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建筑师的20岁》

    在当今建筑学领域,伦佐·皮亚诺、让·努维尔、理卡多·雷可瑞塔、弗兰克·盖里,贝聿铭,多米尼克·佩罗的大名,可谓无人不知,大家对他们的建筑作品也都耳熟能详,但是他们作为一位建筑师的成长道路却鲜有人知。1998年,时任东京大学教授的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邀请了当今世界上这六位炙手可热的建筑大师到东京大学和师生们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畅谈他们年轻时的求学生涯和从业经历,本书即是当时的访谈内容记录。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建筑师的20岁》 作者: 王静,王建国,费移山 译
    类别: 大师作品与思想 价格: 38.00
    字数: 20.7 语种: 汉语
    ISBN: 9787302111269 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页数: 201页 出版时间: 2005年12月1日
    装帧: 平装

    目录

    详细资料/《建筑师的20岁》 编辑

    作  者: 王静王建国费移山

    出 版 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5-12-1

    字  数: 207000

    版  次: 1

    页  数: 201

    印刷时间: 2006/09/01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302111269

    包  装: 平装

    内容简介/《建筑师的20岁》 编辑

    《建筑师的20岁》《建筑师的20岁》

    这些访谈生动而轻松,提供了一般画册、图书难以涉及的细节.其中有坚持,有艰辛,更有成功的喜悦,透露出大师们独一无二的鲜明个性,坦率真诚的人格力量以及他们对建筑设计的执著热爱。

    本书中文版的出版得到六位建筑大师的关注,他们提供了一些日文版中没有发表的照片,为本书增添了不少亮色。

    目录包括/《建筑师的20岁》 编辑

    译者弁言
    引言
    启示和收获
    访谈录
    伦佐皮亚诺
    让努维尔
    理卡多雷可瑞塔
    雷姆库哈斯
    弗兰克盖里
    贝聿铭
    多米尼克佩罗
    座谈会
    建筑与教育——如何制造“场所”
    编译者简历
    座谈会出席者简历
    演讲者简历撰写者和注释执笔者简历
    译者简历
    责编后记

    相关书摘/《建筑师的20岁》 编辑

    《建筑师的20岁》《建筑师的20岁》

    被退回来的毕业设计

    努维尔——当时的一个倾向是,做这样的方案也是可以的,但并不是学校应该鼓励的一个方向。但是,“68年”改变了这一切,在那一年我也建成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是一个小住宅。这座建筑明显受到巴兰和维利利奥的强烈影响,同时也有詹姆斯·斯特林的影响。建筑着重表现三个倾斜的面,玻璃面像水族馆那样伸出来。这是和克劳德·巴兰的事务所的一位朋友一起设计的,他在1968年进行了他的毕业设计。

    1968年这一年,是校园斗争的一年,谁都能够拿到毕业证书。但是有一个人没有拿到,就是我的这位朋友。虽然他和我一起提交了设计作品,但被退了回来。那个时候是一个非常容易毕业的时代,即使什么都没有提交,只要拿革命做借口就能够得到认可并顺利毕业。我呢,是在几年后提交了别的作品,顺利地拿到了毕业证书。

    我们的方案受到巴兰和维利利奥的影响,建筑空间是一个没有垂直墙壁的,完全由倾斜的墙壁组成的空间。当我把要塞和军事设施等作为设计资料进行说明以后,立即就被称为是法西斯主义。在西班牙的弗兰克建有一座专门进行刑讯的监狱,那座监狱为了搅乱人的视觉而没有垂直的墙壁,这被拿出来作为证据。

    这个住宅在两三年后得以实现,从建成后的效果来看,完全没有老师们严厉批评的那样用来刑讯的空间形象。相反,主人还非常愉快地住在那里。那位朋友在两年后再次提交了完全相同的方案,拿到了毕业证书。当年的巴黎美术学院就发生了这么重大的变化。
    P61-62

    书评/《建筑师的20岁》 编辑

    关于央视新楼,最近随着库哈斯的新书《content》的问世,再次掀起轩然大波。直到今天,中国人对这个老外的批判还停留在他所设计作品的形式领域,不管形式本身是否真有问题,我觉得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挺落后的。 
    花一个晚上看完了东京大学安藤忠雄研究室编的六位国际建筑师访谈录——《建筑师的20岁》,说实话,觉得这书卖38元一本有些物非所值,唯一好的感觉是仿佛自己也沉浸在与那个亲身感受过生存与创造艰辛的活跃群体面对面交流的气场中,比起从电脑上获取词典式的信息,确实多了种能量的传递感。 
    趁着弗兰克•盖里所说的“抵抗期”,摘录书中一些关于建筑教育,事实上也可以在更广阔领域延伸的经验之谈,与大家分享。 
     
    伦佐•皮亚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我觉得,你们不要低估你们曾经拥有并可深度挖掘的个人经验的重要性,因为这是你们每个人的(成长)历史,也就是维系你们自己的根脉。有人曾经说,一个人在孩提时代,其习性实际上就已定格,而在他后来的人生中所做的只上对其经历的追根溯源而已。我认为,一个人不能忘记你来自何处,你的出生地和那些属于你自己而别人所没有的东西,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换句话说,不要像我这样,也不要像安藤或大野那样,只要像你们自己,不要以别人作为自己的样板,你们必须构筑你们自己。 
    人们说技术是重要的,并不是因技术本身重要,而是因为赋予了你做决定的自由度。溜以,当我们谈到“自主性”时,自主性并不仅仅是一种精神状态,自主性要超越它,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具备良好的对技术和科学属性的认识,以及足以支持你想法的自主性。 
    安藤忠雄: 
    现在的学生都拥有优越的生活环境和温和的表情,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够亲眼看到库哈斯那严酷的表情,哪怕只是一瞬,也会感受到对建筑的思索应该是这样一个苦苦寻求的过程,是这样辛苦的一件事情。 
    虽然库哈斯具有这么大的影响,但他实际上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他根本没有肩负着整个建筑界的使命感,也没有对他的影响力负责的责任感,这让人感到他快活而又冷酷。 
    但是,库哈斯焦躁而又痛苦的相貌,以及每天都在试图缩小理论与现实的差距的奋斗,也向我们表露出他心中强烈的困惑。 
    (注:这让我想起台湾建筑师阮庆岳在《开门见山色》中对库哈斯的一句评语:他有一颗心,但他把他放在冰上。以恶抗恶,对于他是一种骄傲的诱惑。另外,库哈斯本人说:“在设计的过程中,你必须探索你的恐惧,才能增强你的信念。”) 
    弗兰克•盖里: 
    你们可能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走进工作室,你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清理你?工作室。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通过这种抵抗性机制去推迟富有创造性的工作,因为这让你感到慌张,让你感到担心。我认为这种情绪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担忧的情绪,是因为我们并不确定我们所要做的事。多年以后这种情绪已经能让我感到安慰,因为我知道如果清楚自己将会做些什么,我很有可能就会停滞不前了。 
    (哈哈,这对我是个很好的安慰,因为现在,我就是在延迟、抵抗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的状态下,来做这些不太需要动脑子,而且在我看来至少是无害的读书笔记的) 
    贝聿铭: 
    我将向大家推荐一样东西,这就是旅行。我在旅行中获得的知识要远比在学校中所得要多。但是要从旅行中获益,就必须先学好历史,例如,如果你不了解文艺复兴的历史,或者当你去雅典的时候,却不知道希腊的帕特农神庙,你就不能看到那些你本该看到的东西。但是如果你研究过文艺复兴的历史,当你去佛罗伦萨的时候,你的眼睛就能告诉你很多东西。 
    多米尼克•佩罗: 
    我认为让•努维尔先生他们这些人打破了学院派思想。所谓的学院派,就是重视形态等形式上的东西,或者说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新一代的建筑师对形式之类的东西没有兴趣,他们对自然,或者说广义上的自然,以及事物之间的关系等问题感兴趣,不会陷于对形式的追求。从这一点来讲,学院派建筑思想对形式非常执着。 
    铃木博之: 
    也许在大学中做过什么课题、学过什么科目,并不是很重要,但大学给了一个“场所”。例如皮亚诺先生,他讲到他把大学当作一个睡觉的地方,精力完全投入到设计当中去了,但换句话来讲,正因为有了大学这样一个场所,才能够从那里出去画图,对吧。也就是说,虽然知识更新的速度很快,今天学习了最新的知识,明天就会变成陈旧的东西,但是,那个时候你在那里了,你就有机会进入这样一个领域,能够和一些人见面,和一些人交往,能够接触到一些东西,从整体上来看,最能够提供这种机会的场所,还应该是大学。在大学里有一个关于建筑的“核”,这一点意义重大,我想将来也仍然会有重大的意义。[1]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4-1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4-21 23:3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