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小城之春》

    此片是导演田壮壮对半个世纪前费穆和李天济作品《小城之春》的重拍片,田壮壮表示在自己没有电影拍的十年间,每年都要看这部诞生于1948的作品,而每次观看,都有所感触,觉得一定要重拍这部经典。该片虽然只是一部只有450万投资的小制作,但创作班子非常豪华,阿城、李屏宾、叶锦添等专业人士加盟此片。费穆之女费明仪对这部翻拍片给予认同,表示在影片中看到了很多父亲当年的构思,也看到了田壮壮独特的风格。与费版相比,画面颜色变成彩色,空间延展许多,女主人公的独白被隐去,故事内容和讲述的手法也有一些不同,变得更为今天的观众所能接受。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小城之春 制片人: 李少红
    外文名: Springtime in a Small Town 主演: 胡靖钒,吴军,辛柏青
    上映时间: 2002年9月4日23日 类别: 剧情 爱情
    导演: 田壮壮 编剧: 阿城,费穆,李天济
    影片片长: 116分钟 上映地区: 中国,香港,法国,荷兰
    语言版本: 普通话 画面颜色: 彩色
    imdb编码: tt0332831 出品公司: 中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

    目录

    剧情介绍/《小城之春》 编辑

    小城之春宣传海报小城之春宣传海报
    南方某小城里,年轻少妇周玉纹和丈夫戴礼言的夫妻生活淡而无味,两人已经几乎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周玉纹只是仍恪守着做妻子的责任。周玉纹喜欢时常到城墙上走走,有时能在那里呆上一整天,但没有人知道她在看什么,想什么。戴礼言长期抱病,终日郁郁寡欢,他对家道的日益没落感到无可奈何,而对妻子的疏远无法接受却又难有作为。除了这对沉默的夫妻,围墙内还有戴礼言年少的妹妹戴秀和年老的仆人老黄,四个人守着沉闷的家。

    戴礼言的同学章志忱突然回到小城,犹如在死水中投下一颗石子,一家人的心思均被他的到来而打乱。成为医生的他原本是周玉纹的恋人,二人的再次重逢唤起了旧情,而清纯年少的戴秀也爱上了举止优雅气质不俗的章志忱,四个人的关系纠缠在了一起。戴礼言因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而服药自尽,后经抢救脱险。一场风波令章志忱决心离开这里,周玉纹也决定继续与丈夫生活下去,戴、周二人一起站在城墙上目送章志忱远去……[1]

    演职人员/《小城之春》 编辑

    制作人 :
    江志强 李少红 李小婉 博伟达
    Eric Heumann ....associate producer
    Marc Sillam ....associate producer
    Yatming Tang ....producer
    Alain Vannier ....associate producer
    Michael J. Werner ....executive producer
    杨步亭 Bu Ting Yang ....executive producer
    原创音乐 Original Music:
    Li Zhao
    摄影 Cinematography:
    李屏宾 Pin Bing Lee ....(as Mark Li Ping-bing)
    剪辑 Film Editing:
    Jianping Xu
    艺术指导 Production Designer:
    Kuangming Cheng
    叶锦添 Tim Yip ....(as Tim Yip Kam-tim)
    美术设计 Art Direction by:
    James David Goldmark
    Xinran Tu
    服装设计 Costume Design by:
    叶锦添 Tim Yip ....(as Tim Yip Kam-tim)
    副导演/助理导演 Assistant Director:
    He Lai ....first assistant director

    塑造及传播/《小城之春》 编辑

    《小城之春》形象海报和画册设计在色调上与影片主影调统一,且能还原影片的时代背景。《小城之春》主海报设计着重于女主演心理状态的表现,支颐沉思的她正为自己的错爱和取舍而思绪纠结,以此传达出贯穿影片始终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爱伦理。

    旧版回顾/《小城之春》 编辑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 1948年版

    此片翻拍自1948年由费穆导演的同名黑白电影。1983年香港艺术中心和香港电影文化中心合办“20至40年代中国电影回顾展”,《小城之春》被中国两岸三地的电影人重新发现,1984年香港艺术中心与香港中国电影学会合办的“探索的时代:早期中国电影展”,以及1985年第9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的“亚洲大师作品钩沉”专题影展上,费穆的《小城之春》都是最受关注、最受欢迎的节目。自此以后,《小城之春》成了中国电影界一致公认的经典性作品,海内外关于《小城之春》的评论文章不断问世,这部影片和它的导演成了海内外电影界中国电影评论、研究的一大热点。1995年,《小城之春》被推选为中国电影90年历史上10部经典作品之一,更被香港电影评论界推选为世界100年电影史上的10部经典之一。
    1948年版的《小城之春》最大成就,在于打破了它以前所有中国电影的叙事形式(甚至直到今日仍无后继者)。全片只有五个人物:夫、妻、妹、客、仆(和一只鸡),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只有一个处境。夫长期患病,消极失落,妻出于道义,不得不照顾他。一日,夫的昔日同学来访,原来是妻的初恋情人。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和空间都凝固了的处境里,费穆以罕见细腻的笔触,刻画出人物的反应,透过他们的眼神、举止、极度细微的表情变化,把影片带进了一个复杂的心理层次。影片又巧妙运用了中国京剧的做手技巧,丰富了演员的表现,三番四次的单镜头跳切,交待出时空的交融,处处表现出一种即使今日看来,仍属尖端的现代电影观念。[2]

    影片赏析/《小城之春》 编辑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剧照  周玉纹与昔日恋人章志忱

    《小城之春》通过夫妻、情人、朋友、兄妹之间的感情纠葛与矛盾冲突,从人的内心世界角度,通过情感世界与现实关系的矛盾,揭示人的道德意识。影片充分肯定了人的精神、情感、人性需求的正当性。
    《小城之春》从人的内心世界角度,通过情感世界与现实关系的矛盾,揭示人的道德意识。影片充分肯定了人的精神、情感、人性需求的正当性。女主人公玉纹长年生活在那样一种令人窒息的环境里,她对爱情的渴望、幸福的追求是完全正当的。当昔日的恋人出现在面前时,情不自禁地发生了一场又一场感情波澜,这是合乎人性的真情火花。但她毕竟是已成婚的妻子,负有应有的道德感与责任感。况且,丈夫是被病魔所弦缠,他软弱却很善良,他也渴望爱情,却身不由己,他更懂得妻子为他所作的牺牲,他深感对不起妻子,他甚至真诚地设想,玉纹如果嫁给志忱该多好!为了妻子的幸福,他甚至试图自杀。这些均表现了礼言是一个善良、正直、令人同情的好人。他如果没有病,他会与妻子有良好的感情关系的。对于这样一个人,如果抛弃他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再说志忱,他一直爱着玉纹,但他与礼言有着深挚的友情。他处在恋情与友情的交叉路口上,他珍惜这两种情,不愿伤害其中任何一种情,但这又不可能,在情与理的冲突中,他是最为难、最痛苦的人物。

    无论是志忱、无论是玉纹,毕竟是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的知识人士,他们在感情上经受多大痛苦,最终总是服从礼仪的约束和道德的规范,这是符合中国文化人的作人准则的,因而也是最真实的,令人信服的。尤其,几个人物经过一番情感纠葛,更理解了对方的真情与境遇,互相达到了沟通,原来的关系得到改善,从而夫妻感情趋于融洽。因此,这部影片所揭示的夫妻之情、恋人之爱、朋友之义,这样复杂的情理矛盾纠葛,既是真实的,又是符合中国文化情义原则的。影片在艺术表现上是细腻的、优美的,体现出了中国知识分子丰富完美的人性美。《小城之春》是一部风格化比较强的影片。
    影片中只出现了妻子、丈夫、朋友、妹妹、仆人5个人物,在小城中再未出现其他人影,这样的环境表现,表面看似不真实,然而它正体现了一种独特的净化的造型风格。这是为了更突出、更集中、更清晰地体现感情世界的人物关系,并利用女主人公的独白形式揭示了人物隐秘的内心感情。影片中多次展现荒凉的小城城头,它既含蓄地隐喻当时的时代背景,也烘托女主人公的精神世界,使人物的情感与环境浑然一体,产生了一种含蓄幽深的意境,令人回味无穷。

    幕后故事/《小城之春》 编辑

    一天只拍一两个镜头
    摄影选择的地点是一所明末的官邸,《橘子红了》《人间四月天》等剧都在这里拍摄过。房屋原本已经破烂不堪,剧组斥资重新整修了一番,这里又成了一所不失富贵却又阴郁幽暗的没落世家的宅院。

    (图)《小城之春》东山镇陆巷作为《小城之春》外景地

    在光线暗淡的摄影棚中,田壮壮穿着普通的黑T恤、黑裤子和农人常穿的黑布方口鞋,正在忙着指挥工作人员。《盗马贼》、《摇滚青年》等影片都是出自田壮壮的手笔,离拍摄上一部电影已时隔10年,《小城之春》是他重出江湖的第一部作品。在过去的10年中,田导已经没有了拍片的激情和感觉。当他重新拾回拍片的欲望,便倾注了全部心血。在片场上,他手把手地给演员示范,好像自己就是剧中的“玉纹”、“志忱”。剧组平均一天只能拍一两个镜头,演员要把同样的动作重复十几到二十几遍。全剧只有100多个镜头,而一般的影视剧平均是800个镜头以上,有些电视剧更多达1200个镜头,整部影片也只有5个演员。
    阿城做木匠
    影片《小城之春》在风景如画的苏州东山镇开拍。当年张艺谋导演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李少红导演的《橘子红了》都把外景地选在了这里。田壮壮在选外景时一眼就看中了那里的老房子。如何让这所废弃的老房子“化腐朽为神奇”,田壮壮想到了阿城。鲜为人知的是,以《棋王》蜚声文坛的阿城其实还有一手木匠绝活。他搭建布景、摆弄道具常能让人耳目一新。他在美国定居时曾专门收购二手车,经过妙手改装后再出售。

    这些独一无二的“新车”颇为抢手,曾有人开价100万美元收购。这门手艺曾成为他在美国的重要经济来源。谈到这方面的才能,阿城得意地自诩为“童子功”,源于自幼的爱好。他说:“开拍前除了人物造型,其他的布景搭建、道具设计全部由我负责。”为了还原当年场景,阿城费尽周折在苏杭等地苦寻老家具。最后,他连买带租带借,花了一个多月终于找齐了几百件“老古董”布满了大宅院。

    影片花絮/《小城之春》 编辑

    宣传海报宣传海报
    回顾影片的拍摄历程,我们不难看出它在艺术表现上的一些成功的探索。早在20世纪40年代,中国电影往往写事多于写人写情,而这部影片独辟蹊径,它的人物不多,情节简单,将镜头深入人物复杂矛盾的心灵,揭示微妙的情感关系,是一部典型的心理抒情片。此外,它吸取了中国古典诗词的传统,借物喻人,以景抒情,富有诗情画意,显示了费穆导演的艺术特色,是中国电影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第5代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的田壮壮在蛰伏了8年之后,复出的第一部电影就是重拍50年前的这部影片,集结了阿城、李少红、叶锦添等超级幕后班底的新版《小城之春》在国际上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在谈及这部电影时,田壮壮说:“旧版的《小城之春》好多人都没看过,但它的光彩在今天依旧闪亮。两部《小城之春》是中国电影人相隔50年的对话,也是50年来关于人文精神的继承和延续。”

    影史地位/《小城之春》 编辑

    世界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中国电影界一致公认的经典性作品;开创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心理写实主义、比较完整的散文结构、诗化电影的先河,“放射出让人目眩心惊的光芒”。

    世界一百年电影史上的十部经典名作之一;中国电影九十年的十部经典作品之一。《小城之春》被誉为“中国电影界一致公认的经典性作品”。香港电影评论界将其推选为“有史以来中国最佳电影”,著名导演张艺谋称自己最喜欢的中国电影就是《小城之春》。

    相关评论/《小城之春》 编辑

    媒体简评

    “2000年人人都觉得应该是理想实现的时候了,所以在那一年人们把表面文章都做得很漂亮,但是心都挺沉的,有一种没来由的惶恐。”这是田壮壮在谈到他重拍仙、城之春》的动机的时候所要说的话。田壮壮是第五代导演中经历最为坎坷的一个,他的《猎场札撒》《盗马贼》《蓝风筝》都在电影史上有着他应有的位置,可惜看到这些影片的中国观众并不多。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给田壮壮带来极大荣誉的《蓝风筝》带给他的还有一纸禁拍令。之后,当张艺谋陈凯歌先后返身主流之后,田壮壮却是沉寂多年。2001年,田壮壮重拍了《小城之春》。这个时候的中国电影,面对严苛的电影审查制度,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无力与美国大片竞争市场了。
    也许是田壮壮自身的艺术气质与《小城之春相去甚远,我们在听不到周玉纹的喃喃自语之后,还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男性导演讲述的一个故事,无关风月,也无关家国情怀。客观,冷漠,你无法为章志忱的激情感动,也无法为周玉纹的压抑痛苦,你要被说服的就是你要如何理解那个守着还不算破败的大宅院的戴礼言,他是值得同情的,田壮壮为此还改外形上要比辛柏青显得健康许多的吴军来演戴礼言(吴军原本是演章志忱的),这也成为后来被众多费穆版《小城之春》的拥趸所诟病之处。这个戴礼言面色红润,完全不像有顽症的人,而且台词里还出现了他曾经是学校里可以在吊环上做倒立动作的人。这样强大的人,怎么没有办法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搞定呢?回头再看看田壮壮合弃了周玉纹的画外音的做法,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要给予戴礼言那么多笔触了。究竟这还是一个戴礼言/男人说了算的世界。2002年的中国与 1948年的中国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存天理灭人欲”,在价值取向上,田壮壮发生了极大的偏移,这是否受到该片监制李少红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因为在李少红的电视剧《橘子红了》里边,我们也看到的是她对女性尊严毫无同情地伤害,一个大老婆为了完成为丈夫生孩子的愿望,而不惜用各种手段感化打动另一个原本要追爱情自由的少女,导演对此不作任何批判,而是极尽所能地予以美化和讴歌。田壮壮在无法进入周玉纹内心的情况下,只有选择客观的方式。
    “画外音给人的感觉比较近,或者是一个比较主观的状态。我觉得,已经过了50年了,我希望这个距离远一些,现在的人去看,应有一个观赏距离的不同。我还是希望远远地看这件事,应该是更客观一些了。因为我觉得重拍的方式不一样了,叙述的心情也不一样了,和那个时代的距离也不一样了,可能是为了统一吧。”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的时候,田壮壮阐释了新作去掉画外音的原因。可在我看来,改变视点还不是一个主客观与距离的问题,而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此时的中国和彼时的中国有了什么不同,有了什么改变,在我看来,50多年在历史的长河中算不了什么,我们几乎还在原地踏步,有时候还让我感觉在某些方面倒退了许多。鲁迅先生说的搬一张椅子都需要流血的一个民族,可能连搬椅子的冲动都没有了。有一张椅子,还可以依靠,还可以让你躺在上面打个盹。
    费穆将非常惨痛的故事放在那样的一个背景下,可以看到他对人性的尊重和哀伤,每每看来,都让人溅泪和惊心。而在田壮壮的影片中,我们看不到了。甚至连小城也不再是抽象的,我们看到了火车,看到了药铺,还看到了城墙之外一排排隐隐的平房,在这样的环境里,周玉纹在城头的张望便显得是那样的矫揉造作和无病呻吟了。废墟的意象自然也被取消了。家中甚至还有茁壮成长的枫叶,爱情的不足在这里算得了什么呢?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妹妹戴秀的塑造,因为嫂子的“偶然失足”,她对男人以及外面世界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说过分点,要让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从此在小城里和她的嫂子—样做一个“温良俭恭让”的贤妻良母。在费穆版里驾驭着两个男性的是欲走还留的周玉纹,而田壮壮版里的玉纹由于过于小巧和乏味,完全看不到裹在她旗袍里的蓬勃的情欲,灵肉的战争显得很轻飘,顶多只能看成是一出爱情的游戏。
    在原来的影片中,戴礼言是迟钝的,而这个戴礼言却是警觉的。章志忱和周玉纹的私情很快就被戴礼言明察秋毫。当他得知玉纹跟他生活在一起不太愉快的原因之后,他所选择的就是通过自杀来挽留住玉纹。因为他离不开玉纹。戴礼言没有勇气放弃周玉纹,也没曾想过要放周玉纹一条生路。感到惭愧的居然是救了戴礼言一命的章志忱。影片的结尾,章志忱离开,充满悔恨的周玉纹决定留下继续照顾戴礼言。田壮壮对这个实际上无力回天的男人充满了同情,他不忍心这个男人受到任何伤害。这样的代价就是贬低周玉纹和章志忱的“婚外恋”。甚至周玉纹的扮演者胡靖钒在后来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也是这样回答主持人的提问的:“如果是我,我会选择戴礼言。”胡靖钒的回答让《半边天》的主持人李潘颇为意外。而胡靖钒的理由也很充分,戴礼言踏实,章志忱无法让人得到安全感。
    同样的故事,但是讲故事的人已经不是我——周玉纹,而是田壮壮本人或者说他后面的当下中国的主流话语。所以说田壮壮版的《小城之春》绝对不是描红和临摹,话语说他,他并没有新鲜的话语。这个《小城之春》根本性的变化是视点的变化。费穆的小城是荒芜的,可是他还是有所期待的,田壮壮的小城是丰盈的,可是生活在里面的人却是无所指望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两个小城所印证的时代都是准确的,看看今天泛滥成灾的“真情”节目,你都会不寒而栗。没有爱情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个家庭依然是稳定的,只要戴礼言还有雄心重振戴家的家业,牺牲一个周玉纹的爱情那又算得了什么呢?费穆版的玉纹虽然留下了,可费穆对这样的牺牲是有锥心之痛的;而田壮壮版的玉纹留下了,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已经恢复了健康,田壮壮要感激的是玉纹的无私与奉献。剪掉出墙的红杏,将枝桠做一个标本,那也不照样是一种“美丽”?
    费穆讲述的是期待与张望,田壮壮讲述的是一个男人获得救助的故事。田壮壮版的《小城之春》让我想起李安的《饮食男女》,最独立最要强的二女儿吴倩莲回到父亲身边,父亲恢复了味觉。田壮壮版《小城之春》里,所有的人重新回到原有的生活秩序里,“不道德的婚姻”在温情脉脉地叙述下继续进行,在肯定所有人伦价值的情况下,惟一被否定的就是爱情。人性的解放在1948年在《小城之春》中被费穆提出来,而到了2002年,却成为田壮壮依然不敢正视的东西,相隔半个世纪的中国电影的对话,以当下的失语和倒退为结果,情何以堪?
    1948年,费穆和他的《小城之春》在中国电影史上的出现是寂静无声的,那是一个正在剧烈变动的时代,一个守着没有爱情的病丈夫的少妇周玉纹的幽怨在银幕上迂迂回回地宣泄着,显得那样的不合时宜。费穆先生没有想到他留给后人的会是一部登峰造极之作,犹如《红楼梦》是中国小说无法超越的集大成者,《小城之眷》也成了一部时代越久远,光芒越为耀眼的中国电影。说不完的《小城之春》,事隔50年之后,我在中国电影资料馆看到《小城之春》的时候,它带给我的震撼是先前中国电影所绝无仅有的。
    50年过去了,费穆的《小城之春》似乎成为中国电影的一个象征,而它在电影叙事上的超前性,在同时代的世界电影之中都绝无仅有,以至于到现在来看它的叙事仍然如此前卫和自由。《小城之春》这样的影片,在1948年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通过个人情绪来表达时代症候的影片一度缺失。直到1995年《巫山云雨》的出现,我们才在这部影片里感受到了《小城之春》里所蕴涵的的东西,相隔着一条大江的男女主人公对彼此的漫长期待在最后一个镜头才得以完成。后来,吕乐在他导演的影片《赵先生》里穿插了《小城之春》的若干片断,向《小城之春》表达丁自己的敬意。而贾樟柯的史诗电影《站台》的宣传册上更是写下了意味深长的句子“死气沉沉的小城春心荡漾的人们”。难以忘却的80年代,春心荡漾的人们走出了禁锢周玉纹,包括戴礼言的“小城”。
    2001年,蛰伏多年的田壮壮以更彻底的一种方式向费穆致敬,重拍了《小城之春》。新《小城之春》片头字幕上写着“献给中国电影的先驱者”的字样。重拍或许是有话要说,说得如何不论,我们依然应该感谢田壮壮,他至少让我们再度对费穆先生的《小城之春》投去更多的关注。

    回顾影片的拍摄历程,我们不难看出它在艺术表现上的一些成功的探索。早在20世纪40年代,中国电影往往写事多于写人写情,而这部影片独辟蹊径,它的人物不多,情节简单,将镜头深入人物复杂矛盾的心灵,揭示微妙的情感关系,是一部典型的心理抒情片。此外,它吸取了中国古典诗词的传统,借物喻人,以景抒情,富有诗情画意,显示了费穆导演的艺术特色,是中国电影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第5代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的田壮壮在蛰伏了8年之后,复出的第一部电影就是重拍50年前的这部影片,集结了阿城、李少红、叶锦添等超级幕后班底的新版《小城之春》在国际上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在谈及这部电影时,田壮壮说:“旧版的《小城之春》好多人都没看过,但它的光彩在今天依旧闪亮。两部《小城之春》是中国电影人相隔50年的对话,也是50年来关于人文精神的继承和延续。”

    名家点评

    我最喜欢的片子有一大堆,不能一一列举,就中国的电影而言,我最喜欢1948年的《小城之春》,我觉得这部影片在当时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我们今天看来,觉得还是不能跟它比较。
    ——著名导演 张艺谋 
    关于《小城之春》这部电影,几乎世界上每一个地方,在我能够接触和阅读到的所有文章和评论中,没有不对这部影片的成就感到惊讶,感到很大的震惊,证明这部影片本身的成就是可以肯定的。从电影的角度来看,当然它已经是一件发生了的事情,可能是过去型,但从电影叙述的过程中看,又好像是现在型。影片以多重的意义和解释体现出其现代性,它的主观和客观永远都交错在一起,这样复杂的叙述方法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部电影中很多的电影语言都显现出极大的张力……我觉得费穆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香港著名影评人、电影导演 舒琪
    《小城之春》讲了一个故事,却在多种层面上有不同的意味,是很有意思的。虽然影片讲述的是一个私人化的故事,但在它的影像中处处浸含着“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意境,家国之思无可逃避。影片中所体现的新与旧,道德与情欲,死气沉沉与生命活力之间的对抗更为那个特定的时代做下了意味深长的注脚。
    ——影评人娜斯 

    观众评语

    李先生(30多岁,技术工作者):觉得节奏太慢了,有点和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不合拍。 
    许先生(18岁,学生):电影一般,只能说一般。 
    刘先生(40多岁):一般,节奏太慢了点。是翻拍得不错,色彩、镜头画面也挺美的,但就是觉得不够现代,属于过去的年代了。 
    某小姐(20多岁):我觉得原来费穆导演的那部更好,用黑白的颜色更能反映出那个年代的感觉。现在田壮壮的这部也拍得很美,也很好,但觉得彩色的画面始终带不出对于过去那个时代原来的感觉。我还是喜欢以前的《小城之春》。 

    新旧两版对比/《小城之春》 编辑

    海报海报
    在提到新拍版“小城之春”之前必须三言两语点一下老版“小城之春”。导演费穆在1948年那个特殊的历史大环境下奉献出了一个在当时倍遭质疑,但在日后数十年的华语电影世界中独树一帜卓尔不群被无数电影人奉为经典中的经典,甚至直到今天仍被看作无法超越的华语电影---它,就是“小城之春”!1948年文华影业公司出品,主演:韦伟李纬石羽。关于剧情,不得不再多说两句。故事说的是战后残垣断壁的小城里,戴礼言夫妇和一日突然到来的老友章志忱之间发生的微妙的关系,全片人物只有5个,包括戴家小妹和仆人老黄,但就在这几个简单的人物之间却发生了生生死死,情情欲欲,无奈与痛苦,明快和希望的情感纠葛。。。我看老版“小城之春”还是在没有DVD的年代,是慕名看的VCD,当时看完的第一感觉是很老的黑白片,连字都从右写向左的,而全片看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时犹豫着想为何此片名气如此之大?但无论如何该片却也多多少少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2002年北京一个酷暑难当的夜晚,我终于等来了新版“小城之春”。盛夏的东单大华电影院小厅,根本容纳不下多少观众,海报上赫然写着“全球同期上映”的字样,可惜这样一个经典的老片重拍却挤不上在正式的大院线上映,相比之下杨紫琼的“天脉传奇”门口却是趋之若鹜。还好,看“小城”的人比我想象的多一点。。。
    好,步入正题了,下面想写的是看完新旧两版“小城之春”之后做出的一点比较。在此之前还要罗唆两句人物关系:礼言是体弱多病的丈夫,玉纹是美丽娴淑的妻子,志忱是个医生,他是礼言的老同学也是玉纹昔日的恋人。。。一日,志忱来小城看望礼言并在戴家小住几日。。。
    首先要说的是第五代导演田壮壮的新“小城之春”比较好的还原了老“小城之春”,应该说是极其忠实的还原了。但,在部分情节上,当你把新旧两版都看过之后对比来看就能发现二者的不同,当然这也是一个有趣的比较。。。
    比较一,“独白”
    其实在男女主人公---志忱和玉纹在戴家相见之前,新老两版已经在全片基调上产生了不同,老版从一开始就是玉纹一个人在城墙头漫无目的的走着及独白,这一段独白非常细腻而经典,为全片定下了委婉伤怀的情调:“没什么事,我可以这样在城墙上呆上一天。。。我没有勇气死,他(礼言)好象没有勇气活。。。”,类似的独白一直延伸到后面的情节发展。而新版取消了女主人公的独白,应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全片的文理清晰度和点睛之笔的力度,唯一让人留下印象的倒是新版的摄影,比如同样也是开头一段玉纹独自在城墙走着,慢慢的沉默的走出画面,但镜头还停留在没有了人物的城墙头良许,风吹枯木。同样的摄影技巧在后面也是如出一辙,这是侯孝贤的御用摄影师李屏宾为新“小城之春”带来的一个有特色的处理。
    比较二:“相见”
    在看老版的时候没有觉得玉纹和志忱相见一段处理的有何特别之处,但在看了新版之后回头再看老版就发现一个自然朴素一个突兀生涩。新版:志忱来到荒废的戴家找老同学礼言,他把行李放在门口,在和礼言高兴相见之后,礼言说已经娶了太太然后给志忱引见,玉纹缓步出来,因为片中取消了独白,看上去有些难测和生硬,她并没有什么表情,志忱则是惊讶万分,冒出的一句却是“玉纹,你怎么在这儿?!”说真的,看到这里我简直有点哑然失笑。。。再来看老版这一段的处理:同样是志忱生龙活虎的从断墙跳进园子,不过一个细节是他双手都拎着箱子,同样和礼言喜悦相见,是他看见礼言站在小山坡上就冲上去二人握手分外高兴,接着,是玉纹的戏,她有场独白:“客人姓章?也许是他,也许不是。。。”她换了件衣服,远远走过来,独白:“远看,看不出来。。。”这时候,镜头给的是志忱,也是惊讶,但没有流露太多,他叫了声:“大嫂。。。”,然后说:“是---你?”台词上的稍许改动,效果不尽相同。
    比较三:“相约”
    志忱在戴家住下后慢慢的了解到礼言和玉纹夫妇间的痛苦,礼言病体缠身多年,整日心情抑郁,玉纹内心痛苦却只能尽妻子的责任来服侍丈夫。志忱的到来,让玉纹的悲苦的心境掀起了些许波澜。。。志忱约玉纹午后到城墙头相见,此段情节新版改动不是很大,二人在城墙头聊天,但随后有一个地方与老版出入甚多,新版里玉纹悠怨的说自己可以这样在城墙头呆着,有的时候就睡着了,她指着一棵树叉上的丝巾说那就是睡着时被风刮走的,志忱听说后突然跑下山,爬上了树,摘下那条丝巾向玉纹招手。唉,这是本片再次让我想笑的一个场景。老版的处理是怎样的?根本没有丝巾这段,两人从城墙上散步下来,在一条无人的小路上走着,彼此靠的很近,然后象怕被人看见似的一下分开的很远,保持着距离,走着走着,又靠近了,又分远了,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这种处理,至少我看了不会发笑。。。
    比较四:“伤手”
    某晚,戴家小妹的生日,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志忱和玉纹似乎忘记了周遭,释放了压抑了很久的感情,二人在饭桌前划拳猜酒喝的很尽兴,而一旁的礼言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沉默的走出去回到自己房间带着病体躺下。。。夜晚到来了,玉纹来找志忱,二人积郁许久的情感就要爆发,志忱突然清醒了,他奔出房把玉纹锁在屋里,玉纹情急之下,用手砸破了玻璃。。。新版和老版对下文的处理再次发生了差异:新版玉纹伤手后,自己也渐渐冷静,志忱颓然倒地,玉纹自己回到房间,拿出块手帕包扎伤口。而老版的情节则是,志忱看到玉纹伤手大惊失色,他慌忙打开房门,取出药箱,为玉纹包好伤,握着玉纹的手,把脸埋在上面,痛苦的哭了,玉纹站起身,说:“谢谢。。。”然后孤独的走开。。。这段情节是全片最重头的一段内容,从情感的压抑到爆发到再次压抑,老版处理的不急不缓,恰到好处,而新版则稍有些慌张。
    比较五:“自杀”
    丈夫礼言已经了解到妻子和老朋友及自己病体和心境上的痛苦,他也爱惜着玉纹,他决定成全他们,于是服下了安眠药。礼言自杀这一段,新版与老版保持了相当程度的一致,似乎没有可挑剔的地方,但是,就在一个微乎其微的小细节上,二者再次让人产生了不同的感受。礼言吞下安眠药被及时发现,志忱及时抢救,礼言渐渐苏醒。此刻的玉纹内心受着煎熬,她痛苦,惭愧,伏在礼言的身上,她哭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啊!”这个场景的处理新老版如出一辙,但是新版此时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老版中,玉纹问完了这句话,礼言的眼角慢慢滑出一滴泪。。。而在新版中,这一细节没有看到。应该说这是全片第二个重要的场景处理,三个主人公的性格,情感,各自内心的世界在这一场景中被揭示的淋漓尽致,而礼言接近全片片尾流下的这滴眼泪应该说有着点睛之作。新版缺少了这样一个处理,在直指人心的震撼力上逊色了很多。。。
    比较六:“送别”
    第一次看完老版“小城之春”,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其实就是片尾。因此,在看新版“小城”之时,我一直期待这个结尾的到来。可惜。。。我没有想到,全片在基本还原老版的面貌下居然有着这样一个和老版完全背异的结尾!在经过生死边缘,情感的爆发和回归之后,志忱终于要离开戴家,离开这个小城了,小妹和仆人老黄送他到火车站。。。新版的处理仅仅就是三个人边走边说,而与此同时渐渐恢复身体的礼言在院子里剪树叉,妻子玉纹淡淡淡的出来说别太累了,然后进屋绣花,镜头推远,全片结束了?!这个结尾实在太出乎意料的平淡无味了,失望到家!因此不得不把老版的结尾拿出来:同样是小妹他们去送志忱,志忱看上去心境已平静但仍掩不住伤怀,小妹打趣的说:“章大哥,什么时候再来我家啊?”志忱笑着说:“明年春天!”小妹嚷着:“不!今年暑假!”大家笑做一团。仅仅就这两句对白(新版中被取消)足以概况全片的内涵之一!若有若无的希望,明亮有朝气的未来。。。同时,在高高的城墙上,有一个人在眺望,她,是玉纹!这时候,礼言慢慢走进镜头,走到玉纹身边,他刚刚恢复身体,还拄着拐杖,玉纹轻轻扶着礼言,伸出手给他指向远方,可能,那是志忱走远的身影。。。镜头向后拉,玉纹和礼言二人在城墙头并肩站着。。。全片完!老版“小城之春”这一完美的结尾给人留下了茶一般的意味深长。。。
    实事求是的说,新版“小城之春”同样是一部严肃认真的好片子,只是在部分内容上与老版比起来略有粗糙和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当然,摄影(李屏宾),美术(叶锦添)等方面都比几十年前的黑白片有了很多程度的改进,可惜音乐的运用太少,几乎是零,是为遗憾之一。但还好,主要演员都虽为新人,但表演上都比较质朴并没有矫揉造作现象。总的说,新小城在情感的阐述和风格的沿用上,基本与48年老小城中费穆的理念同步,与传统的国人情感同步!
    古诗说的好: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导演简介/《小城之春》 编辑

    田壮壮田壮壮

    《小城之春》导演田壮壮,中国著名导演。北京人,是著名电影演员于蓝田方的儿子。1978年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与陈凯歌张艺谋等人是同学,被称为第五代
    1982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他的处女作《我们的角落》率先在文艺界引起轰动。 《盗马贼》《猎场札撒》体现着他为人性格豪爽而把柔情隐于心底的风格。在第五代导演中,他的运气显得不佳,一些影片遭到禁映,代表作受到种种非议。尽管如此,《盗马贼》终以它独特的魅力和全新的电影形象赢得了“瑞士第三世界电影节大奖”,在《蓝风筝》中他又以独特的视点来看待“文革”那段历史。日本著名评论家佐滕忠男称他为“当代中国最有才华、最杰出的电影导演”。近年来他一直关心着青年导演的发展,并监督策划了《长大成人》等影片。

    获得奖项/《小城之春》 编辑

    圣马可最佳影片奖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6-09
    [2]^引用日期:2015-06-09
    扩展阅读
    1新浪影音娱乐
    2网易娱乐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6-02 12:29:13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