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是《水月洞天》的续集,是由李达超,叶成康执导,海南周易影视制作公司出品,于波、杨俊毅、张晋、蔡少芬、陈法蓉、张茜主演的古装奇幻武侠电视剧。 该剧讲述了灵镜里的尹仲借烈火修炼成魔,即将出世,童博怕生灵涂炭,以生命向灵镜提出交换,将善良给了邪恶的尹仲,将智慧给了无知的童心,三个性格、命运完全改变的人恩怨纠缠、错放的人生。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灵镜传奇(水月洞天续集) 主要演员: 于波,蔡少芬,陈法蓉,杨俊毅,张晋,徐少强
    导演: 李达超,叶成康 编剧: 陈曼玲
    全部集数: 30集 每集长度: 45分钟
    首播时间: 2004年 出品公司: 海南周易影视制作公司
    制片地点: 中国 出品时间: 2004年
    类型: 古装,奇幻武侠剧

    目录

    剧情简介/《灵镜传奇》 编辑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御剑山庄”接获一份招降帖,投帖之人声言会在十五月圆之夜要来接收“御剑山庄”,庄主尹天奇决定要奋起抵抗,便着令附近各铸剑坊赶制兵器。门家铸剑坊也接到了铸剑任务,可现任坊主门大器不成材,铸出的剑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劣制品。正当大器和女儿剑秋、徒弟大柱一筹莫展时候,来了六个神秘老人拿走了兵器,因为并没有付钱,个性刚烈的门剑秋一路追赶六人来到了他们的驻地。

    原来这六位老人是武林传说中的神秘宝地“水月洞天”中六大长老,因族长童战从古老的占卜术中,惊见童氏一族将有一场灭族之灾,为了消灾躲祸,向来不许杀生的童氏一族,只好到门家铸剑坊去取那些不能伤人的兵器。

    “水月洞天”之前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战,为了消灭族里的叛徒尹仲,族长童战的兄长童博,与心智未开却武功高强的三弟童心,一起将尹仲打入地狱岩底,而童博、童心也被吸进了童氏一族的镇族之宝灵镜中以镇锁地狱岩。没想到,地狱岩底的烈火反倒帮助尹仲脱去了凡身而修炼成魔,眼看已关不住尹仲的童博情急之下,向灵镜提出交换,为拯救天下苍生,情愿牺牲一己性命,将自己一颗善良的心给了尹仲,将智慧给了弱智的童心好让他明辨是非。灵镜感动于童博的伟大情操,三人同时被抛出了地狱岩。

    童战找到了失踪五年的灵镜,拿给之前本来要和童博成亲的豆豆看,豆豆看到了灵镜,坚信一直以来下落不明的童博一定也出现了,于是穿上她之 前成亲前夕的红嫁衣,来到地狱岩顶寻找童博,而此时昏迷不醒的童博遇到了剑秋,童博失去意识前的最后印象,是剑秋焦急呼唤的脸庞和地狱岩顶身穿鲜红嫁衣的豆豆的身影。

    豆豆将气息奄奄的童博带了回来,自幼跟随童博生母的义婢龙雁,正为主家即将绝后而痛苦不已,她向灵镜发愿,愿以自己风烛残年的生命,换回童博大无畏的灵魂。

    “御剑山庄”果真在十五月圆之夜迎来了投帖之人,她竟是之前失踪的山庄大小姐尹天雪,也是现任庄主尹天奇唯一的亲妹妹。天雪告诉天奇,当年杀害老庄主尹浩的凶手,就是今天的庄主夫人赵云,她以三日为限,要天奇在让出庄主之位和休妻之间做一个选择。

    被抛出地狱岩的尹仲被封在一块黑木之中,恰好被正要离开“水月洞天”的门剑秋拾到,并无意中释放了尹仲,水月洞天再起风波   。

    分集剧情/《灵镜传奇》 编辑

    第1集

      武林世家“御剑山庄”某日接获一份招降帖,投帖之人声言在十五月圆之夜要来接收“御剑山庄”,庄主尹天奇决定奋起抵抗,着令附近各铸剑坊赶制兵器。历史悠久的门家铸剑坊也接到了铸剑任务,无奈现任坊主门大器不成材,铸出的剑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劣制品。正当大器和女儿剑秋、徒弟大柱一筹莫展的时候,来了六个神秘老人拿走了兵器,因为没有付钱,个性刚烈的门剑秋一路追赶六人来到了他们的驻地。  原来这六位老人是武林传说中的神秘宝地“水月洞天”中六大长老,只因族长童战从古老的占卜术中,惊见童氏一族将有一场灭族之灾,为了消灾躲祸,向来不许杀生的童氏一族,只好到门家铸剑坊去取那些不能伤人的兵器。五年前,“水月洞天”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战,为了消灭族里的叛徒尹仲,族长童战的兄长童博,与心智未开却武功高强的三弟童心,一起将尹仲打入地狱岩底,而童博、童心也被吸进了童氏一族的镇族之宝灵镜中以镇锁地狱岩。没想到,地狱岩底的烈火反倒帮助尹仲脱去了凡身而修炼成魔,眼看已关不住尹仲的童博情急之下,向灵镜提出交换,为拯救天下苍生,情愿牺牲一己性命,将自己一颗善良的心给了尹仲,将智慧给了弱智的童心好让他明辨是非。灵镜感动于童博的伟大情操,三人同时被抛出了地狱岩。

    第2集

      童战找到了失踪五年的灵镜,拿给五年前本来要和童博成亲的豆豆看,豆豆看到了灵镜,坚信五年来下落不明的童博一定也出现了,于是穿上她五年前成亲前夕的红嫁衣,来到地狱岩顶寻找童博,而此时昏迷不醒的童博遇到了剑秋,童博失去意识前的最后印象,是剑秋焦急呼唤的脸庞和地狱岩顶身穿鲜红嫁衣的豆豆的身影。  豆豆将气息奄奄的童博带了回来,自幼跟随童博生母的义婢龙雁,正为主家即将绝后而痛苦不已,她向灵镜发愿,愿以自己风烛残年的生命,换回童博大无畏的灵魂。  “御剑山庄”果真在十五月圆之夜迎来了投帖之人,她竟是五年前失踪的山庄大小姐尹天雪,也是现任庄主尹天奇唯一的亲妹妹。天雪告诉天奇,当年杀害老庄主尹浩的凶手,就是今天的庄主夫人赵云,她以三日为限,要天奇在让出庄主之位和休妻之间做一个选择。  被抛出地狱岩的尹仲被封在一块黑木之中,恰好被正要离开“水月洞天”的门剑秋拾到。

    第3集

      龙婆在灵镜的帮助下,牺牲自己让童博复原了,但苏醒后的童博,像是初生的婴儿,又像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他已经全然忘却了前尘往事。为了治好童博的失忆症,顺便将龙婆安葬在她的故居龙泽山庄,豆豆和童战决定走出“水月洞天”,找到护送剑秋回家的隐修为童博治病。  隐修在出山途中遇到了尹天雪,从隐修的口中,天雪知道,五年前与她有过海誓山盟的童战,这五年来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  三日期限已满,天雪依约来到御剑山庄,看到的却是赵云面目全非的尸首,被赵云蒙蔽的天奇,盛怒之下要手下司徒振去追杀害死赵云的天雪,而此时真的赵云却已来到“水月洞天”外,要想办法进入“水月洞天”找到神医隐修,探寻长生不老的秘密,也医治自己脸上的伤口。 剑秋平安回家,大器看到了封着尹仲的黑木,以为是传说中的铸剑宝物“祝融之铁”,兴奋的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从此可以铸出名剑了,谁知把黑木投入火中却听一声巨响,不但炸毁了铸剑坊,也解放了尹仲——一个拥有了童博的善良,纯朴憨厚,再世为人的尹仲。

    第4集

      纯真如孩童,处处新鲜、事事好奇的童博,在街上闲逛遇见了尹仲,两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了防止童博有样学样污染了一张如白纸一般的心灵,尹仲将他带回门家铸剑坊,童博初见剑秋,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记忆,却又怎样都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处见过她。  童战和天行长老为寻隐修来到门家铸剑坊,意外找到童博,想带他回龙泽山庄与豆豆和金长老会合,无意中撞见了早一步来到的天雪和隐修,童战喜出望外,可是他却震惊的发现,天雪身边,竟有个面垂黑纱,男装打扮的神秘客。豆豆力图用从前的事情唤醒童博,谁知童博对从前的那个自己却丝毫不感兴趣。赵云在“水月洞天”外的溪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童心,把他当做一张可以要挟童氏一族的王牌一路带着。她为了找到隐修一路来到龙泽山庄,遇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天雪,逃命中的赵云被童博追上,意外的发现童博竟已不认得她了。纯真的童博听信了赵云的话,答应替她去找隐修。

    第5集

      赵云在童心的帮助下掳走了隐修,却把自己的凤钗遗落在龙泽山庄,被童博拾到悄悄送给剑秋,没想到剑秋却误以为是尹仲送她的定情物,对尹仲渐生情愫。  童心奉赵云之命,为寻找凤钗来到龙泽山庄,被早已不认得他的童博误以为是贼追着打,童战手忙脚乱的化解二人的缠斗,不断称二人是自己的兄弟,同样失去了记忆的童心对自己的真实身份起了怀疑,当初童博移转在童心身上的智慧起了作用,童心决定留在赵云身边,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迷。  天行和金长老将隐修从赵云处救回,天雪透过隐修的描述,判定赵云没有死。童战从豆豆口中得知,五年前,天雪是被赵云推下地狱岩的深谷中,历经煎熬才得重回人间,童战一面心疼天雪这五年来的痛苦经历,一面也怪天雪回来以后,不但与当年的她判若两人,而且那个神秘“男客”日夜躲在天雪房中,两人关系十分暧昧。

    第6集

      童心带着赵云来找尹仲,想知道自己的从前,可惜尹仲跟他一样,对前尘往事茫然无知,不过在门家铸剑坊,白日铸剑,晚间与剑秋为伴,享受着一家人的温暖,尹仲既满足于如今的轻松自在,也不想费劲去找回从前。  童博上街去买铸剑工具,一言不合毁了一家铁匠铺子,尹仲替他赔偿了损失,并把他带回门家做工抵债。门家铸剑坊重张开业的那天,童博无意中发现了深埋地下的一块千年玄铁,还有一封门氏祖先留下的信,信中说,玄铁是块“被咒诅的神材”,以此物铸剑者必须牺牲自己最关爱之人,以血成就,才可去除去剑身的魔性。大器一心要铸成绝世宝剑,决定让尹仲这个举目无亲,又已经什么都不记得的人来铸剑,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剑秋早已对尹仲情有独钟。

    第7集

      赵云要对付尹天雪和童氏族人的连番诡计都未得逞,又生毒计,她潜入御剑山庄杀死铁卫嫁祸豆豆,铁风在追踪杀人凶手时,遇到了童博和赶来救走赵云的童心,天奇闻讯,更加确认是水月洞天在与御剑山庄为敌,于是带人到龙泽山庄捉拿豆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童博趁乱将豆豆带走,情急之下无处投奔,只好送豆豆去门家暂住,门大器百般不情愿,纯真的童博却视为理所当然,大器勉强同意,豆豆成了门家第三名食客。  豆豆与童博朝夕相处,看着如今不复当年深情的童博,心如刀割,她一再企图唤回童博的记忆,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心碎。在龙泽山庄,面对天奇的蛮不讲理,天雪愤而出手,天奇远远不是她的对手,危急之际,天雪屋内的神秘人出手救走了天奇,童战欲追,却被天雪拦阻,憋了很久的童战,再次追问天雪对自己是否还有旧情,天雪无言以对。

    第8集

      童战在天雪暂住的龙泽山庄客房内,捡到一些奇怪的药粉,他拿给隐修检验,隐修告诉他,这是身中剧毒的人用来延续生命的毒药,童战大为震惊,他苦思,并找了一个可说服自己的理由,他相信天雪爱的仍是自己,只是苦于那个神秘男客的生命已经余日无多,所以不能表明对童战的爱意而伤了神秘人的心。兴奋的童战来找天雪,真诚的告诉天雪,自己会尽力帮助她,还有她身边那个自称“泪痕“的神秘人。  尹仲终于铸出了可以削铁如泥的宝剑,出炉那天,宝剑剑柄上自动浮现了“幽冥剑“三个字,挨近它的人会感到寒气逼人,杀意顿生。剑秋和大器将剑送给天奇想讨好御剑山庄,谁知天奇拿着剑,顿觉心智恍惚,杀气腾腾,他举剑砍向剑秋,匆忙逃命的剑秋将童博拾到的赵云凤钗掉在了御剑山庄,天奇认出那是他送给赵云的定情之物,对赵云的死起了疑心。 天奇带着幽冥剑再次到龙泽山庄要抓豆豆,这次天奇功力大增,手中一把魔剑无人能敌,连童战都险险伤在他剑下。危急中泪痕出现救下童战,自己却被剑气所伤,童战急忙带泪痕去找隐修疗伤,归途中被童心掳走,闻讯随后赶来的天雪误以为是御剑山庄的人劫走了童战。 豆豆终于看到留在门宅铸剑的尹仲,过去尹仲种种为非作歹、迫害童家三兄弟的景象历历在目。惊恐的要童博远离尹仲,可是童博却告诉豆豆,自己和尹仲是好朋友。尹仲虽不明白豆豆为什么排斥自己,却还是告诉童博,要他听豆豆的话。

    第9集

      剑秋对尹仲依恋日深,又怕来历不明的尹仲会突然离去,决定用一纸卖身契约将尹仲留下,豆豆力劝剑秋不要这样做,并把自己知道的尹仲过去种种残忍和可怕的行径告诉了剑秋,可剑秋表示只在乎尹仲的现在,并坚信自己可以让尹仲弃恶从善。  童心劫回了童战,初步取得了赵云信任,又假意挑断童战脚筋,更加消除了赵云的疑心,在赵云让他去找隐修的时候,童心将童战送回龙泽山庄,故意将天行长老当作隐修抓到了赵云面前,至此,童战、隐修及长老们才确信,如今聪敏机智的童心与以前大不一样了,而童心在一连串的事件当中,也逐渐对自己的身世有了了解。豆豆屡次让童博回忆从前,可童博总是不配合,豆豆心力交瘁病倒了,隐修来到门宅给豆豆看病,才知道童博一直与尹仲住在一起,而且结为莫逆,大家对此大惑不解。 赵云急于治好脸上始终愈合不了的伤口,严令童心抓回真正的隐修,并决心要在事后杀了隐修灭口。

    第10集

      早有防备的隐修与童心定下金蝉脱壳之计,一面为赵云解去脸上的毒,一面又在她手上下了新毒。赵云脸伤痊愈后果然杀了隐修,命童心弃尸,假死的隐修趁机逃去,童心却对赵云寒了心。  天雪赶到御剑山庄向尹天奇索要童战,言语冲突后,天奇竟以幽冥剑对付天雪,已经回到龙泽山庄的童战赶来救下了天雪,并说明掳走自己的不是天奇,而是一个蒙面女人,天雪想到了赵云,天奇想为赵云辩解,可是当他忆起隐修曾在龙泽山庄对他描述过的那个蒙面女人的形象,明明就是赵云,他不能不怀疑赵云诈死后进行的一连串阴谋,痛苦的陷入了矛盾之中。天奇为了尽快查明真相,想到了剑秋掉在御剑山庄的凤钗,于是来到门家找剑秋询问凤钗来历,却没想到豆豆也在,天奇冲动的要杀豆豆,尹仲闻声出来阻止,天奇大惊出剑刺伤了尹仲,混战中天雪赶来,天奇挟持豆豆回到御剑山庄。 尹仲从豆豆的口中隐约知道自己当年做的许多恶事,在面对剑秋的感情时,坦白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剑秋表示并不在乎尹仲的过去,可是大器知道剑秋和尹仲情投意合却大为吃惊,他表示,无论如何不会同意剑秋爱上尹仲,甚至急切地想把剑秋许配给童博,剑秋与父亲大吵,大器有苦难言,因为除了童博,只有他知道幽冥剑对铸剑之人和他所关爱之人的咒诅。

    第11集

      赵云听说天奇将豆豆带到了御剑山庄,悄然派童心去杀死豆豆,以挑起龙泽山庄与御剑山庄的斗争。童心假作服从,与司徒振来到御剑山庄,遇到了赶来营救豆豆的童博、剑秋和大柱。童博和童心联手救出了豆豆后正要离开,铁风出现,转达天奇想要跟豆豆一谈的心愿。豆豆随铁风去见天奇,竟在大吵一场后用匕首刺死了天奇。赵云听到司徒振的回报大惊,不甘心御剑山庄落入天雪手中,假作死而复活的回到了御剑山庄,没想到天奇的死是豆豆和天奇设下的圈套,以此来证实赵云的生死之迷。天奇从豆豆和铁风口中痛心地证实了赵云的种种罪行,但赵云却把一切归咎于豆豆,还叫来手下武功高强的小侠,承诺将她许配给天奇做妾,命她在大柱为豆豆熬的鸡汤中下了毒药。

    第12集

      童博知道大柱暗恋豆豆已久,心里竟有莫名其妙的一丝醋意,他返回御剑山庄去找豆豆,可是豆豆坚持要等真相大白再走,争执中童博打翻了大柱送来的鸡汤,泼洒出去的汤水竟毒死了铁卫,大柱目瞪口呆,铁风要留下童博三人查明下毒真相,赵云突然出现,抢走天奇手中的幽冥剑想刺杀豆豆,童博大展神威,众人都不是对手,赵云想用幽冥剑偷袭豆豆,却阴差阳错的杀死了铁风,铁风临终前请求天奇:埋藏幽冥魔剑,永远不可再用。  尹仲被幽冥剑所伤的部位突然泛黑,剑上的魔气似乎触发了潜藏在尹仲体内的魔性,剑秋日夜在尹仲床边照顾的深情,启发了童博,他终于向豆豆表明了自己对她同样的感情,豆豆兴奋不已。赵云被隐修下了毒的手再度发作,无奈隐修已死,世上再无解药。天奇不忍看她每日痛苦之状,带她到龙泽山庄寻找解药,天雪将隐修藏了起来,并以给她解药为条件,逼赵云当着天奇的面,亲口承认五年前将尹浩及天雪父女推下深谷,害死尹浩的罪行。

    第13集

      留守“水月洞天”的木、水、火、土四大长老,发现失而复得的镇族灵镜频频出现异象,似乎关系着过去五年发生在地狱岩中的事,他们决议带着灵镜寻找族长童战,因为只有族长能令灵镜显象,重现童博失踪这五年间所发生的事。但是四个不通世情、打扮怪异的老人,郑重的带了一个装着灵镜的黑木盒,却已引起了江湖人物的注意。  童心与赵云的另一名善心的手下小刀,在不断的接触中产生了感情,赵云以小刀的性命为要挟,逼童心杀了童战和天雪,再把隐修的解药拿回来。天雪在泪痕和隐修的帮助下,抓住了难得的机会,把前来龙泽山庄找隐修为尹仲治病的童博、以及来为赵云取解药的童心一起诓入石洞,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情节,让他们与童战兄弟相认,谁知童心救人心切,把扮成童战模样而又伤痕累累的泪痕,当成了是被天雪所伤的二哥,兄弟情深之下出手重伤了天雪,结果是三兄弟虽然相认了,促成此事的天雪却要在病床上养伤多日。 三兄弟聚首,对当年联手抗击尹仲的事实也有所了解,但善良的童博相信尹仲已经弃恶向善,他还是一心要去救尹仲,令童战和童心费解。

    第14集

      在天雪的帮助下,童心和童博童战相认。童战终被童博和童心说服,三人带了隐修去给尹仲疗伤,童战认定尹仲伤口处的黑气并非剧毒,而是他体内蠢蠢欲动的邪恶之气,三兄弟联手发功,将那股邪恶之气逼在尹仲腰际,让它不至于再扩散,而童博在救治过程中,竟奇迹似的想起了过去一些事的片段。  剑秋见到尹仲康复,惊喜的决心要不顾一切嫁给尹仲,却遭到父亲门大器的强烈反对。疑惑的豆豆从童博口中知道了关于幽冥剑的咒诅,二人决定将幽冥剑藏在一处永不见天日的地方让它不能再作怪,以成全尹仲和剑秋。尹仲听说门大器反对他和剑秋的婚事,他以童博赠予的那颗善良之心,不管大器用什么样的试炼方式折磨他,他都要挺过去,以此证明自己是剑秋可以托付终身之人。童心从龙泽山庄拿到解药回到赵云处,救下了差点毒发身亡的小刀,从此连小刀和小侠也对冷酷无情的主人赵云失望。 在安葬铁风的仪式上,天奇将童心任命为新任铁卫队统领,并将一把假的幽冥剑随铁风下葬以掩人耳目,却把真的幽冥剑交给童心,要他把剑藏在五年前被童博炸毁的尹仲老巢地底城的废墟中。藏剑过程中,童心也感应到过去他在地底城里一些往事,开始逐步恢复记忆。

    第15集

      尹天奇把幽冥剑给铁风陪葬的举动,令赵云和暗恋她的忠心手下司徒振愤恨难平,一向嫉妒童心的司徒振向赵云献计:盗取幽冥剑,夺回御剑山庄。  江湖女贼飞天凤听说灵镜出山,假扮成一位寻亲不遇的弱女子,博取了“水月洞天”四大长老的同情,把她带在身边赶赴龙泽山庄,飞天凤一路上在长老们的饭食中下了“十筋软骨散”之毒,害得功力全失的四大长老在途中遭到了觊觎灵镜的武林邪派围攻,幸被及时赶来的童战和天行长老救回,飞天凤身份败露,落荒而逃。童博和豆豆夜闯御剑山庄寻找幽冥剑,被司徒振抓住,幸好童心出现替二人解了围,并把二人安排在尹天雪五年前居住过的房间休息。

    第16集

      当年天雪早已察觉了尹仲潜伏在御剑山庄的野心,为了监视尹仲的行动,她在自己房中修建了连通地底城的秘道。仍记得这条秘道的豆豆,带着童博进入地底城,在童心的暗助下,拿回真的幽冥剑交给童战去埋藏,而童博在找剑的时候,同样记起当年自己炸毁地底城时的情景,也想起了自己和豆豆相爱的过去。童战将幽冥剑丢入了龙泽山庄后山岩洞中的黑水潭深处,无意中撞见了在水潭边梳洗更衣的泪痕,泪痕惊慌逃跑,童战惊见泪痕竟是一名女子,满腹疑点的去问天雪,天雪一边责怪童战一边匆忙出门寻找。童战启动了灵镜显象,见到童博为阻止尹仲毒害苍生及保护童氏一族,做了自我牺牲,舍己为人的情操使童博始终背负着太重的压力。众人一致认为,现在的童博单纯快乐,纯净如同白纸,与其让他恢复记忆回到从前,不如由零开始,让六大长老传授技艺,把童博培养成全新的快乐人。谁知童博一心要回铸剑坊去跟尹仲学铸剑,无心接受六大长老的教诲,童战只好连哄带骗的逼童博同意,每晚由长老们轮流到铸剑坊去教授童博功课。 大器为难尹仲,要他独自一人在三天之内打出五十把剑,豆豆和童博为他讲情,并告诉大器,幽冥剑的咒诅已经被他们解除,剑秋和尹仲可以成亲了。

    第17集

      童战找到了正想投河自尽的泪痕,在救起她的刹那,面对泪痕的双眼,童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童战冲动地伸手去摘泪痕的蒙面巾,被赶来的天雪阻止,童战质问泪痕的真实身份,天雪几乎忍不住要吐露真相,却被泪痕拦住。  大器为了证实幽冥剑确实被盗,来到酒楼打探消息,遇到失魂落魄的飞天凤,飞天凤贼心又起,对武林中传说的另一样宝贝“幽冥剑”又起了歹念。她留下大器帮她去盗铁风的墓,想要得到幽冥剑,谁知黄雀在后,剑刚出土,赵云和司徒振就出现了,双方动手,童博趁机救走大器并告诉他墓中的是一把假剑,大器不信,仍坚持要尹仲在三天之内打出五十把剑来,童博无奈,只好逼着到铸剑坊教童博功课的两位长老施法铸剑,帮尹仲如期完成任务。天行长老和金长老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唤起童博的记忆,可是童博却不喜欢从前的自己,他问豆豆,爱的是从前的那个“童大侠”?还是今天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童博? 飞天凤被赵云和司徒振连同幽冥剑带回赵云巢穴,密议如何消灭御剑山庄,躲在暗处偷听的小刀和小侠被发现,小侠挺身而出死在赵云手上,临终前警告小刀,赵云还要对童心下毒手。

    第18集

      大器对尹仲能如期交出五十把宝剑十分惊讶,继续给他出难题,规定尹仲必须在市集上把剑全部卖掉,否则不算完成任务。尹仲不懂如何招揽生意,童博好心帮忙,却惹恼了一旁卖艺的江湖人,童博挥剑示威,没想到身边巨石应声而断,众人哗然,争着购买尹仲的剑,大器见机抬价,满载而归,尹仲以为过关了,谁知大器吃了甜头,竟要尹仲以后每天打出五十把剑来,尹仲为了剑秋,无怨无悔的一口答应,连豆豆都对尹仲的真情所感动,反倒帮尹仲求六大长老继续帮忙铸剑。  赵云用迷药迷倒童心带回自己的巢穴,焦急的小刀到龙泽山庄求助,童战和四大长老分别出外寻找,只能派隐修到铸剑坊教童博功课,童博又耍赖请隐修帮忙铸剑,隐修以济世救人的仁心仁术帮尹仲打造出中看不中用的剑,同时也透露了童心失踪的消息。童博赶到御剑山庄找童心遇见天雪,二人进入地底城,早就埋伏好的赵云,用她从墓中盗来的幽冥剑要杀童博,童战赶到,扑救被吊在墙上的“童心”,没想到司徒振所扮的假童心突起偷袭,重伤了童战,童博一怒毁了幽冥剑,救走了童战。

    第19集

      赵云见幽冥剑不堪一击,命司徒振绑架大器回来辨认幽冥剑的真假,大器看到假剑,相信童博确实埋藏了真剑。  另一队搜救人员天行和金、火两位长老,找到了和飞天凤关在一起的童心,飞天凤不肯离开,三人只得救走童心。  赵云见大器不说实话,故意把大器和飞天凤关在一起,自己躲在暗处偷听,才知幽冥剑和灵镜两样宝贝都落在龙泽山庄,赵云以为童战重伤,长老们都在外奔波,正是潜入龙泽山庄找幽冥剑的好时机,不料遭到守护童战的泪痕痛击,赵云空手而归。 一败涂地的赵云厚颜回到御剑山庄,嫁祸已死的小侠,说是小侠假扮成自己的模样四处作恶,童心赶来拆穿赵云的谎话并救下小刀,早已不再信任赵云的天奇,警告妻子,未得允许不得离开御剑山庄。 尹仲从赵云的巢穴救出大器,大器感动的应允了剑秋和尹仲的婚事。当试穿嫁衣的剑秋出现在大家面前,童博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他在失去记忆前最后那一幕——山崖上那个穿着鲜红嫁衣的女子的身影。童博迷惘了,他不知道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到底是豆豆还是剑秋,或者是别的女子? 泪痕细心照顾重伤未愈的童战,反常的关切之情引起了天行长老的疑心。

    第20集

      尹仲铸出的“门氏名剑”因为锋利无比而一剑难求,武林人甚至为抢购名剑而大打出手,只有尹仲心知肚明,这些剑经过隐修施法,根本不具杀伤力,为了展示名剑能“吹毛断发”,尹仲不知不觉间动用了自身的法力,却意外牵动体内的邪恶之气蠢蠢欲动。  豆豆和童博以为剑秋与尹仲有情人终成眷属,决定出发去寻找童博念念不忘的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但见到尹仲身体的异常变化,大为吃惊,急忙带他去找隐修医治。隐修忧心忡忡的说,要想稳住尹仲体内躁动不安的邪恶之气,必须关了门家铸剑坊,永不再铸杀人的凶器,加强修炼自身,才能让尹仲远离邪恶一心向善。童博和尹仲在龙泽山庄遇上了蒙面的泪痕,两个人都觉得泪痕那双眼睛十分熟悉,只因心急救治尹仲,二人都没在意。 完全恢复了铸剑信心的大器,兴致勃勃的要尹仲再打造一批“门氏名剑”,好在婚礼当天送给来道喜的宾客,童博求助于火、木两位长老,完成了大器交代的任务。 童战身体复原,养伤期间他想到天雪五年来在地狱岩谷底受的苦,鼓足勇气向天雪提出要娶她为妻,照顾她一辈子,不料被天雪断然拒绝。天雪痛苦的回去告诉泪痕,她不想做别人的替代品。原来,泪痕才是真正的尹天雪。只因在深谷中食用过多的食物维生,身体发生变化,必须以重重黑纱和长袍遮掩全身,但强烈的思念童战,长年在谷底照顾她的女伴“月牙”易容为天雪,陪着改名为“泪痕”的真天雪,重回人间。

    第21集

      门大器将结婚喜帖送到御剑山庄,邀请庄主尹天奇参加婚礼,赵云接帖灵机一动,爽快的答应,其实是想趁童氏族人都去参加婚礼,龙泽山庄唱空城计的时候,潜入山庄盗取幽冥剑。  在尹仲和剑秋十分独特的婚礼上,赵云和司徒振中途离席,和自愿前来助阵的飞天凤潜入龙泽山庄盗剑,没想到早有戒心的天奇,带了童心暗地追踪,在龙泽山庄中来个人赃具获,黔驴计穷的赵云还想为自己开脱,寒心的天奇却只丢下一纸休妻书后离去。狡猾的飞天凤在混乱中逃过众人耳目,偷偷潜入童战房内将灵镜盗走。童战在门宅喜宴上对天雪一再敬酒,酒后大吐真言,天雪只是流泪无语,二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天行长老充满了智慧的眼中。 大器向宾客吹嘘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好女婿,又把尹仲连夜打造好的宝剑送给宾客留作纪念,尹仲沉浸在与剑秋新婚的喜悦中没有在意,只有火、木两位长老明白,那些剑都不能杀生。

    第22集

      喜宴上,大柱因为打翻酒杯引起宾客间的争执,大器赠送的宝剑成了顺手兵器,想不到剑只要砍向对方身上,剑柄马上变得烫手难抓,客人认为这些剑下了咒诅,悻悻然离去。次日大器醒来只见到一地弃剑,弄明原委,要找搞鬼的童博算帐,门外却已挤满了被中看不中用的“门家剑”害死的丧家家属,众人要大器抵命,尹仲为保护大器被刺伤,看着丧家的痛苦,尹仲后悔自己打造出那么多伤人的剑。  童博和豆豆决定回“水月洞天”寻找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天行长老提议请灵镜再现当年景象,也许可以解开谜团,这时大家才发现灵镜已经丢失,童博和豆豆还是上路了。飞天凤终于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灵镜,却苦于不知如何使用,正在借酒浇愁,大器因门家铸剑坊毁在自己手上也来酒楼买醉,被天凤逮个正着,想方设法的套问启动灵镜之法,大器看破她的用心,故意跟飞天凤拼酒聊天。 被一纸休书赶走的赵云,跪在御剑山庄大门外求天奇原谅,天奇心又软了,允许她重新进门,却把休书交给童心保管,赵云恨上加恨,变本加厉的要杀死天奇,再以遗孀身份接掌御剑山庄。

    第23集

      大器灌醉了飞天凤,将灵镜取回,顺手交给到酒楼来找他的尹仲,让他送回龙泽山庄。谁知灵镜突发红光,似乎正在抗拒着来自某处的强大魔力,尹仲循线追踪,来到埋藏幽冥剑的黑水潭边,越来越强的魔音召唤着尹仲,要他去潭中取出幽冥剑,半空中突然响起在黑水潭边守护的泪痕呵斥声,尹仲惊醒,落荒而逃,掉落在洞穴外的灵镜不知去向。  尹仲回到铸剑坊发现大器和剑秋都已经被寻找灵镜的飞天凤挟持,尹仲追上三人,怒发魔功重创飞天凤,救下剑秋和大器,原本逼在他后腰的黑气却更重了。 童战在黑水潭边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泪痕请隐修医治,隐修断言泪痕中毒太深已经无药可医,气若游丝的泪痕,急切的要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天雪嫁给童战。 童博与豆豆回到了“水月洞天”外,灵镜出现在保护“水月洞天”的外围潭水中,童博看到水中的灵镜显现出当年邪恶的尹仲,伸手捞镜,却被水中的一条剧毒红蛇咬伤,童博本能地用上了家传的“龙神功”来驱毒,恍惚中,他又看到当年尹仲被童氏族人放逐的悲惨,以及尹仲的独生女儿尹凤因误食毒蛇而死去的情景,在灵镜中,尹仲愤怒的发下毒誓:他要修炼成神,消灭“水月洞天”童氏一族。

    第24集

      豆豆和童博回到“水月洞天”,一位老人交给豆豆一只外族女人遗落在地狱岩顶破烂不堪的绣花鞋,两人循绣花鞋的线索找到谷底,发现了两座坟墓,一座是御剑山庄老庄主尹浩的,另一座无名无姓也无碑。两人又找到了天雪居住过的岩洞,确定那只绣花鞋就是当年天雪留下的,他们更意外的发现,还有一名女子和天雪住在一起,童博判断,这位女子一定和自己梦中的姑娘有关,而豆豆也开始相信,那个穿红嫁衣、站在岩顶的姑娘也许真的存在。两人决定在谷底多住几日调查清楚。  谷底不知岁月,又无食物充饥,豆豆只好采食野果,不知道她跟天雪一样也中了慢性剧毒。某夜,童博突然被异声惊醒,他在灵镜引领下竟然找到洞穴深处一个寒冷的石窟,看到一座打开的冰棺,并在灵镜显象下,看到了棺中的小女孩被人救出来的过程,而那个小女孩,就是多年前尹仲以为中毒而死的独生女儿尹凤。 大器怕飞天凤再次上门索要灵镜,决定打造一面假镜备用,尹仲再次动用了法力,并把大器打造失败的几面镜子全都施过法拿到集市上去卖,镜中每个人都变得美丽或年轻,一时间又造成抢购,大器告诉买家那些镜子叫“灵镜”。

    第25集

      隐修为了筹办童战的婚礼,带天行和金长老到集市上采买,遇到了闻讯而来的飞天凤,正出手抢夺所谓的“灵镜”与尹仲大打出手,适逢剑秋来替尹仲送饭,天凤不敌尹仲,抓住剑秋做要挟,尹仲狂性大发误伤剑秋,暴怒之下几乎杀了天凤,天行和金长老及时喝止,飞天凤仓惶逃回御剑山庄。平静下来的尹仲茫然望着自己伤人的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隐修明白,尹仲体内潜伏的魔性,快要压制不住了。  天凤连番挫折,自知武功低微,转而把目标转向天奇,她想尽办法亲近天奇,盼他青睐,赵云看在眼中,知道天凤可以利用。可惜天奇对她并无好感。童博从岩洞里遗留的破烂长衫,推测出“泪痕”就是和天雪在谷底相伴五年的女人,他一厢情愿的认为,在他失去记忆的日子里,“泪痕”就是那个陪在身边,也是常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

    第26集

      豆豆因为深爱童博而无怨无悔的决定将真爱化为牺牲,成全泪痕和童博。谁知童博表示,既然他已经不是从前的童博,那属于从前的感情就只能放弃,他要以一颗真诚的爱心,请求泪痕原谅他想和豆豆厮守下半生的心愿。  两人赶回龙泽山庄去找泪痕,豆豆却因在谷底服食太多野菜野果而中了毒,经隐修诊治,判定豆豆的状况和泪痕相似,而泪痕中毒更深,已是无药可救的将死之人,善良心软的豆豆再一次让贤,决定让童博陪泪痕走完最后的人生旅途。 尹仲为了替岳父做出更多的镜子去卖个好价钱,不断妄动法力而使自己潜伏的魔性越来越不受控制,剑秋发现了尹仲的异状,强逼着独自忍受痛苦的尹仲,去找童氏兄弟帮助抑制邪恶之气,六大长老为尹仲会诊后认为,尹仲的魔性已深入骨髓,药石罔效,唯有靠自己的意志力才能战胜魔性。

    第27集

      魔性日益膨胀,尹仲自知即将失控,来到御剑山庄向自己的侄子尹天奇求助,天奇为他准备了坚固的静室,并派出武功高强的童心守护,助尹仲闭门自修,也预防他一旦魔性发作童心可以制住他。谁知赵云因为得不到天奇宠爱而愈发偏激,她要利用尹仲除掉眼中钉,她阴险的用真假参半的故事诱发了尹仲的魔性,将当年力抗魔头尹仲的童氏三兄弟和尹天雪,说成了迫害尹仲的人,尹仲果然心防失守,多日来的修炼功亏一篑。童博整日为泪痕愈发虚弱的身体忧心着急,豆豆跟着难过,隐修情急之下向豆豆透露,泪痕绝非童博要找的那个穿嫁衣的女子,是童博张冠李戴了。但永远为别人着想的豆豆,为了能圆童战与天雪成亲的梦想,也为了了却泪痕希望在临死前能看到童战获得幸福的心愿,不愿旁生枝节,宁可让童博美丽的错误继续下去。 童战与天雪的婚礼在族人与好友的祝福下,如期举行了,但是在遮头盖脸的新娘服下,与童战行礼的,却是泪痕。 原来,化身“天雪”的月牙姑娘,虽然爱着童战,但她更关心的是,以“泪痕”做掩护的真天雪,应该要在生命终结前,完成与自己挚爱的童战成婚的梦,因为那是她强忍病躯重回人世间唯一的理由。

    第28集

      随天奇来参加童战婚礼的赵云故计重施,借故离席潜入童战房间搜寻幽冥剑,跟踪而来的隐修装鬼吓她,自以为害死了隐修的赵云几乎崩溃,始终暗恋着赵云的忠心手下司徒振赶来安慰,赵云惊魂甫定,许诺司徒振与他共治御剑山庄,这一切,全被隐身屋外的天奇看在眼里,心凉透了。  婚礼上不见泪痕,豆豆与童博四处寻找,却在黑水潭边找到了暗自饮泣的天雪,感情正脆弱的天雪,将真假天雪的由来尽情吐露,弄清了泪痕真实身份的童博,如释重负,他想起在地狱岩谷底洞穴中那个怪异的梦境,告诉真名“月牙”的假天雪,她其实就是尹仲的女儿尹凤,那个在冰棺中沉睡了许多年的女孩,她跟自己一样,都被剧毒红蛇咬过,有了免疫力,所以在谷底没有中毒。泪痕遍寻不着天雪,回到新房等候,面对薄有酒意的童战,惊慌的不许他点灯,但天际闪电入窗,泪痕中毒受损的面容一闪而逝,童战终于明白了,他面前的,正是多年来魂牵梦萦的“天雪”。

    第29集

      在赵云指使下,飞天凤突然来到一心向善、正在痛苦煎熬中的尹仲面前,尹仲最后的防线崩溃,魔性破茧而出控制了尹仲,听从幽冥魔剑的呼唤,从龙泽山庄后山的黑水潭中,取出了幽冥剑。  在幽冥剑催化下魔性大发的尹仲,中了邪般的来找童氏兄弟寻仇,六大长老合力都挡不住他。尹仲又挟持了天雪回到“水月洞天”地狱岩顶,童博一路追踪,一心想唤回尹仲心底仍未泯灭的善良,不料魔高一丈,竟被尹仲推下地狱岩。豆豆赶来,趴在岩顶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唤,使得心灰意冷的童博想起,他寻寻觅觅的女子却在灯火阑珊处,原来就是始终在他身边的豆豆。豆豆爱的呼唤,激起童博求生的本能,他自然的用家传龙神功挽救了自己的性命。 大器伤心的告诉剑秋,尹仲今日的变化应验了幽冥剑的诅咒,剑秋情急,拼命追赶,她没有听到解除诅咒的唯一法门——牺牲自己。  穷途末路的赵云孤注一掷,故意把飞天凤送给天奇做妾,想在宴席上用毒酒毒死天奇,没想到却被一心想做庄主夫人的飞天凤做了手脚,赵云死在自己的毒酒下,愤怒的天奇将飞天凤赶出了御剑山庄。

    第30集

      假天雪逃出尹仲魔掌,回到地狱岩谷底石洞,泪痕早已回来等死,尹仲追来,泪痕为保护假天雪和灵镜被杀,弥留之际终于恢复了她天雪的身份与童战相认。  剑秋听说,只有尹仲至亲之人血溅幽冥剑才可以祛除剑上的魔性,在童氏三兄弟与尹仲缠斗时,剑秋自绝于幽冥剑下,魔性消逝,恢复清明的尹仲伤心欲绝,举剑自刎,但天雪一声亲情的呼唤让所有人再一次震惊,至此所有的人才明白,“假天雪”竟是尹仲以为早已化为尘土的爱女尹凤,祛除魔性的幽冥剑不再是杀人利器,求死不成的尹仲,已他的不死之身,只能守在剑秋的坟前,无休无止的忍受比一死了之还要痛苦的煎熬。 乐天知命的大器在“水月洞天”开起了铸镜坊,童战和恢复本名的月牙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他宁愿叫她“天雪”。豆豆终于要和她这辈子唯一想嫁的童博成亲了,童心则入选了长老会。大家各有归依,灵镜也依旧静静守护着这支顺天应命、爱和平、不杀生的童氏族人。

    以上资料来源)  

    演职员表/《灵镜传奇》 编辑

    演员表

    职员表

    以上资料来源)  

    角色介绍/《灵镜传奇》 编辑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童博
    演员 于波
    配音 姜广涛
    男,原是智慧机敏、沉稳内敛之人,但为救天下苍生,与灵镜交换,将自己的善良给了魔头尹仲,将智慧给了幺弟童心,自此恢复宛如白纸之人,不辨善恶,不知世情,甚至忘了前尘往事,一切从头学起,虽然知道自己曾经是一个英雄人物,却钟情如今的自在逍遥,不愿回到从前。因为大柱喜欢豆豆,而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豆豆
    演员 蔡少芬
    配音 刘明珠
    女,原本是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女,经过时间的磨砺,变得成熟理性,痴心不悔痴痴等着童博,然而等回来的却是已经不是从前的童博,然而仍旧不离不弃,最终守的云开见月明,与童博成亲。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童战
    演员 杨俊毅
    配音 陈浩
    男,童氏一族族长,热诚坦率,却稳重平和,一方面担忧兄弟童博、童心之失忆,一方面又陷于与尹天雪(泪痕)的苦恋之中,最终尹天雪因被赵云推下地狱岩,服食过多毒物,并因尹仲魔性大发被尹仲所害,童战失去了自己苦苦寻找五年的爱恋。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真尹天雪-泪痕
    演员 陈法蓉
    配音 郝幽玥
    女,终日重纱覆面,男装打扮,沉默寡言,心事重重,实为“御剑山庄”的大小姐尹天雪,但坠落深谷五年中,以毒物维生,人已毁容变形,不愿再以真面目见人,在假天雪月牙帮助下,化名泪痕回来,只想在有限余生当中能与童战朝夕相处。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假尹天雪-月牙
    演员 陈法蓉
    配音 郝幽玥
    女,看似二十余岁,因中毒被父冰封五百年,后被人救起,看似清冷无情,实则柔韧善良,自幼生长在深谷之中,后为帮助真正的尹天雪回到她念念不忘的童战身边,改头换面易容为天雪重现江湖,最后却爱上了童战,陷入矛盾痛苦之中。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童心
    演员 张晋
    配音 吴凌云
    男,原是个弱智之人,童战的弟弟。接收了童博的智慧后,成为一个聪敏沉稳的侠客,留在“御剑山庄”庄主夫人赵云身旁,暗中帮助童氏一族。和小刀慢慢产生感情,要迎娶小刀。但因为小刀被尹仲杀死,这段姻缘就此结束。最终成为童氏一族的长老。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门剑秋
    演员 张茜
    配音 张欣
    女,坚毅直率,是门大器的独生爱女,在尹仲出现后,芳心暗许,不顾一切下嫁给他,终为救尹仲而牺牲了自己。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尹仲
    演员 徐少强
    配音 芒莱
    男,五百四十五岁,原是一心报复童氏一族,并妄想成神的人,但自童博处得到善良,忘却过往一切后,即甘于平凡平淡,在门氏铸剑坊安身立命,并和童博成为好友。后因邪恶的幽冥剑召唤,诱发魔性,但在童氏三兄弟的帮助和妻子门剑秋的牺牲下,终究尽除魔障,再世为人。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赵云
    演员 阳光
    配音 王博
    女,深沉富心机,为“御剑山庄”庄主尹天奇之妻,对童博由爱生恨,性格逐渐扭曲,为报复而一再伤害童氏一族,将尹天雪与尹浩推下地狱岩。为夺权,甚至不惜谋害丈夫,最终却死于她最瞧不上眼的女贼飞天凤之手。
    《灵镜传奇》 《灵镜传奇》
    尹天奇
    演员 卢星宇
    配音 海顿
    男,懦弱而无主见,却不得不接掌御剑山庄,受尽妻子赵云之欺瞒玩弄,直至天雪及童心出现后,逐渐明白赵云是何等样人,历经磨难终能独当一面。

    以上资料来源)  

    音乐原声/《灵镜传奇》 编辑

    影片评价/《灵镜传奇》 编辑

    正面观点

    灵镜传奇 花絮 灵镜传奇 花絮

    《灵镜传奇》结构严谨,故事极富张力,作品中注入了丰富的生命力,以独特的手 法体现了剧本的精髓与不凡意境,让观众进入丰富的思维空间。三维动画超强制作,并且带有荡气回肠及恢弘壮丽的镜头美学。深刻体会神奇异术和精妙武打完美组合的美妙境界。情节深沉幽远,扣人心弦。是爱恨交织的相恋,人性善恶的审判,正义邪恶的对决,是一部以热泪、鲜血牺牲和无尽的爱打造成的传奇之旅( 中国音像商务网评)   。

    《灵镜传奇》在人物个性上浓墨重彩,巧细琢磨。一场生命与正义的交换,昔睿智无私,从容淡定的童博变得天真单纯,善恶不分;昔邪佞残忍,奸险无道的尹仲变得敦厚善良,任劳任怨;昔心志未开,混沌懵懂的章心变得机智冷静,沉稳周详,这三个角色无论从性格设计到视觉扮相再到演员的深层演绎,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

    《灵镜传奇》中,情是隐忍克己的,经历是生死离断,百转千回。重重阻碍,道道难关都不能动摇大家对爱的执着,那是一种坚忍,包容的情的升华。单纯执着的童博,无怨无悔的豆豆,孤独压抑的章战,情难自禁的月牙,悲怆黯然的天雪,痴心勇敢的剑秋,虽然每一个人都在命运的嘲弄下反抗,每一个人都在记忆与现实中挣扎,但是他们坚守的信念从不曾改变,那就是要为自己许下的痴情找回归宿,纵使阴阳相隔,也不离不弃( 新浪娱乐评)   。

    反面观点

    《灵镜传奇》为形式而形式,缺乏实在的内容。单从这个片名,感觉是不知所云,灵镜的来龙去脉是如在雾中,这整30集,灵镜不过如张天师的法器,看着玄。情节横向铺得无边无际,纵向却是浅尝辄止,有些剧情却不仅是确凿地在填充时间,而且要令人怀疑是在愚弄观众了。每集开头必先铺设一段上集的片花,刚集锦回顾过,又回忆一遍,前后就3遍了。而且这回忆还不是艺术再加工的跳跃式,而是分秒不落的整段式。平均回忆是每集3次、长度8、9分钟,而片长是30分钟左右,这样的电视剧能绞出好几吨的水来,一天看下来,不仅什么也没讲,还被这种“野蛮”回忆搞得七零八落。这样的电视,不仅叫人义愤填膺,而且是大大伤透了衷心热爱、拥护中国电视剧的民众们的心( 解放日报评)   。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电视剧题材分类

    我要提建议
    共有12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4 21:3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