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村长王四狗》

    《村长王四狗》是网络作家泰阳的作品之一,于2007年开始驻入网站,现已完结。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村长王四狗》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村长王四狗》属短篇小说,由作者泰阳创作,第一次登选在小说阅读网内,2007年完成。

     

    作者介绍/《村长王四狗》 编辑

    作者:泰阳
    写过多篇短篇小说  《一对风干的葫芦》  , 《最后的晚餐》《槐花的葬礼》《桃花流水春去也》《老婆跟踪》  , 《挂在墙上的藤椅》   等。

     

    文章简介/《村长王四狗》 编辑

    初登:小说阅读网,本文于2007年完结属于短篇小说。

     

    原文欣赏/《村长王四狗》 编辑

    村长王四狗
          1
      王四狗一直想当王爷村的村长,当了村长的王四狗感觉自己就有了威严和尊严,做什么事情都有了架子,别人轻易吭不动。于是村民只得把他敬得高高的,怕得罪了王四狗于自己不利,所以王四狗就更加有了威严和尊严,处处以官自居。
      可并不是王爷村所有的人都敬着他。
      现在的村长和过去的村长已经相差甚远了,现在的村长就是过去的队长,都是村子里的皇上。过去的队长,村子里的人谁也不敢得罪他,他谁也不怕,老婆都怕他。前几年人喝酒有一种酒令是“县长、队长、婆娘”,说的就是前二十多年的事情。那时队长怕县长,县长怕老婆,老村婆怕队长。还挺有意思,你想想,连老婆都怕起了队长,还有谁不怕队长的理由。今天酒场已经没人喊这样的酒令,嫌俗气。现在的村长就是过去的队长,过去的队长不怕老婆,现在的村长却怕老婆,村长不但怕老婆,有时也怕村里那些他惹不起的人。但就是这仍有人想当村长,村长想的并不是谁害怕他,或者他害怕谁。可这并不影响村长在村子里的权力,他虽然没有生杀大权,虽然不会呼风唤雨,但他却可以左右你的利益,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为了自己的事情,在村里没有村长的许可或者诺言或者给村长一点好处,村长一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比如计划生育,审批庄基等。
      王四狗就是这样的人。
      王四狗本来当不了村长,没有人选他。但王四狗当村长心切,不但到乡政府找了田书记,还寻了李乡长,说自己如何如何能干,如何如何想把村里的事情搞好。说毕,给田书记兜里塞了一百元,给李乡长送了一瓶好酒一条好烟。事情基本在乡政府搞定了,田书记和李乡长觉得王四狗完全是一个可以提拔的村干部,就联合出主意,让他在村子里找些和他对劲的人,准备在乡政府来考察村干部时多说好话,就可大功告成。
      于是这般那般地,王四狗就当了王爷村的队村长。
      王爷村人的意思,不管谁当村长,只要你不欺负我就行,想靠村长给村民办事,你做梦去吧。现在人的思想是火没烧自己的房,不着急。也就是只要没拿我的钱,我管得着吗?又不是我自家的。
      所以自王四狗当了村长后,他的好处简直是日新月异,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他就觉得自己现在很牛B,而连他家的狗在村里都非常嚣张,不管生人熟人到王四狗家,狗都毫不客气地大咬几声。
      2
      王爷乡政府扶贫干部杨阿四,其实他并不叫杨阿四叫杨思齐,因为他长相酷似电影《开枪,为他送行》里的杨阿四,别人都叫他杨阿四。时间一长,大伙就不叫他的真名,就连田书记和李乡长在背后都这么叫他。
      王四狗当村长的这年春天,杨阿四来到王爷村。王四狗十分热情地拿出一瓶酒,让媳妇调了两盘凉菜。说老杨辛苦你亲自来王爷村,不知乡上有什么指示,说罢端起一杯酒双手敬给杨阿四。王四狗可不敢随便叫杨阿四。
      杨阿四“滋溜”一声喝下去,接过王四狗递来的“狮王”烟,叨在嘴上烧了起来。
      “乡上有一批扶贫款,给王爷村分了十个名额。一个名额两千元,你看分给谁?”杨阿四斜眼看着王四狗。
      “不知道你是啥意见?”王四狗又敬上了一杯酒。
      “这你还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村长的,我可清楚得很。”杨阿四嘿嘿地笑了两声。
      “老杨,你说咋办就咋办,我听你的。”王四狗说“我还不得你们多照管吗!”
      “是这,你从村里找十个人,都是你的心腹,事情就好办得很。让他们各写一份扶贫申请。我有一个条件,每个人得出五十元辛苦费,因为这事情基本是我说了算。你明白吗?”杨阿四十分坦白地提出了办法和条件,“下面的事情就靠你了,我就不消再说什么。”
      “我明白了,老杨,你放心。来,喝酒!”王四狗又给杨阿四倒了一杯酒。
      天黑了下来,杨阿四醉醺醺地走出了王四狗家,他坚决拒绝了王四狗的挽留和相送,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杨阿四在王爷村有一个相好,叫刘美丽,暗地里人称流氓丽。流氓丽虽然四十有一,但仍然很丰满,并没有女人四十豆腐渣那么悲哀,特别是那两个凉粉坨让村里的男人和来村里下乡的人不知眼馋了多少,说这女人怎么搞的,奶子还是那么大。
      杨阿四踏进流氓丽的屋子时,流氓丽正准备睡觉。杨阿四一把抱住她,吓了流氓丽一跳。
      “你从哪儿来的?怎么喝成这样子?”
      “别废话!”杨阿四一下子就拉开了流氓丽的裤子,把她按在床边象猪一样爬在流氓丽身上。
      杨阿四完事后边提裤子边对流氓丽说:“你明天写一份扶贫申请,过几天就可以领到将近两千元扶贫款。不要声张,否则要的人多,不好办。”
      “你占老娘的便宜就是来给老娘说这事,请问这钱还还不还?”流氓丽说。
      “当然要还,钱又不是我的。你怎么说话恁难听,我还不是为你好。”
      “既是要还,我要它有什么用处!”
      “真是妇人之道!这钱又没利息,有些人想要还得不到。你先把钱领到手,还钱的时候再说。你男人呢?”
      “出外打工去了。”流氓丽又说“王四狗知道不知道扶贫款?”
      “我刚才就是从他家来的,你放心,这事是我说了算,保你有一份。我今晚不走了。”杨阿四兴奋地往流氓丽的炕上一躺。
      3
      北方的农民实在不能与南方的农民相比,别说农民,连那些当干部的过的什么日子谁都清楚。这些年虽然农民富了,但是富的只是那么一点,大部分人日子过得依然紧紧巴巴,特别是钱,真是不好挣。王爷村就是这个样子,谁都想挣钱,但没有本钱举步维艰。
      王爷村的这十名扶贫指标无疑是王爷村那些最贫困人的救命稻草,抓住它即使不能致富,但完全可以给他们贫血的家庭暂时增加一点营养。
      王四狗把扶贫款的事和杨阿四的意思跟支书一说,还说这事不要声张。支书叫王学才,别人都叫他王邪才,你一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伙是什么鸟鸟。他和王四狗是叔伯关系,王邪才叫王四狗叔,他们的老爷是亲兄弟。
      王邪才说你按杨阿四的意思办,我不言传,给我两个名额。王四狗说行,只是这笔款杨阿四的意思要每人只能领到一千九百元,签名册上的金额是两千,这也是杨阿四的意思。王邪才说那你就按杨阿四的意思办。王四狗照杨阿四的意思办了,还给自己也扣出了五十。
      王四狗并没有把扶贫款分配给村子里的贫困户,他侄子支书王邪才拿了两份,其中一份给了儿子。流氓丽拿了一份,两份给了其他两家人,都是王四狗的心腹。另外五份王四狗给了一个在土管所工作的他的一个朋友,这朋友的妻子刚做生意,本钱不足。
      王四狗是在晚上把钱送到每一户人家的,杨阿四叫王四狗到乡上领钱时只给了王四狗一万九千五百元。杨阿四对来乡政府的王四狗说,我不管你怎么分配这些钱,或者钱都给了谁,但要做得万无一失,天衣无缝。王四狗说老杨你尽管放心,不会出什么乱子。王四狗知道那五百元杨阿四自己得了,心里骂道,杨阿四你他妈真不是东西,一个村就给自己弄了五百,全乡几十个村不知弄了多少。
      王四狗回到家给了老婆四百五,然后齐齐地把钱分给那几个人,还千叮咛万叮咛说我为了咱弟兄办事,你们千万万千地给我把嘴堵牢。除了王邪才大家都说,“请王队放心,我们清楚得很,知恩图报,没有你我们哪来的好处。”
      王爷村人或者不论哪个村的人都知道政府有扶贫款,但并非是政府想办法扶贫的人得到了它。真正需要钱的人哪能得到,得到的却是那些不需要钱但也想捞便宜的人。老百姓都知道扶贫款是关系扶贫,所以他们在无奈的心里下只是发发牢骚,自己的日子还是得自己慢慢地熬。
      王四狗心安理得给自己弄了五百块,还有其他人为了感谢王四狗给他还送了人情,其中有一条好烟,一瓶好酒是王四狗那个土管所做生意的朋友送的。
      王四狗很得意,王四狗就晕乎乎地灌了几杯。
      谁都不知道王四狗和流氓丽有一腿。
      王四狗送钱的最后一站是流氓丽,这是王四狗特意实施的计划,他知道流氓丽的男人还没回来。
      王四狗捏着十九张新格崭崭的一千九百元钱,把它滑成扇形,就象是孔雀开屏。王四狗说:“美丽,给你这么多钱,咋感谢咱呢?”
      “王村长,已经是我的了,说那么多废话有啥意思!”流氓丽笑着说。
      “来,把你的名字签上。记住,千万不要多嘴,就当是天上掉下了馅饼。不管你弄啥,我们都不管。”王四狗只怕流氓丽的嘴不管用。
      “钱真是好东西,可我都不知道拿这些钱去弄啥?”流氓丽叹息道。
      “那你慢慢去想。”王四狗把名册往流氓丽的桌子上一撂,从怀里掏出一张五十元,递给流氓丽,“给,这是我给你的。”流氓丽没有客气。王四狗趁机把流氓丽抱起来放倒在炕上。不巧的很,此时流氓丽的女子从学校回来,看到王四狗的举动,不解地问“王叔,你弄啥呢?”王四狗赶紧慌慌张张地爬在地上说,我的钢笔掉在地上了。
      王四狗什么也没有找到,却好象找到了他的东西,装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往自己衣兜里一摸就又惶惶地逃出了流氓丽的家。
      4
      王爷乡分给王爷村的扶贫款没有一中是给了该扶贫的贫困户,王爷村的村民于无奈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想到也知道他们根本就得不到,得不到就得不到谁都没有什么话说。王四狗感到在村子里当一个队长就有如此的优势,而好处又远远不止这些,因此有好处他就捞,从不放过一个机会。
      王爷乡在一个川道里,它的北面是一道一道的丘陵,丘陵把许多村子相隔着。这些丘陵依附在一座一座的山下,王爷村就是山区丘陵夹缝地带里的一个大村,王爷村的背后是连绵的森林,是二十多年前王爷村所有的人栽植起来的,现在这片森林成了国家保护的公有林,不允许私人砍伐。但是它仍然造福着这王爷村的全体人。十多年前这儿的人还得跑二十多里山路到南山担柴,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远距离劳作,就近取柴给了他们极大的方便,而有些人却偷偷地砍伐树木,这是王爷乡乃至政府都是不允许的行为。因此村子里组织了护林人员,一经发现将受到处罚。可是谁又能看得住每一个人呢。
      王四狗作为一村之长,是这保护树林的成员之一,但他在看管的同时不但为自己大肆砍柴,而且还偷偷地斫树。谁监督队长呢?不是每一个人都害怕他,只是不愿与他一般见识。可他却大言不惭地骂别人,就有人很不服气。
      次年春节临近,家家都在准备一些柴禾。赵武的弟弟赵文和村里的李大计到王爷山打柴。李大计是村里有名的信息专家,是和赵家非常要好的同村朋友,能说会道,人称新闻联播。赵武是一个军人出身,虽然文化不高,但聪明睿智,说话能抓住根本,人称猴,在国防厂工作。赵文虽是一个正在大学读书有文化却是一个嘴笨不会说话的人,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洋学生”。
      新闻联播和洋学生赵文到王爷山去闹些柴,新闻联播对赵文说,你弄喔烂松松枝干啥,斫一个槐树掂回去算了。洋学生赵文说怕不敢,让王四狗逮住了怎么办?新闻联播说不咋一点,球咬了。赵文没吭声,于是新闻联播帮忙为赵文斫了一棵不太大的槐树。新闻联播则弄了一担松枝,在他俩回家的途中非常倒霉地碰上了王四狗。
      王四狗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他没有对新闻联播说什么,却对洋学生赵文说:“嗳!你还是个大学生,就这水平,明目张胆地斫树往家背。你甭看拓(tuo,大的意思)牛屙(ba)粗屎!树你今天背回去,把斧子留下,听候处理。”赵文非常生气,心想王四狗说话太难听,可他确实砍了树,说话不起。自始至终新闻联播没说一句话,他砍的全是松枝,也是不允许的。但是王四狗没有说他一句。
      洋学生赵文回家后把这事告诉给他妈,他妈也很生气,说王四狗真不是人。虽然没有去找王四狗,但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赵武春节放假回家后,就紧跟着到了除夕,一家人都忙着判年,赵武正在和面,他妈就提起赵文打柴王四狗说话不好听的事,说还把斧子没收了。赵武脾气暴躁,说赵文你当时是撮口了,不会说话,他王四狗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个村长么,怕他个鸟。赵武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摔掉面团,“我寻他王四狗他妈的,欺人太甚!”马上就到除夕夜,赵武他妈怕赵武和王四狗打架,赶紧叫赵文去拉赵武。赵文想要是他哥和王四狗发生冲突,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准备帮忙和王四狗打。赵文到王四狗家门前时,王四狗家的狗在不住地咬,赵文就用棍子狠狠地抽了王四狗家的狗一棍子。
      赵武并没有和王四狗打架,赵武对王四狗大声说:“王村长,我兄弟回来不就是斫了一个槐树么?哎,你怎么说话哩?我问你咱王爷村谁是大牛,谁是小牛?谁家没闹柴,谁家没斫树?看看你院子摞了多少柴禾,到我家去看看!王爷山上的树不知道都叫哪些人斫了?当年造林的时候我家出了多少劳力,当时我十岁也去了,赵文只有三四岁也去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用柴的时候,看看我家谁又能闹了柴?老的老,不在家的不在家。就是我弟斫了一根树,不应该,你也不能太呲牙咧嘴,张牙舞爪。还大牛小牛,想必你是大牛了?是不是?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否则你今天就甭想过好年!你信不信?”
      “我不是这个意思,赵武,你误解了。”王四狗赶紧给赵武陪不是
      “你不是这意思,你是啥意思?说出来看看到底是啥意思?”赵武不依不饶。
      “赵武,你听我说,是我的不对,说话没注意,但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也没有对赵文说什么,斧子就在那儿,我还正准备给你送去呢!你千万别往意里去!”王四狗怕赵武和他没完,不住地说好话。
      “王村长,你听着,别人怕你,我赵武并不怕你,你不要太嚣张了!”赵武说罢拿起他家的斧子气冲冲地走了。
      此后,王四狗再也没有为难过赵武一家,他也不敢小看赵武。
      王四狗就是这样的人,能欺压住的,他不择手段;打不过又说不过的人他也轻易不惹谁,有时他甚至还对那些人非常服气而客气。
      可是不管怎么说王四狗已经成了王爷村的村霸和人恨,因为了他的嚣张和一肚子坏水。
      5
      别看流氓丽象一个骚狐狸,可她有她的苦衷,男人周正宝,人称周蔫蔫,是一个善良达观的人,与世无争,没有什么本事,家里的钱来之不易。可偏偏就说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刘美丽,让别的男人见了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说这小子真他妈艳福不浅。而刘美丽就是那种弄不弄就弄出现在名星们那一套花边新闻,绯闻不断。一来二去刘美丽就成了流氓丽,周正宝的多次原谅使他在人们的眼里变成了周蔫蔫。如今刘美丽四十岁的人了依然风流不停止,感觉自己还是青春当年。可你别看她花狸狐骚,但他对周蔫蔫特别好,把别的男人给她的钱都用在家里,给周蔫蔫买衣服,买烟,一个女儿当着宝贝似的无比疼爱。有别人或者没有别人骚扰她都一副处世不惊的样子,对待村里一些女人的诅咒她连眉都不眨一下,所以她就显得格外年轻。
      就在杨阿四和王四狗相继进了流氓丽的屋子后,王四狗却没有摸到她的奶子,心中的不痛快非常难受。他就寻着机会想找回那次失落,王四狗不是没有和流氓丽干过,可王四狗吃野菜上了瘾,吃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湖大了,什么鱼儿都有。王爷村有一个鳏夫叫夜应雄,“夜”读“hei”不读“ye”,人称“黑英雄”,为什么取个这外号,缘由于一个外村的花婆娘与人说话,不自然地暴露了她与夜应雄苟且之事,说他只是夜里的英雄,床上功夫了得,别的一无是处。于是“夜英雄”的诨名就传开了。说是鳏夫并不确切,他只有五十多岁,一个儿子业已成婚,与其单另。这黑英雄四肢不勤,五谷不收,好吃懒做,喜好耍钱。赢了钱除了吃饭就是夜里去找相好的耍狮子,正经人家的婆娘不会接他的手,只有那些贪图便宜或为某种目的才肯与他一夜风流。
      在农村,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没有好名声,黑英雄没人瞧得起。就连和他做交易的那些女人也会不失时机地榨他的油。但黑英雄愿意。
      黑英雄也早已垂涎流氓丽的美色,他没有什么本事可以博取流氓丽的青睐,只有鳖钱才能打通通往流氓丽的道路。
      就在王四狗想再次吃流氓丽这棵野菜的一天晚上,周蔫蔫出外打工还没有回家,孩子也不回来。黑英雄和王四狗在流氓丽家不期而遇,是黑英雄先到,他知道没有钱流氓丽不会让他上船。黑英雄先掏出了五十块,黑英雄已经为了这一夜熬了几个通宵,无奈手气太臭,输了个精光,白天好不容易赢了近一百,晚上就急急来向流氓丽进贡。黑英雄正准备等流氓丽关门掏家伙的时候不凑巧王四狗闯了进来。
      空气有点凝滞,邪气有些膨胀。
      “王村长,你有什么事情?”流氓丽已经收了帐,怕王四狗和黑英雄在她家闹出大节目,赶紧给王四狗丢眼色,“是不是我申报的庄基批准了?”
      王四狗狗嘴吐不出象牙:“批他妈的头!”拿斜眼瞪着黑英雄,黑英雄也不甘示弱,恶狠狠地准备随时应战。
      “黑英雄,我正想找你,前天王爷乡派出所来人叫你去所里不知道有啥事?我看你是不是趁天黑去一下,免得有啥乱子,现在好解决?”王四狗怀着恶意还一本正经。
      “找我日他妈,我又没犯王法,谁他妈管得着?”黑英雄根本不算王四狗的帐。
      “你不去我管不着,你爱去不去。我找刘美丽有些事,你还有啥事情?”王四狗想赶走黑英雄让流氓丽兑现他曾经支付的帐。
      “你办你的事情,我办我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你又管得着吗?又不是我欠了你的什么帐还是没交摊派款,太宽了吧!”黑英雄已经站了起来。
      王四狗也站了起来,“我看你他妈的真是流氓无赖!”
      “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原来你也不是什么东西!”黑英雄和王四狗在流氓丽的家里吵了起来。
      流氓丽大怒:“都滚出去,在我家吵的哪一门子架,要打要骂,到外面去!”
      王四狗和黑英雄真的走了出去,流氓丽随即关上了门。
      “有本事到窑场!”王四狗一本正经威胁黑英雄……
      “我还怕你不成!”黑英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没有一个人的窑场,王四狗和黑英雄为了流氓丽骂起了口仗,他们没有动手。
      “老黑,你去刘美丽家有什么事?该不是想吃刘美丽的豆腐?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是有怎么样?难道你真是去为了刘美丽的庄基,我吃不吃她的豆腐或者她让吃不让吃都不是你王四狗管的事。王四狗,你听着,你当村长我不想干预,也懒得干预,可你所干的许多事情,我黑英雄也略知一二,而且我有非常可靠的根据。别惹恼了我,我现在是天不收地不管,什么也不怯火,只要谁不妨碍我的事,我还懒得理别人的事情呢。我只说扶贫款一件事情你就会很明白是怎么回事。哼!”黑英雄抛出了他的撒手锏。
      王四狗吓了一跳,这一跳非同小可,他静了下来,心想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跟他玩的花枪。
      “黑英雄,好,你有种,从今天起,你见了我,或是我见了你在刘美丽家各走各的,行了吧,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你尽管说出来。现在我走了,你想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说你也别太得意。”王四狗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有什么得意的?”黑英雄对走开的王四狗说。
      在流氓丽这件事情上,王四狗和黑英雄达成了共识。
      这晚王四狗退场了,黑英雄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还是在流氓丽面前把王四狗大大地骂了一通。
      过了几天王四狗象一个贼似的钻进了流氓丽的被窝,王四狗两手抓住流氓丽的两个凉粉坨,胡乱地整。
      王四狗象是城市里的一些腐败官吏,夜英雄好比街道的流氓二流子。他们是一丘之貉,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6
      王四狗作为一村之长,腐化堕落贪得无厌,欺软怕硬一肚子坏水已经是王爷村男女老少妇孺皆知的事。
      比如上面给王爷村一批帮困衣服,有四大包,很多。王四狗接到这些城市人献给乡下农民的爱心破烂后,而是先把里面比较好的有些还很不错的衣服挑出来放好才把其余的拿回去。在发放帮困衣服的会上,王四狗人模狗样非常大度地说,村干部一件也不要,全给村民。
      不明白的人说王四狗这次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明白的人心知肚明说王四狗是什么样的人谁不清楚。
      比如搞移民搬迁,坡根的王三性是符合搬迁条件的,但王四狗却不报批王三性,因为每一户人家搬迁政府要给补贴四千元。作为一个没有收入的农民,谁又不想得到这几千元呢。可有些人不符合条件但是有关系却能拿到搬迁指标,平白无故得四千元人民币。王三性黑通搭火地找了王四狗四次,把自己的一头大肥猪买了,给乡上管移民搬迁的人送了二百,还给哪一个送了多少,给王四狗送了一百,总之一头肥猪买的钱花完了才有了他的名额。王三性不是想得那四千块钱,他想把家搬到村里的平地,坡根的生活他与老婆、老娘和孩子受够了。支书的儿子就是一个不需要搬迁却有名额的人,这样的人不少。这一美好的政府计划不是每一个王爷村的人都能梦想得到的,但这一美好的计划让那些非常困难的人虽然得到了却从心里没有感到美好。
      王四狗也大大地沾了移民搬迁许多光。
      王四狗是雁过拔毛,兔子也吃窝边草
      修从王爷乡到王爷村的路,是王爷乡政府新近一项改变农村基础建设计划,也是每个王爷村人的愿望,但是乡政府没有资金,需要王爷村所有人的集资。王爷村人不答应了,嚷嚷说要修乡政府出钱,或者是村里出,修不起就不修了何苦?村上开会的时候村民闹哄哄的没了秩序,都大骂乡政府不办正事情,尽出鬼点子,无非是让人拿钱。你一句,我一句地不绝于耳。王四狗说:“我也没办法,乡政府在年底要来验收,谁也阻挡不了。修这条村路看是要花钱,其实也是为了咱村办大事。我们算了一下需要三万元,我和村干部已经商量,准备请咱村在县上有名的企业家王军志(外号王能人)赞助两万。电话也已经与王军志联系了,王军志答应了。另一万就必须咱全体村民按人头摊派。每人九块八角,三天后收缴,村干部带头。要不是有王军志那两万,怕我们村人出的钱就更多,这还得感谢王军志呐!”
      王四狗和会计已经把帐算过了,这条路修成要不了三万,他出了主义,凡是村干部,就不交钱了,由凑齐的三万元里出。村干部们都很满意,他们一个子也不用出,收帐的时候先交上,随后就秘密地返还给他们每一个人。
      别看区区九元八角,有些家真是交不起,一家有五口人就得四十九,就是半张一百元。王爷村的人虽然穷,村民虽然反对,但他们想通以后,钱还是收齐了,连村里最贫困的王可怜(原名王宝贵)、杨花花(杨银花)、张空斗(张金斗)都交了上来。谁没交钱,王四狗不会交的,村里的会计、支书和支书的儿子。
      王爷村人看到他们没钱借钱,出力气流汗水修起平坦宽敞的王爷村大路的时候,当乡政府举行修成典礼的时候,王爷村千户人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这是他们一生一世都要走的路,他们的后代也要走的路,值得。
      但王爷村人不知道王四狗在这三万元的一笔款里居然还私贪了钱!一千元啊!王爷村人怎么能想到呢?
      王爷村人并不富裕,王爷村人还很穷。善良的王爷村人宽宏地容忍着王四狗的一切,谁也不想把痛苦有意加给一个家,王四狗有了难过,王四狗的老婆和孩子将承受他们本不该承担的烦恼与生活折磨。
      你不能说这是人的愚蠢或者是麻木,这其实是人性里最美好的东西,别人痛苦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呢?这也不是放纵,只是格守了人性里的一点弱点和善良。
      可别忘乎所以地把别人的善良当着无知,把老百姓的宽宏和厚道看着愚傻,那你就大错特错。
      王四狗就是这瞎了狗眼的人。当他看到站在路上激动的王爷村人如此地盲目无知时,他得意极了。
      王四狗心里说,乡亲们,你们知道什么,我既弄了一笔钱,又耍了人,而你们还被蒙在鼓里,唉,真是可怜透顶。王四狗想着这些,脸上似是一朵花在开放。
      7
      王四狗春风得意马蹄疾,人气旺盛,霸气上涨。他坐在自家的太师椅上就象江西的陈老太,相貌的冷酷让人感到他有一股冷瑟瑟的煞气。王四狗双手摸着椅子的扶手,二郎腿翘的老高且不住地摇晃,眼睛紧紧地盯着走进他家院子的马宏奎,马宏奎外号马能缠。
      马能缠这已经是第四次来找王四狗。
      马能缠想想给儿二子申请一座庄基。眼看着亲家发了最后通牒,说房庄基不申请下来,女子不能过门。马能缠怕到手的儿媳妇泡了汤,就决定找王四狗给他划一块庄基,这事情没有王四狗点头,就报不上去。于是马能缠接二连三地寻了王四狗三次。第一次他买了烟酒给王四狗拿去,可王四狗连看都不看一眼说:“马奎,你不知道现在不批准建房地基?”马能缠说:“我知道,事情还不是村里向乡上报。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二马学英马上要结婚,可没有房基亲家不让女子过门,总不能因为这事把老二耽误了。我知道你有办法,给老弟帮一下忙。”王四狗大不咧咧地说:“你说得轻巧,我有恁大本事?那你向上面要个指标。”马能缠说:“只要队上批准给我划了地,我再寻上面。你不批准,我咋找上面?”“那我没办法,我还有事。”王四狗下了逐客令。马能缠没法,又去了第二次,烟酒都上了档次也没能打动王四狗。马能缠想:“现在天下官官心黑,连村官都想榨老百姓的油,王四狗他妈妈的。”但他还是又去了第三次,没带烟酒,直接送了一百元钱。
      王四狗一瞧心里说马能缠你太他妈小气,批个房基就想拿这点烟水打发我,我今天不勒克你什么时候勒克你,他妈的你是打发懒疙手(乞丐)。王四狗收下一百元钱对马能缠说:“明天我先去问一下,你等两天。”谁知王四狗一球日死兔再没了下文。
      马能缠不服气了,天一黑他就去找王四狗。到了王四狗家的院落,那一条大狗混帐似的对着马能缠使劲地咬。马能缠一边绕弯一边骂道:“这坏松狗连村里的人都不认识。”他有些骂王四狗的意思,王四狗心里明白如水,心里说:“你在我家院子都敢指桑骂槐,背后还不知道咋样骂我,奶奶的,我要不给一点苦头吃,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马能缠作了两手准备,他已经写好了申请。左腿裤兜里放着申请,右腿裤兜里装着五百元。马能缠要是还嗑嗑卿卿,就把钱给了他;若是王四狗说成了,钱不给,就给他申请。马能缠走时对老婆说:“喔他妈是嫌少,王四狗现在真他马牛B.”
      马能缠一见王四狗就问:“王村长,我的事情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希望?”
      “马能缠呀马能缠,你烦不烦,你真是连马都能缠下。我昨天问了,说可以考虑。不过……”王四狗笑这说。
      “别不过了,再不过了我儿子要打光棍了。好歹都是乡里乡亲,你看我确实是无事不求人的。”
      “你真是说笑话,不求人能有马能缠这个外号你,逗我开心哩是不是?”王四狗皮笑肉不笑。
      马能缠不再说什么了,他忽地从右边裤兜里摸出五百元钱,送到王四狗面前,“王村长,我这是最后一次找你,再不批我就坚决不来了,对不起,你就把前面那些东西和钱都给我。”马能缠气急败坏。
      王四狗一看马能缠准备撤股,想到只能到此为止,见好就收,否则逼极了只能落个竹篮打水湿了空篮子,屁都没有。
      “老马,甭急嘛,你找乡上还是得村里划批,可别想前不顾后。是这,你回去写一份申请拿来,我直接去土管所,后天听消息。这钱我就不客气了,需要去打点,这事随后你恐怕还得花点钱。你先回去。”
      “你说咋办就咋办,花钱我早已经准备着。申请我也早就准备了,给你!”
      王四狗提起笔刷刷刷写下了王四狗的名字。马能缠立在跟前左看右看说怎么也不象王四狗,王四狗说你把眼睛睁大大的看。
      马能缠心里说王四狗的王字写的倒象五,五四狗是他妈什么狗,哼,反正不是什么好狗。马能缠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大骂王四狗。
      王四狗找上他土管所的朋友,他曾经为了这个朋友拿了乡政府给王爷村的一万元扶贫款。所以王四狗因为马能缠的事情自然就找上了他的朋友。
      很顺利,事情成功了,不过马能缠又破费了几百。
      事后王四狗对马能缠说,要是你去须弄砸不可,他为此事十分得意。
      8
      王四狗在他荣任村长村的第三个年头,天上向他掉了一个特大的馅饼,这枚上好的特大馅饼有着无比的美味。当王四狗在大口大口地品尝美味的时候,陷阱就跟在他的身后张着血盆大口对他虎视眈眈。
      王爷村的人已经无法容忍王四狗的胡作非为,他在一次喝醉酒后说什么?你听,“我在王爷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人说了算。我想弄哪个女人就弄那个女人。谁想做成事,他不求我休想!”还说他把王爷村人当了锤子。
      最令王爷村人群情激愤的还是他私自将王爷村一块三百亩耕田买给了南方一个来本地做砖瓦生意的客商,那片地是专门用来起土用的。买了就买了,只要为王爷村人办了好事,没人在乎,现在路子很宽的。但是没有,王四狗暗箱操作,仅仅将地买了六千元,也就是每年给王爷村上交六千元人民币,期限十年。事后南方客商一次性给了王四狗一万表示对他的感谢。
      王爷村人准备在下一次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把王四狗轰下台,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动手王四狗就滚伙了。
      王四狗在没有弄清楚这个客商底细的情况下轰然地办了一件令他一生都悔恨的下作勾当,这客商其实是一个大大的专门作倒卖生意的骗子。
      就是这枚巨大的馅饼彻底葬送了王四狗,因为这一个大馅饼下面是一个可以淹没他的陷阱,他毫无顾忌地跳了进去。当王四狗还在家里做美梦的时候,一辆“呜呜呜”的带着特别标志的车辆停在了他家的门前,车上还有他的南方客商。
      令他十分庆幸的是杨阿四也陪上了他,是王四狗走上领导岗位不久的这个杨阿四鼓惑引导他走上这条路的,所以王四狗没有忘记他的关怀,很坦白地说出了杨阿四的一点过去。
      现在有杨阿四的陪伴,王四狗不会寂寞了。
      9
      听说王四狗还当着什么什么室长呢,不是村长;没有在王爷村,是在一群持枪的武警看守下的没有自由的房子里。
      听说王四狗原不叫王四狗,叫王好为。为什么叫王四狗,王爷村人说好象不太清楚了。
      听说王四狗在里面归了真名,没人叫他王四狗,都叫他王好为。
      听说他的表现还好。
      地址:陕西。洛南县医院罗春会
      邮编:726100手机:13239140898

     

    参考资料/《村长王四狗》 编辑

    [1]小说阅读网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小说阅读网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文化文学短篇小说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1-18 19:39:14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