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日光流年》

    《日光流年》最初出版于一九九八年,当时在文学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直到今天,它依然是研究中国当代小说史的重要作品。这部小说讲述了三姓村人如何抵抗死亡的悲壮故事。这个村的人,无论男女,都活不过四十岁,为了解除这个加在他们头上的宿命般的咒语,他们在几代村长的带领下,进行了旷日持久的生存斗争,或者多生孩子,或者改种农作物,或者翻地引水,尝试了各种方法,历尽千辛万苦,最终仍以悲剧告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日光流年》 作者: 阎连科
    语种: 汉语 ISBN: 753132668
    出版社: 春风文艺出版社 页数: 610页
    开本: 16 开 出版时间: 2004年
    装帧: 平装

    目录

    作品简介/《日光流年》 编辑

    日光流年日光流年

    人生无非两件大事:忙着活,或忙着死。有时候,挣扎地活着比决绝地死去,需要更大的勇气。一本教会我们好好活着的书与茅盾文学奖擦肩而过的巅峰杰作。三姓村村长司马蓝才39岁,身患绝症危在旦夕,他的相好蓝四十决定去城里卖淫以挣钱救活司马蓝,钱挣回来了,司马蓝活了下来,而蓝四十却死了,一场更可怕的蚂蚱灾正在逼近……这部写新中国农村的力作系阎连科历时三载三易其稿写就的,鲜活的语言、大胆的意识、诗性的想象,将农村生活描绘得栩栩如生,深入骨髓,备受文坛内外赞誉,是继《白鹿原》之后的当代文坛描写农村的又一典范之作。

    作者简介/《日光流年》 编辑

    阎连科,著名作家,1958年出生于河南嵩县,自小放牛种地,高一辍学,1978年应征入伍,1982年提干,1985年毕业于河南大学政教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79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情感欲》《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为人民服务》《丁庄梦》等8部;中、短篇小说集《年月日》《黄金洞》《耙耧天歌》《朝着东南走》等10余部;散文、言论集5部;另有《阎连科作品大系》12卷,共计500余万字。曾先后获第一、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和其他国内外文学奖项20余次。其作品被译为日、韩、法、英、德、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塞尔维亚、外蒙古等10余种语言,在近20个国家出版发行。2004年退出军界,现为北京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内容简介/《日光流年》 编辑

    司马蓝是村长,高寿到三十九岁,死亡哐当一下像瓦片样落到他头上,他就知道死是如期而至了。他将离开这鲜活生动的人世了。在耙耧山脉的深皱里,死亡自古至今偏爱着三姓村,有人出门三日,回来可能就发现另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谢世了。出门半月或者一个月,倘若偶然一次没人死去,便会惊痴半晌,抬头望望西天,看日头是否从那儿出来了…… 是否成了蓝色或者绛紫色。死就像雨淋样终年朝三姓村哗哗啦啦下,坟墓如雨后的蘑菇蓬蓬勃勃生。坟地里新土的气息,深红艳艳,从春到夏,又自秋至冬,一年四季在山梁上叮咚流淌。这是冬末初春,沟底的靠水柳已经有一滴滴绿气缀在枝头上,村里的杨树、槐树、榆树等,去年的新枝,今年也都绿粉淡淡了。村里有了潮润的暖气。山梁上的日色如薄金样浅下一层。醒冬的小麦,一片片挂在山坡上,仿佛落地的绿云样在风中飘悠摆动。芽发苗绿时候,正值死亡旺季,每年的这个月日,村里的蓝姓、杜姓或者司马姓,会如牲口般喉咙一疼就死了。死了就埋了。埋了就压根从人世消失了。村里除了几十年前的村长杜拐子,一向没人能活过四十岁。司马蓝三十九岁了,说到天东地西,也该轮着他死了。眼下,他正同他的五弟司马鹿,六弟司马虎,用绳子在司马家坟地丈量着,左拉右排,在地上用木棍计算,拿白石灰在地里划了几条白线,硬生生地挤不出他们弟兄三个的三房墓室来……

    网友读后感/《日光流年》 编辑

    真相简单,呈现或平淡或残酷的真相却需要勇气。在平淡的叙述中把残酷的真相呈现出来冰不忘记勾画奋争的身影需要的就不单单需要勇气了。生、死和希望,在阎连科《日光流年》中日头下土地中交织铺开。

    三姓村的居民们在40岁之前纷纷患上喉堵病痛苦的死去。能够带领大家走出死亡黑咒的人就成为他们推举的村长。
    为了活过40岁,他们在几代村长的带领下进行各种尝试,换土、种油菜、修渠饮水。。。为了完成一次次巨大的工程,村里的每户人家都在经历一次次浩劫:赤贫、一无所有、年纪轻轻就累死在工地、卖皮筹钱、卖淫筹钱。巨大的灾难让他们退缩过,放弃过,但是对活过40岁生活的向往又让他们一次次地投入到奋争中。这个落后、封闭的村落甚至都没有见过白胡子的老人。但是大跃进、自然灾害、城市污染又每每都不肯放过他们。所有灾难接踵而至,已然绝望的村民被一次次被推向死亡。

    这是中国农民的真实的噩梦,简单的叙述于无声处听惊雷。饥荒年代,当村长司马笑笑当着全村人一个个拣出各家残疾孩子放到一边,决定不给这些残疾孩子分救命粮食的时候,村民骂他是猪、是牲口。没过几天,村里开始陆续饿死孩子了,死亡的都是那些聪明伶俐的孩子。为了让聪明的孩子能够活下来,各家男人聚在村头老树下,进行商议。司马笑笑把女人们带出村捡野菜,男人们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乘机把家里的残疾孩子背到山谷里。那个上午像是凝固了,女人们哭喊疯癫的寻找丢失的孩子,男人们集体沉默,孩子们禁如寒蝉。少年司马蓝带领小伙伴终于找到被扔在山谷里的残疾孩子们,尸骸遍地。所有死掉的残疾孩子都面目不全手握小树枝,残喘的还在还在挣扎的驱赶成群乌鸦。地上一片狼藉,天上乌鸦像乌云一样盘旋,人的惨叫和乌鸦的叫声让人呢毛骨悚然。

    这就是真相。只有看到这个真相的人,才会相信饥荒的三年自然灾害可能会饿死人、人吃人。本来就活不过40岁的三姓村民和全国农民一起受到到饥荒风暴的无情吹打。三年自然灾害究竟有多惨,死过多少人,吃没吃过人?作家用简单的句子陈述了真相,没有慨叹,没有抒怀,只有赤裸裸的真相,只有残酷和无奈下的人性沦落,穿透时空的阻隔,摆在那里让你发抖。当少年司马蓝眼睁睁看到了父亲用身体为诱饵引乌鸦给大家作为饥荒年月的粮食的时候,他年轻的血液里就已经植入了抗争命运的因子。
    作家把真相呈现给你的同时,也呈现出了灾难面前悲惨处境下的英雄。死摆在面前后,求生开始,英雄就在求生的一次次战役中诞生。三姓村封闭的像个部落,村长就是这个部落的首领,杜拐子,司马笑笑,蓝百岁,几代村长带着村民为了改变40岁就死的命运,为了抵抗重重自然灾害而努力,但是一次次遭到失败,村里的人还是不到四十岁就喉堵病相继死去。

    主人公司马蓝这一任依然遭到了失败。他37岁了,也患上了喉堵症就要死了。他从小就立志要带着村里人走出魔咒,为了党村长放弃心爱的女孩蓝四十,也放弃了自己。他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求蓝四十救他,因为他需要时间带领大家把灵隐渠挖通解救活着的村民。

    蓝四十用卖淫的钱给他动了手术后,他是蓝着眼睛带领村民去修灵隐渠的,样子就像是魔鬼附体战神。在英雄面前,真相仍然不改变残酷的面目,在三姓村累死、炸伤十几个人的时候,在村里男人都到镇上卖过皮子之后,在大批女人到镇上出卖色相筹集修渠资金后,十几年后终于贯通的灵隐渠又给大家带来了什么呢?是镇上的污水。看着渠中漂浮肿大的死牲口尸体,看着令人作呕的渠水呼啸冲来,三姓村农民的再一轮奋争宣告破绽。而司马蓝也终于在40岁的早晨无灾地死在了那个自己许了一辈子,却一辈子辜负了的蓝四十的炕头。

    几代人的努力纷纷失败,农村的现实残酷到让人不忍悴睹,封闭,恶劣的环境,环境污染让他们在死亡、贫困、无知中打转。但是,即便此时,《日光流年》也不给人以绝望。因为三姓村还在,男人女人还在,孩子还在,这个从一出生面对死亡的部落,他们在失落也绝望中酝酿这个下一次努力。

    就像司马蓝的出生。当男人们在白银样的日光街头叨念着孩子要出生的会是个什么娃,村子的日子会怎么样的时候,司马蓝像一根银针一样在子宫里笑了一下就把脸挤到的人世间。出生意味着希望,有孩子出生,三姓村就永远有改变命运的勇气和机会。在将农民悲惨命运呈现给大家后,在失败和死亡过后,白银样的日头用时光为言辞,在这古老的土地上与我们一起谈论着生的希望。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阎连科,《日光流年》,春风文艺出版社,2004年1月
    2伊人时尚:《日光流年》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0-23 13:40:53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