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刘洁修先生编著《汉语成语考释词典》既蒇事,复于耄耋之年殚精竭虑,续成《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

编辑摘要
中文名: 《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 作者: 刘洁修
类别: 文化教育 价格: 450元
语种: 中文 ISBN: 780205833
出版社: 开明出版社 页数: 1722页
开本: 16开 出版时间: 2009年12月
装帧: 平装

《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 - 简介

《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由开明出版社出版。

全书约700万字,以考源求实为重点,“源”“流”并重,对汉语成语的词义、词形、用法在历代文献中的演变进行了严谨而细致的梳理。全书共收主条、次主条、副条及部分成语缩略语形式总计逾五万条。主词条中先引语源书证,并释义;后对历代文献中的不同词形分做次主条及副条列出,并引书证;对于成语的古义、今义,本义、比喻义等做分别义项处理。

作者刘洁修,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2006年5月被中国辞书学会授予“辞书事业终身成就奖”,其所编辞书曾荣获第四届中国图书奖二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1]

《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 - 创作

刘洁修的巨著《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简称《源流大辞典》),将按作者手书近700万字正文原稿重排出版。

《汉语成语考释词典》(简称《考释词典》)教益,对其坚毅博雅,十分钦佩,于是友谊日笃,成为知交。

说到《考释词典》(1991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实为今《源流大辞典》的雏形。《源流大辞典》的选目、写作、编辑诸原则和方法,内容的主要方面即条目取舍、溯源、释义、形态,甚至书证、出处、写法等,在《考释词典》中都有科学的规定,经过实践已完全成熟。《源流大辞典》的宏大规模,也由《考释词典》奠定了基础。《源流大辞典》是循《考释词典》确定的道路进行的正常的、必要的补充。

《考释词典》的撰著,昉自1972年,积近20年的努力而成书。故语言研究所所长语言学权威吕叔湘先生援笔作序,介绍作者说:“他做事认真,这是我早就知道的,可是他熟悉古书,却是后来才渐渐发现的。”怎样发现的呢?吕先生没有说。后来,我们听说过一件事:改革开放之初,国家提出建设“精神文明”,胡乔木院长想知道这一词语最早的出处。这个问题难倒了许多博学鸿儒,语言研究所一名不起眼的助理研究员听说后,立即说:“梁启超。”他接着从卷帙浩繁的《饮冰室合集》中查得出处。这位虽无高学历、高职称,却有真见识、真学问的学者,就是刘洁修。这件事无疑给吕叔湘留下了深刻印象。吕先生后来又知道他独立编撰汉语成语辞典,表示赞赏,称誉为“一项巨大的工程”,“并不那么轻而易举”,“是很愉快然而很不轻松的工作”。吕先生采取这种态度,不是偶然的。

合并研读吕叔湘的《序》、《考释词典》的《凡例》和《后记》,就知道从《考释词典》到《源流大辞典》最重要的特点,首推高度重视资料的原始性、完备性和可靠性。其他的特点,如成语释义的高度精确性,成语的正体、变体、略语等,都是从这个特点生发出来的,或者说这个特点为其他特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洁修先生认为,万千困难中,“最大的困难,归根结底,仍是面临资料的匮乏”。成语的选目、释义、穷源、溯流、举证、排比、分合等等,任一环节,都要靠原始的书证资料说话,完全拒绝望文生义,拒绝推测。每条资料都要亲自到浩瀚的典籍海洋中翻找,以求探骊得珠。洁修先生根据经验和实例,表示对第二手资料不予信任。他说:“第二手资料往往不可信据,严肃认真的态度是逐一经过核实。”对资料问题的认识和处理,充分反映出作者继承我国朴学传统中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治学态度一丝不苟,极为严谨。他宁愿自找麻烦,自建词库,不借第二手资料解决问题,数十年如一日,坚持每天从早到晚仔细研读典籍,理解透彻,从中找出成语,抄成卡片。辞典中每一条目、每一书证,都是这样取得的,否则宁可不用。如“堕甑不顾”,本可列为一条目,他知道元人谢应芳曾用过此语,但因没有借到谢应芳别集《龟巢集》全书加以查核,宁愿将其割爱。后来听说他的家属设法在网上购到《四部丛刊》三编中的《龟巢稿》影印本,确认后,从中查出“堕甑不顾”四字成文例证,才据以补入此一成语条目。当我们从洁修先生的辞典受益时,恐怕很难想象他为此项事业做过多大努力,耗费多少才智和心血,吃过多大苦头。他说,几十年间他是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支撑自己进行不懈怠、不停息的奋斗的。这与马克思关于科学的入口处就是地狱的入口处的名言,是完全吻合的。这不是拿刀山剑树、牛头马面吓人,只不过借以说明科学探索的艰辛。如同《西游记》中的唐僧,不经历八十一回险进鬼门关的大劫难的锻炼,是难以脱胎换骨取得真经的。持续数十年的苦读深思,也极大地提高和进一步充实了洁修先生的科学素质,把他造就为大学者。读《考释词典》的《凡例》、《后记》,那样精深、细致、周全地梳理、分析、总结关于汉语成语辞典的种种问题的文字,不是学富五车,是绝对写不出来的。

在《源流大辞典》出版以前,广大读者和学人都是从《考释词典》受益。我们这一代人,还有我们所见的一些后辈,都知道汉语成语的优美、丰富、简约、齐整,在写作时喜欢搬用。毋庸讳言,也有人有掉文卖弄的习惯,就更加故意滥用。但是一般说来,我们学问的根底疏浅,有时对某些成语并没有懂或没有全懂就望文生义地用上去了。龄修很惭愧,在过去写的论文中两三处用过“空穴来风”这一成语,把它当做与凭空生事、无风起浪相似的意思。后读《考释词典》,见到这一成语的最完满诠释:“有了孔洞,才招进风来。”语出《庄子》:“空门来风,桐乳致巢。”“后来用‘空穴来风’比喻自身存在着弱点,病菌、流言等才得以乘隙而入。”白居易诗句“朽株难免蠹,空穴易来风”,释义最明白。龄修于此深受教益,后论文结集,忙将误用处或涂抹或改易。还有一位学术名人自序其集,一上来就写道:“拙著”某集,“尺泽鲋鲵,片羽吉光,不惭自秽,献给读者。”单说其中“片羽吉光”四字,据《考释词典》引《艺文类聚》、《西京杂记》、《十洲记》等为据,释吉光为“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兽”,片羽则指“吉光身上的一毛”。后来用“吉光片羽”比喻残存的极其珍贵的诗文、字画或其他文物。由此可见,颠倒成“片羽吉光”为不知所云。本想谦虚一下,由于不懂而滥用,结果适得其反。这就说明,认真读洁修先生所撰汉语成语词典,将会提高人们汉语文素质,使之避免误用成语造成的尴尬。《源流大辞典》、《考释词典》对维护汉语文的准确性、纯洁性,其功实在不小。所以说,《源流大辞典》原汁原味不走样出版,真是国家文化事业的幸事。

为了集中精力完成这一大事业,洁修先生早早就办理了离休。尽管他家境并不宽裕,但也没有以职称、待遇为念。这就是蜗角蝇头不为贤者所重之意吧。洁修先生采取这样罕见的步骤,当时却很少有人相信此类浩大工程能靠他独立完成。只有丁声树、吕叔湘两位先生慧眼识人,一开始就给以关注和支持。《考释词典》问世后,北京大学吴小如教授发表《“差强人意”究应如何理解?》,表示“此文稿酬应由刘洁修先生享有”,因为文章“全靠翻检刘书之后写成”。吴先生后来又发表《释“风流罪过”》,称赞刘书“释义精当”、“实获我心”云云。季羡林先生更慨然应洁修先生赐序,称其“穷多年之力,完成了这样一部巨著,探幽烛微,功在士林”。《古籍整理出版简报》也发表书评,一语中的,抓住了《考释词典》最具关键意义的特点,指出它与时下不少词典盛行抄袭的编纂风气不同,其资料都是作者从典籍中发掘出来的,选目、释义都是作者研究原始资料的结果。这些权威学者的积极评价,说明刘洁修的工作引起了学界的注意,得到了普遍的认可。国家也不会长期埋没真正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才,洁修先生后来被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院老干部工作局也批给一些经费。经过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推荐,他还被中国辞书学会授予“辞书事业终身成就奖”。此前,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图书奖评委会曾授予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洁修先生虽淡泊名利,但国家机关、学术团体的这些举措,毕竟表现出对他为辞书事业始终坚持艰苦奋斗、默默奉献的感人事迹的肯定和表彰,对他的愚公移山式的敬业精神、毅力和卓越的学术成就的认同和激励。

洁修先生在科学上是一位追求至善至精,勇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学者,总想把最完美的学术产品献给社会,留传后人。尽管《源流大辞典》出版在即,眼下却仍然沉浸在繁忙的修订补充工作里,大有生命不息订补工作不止之势。我们知道,他还有数十盒卡片没有用上,还有古籍中夹着纸条没有把卡片抄出来,无疑还有许多可以收获的成果。但是科学本身是发展、变化的,其发展、变化是无穷无尽的过程,没有或者不知何处是终点。汉语成语也由无数具有不同生命力的成语个体所构成,它们有的永存,有的衰朽,有的废弃,有的新生。这就决定科学工作是接力跑,大量的研究和撰述是要由后人去继续完成的。我们衷心地希望,洁修先生在付出智慧和心血数十年以后,享受若干年晚年生活。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3-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