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游春图》”是“ 游春图”的同义词。

    游春图

    《游春图》是隋朝画家展子虔创作的绘画作品,是画家传世的唯一作品,也是迄今为止存世最古的画卷。作品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绘画馆。绢本、青绿设色,高43厘米,宽80.5厘米,画上有宋徽宗题写的“展子虔游春图”六个字。从画上题记铃印可知,该画在北宋时收入宫内府,历经宋徽宗赵估、宋代贾似道,元代为鲁国大长公主所有,明代被严嵩收藏,清代再度入宫,1924年溥仪带出宫,后转入古书画收藏鉴赏家张伯驹手中,1952年张伯驹献给国家。画家用青绿重着山水,用泥金描绘山脚,用赭石填染树干,遥摄全景,人物布局得当,开唐代金碧山水之先河,在早期的山水画中非常具有代表性。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游春图 创作时间: 隋朝
    作者: 展子虔 类型: 绢本绘画

    目录

    作品简介 /游春图 编辑

    画卷首段近处露出倚山俯水一条斜径,路随山传,自到妇人立于竹篱门前才显得宽展。山此向上,山限岸侧,树木掩映,通过小桥,又是平坡,布篷游艇,容于其中。下端一角,便是坡陀花树,围绕山庄。描绘出明媚春光和游人在山水中纵情游乐的神态。各种花树点满山野,桃红柳绿,相映成趣。

    创作背景 /游春图 编辑

    展子虔像 展子虔像
    中国古代 山水画的发展,到了隋代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它不再作为人物故事画背景的一部分,而是从前者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立的画科。在此之前,依附于人物故事画的山水画在表现方法上有很大的局限性,按照古人的说法就叫做“人大于山”“水不容泛”,说明在表现自然景物与人物或其他物件的关系上,以及远近、层次等方面部存在着明显的不足,画家还没有找到适宜的艺术表现手法,来描绘壮阔秀丽的山川形貌。《游春图》即反映了山水画处于变化发展阶段特点。
    历史上对这幅作品是否出于 展子虔之手,仍持有争议。有唐中叶说、有疑北宋摹本, 张伯驹则保留其为展子虔原作的观点。
    对《游春图》的作者及创作年代提出疑问的代表人物是文学家沈从文。早在1947年,他就撰写了《读展子虔》的文章,虽然标题中肯认了《游春图》的作者是展子虔,但文章通篇都是在质疑这一作者归属。在文中,他称“半年中有机会前后看过这画八次”,认定展子虔作此画缺乏证据。他在文中交待,因为前代关于绘画作品的著录,包括《 贞观公私画史》《 宣和画谱》等都没有提到展子虔作此作品的事情。另外,画中男子的 衣着、女人的坐式,都与隋代人的习俗不太相符,还有装裱等种种迹象也与当时情形不合。历史资料证实,人们是在元、 明朝时才开始认定展子虔作《游春图》的。所以,沈从文认为,此画可能不是展子虔所作,也不是隋代作品。另外,也有人根据画中人物头上戴的 幞头、建筑部件形制等,论证它并非隋代原作,而是北宋摹本。

    作品鉴赏 /游春图 编辑

    作品主题

    该图以全景方式描绘了广阔的山水场景,图中除描绘了山水树石外,还描绘了白云出岫,杂以楼阁院落、桥梁、舟揖,并点缀着踏春赏玩的人物车马,展示出一幅杏桃绽开、绿草如菌、水波粼粼,春风荡漾的春日融融之景象。

    艺术特色

    布局

    游春图 游春图
    早期的山水画通常会呈现出“人大于山和水不容泛、树木若伸臂布指”的状态,这说明了早期山水画的不成熟,在构图方面体现了较为幼稚的特点。《游春图》的章法布置则突破了以往的画风舒服,形成了十分有特色的构图方式,结构层次颇有特点。它的画面的右上部主要是山峦的表现,绘有大量的崇山峻岭,展现了一副山峦起伏、峰回百转的形态。若在之前,这个画面可能就算是完成了整个景观背景的塑造。但是展子虔并没有到此为止,在画面的右下方,他在画面中画上了山间小径,小径则是由低矮的树木、草丛组成,曲径通幽,旖旎风光、透逛山路,成为了右上方巍峨高山的延伸部分。这样,高山便成为了山路的背景,山路又称为了高山的细节铺垫和展现。这就使得整个画面比前期山水画更显全面、沉稳、丰富。而在画面的左侧,观者可以看到展子虔在此绘有一处低矮的小山丘。这一小山丘能够与右侧上方的崇山峻岭遥遥相对,形成鲜明的对比。在画面的中问,则有大片江河,形成一道波光粼粼的天堑,并与湖水、天空融会在一起,使得整个画面形成湖天一色、山河并举的形象。值得一提的是,画面并未只以山川与河流为主,而是在细节之处加以点缀:江河之中有小船点缀其中,船中有三四位神态各异、姿态不同的人物,将人声、山河画面融合在一起,并通过 山川河流船舶、人物等形象构造出整个画面的图片比例。
    深究整个《游春图》,可以发现该画以山川、水系为主体,将人物、古刹、船舶、阁楼等融于山水,成为画面中的重要景观。这些景观相互配合,运用其形象的客观物象来表达画面事物之间的大小、高低、远近等的关系。合理地处理画面关系,使得展子虔对画面的比例、深度等都能有十分准确的把握,并根据其特点,进行处理和变化。也正是由于这种十分合理的处理和变化,才能够使得山水画的构造变得更加符合现实,使得该画变化成了“超然物外”的穿插构图,形成隋代山水画的新格局,使得中国山水人物画的表现形式和审美取向变得更加成熟。
    勾画
    运笔成熟,表现独特。展子虔在绘画创作上十分敢于并善于创新,尤其善于在细节处用笔。在观者欣赏《游春图》的时候,不难发现它无处不是点缀着代表盎然生气的绿色。例如,画面就有很多还没有完全长满枝芽的树木,这些枝芽就是展子虔运用独特的勾画技巧形成的,即青绿勾填技法。这种技法不仅仅使得他的创作变得“细密精致而臻丽”,更让他的这种创作方法成为了中国山水画的重要技法之一。
    在绘画山川石木的时候,展子虔善于运用细节,运用细笔勾勒它们的 轮廓。以青绿色以及其他明丽的色彩来展现画面。例如,他在刻画《游春图》的山石树木之时,善于将山石树木的线条不用刻意有粗细、明暗的变化,它们不用刻意地添加皱祈,也照样能体现出古朴苍劲、俊朗豪迈的形象。而在描绘人物的时候,展子虔也习惯运用细节来展现人物的形态、神态等,虽然画面中的人物形象没有过大改变,但是人物神情却可以是各有特色,每个人的衣着外观都十分飘逸流畅,也使得观者有“观人于微,,的感受。另外,他还善于运用“ 点花”的方法,勾勒细节,例如对枝芽的处理,他也会运用粉点点上,形成芽苞初放的形象。而在绘画人物上,作者也是用了这种点染的方法,让细小如豆的人马等都形态毕现。
    用色
    青绿重彩,工细巧整。在隋代之前,魏晋时期的山水画不仅仅在构图、形状、用笔等方面都比较单一,而且在整个画面的用色方面也都十分单一。而在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中,其形状不仅仅充满变化,而且在用色上也更加丰富和大胆。展子虔为了改变以往单调而简单的填色方式,将自己大胆的想象和细致的技法运用到画面中。《游春图》以青绿色为主色调,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细工精琢的用色方法。例如,在画面右上部分,作者开始运用青绿着色,展现了初春山林间盎然的生机。而在右下部分,表现山间小路时,作者却用泥金来表现,展现了山林中春寒未退的山色。这样两类用色,使整个画面的表现力更加丰富。同时,在绘画树木之时,展子虔更加注重细节的刻画。在对树叶设色时,它不仅仅运用色填或者色染,而且还运用点彩的形式,来展现含苞初放的春日娇态。
    《游春图》除了对画面中的不同物象进行了十分具有特点的用色之外,在敷色上增加各种晕染等方法,使不同对象在色彩表达上显得更加统一而完善。在描绘松树时,画家并没有以松针来展现,而是用深绿色运笔,在表现其他花木时,画家则运用 桃红色白粉色等来展现,形成单纯而丰富、古朴而艳丽的形象特点。因而,纵观整个《游春图》,其画面展现的是新绿成荫、繁花盛开、水天一色、深浅莫辨的特点。而在对人物的描绘过程中,展子虔运用山后白云来展现人物所处的背景,并能够以此来衬托人物游春时的心境。而对于人物本身的形象来说,展子虔则也善于用粉色和白色进行点染,使得整个画面更显风格细腻、轻松生动。

    作品影响 /游春图 编辑

    展子虔像 展子虔像
    现存于故宫博物院的《游春图》是 展子虔唯一传世的代表作,也是世界上存在最早的 画卷,它的存在,对中国乃至世界的绘画史、艺术史都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游春图》出现之前,中国早期的山水画通常是“人大于山、水不容泛”。也就是说,绘画中人物形象的塑造比山还要大,而对于水的 绘画,却永远不会有波光粼粼的形态,而是犹如一潭死水般地停留在画布上。可见,在展子虔之前的,尤其是南北朝时期的山水画仍然存在很多不足,这些画家们通常无法把握好山水、人物的比例关系,也不能完美、生动地展现山水的飘逸之感。而《游春图》出现之后则打破了这种限制,全图无处不展现着一种空问之美,人物、山水疏密安排十分得宜,展现着自然界的交替、交换与重叠。
    游春图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山水画承上启下的代表作品,不仅仅在于画面呈现的内容,更在于它异于前人的创作手法和审美取向,展现出了于方寸之地尽显千里之姿的艺术特点。
    《游春图》构图壮阔沉静,设色古艳,富有典丽的装饰意味,体现出承上启下的风格,也标志着山水画即将进入成熟期,他在山水画上所达到的成就及其绘画方法,直接开启了唐代画家 李思训李昭道父子金碧山水的先河。
    1980年5月27日华国锋到日本进行正式访问时,赠给日本天皇的礼品中,就有一幅中国现代女画家临摹的隋朝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

    收藏展览 /游春图 编辑

    《游春图》局部 《游春图》局部
    《游春图》经宋徽宗题签后,约在宋室南迁之际即行散出,后归南宋奸臣贾似道所有。宋亡后,元成宗之姊鲁国大长公主得到了它,并命冯子振、赵严、张珪等文人赋诗卷后。明朝初年,《游春图》卷收归明内府,而后又归权臣严嵩所有。万历年间,画卷为苏州收藏家韩世能所藏。入清后,经梁清标、安歧等人之手而归清内府。
    1924年10月,清室被迁出紫禁城,末代皇帝溥仪被驱逐出宫,大量故宫珍宝被溥仪带到天津,后再被携至“伪满洲国”首都长春。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溥仪仓皇出逃,不少书画珍宝流落于东北民间。不久,这些珍宝又陆续现身北京,其中就有《游春图》。
    一天,爱国民主人士张伯驹得知装裱名匠马霁川得到了《游春图》,并准备通过沪商卖给外国人后,便心急火燎去找马霁川,决定自己买下来不让这件珍宝流到国外。为了使《游春图》不落到洋人之手,张伯驹又急忙到故宫博物院,报告马衡院长,建议院方收购此画。而马衡以院方经费不足无力收购作为回应。
    张伯驹无奈之下卖掉自己的几处私宅和夫人的首饰,最终购得《游春图》。
    买下《游春图》后,张伯驹很快就把自己的住所更名为“展春园”。后来,他还自号“春游主人”。1952年, 张伯驹夫妇把展子虔的《游春图》、 唐伯虎的《 三美图》连同几幅清代山水画轴均转让给了故宫博物院。

    作者简介 /游春图 编辑

    展子虔(约550—604)隋代画家。渤海人(今山东惠民县何坊乡展家村,一说河北河间县)。历任北齐、北周、隋,在隋为朝散大夫帐内都督。善画佛道人物、车马、楼阁、山水、翎毛等,尤以画山水闻名。

    作品评价 /游春图 编辑

    唐代僧彦悰《后画录》:“触物为情,备皆妙绝”,“远近山川,咫尺千里。”
    唐代张彦远:“动笔形似,画外有情。”
    宋代《宣和画谱》:“写江山远近之势尤工,故咫尺有千里之势。”
    明代董其昌:(《游春图》)是“世所罕见”的墨宝。
    当代作家沈从文:“这画卷的重要,实在是对于中国山水画史的桥梁意义……没有它,历史即少了一个重要环节。”[1]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7-03-1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3-26 08:53:3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