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本命年》

    《本命年》是当代中国都市题材影片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影片写实的手法具有强烈的穿透力,于平实的生活场景中,揭示出当代都市生活背面的阴影地带。片中主人公李慧泉的命运悲剧并非是靠好心人和时代的变革所能拯救,因而具有一种悲天悯人的宿命色彩,强化了影片的悲剧力量,使影片对于命运和人性的刻画具有着穿透时代的意义。1990年,获第13届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西柏林国际电影节特殊贡献银熊奖。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本命年 主演: 程琳 姜文 岳红 刘小宁 孟瑾
    上映时间: 1990年1月1日 类别: 剧情
    导演: 编剧: 刘恒
    上映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版本: 中文
    画面颜色: 彩色

    目录

    《本命年》《本命年》

    《本命年》是当代中国都市题材影片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影片写实的手法具有强烈的穿透力,于平实的生活场景中,揭示出当代都市生活背面的阴影地带。片中主人公李慧泉的命运悲剧并非是靠好心人和时代的变革所能拯救,因而具有一种悲天悯人的宿命色彩,强化了影片的悲剧力量,使影片对于命运和人性的刻画具有着穿透时代的意义。1990年,获第13届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西柏林国际电影节特殊贡献银熊奖

    影片简介/《本命年》 编辑

    《本命年》《本命年》

    根据刘恒小说《黑的雪》改编。

    李慧泉为了哥儿们义气打伤人而“栽”进公安局,劳教期满后被释放回家了。他神情冷漠地走进铁道边房屋低矮的家,久久地凝视着母亲的遗像。热心的邻居罗大妈和民警小刘帮助李慧泉办了个体营业执照,他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新春佳节,他仍在屋里整修三轮车。他旧日的朋友约他去咖啡厅一聚,他因此认识了业余歌手赵雅秋和行踪诡秘的倒爷崔永利。由于门外一群小痞子的纠缠,演唱完的赵雅秋希望有人送她回家,于是崔永利请李慧泉代劳。李慧泉开始当上了赵雅秋下班的护送者,一次又一次的夜送赵雅秋,使李慧泉的心逐渐靠近了这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然而,随着时光的推移,赵雅秋的名声渐起,崇拜者、追随者愈来愈多,最终,李慧泉的“职务”被赵雅秋身边的各种各样的小伙子所取代,他怅然若失。

    一天深夜,李慧泉昔日的密友叉子越狱潜逃找到他,一贯以“够哥儿们,讲义气”自诩的李慧泉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不忍对叉子做不义气的事,在他的暗示下,叉子逃走了,李慧泉知道自己犯下了包庇罪,有心去公安局自首。李慧泉降价卖掉全部存货,取出了全部存款,买了一条金项链,他驱车来到大饭店歌厅,找到已经唱红的赵雅秋。赵雅秋开了几句笑话,并回绝了他的礼物。李慧泉万念俱灰,把金项链随手抛在路边。他下决心到公安局去自首。

    路过餐馆时,他进去痛饮了一番,喝得酩酊大醉的李慧泉踉跄而行,突然两个少年抢劫犯拦住了他,强行搜身。李慧泉笑了几声,三拳两脚把他们打翻在地,一少年猛然跃起冲将过来,李慧泉只觉腹部一震,便蹲在了地上。两少年仓皇而逃,李慧泉挣扎了几步,跌倒在地,黑红色的血淌了出来。24岁的李慧泉在本命年死去了。

    幕后制作/《本命年》 编辑

    《本命年》《本命年》

    《本命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写实电影的一个高峰,对于导演谢飞来说也是一次突破,它留驻了一个时代生存状态的集体记忆。该片获得1990年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后,日本著名导演大岛渚认为谢飞的胜利是“中国电影写实主义创作方法的胜利”。赋予电影个人理想和人道主义关怀的“第四代导演”,正是以写实主义为美学支撑的,《本命年》也被看作是“第四代电影人”对中国影坛的最后一次大冲击。这部拍摄于1989年、讲述“残酷青春”的影片也正成为了80年代中国电影的谢幕式。

    最初电影和小说同名为《黑的雪》,刘恒想说的是人的命运就像从天上飘落的雪花,原本都是纯洁无瑕的,但落在何处却不能自由选择。有的落在干净的地方,保持了原先的纯净;有的却任人踩踏,染上污秽。

    影片在1989年初开拍,但是那个冬天一直没有雪,就觉得没抢拍到雪景再以《黑的雪》为片名会不太贴切,正是演“泉子”的姜文灵机一动提议《本命年》,24岁的“泉子”死在了自己的“本命年”里,同样是宿命的。

    贾樟柯真实叙述城市生活和小人物的电影是从《本命年》开始的,他觉得他的片子也是按这个路走,谢飞导演比较欣慰,更年轻的一代人也可以认可它。

    电影评论/《本命年》 编辑

    《本命年》是一部表现城市青年题材的影片,不仅具有某些“新写实”特点,而且极为耐人寻味。这部影片看似单纯、平静,实则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本命年》《本命年》

    从影片中,我们能够感到谢飞对中国当代某些城市青年乃至市民层面的精神空虚、没有文化状况的那种痛心疾首的感受。影片一开始,本片的主人公、刚刚出狱的青年李慧泉正在穿过地下通道。当他走出地下通道后沿着大杂院中弯弯曲曲的小道终于来到了他自己那破败、零乱、布满灰尘的小屋时,我们知道,他的新生活开始了。观众隐隐约约地感到, 不管他的新生活如何展开,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不久,观众就被告知,他父母双亡、孤身一人,过了春节他就24岁了,就是说,对于他的新生活来说,他首先要度过他的本名年。本命年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意味着一个人一生中每12年遇到一次的不吉利的年头。按照这一习俗,他熬过了这一年,似乎就开始了一番新的天地。他能否顺利地度过这一年似乎是一个问题。但最令人震惊、而且也最让人思考的是,在影片中,李慧泉的全部故事在他的本命年刚刚开始的时候(即除夕之夜)就结束了。一个希望有新生活、并一度燃起了对生活的期望的人,在他的新生活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

    这很象他的"爱情"经历:一个相当微弱的爱情信息,刚刚收到,就被信息的发出者废弃了。影片对故事结局的处理很有特色,一是突发性,二是模糊性。方叉子的自暴自弃、走向绝路以及方叉子的家人对方叉子所表现的那种毫无情义的决绝态度对李慧泉的刺激,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朦胧爱情的迅即消失无疑只是一个积累因素。但问题在于,李慧泉把1万4千元存款取出来只表明他的绝望和自暴自弃,还并不等于自杀。

    事实上,他直接死于一次抢劫事件,但是其死因却难以确定。这样一来,影片在主要表现李慧泉死于他的精神悲剧的同时,又为对他的死因的宿命解释留有一定余地。在影片中,爱情悲剧只是他精神悲剧的一部分。他不能正确地对待爱情,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不能正确地对待他必须面对的生活的沉重。生活的意义对他而言尚有待于发现和建立。

    当他在酒吧第一次听到漂亮歌女的歌声时,叠印镜头的使用准确地表现了他此时此刻的感受:生活似乎突然变得有意义了。方叉子事件之后,爱情的希望对于他就有了决定性的意义。他的悲剧也在于,他把生活的意义完全寄托在一厢情愿的爱情上,这一点也有表明他生活空虚和表现城市青年没有文化的精神悲剧的作用。据说,在影片在拍摄过程中,有人对如何处理泉子和歌女的关系提出建议,即泉子是否可以把她"办了"。

    对此,谢飞始终坚持现在的处理。仅从这一点也可以见出谢飞一以贯之的理想主义和社会批判精神。这一点更加重了影片本身的社会批判的力度。此外,人情冷暖、社会弊端等现实问题在影片中也都得到了一定的折射。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