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市隐庐医学杂着》

    《市隐庐医学杂着》是清人(公元1644-1911年)王严士著的一部中医著作,题词者为赵叙。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市隐庐医学杂着》 作者: 王严士
    类别: 古代医书 语种: 中文
    装帧: 平装 简介: 是清人王严士著的一部中医著作,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书籍信息 /《市隐庐医学杂着》 编辑

    书名:市隐庐医学杂着

    作者:王严士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题词:赵叙

    相关介绍 /《市隐庐医学杂着》 编辑

    论湿温证用药之误

    人有积湿,或因脾虚不能运化,或因喜啖浓肥,恣饮茶酒之故。盖湿蕴则生热,无寒热者,谓之湿热病。先寒后热,有汗而热不解者,谓之湿温证。虽在伤寒门内,不得用伤寒方中治 太阳经证之桂枝、麻黄汤,此尽人皆知者也。其脉必濡大而数,其舌苔必白腻转为黄腻,或见湿灰,口虽觉干,不能多饮;或含水而不欲下咽,此因湿盛于中,故不能饮,热胜于湿,故口觉干也。夫湿为病之本,热乃湿所化;然则治湿温者,必芳香以燥之,苦寒以泄之,淡渗以利之,为一定之理,毫无疑义者也。今之治湿温者反是,其方必用豆豉、生地,名曰黑膏汤。欲以豆豉表汗,生地泄热也。不知今之豆豉,不用桑叶制,而用麻黄制,是以热助热也。生地性粘腻,滞痰涎,是以湿助湿也。助之不已,则湿愈盛而热愈炽,时觉口渴,(热炽故也。)舌苔垢腻,其至灰黑,(湿盛故也。黑为水色。)神志昏迷,口多呓语。(皆热炽湿盛之见象。)医者不知其为药所误,见其昏迷呓语,以为必发疹子,而重用豆豉、豆卷(亦麻黄制。)等以汗之,不恤竭力以助其热;见其舌灰口渴,以为防其劫津,而重用沙参、石斛 等以润之,不恤竭力以助其湿。至此而昏迷愈甚,舌色愈灰,痰涎上涌,命在顷刻,万无生理。医乃手足无措,无以名之,名之曰肺闭,而用紫雪丹、至宝丹、牛黄丸、濂珠粉、乌 犀角,一服再服,使湿热之邪,尽引入心包,遂一厥而不复醒矣。岂知湿为阴邪,为浊邪;暑为阳邪,为清邪。清阳之邪,有气无质,可用紫雪等丹开泄而去;阴浊之邪,有气有质,不可用开泄,一开泄则邪陷心包,死不旋踵矣!呜呼!湿温一症,始误于豆豉,生地等之助热助湿,继误于豆卷、石斛等之助热助湿。终误于紫雪、至宝等之引邪入心,以置之必死之地,而岂知湿温本非死证耶。湿温非死证,而今之患湿温者,往往致死岂非服药之误乎。今夫病名曰湿,即不当以助湿之药以治湿病,虽甚庸愚,必知之也。病名曰温,即不当以助温之药以治温病,虽甚庸愚,必知之也。而病者乃不之知,医者亦不之知,医之有时名者,更不之知,岂不大可怪耶! 且夫湿为阴邪,阴盛者阳必衰,未有阳衰而可以滋阴者也。阴愈滋则(湿愈)盛,以滋阴者治湿,是犹灌卤于地,而望其燥也。愚孰甚哉!然则如何而可治湿温乎?曰∶始未化火,则用朴、术、陈、夏等以香燥之;继而化火,则用连、芩、栀、翘等以苦泄;终而湿降,则用茯苓 、通草、泽泻、车前子等以淡渗之,始终不当发汗。盖湿家自有汗,不可再发其汗也。始终不当滋阴,滋阴是以水济水,无益而有害也。无如邪说中人,深入骨髓,愚人无主,听命庸医,忠告之言,茫然不省。吾未如之何已! 尝过一富翁之门,见其倾有药渣,中有金斛,不以为意。既而见有霍斛矣,既而见有鲜斛矣,最后见有铁皮风斛矣。余乃叹曰∶当此湿令,病多湿温,投此不已,病其殆哉。未几,翁果死。盖人参与石斛连投,惟恐其津之劫也。然而闻之者,不以为误,一若与其以燥湿生,无宁以滋阴死者。呜呼!滋阴之说,中于人心,虽死不悔。吾安得运万千广长舌,登生公说法坛,使顽石一齐点头哉? 

    附录天保采薇汤方

    羌活前胡制半夏陈皮柴胡赤芍茯苓川芎枳壳制川朴桔梗苍术 升麻葛根藿香独活甘草 方内柴、前、升、葛,为必用之药。湿盛者,朴、夏、陈、术,亦不可少。骨节酸楚者,风淫于内也,羌、独为主;倘已化燥,舌上少津,则朴、夏、陈、术等燥品,宜从删减。不可执一不化也。

    小儿难治之症有四说

    小儿气体结实,感受风寒,因而发热,热盛生风,风盛生痰,忽然痉厥,不省人事,此谓急惊,外治用针用刮,用推用拿;内治用清用泻,用消用开,即能清醒。如阵云四合,雷雨大作,霹雳一声,云开雨止,转瞬睛明,其来也忽,其去也突。故治急惊者,似难而实易。所难治者,厥惟四焉。一曰慢惊。或因先天肾水不充,或因后天脾土不足,脏腑空虚,腠理不密,风寒易感,时寒时热,谷食少进,大便溏泄;或因断乳太早杂食伤脾,或痘后疹后痧后疟后痢后,及一切大病久病之后,正气大亏,皆能成慢惊。而又莫速于大吐大泻之后,竟有一日即成慢惊者,不可不知也。治法与急惊正大相反,莫善于庄在田之《福幼编》,惟温惟补,大剂连进,乃可挽回。稍有迟疑,必不可救。而医家、病家,皆以为奇闻,此其所以难也。二曰痧子。痧子一症,轻者避风,不药能愈;重者辛散,亦可透发。体虚者扶正以达邪,火盛者滋阴以助汗,幼科书在,本不难治。自夫人误认痧子之喉痛为喉证,不用辛散,专用寒凉以治其内,珠黄以治其外,使痧毒不能外达于皮毛,则必上攻于咽喉,竟成不治之症,而难治矣。(详见前麻证喉痛说。)炳按∶小儿之病,亦难言也。余十五年前,治朱姓子,半夜来请,小儿五岁,面赤身热 ,脉数大汗,舌亦红,有白虎证见象。但余在外房拟方,(连余一日内七医诊视,六用清凉。)问药曾吃过否?曰∶拣两方已各吃一帖矣,无效也。而片刻泻七次矣。余乃定人参、附子、炒 干姜、于术、炙草、茯苓、煨木香为主药。余回家已四鼓后,是方一剂,热退汗止泻定而愈。三曰痘证。近年牛痘盛行,痘科专家,几同绝响。一二种痘之人,大都粗工,下苗以外,茫无所知。适或痘不稳顺,及时行天花,急而求方,彼惟以犀、羚、连、芩等一派寒凉之品投之,使血凝气滞,痘浆冰搁,塌陷而死,其变甚速。治法始终当以补气血扶阳气为要义,用药以温补少加发散为首务。庄在田《遂生编》,实为痘科圣书,非他家所能及也。四曰脐风 。此症因产时受风,有生下即成者,有迟至百日者,七日内最易犯此,尤宜时刻留心。但见眉心有一点黄色,便是脐风,脐上必现青筋,即速施治,不治则黄至鼻端,不治则黄至嘴唇,不治则鸦声撮口,哭不成声,咀乳无力。急治之,犹或十能活一。治法莫妙于《幼科铁镜》之灯火十三,与《广生编》之四等法。治之得法,顷刻可愈。余尝亲手试之,非臆度也。以上四症治法,皆详见余所辑《保赤要言》中。今复表而出之,欲使病家知四症虽难治,要皆有可治之法,勿视为难而竟不治也。总之,治得其法,则难者亦易;治不得法,则易者亦难。难易之别,亦视其治之如何耳! [1]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0-06-2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7-15 09: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