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牙痕记》”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牙痕记》[淮剧剧目]

    金龙:(唱)二十年梦今日醒,万岁面前明真情。 两个做儿子更是各不相让,一个大将军,一个大学士。 只见李氏跪在龙庭,继续接唱。

    编辑摘要

    目录

    淮剧传统剧目 ,为淮剧成熟时期最为著名连台本戏的"九莲"、"十三英"之一

    牙痕记-金殿独白(陈芳演唱)牙痕记-金殿独白(陈芳演唱)


      

    牙痕记选段金殿独白(陈芳演唱)

    剧情简介/《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各时期演出版本各有不同,剧情略有出入。大致如下:
      寒儒安文亮携妻顾凤英、子安寿保进京赶考,不幸失银染病。八岁儿子安寿保自卖自身与巨商柳半城作子嗣改名柳天璧,凤英无奈为救夫而舍子。文亮斥妻心狠,带病出庙寻子时不慎踢翻火炉,庙被烧。凤英追子至太原,于瓦车篷内又产一子,遂咬牙痕留血书取名安禄金弃婴于瓦车蓬。适逢王朝成李氏二夫人前来庙中上香求子,恰巧拾得,如获至宝诈称已出,取名王金龙,精心抚育,修文习武。安文亮与妻、子离散,重病在身被王朝成所救,并收留家为金龙聘为师父。顾凤英流落庵中,十数年后,新科状元前来上香,正是八岁卖身的安寿保,母子相会
      王朝成之妾三娘与王朝聘(王朝成之北)暗中勾搭,为夺家财,毒死病中的王朝成,又买通管府,陷害金龙,李氏二夫人强忍丧夫之痛,爱子心切,让金龙速去边关寻舅父从军。八年里狠心的王朝聘与三娘,霸占王家家产,李氏为奴,八年被关在磨房,历尽万苦,念子盼子。八年后,王金龙战功卓著被封大将军,乔装返乡,惩恶救母。安文亮辞别王家后发奋苦读也中状元,参拜恩师,不想正是失散多年的安寿保,于是父子、夫妻团聚。

      万岁为金龙布置的庆功宴上柳天壁(安寿保)见金龙臂有牙痕,手有六指,年龄相符,貌似父亲,疑是其弟安禄金,特邀他与母相认,激怒了金龙,吵上金殿。明神宗传问李氏和顾凤英,以金盆刺血试探真伪,李氏只得拿出血书说明真相。神宗目睹此情,传命三家合为一家,当殿设宴庆贺团圆。

    演出情况/《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早在民国时期,马家班麟童剧团、淮光淮剧团、兄弟剧团、顾汉章的顾家班、精诚淮剧团等均演出过此剧。

      1962年上海市人民淮剧团演出于共舞台。
      
      2004年江苏省淮剧团演出的《安寿保卖身》也即《牙痕记》 由扬子音像出版vcd

    基本资料/《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场次

    淮剧《牙痕记》淮剧《牙痕记》

     
    第一场 庙堂卖子    第二场 车篷产子
    第三场 庵堂会子    第四场 书房放子
    第五场 夫妻相会    第六场 磨房盼子
    第七场 花园宴子    第八场 金殿认子

    演职员表


    李 氏――陈芳饰     
    顾凤英――王玲玲饰   
    王金龙――崔成华饰   
    安寿保 小――张美群饰  大――徐永军饰
    安文亮――胥伟饰、薛建华配音
    明神宗――刘正阳
    徐素梅――王迎春饰

    淮剧著名琴师:潘凤岭淮剧著名琴师:潘凤岭


    三叔――黄建华饰
    三娘――宋干饰
    柳半城―-王恩怀饰
    师太――吕苏盐饰

    柳安――王冕饰
    王桂――吕永坤饰

    导演 汤乃生


    作曲 潘凤岭
    艺术总监 盛美开 刘正阳

    经典唱段/《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寿保卖身(张美群演唱)

    寿保卖身(张美群演唱)寿保卖身(张美群演唱)



       娘啊娘,今日孩儿哀哀乞讨苦苦求,未遇一个同情的人。想到父母挨饿我悲泣,惊动了扬州珠宝商人柳半城。他年过半百无一子,愿买寿保当亲生。绝处求生人人有,因此上大街之上卖自身。一岁能卖银一两,八岁儿卖了八两银。这些大米是他赠,寿保说话句句真。万望娘亲原谅儿,怜念寿保一片衷情。宽恕孩儿背着双亲,未曾禀告卖自身。

    鹅毛大雪乱纷纷(陈芳演唱)
       
       鹅毛大雪乱纷纷,北风扑面少行人。饥寒交迫果然苦,家私百万也害人。员外半百无一子,盼我为他传后根。烧香求子多殷勤,观音无意枉费心。王桂定计装假孕,从此小叔三娘把我当眼中钉。叔嫂勾引乱人伦,欲霸家产起歹心。如今假孕已有十月整,总不能养下棉花四五斤。无奈我带着香烛,冒着风雪把庵堂进。拜托老尼暗中买子,以假当真。王门家产有人继承,安慰那风烛残年员外心。




    牙痕证(王玲玲演唱)

    瓦车蓬(李顾相遇)瓦车蓬(李顾相遇)

       听她言雷击顶,恨煞无信柳半城。只要凤英有口气,天涯海角也要把子寻。血气涌胎气动,胎气动阵阵疼。冷汗如珠滚,咬牙破嘴唇。生不逢时又添灾,切莫牵娘肚肠掏娘心。文亮夫啊!你若在人世快快来相见,你若烧死也来显显灵。漠漠荒野瓦车篷,借你挡挡风雪躲躲身。(白)哎呀,哎呀。(下)(抱子复上,唱)姣儿落地哭一声,啊呀,顾凤英九死一生又还魂。风雪无情少怜悯,我只得将儿紧紧包在破衣衿。破衣衿是你哥哥留,留下骨肉手足情。见物伤情情难禁,我和你同去寻找同胞人。大雪啊求你停一停,姣儿他刚出娘胎怕你淋。北风啊求你歇一阵,休让出胎孩儿就尝人间冷。姣儿啊!你怎经得起一路颠簸一路苦,你怎经得起一跋山涉水万里程。缺少奶水无糕粉,没牙的孩子怎能嚼草根。为娘身边虽有八两银,也不能动它半毫分。缺一钱买主不答应,少一厘寿保赎不成。风餐露宿娘能受,忍饥挨饿儿难撑。为娘有力养你无力领,只怕西出扬州,就要为儿筑新坟。还是将儿留在瓦车篷,好让你重找爹娘重投生。莫非你怕为娘日后不相认,儿啊!我写封血书留你身。八幅罗裙撕一幅。咬破手指血淋淋,八幅罗裙撕一幅。咬破手指血淋淋,上写儿父安文亮,下写儿母顾凤英。只因生儿无法领,拜托南来北往人,张家抱去张家子,李家领去李家根。我儿天生有六指,取名就叫安禄金。日后若能重相见,结草含环报大恩。我将儿子轻轻放,儿哭声揉碎娘的心。又怕这布裙容易丢,日后无凭无证认禄金。娘在你身上留记痕,殷殷姣儿血,滴滴祭神灵。染红片片雪,春来草青青。在儿的手腕上面咬牙痕。儿哭声声悲,为何哭不停。怨娘心肠狠,恨天不容人。牙痕记下诉不尽分离苦,牙痕记下割不断母子情。牙痕记下安家根,日后凭着牙痕将儿认。瓦车篷啊瓦车篷,你耳闻目睹顾氏凤英,车篷产子无奈弃婴。日后有幸母子逢生,你千万你千万,要为我骨肉团圆做证人。


    拜观音(陈芳演唱)



       怀抱男孩喜万分,胜过穷汉拾斗金。高高的鼻梁多端正,杏子双眼亮晶晶。小手片子白又嫩,下巴骨子肉墩墩。只道是假孕要现形,谁知苍天降麒麟。老王啊,你的恩情说不尽。从今后我是你的女儿,他是你的外孙,生前由我照应,死后由他封钉。切莫透露这风声,我一谢苍天,二谢老王,三许心愿,替佛装金。不顾雪地,撩起罗裙,抱儿跪拜。拜谢那,大恩大德大慈大悲的送子观音。


    十年不见亲娘面(徐永军演唱)

    十年不见亲娘面(徐永军演唱)十年不见亲娘面(徐永军演唱)



      哎呀!我的母亲啊!十年不见亲娘面,母子重逢喜又悲。这卖身银,十年前儿在破庙交给你,这卖身银,今日又原来还到儿身边。 这卖身银,浸透了慈母多少泪水。这卖身银,显示着爱儿的心尖。养身父亲身已死,孩儿已经中状元。赎身虽然不用它,往日它却把母子思念愁肠牵。娘啊!我的亲娘啊!多少次梦中犹闻亲娘喊,醒来寻娘只见窗外落叶飞啊!端饭便想慈母饥,穿衣更念双亲怎度三九天。春天怕见花鲜艳,月圆只有泪潸然有。泪潸然,思不断。发奋攻读在灯前,我步入蟾宫折桂枝,万岁御笔点魁元。奉旨还乡完婚配,差人便到旧家园。父母不在淮安县,四乡八镇都寻遍,仪征破庙也不见。父母行迹都杳然,供牌位,示悼念。虔诚赢得天可怜,破庙分手庵堂会。可叹这仪征遇灾,母离子散,一张文契泪洒十年。卖身字据,藏在身边,字泪依旧,不烂不霉。人间苦辛,娘都尝遍,万里寻儿,动地感天。今日相遇,了我心愿。焚香点烛,儿心安危。朝夕相处,永不分享。从此骨肉相聚永不分离。安寿保取出卖身契,请娘撕碎。

    磨房盼子(陈芳演唱)
       
       磨房黑暗如坟墓,不见天日八年多。八年不分朝和暮,尺厚的磨盘底也穿。磨出白面做成馍,我吞麸皮睡草窝。牛羊胜过我,吞麦麸,骡马都不如。腰酸好似筋已断,鞋破哪堪肉模糊。步步走地是黄连路,苦苦推着磨儿转,走一步,挨一步,走近黄泉怨恨多。石磨啊,你呜咽轻声泣,你我都是奴啊,都是奴,相作伴,年年月月转不完。是我的心在石中磨,是我的血在面中和。我心已磨碎,我血已流枯。拚将全身都磨碎,磨不碎我盼儿的信念坚如磐。盼儿眼已瞎,盼儿背已驼。盼儿来救我,盼儿把贼除。盼儿忍受千般苦,盼儿才把日子拖。只要我儿平安归,为娘我再愿推它十年磨,十年磨。

    金殿审案(刘正阳演唱)金殿审案(刘正阳演唱)



    孤王秉政四十春(刘正阳演唱)

       孤王秉政四十春,阅得奏本千千万数不清。从未见过柳、王两卿上的本,却是那悲欢离合骨肉情。一个富贵不忘贫时子;一个甘把村妇当母亲。莫说文武闹纠纷,休说家务小事情,世上骨肉相残寻常事,堪叹有子不养父母亲。风尚腐败也是病,自古道德衰败害国政。因此上收下二卿奏的本,待孤王亲自来辨真情。人间美德须褒奖,母爱子敬万年青。


    金殿独白(陈芳演唱)
                       

    牙痕记-金殿独白(陈芳演唱)牙痕记-金殿独白(陈芳演唱)

       求万岁开龙恩莫降罪安夫人, 她为我儿不认,她为我才欺君,这情谊要比山高这恩德比海深,扪心问实难忍, 君王面前说真情, 我是假她是真,大恩大德顾凤英,欺君之人就是我, 李氏二夫人。 莫怪难妇不承认,只因我的苦情比东海深。莫怪难妇不承认,只因我的苦情比东海深。为保家财才装假孕,瓦车篷拾子胜得一斗金。村前村后我去求奶,受苦受累,我愿情,一年三百六十日,痧麻痘症我费尽了心。今日安老夫人把子认呢,我李氏怎能昧良心。这血书跟随我有二十载,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贴我的身,放在箱笼就怕人盗,藏在磨房怕人寻。我老来无子虽然苦,她骨肉分离更伤情。唉,我不抱什么怨恨,不怕什么议论,不记什么恩仇,不讲什么艰辛,不顾什么绝后, 不论什么伤心。但愿儿,阖家团圆喜气临门,骨肉重逢乐叙天伦,朝拜暮问服侍双亲,弟兄和睦相爱相敬,各事如意各事顺心,我纵然死在九泉瞑目也甘心。龙颜面前把血书呈,原物还归旧主人。



    二十年梦方醒(崔成华演唱)

      金龙:(唱)二十年梦今日醒,万岁面前明真情。出胎便遭离别苦,二十年两个母亲都碎了心。今日里才把亲娘见,(李氏:苦啊)金龙:(唱)难舍老娘万般情。(一撩蟒袍,跪倒时一个转身匍匐冲拜向李氏)娘啊,金龙虽是安家养,倍觉老娘呕心沥血,万苦千辛领儿成人。爱儿之情说不尽,金龙怎会丢下老娘亲。老人家权且等一等,再拜生儿的老双亲,娘啊!你一番风雨将儿认,我负荆请罪愧万分。娘亲怀儿十月孕,瓦车篷九死一生又还魂。咬牙痕分明盼团圆,留血书更见新娘疼儿心。二十年想儿想成病,二十年思儿绵绵不断根。难怪娘一见骈指深情难禁,重见牙痕喜泪纷纷。畔犹闻娘唤儿声,慈母热忱儿心如冰。怪儿任性伤害娘心,不听相劝一意孤行,出言不逊冒犯双亲。孩儿今日先告忤逆罪,请父母认下我这无情无义,不孝不仁的安禄金。 

    相关评论/《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陈芳担纲省淮群英荟萃的金殿认子


    《牙痕记》故事情节各版本是大同小异:

    返乡救母(崔成华演唱)返乡救母(崔成华演唱)

      落难书生安文亮一家三口,妻顾凤英和儿子安寿保路过仪征盘缠被窃。文亮穷困落魄又病倒庙中,有孕在身的顾凤英面对这境况也是无计可施。八岁的寿保儿为治病救父,一岁一两银自卖自身,卖于珠宝商人柳半城。文亮闻听,重责凤英,逼着凤英找寻寿保退银赎儿。可怜有孕在身的顾凤英大雪天里,寻子寻的夫妻又失散。赶到扬州瓦车篷产下一子,取名安禄金,无力抚养,咬指作书还在新生儿安禄金臂上留下牙痕,以待他年或可相认,弃于瓦车篷。幸被富商王朝成之妻李氏二夫人将其子安禄金收养成人,取名王金龙。王老爷晚年得子胜得一斗金,视若掌中宝。王金龙在王家自幼习文修武,李氏更是爱如珍宝,视若明珠。金龙长到十二岁上,王家小叔与三娘勾搭,下砒霜害死王朝成,又嫁祸于金龙。李氏情急中护金龙速速逃往边关寻母舅投军。王家家产被小叔和三娘霸占,李氏沦为小叔三娘这对奸夫淫妇的奴仆,终日在不见天日小黑磨房里劳作。日吞麸皮夜睡草窝,步步走在黄连路,盼子盼成双眼瞎,就这样磨不碎盼儿的心。终于一天盼的金龙儿归,母子磨房相会更伤悲……
      平寇立奇功的娇子金龙荣归故里,却是乔装前来。恶毒的小叔三娘,闻传言金龙荣归,也是心惊,象换了个人对李氏甜言蜜语。待见金龙衣衫寒酸,自称一路乞讨回家时,原形毕露诬金龙非偷即抢。不顾李氏苦苦求情,将李氏一把推倒磨盘上,拉起金龙就要送官。好一个乔装的王金龙王将军,一声断喝,招来官差擒贼救母。
      话分两头,安寿保(柳天壁)高中状元在庵堂巧遇娘亲顾氏,母子团圆。又蒙圣恩封为主考。可巧父亲安文亮又高中状元。三口团圆本该喜庆,却勾起了顾凤英的思儿病。寿保宴请勋臣王将军时,认定王金龙是自出生就弃于瓦车篷的兄弟安禄金,现又立下大功已是封疆大吏的王金龙。设计把金龙诳到家中,暗中探查。当顾凤英见到金龙生就骈指,又有牙痕时,再也忍不住,出来相认。王金龙打小心地良善,在他看来,顾氏思儿发癫,错把自己当亲生。怕伤病人心,不与争论,效医家割股意,假意认顾氏为亲娘来医她思儿病,做个顺水的人情。哪成想,安家父子二人兴奋无比上前同认金龙。可难坏了王将军小金龙,与安家分辨不清。双方越说越急,在金龙看来羞辱金龙犹可忍,抵毁亲娘怎容情?将军恼怒顿生,双方各不相让,拼着乌沙金殿奏本。下面就说说陈芳、王玲玲、崔成华、徐永军、胥伟、刘正阳等共同演义的悲欢离合牙痕记――金殿认子。

      金銮殿上的万岁爷受了两家上的本章,这样的本章怕是亘古未有吧?一个大将军,一个大学者,一个“冒”认兄弟,一个坚决否认,各不相让拼着沙帽闹上金殿。
      王金龙的养母李氏二夫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句“金殿传胪催得紧”传到耳中是万般无奈地悲苦之声。这一句也成了经典一声唱。继之一阵锣鼓,李氏且行且唱:“踏进朝门,胆颤心惊”陈芳的表演是进而又退,迟疑不定,又似乎无力,回身将手搭在金龙手上:“安家势大,何必顶本,不如早日辞官回转扬州城。”
      英雄盖世的王金龙,一个亮相是昂然阔步,单枪匹马独闯敌营何惧他安家势大,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李氏长叹一口气,头一低唱“莫奈何娇儿与娘把路领。”金龙与安家闹到这地步,真成了骑虎难下。李氏不能说明真相,又不忍拂爱子之意,万般无奈,只得硬着头皮上殿。
      未登金殿,迎面又撞上冤家顾凤英在夫与子的簇拥下也来到。李顾午门较上了劲。
      大段比喻歇后语的唱词生动、活泼有智又有趣。充满浓厚的民俗味。李氏见到顾凤英只做不识,顾凤英却话里有话地招呼着唱道:“前边来的是可王家老夫人?少到贵府去拜问……”一盆火热套上了近乎。李氏并不搭这茬:“你与我是麻布揩脸初相认”顾氏紧跟着又是一句:“炒过的核桃是熟仁”“噢,当年风雪在王家墩”这一声“噢――”,悠悠长长,看似漫不经心。当李氏唱出:“如今我的娇儿已成长”时回身抚着金龙意满志得地看着顾氏。顾氏紧追一句:“又见你在瓦车篷外抱着娇儿欢天喜地拜观音”着实厉害,只见李氏暗自着急回身兜了个圈子,似是猛然省悟一抬头接唱道:“夫人哪 你寻子心切 眼花头昏把人看错”后面顾氏又丢下一句“纸糊的灯笼肚里明”李氏又是一怔:“真人面前不说假”
      好个聪明的二夫人,听她的唱,看她演,喜滋滋地神情难绘难描,当唱到:“夫人若是爱金龙,我把金龙过继到安家门。”还向顾氏一福。提起爱子娇儿这会儿子已是英雄无敌威风凛凛的平寇大将军,喜爱的神情溢于言表。令观众看在眼里却是悲,李氏岂能顶住安家一门两状元,既然敢闹上金殿,自有妙方儿让金龙认亲归根儿。可怜李氏哟,八年来独守不见天日的小磨房,爱子、念子、盼子、想子,啥都会想,冬天来,母亲做的衣可在?八年前的娃娃是否长成人?她以她惟妙惟肖的表演,洞开了一扇窗,让台下观众看到一个历尽万千艰辛的娘苦痛的内心。以她那特有的眼神和系列动作,表现出的一个温良慈心的母亲,满眼是爱。
      安家自是有备而来,花招频出。李氏也不含糊,为永远瞒住这段隐情是一辈子都在思忖,自然对答如流,时时反去诘问顾氏。二位夫人金殿外的这段,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斗智竟战成平局。二人的表演唱腔更是不俗,也是全剧最有趣,最耐人寻味的对唱。
      安老夫人上前转述当年失子的过程。因其所述句句实情,这一段,王玲玲越唱越快唱的很流畅,到后恰如念白。
      皇帝算是听完了原告一番状词。道:“王老夫人有何本奏?”
      看到这里不由地替李氏捏着一把汗,真的假不了假的怎能说成真。李氏还真不含糊,当着皇帝万岁的面,半点不惧,不慌不忙,瞎话编地是有鼻有眼。
    虽然八年之艰辛,磨房被囚、暗无天日、苦不堪言。且看陈芳的表演:大家夫人还是大家夫人的风度依旧,上前躬身一礼,不急不忙从从容容和缓婉转地唱道:“万岁面前忙顶本,臣妇把情由奏圣君……,家住扬州王家墩,我夫名叫王朝成。……生下金龙就喜万分,员外忙把瞎先生请,将儿的八字就算算真,他们父子二人就犯冲克,青龙白虎就难并存,用三枝桃木两枝柳,一挂黄元就送星辰,三更半夜就往东送,四十九步才回程大碗摔碎十六个,就在儿臂咬牙痕。安老父子能作证,他在我家教书有三春。”这番巧妙的答辩词把那喜得贵子的经过极尽其奢华。陈芳的嗓音醇厚,音色又美。当唱到“生下金龙就喜万分”那种神情充满了当年喜得麟儿时的欢欣,唱这段时李氏二夫人脸上难得地现出回想当年的喜悦、明媚的光彩。回身去轻抚着金龙。唱出那段自编自导的故事是一字一顿,越编越造越起劲儿,编的是天衣无缝,事实俱在,人证俱全。街坊游人为凭、四邻八乡作证,比那真的还真。把当年王老爷年近古稀喜得贵子的隆重热闹统统又搬了回来来。


      其实万岁爷还真是圣明,在旁也早听出了二母争子的感情:“两个母亲一样心,真真假假如何辨。”又经一翻周折。
      安文亮上前回禀万岁,他的唱、做、念正好与戏词差不离儿,“中庸之道可立身。”
      还是安寿保“诡计多端”,成竹在胸,立时献上个滴血认亲的计策。

      李氏二夫人为何不顾生死金殿顶本,金龙是她的心头肉,若给人夺去了比亲生儿子还亲的王金龙,她活在这世上还有啥意思,要不冒死顶本,给人夺去了金龙就比什么欺君大罪、什么千刀万剐更难受。戏演到这份儿,李的一番苦心表现地再明白不过。
      金盆捧上,看此时陈芳扮演的李氏无力地难以支撑一下坐倒,下垂的水袖在不停地抖动着……
      两个做儿子更是各不相让,一个大将军,一个大学士。大将军王金龙从小爱好的娘、信她的娘,这么善良,这么慈爱、这么着含辛茹苦八年整的娘会去骗人吗?当然金龙毫无顾及,轻手轻脚立在李氏跟前拔下李氏头上的金针,又牵着娘的手要刺指滴血时,李氏“金针刺血痛难忍”“娘亲你咬咬牙关忍一忍疼” “我心虚没有握针力”哎哟哇,小金龙啊,你真是无知透顶了“娘亲你为儿何在这一针”她这一针下去刺的是手指尖,“不刺血金龙逼的紧”啊!这一句唱的是能把人的魂也一起带走――唱出“金龙”二字时听的出对小娇儿爱到了极点,接着“逼得”二字又像是到了这辈子尽头最后地一声长叹。“若刺血金龙就要属别人……刺我的心,要我的命啊!天哪,天哪!母子分离就在这一针!”呼天抢地无人助……
      顾凤英,也是思子心切才来到金殿的,见到这光景,也动了情,“王夫人手拿金针珠泪滚,小禄金还在苦苦逼娘亲,同是母亲心何忍,她爱禄金比我深。”干脆儿子不认甘冒欺君罪吧!顾氏这一软,皇帝又加上句:“不认娇儿你罪欺君”安夫人顾凤英,不带一丝惧怯,手高高抬起向皇帝施一礼,横下一条心断然说道:“臣妇欺君之罪愿意领。”这个皇帝也演的好,装模作样,板起一张铁脸:“胆大地顾凤英,你竟敢冒认封疆大臣?金瓜武士,将顾凤英―――”发令拿人。啊!不摆出个动真格儿的架式来岂能审明真相?
    __最精彩最感人的戏还在后头!

      李氏见状,在这生死当儿,跪倒龙庭,通过46句的唱段,唱出了李氏天性中那份纯良、母爱和对他人的同情,把自家的荣辱生死、骨肉分离全抛诸脑后。陈芳通过此段唱,将此时此景李氏的心理活动表露无疑:因为不愿连累顾凤英只能自毁,自己把自己送上了绝路。万分紧急时,一反往日隐忍、谦让、多礼、和缓的常态慌不迭地手足无措抢步上前,先是尖利地一声“且慢!”跟着跪到龙庭向万岁陈言:“求万岁开龙恩莫降罪安夫人,她为我儿不认,她为我才欺君,这情谊要比山高,这恩德比海深,扪心问实难忍,君王面前说真情,我是假她是真,大恩大德顾凤英,欺君之人就是我,李氏二夫人”15s道出81个字,(算了一下平均324字/S)一串叠句连珠炮的朗声唱出,字字清晰,句句分明,万岁听着不住地点头,因而救下顾凤英。众看官心中早清楚,万岁本是圣贤明君,之所以铁的脸发令拿人,不过故做姿态为审出事实真相。
      李氏情急之下不顾自身安危相救顾凤英。此言道出李氏自己却再无退路,万念俱灰,反倒冷静逾常,轻板唱腔。给人的感觉是悲从中来。
      陈芳的这一大段唱是我最爱听,也是最动人心魄、最令人心碎的一段。那段唱,直唱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只见李氏跪在龙庭,继续接唱。这段唱像是交待后事,又像是自言自语:“莫怪难妇不承认,只因我的苦情比东海深哪。”“深”字后加“哪”韵味极深,恰好似这一生的苦水,决东海之水也诉之不尽,句末是强忍悲腔的收音;“为保家财才装假孕”唱到“孕”时换鼻腔共鸣音,让人听的动容;唱 “村前村后我去求奶”时仰望空中,双手相合不住地摇动着,让人感觉就是忆起当年串四乡走百家苦苦乞求的往事;“受苦受累我愿情”时手抚胸口又表现出一个母亲为了儿子累死活而决无怨言;唱到“一年三百六十日,痧麻痘症我费尽了心”张开右掌,盯住掌心,似是看着手上记载的以往,唱到“心”字,更是以鼻腔发声,似是极力咽下心中二十年来的酸苦。皇帝高坐龙椅一直不紧不慢地摇着扇子,听到这功夫,以扇掩面,左手抬起来,想是也在擦泪了(所以这一场戏中整套班子配合都很默契);当唱到“把子认呢”时,则是轻声地,一字字吐出,饱含着万般不舍而又无奈的绝望,间或里可闻低低的抽泣声。“我李氏怎能昧良心”时已是低低哭诉了。不像是对任何人说道,更象是对自己一生的反思。
       “这血书跟随我有二十载”又是剧情的递进,李氏小心翼翼地取出帖身藏匿的血书,执在手中看了又看,当唱出 “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贴我的身”时将血书又捂在了胸口――因这是李氏二十年如一日早已养就的习惯。“放在箱笼就怕人盗,藏在磨房怕人寻” 由此更明心志,善良纯朴的李氏,自始至终珍藏着当年的血书,将金龙归还儿子生身父母之心二十年来,一刻也未或忘。
      “我老来无子虽然苦,她骨肉分离更伤情。”此句就是进一步刻画李氏纯良的本性了。
      末了,已是再也没啥指望,一口气唱出大段――像是大开闸门放水,一泄而出的“唉,我不抱什么怨恨,不怕什么议论,不记什么恩仇,不讲什么艰辛,不顾什么绝后,不论什么伤心。但愿儿,阖家团圆喜气临门,骨肉重逢乐叙天伦,朝拜暮问服侍双亲,弟兄和睦相爱相敬,各事如意各事顺心,我纵然死在九泉瞑目也甘心。龙颜面前把血书呈,原物还归旧主人。”一口气唱出来表现了无怨、无悔、无恨、无哀、无伤、无忧,一心盼望爱儿及安家自此可以阖家幸福,永享天伦之乐,而自己从此了却那人世间万千烦恼……这段唱,唱出了李氏心一横,为他人也为爱子金龙做出了最终的择抉,甘愿舍去一切,唱成了一首与世诀别的悲歌。
      直到这功夫正襟危坐的皇帝才开了金口:“王老夫人休要悲伤,一旁坐下。”李氏答道:“谢万岁!”
      陈芳这段的唱是钻入耳中,让人听的人心都要碎了,音色也美到极处,高音可冲云霄,低声婉转哀诉。人称陈芳是金嗓子,然以愚看来,只有一付金嗓子,还难唱出李氏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悲苦绝望的心境,未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过人的表演天赋是根本做不到的。那大段的“但愿儿,阖家团圆喜气临门,骨肉重逢乐叙天伦,朝拜暮问服侍双亲,弟兄和睦相爱相敬,各事如意各事顺心,我纵然死在九泉瞑目也甘心。”又字字清晰可辩,越来越快一口气唱出62字14S唱出又是个265字,好像时日无多,要一口气道出二十年积郁胸中的所有言语。
      李氏不怕死,失去爱子金龙比那八年的人间地地狱、比欺君大罪金殿赐死更可悲,饱经离别之苦、遍尝人间冷暖、八年间半人半鬼折磨过来的半百之人终于得与娇子金龙重逢,可这一幕巨大的喜庆没多时就因安家的出现,闹上金銮殿,皇帝一番庭审此情大白天下的现实所淹没,她还有什么指望?还有什么念向……
      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那泪哗哗就下来了,好在屋里没旁人,就我一个儿。实在是触动心结。做一个娘有多难,儿是娘生命的寄托。别说什么平寇将军、封疆大吏,儿子是一个娘一手拉扯大,历的苦越多寄的爱就愈深,儿子就算是个病秧子也是娘的心头肉掌中宝,眼生生被人夺走岂能不痛?这时也就跟着忍不住了,索性痛痛快快地让泪流了满脸、满腮、哭了个肝肠寸断。不好,有人推门进来,来人见我一个人独自这么伤心:“怎么了?遇到什么为难之事了,说出来,也好帮你想个办法啊,怎么一个人哭了?”我忙用手抹了把脸,苦着脸笑笑:“没事,没事,这不是得空了,没事看看戏,看戏看的。”
      朋友好奇要来也要借盘看看到底是啥戏能这么感人。这光盘得来不易,给人拿来拿去,污损了盘还能洗洗再看,倘乎刻来刻去发热发烧,给我烧了盘可再不好淘换了,copy到机器里让他们拿U盘一段段转去吧。我们这儿的朋友传了一圈,看过后再也不说我让这戏感动地大哭了。
      今儿回想自个儿对自个说:“不能啊,咱也不能昧良心,看了这么感人的戏,能不言语声吗?看台上演戏,台下还叫个好哩。”
      末了说说,能把一个半百瞎婆婆演到让人悲悯让人怜,恨不能以身相代,不能不说是陈芳在表演方面有着极高的悟性和深邃的内涵,经舞台多年的历练才成就了这样极富感染力的一出戏。
      金殿之上一干众人听了李氏悲痛欲绝的哭诉无不为之动容。
      至尊圣上听完李氏的一番“自白”手中扇子一合,第一句话就是“王老夫人休要悲伤,一旁坐下。”言语无多,却给了这异姓两家最大的安慰。
      李氏一声道白:“谢万岁!”的悲声里,让人听出的是李氏对皇帝的感恩,同时又带着将要失去爱儿的无奈!跌跌撞撞在金龙的搀扶下勉强坐回。
      金龙当殿之上受了皇帝的旨意:“王金龙小爱卿,还不当着孤王的面,前去认你的亲生父母。”领旨谢恩毕接过血书的同时,背景人物李氏又摆动双手,背过脸去。
      此时的金龙再也不是进殿时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负气斗狠时大将军王金龙。来看崔成华的表演悠悠长长地一声:“臣――领――旨”,如梦初醒,颤抖地双手接过血书,而一旁的李氏,对此应该早在意料之中,却不由还是怔怔地好一会儿,转身又无奈地朝金龙伸出双手……
      金龙(崔成华)的表演是,双手颤抖接过血书望定,唱道:“二十二梦今日醒,万岁面前明真情。出胎便遭离别苦,二十年两个母亲都碎了心。”时双手扪心,象是捶胸。“今日里才亲娘见”李氏又一声“苦啊!”金龙不由冲出:“难舍老娘万般情。”时原本撩蟒袍跪拜安家生身父母之时,突然一个急转身,背向安姓父母,“娘啊!“却是向着李氏,提着蟒袍跪步向李氏挪过来。这一段加的非常好,我所看过众版本的《牙痕记》这一段崔成华的这一动作正表明了此时此地万般难舍李氏娘亲的二十年母子情。
      李氏闻金龙去而复回,两手颤微微地向前摆了两摆,跟着又摇了摇头,金龙终归是安家子。“金龙虽是安家养,倍觉老娘呕心沥血,万苦千辛领儿成人。”此时金龙口中再叫娘再深感养母的一片疼儿惜儿之心,应该说也是也是枉然了,李氏因之不觉摇了摇头。“爱儿之情说不尽,金龙怎会丢下老娘亲。老人家权且等一等”时握紧李氏娘亲的手重重地摇着,李氏对着跪在膝下的金龙使劲地点了点头。那分明包含着对金龙的百般信任又徘徊在巨大的失去爱子的感情旋涡里。待金龙回身转向安家时,又一次颓然坐倒。
      当崔成华唱道:“再拜生儿的老又亲”时双手颤抖着,全身猛然一顿!(我曾经看过几部小崔主演的戏,这么感情强烈地流露的时候真不多。也就是说崔成华的戏很少夸张。)表现了这时一个儿子的两难心境,一是心中对李氏的万般不舍,二是对顾氏的不忍、含愧,满脸交织痛与愧。
      这番与李氏交待后才再次跪到顾氏跟前。“你一番风雨将儿认,我负荆请罪愧万分……咬牙痕分明盼团圆,留血书更见亲娘疼儿心”又痛且悔地的双手直拍胸口。“请父母认下我这无情无义,不孝不仁的安禄金。”方才愧疚地侧着头朝向安姓父母重重一拜……此时安氏顾凤英倒有些手足无措回身望着寿保。安寿保则面乏笑容,喜滋滋地赶忙向前扶着顾凤英与跪在跟前的王金龙安禄金相认。
      只是另一位重要的当事人――安老夫子安文亮,即是金龙的恩师,又是金龙安禄金的生父,怎么只在一旁木木地呆坐着,并不见有什么大的感情波折起伏。再也不是当年气势汹汹,因顾氏寿保商量着卖把寿保卖与柳家后逼走顾凤英时的安文亮了。
      顾氏当然也知情识趣,既然儿子已经认亲,要他舍掉李氏那是万万不能“今日娇儿将娘认,我已心满意足得安宁,从今后不改性来不改名”
      众人齐声唱道“一切遵照血书行,悲欢离合牙痕记,三家并做一家人。”点明主题。
      
      我们在台下看了出好戏,皇帝在台上也看了出难得的、感人的、离奇的、悲欢离合的、充满戏剧性的好戏。正好给这位皇帝借题发挥,正所谓:风尚腐败也是病,更以此把人间美德扬。
      全剧是以皇帝――终究还是这位圣明而又仁爱的皇帝金口玉言 “明日孤王大摆酒宴,庆贺你家阖家团圆。”一锤定音。

    相关链接/《牙痕记》[淮剧剧目] 编辑

     淮剧 恩仇记 蓝齐格格 潘凤岭 王丽珍 马家班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09-11-20 12:01:24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