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珍禽图》”是“写生珍禽图”的同义词。

    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是五代十国画家黄筌创作的绢本设色画,设色,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图中画了鹡鸰、麻雀、鸠、龟、昆虫等动物二十余件,排列无序,但每一件动物都刻画得十分精确、细微,甚至从透视角度观之也无懈可击。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写生珍禽图

    目录

    画作内容/写生珍禽图 编辑

    null null

    《写生珍禽图》用细密的线条和浓丽的色彩,描绘了大自然的众多生灵。在尺幅不大的绢素上,画家画了昆虫、鸟雀及龟类共二十四只,均以细劲的线条画出轮廓,然后赋以重彩。这些动物的造型准确、严谨,特征鲜明。每一动物的神态都画得活灵活现,富有情趣,耐人寻味。两只麻雀,一老一小,相对而立,雏雀扑翅张口,嗷嗷待哺的神情,惹人怜爱;老雀低首而视,默默无语,好像无食可喂,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下端一只老龟,不紧不慢,一步步向前爬行,两眼注视前方,有一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毅力。[1]

    本幅自识:“付子居宝习。”

    鉴藏印有:“睿思东阁”朱文、“秋壑”朱文、“悦生”朱文葫芦形、“陇西记”朱文葫芦形。

    押缝印有:“陇西记”朱文葫芦形、“素轩清玩珍宝”白文、“钱氏合缝”朱白文鼎形、“寄傲”朱文及清乾隆、嘉庆、宣统内府藏印八方。

    裱边题签:“黄筌写生珍禽图。康熙丁巳(1677年)重装于蕉林书屋。”

    前、后隔水鉴藏印有:“钱氏素轩书画之记”朱文、“东北博物馆珍藏印”朱文、“蕉林秘玩”朱文、“吴□□鉴□□”朱文、“宣统鉴赏”朱文、“无逸斋精鉴玺”朱文、“用卿”白文、“吴廷”白文。

    押缝印有:“钱氏合缝”朱白文鼎形、“奉华之印”朱文、“陇西记”朱文葫芦形、“师挚氏”白文、“长”朱文。

    尾纸钤“瑶晖堂印”朱文、“钱氏合缝”朱白文鼎形、“汪元臣”朱文、“师挚氏”白文、“观其大略”白文、“曲阿姜二酉鉴藏”朱文、“张锣”白文。[2]

    创作背景/写生珍禽图 编辑

    《写生珍禽图》左下方有一行小字款署“付子居宝习”,是黄筌画给儿子黄居宝作习画范本用的,黄居宝去世时还在后蜀时期,所以这幅《写生珍禽图》是五代时期的花鸟画作。[3]

    艺术鉴赏/写生珍禽图 编辑

    主题

    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

    该画不是为了描花绘鸟而描花绘鸟,不是照抄自然,而是紧紧抓住动植物与人们生活遭际、思想情感的某种联系而给以强化的表现。它既重视真,要求花鸟画具有“识夫鸟兽木之名”的认识作用,又非常注意美与善的观念的表达,强调其“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的怡情作用,主张通过花鸟画的创作与欣赏影响人们的志趣、情操与精神生活,表达作者的内在思想与追求。[4]

    构图

    因为该画是作画的范本,所以画作的构图没有刻意经营,只是大小穿插在画面中描绘了麻雀、知了、天牛、蚂蚱、龟等24只小生灵。画家的写生功夫在这幅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每一种小动物的造型都是准确严谨,同时又富有变化。[3]

    在构图上,它突出主体,善于剪裁,时画折技,讲求布局中的虚实对比与顾盼呼应,而且在写意花鸟画中,尤善于把发挥画意的诗歌题句,用与画风相协调的书法在适当的位置书写出来,辅以印章,成为一种以画为主的综合艺术形式。[4]

    技法

    《写生珍禽图》局部 《写生珍禽图》局部

    黄筌作画强调真实写生,重视形似与质感,其绘画多用淡墨细勾,重彩渲染,用笔极为精细,而后以色晕染,几乎不见墨迹,《写生珍禽图》正是运用此种“双勾填色”法绘制而成。[5]

    图中画麻雀、鸠、龟、昆虫等动物20余件,排列无序,但每一件动物都刻画得十分精确、细微,甚至从透视角度观之也无懈可击。此画标志着中国画中的花鸟画从早期的粗拙臻于精美,中国的花鸟画家已经具备完善的写实能力。勾廓填彩,本是中国画的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方法,但与早于此图的唐代人物画与山水画相比较,此图勾轮廓的墨线大都非常轻细,似无痕迹,所赋色彩,也明显区别于唐画的浓烈艳丽,而是以淡墨轻色,层层敷染,更重质感。这种绘画风格,注重表达物象的精微、逼真,似乎有些接近于现代的照相再现。

    画家用细密的线条和浓丽的色彩描绘了大自然中的众多生灵,在尺幅不大的绢素上画了昆虫、鸟雀及龟类共24只,均以细劲的线条勾出轮廓,然后赋以色彩。这些动物造型准确、严谨,特征鲜明。鸟雀或静立,或展翅,或滑翔,动作各异,生动活泼;昆虫有大有小,小的虽仅似豆粒,却刻画得十分精细,须爪毕现,双翅呈透明状,鲜活如生;两只乌龟是以侧上方俯视的角度进行描绘,前后的透视关系准确精到,显示了作者娴熟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笔墨技巧。画面中24只小动物均匀地分布,它们之间并无关联,亦无一个统一的主题,但每一件动物都刻画得十分精确、细微,甚至从透视角度观之也无懈可击。[4]

    造型

    造型上,此图重视形似而不拘泥于形似,甚至追求“不似之似”与“似与不似之间”,借以实现对象的神采与作者的情意。[4]

    名家点评/写生珍禽图 编辑

    当代艺术家冯骥才:爬动的蟋蟀、欲跳跃的蚂蚱、探路的牵牛、飞行的蜂、扇动薄翼而鸣叫的蝉,还有或飞或立或虫儿或觅食的鸟儿,全都在画面上活动着。笔法极细腻却不匠气,比例结构的精确令人惊叹。[6]

    后世影响/写生珍禽图 编辑

    这虽是一幅写生画稿,却画得灵活生动,每一虫的形态准确,都具有很强的质感。画法特点是墨线细勾,略加淡彩,严谨工整,是典型的双勾法。体现了黄筌一派“用笔新细,轻色晕染”的特点。五代虽是传统花鸟画走向成熟的时期,但传下来的珍品极少,所以此写生画具有珍贵的价值。[7]

    该画形象生动逼真,工笔细腻严谨,设色鲜丽。对宋代花鸟画的工笔重彩画风产生很大影响。[8]

    历史传承/写生珍禽图 编辑

    《写生珍禽图》曾经宋内府、贾似道及清内府收藏,《石渠宝笈初编》著录。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9]

    作者简介/写生珍禽图 编辑

    黄筌(约903—965年),字要叔,四川成都人,他学画的老师主要是从唐入蜀的宫廷画家刁光胤。刁光胤于后晋天福年间(936—942年)入蜀,《益州名画录》中说他入蜀后,当地画花雀画家的画作很快就掉了价,不再像原来那样受欢迎。黄筌17岁的时候已经在前蜀的宫中服务,成立画院后成为宫廷画家,不仅是他,他的两个儿子居案、居宝也在画院中供职。黄筌父子在后蜀灭国后,随旧主来到北宋都城汴梁,颇受北宋宫廷礼遇,他们的风格成为图画院当时的标准。[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13
    [2]^引用日期:2019-07-13
    [3]^引用日期:2019-07-13
    [4]^引用日期:2019-07-13
    [5]^引用日期:2019-07-13
    [6]^引用日期:2019-07-13
    [7]^引用日期:2019-07-13
    [8]^引用日期:2019-07-13
    [9]^引用日期:2019-07-1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1-19 14: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