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每周评论》”是“每周评论”的同义词。

    每周评论

    陈独秀、李大钊办《每周评论》的意见,得到张申府、周作人、高一涵的支持,加上胡适、钱玄同、刘复、马裕藻、沈尹默等人对《每周评论》也支持,最后确定《每周评论》编辑部设在北大红楼文科学长办公室,发行所设在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米市胡同79号安徽泾县会馆。参加的人交5元大洋,做开办经费。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每周评论 语种: 中文
    总部地址: 北大红楼文科学长办公室 主编: 陈独秀
    创刊时间: 1918年12月22日 出版周期: 周刊
    创办人: 陈独秀、李大钊

    目录

    刊物简介/每周评论 编辑

    创刊于北京,陈独秀主编,每星期日出版,四开一张,

    分四版,采取报纸的形式。自第26期起由胡适接编,每周评论社出版发行。它与《新青年》相互补充成为了五四运动时期最重要的报刊之一。 《每周评论》在"名著"栏刊登《共产党宣言》节译

    周刊创办/每周评论 编辑

    《每周评论》 《每周评论》

    1918年12月22日,陈独秀、李大钊在北京创办《每周评论》周刊。11月27日,陈独秀召集《每周评论》 创刊会议。参加者有李大钊、高一涵、高承元、张申府、周作人等。会议公推陈独秀为书记及编辑,其他人为撰述。发行所在北京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米市胡同79号,编辑所在沙滩北京大学新楼文科学长办公室。陈独秀撰写的《发刊词》说:"《每周评论》的宗旨,也就是'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八个大字",他认为"美国大总统威尔逊屡次的演说,都是光明正大,可算得现在世界第一个好人"。

    《每周评论》前25期由陈独秀主编,自第26期起由胡适任主编。内容以及时反映当前迫切的政治问题为主,与《新青年》侧重理论的特点互补充,在当时具有很大的影响。

    《每周评论》前25期,一直坚持反对军阀和日本帝国主义的政治鼓动,宣传反封建的文化思想,初步介绍社会主义思想,为"五四"运动作了重要的思想准备。从第26期后,刊物的方向有了很大改变,发表了一些反对马克思主义和宣扬实用主义的文章,引起了"问题主义"之争。

    1919年8月31日,被北洋军阀政府封禁。

    出版评论/每周评论 编辑

    《新纪元》一文

    1919年1月5日,李大钊的《新纪元》一文在每周评论第三号上发表。该文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洗出一个新纪元来"。

    "这个新纪元是世界革命的新纪元,是人类觉醒的新纪元。我们的黑暗的中国,死寂的北京,仿佛分得那曙光的一线,好比在沉沉深夜中得一个小小的明星,照见新人生的道路。我们应该趁着为一线光明,努力前去为人类活动,作出一点有益人类的工作"。

    "从今以后,生产制度起一个绝大的变动,劳工阶级要联合他们全世界的同胞,作一个合理的生产者的结合,去打破国界,打倒全世界资本的阶级"。

    4月6日,《每周评论》在"名著"栏内刊载《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无产者与共产党人》后面属于纲领的一段,并加注按语。按语指出:"这个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最重大的意见。...... 恐怕马上要来到东方。

    该刊旨在"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内容侧重时事评述,文学创作和文艺批评,先后出版了对于新旧思潮的舆论、山东问题,对于北京学生运动的舆论等专号以及罗素的讲演《我们所能做的》、胡适《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李大钊《再论问题与主义》等重要文章。

    《每周评论》是“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的旗帜,在国内文坛有广泛的影响。

    平民文学

    1月19日,《每周评论》发表署名仲密时文章 -《平民文学》。文章指出:平民的文学正与贵族的文学相反。但我们说贵族的平民的,不过说文学的精神的区别。就形式上说,古文多是贵族的文学,白话多是平民的文学。古文著作偏于部分的、修饰的、享乐的、或游戏的,所以确有贵族文学的性质。但白话也可雕琢,造成一种部分修饰的、游戏的文学,虽用白话,也仍是贵族的文学。平民文学应以普通的文体,写普遍的思想与事实。我们不必记英雄豪杰的事业、才子佳人的幸福,只应记载世间普通男女的悲欢成败。我们说及切己的事,那时心急口忙,只想表出真意实感,自然无暇顾及雕章琢句。只须以真为主,美即在其中,这便是人生的艺人派的主张,与以美为主的纯艺术派,所以有别。

    《兴三利》一文

    1919年1月26日,李大钊在《每周评论》第6号上发表《兴三利》一文

    文章指出:"同社只眼(陈的笔名)主张除三害,痛快的很。吾愿同时也能兴三利。那三利呢?开首,多多培养进取、有为、肯牺牲、负责任的少年为专门而博闻的学者;其次,实行科学教育,使人人对于事物都抱着遵守科学法的态度,都是批疑之大胆而容受之心虚。最后第三,创办种种真正绝对的民本事业,成立种种真正绝对的民本制度,务令人世的确是人的人世,不再是帝王军阀的人世,不再是官僚政客的人世,不再是资本家财主的人世"。

    新文化运动

    李大钊中 右 张申府梁漱溟 左富国能合影 李大钊中 右 张申府梁漱溟 左富国能合影

    3月9日,李大钊和陈独秀等人在《每周评论》第12号上开辟专栏,全文转载林纾(琴南)的小说《荆生》,并加记者按语,回击林琴南小说《荆生》中以暗示的手法讥笑诋毁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陈独秀等人的行为。李大钊说:我正告那些顽旧鬼崇,抱着腐败思想的人;你们应该本着你们所信的道理,光明磊落的出来同这新派思想家辩驳、讨论。公众比一个人的聪明质量广、方面多,总可以判断出来谁是谁非。若是公众袒你们哪个能够推倒你们?你们若是隐在人家的背后,想抱着那位伟丈夫的大腿,拿强暴的势力压倒你们所反对的人,替你们出出气,或是作篇鬼话妄想的小说快快口,须知中国今日如果有真正觉醒的青年,断不怕你们那伟丈夫的摧残;你们的伟丈夫,也断不能摧残这些青年的精神。

    此前,2月17至18日,林纾(琴南)在《新申报》上发表《荆生》小说,影射攻击陈独秀等人,并谩骂新文化运动中批判孔子、提倡白话文为"禽兽自语"。

    8月31日被北洋政府查禁,共出版37期。

    《共产党宣言》

    1919年4月6日,《每周评论》在"名著"栏内刊登《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无产者与共产党人》后面属于纲领的一段,并加注按语。按语指出:"这个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最先最重大的意见。.......其要旨在主张阶级战争,要求各地的劳工联合"。此后发表陈独秀的短文《纲常名教》。文章指出:"欧洲各国社会主义的学说,已经大大流行了,俄、德和匈牙利,并且成了共产党的世界,这种风气,恐怕马上就要来到东方"。

    《废娼问题》

    1919年4月27日,李大钊在《每周评论》上发表《废娼问题》一文。文章指出:上海有一部分外人就废娼问题征求社会意见,登了好久,并没有一个应声的人。

    我的废娼的办法:第一、禁止人身卖买。第二、把娼妓户口调查清楚,不许再行增添。第三、拿公款建立极大的感化院,专收退出娼寮的妓女,教他们点工艺和人生必需的知识,然后为他择配。第四、实行女子强迫教育,人公立学校概不收费。

    我们主张废娼,有五大理由:

    一、为尊重人道不可不废娼。凡是侮辱人权,背反人道的制度风俗,我们都认做仇敌。从前在上海,看见许多青年女子,不管风雨昼夜,一群一群地站在街头,招拉行路的人,那种可怜,凄惨的光景,稍有人心的人,都要动点同情的。

    二、为尊重恋爱生活不可不废娼。社会若许公娼存在,男女间恋爱生活的价值必然低落,致令一般人认为恋爱即是一种兽欲。

    三、为尊重公共卫生不可不废娼。花柳病的传染,不但流毒同时的社会,而且流毒到后人身上。又据医家说,久于为娼女子,往往发生变性的征候,这个问题尤与人种的存亡有很大关系。

    四、为保障法律上的人身自由不可不废娼。妓女大半是由卖买来的。认许公娼即是认许人身卖买。

    五、为保持社会上妇女的地位不可不废娼。社会上有娼妓,大失妇女人格的尊严,启男子轻侮妇女、玩弄妇女的心。

    辟山东问题专栏

    1919年 5月9日,《每周评论》也特辟山东问题专栏,李大钊撰文指出:"威尔逊君!你不是反对秘密外交吗?为什么他们解决山东问题,还是根据某年月日伦敦密约,还是根据某年月日的某某军阀间的秘密协定?你自己的主张计划如今全是大炮空声,全是昙花幻梦了。我实为你惭愧!我实为你悲伤!"

    国民觉悟

    1919年5月26日,陈独秀的山东问题与国民觉悟一文在每周评论第23号上公开发表。

    文章强调指出:"我们国民因为山东问题,应该有两种彻底的觉悟:

    一、不能单纯依赖公理的觉悟;二、不能让少数人垄断政权的觉悟"。他还说:"应该抱定两大宗旨,就是:强力拥护公理。平民征服政府"。

    《多研究些问题,少淡些"主义"》

    1919年7月20日胡适在《每周评论》发表《多研究些问题,少淡些"主义"》一文。陈独秀因散发传单被捕,李大钊也因避免追捕离京,胡适乘机取得《每周评论》的领导权。胡适反对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主张对中国社会进行一点一滴的改良,挑起了"问题"与"主义义"之争。这是五四时期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第一次大论战。文章说:

    第一、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阿猫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鹦鹉和留声机都能做的事。

    第二、空谈外来进口的"主义",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一切主义都是某时某地的有心人,对于那时那地的社会需要的救济方法。我们不去实地研究我们的社会需要,单会高谈某主义,好比医生单记得许多汤头歌诀,不去研究病人的症候,如何能有用呢?

    第三、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这种口头禅很容易被无耻政客利用来做种种害人的事。中国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种某种主义来欺人了。罗兰夫人说:"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恶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听的主义,都有这种危险。为什么谈主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研究问题的人那么少呢?这都由于一个懒字。懒的定义是避难就易。研究问题是极困难的事,高谈主义是极容易的事。

    中国应该赶紧解决的问题真多得很。从人力车夫的生计问题到大总统的权限问题,从卖淫问题到卖官卖国问题,从解散安福部问题到加入国际联盟问题,从女子解放问题到男子解放问题......哪一个不是火烧眉毛的紧急问题?

    他们不去研究人力车夫的生计,却去高谈社会主义!不去研究女子如何解放,家庭制度如何救正,却去高谈公妻主义和自由恋爱!不去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放,不去研究南北问题如何解决,却去高谈无政府主义!他们还要得意扬扬夸口道,"我们所谈的是根本解决"。老实说罢,这是自欺欺人的梦谈!这是中国思想界破产的铁证!这是中国社会改良的死刑宣告!胡适所用"主义"含义较广,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民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

    论问题与主义

    8月24日,胡适在《每周评论》上发表《三论问题与主义》一文。

    文章认为:"一切主义,一切学理,都该研究,但是只可认作参考印证的材料,不可奉为金科玉律的宗教;只可用作启发心思的工具,切不可用作蒙蔽聪明停止思想的绝对真理。"胡适坚持应"多研究具体的问题,少谈些抽象的主义"。

    31日,胡适又在《每周评论》第三十七号上发表《四论问题与主义》一文,指责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他认为:"阶级战争说指出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不能并立的理由,在社会主义运动史与工党发展史上固然极重要。但是这种学说,太偏向申明'阶级的自觉心'。一方面,无形之中养成一种阶级的仇视心,.......这种仇视心的结果,使社会上本来应该互助而且可以互助的两种大势力,成为两座对垒的敌营,使许多建设的救济方法成为不可能,使历史上演出许多本不须有的惨剧"。

    8月30,《每周评论》第三十七号出版未及发行即被北京政府封禁。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1 09:3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