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孔子庙堂碑》

    《孔子庙堂碑》,有数种,以唐虞世南所书最有名,故单称《孔子庙堂碑》或《夫子庙堂碑》,多指此碑。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刻。虞世南撰书。为初唐碑刻中杰出之作,亦为历代金石学家和书法家公认之虞书妙品。此碑是为记述高祖武德九年(626)封孔丘二十三世孙孔德伦为褒圣侯及修葺孔庙事而立。贞观七年(633)刻成,无撰写年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孔子庙堂碑 作者: 虞世南
    别名: 夫子庙堂碑、东观帖 类别: 碑文
    出版时间: 公元633年 简介: 此碑书法俊朗圆腴,端雅静穆。

    目录

    简介/《孔子庙堂碑》 编辑

    书法欣赏:唐 虞世南孔子庙堂碑书法欣赏:唐 虞世南孔子庙堂碑

    唐碑,正书,虞世南撰并书。

    《孔子庙堂碑》有数种,以唐虞世南所书最有名,故单称《孔子庙堂碑》或《夫子庙堂碑》,多指此碑。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刻。虞世南撰书。为初唐碑刻中杰出之作,亦为历代金石学家和书法家公认之虞书妙品。此碑是为记述高祖武德九年(626)封孔丘二十三世孙孔德伦为褒圣侯及修葺孔庙事而立。贞观七年(633)刻成,无撰写年月。

    虞世南书《孔子庙堂碑》原本称《东观帖》,明代王世贞曾收藏,后辗转入清内府。其间曾为董其昌所得,董其昌大为赞扬。虞世南书此碑成,以墨本进呈唐太宗,太宗把王羲之所佩右军将军会稽内史黄银印赐给虞世南。虞世南亲笔写的谢表,宋时曾刻入《群玉堂帖》,已佚。

    特点/《孔子庙堂碑》 编辑

    此碑书法俊朗圆腴,端雅静穆。是初唐碑刻中的杰作,也是历代金石学家和书法家公认的虞书妙品。此碑刻成之后,“仅拓数十纸赐近臣,未几火烬”(清杨宾《大瓢偶笔》)。

    重刻本/《孔子庙堂碑》 编辑

    有数种,著名的有:一、宋王彦超重刻于映西西安,俗称〖陕西本〗,又名〖西庙堂碑〗。现存西安碑林。明嘉靖地震,石断为三。二、元至元间重刻于山东城武。俗称〖城武本〗,又名〖东庙堂碑〗。元至元间定陶河岸决定时出土。

    诸摹拓本信息/《孔子庙堂碑》 编辑

    武周长安三年(703),武则天命相王李旦重刻.正书三十五行。行六十四字。额篆书“孔子庙堂之碑”六字,为李旦所书。重刻之石今亦不传。

    宋代黄庭坚有诗云:“孔庙虞书贞观刻,千两黄金那购得?”可见原拓本在北宋已不多见了。现在所存精品古拓,仅有清人李宗瀚得元康里于山旧藏本,誉为唐拓本。究竟为何时所拓,难以确定。此拓本大部是配陕本,其漫漶、损泐之字多是唐本。李宗瀚本有翁方纲考释文字。此拓本有中华书局、文明书局、有正书局以及上海古籍书店、日本二玄社等影印行世,原拓本则已流入日本,藏三井家。

    《孔子庙堂碑》现存刻石有两块。

    一块在陕西省博物馆,俗称《西庙堂碑》。宋王彦超重刻于陕西西安。三十五行,行六十四字。碑末增“王彦超再建,安祚刻字”一行九字。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地震时,碑石断为三截。第二行“虞世”二字完好。碑的背面刻宋敦《兴颂砰》,宋唐英篆书,天禧三年(1019)五月刻。

    另一块在山东武城县,俗称《东庙堂碑),文三十三行。明拓本首行“中舍人”之“人”字和“相王旦”之“旦”字皆完好。元至元(1335一1340)年间,定陶河岸崩决时出土,摹刻年代不明。石质不坚,明拓本字漫漶且瘦。清李宗瀚得康里氏本。多处有用“武城本”移补的字。翁方纲论《东庙堂碑》瘦硬胜于《晒庙堂碑)。

    其他还有“曲阜刻本”,在山东曲阜县学,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翁方纲摹刻;有饶州(今江西波阳县)“锦江书院刻本”;有南海(今广东南海县)潘氏“海山仙馆本”等。世无传拓本。

    释文/《孔子庙堂碑》 编辑

    微臣属书东观,预闻前史。若乃知几其神,惟睿作圣,元妙之境,希夷不测。然则三五迭兴,典坟斯著,神功圣迹,可得言焉。自肇立书契,初分爻象,委裘垂拱之风,革夏翦商之业。虽复质文殊致,进让罕同,靡不拜洛观河,膺符受命。名居域中之大,手握天下之图。象雷电以立威刑,法阳春而流惠泽。然後化渐八方,令行四海。未有偃息乡党,栖迟洙泗,不预帝王之录,远迹胥史之俦。而德侔覆载,明兼日月。道艺微而复显,礼乐弛而更张。穷理尽性,光前绝後,垂范於百王,遗风於万代。猗欤伟欤!若斯之盛者也!夫子膺五纬之精,踵千年之圣,固天纵以挺质,禀生德而降灵。载诞空桑,

    自标河海之状;才胜逢掖,克秀尧禹之姿。知微知章,可久可大。为而不宰,合天道於无言;感而遂通,显至仁於藏用。祖述先圣,宪章往哲。夫其道也,固以孕育陶钧,包含造化,岂直席卷八代,并吞九邱而已哉!虽亚圣邻几之智,仰之而弥远;亡吴霸越之辨,谈之而不及。於时天历寝微,地维将绝,周室大坏,鲁道日衰,永叹时<喜>,实思濡足,遂乃降迹中都,俯临司寇。道超三代,止乎季孟之间;羞论五霸,终从大夫之後。固知栖遑弗已,志在於求仁;危逊从时,义存於拯溺。方且重反淳风,一匡末运。是以载贽以适诸侯,怀宝而游列国。元览不极,应物如响,辨飞龟於石函,验集隼金椟。触舟既晓,专车能对,识罔象之在川,明商羊之兴雨。知来藏往,一以贯之。但否泰有期,达人所以知命;卷舒惟道,明哲所以周身。

    里幽忧,方显姬文之德;夏台羁绁,弗累商王之武。陈蔡为幸,斯之谓欤。於是自卫反鲁,删书定乐,赞易道以测精微,修春秋以正贬。故能使紫微降光,丹书表瑞,济济焉,洋洋焉,充宇宙而洽幽明,动风而润江海。斯皆纪乎竹素,悬诸日月。既而仁兽蜚时,鸣鸟弗至,哲人云逝,峻岳已ㄨ。尚使泗水却流,波澜不息,鲁堂馀响,丝竹犹传,非夫体道穷神,至灵知化,其执能与於斯乎?自时厥後,遗芳无绝,法被区中,道济天下。及金册斯误,玉弩载惊,孔教已焚,秦宗亦坠。汉之元始,永言前烈,

    成爰建,用光祀典,魏之黄初,式遵古训,宗圣疏爵,允缉旧章,金行水德亦存斯义。而晦明匪一,屯亨递有,筐蘩,与时升降,灵宇虚庙,随道废兴。炎精失御,蜂飞胃起,羽檄交驰,经籍道息。屋壁无藏书之所,阶基绝函丈之容。五礼六乐,翦焉煨烬。重宏至教,允属圣期。大唐运膺九五,基超七百,赫矣王猷,蒸哉景命,鸿名盛烈,无得称焉。皇帝钦明睿哲,参天两地,乃圣乃神,允文允武。经纶云始,时维龙战,爰整戎衣,用扶兴业。神谋不测,妙算无遗,宏济艰难,平台区宇。纳苍生於仁寿,致君道於尧舜。职兼三相,位总六戎,元乘石之尊,朱户渠门之锡。礼优往代,事逾恒典。於是在三眷命,兆庶乐推,克隆帝道,丕承鸿业。明玉镜以式九围,席萝图而御六辩。寅奉上元,肃恭清庙。宵衣吴食,视膳之礼无方;一日万几,问安之诚弥笃。孝治要道,於斯为大。

    故能使地平天成,风淳俗厚,日月所照,无思不服。憬彼獯戎,为患自古。周道再兴,仅得中算。汉图方远,才闻下策。徒勤六月之战,侵轶无厌;空尽贰师之兵,凭凌滋甚。皇威所被,犁颡厥角,空山尽漠,归命阙廷,充仞藁街,填委外厩。开辟以来,未之有也。灵台偃伯,玉关虚候。江海无波,逢燧息警。非烟浮汉,荣光莫河。苦矢东归,白环西入。犹且兢怀驭朽,兴眷纳隍卑宫菲食,轻徭薄赋;斫雕反朴,抵璧藏金;革舄垂风,绨衣表化;历选列辟,旁求遂古;克已思治,曾何等级,於是眇属圣谟,凝心大道,以为括羽成器,必在胶雍,道德润身,皆资学校,矧乃入神妙义,析理微言,厉以四科,明其七教,懿德高风,垂裕斯远。而楝宇弗修,宗祧莫嗣,用纡听览,爰发丝纶。武德九年十二月廿九日,有诏立隋故绍圣侯孔嗣哲子德伦为圣侯,乃命经营,惟新旧址。万雉斯建,百堵皆兴揆日占星,式规大壮。凤甍骞其特起,龙桷俨以临空。霞入绮寮,日晖丹槛

    崇邃,悠悠虚白。图真写状,妙绝人功。象设已陈,肃焉如在。握文履度,复见仪形。凤寺龙蹲,犹临咫尺

    完尔微笑,若听武城之弦;怡然动色,似闻箫韶之响。

    盛服,既睹仲由;侃侃礼容,仍观卫赐。不疾而速,神其何远?至於仲春令序,时和景淑,皎璧池,圆流若镜,青葱槐市,总翠成帷。清涤元酒,致敬於兹日;合舞释菜,无绝於终古。皇上以几览馀暇,遍该群籍,乃制《金镜述》一篇,永垂鉴戒。极圣人之用心,宏大训之微旨。妙道天文,焕乎毕备。副君膺上嗣之尊,体元良之德。降情儒术,游心经艺。楚诗盛於六义,沛易明於九师。多士伏膺,名儒接武。四海之内,靡然成俗。怀经鼓箧,摄{齐衣}趋奥。并镜披,俱餐泉涌。素丝既染,白玉已雕。资覆篑以成山,导涓流而为海。大矣哉!然後知达学之为贵,而宏道之由人也。国子祭酒杨师道等,偃元风於圣世,闻至道於先师,仰彼高山,愿宣盛德。昔者楚国先贤,尚传风范,荆州文学,犹镌歌颂。况帝京赤县之中,天街黄道之侧,聿兴壮观,用崇明祀,宣文教於六学,阐皇风於千载。安可不赞述徽猷,被之雕篆?乃抗表陈奏,请勒贞碑,爰命庸虚,式扬茂实。敢陈舞咏,乃作铭云:

    景纬垂象,川岳成形。挺生圣德,实禀英灵。神凝气秀,月角珠庭。探赜索隐,穷几洞冥。述作爰备,邱坟咸纪。表正十伦,章明四始。系缵羲易,书因鲁史。懿此素王,邈焉高轨。三川削弱,六国从衡。鹑首兵利,龙文鼎轻。天垂伏鳖,海跃长鲸。解黻去佩,书烬儒坑。纂尧中叶,追尊大圣。乃建成,膺兹显命。当涂创业,亦崇师敬。胙土锡圭,礼容斯盛。有晋崩离,维倾柱折。礼亡学废,风颓雅缺。戎夏交驰,星分地裂。藻莫奠,山河已绝。隋风不竞,龟玉沦亡。樽俎弗习,干戈载扬。露г阙里,麦秀邹乡。修文继绝,期之会昌。大唐抚运,率繇王道。赫赫元功,茫茫天造。奄有神器,光临大宝。比踪连陆,追风炎昊。於铄元后,膺图拨乱。天地合德,人神攸赞。麟凤为宝,光华在旦。继圣崇儒,载修轮奂。义堂宏敞,经肆纡萦重栾雾宿,洞户风清。开春牖,日隐南荣。锵宏钟律,蠲明。容范既备,德音无ル。肃肃升堂,ЗЗ让席。猎缨访道,横经请益。帝德儒风,永宣金石。

    作者介绍/《孔子庙堂碑》 编辑

    虞世南,(558-638),字伯施。越州余姚人,官至秘书监,封永县公。人称“虞永兴”。唐太宗称他有五绝: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书承智永传授,得二王法,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唐初四大家。《宣和书谱》:“虞则内含刚柔,欧则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为优。”传世书作有《孔子庙宗碑》、《汝南公主墓志铭》等。张怀瑾评其书法:“得大令之宏规,含五方之正色,姿荣秀出,智勇在焉,秀岭危峰,处处间起,行草三际,尤所偏工,及其暮齿,加以遒逸,臭味羊、薄,不亦宜手。”

    评价/《孔子庙堂碑》 编辑

    宋《宣和书谱》云:“智永善书,得王羲之法。世南往师焉,于是专心不懈,妙得其体。晚年正书,遂与王羲之相后先。”王澍《虚舟题跋》评此碑为:“清和圆劲,不使气质,不立间架,虚而委蛇,行所无事,尚足照映一世,炊流百代”“永兴之书以无结构为结构,无所用力而自得右军心法也。”按,永兴书法受之智永,得智永衣钵。智永,隋朝山阴(今浙江绍兴)永欣寺僧,王羲之七世孙,他继承家法,精研书道,在书法史上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宋黄庭坚《题张福美家庙堂碑》》评此作品云:“倾见摹刻虞永兴《孔子庙堂碑》,甚不厌人意,思亦疑石工失真太远。今观后刻,虽姿媚而造笔之势甚遒,固知名下无虚士也。”又,宋朱长文《读书断》品评其书日:“气秀色润,意和笔调,然而合含刚特,谨守法度,柔而莫渎。”按,其“姿媚”、“气秀色润”、“意和笔调”指笔画圆润柔美;一造笔之势甚遒”、“合含刚特,谨守法度”与其结体狭长有力相对应。由此可见,虞氏之书合羲之典雅中和之美,献之骏健阳刚之气为一。因而其书被喻为“罗绮娇春,鹓鸿戏海。层台缓步,高谢风尘。

    虞氏书法既继承了二王恬淡潇散的魏晋风度,又洗六朝浮靡之风,力主法度,完善创新,开创了唐代尚法的时代潮流,而《孔子庙堂碑》正是这一时代风尚的代表。此书系虞世南六十九岁所作,有“天下第一楷书”之誉。“全是王法,最可师”,因而学习楷书从此入手,既可严谨法度,规范楷则,又可得二王书法之风骨。[1]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2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02 17:39:2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