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宇宙风》

    《宇宙风》半月刊,民国期刊之一。1935年9月《宇宙风》在上海创刊,出至第66期,1938年5月迁广州1出67—77期,1939年5月社址迁香港,同时在桂林设分社,出78—105期(在香港排版纸型运至桂林印刷出版),1944年编辑部迁桂林,出106—138期,1945年6月迁重庆,出139—140期,1946年2月迁广州出141—152期(终刊号)。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宇宙风》 类别: 文艺期刊
    语种: 汉语 主编: 林语堂
    出版周期: 初为半月刊,后改为旬刊 其他: 1947年8月,《宇宙风》出版至152期时终刊,发行时间长达12年。

    目录

    概述/《宇宙风》 编辑

    《宇宙风》《宇宙风》

    小品文三大名刊中,《宇宙风》的刊史比较特殊。《宇宙风》的刊史比较特殊。《宇宙风》不像《人间世》那么短命(只出42期),亦不像《论语》那样一直在上海出版。(虽然中间隔了八年抗战,但始终未离上海)《宇宙风》有颠簸流离且创且停且停且复云游四方的不寻常刊史。

    刊史/《宇宙风》 编辑

    《宇宙风》《宇宙风》

    1935年9月《宇宙风》在上海创刊,出至第66期,1938年5月迁广州1出67—77期,1939年5月社址迁香港,同时在桂林设分社,出78—105期(在香港排版纸型运至桂林印刷出版),1944年编辑部迁桂林,出106—138期,1945年6月迁重庆,出139—140 期,1946年2月迁广州出141—152期(终刊号)。这一条路线也是当年上海许多文人撤退的路线。曹聚仁在“《宇宙风》一三九期”文内说:“……昨晚,手边便是一本重庆版的《宇宙风》一三九期,我相信这本刊物到了某人手里,该是最可宝贵的古董了。这本刊物用那么可怜的草纸印行,看起来实在模糊得很。1945年6月15日,二十五年前的事。这一期,乃是他们去桂林失陷后,避居重庆,喘息初定,总算复了刊的第一期。可是,这一期的刊行,离日军投降只有一个半月,他们续刊了不及三个月,便‘漫卷诗书喜欲狂,’要顺流东归了。我手边这一本,便成为海外孤本了,也许在海内也是孤本了。”在海外算不算孤本不好说,在海内算不得孤本,塞斋虽不存全部152期《宇宙风》,但此 139期是存的,亦因曹聚仁的话而珍惜有加。

    《宇宙风》除了这152期之外,还于1939年3月—1941年12月在上海出了《宇宙风之刊》56期。据当年此刊编者周黎庵回忆,由于编辑部内部人事矛盾,协议分的家,《宇宙风》的牌子给了林憾卢(林语堂三哥),算是正牌,陶亢德另创乙刊,算是副牌。周黎庵说林憾卢与巴金最要好,林迁桂林后,巴金也去了,巴金和萧珊便住在《宇宙风》社,并是在那里结婚的。近年来,许多旧期刊出过“精选本”,《宇宙风》的精选本由周黎庵 (周劭)作前言,这是惟一的一种由当事人作前言的精选本,当然是最真实最具史料价值的前言。

    影响/《宇宙风》 编辑

    林语堂 1935年创办《宇宙风》林语堂 1935年创办《宇宙风》

    今天的人们评论《宇宙风》,偏见多有,那是他们只看到了(甚至没看到只是人云亦云)前期《宇宙风》的“不合时宜”地宣扬“小品文与幽默”而没有看到后期《宇宙风》在坚持抗战方面的宣传力度。即便是在前期,《宇宙风》的期销售量45000份(仅次于《生活》的12万份,《东方杂志》的8万份),排在杂志年”的第三位,也并非鲁迅那句“本是麻醉晶,其流行亦意中事,与中国人之好吸鸦片相同也。”所能一言全否的。至今未能看见哪怕是一篇对《宇宙风》及此类期刊的详尽的始末性论文式的文章。一个丰子恺自始至终都为它作画作文的期刊,绝不会是一个太差的期刊。

    《宇宙风》无“发刊词”,但林语堂在最前面的“无姑妄言之”栏中的两篇短文可视为办刊主旨,—曰《孤崖—‘枝花》,’—曰《无花蔷薇》。前者曰:“想宇宙万类,应时生灭,然必尽其性。花树开花,乃花之性,率性之谓道,有人看见与否,皆与花无涉。故置花热闹场中花亦开,使生万山丛里花亦开,甚至使生于孤崖顶上,无人过问花亦开。香为兰之性,有蝴蝶过香亦传,无蝴蝶过香亦传,皆率其本性,有欲罢不能之势。”后者曰:“杂志,也可有花,也可有刺,但单叫人看刺是不行的。虽然肆口谩骂,也可助其一时销路,而且人类何以有此坏根性,喜欢看旁人刺伤,使我不可解,但是普通人刺看完之后,也要看看所开之花怎样?到底世上看花人多,看刺人少,所以有刺无花之刊物终必灭亡。 [1]

    相关资料/《宇宙风》 编辑

    丰子恺丰子恺
    丰子恺与《宇宙风》的画缘

    1932年9月到1935年9月的三年间,林语堂一口气推出了三本幽默小品文杂志。先是创刊于1932年 9月的《论语》,然后是1934年4月的《人间世》、最后是1935年9月16日创刊的《宇宙风》。其中《人间世》寿命最短,仅一年即终。《论语》刊期最长,总计出了177期,但中间1937年到1946年由于抗战停了八年。三本杂志中唯有《宇宙风》自1935年至1947年连续不停,挺过了最困难的八年抗战,这于中国现代期刊史上是罕见的。

    林语堂认为“人生一舞台,天地大戏场”,而“中国社会、政治、教育、时俗,尤其是一把戏”,主张用幽默的小品文来记述,谈论社会现象。三本杂志相继出世,“论语派”的大帽也随之飞来,于是也就有了所谓“论语八仙”之说。上海《逸经》杂志(1935年—1936年)第28期《新旧八仙考》,其中有一段:“林语堂氏提倡幽默,他办《论语》,风靡一时。世人以在论语上常发表文字之台柱人物,拟为八仙,林氏亦供认不讳。如《宇宙风》第一期,林跋姚颖文云:‘本日发稿,如众仙齐集,将渡海,独何仙姑未到,不禁怅然。适邮来,稿翩然至。’”“吾人虽知有‘新八仙’—或‘活八仙’ —之说,而究悉诸仙尊姓大名,至去今夏,林氏将赴美,其漫画杂志始有《八仙过海图》,即摩登新八仙也。所拟为吕洞宾— 林语堂,张果老—周作人,蓝采和—俞平伯,铁拐李—老舍,曹国舅—大华烈士,汉钟离—丰子恺,韩湘子—郁达夫,何仙姑 —姚颖。此新八仙题名录,亦近年来文坛佳话也。”

    所谓“论语八仙”是文人戏言,但此八人倒确也是《论语》、《宇宙风》杂志上的主要撰稿人。丰子恺亦然,他的许多著名散文随笔均首刊于这二本杂志,其中《吃瓜子》、《作客者言》、《拔牙记》、《缘缘堂随笔》都是传诵的名作。满怀亡国丧家悲愤的《告缘缘堂在天之灵》则刊于1938年5月1日《宇宙风》第67期“南迁纪念特大号”。丰子恺能文能画,文名画名并重,文坛上似乎还想不出第二人。丰子恺与《宇宙风》的画缘也是他笔墨生涯中重要的一章。

    《宇宙风》创刊之际,正是丰子恺名重文坛,春风得意的时段,缘缘堂落成,生活平静,这一段是丰子恺创作的丰收期,他利用堂内一二万册各类藏书,在乡间安谧宁静的氛围中勤奋著述。丰子恺曾说:“每期我从杂志上撕下发表稿来,塞在一个竹篮里,向来没有功夫去回顾,最近偷闲打开竹篮看看旧稿,发现很厚的一叠!”这里面就有大量的画稿。《宇宙风》自第一期起开始连载丰子恺的“人生漫画”,每期一题,由四个画面组成,第一期是“新夫妇四题”,第二期是“旅客四题 ”,第三期是“劳动者四题”,以后便是商人、医生、文盲、画家、儿童、爱国青年、家庭、卫生家、宾主、春人、诗人、少女、苦力、摩登女、青年、蚕桑、不合作、婴儿裸体、邻人,最后一幅“人生漫画”是刊于第二十四期的“杀风景四题”,二十四题绘尽世间百相,画家的笔触捅到了人生的方方面面,幽默之后发人沉思。丰子恺对“24”这组数字颇钟情,《护生画集》初也拟画24幅。

    人生漫画”之后,丰子恺的漫画上了《宇宙风》的封面。这时他的画风有所转变,已由人物为主变为山水为主,由小幅变为较大幅,由简笔变为较繁笔,由单色变为彩色了,彩色又是大幅,装帧在封面上,煞是好看!于此我们有幸看到 “满地封侯”、“嗟之食”、“放风筝”、“旱灾图”等。鲁迅先生也收藏了《宇宙风》杂志,这一时期的丰子恺漫画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宇宙风》自“周年纪念特大号”始刊作家影像,位置于目录页之后,之一是知堂,之二老舍,之三谢冰莹,之四郭沫若,之五便是丰子恺,先生美须飘逸,神态安样,倚栏缘缘堂。在大多数文人发出“煮字不能充饥肠,多文不能蔽体 ”之伤心语时,丰子恺却能生活得如此安然富足,不能不归因于他除了善文之外又比别的文人多了一手———丰子恺的画对于生活趣味特别善于体味,对于人生现象特别善于洞察,加之画风别具亲切,自然受到各阶层人们的喜爱,自《文学周报》首刊 “子恺漫画”以来十余年间,丰子恺画不绝地在各种报志书籍上刊载,据他自己统计已达数万幅之巨,“全国各地的乡僻处都有我的画的踪迹,连花生米的包纸中也有我的画的断片。”但丰子恺与《宇宙风》的画缘能持久地维持,自创刊到终刊始终相守,却亦少见。

    《宇宙风》出到四十多期,七七事变爆发,世事陡变,丰子恺一改平和的面目,用画笔道出了他对敌寇侵略的愤怒,自47期起,我们看到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睡狮初醒”、“失地儿童爱国心”、“狼入中原人流离”、“何处从军女”、“战苦军犹乐,功高将不骄”、“豫藏花雕酒,为君祝凯旋”。并标以“抗战漫画”以醒世,在民族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丰子恺及《宇宙风》杂志体现的凛凛气节,后人是不该淡视轻抹的,公正地评介“论语派”更不该忘记这闪光的一段。

    抗战开始,许多刊物被迫停刊,《论语》即于1937年8月1日停刊,而《宇宙风》在这一天出了第46期,并在上海坚持出到了第66期。1938年5月迁广州出了第67—77期,1939年5月社址迁香港,同时在桂林设分社,出版第78—105期(在香港排版纸型运桂林印刷出版),1944年8月编辑部迁桂林,出版106—138期,19 45年6月迁重庆,出了第139和140两期,1946年2月迁回广州出版第141—152期(终刊号)。八年战乱,流离颠簸,坚持下来,实为期刊史之特异一章,丰子恺此时也从家乡逃难,跋涉千里,奔走于大后方,自湘潭、长沙、汉口抵桂林,后又辗转遵义、重庆,“笔墨当随时代”,这时期的子恺漫画更突出这一精神,丰子恺说:“我虽未能真的投笔从戎,但我相信以笔代枪,凭我五寸不烂之笔,努力从事文画宣传,可使民众加深对暴寇之痛恨。军民一心,同仇敌忾,抗战必能胜利。”正是必胜的信念伴随着《宇宙风》和丰子恺共同渡过了艰苦卓绝的八年,在“百期纪念号”上丰子恺更是一举刊出“贵阳道中”、“避日”、“燕归人未归”、“惊极中”四幅,患难与共,体现得特别突出。到如今,能与《宇宙风》共始终的作者也仅丰子恺一人矣!

    丰子恺为《宇宙风》作连环漫画,作插图,作封面,自第121期起又专于扉页作画,巧的是,又是连续二十四幅,只不过画前多了一行字:“特为本刊作画”,更加显露出画家与杂志的情感。特为本刊作画之一:“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这幅画后来丰子恺多次重画过,但毕竟和读附于杂志上的原作,感觉不一样。抗战时期,大后方条件很差,《宇宙风》也一度用土纸印制,字迹极难辨认。

    1947年8月10日,《宇宙风》出到第152期(夏季特大号)后停刊,丰子恺为《宇宙风》画了最后一幅 “玉惯识西湖路,嘶过沽酒楼前”,刊于封面,十二载画缘《宇宙风》的丰子恺也结束了他画史中最难忘的一章。[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6-03
    [2]^引用日期:2010-06-0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31 21: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