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大角,快跑!》

    数家幻想界一线杂志鼎力推荐,中国幻想文学最高奖项银河奖五次得主,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尘埃落定》作者、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心水力推。

    编辑摘要
    名称: 《大角,快跑!》 作者: 潘海天 著
    类别: 图书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价格: 25.00
    语种: 中文 ISBN: 9787802284920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页数: 266页
    开本: 16开 出版时间: 2010年7月1日
    装帧: 平装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编辑推荐/《大角,快跑!》 编辑

      
      中国第三代科幻作家NO.1幻想界旗舰之作九州系列重磅写手,2007科幻界超豪华顶级制作阵容,绝对经典,超值收藏。
      看到潘海天的科幻作品感觉非常好。这种轻松与灵动,正是科幻小说中所缺少的。细节与场景上写得接近干生活中的那种真实,而另—些题材的故事,又没有完全耗尽自己的才力!总之,我喜欢这佯的东西。幻想、寓言性与诗意,和—个动的主角,永远在不太明白的状态下奔跑与经历,并且成长。潘海天的作品让我们都看到—种新的路径,—种新的写作的可能性。
      ——《尘埃落定》作者、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
      潘海天擅长于整本地翻版和改写人类的历史,把干瘪的页页枯纸,用妖女的魔法浸泡得香看扑鼻,他到底想迷惑谁?
      ——资深科幻研究专家 吴岩
      《偃师传说》可以说是新生代作品中的上上精品之一,作者用一种近乎华丽的语言向我们方言说了一个美丽而动人的故事。正因为潘海天的社会职业,造就了他对文字本身的偏爱,他的文章从来都是结构精妙,文字优美……
      ——科幻界多项殊荣获得者 星河
      《大角,快跑》是一篇哲学式的科幻小说,潘海天在试图接触思想和世界的本源,让人欣慰的是,小说是以一种冷静平和的口吻把一切讲出来的。
      ——《2066之西行漫记》作者、著名科幻作家 韩松

    内容简介/《大角,快跑!》 编辑

    《大角快跑》是一篇哲学式的科幻小说,内含《星星的阶梯》《白星的黑暗面》《大角,快跑!》《饿塔:怪兽与拯救》《黑暗中归来》《克隆之城》《命运注定的空间》《魔水罐》《孑然数身》《未来爱情故事》《偃师传说》十一篇。
    这本作品集包含了潘海天创作的多部科幻短篇,从《克隆之城》开始,贯穿《黑暗中归来》、《永生的岛屿》等作品的淡而清晰的理性思索在这篇文章中达到了一个高潮,使得这篇文章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篇寓言。
    《大角,快跑》是最能代表潘海天风格和成就的作品。少年大角为了救治染上瘟疫危在旦夕的母亲,听从医师的指点出发寻药。一路上他历经了木叶城、蒸汽城、浮游城、飞行城、道之城、恐怖森林和大草原,遭遇了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在寻得灵药的同时经历着自身的成长。
    少年大角为了救治染上瘟疫危在旦夕的母亲,听从医师的指点出发寻药。一路上他历经了木叶城、蒸汽城、浮游城、飞行城、道之城、恐怖森林和大草原,遭遇了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在寻得灵药的同时经历着自身的成长。潘海天的作品读起来就像是纯净的诗一般,那些飞扬的想象力以及悠远的意境,让人产生强烈的画面感,追随着文字间的光影与色彩。他的作品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透过这些优美的故事展现的人性、社会的真实,所谓由理想映照真实,就是如此了。

    作者简介/《大角,快跑!》 编辑

    潘海天,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中国第三代科幻作者中的佼佼者,他的作品中绝无男作者那种生涩的叙事手法,也不像女作者那样单纯抒情感伤,他的文章总是充满新意,情趣盎然。
      出生年份:1977
      星座:白羊
      星阙:越阙
      血型:不知道
      身高:177
      籍贯:福建
      民族:汉
      爱好:犯懒
      特长:犯懒
      信仰:反正不会是马克思
      履历:潘海天是这么一种人,你让他去看萝卜田的时候他就想去种西瓜,你让他去种西瓜的时候他又想去砍甘蔗,所以他的工作经历太复杂,我们还是不要用这种复杂的东西来扰乱读者的视神经了。
      最喜欢的城市:鼓浪屿
      最喜欢的食物:糊辣汤
      最喜欢的服装:卡不其诺
      最喜欢的运动:睡觉
      最喜欢的季节:春天
      最喜欢的书籍:一年一变
      最喜欢的作者:布尔加科夫
      最喜欢的电影:《搏击俱乐部》,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愤怒;《燃情岁月》,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飘离;《离开拉斯维加斯》,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颓废。
      座右铭:一部分人先疯起来。
      自我评点:要是这小子不懒以及更有耐心,他的成就会更大。
      给读者的一句话:原来你就是读者呀?天哪,我好崇拜你啊,给我签个字吧!
      主要作品:
      科幻小说:1996《克隆之城》、1998《偃师传说》、1999《黑暗中归来》、2001《大角快跑》、2004《饿塔》
      奇幻小说:2003《九州·铁浮图》、2005《九州·白雀神龟》、2007《死者夜谈
      作品获奖情况:四次银河奖,一次提名奖,反正钱多的时候我都没捞着。福建省21世纪住宅竞赛奖
      代表作品
      《永远的三国》
      《未来缔造者》
      《未来爱情故事》
      《饿塔:怪兽与拯救》
      《命运注定的空间》
      《倦了世界的歌》
      《白星的黑暗面》
      《魔水罐》
      《克隆之城》
      《大角,快跑!》
      《偃师传说》
      《孑然数身》
      《黑暗中归来》
      《星星的阶梯——猴王哈努曼》
      《我们脚下的土地》
      《永生的岛屿》
      《九州·风起云落》系列
      《死者夜谈》
      【潘海天的发言】
      在中国科幻界,潘海天旗帜鲜明地为“软科幻”大声发言,这位中国第三代科幻作家中的佼佼者在一篇名为《你的科幻世界是什么》的文章中坦率地直陈:“每个软科幻爱好者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相对于外部的现实世界,我们更期待在心中建立起一个自己的世界,相近的就热爱它,不相近的就欣赏它(仅仅是欣赏)……”。他喜欢小库特·冯尼格与R·布拉德伯里等非硬核科幻大师的作品,认为他们的作品“首先都是小说而不是科普读物”,他尤其欣赏布拉德伯里的作品,他说:“他的世界中有战争,有痛苦,也有希望……无论在(布拉德伯里的)哪部作品里,那种淡淡的悲伤和诗意般的忧郁总是紧紧地包融着你,这是一个让人伤感的世界。”事实上,潘海天正秉承了布拉德伯里式的清淡悲伤和诗意忧郁,创作出了清新不群,自成一派的科幻作品。
      【优美的小说】
      潘海天的作品首先正是优美的小说,谈到他的作品,无人能够回避他的文字之美。他以建筑师天赋的灵感在作品中随意排列着光影、色彩、音响和画面,将不同的片断按照故事情节的线索脉络加以剪接组合,繁处不惜笔墨,大段铺陈,有繁花错锦之美;而简处惜墨如金,淡彩勾勒,疏远清新如远空轻风。悬念、对比、呼应、暗示、联想、呼应的自如使用,使文章流转自在一如春日踏歌,每每教人有惊艳之感。
      【作品及获奖】
      潘海天曾经五次获得中国原创科幻最高奖项——银河奖。1996年,潘海天以《克隆之城》登上科幻舞台,初次出手便不同凡响,文章中以优美灵动的语言所展现出来的卓越想象让整个科幻界眼前一亮。
      《克隆之城》展现了一个人类由无性繁殖产生,在出生之前就已经被规定将来相貌、职业的克隆帝国。驯顺的克隆人成就了一个强盛富裕的帝国,被给予厚望的帝国继承者却与反抗帝国统治的自由战士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自己深爱的具有叛逆性格的克隆人终于为追寻自由而献出生命之后,主人公,即克隆帝国的继承者开始了摧毁克隆帝国的行动,他的理想,是最终建立起一个和平美好的克隆之国。这篇文章奠定了潘海天以后作品的主要风格和基调——少年飞扬的纯洁浪漫主义、与他人复杂难解的爱怨纠缠以及面对人生时自己内心的苦痛挣扎、对于人性和历史的终极思考。
      这样的文章还有1999年的《黑暗中归来》,潘海天在文中设计了一艘有着强烈后工业美感的巨大飞船,主人公是一群背负着传承整个人类文明使命的少年,他们孤单地飞行于无边的教人绝望的时间与幽闭的教人绝望的空间之中,这篇文章有着深黑的底色,在对于少年纯净浪漫的理想主义的描写之下开始隐约蕴涵对人性黑暗的深刻思索。
      《星星的阶梯——猴王哈努曼》,同样叙述着封闭小镇上不屈挣扎的少年灵魂,但环境更为严酷,人性的表现更为残忍黑暗,作者用着一种漫不经心甚至冷漠的语气进行述说,更将故事的张力弦拉伸到了极致。
      2003年的《饿塔》,更是将独立封闭空间之中人性黑暗与光明的冲突放在舞台中心,让其赤裸裸地上演。一艘飞船坠毁于茫茫戈壁之中,侥幸逃出一命的幸存者们开始了他们的自救之旅。被寄寓了所有希望的避难所修道院已经被废弃,凶猛的食人怪兽狰时时虎视眈眈,而他们所面对的最原始最可怕的苦难,是饥饿。在众人为了生存已不择手段的时候,一个神父却在修道院的塔中发现了惊天的秘密,出人意料的是,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结局。作者将故事中的各色人等放在一个绝境之中,让人性的冲突自然而然地发生、升级。文中各个诡秘妖异的意象无不带有浓厚的象征意味——幻泡鱼,那种源出中国古代神话的凶兽狰,尤其是那座能够将物质和思想自由转化的塔,既是承载着希望的精神支点,也是欲望凝结的所在,从它的巨大沉默中,隐隐透出超越是非之上的冷冷嘲弄。这种贯穿全文的不动声色的讽刺在故事结尾神父死去时达到高潮,在这里,潘海天式的清新优美、少年理想已经彻底让位给了冷冽的理性思考了。
      发表于1998年的《偃师传说》使得潘海天声名鹊起。这篇文章取材于中国古代“偃师造人”的传说,题材并不新奇,但潘海天以瑰丽华美,幽雅舒展的文字使整个故事具有了大周时代氤氲的贵族气质。妒与恨、爱与背叛,绝代容颜的王妃与神奇偶人之间牵绊难了的情结即使在漫长时间的笼罩下仍然充满张力。文章虽源于并不新奇的历史传说,但他独有的从容华美的文字将人物之间复杂难解的情感纠葛演绎得引人入胜,和《永生的岛屿》一样,展示了潘海天对于时间彼端充满可能性的历史的浓厚兴趣和天赋的语言才能。
      2001年的《大角,快跑》是最能代表潘海天风格和成就的作品,也是其作品中争议最大的一篇。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小说的“童话体式”上。少年大角为了救治染上瘟疫危在旦夕的母亲,听从医师的指点出发寻药。一路上他历经了木叶城、蒸汽城、浮游城、飞行城、道之城、恐怖森林和大草原,遭遇了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在寻得灵药的同时经历着自身的成长——这正是一个童话及民间故事体裁中的经典情节结构,其中蕴涵着一个关于“成长”的母题。潘海天从《克隆之城》开始,贯穿《黑暗中归来》、《永生的岛屿》、《永远的三国》等作品的淡而清晰的理性思索在这篇文章中达到了一个高潮,使得这篇文章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篇寓言。它有着寓言应该具有的简单,线索明朗、情节连贯、一气呵成;亦有着寓言所有的复义、隐喻和象征,容纳着作者对于生命和整个人类文明的认识和思考。塔,在这篇文章中是一个中心意象,潘海天坦承这篇文章的写作与刘维佳在1998年的银河奖获奖作品《高塔下的小镇》颇有渊源,因此,潘海天的塔与刘维佳在他的小说中设计的高塔的意象有着相似的喻意——法律、传统、道德的精神具象,一种文明或哲学体系的核心所在。这篇文章的构造也极尽精巧之能事,潘海天一向为人称道的文字功力在这篇文章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其优美达到了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高度。
      【作品的精神】
      潘海天的作品有着纯净的诗的品质,这种品质来源于他文章中飞扬的想象力、纯美的语言和悠远的意境。那种布拉德伯里式的淡淡悲伤和诗意般的忧郁在他的文章中更带有了少年童真的本质。正如他自己所说:“我爱科幻小说首先在于它的海阔天空,不受拘束。也许是现实世界中我们受到的束缚太多了,以至于希望在小说中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世界,纵然这世界的结局是寂寞、死亡和毁灭。” 这位出身清华富有灵气的建筑师正是以一种在虚构的空间中自由生活和走动的喜好与才华,不断构造起文字为砖的幻想世界,优美而诗意地栖息。
      【获奖详情】
      银河奖:
      1998年度(第十届)
      特等奖:
      《豹》王晋康
      一等奖:
      《会合第十行星》周宇坤
      《猫》凌晨
      二等奖:
      《MUD—黑客事件》杨平
      高塔下的小镇 刘维佳
      《风之子》高薇
      三等奖:
      《时间的彼方》赵海虹
      《这一刻用尽一生》凌远
      《飞越海峡的鸽子》何海江 饶骏
      《偃师传说》潘海天
      
      2001年度(第十三届)
      《全频带阻塞干扰》 刘慈欣
      《替天行道》 王晋康
      《大角,快跑》 潘海天
      《蜕》 赵海虹
      《盗墓》 王亚男
      2003年度(第十五届)
      《伤心者》何宏伟
      《地球大炮》刘慈欣
      最佳新人奖:
      《春日泽·云梦山·仲昆》拉拉
      《寄生之魔》罗隆翔
      读者提名奖篇目:
      《饿塔》潘海天
      《唯美》未明小痴
      《诗云》刘慈欣
      《山海间》罗隆翔
      《思想者》刘慈欣
    ·查看全部>>
    目录
    星星的阶梯——猴王哈努曼
    白星的黑暗面
    大角,快跑!
    饿塔:怪兽与拯救
    黑暗中归来
    克隆之城
    命运注定的空间
    魔水罐
    孑然数身
    未来爱情故事
    偃师传说

    精彩书摘/《大角,快跑!》 编辑

      Vol 1
      天未亮的时候,一艘猴子星的船飘落到了橘子镇的港口上。这是那一天里发生的头件大事。它掉下来的时候撞翻了夏拉大娘客栈的养鸡棚和晾衣杆,还刮倒了“千人转”酒吧的大招牌和通信天线,不用说,这把镇上的人全都给气坏了。
      当那些猴子们从它们的飞船上被轰出来的时候,镇上的许多人已经聚集在酒吧前的空地上,老爷们轻蔑地把嚼烂的烟草对着它们吐在地上,夫人们则围在外圈,用戴手套的手优雅地捂住嘴巴。苏有想和蔓在人群中钻来钻去,趁着大人的注意力不在我们身上的时候,苏有庆还挤到前面掐了它们中间的一个,他越来越皮了,我们三个人都看不住。我们一共搞到了三个钱包和一块怀表。
      猴子们看上去垂头丧气、可怜兮兮的,不过没有人会同情它们。它们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你看呵,它们的头顶是光的,像个钢精锅,下巴又瘦又尖,像枚尖橄榄;它们的个子还没有狗大,穿着怪异且破烂,露出背上金黄色的毛;它们个个瞪着三角眼,里头射出凶光,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我们带着和平使命而来。”领头的一个猴子高举着两手说。杂货店伙计撒尔冈一枪轰在它的额头上,它的脑子和血花四处飞溅,让周围那些穿了新衣服的顾客很不高兴。这下子把它们给吓住了,它们可笑地往后挤,像筐子里的番茄,慌作一团。“我们来是想和你们做贸易,”另一个外星人说,“我们带了货物,为什么不让我们谈谈呢……”它的嗓门腔调古怪,像极了猴子的吱喳叫声。它们是来做生意的。那些大人们笑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好几个人撞破了头。“今年我已经打了三口井啦,挖出来的全是沙子,一滴水也没有。”农场主伊荣老爷愤怒地盯着这些猴子,眼珠烧得通红。他在镇西的荒漠中有块农场,可是收成不好。“全都是这些猴子闹的,天上掉什么不好,偏要掉些猴子——我提议把它们干掉。”
      撒尔冈很酷地吹走了枪口上的烟,他兼任港口这片区的警察,所以他总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少来这套,”他严肃地说,“我们不和猴子套近乎。”夏拉大娘趾高气扬地在它们的头顶上挥舞掸衣棍,强调了这一声明:“你们不知道侵犯私有财产是死罪吗?”她把自己的头发扯得像鸟窝似的,愤怒地为自己的财产报仇,打翻了好几只猴子。它们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在这个镇上,没有人不知道夏拉大娘的名声。
      猴子们惊慌地左顾右盼,“哈努曼,哈努曼。”它们仿佛在重复这个名字,还伸手向上指着。
      “哈努曼?别拿猴王吓唬我。”酒吧老板郝富老爷说。他喜欢恶狠狠地盯着对方,一边用多毛的大拇指玩弄着一把大折刀,一边宣判结果。除了开酒吧之外,他还是镇上的法官。“我宣布你们全部被逮捕了,你们将要么被绞死要么被溺死——这一点我还没完全想好。”
      早在很久以前我们就知道,天空的某个地方一定有颗猴子星,因为总有些猴子会落到我们地球上来。它们全都丑陋无比。要是它们被镇上的人发现,多半会被痛殴一顿,要是抓到它们的人输了钱,也有可能把它们干掉。不管什么时候,它们总是威胁说,猴王哈努曼,猴王哈努曼。有个猴王哈努曼会来替它们讨回公道的。现在我们一听到哈努曼的名字就会哈哈大笑。
      他们把剩下的猴子痛揍了一顿,然后把它们送往屠宰场,那儿后面有一排铁笼子,也用来临时关押犯人,因为屠宰场的老板孟撸老爷正好也是我们的镇长。孩子们跟在后面朝队伍里扔香蕉皮和小石块。我们都讨厌它们那张猴子脸,它没少让孩子们做噩梦。
      大人们收拾干净那些猴子后,掉过头来发现了我们。我们开始逃跑了。我们跑啊跑,跑得像风一样快。我们推开空气,踩得大地梆梆作响,跑得气喘吁吁。我们喜欢疯跑。看那些个野女孩。夫人们看见了准会这么说。她们会拉紧胖宝宝的手,闪身让开,不让闪亮的绸缎沾上我们身上的污垢。胖宝宝用粘粘的小爪子巴住她们的胳膊冲我们笑。我们跑啊跑,一直跑到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就摔倒在冰凉的街道上喘气。天还没全亮。我们仰卧着就能看到一颗颗苍白的星星正在往地平线上飘散。我非常喜欢星星,要知道,我的家人就在上面的某个地方享福呢。它们小小的,发着青豆一样的光芒,看上去非常遥远,但我不灰心,知道有一天我也终于会到达那儿。
      橘子镇本来就是个希望之镇。所有的人都到这儿来寻找希望。
      Vol 2
      我们每天都要在这个尘土飞扬的镇子上跑来跑去,躲避警察和不喜欢我们的大人。大人们其实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像蜂鸟那样灵巧地接近,像蛇一样准确地叼咬,像獴一样敏捷地后跃,整个动作要像舞蹈一样轻盈,然后我们开始疯狂地奔跑。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跑遍了全镇,风儿刮过我们的双肋,托着我们滑翔过狭窄的街道,它很友好,然而它清除不掉四处飘荡的腐败气味。虽然港口还是很漂亮,虽然它连接着最后的美好希望,但它就像是一层挂在外面的贵妇人的雍容面皮。姐姐跟我说过,一个人的死是缓慢进行的,在他看着还好好的时候,实际上内脏和器官已经在漂亮的皮肤下长出斑点,变质流脓了。我觉得这个镇子已经老了,它在夜深人静无人注目的时候就吱吱嘎嘎地扭动呻吟着,吐出虚弱的瘴气,它已经开始它的死亡之旅了。想必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还在不停不歇地从大路上拥挤而来。他们穿过了密密麻麻交织在地上的路,穿过满目黄沙和浮尘的旷野,仿佛大地上一股股络绎不绝的黑色麻绳,挪动着河马般沉重的脚步涌入了镇中。
      我们站在路边,看着他们睁着一双双空洞而茫然的眼睛走过。一股股细细的黄色的尘土被他们的脚卷起,粘在他们黑而细弱的小腿上。麻花色的潮流最终汇入橘子镇,通常这儿就是他们旅途的终点。他们将停留在港口附近等待消息,等待登船的机会。港口上总会停着些空船,和港口周围那些破烂的木板钉的房子比起来,它们漂亮极了,银白色的金属船身高高耸立,闪闪发亮,像一座高立的银塔,塔外盘绕而上的,就是那些踏上星星的阶梯。
      这些人就坐在那儿仰望着塔。他们总是肮脏疲惫,下流粗俗,臭气熏天,他们大部分的人将死在这儿。镇上的人讨厌这些准移民,然而他们更讨厌我们。
      我们每个人都极能奔跑,即便是小有庆也是如此。他还没学会走路,就能够光着脚板在青石板道路上咔嘣咔嘣、跌跌撞撞地跑得飞快。跑慢了的孩子会被抓住,然后卖给那些等待已久的商贩。达尔文爵士说这是进化。剩下的孩子们都像羚羊一样善于奔驰——在他们中间,还没有一个人能追得上我呢——但他们还是需要运气才能生存。
      猴子船落地的那一天,苏有想的运气就用完了。她在货摊上偷东西的时候被撒尔冈当场抓住了。我觉得她掏那块蛋糕的动作像魔术师一样美妙纯熟,简直无懈可击,但撒尔冈的独眼就那么厉害。她逃跑的时候在台阶上滑倒了。后来他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胳膊反扭到背后。他的劲多大啊,女孩痛得脸都白了。苏有想本能地哀求起来。我们都知道这是没用的,但总得说点什么吧。再后来那个独眼把她带到了店里楼梯下的黑屋子里,玩了她一会儿,然后朝她头上开了一枪。我们躲在杂货店的窄巷外面,透过木板墙的缝隙看到了这一切。我们一直等天黑了店里没人以后才敢偷偷地溜进去看她。
      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苏有想的肚皮被割开了,一些老鼠在地板上红彤彤的绳索间窜来窜去。她死了以后看上去更加瘦小,肋骨一根根地显露了出来。我们在她身上找到了一个乌油木做的护身符。她死得挺难看的,蔓都害怕得哭了,她才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呢。我没告诉苏有庆他姐姐的事,只是把那个护身符套到了他那肮脏瘦长的脖子上。他摸着那个护身符玩了好一会儿才趴在蔓的背上睡着了。
      那个护身符很是漂亮,是他们家乡的手艺。我听说苏有想他们家来自南部瞻洲的某个什么地方,我已经记不得我自己的家乡是什么模样的了。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把姐姐和我带到了橘子镇上。橘子镇那时候看上去挺漂亮,又青又甜,像是刚刚挂上树梢。港口总是挤满了人,他们衣着整洁,等待踏往那条天空的阶梯。郝老爷的酒吧间里烟雾腾腾,挂满了一盏盏明亮的汽灯,更多的人挤在这儿排队,他们要给住在星星上的亲人写信。要攒很长时间的钱才能发一封信,所以他们都很有耐心。当酒吧上空那个白亮亮的大碗一样的通信天线开始优雅转动的时候,挤在外面的人木然的脸上就会闪过一丝因期待而幸福的光。妈妈带我们住进夏拉大娘客栈中最阴暗潮湿角落里的一间棚子,她拼命地替人洗衣服,打扫屋子,还搬运重货,不论寒暑,终于有钱给爸爸发了一封信。郝老板的手下替我们在柜台里办了发信手续,我们都不识字,信是办事员写的,这又要花上一笔钱。这没有关系。“只要找到爸爸,他会来接我们的,”妈妈说,“我们就可以到星星上去了。”有些星星有两颗太阳,所以那儿会很暖和,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妈妈也就不会咳嗽得那么厉害了。妈妈是个爱笑的人,她那时候笑得更多。那一整天里她脸上都泛出少有的红晕。
      刚开始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总是跑到挨近酒吧的广场上去等消息,从妈妈的表情来看,她也很希望我去那儿玩儿。虽然那个办事员告诉我们等信寄到都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我还是很有耐心。那儿挤满了像我一样的人。他们总是站在那儿伸长了脖子等啊等,像鹅一样。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了,爸爸还没有来信。我们不再那么激动了。后来天气又开始变冷了。我看到妈妈又开始咳嗽,她的目光越来越灰暗,她在洗衣服的时候不停喘气咳血。干活的间隙里,她捶着腰,长久地望着天上,目光里若有所思。我们都以为希望已经完全破灭了的时候,爸爸却突然有了回音。
      这是姐姐告诉我的。那一天我从广场上回来的时候,妈妈不见了。姐姐告诉我是爸爸来把她接走了,他们将一块儿在星星上的新殖民地干活,这样攒钱就更快了,等他们攒够了买第二张第三张票的钱,就可以来接我们走了。他们等了我很久,但是要赶那一班的船,所以没有等到我。姐姐看见爸爸了,他留着络腮胡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还穿着新衬衣!我已经忘了他长什么样了,所以我很妒忌姐姐,有两天没有和她说话,但这终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镇子上其他人现在都用妒忌的目光看着我们。就只剩下姐姐和我了,我有点害怕,但姐姐很有自信,她从小就是这样,这也是妈妈放心把我留给她的原因。姐姐那时候刚刚开始发育,她才十六岁,已经像棵小树一样挺拔。现在我快和姐姐那时一样大了,却看不出来我会有她那么漂亮的时候。
      Vol 3
      我和蔓轮流背着有庆往住的地方走去,一到晚上镇上就没了灯火,月光把屋檐的影子犬牙交错一样映在地上,四下里像铁锅中一样静默无声,鬼影幢幢。橘子镇就仿佛一个酣睡着的巨人般静默无声。要是可能,我倒是很想放上一把火,或者放声喊一喊,哪怕就像跳蚤咬呼呼睡着的家伙一口也好啊。但是我还背着有庆呢。一只夜鸟拍打着翅膀掠过天空,我和蔓同时感觉到了镇子后面传来的一阵骚动。我们在屋檐的暗影下回过头去,看见一个认识的女孩顺着街道噼里啪啦地跑了过去。“嘿,听说了吗?有只猴子逃了出来,大人们正在追捕它呢。”她一路喊道,把这股骚动带在身后,穿街走巷,跑远了。这该算是这天里发生的第二件大事了。下午我们还在屠宰场后面看过它们吊在铁笼里的模样。它们又渴又饿,依靠在带刺的铁栅栏上,眼睛里毫无光彩,被太阳晒得要死,怎么可能逃出来呢?大人们大概对这事非常生气,他们带着狗和猎枪在全镇大搜捕。他们什么猴子也没有找着,却逮到了许多醉酒的流浪汉和孩子们。因为再没有关人的地方了,所以大人们就用棍子砸他们的头,把他们推到河里,或者把他们狠揍一顿了事。因为这事闹的,我们直到了后半夜才摸回了平时睡觉的地方。
      我们睡的地方在比尔哈特寡妇的屋子底下,她是个半瞎的老太婆,为了防小偷,她屋子里所有的窗户都被木板钉得死死的,阴暗极了,不通风也没有阳光。在被院里的石头绊了两跤摔断门牙后,她就不再清理院子了,所以我们在花园里挖了坑,在她家的地板底下安了家她也不知道。自从我被夏拉大娘赶出来以后,我们已经在这儿睡了三年啦。这三年来我们让房东的性情益发紧张。比尔哈特寡妇眼神不好,却依旧喜欢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一有风吹草动,她就紧张地东嗅西嗅,虽然她瞎得像蝙蝠,聋得像鼹鼠似的。她老是从枕头底下掏出块肮脏的手绢包,一个一个地摸里面的铜板,然后再把它们卷起来,塞在枕头下。我们每天晚上都是听着丁丁当当的声音入睡。
      那天晚上真是事情不断。我们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几乎听不到耳朵边发出的丁当声。蔓拨开那些石南竹和蕨草,刚钻进洞口,就在里面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我看到下面有团黑影在晃。于是放下有庆,扑上去和蔓一起跟它扭打起来,最后把它给拖到月光下来了。
      这就是那只逃跑的猴子,它肤色金黄,满脸是干结的血,干瘪的腮帮子像老鼠一样一鼓一鼓地动,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它有气没力,看上去只剩下一口气了。我们打架的声音大概太大了,比尔哈特寡妇在黑屋子唉声叹气地骂街,用拐杖打地板。“这帮死耗子,又闹腾。看我明天不找人治治你们。”她经常这么威胁,但是从来没有动过手。我们小心翼翼地不再出声,再过一会,她就会把我们忘掉。很快上面传来了丁丁当当数铜板的声音。蔓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有庆醒了过来,害怕地缩到我的腿后面看它。小个子的猴子脸也是猴子脸啊。蔓给它扔了一个西红柿。它抓住那东西,立刻就塞到了嗓子里,瞬都不瞬就把它吞了下去。
      我们蹲在月光下看着它,皱紧眉头。一只猴子,穿着衣服。我们拿它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工夫它就吃光了我们今天偷来的大部分东西。有庆看它老实,上去摸了摸它。它退缩了一下,险些把自己噎死。有庆咯咯地笑了起来,显然他已经接受它了。我抽了抽鼻子,蔓正在看向我。我们刚少了一个人,也许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吧。我伸出手去擦了擦它脸上的血,它像皮一样被揭了下来。就像一个仪式,我给它介绍了我们三个,一脸严肃地警告它,要想加入我们就得听我的话,我是它的老大。
      “菲菲。”它也严肃地指了指自己。我们几乎再次摔倒在地,这只猴子居然还取了个女孩的名字。狒狒。哎呀。我和蔓按着肚子在地上滚成一团,有庆也高兴地学我们的样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只有它不太高兴,悻悻地撸着鼻子。
      蔓后来想起来一件事,我们才对它增添了些许敬意。她说:“你是飞行员。哎呀,那你到过其他的星星吗?”她说的显然是废话。我们的地球对它来说就是另一颗星星。我觉得猴子看上去愁眉苦脸的,它瘪着腮帮子蹲在角落里,酷似一尊深黑色的乌木雕像,也许是觉得找个女孩子当老大没什么面子。我问它那个它们吹嘘的哈努曼是怎么回事。“我见过它。”它转着眼珠对我说。我们当然不能信猴子的话。我们把它嘲笑了一通。哈努曼只是个古老的神话,我听过这个故事,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猴子很厉害,它的星球被一个叫混世魔王的坏蛋入侵。它打败了他,保卫了自己的星球,就这么个故事。
      “人类中居然流行歌颂猴子的故事。你不觉得奇怪吗?”菲菲嘿嘿而笑,我们后来都知道它就爱坏笑,“猴王哈努曼就是这个故事中的猴王,它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它的眼睛像是明镜,它的耳朵像是箭头,它总是踏着红色云彩穿梭在云中,它会带来闪电和愤怒的雷,再阴冷的天空在它的脚下也会燃烧起来,再无情无义的铁人板在它的注视下也会畏缩。你们人类要当心,因为它是我们的王。”
      Vol 4
      橘子镇流落着上百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居多。也许是人们重男轻女的结果。当一个家庭走上移民之路,却没有足够的钱给所有的人买票的时候,他们就只能选择放弃女孩。在星星上男孩可以给他们开垦农场,放牧奶牛。而女孩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活下去。要是不被抓住的话,她们有两种可能离开这儿。第一种是在星星上的亲人发了财,来接她们走;第二种是去找个有钱的准移民,然后嫁给他。船上给男人的座位都已经太少了,但是他们需要女人,没有多少人能够容忍航程的寂寞,所以他们愿意出钱替女人买票。这是橘子镇上的一个古老传统。
      太阳还没有露头,露珠在草叶上越滚越大,它们变得沉重起来,然后顺着草叶滑了下去。我们爬出洞口,开始那套接近和叼取、后跃和奔跑的生活。人多就有机会。今天有条船要降落,广场上会有很多的人。那是我们让自己活下去的机会。我们少了苏有想,虽然加入了一个新手,但它的猴子脸太引人注目了,而且它还很虚弱,我们让它在家照顾有庆。
      广场上已经汇集成了一片人的海洋。今天有条空船要来,这是镇上人人关心的大事。不管有没有票,他们都会挤到广场上去观看这场典礼。好多人仿佛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你永远也想不到过这个镇上会有这么多的人。人太多了,地球上已经挤得满满的了。没有谁喜欢留在这儿,但能够离开的人不多。黑色的人头海潮在涌来涌去,人们的目光漂浮在海潮的浪尖上,那是困兽的目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京东商城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4-14 16:18:02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