然是一案到底,但此案枝节错综复杂,人物关系也非常微妙,主要展现的是一种“奋争”,这种奋争包括宋慈对皇权的奋争、主人公自我的奋争、忠孝与情感的奋争。何冰的宋慈因为年轻就聪慧一些,而王庆祥的宋慈就更成熟,在眼神上也更正气。王庆祥说自己到现在也没完整地看第一部《大宋提刑官》,就怕影响自己的表演。对于自己与何冰的比较,王庆祥不愿意多说,但至少一点,他认为自己的形象和年龄都非常符合续集对“壮年”宋慈的设定。第一部是英姑跟着宋慈办事,现在是在宋慈想不到的情况下先行一步、身体力行、处处维护宋慈的利益。换句话说,这部里英姑即便是独立办案也是为了宋慈,不为自己,她对宋慈的感情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达了。罗海琼的英姑很聪慧可爱,当时就是想在一本正经的宋慈身边放一个能带给观众欢乐的人物,而罗海琼恰恰满足了这一点,而刘敏涛的英姑无论是风格还是形象上都比罗海琼成熟,这部戏也恰恰需要这种成熟,无论是在业务上还是对社会的观念上。(换演员对拍摄有没有影响?)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当时制片方一换人,我也半天缓不过劲儿来,因为第一部铺得太深了,但换演员对拍摄不会有影响,因为它毕竟是一个艺术作品,不是真人真事,而且第二部的叙事结构和人物关系也不一样了。E、宋慈英姑,最后情归何处?阚卫平:最后两人很愉快地分手了。两人既是工作关系,又是朋友关系。这部戏里英姑的戏份增了很多,并能单独破案了,但她与宋慈之间依然若即若离,对宋慈的情感投入了很多。宋慈则是很想与英姑亲近,却不想污染了两人之间很纯的关系。第一部里英姑给宋慈洗脚是一段很绵的戏,本想借鉴,但后来考虑到王庆祥老师岁数比较大了,再跟英姑谈爱情感觉上就很难受了,干脆就用中年人那种说不破、理不清的特有的感情方式来表现,而且是放在办案过程中去体现。畅想:阚卫平:(这一部的结局仍然是开放性结局吗?会不会有拍第三部的可能?)对,最后当朝皇帝理宗赐宋慈一杯毒酒,而宋慈也很慷慨激昂地喝了下去并跟皇上说了一些肝胆相照的话,却没有料到皇上给他盛酒的器皿是银器,把毒酒的毒消了,因为皇上也不忍心去害一个忠臣。如果有第三部《大宋》的话他可能又回来了,所以最后宋慈的归宿依然没有交代。俞胜利:(在跟导演聊天的过程中突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要拍第三部能不能不要宋慈,或弱化宋慈,而主要讲英姑的故事呢?)去拍一个女弟子、女提刑官的故事?这个想法很新颖,如果拍第三部,这是一个很好的考虑方向。 

《大宋提刑官2》 - 分集剧情

第1集
深夜,宋皇闯入宋慈的院内大呼:“宋慈,快来救驾”,随之一支利箭射进宋皇胸内。一声惊叫,宋慈从梦中醒来。宋皇下旨召宋慈进京复职。在回京的路上,宋慈智破了一民间命案,而英姑也在破案中“从天而降”。宋慈刚刚到京,宫中内侍传旨召宋慈深夜进宫。
第2集
御史王儒璋私访湖州,发现护洪堤长期失修,汛期险情危危,他决定追查朝廷给湖州的五十万缗修堤资金,同时,新任湖州知府曹墨也开始追究五十万缗的下落。一场洪水冲淹了湖州,洪水中一具尸骨露天现世,知县姜汝成水举尸骨上留下的玉佩,狂呼:“难道老天真要亡我大宋吗”,随后中风倒地。    
第3集
曹墨自担了五十缗失踪之责,被押解进狱,临行时,他将玉佩交给妻子玉娘,让她将其交给宋慈。玉娘夜闯提刑司,将玉佩交给宋慈。于是,一场追查“皇室谜案”开始了序幕。
第4集
宋慈狱中夜访曹墨,宋慈告知曹墨玉佩为皇室之物,此案要上奏皇上,深查远究。户部尚书伍德告诉宋皇:不要因区区五十万缗鸿毛之案,乱了王朝安危的泰山之重。王儒璋深夜狱审曹墨,曹墨宁死不吐五十万缗真情,并要出狱三日,办完灾后之事,而后愿受朝廷罪惩。
第5集
一个皇室贵胄的遗体埋在荒山野外,在史册上应有记载,宋慈来到史馆查寻记载,让宋慈惊讶地是史册上的皇子皇孙生时卒年的史册却被人撤去了几页,还导致一位史官丧命。宋慈推断:这是一场蓄意谋杀。
第6集
宋皇决定让曹墨带罪去完成湖州灾后之事,曹墨皇街上跪谢圣恩。户部侍郎李佑淳告知伍德圣上放了曹墨,并不意味五十万缗专银案结案了。而是有着更大的案底会揭出。让伍德“小心”。宋慈来到天目山寻访当年的太子太傅阚愚直,宋慈将玉佩展示在阚老先生面前时,二十年没有言语的老先生唤出了一声:“起风了”。
第7集
英姑告诉宋慈这玉佩之案很可能是皇室相残之案,请他不要过深追查,而宋慈却坚定地说:此案是关大宋安危,不揭开这个谜底,消除王朝的隐患,宋某于心何安哪。宋慈来到中风的姜汝成家,下药留钱给姜治病,他要让姜汝成醒来,揭开这皇室谜案。为了阻止宋慈不陷入皇室谜案中,玉贞搬来了婆母,可婆母却支持宋慈深查此案。宋慈在史官裴时安家看到了当年裴老史官抄下的皇子皇孙生卒时表,揭开了现今皇上不是先皇亲生之子的秘密。
第8集
宋皇认出那块玉佩是当年太子随身之物,并告诉宋慈当年太子已死于一场火灾中,可这块玉佩又怎么出现在一个荒山野外的尸骨上呢?那现在皇陵中的太子又是何人呢?宋皇深夜私进提刑司辨认太子尸骨,为了证实哪具是当年的太子尸骨,宋慈跪求开皇陵验尸。
第9集
根据大宋法律,惊动皇陵诛灭九族。宋母带全家数口受缚在皇陵外的刑台上,等待着宋慈开棺结果。宋慈手捧尸骨告诉宋皇陵内不是济王尸骨而是一具怀胎十月的女尸,宋皇及众人惊呆了。宋家数口躲过了这场灭族之灾。
第10集
皇陵验尸使太子谜案大白天下。史官裴时安告宋慈此案可以终结了,可宋慈却从丢失的史册上血手印发现了新的线索和疑点,他认为太子失踪与史料被窃有着相密之联。于是,宋慈再进宫奏见圣上。 

第11集
宋慈奏请圣上尸骨不能入殓下葬,济王如何致死,又怎么会埋在荒山野外,仍是未解之谜。宋皇告诉宋慈他已下旨为济王举行四十九天的皇家祭礼,他命宋慈在四十九天内查清济王死因,不然后果自负。
第12集
曹墨回到湖州办理灾后事宜。王儒璋私访湖州看到百姓赞敬曹墨之功德,他深感曹墨这样一位清官不可能贪吞专银,他决定去面见曹墨再查真由。王儒璋的门生邹少卿夜潜曹墨府,告知曹墨御史大人在湖州查专银案,请他小心行事。王儒璋晨访曹府,可曹墨却昨夜飞马进京了。
第13集
曹墨欲见圣上,却被御林军推出宫去。他来到提刑司面见宋慈,向宋慈讲述了:要想真正揭开济王生死之谜,只有让姜汝成开口说话。英姑将尸骨头颅偷出提刑司,请摸古先生鉴摸其骨,推测人像,结果使她心惊魂呆。此时,宋慈也用尸体的脚骨塑出一个与济王朝靴无法相配的“人脚”。
第14集
宋慈奏报圣上:尸骨不是济王,而是一位船夫,使宋皇大怒。他命宋慈在中秋月圆之日查清济王生死真相。济王生死之谜震惊了朝廷上下,就在此时,三朝老臣杜汝圭向刑部尚书讲出了当年奸臣废太子立现今圣上为帝的真情。
第15集
宋慈奏请圣上:三天内下旨于他去查济王生死案,可三天已快期近,圣上仍未下旨,宋慈焦急不安。英姑劝宋慈不要再查了,免得再引九族之祸。宋慈也准备三天期到没有圣旨,就辞职归故。伍德劝宋皇尽快下旨让宋慈查济王案,以便安稳众臣之心,并告圣上,宋慈有天大本事也无从查明真相,因为知情人已如同死人,这个人就是姜汝成。
第16集
宋皇下旨让宋慈在一个半月内查清济王生死案,如不能按期破案,将重罪惩办宋慈。王儒璋向圣上举荐曹墨为百姓楷模,重用其人。宋皇决定暗访湖州。
第17集
宋皇湖州密见曹墨,曹墨向圣上讲出了五十万缗专银被贪真情,为了朝廷之安他愿自己承担其罪,曹墨的忠臣之举深感宋皇,宋皇向曹墨点示了户部侍郎李佑淳被人参奏私心之重,并嘱咐专银之事,曹墨心领圣意,拜谢圣上走进御史府。
第18集
曹墨向王儒璋揭发了李佑淳吞贪五十万缗专银之事,王儒璋下令抓捕李佑淳,当官兵推开李府大门时,李佑淳已躺在血泊之中。王儒璋请宋慈现场验查李佑淳死因,宋慈却给一个不明不白的查验结果,使王儒璋大生疑惑。
第19集
吏、户、刑三部尚书都来到了李佑淳案发现场,并声称李是自杀,并将李佑淳行礼于他们的行为讲给了御史王儒璋。王儒璋在李府书房发现了用血写的“奏”字,他来到提刑司怒训宋慈为何不给李佑淳的死因下准确结论,并将血“奏”字交给宋慈。
第20集
王儒璋夜查李府案发现场,突然见李佑淳又转活“人间”,使他魂飞天外,原来这个“活李佑淳”是宋慈所扮。宋慈为王儒璋现场演示了李佑淳的案发经过,结论是他杀李佑淳,而现场是经过慎密的“设置”。

第21集
宋皇在宫中宴请王儒璋、杜汝圭、吕盟臣、宋慈、酒席间宋皇假称多酒醉了,回了后宫。几位大臣开始了追查谋杀李佑淳的凶手之论。王儒璋推理是曹墨杀了李佑淳,众臣大惊失色,而宋慈告知众人:经现场查验杀人者是右手握刀,而曹墨却是个断了右臂的残人。
第22集
王儒璋来到提刑司责备宋慈在验尸报告上写得是悬息而亡,怎么又出来个右手持刀杀人之由,宋慈告王儒璋是下官善意的谎言,以免王大人步入歧途。因为谋杀李佑春的凶手与十年前谋杀史官的凶手是同出一人。
第23集
英姑在暗访中得知了李佑淳妻儿下落,同时,李佑淳妻儿突然闯进御史府,向王儒璋呈上了一份秘密。宋慈断定阚氏父子与现存太子党人密切联络,于是派张堂监视天目山的一切活动。
第24集
杜汝圭和吕蒙臣在密巷里谈论着如何躲开李佑淳之案,突然王儒璋出现在他们面前,告知他们李佑淳是畏罪自杀,并准告假休息。宋慈与英姑正准备化妆去婺州暗访,御史府差人送来王儒璋丁优之信,英姑要去找王儒璋责他是个怕事小人,可宋慈却自信地告诉英姑:我们可以不去婺州了。
第25集
张堂在天目山截获了信鸽传给阚氏父子的信件,当宋慈打开信件却是一张白纸。宋府有人敲门,宋慈开门见来人却是姜汝成,姜汝成告诉宋慈他是“装病”,宋慈大惊,原来这是一场梦。伍德获悉李佑淳定为畏罪自杀,笑得眉目飞天,他自述了谋杀李佑淳的真实过程。
第26集
侍奉姜汝成的宋嫂在给姜喂药时,一只无力的手拉了她一下,原来姜汝成醒了。她兴奋地报告了曹墨,曹墨来到姜家,可姜汝成与过去一样:仍是“死人”。曹墨走了,姜汝成又醒了,他示意宋嫂不要把他醒来之事告诉任何人。
第27集
曹墨再次来到姜家看姜汝成是否醒来了,宋嫂支吾着回应曹墨,曹墨似乎感悟到了什么。英姑也来到姜家,可姜汝成却不在床上,屋内乱成一片,英姑拉响了叫宋嫂的铃铛,与此同时,宋家响起奇怪的声音,英姑飞奔宋家。英姑奔进宋家,室内也是一片纷乱,宋嫂的丈夫死在床上,与此同时,姜家传来人声,英姑在床下发现了已醒来的姜汝成。
第28集
英姑在姜家和宋家现场演示了凶手杀人经过,告诉曹墨凶手的目的是杀姜汝成,可却错杀了多年病床不起的宋嫂丈夫。而这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你曹墨。曹墨承认是他让邹少卿杀人,但他的目的是为了大宋江山、为了圣上,更是为了宋慈,英姑对曹墨讲的现实无语可对。
第29集
英姑回到提刑司向宋慈讲了不要为此案过于铤而走险,宋慈感到英姑情绪怪异。同时,张堂又截获了天目山信鸽的书信:“臣磕首泣呼,圣上万莫错过天赐良机”。宋慈见后即要闯宫面圣。英姑阻拦宋慈进宫,告诫他:这是一场皇权之争,您还能查下去吗?宋慈毅然地说,国无二主,大宋王朝要乱哪。说完急闯宫门面圣。
第30集
英姑将姜汝成藏在城外民居,姜汝成向英姑讲述了当年火烧太子府的真情,并请求见宋慈。    在刑部杜汝圭向吕蒙臣和宋慈讲了当年宰相石开元废太子、立现今赵闳为帝的经过,但如何篡改的遗诏却不知详情。王儒璋假丁优真暗访,他找到了当年侍奉济王的女子妙姑,获得了当年宰相为何废除太子的原由。

第31集
妙姑向王儒璋讲了当年她与济王生一个女儿,名叫桑月,十八岁选进宫中,现在不知下落。王儒璋来到提刑司告知宋慈:伍德原名叫石天来,是宰相石开元的侄子,也是后来妙姑的丈夫。    宋慈来到姜汝成的藏身之处,姜汝成向宋慈讲出了石开元废太子,篡改遗诏和太子仍活在世的真情。
第32集
宋皇得知伍德是石开元家侄,当其面告知从今以后不要再以篡位之事要挟朕,并让宠嫔桑月讲述了当年伍德抛弃他们母女的罪恶之为。宋慈为彻底揭开太子失踪之谜,只身闯伍德府“打草惊蛇”。
第33集
宋慈在伍府彻底揭开了伍德阴谋杀害史官裴世济,贪专银杀害李佑淳,用篡改的遗诏要挟圣上的罪恶,使伍德心惊魂破。姜儒成断气前告诉宋慈济王在天台山,于是,宋慈开始了天台山寻济王。
第34集
当年太子太傅突然明白太子传来的信为何是白纸,阚老先生大呼:太子变心了,这十八年的等待如东去流水,此时,宋慈突然来访,向阚氏父子揭出了伍德身世,并劝其下山迎回济王,为了大宋安危,让济王与圣上畅述兄弟之情。
第35集
阚氏父子去迎济王返京,而济王却无心返朝,阚愚直恢心之下服毒自尽。阚必昌为报父仇持刀欲杀济王,济王突然转意愿随必昌下山进京。宋慈泪别老母,上天台山求见济王,不想,济王却早步下山进京,宋慈深感不妙,急奔返京救济王。
第36集
济王与阚必昌下山秘密住在城南潮明寺客栈,由此,客栈来了许多“不速之客”。济王进宫面圣,却被拦在宫外。济王只好回客栈侯召,与此同时,一场阴谋也随之而来。
第37集
济王和阚必昌同时死在了客栈,必昌被杀坠落楼下,济王中毒死房内。客栈的“不速之客”们被宋慈封在了栈内,这其中也有双手沾满鲜血的妙姑也在其中,他在现场见到了前夫伍德。
第38集
栈内的妙姑双手沾满了鲜血;杜汝圭、吕蒙臣夜访济王与其争吵疯狂;曹墨、邹少卿夜闯济王住房;宋皇贴身太监何昚衣襟破损留下证据;伍德出现在济王被杀房内;谁是凶手?一场断案推理在小小客栈开始了。此时,唐知县急城内文房四宝店店主被杀,英姑急奔现场。
第39集
断案现场妙姑惊呼:你们都是凶手;杜、吕两人是为济王要以大宋安稳为重,劝说济王不要争抢圣座;曹墨、邹少卿是来谋杀济王,可没能得手,济王先死于他们下手之前;何昚衣襟破损证据留在远离济王住房的柴屋内;伍德是在济王中毒后才冲进房中,凶手究竟是谁?这时,英姑由文房四宝店查案归来,她向宋慈展示了现场发现的假遗诏檄文底印。
第40集
宋慈对现场查验断出济王是自毒死亡,而阚必昌却死于济王刀下。宋慈哭悼济王,并闯宫锤响了四十二年没人敢敲的登闻鼓,击鼓惊朝。

第41集
宋慈闯惊驾,恳请圣上将太子谜案公示众臣,宋皇赐宋慈御酒一杯,并告宋慈四十二年前一臣击鼓惊朝,先帝赐了他一杯赐酒而死,你今天也同是如此。宋慈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酒后善言训斥圣上不该阻止济王进宫,失去他们兄弟解难之机。言后御酒仍未毒性发作,这时宋慈才发现御酒是用可试毒的银杯所装,宋皇感慨地说:不想失去一位忠诚的提刑官。也就在同时,宋母因未见儿子宋慈,出宫急气而死。宋慈披孝上朝,将二十年的“皇宫奇案”公示天下。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大宋提刑官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21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14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12-30 16:50:3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