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梦旅人》是由岩井俊二执导,卓娜、浅野忠信、桥爪浩一等领衔主演的剧情片。

    影片通过对三个精神病患者的刻画,展现了现实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

    编辑摘要

    目录

    剧情简介/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编辑

    剧照 剧照
    梦旅人 剧照 梦旅人 剧照

    可可由于举止异常并掐死自己的孪生妹妹而被父母送进了精神病院。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身乌鸦装扮的可可结识了病友卷毛和小悟。卷毛曾经被变态的小学老师多次骚扰,神经错乱下他杀死了那个老师,最后被送到这家精神病院。直到现在卷毛也无法从阴影中摆脱,噩梦反复出现,在这里也时常遭到医生的侵害。小悟则是脱离现实的妄想狂。三个年轻人很快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一天,可可和卷毛沿着医院的围墙,走到了外面的世界。教堂里圣洁的唱诗使他们停下了脚步,一位好心的牧师送给他们一本《圣经》。读过《圣经》之后,卷毛认定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而可可却坚信只有自己死亡才代表真正的世界末日。于是,卷毛、可可和小悟三人再次踏上医院的围墙,结伴去追寻世界末日的到来。一路上,他们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落队的小悟不慎从高高的围墙上摔下,满身鲜血的他再也没有起来。在一阵暴雨中,卷毛向可可倾诉了自己心中的恐惧和痛苦,两个同样孤独的人相拥在一起热烈亲吻。最后,卷毛和可可走到了一个灯塔上,为了使卷毛得到灵魂的解脱,可可抢过卷毛射向太阳的枪射向自己,开枪自杀。
    一个抽象的女孩。她自然、肆意、张扬。她就像那件羽毛衫上折射出的光斑,和着四野的春光在阳光下流淌,将舞蹈化为飞翔。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轻,所以她总会不由自主地随风而舞,脸上闪着被内心照亮的欢乐。生命对她来说没有重量,生命是场虚幻的过往。所以在她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她是向往着心中的极乐世界飞奔。因为生命不能永恒,而活力可以永存。
    与可可相反的是,对于卷毛,生命则是一场难以忍受的旅程。他活在过去的阴影中,记忆是一个死结,是一个尖锐的硬块,堵在胸口,发出刺目的光。刺着他浑身的细胞,让他不仅沉重,而且疼痛。他心中回荡着不和谐的音符,睡眠里也全是噩梦。
    卷毛喜欢坐在楼顶上吹风。喜欢看楼顶上一排排晾晒的白色床单,被风吹得飒飒作响。这一段落的镜头让我联想起描写诗人兰波的影片《全蚀狂爱》,画面里有过白色的丝巾,迎着风飘动。那是诗人“天使的翅膀”。“飞翔”的快乐也令诗人在离地的同时感觉惶惑和不知所措。他和卷毛一样是生活在纯幻觉世界中的人,那里有黑色的深渊和美丽的流萤。
    《梦旅人》——十分贴切的译名,片子保持了岩井俊二抒情唯美的风格,一如他的《情书》《烟 花》《四月物语》。不太有故事片的中规中矩,反倒像一篇小品文或是一幅白描留给人的感觉:淡雅、清新,而某些段落则魔术般地把艳丽的光芒印在了观众的瞳孔里。

    演职员表/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编辑

    演员表

    职员表

    获奖记录/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编辑


    第20届日本电影学院奖(1997)  话题奖-最具话题演员奖  浅野忠信
    1997年 日本学院奖(Popularity Award) Most Popular Performer 浅野忠信

    制作发行/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编辑

    制作公司

    富士电视台[日本][1]

    影片评价/梦旅人[日本1996年岩井俊二指导电影] 编辑

    《梦旅人》画面 音响

    《梦旅人》 《梦旅人》

    1995年,岩井俊二凭借其电影处女作《情书》声名远扬,他独特的唯美含蓄的电影风格被日本权威杂志《电影旬报》命名为“岩井美学”。1996年,富士电视出品了他的以精神病患者为主角的电影《梦旅人》,该片通过象征性的、诗化的电影语言,构筑出其美学的另类维度——成长的 孤独、自由的脆弱与现实的残酷。在“一起去看世界末日”的美好约定之下,展现的是一个“颓废的温柔乡”,一个存在于光影中的“冷酷仙境”。

    《梦旅人》的主角是三个精神失常的孩子,包括为了证明自己是父母的唯一而杀掉孪生妹妹的可可(Chara饰)、备受老师欺侮终于反抗并杀掉老师的卷毛(浅野忠信饰)、害怕孤独的小悟(桥爪浩一饰);故事发生的场景则是冰冷恐怖的精神病院,以及冷漠的辽远蓝天下,孤独的、没有人烟的城市边缘。不到70分钟的光影交错,展现出如下情节:可可因为杀害孪生妹妹被送入精神病院,在那里遇见了卷毛和小悟。一日,卷毛与小悟爬上围墙看“世界”的时候被可可撞见,于是三人一同开始围墙上的旅程。可可与卷毛跨过精神病院的围墙,遇见一位神甫,并从神甫处获得《圣经》。卷毛从《圣经》中发现“有世界末日”,于是三人带上野餐篮向着“世界末日”进发,这也就是影片片名《Picnic》的来历。旅途中小悟摔下围墙,孤单地死去;卷毛在雨声中回想起凶杀现场痛苦得难以开解,可可为了解脱他的痛苦,用从警察处抢得的手枪自杀。红色晚霞中的黑色羽毛漫天飞舞,影片末尾留给我们的是卷毛抱着可可的绝望身影,以及他未知的命运。这部立足于精神病患者的变异视角的电影,通过出色的视听语言运用,为我们描述了最优美的仙境,然而也是最冷酷的真实:远离人群的孤独、罪恶感的折磨,以及救赎的无望。

    马塞尔·马尔丹将画面视作“电影语言的基本要素”,是“电影的原料”。岩井俊二被称作“映像作家”,正出于他对画面出色的驾驭能力,而这种能力与其学画的背景以及最初的MTV拍摄经历是分不开的。《梦旅人》“有意识地远离日常的现实”,“将观众导向一种实验性、演剧式的人工空间”,自然在视觉语言上偏于象征化,呈现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氛围。

    清真人对岩井俊二的影像处理才华曾作如下评价:“在影像的创造方面,他有着非同寻常的才能和天分,他的影片,向人们明确地显示,他将这种才能和天分投向‘影像发展’的意志。在他的电影作品里。没有可以让人感到是依赖惰性而拍摄下来的画面”,盛赞其影片“无论从哪个场景中随便截取一个画面当作照片来看,都像是可以制成明信片的图片,充满了绘画般的结构性张力。”岩井影像具有一种“独立性”,他的影像“对于美有着自主性的触发力、召唤力,以及象征性语言的效力。”

    在《梦旅人》一片中,上述评断显然并不过誉。影片的序幕就极有象征性:一条清冷的街道向远处延伸,两旁黑压压的建筑物呈“A”字形,在头顶留出一道逼仄而灰暗的天空。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打破了对称构图的沉寂。她沿路摆放玫瑰的动作成为凝滞画面中唯一的动态。整个画面的色调以冰冷而不真实的幽蓝为主,配以画面外空洞而梦幻般的音响与缥缈的女声吟唱,奠定了整部影片怪异梦幻的基调。前半部分摄影机保持拍摄点不变,随着女孩离镜头越来越远,不真实的声音逐渐消失,远处黑色的汽车驶过来,不仅打破原有构图,也实现了从超现实向现实的过渡。在这个序幕中,影片主题在象征性的画面语言中初现端倪;汽车驶近,车轮冷冷地压过一排娇艳的花朵。并向镜头逼近,这种无情的破坏与强大的压迫感弥漫整个画面,向我们暗示了影片主人公在强大的社会面前的无助与无语境地。而随着车轮离去,画面上业已破碎变形的花瓣在寒风中抖动,似乎也预示了命运的残酷。

    1913年的D.W.格利菲斯曾宣布:“我试图要达到的目的,首先是让你们看见”,克莱·派克则对“看见”作了进一步阐释,认为它所包含的真正含义是“使我们感觉和理解”。要感觉和理解电影画面的“画外之意”。美的触发力、召唤力就必须得到强化《梦旅人》的画面正具有这样的魅力。在可可和卷毛初遇牧师的那场戏中,牧师平息了二人争吵之后与他们一起坐在围墙上,穿黑衣的牧师坐在可可与卷毛中间。镜头反打并切换为全景;远处蓝天下。教堂的尖顶反射着温暖的阳光;近处是三人安详宁静的背影,三角形的构图给画面增添了稳定、平和的气氛。镜头随后摇升。越过三人,留下绿树成荫、阳光明媚的空镜头。教堂的尖顶散发出圣洁的光芒,隐喻着神圣、温暖而无边的救赎力量。

    在画面的象征、隐喻之外,岩井俊二同样善于使用深焦距镜头(deep-focus shot)。电影评论家们往往对善于使用景深者赞不绝口,让·雷诺阿对景深的自由运用就曾得到马尔丹极高的评价:“雷诺阿的极端自由初看起来或许有点混乱,实际上显示出一种天才的从容自如,……这是由于他善于最大限度地利用景深,不强使他的摄影机完全静止,不使用一些无休止的镜头。”他甚至将掌握景深视作电影赢得最后独立的标志。岩井俊二对景深的使用可谓挥洒自如。以可可进精神病院的一组镜头为例:在主观视点镜头下,给了一个医院天井里的病人们的全景。医生和护理人员涌到车内的可可眼前,他们的笑脸在镜头中显得夸张而变形。呈现出惊恐而怪诞的内心感受。可可回头后。切换出一个斜拍且晃动不安的画面,前景是一群神色呆滞、身着白衣的病患,他们眼神空洞地注视着镜头(虚拟的可可视点),中景是那辆黑色的冰冷的汽车,远景才是可可已经面孔模糊的父母。这样的主观视点对表现可可内心感觉被抛弃、被隔离的痛苦非常直观有效。父母作为景深镜头的远景,是主观视点镜头的聚焦对象,那种隔离感,那种视线的搜寻动作,使父母与可可既疏离又紧密相连,显示出父母在可可心中的重要,也凸现出她内心的不安与恐惧。

    《梦旅人》 《梦旅人》

    另一种增加戏剧效果的深焦距镜头可以卷毛的梦境为例。夜晚,看书的卷毛像往常一样产生了幻觉:千石屋老师的形象又开始困扰他。画面近景是灯光下卷毛在看书,温暖的桔色灯光笼罩着他,中景是青色的冰冷的墙壁上千石屋老师变态的恐怖橡皮人形象,远景则是隔着床栏在床上忙活的小悟。镜头的空间感非常强烈,导演采用了从灯光到音响的手段来给我们逼真的感觉,将卷毛内心的痛苦外化,与小悟的正常欲求进行呼应与对照,使观者对卷毛的痛苦与恐怖感同身受。而前、中、后景共同的“性器官” 主题,又为画面的阐释提供了更多可能。

    对色彩和光源的巧妙运用是“岩井美学”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他的每部影片几乎都有一种与意蕴和气氛协调的主色调,无论是《情书》清新纯洁的白色基调,还是《四月物语》里弥漫镜头的浪漫含蓄的粉色。在《梦旅人》中,与冰冷诡异、孤单绝望的氛围呼应的是幽蓝的主色调。在主色调的基础上,他运用光线明暗的变化来调节影片气氛。在可可跨过精神病院的围墙的那场戏中。同样是绿树蓝天,医院的一侧较暗,黯淡无光;而代表“外面的世界”的另一边则是阳光明媚。树影斑驳,蓝天闪耀着希望的光泽。在三人受医院惩罚的镜头中。在暗蓝的主色调上,青色光源的加入以及俯拍角度令画面显得冰冷而压抑。而在卷毛的幻觉中,给予他温暖的桔色光源在千石屋老师出现后开始不安地晃动,给画面带来极大的视觉冲击力,精神的错乱感跃然屏上。

    在岩井俊二的影片中,我们时常看到画面里超现实的色彩组合,唯美得如仙境般不真实。《梦旅人》中人物服装只有黑白两色,可可的黑色羽衣与被染黑的病号服组合在一起,加上一双黑色的靴子和一把黑色的小伞——“是黑衣的天使吗?”神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卷毛和小悟的白色病号服总能与环境最好地融合。便于进行MTV似的拍摄与处理。在影片中出现了大桥下墨绿色的水域,火红色列车庞大的身躯,青绿色的草地上黄色的阳光,深蓝的天空和大海,还有血红色的夕阳晚霞.纷飞漫天的黑色羽毛……每一种色调都在一组镜头里充当主色,加之精致的、意味深长的构图,恰到好处的音响,在观赏世界末日的旅途中,“冷酷仙境”展现出无比的美,无比的罪。

    莫里斯·若贝尔曾经就有声电影对音乐的使用提出过如下看法:“我们到电影院去不是为了听音乐。我们要求它在我们身上加深一种视觉印象。我们不要求它向我们‘解释’画面,而是要它给画面加上一种性质特定地不同的共鸣……如果它赋予影片以一种补充的、它本身的诗意,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在岩井的影片中,音乐的确充当了增加影片诗意的角色,不论是《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中女声缥缈的吟唱与流畅的钢琴背景音乐,还是《燕尾蝶》中《南海姑娘》与《My Way》对情节的参与、气氛的渲染,都表现出岩井对音乐的出色感悟能力。

    音乐在《梦旅人》中的作用在于加上“性质特定地不同的共鸣”。在序幕中出现的诡异音乐与空洞的女声在渲染并奠定影片的风格后悄然隐退,随后出现的轻快的钢琴曲在可可跨越医院与街道的界限后与移动镜头交相辉映,令人感到自由的轻松美好。钢琴声一直伴随可可奔跑的脚步,在镜头切换至教堂唱诗班后才为赞美诗取代。这一支轻快的钢琴曲从此成为影片的主题音乐,与影片的主题呈现出一种既冲突又融合的态势。在小悟摔下墙的那场具有悲剧性的戏中,这支曲子的使用在于强化小悟心中的渴望与追求。小悟不断奔跑。不断尝试爬上墙的努力。与他念念有声的“上墙去”、“上墙去”。表现出一种令人心碎的逃避孤单,寻找安全的努力。同时在乐曲中插入的骨头错位与碎裂的声音,是心理与生理上的真实。小悟最后因伤势过重,更因为内心的恐惧与绝望死在城市边缘的草地上,阳光洒满整个画面。镜头上升,小悟扑倒在草地上的身影显得无比孤单。此时画外音突然切换为纯净的童声唱出的赞美诗,死亡与救赎交错,道出生命的脆弱与无助。

    赞美诗(包括教堂)在《梦旅人》中是救赎的象征。《梦旅人》在公映时,曾被多方指责为与奥姆真理教有某种“近亲性”,是向人们灌输地球毁灭观念的“病态影片”。除了对“世界末日”的追求,赞美诗的频频现“声”也是原因之一。童声合唱的圣诗在电影中唤醒了可可内心对爱的向往。蹲在教堂的墙头跟着唱诗班吟唱圣诗的可可,或许怀念起了当初与家人一起的幸福,她对作为其妹妹的象征的唱诗班女孩们流露了出友善与渴求接近之意,把自己心爱的、卷毛送给她的布娃娃送给几个小女孩——这种示好行为暗示着她对孪生妹妹由仇恨到接受的转变。然而。孩子们对她和布娃娃的恐惧与拒绝令她深受打击,她终于追随卷毛而去。圣诗的戛然而止正显示出可可的被拒、受挫与恐惧。

    这部曾在柏林电影节上获“记者评审委员会奖”的作品尚有许多亮点,如慢镜头在转折与末尾处的精彩使用,飞鸟暗喻可可对自由的渴求。镜子的运用,含意深刻的对白等,这些都是形成独一无二的“岩井美学”的必要因素。鉴于篇幅之故。本文仅就影片最为突出的视听语言特色作分析,其余特点将留待他文。

    梦旅人 梦旅人

    在《情书》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岩井俊二在1996年推出了《梦旅人》这部以精神病患者为题材的作品。影 片通过对三个精神病患者的刻画,展现了现实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梦旅人》中并没有过多地表现精神病的歇斯底里,取而代之的是这些病人的单纯和可爱。灿烂的阳光下,可可他们愉快地在高高的围墙上行走,伴随着动听的音乐,观众已忘记了他们的特殊身份。与病人们恰恰相反,那些所谓正常的医生、护士在变形的镜头下却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怖。动人的配乐和唯美的画面丝毫没有减轻电影主题的沉重,影片结尾处,悲痛的卷毛在一片夕阳中拥抱着已经死去的可可,黑色的羽毛在空中飞舞,不知他们的灵魂能否得到解脱。

    一支一支的玫瑰花摆成一长排,在马路中间的分界线上,一辆汽车从上面轧过去,《梦旅人》就开始了……

    "为什么乌鸦都是黑色的;为什么人总是走到尽头才知道终点就在脚下;为什么这个物质富足的社会人心却越来越脆弱",当你静静地看窗外时,是否感受着这样一句话,人生如梦,人在梦中………….

    岩井俊二的作品总是唯美的,充满对回忆的感受,《情书》是我们都熟悉的,而其他作品大家却了解的很少,《梦旅人》在现实的梦中完成一次不归的旅程。讲述的是可可、鬈毛、小悟三个孩子的故事,而场景便是精神病院、高墙,永远的白色、红色,三个被正常人式为问题儿童的孩子做着属于自己的梦。而他们为什么会进到精神病院里便是一个叫人思考的问题。

    片头总是悠扬的音乐,就好像主人公可可自我沉溺的低吟,惶恐的眼睛里寻求着"爸爸妈妈",寻求着她的世界。当她从护士的手里夺过一大把黑色的羽毛,当她把自己全身涂满黑色的颜料的时候,她本能地逃窜到竖着铁栅拦的墙脚抽搐,因为她快乐地尖叫--"为什么乌鸦是黑色的……"

    梦想、信仰、金钱、欲望,单纯的去寻找不一定可以找到结果,而当你失去信仰的时候,你是否会给欲望所逼疯呢,物质越来越满足而人性却越来越经不起考验,在变化中人和人的关系越来越复杂,而目的却越来越简单。每个人心中都有梦,而又有多少人放弃了梦想用成熟着口吻说着"我那个曾经的梦是…. "而又有多少人最终放弃了梦想而回归到这现实的路途中去呢。

    那精神病院的高墙是唯一的出口,当三个孩子走上去的时候以为可以有两种选择,可其实高墙永远都是笔直的终有尽头,是一条不归的路。人生是一条流动的河,而河的颜色只有到了终点才知道。希望所有人走完着旅途的时候,可以看着太阳,向上帝微笑。

    寻找救赎的天空

    ——观电影《梦旅人》

    周悟拿

    女孩被医生和护士粗暴地拉进医院的时候,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只是侧过脸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女孩的挣扎声与叫喊声随着那扇门的关上戛然而止时,他们又都开始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医院的气氛在短暂的混乱后又回复到了最初的死寂,仿佛没有人记得有这样一个女孩被拖入了一场盛大的梦魇。

    女孩看到两个男孩的时候,他们站在高高的围墙上面,正准备开始一场探险。女孩穿成一身黑色,打着一把破烂的黑伞。因为她的介入,这场探险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梦旅人》 《梦旅人》

    女孩可可一直在围墙上行走,因一座房子里传出的歌声而停了下来。我想,她内心其实还只是一个孩子,因为她的本是喜欢率真而纯净的事物的。那座房子里传出的歌声,是 孩子们吟唱的圣歌。那是来自遥远的天庭的歌声呵。

    至于男孩卷毛,他渴望的是一场彻底的宽大的救赎。他认真地阅读神甫送给他的《圣经》,“信者得救”,当他看到这四个字时他迫不及待地相信了神的存在。他祈祷世界世日的降临,亦只是因为他太渴望救赎。若是整个世界都被摧毁,又还有什么罪孽不能从他身上洗除呢?然而世界末日迟迟不肯降临,那些阴影也迟迟不肯从他心中离去。他只能反复地阅读经书,掐算出一个莫须有的世界末日。

    另一个男孩小悟,他的胆子比可可和卷毛都要小。冒险,他走到医院围墙的尽头就不肯再移步向前,因为他害怕被关禁闭室,害怕被惩罚。当他和可可、卷毛走散时,他六神无主地在围墙上奔跑起来,却一脚踏空摔了下去。影片惟独没有提到小悟的过去,所以直到他满面鲜血触地而亡的那一刻,我们依旧无法知晓这个面目清秀的孩子究竟怀揣着怎样的秘密。我想,被精神病院的围墙囚困起来的人们,一定都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于是他们因为负荷了太多记忆而变得和平常人不同了。小悟死之前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动作,就是尝试着再次攀上围墙。我想,他一定已经知道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可他不想让自己的生命终结在自己不愿停留的土地上。所以,他才一次次奋不顾身地尝试,直到力竭而亡。

    一场滂沱大雨勾起了卷毛痛苦的回忆。他和可可在围墙上互诉过去,一起蜷缩在那把黑色的破伞之下。原来,他们都是杀过人的孩子。可可将自己的“末日之吻”送给了卷毛。这是真正的末日之吻啊,夹杂着冰凉的雨水。这个吻,是可可剩余生命中最美的一束光芒。

    最后,在蜿蜒的海岸,他们爬上了灯塔。传说将子弹射向太阳会引发大爆炸。卷毛对着太阳举起枪,连射三发子弹,可是橘红的太阳依旧存在着。可可泄气地拿过枪,说:“我是注定要死的人。让我的死洗清你的罪吧。”

    她毫不犹豫地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随着那一声枪响,她头一歪,软软地靠进了卷毛的怀里。

    漫天都是飞舞的黑羽毛。这个画面,美到极致。可可,她是乌鸦的孩子。可是为什么,她找不到自己的那一片天?

    卷毛绝望地举起手枪向四周射击,可手枪中已没有一颗子弹。他只能绝望地抱住可可依旧温热的身体,身后,是一片残阳。

    影片结束后,我久久思索:为什么他们三个能在高高的围墙上自如行走,而其他人,比如影片中的那个警察,走上围墙却马上重心不稳地摔倒?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是不畏惧死亡的人,所以无欲则刚。这个世界在他们眼中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他们并不怕失去什么,也不怕再受到什么伤害。他们祈祷的是末日,他们渴望的是救赎。所以,他们百折不回地尝试着,可实际上他们追求的都只是虚无的幻想罢了。

    三个能在围墙上奔跑的孩子啊,你们能否告诉我,生命河流的尽头,是什么颜色?

    <梦旅人。Picnic>

    64分钟的片子,在这个周末我反反复复的看了很多遍。大片大片纯粹的色调,少年美好的脸庞,还有永无止境的行走和奔跑。看到很多桥段,自己总会莫名其妙的堕泪,继而接踵而至的是内心某个角落的疼痛。敏锐而细微,却直直切入灵魂的至深处。

    路西法是爱着造物之主的,比谁都深沉。

    亚伯同该隐亦是相爱的,深入毛髓。

    只是他们,爱的太深,注定成伤。伤的太重,堕落就成了一种唯一的抉择。

    高高的天台上,是孩子们在画着心头的梦。浓郁的蜡笔图画,是织梦者编织出的与梦有关的五色锦缎。

    记得那个有着明亮笑容的女医师,是整部影片里作为“完整人”而出现的最美好的角色。而她,却也仅仅出现在那写关于梦的篇章里。在其它的镜头里,我们看到的是那些所谓正常人的对孩子们的蹂躏虐待,甚至杀戮。

    对一个孩子来说,物质的贫乏并不可怕,因为那所带来的仅仅是肉体的湮灭。而可怕的是,一个人连梦想权利都被肆无忌惮的剥削。

    <小悟>

    ——美好的女医师指着那个叫做小悟的男孩子的画,暖暖征问,这是什么啊?

    是太阳。小悟说

    这又是什么啊?她笑。

    ——道路。

    ——是通向哪边的道路呢?

    ——……

    交谈的最后,小悟并没有回答。

    低眉。对着自己轻轻一笑。那些由太阳发出,并通向远处的道路其实就是孩子们的梦想之路吧。有些人在这些道路上早早停住了脚步,将自己淹没在了俗世之中,从此与梦想背道而驰;而有的人,选择了以梦为马的姿态,选择了梦旅人的征程,却在尘世中被当作了彻彻底底的异类。

    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很俗气,很狠毒。是唱给张无忌这个大情痴的词调吧,无情人笑我痴,我笑无情人懵懂。就像孩子们在找寻世界末日的路途中和小丑的会面,众人对他们冷嘲,孩子们亦对这个世间热讽。

    孰对孰错,孰是孰非,哪一种生活究竟才是一场大梦,我已分辨不清。

    <可可>

    穿上黑色的羽毛/你就是小小的恶魔了/带着羽毛/我想要飞翔/我想要离开这恶魔的城堡/面对上苍/那里是我肆意的喧嚷/黑色羽翼的天使/为何不能重回天乡

    那个叫做可可的女子,Chara出演,同《燕尾蝶》一样的影像。黑色蓬乱的头发,纠结着生长在一张凌乱的脸庞上。Chara并不美,但却有一种不凡的气质,邪气而且童真。可可在影片里大声向着这个世界诘问着,为什么乌鸦都是黑色的,为什么自己只是一只被人丢弃的布偶,为什么,哪怕竭尽全力,人们也不够飞翔。

    在绿色院墙上奔跑的女孩子,向孩子们微笑的女孩子,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与你一起淋最后一场雨的女孩子。我听见她说,算了吧,地球也快到末日了。到时候,你的罪我的罪都会被一笔勾销。

    地球末日的最后一场雨。听啊,那是一种多么深沉的决绝与孤立无援。

    或许,就像影片里那位老神父所说的,可可是天使,却有着一身黑色的羽翼。那是恶魔的标记,是业障永远不能被宽恕的印记。

    <卷毛>

    还记得这个一直渴望末日降临,却又渴望被救赎的男孩子么。

    卷毛左手抓住的,是对这个世界的憎恶,右手紧握的,是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太决绝的拥有注定了他决绝的旅途。

    还是在那个高高的天台上,卷毛翻阅着《圣经》。《圣经》上说,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太阳上 对来往的飞鸟说 请你们一起来赴天主的宴席。

    小悟听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可可说,神明就是自己的父母。而只有卷毛信誓旦旦的相信着,他已经得到了最后的救赎。他是一个那么渴望得救的弃儿,从大教堂开始,一直到海边可可的自尽,他都那么渴望得到救赎。甚至是,以一种屈辱的姿态渴求着上苍的救赎。

    岩井俊二让命运与每一个弃儿开了一个冷峻的玩笑。

    他们一起去往海边等待末日。可是时间依旧流转,街市仍然太平,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小悟与可可的相继离去。

    我想,一直到影片最后可可的死,卷毛才真真正正的放弃了所有的希望,他所有对这个世界的诅咒和绝望都化作了最后的一声嚎叫。一切平静,他身后已是残阳如血。

    黑色的羽毛纷飞满天,又是谁在诅咒这个世界。从生,到死,其实我们从来就没有被救赎过。所有的希望只是一场天大的谎言。

    <梦旅人。Pacnic>

    又是圣歌响起,稚气的童声遍遍吟唱。

    ——Oh,Saviour ...Oh,Saviour/ I was relived /It happened just this morning /When I first believed.

    影片结束,宛如一场大梦。

    望望窗外的车水马龙高屋建瓴,和行走在城市森林里一张张麻木而且雷同的面孔,我禁不住扪心自问着,情与貌,孰真孰假,醒同醉,孰清孰睡。

    天父啊。何时,又是我们的救赎。

    第一次看《梦旅人》只看了大概四分之一,当时就断定这是我看过所有电影里我最喜欢的,后来跟朋友说起,他说那是因为你只看了四分之一而已。可是够了,我知道岩井俊二是一个有能力贯气的导演,后来终于把它看完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喜欢 ,它讲述了一次奇异的残酷旅行。吸引我的是一种强烈的期待,不同于《四月物语》和《情书》的那种甜美温馨的期待,片里三个孩子的期待是纯黑色的 ,是世界末日。永无止境的黑夜会驱散可怕的梦魇和不好的事情。他们相信末日会来不顾一切的去迎接它。

    本能和命运

    当汽车轱辘无情的碾碎地上排列整齐的玫瑰花时,可可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他们相信女儿是疯狂的,她认为自己是一只黑色的鸟并杀死嫉妒她的妹妹,可可拔掉乌鸦羽毛为自己缝黑色的翅膀用黑颜料涂抹全身。赶走了妖婆一样的坏护士,她看见铁窗外黑色的鸟群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卷毛是个聪明冷静的男孩,但他杀死了一直折磨他的变态班主任,他的幻象经常出现,那个另人恶心的老师出现在墙上,露出章鱼一样的生殖器,持续不断的小便。后面是小悟自渎的影子,权利和欲望扭曲在一起。

    末日的爱

    小悟说:你看见那个女孩了吗?她是乌鸦的女儿,我喜欢她就在很久以前。卷毛送给可可从草堆里捡来的破旧的娃娃,抢走了笨警察的手枪,手枪真好布娃娃真好。小悟也想送,见草堆就翻,竟然翻出只断手来,小悟吓哭了也因此掉了队,半路夭折。大雨唤起卷毛杀死老师的可怕记忆,陷入极度的恐惧里,可可安慰他,并给了他地球最后之吻。围墙上的狂吻驱赶了阴霾。在灯塔上分享并不存在的晚餐,天堂地狱,一切虚空的美好。

    边缘之旅

    勇敢的可可第一次带着卷毛小悟跳过了精神病的围墙,发现了一个连绵不绝的广阔世界。可可自由的奔跑在长长的围墙上,他们像小动物逃出笼子般小心翼翼,并没敢走很远又回去了,结果可可受到惩罚。第二次发现了世界末日的秘密,踏上末日之旅,一路上这只奇怪的队伍惹人注目,骄傲的走过欢乐的马戏团,立交桥,高楼大厦,但只走围墙,再窄再困难也努力走,地面再广阔不属于他们,他们只在边缘行走。他们真的不适合这充满欲望的世界。

    死亡与新生

    三个行走在围墙上的天使,脚一踏上地面就陷入了恐慌与不安,他们在围墙上行走迎接着世界末日,小悟从围墙上掉下来,醒来后本能的要继续爬上围墙,背景是好美的音乐,慢镜,小悟在草地上挣扎,细细的腿努力的扑腾着要站起来,让人想起初生的羚羊。金色的夕阳笼罩着他,脖子摔断了,眼睛也瞎了,脸上都是血。他象是要死去,又象是刚出生,天使新生的痛苦。“我始终非死不可,就让我洗去你的罪吧”子弹射向太阳并不能引起太阳的大爆炸,可可用子弹射向自己,黑色羽毛漫天飞舞,黑色的鸟用生命驱除卷毛的噩梦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10-3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6 23:49:5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