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最后的山神》

    《最后的山神》是由孙曾田导演、孟金福主演的一部作品,上映于1993年。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最后的山神》 制片人: 孙曾田
    主演: 孟金福 上映时间: 1993年3月
    类别: 纪录片 纪录片 纪录片 导演: 孙曾田
    编剧: 孙曾田 影片片长: 28分钟
    上映地区: 大陆 语言版本: 汉语
    画面颜色: 彩色 主要奖项: 第30届亚广联大奖

    目录

    影片概述/《最后的山神》 编辑

    《最后的山神》是20世纪末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审视作品中的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是一部典型的利用“真实电影”式纪录片拍摄手法的作品,以客观的镜头描述了一种文化的消失。本片通过对大部分鄂伦春人已经永远结束了狩猎生活后,孟金福夫妇仍然保留着的最原始的生活方式,以及最原始的宗教信仰的描述表达出一种对现代文明的控诉,以及对逝去或即将逝去文化的惋惜。在人物性格上,影片着重于描写孟金福的淳朴,善良,真诚,以及对文化的坚定信念。例如,每次上山打猎时,他都要虔诚地在书上刻上山神像,祈求山神赐予他们食物。无论收获与否,他都认为这是山神的意思,便要给山神上供品。没有收获时就敬一支烟;孟金福的猎枪老了,老到同型号的子弹都不容易找到,但他仍不肯使用夹子和套索打猎。在他认为,这样不分老幼的猎杀,山神是要发怒的;还有孟金福老人在割橡树皮时的小心翼翼地避免伤害树干的样子。这一系列的细节描写无一不是在叙说着孟金福老人的良好品质。

    内容简介/《最后的山神》 编辑

    《最后的山神》《最后的山神》

    这是1992年新年的第一天,鄂伦春族最后一个萨满孟金福给马尾巴拴了个红绳,祈求新的一年能够吉祥如意。鄂伦春的意思是“山岭上的人”,他们世代居住在山中密林里,上世纪50年代初,在政府的帮助下,鄂伦春人下山分几处定居,当时全族人口2256人。定居以后40年了,孟金福和他老伴丁桂琴还是习惯在山林中生活,没有下山,住在依然传统的帐篷式“仙人柱”里。

    正月十五祭月神,定居之后这些传统祭祀已经不讲究了,但是孟金福还是认为月亮神正在天上看着他们。萨满教崇拜自然万物,日月水火、山林草木都可以成为他们膜拜的对象。山神是主管狩猎的神灵,在他们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孟金福每到一处山林狩猎都要选择一棵松树雕刻一尊山神像。他觉得这样,他就与这片山林共同沐浴在神灵的庇护之中。

    “兴安岭的大树有多少根,就问问我们鄂伦春;兴安岭的野兽有多少种,请问问我们猎人。”孟金福还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手,每天早晨,他离家出去狩猎,每次打到猎物他都认为是山神的赐予,都要进行祭拜。孟金福的枪太老了,老得都很难找到同型号的子弹,但是他不想换成自动步枪,因为他觉得那样显示不出一个猎人的本领,也不肯用套索架子不分老幼地捕杀。这些年,他眼看着森林越来越稀,野兽越来越少,常常感到山神正在离去,感到一种无可依托的孤独。

    郭保林是定居后长大的第一代鄂伦春人,受过现代文化教育,生活道路已经和上代完全不同。孟、郭两家人住在一起,对森林的感情却不相同。孟金福给郭保林的女儿郭洪波表演驼鹿的叫声,但她只觉得好笑,这一代人离山林更远了。 冬天来了,又有老人去世了,这意味着鄂伦春人又远离了山林一步。传统丧葬习俗是风葬,他们认为这样死者的魂灵就会随风飘回山林。中断40年萨满法事的孟金福,又一次敲响了萨满神鼓。孟金福的老母亲对儿子“表演”跳神很不高兴,她喃喃地说:“神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影片内涵/《最后的山神》 编辑

    《最后的山神》《最后的山神》

    编导孙曾田试图通过此片表达对山林民族传统狩猎文化消失的思索和惋惜:现代方式的定居从根本上改变了鄂伦春人的传统生活方式,山林中老一辈的鄂伦春人,留恋着过去的传统狩猎生活,精神上同山林的联系无法割断而定居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读书、工作已与中国其他大多数人没有多少区别了。长久以来,精英知识分子一再叹惋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丧失和“同化”(assimilation)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然而如果靠近点看,会发现,身处变迁中的孟金福们其实是宁静豁达的。当然,他们的内心可能会有惊心动魄的波澜,然而最终都是达观地接受了历史命运

    正是这种泰然处之,使他们获得了令人尊敬的力量。民族文化永远是一种内核稳定、边界流动的东西,变迁的可能是形式,而文化的内容也许并非伤筋动骨。就如我们在孟金福身上看到的,传承久远的萨满文化,在人类历史上,它与炼金术、异教是平行的三部曲,虽然在现代社会中它们可能不具备现实的理性功效,但是作为非理性精神的遗绪,我们不是在New Age运动等当代文化新潮中发现了它们的踪迹了吗?也许,宁静的退场只是为换妆,是再次登临舞台前的一次间歇。

    影片评价/《最后的山神》 编辑

    本片最成功的,无疑是在它在光的拍摄上。纵贯全片,逆光的利用可以说是全片的主体光影基调。摄影师通过大量的逆光来表达出那种逝去文化的落寞。比如孟金福在夕阳下跳的萨满舞,镜头中的唯一光源就是已落夕阳的余辉。使得孟金福老人的身影更显神秘感和孤独感。让人不得不在欣赏神奇的萨满文化的同时,体会到一种对逝去文化的悲哀之情;再比如当孟金福老人见到一棵刻着山神的松树被砍伐时,整个镜头都笼罩在一种沉重的基调中。孟金福的脸上也充满了阴霾。正如此时的画外音所说,“有一种自己被砍伐了的感觉。”仿佛山神真的已经抛弃了自这里。可以说逆光的利用让这部片子更具有了艺术美感。

    逆光每次出现时的光源,几乎全部都是自然光源。比如,夕阳的余辉,篝火,月光等。这些都让人有一种仿佛神明的目光还在望着,陪着孟金福一样。正验证了本片的点惊之笔,“在孟金福的眼里,山林是有灵魂的。而在郭保林的眼里,山林,只是山林。”是啊,在老萨满的眼中,神明永远存在于身边,而对于像郭保林这样的年轻一代来说,世界只是世界,并没有过神灵。从此处就体现出相隔不远的两代之间的巨大差异。

    《最后的山神》带给人们的不只是一种对另类文化的观察,更是一种对文明高速进程的审视。人类在高速的发展中遗失了太多美好的东西了。许多的文化都是在世界各种新兴文化的冲击下消失的。导演在这里却抛给观众了一个更为严肃的问题。萨满教最早可追诉到人类的智人时期,那是个人类还在茹毛饮血的阶段。一个已经如此古老的宗教已经不在适合现在的社会了。那么这样的文化还该不该传承?该怎传承?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1-02 15:14:2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