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沙》

    《沙》是文章,诗歌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沙》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文章/《沙》 编辑

    在这与世在外的天地,没有任何信息,找不到别的谁,惟有自己脚下的沙。踩过的脚印被风磨平,遗留下的物被沙吞下,沙从远方来到这里,带来了别人的脚印和物,遗留下的记忆被分散远离到达未曾知道的地域,而我正站在这里等待它们的出现。踩在别人温热的脚印上,拣起别人触摸过的物,感受另一情素带给我的幻想
        沙下,许许多多的破碎,跳换的情节,不断地进行神秘而无意识的行为。我出生在沙上,之后踩在沙中,过着沙一般神秘而无意识的生活。我努力在沙上踏遍所有的脚印,贪婪地醉心在别人的神经上欢欣雀跃。
        起风了,沙布谩天空,到处都是脚印,都是物,没有方向,没有终究,我置身于沙的世界,看到整个人世,其中不被任何人所拥有,不为任何人而改变,自从迩来,自从何去。我无力的跪下双膝,双手支地,朦胧的眼中早已润湿了整片沙,那些脚印和物清晰呈现,深浅不一,错综杂乱,然而其中看不到我的脚印,寻觅不到属于我的物,我使劲踩踏,拼命挖掘,直至被沙整个吞没。
        呜咽中只有含沙的眼泪和红色的脉搏在希望中缔造着我的梦。~

         
                                                       ——2006.3.24

    〈路上的灰〉/《沙》 编辑


     

        天空的阴霾从背后悄然穿透我的左胸,笼罩了我的心。
        象站在身后的女友突然圈住我的脖颈,润湿着我的耳。
        这时我需要找个地方站立住,或者坐下,让我倚在平稳轻松的路上,轻轻叩响身体上的大门。
        眼前的一切随之消失,只有我和脚下的路,即使走过的脚印也不复存在。随后响起了初三暑假夜晚熟悉的歌声,可爱的脸蛋在被窝向我挥手告别;高二冬天的单车逼迫着雪地发出“咯吱”声,红色的电话里不时传出心跳的语句;大三夏天“欧洲杯”腥臊的呐喊声,床上的女上男下让我的“最爱”坚持到了最后。
        然而井场的嘈杂声让这一切霎时间混乱起来,一阵风吹,只有路上的灰还在到处找地降落,潮湿的耳朵也早已干涩,模糊中听得见的只有瘦细的脚拖沓着落满灰的路。

                                                              ——2006.4.4

    〈四月上旬〉 /《沙》 编辑

        被拍扁的苍蝇贴在光滑的墙上,很显眼。然而丝毫未曾离开过它的位置,患有帕金森的前肢依旧搓和在一起,因为它们一生都在不停地磨搓着。
        在这个四月上旬的每个清晨和夜晚,它一直突兀在我床边的墙上,离我的嘴不到20公分,也许哪一天即会成为我的早餐或夜宵,可惜即使那双搓了一辈子的前肢,也不会有股起的肌肉塞在我的牙缝里。
        我不是在嘲笑它,我怎么会嘲笑一只苍蝇呢?!更何况它已经在这个四月的上旬死死贴在墙上。
        哦,四月上旬,对这个小生命来说,它的意义可能更加微不足道,就象它的翅膀的扇动一样卑贱。可现在它同我在一起,并且当我靠在床头时,恰好与我齐肩高,我的所作所为都在我给予它的意志之下冲进它的“网眼”,与此同时,我的双手在纸上疯狂地涂抹,一刻也不能停止。就象饥饿的苍蝇看到了美味的餐桌旁放置着的垃圾桶,木制的筷子夹起的熏骚羊肉,溅有油迹的手臂擦拭着的满脸脓包。于是迅速地震动双翅,猛地扑向前去。
        在这个四月的上旬,就这样地肆无忌惮,也许四月的上旬,本该就是活跃地,通灵地,奇特地,而不是仅仅死死重复着,即使它是一只贴在墙上的苍蝇,也不该重复搓着双肢,所以它静止了,停止了那疯狂的行为,牢牢得贴在墙上,为了向我或者谁证明它在这个四月的上旬终于明白了什么。或许它在暗示我,其实睡在床上的人都应该贴在墙上到下一个四月的上旬或者更久。
                                                            ——2006.4.9

    〈象征〉/《沙》 编辑

     我给了他一棍子,
    他永远记得我高举的手,
    发誓要将我的小拇指扭断,
    我看着他快要秃顶的头,
    几条细小软弱的灰蛇栖伏在宽大光滑的壳上,
    哪怕是空气的突然流动,它们都随时准备从耳边脱落,
    我紧凑到他的身边,
    看到蛇就在我的下巴旁,
    它们曾经在他的嘴里去过不少地方,
    现在依旧,
    只是步入不惑之年的路越走越可笑,
    我伸手到他的眼前,
    完全张开的两只手仅仅遮住他一小块痴呆的脸,
    十指间夹杂着鄙视而胆怯的双眼,无能又喋喋不休的翻唇,
    扁塌的鼻子连自己松散涩黄的牙齿都接受不了,
    以至于用毛把它统统塞满,
    我把右手伸向左手小拇指,
    紧紧地握住它,
    在“卡”声敲响他的耳膜的同时,伴随着视网神经在大脑皮层的反复证明,
    我的脑垂体和肾腺疯狂分泌着嘴上的大麻烟卷,
    我异端严肃甚至近乎歇斯底里地告诉他,帮助别人实现他的誓言是我个人意志和自由的象征,
    他颤抖地从口袋取出小木梳,不停地在头顶掠过,
    或许他从此就象那几条蛇一样静静等待着流动。

    参考资料/《沙》 编辑

    http://www.xshdai.com/bbs/viewthread.php?tid=4555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http://www.xshdai.com/bbs/viewthread.php?tid=455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6-05 16:44:1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