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瓦岗英雄:单田芳评书精粹》

    《单田芳评书精粹》这套丛书经群众出版社认真地编辑整理,即将问世了。感谢各位编辑为此丛书付出的艰辛。同时也感谢多少年来曾助我完成这些书的好友:白树荣、王樵、方殿、杨清风、许杰、王莹、王俊明等同志。他们在协助我将录音带整理成书等方面曾付出很大劳动,请允许我再次向他们致谢。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瓦岗英雄:单田芳评书精粹》 作者: 单田芳 著
    类别: 图书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价格: 34.00
    语种: 中文 ISBN: 9787501417735
    出版社: 群众出版社 页数: 377页
    开本: 16开 出版时间: 1999年2月1日
    装帧: 平装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目录/《瓦岗英雄:单田芳评书精粹》 编辑

    第一回 秦叔宝发配北平府 史大奈赎罪立擂台
    第二回 顺义庄兄弟重相会 关帝庙席前叙旧情
    第三回 救秦琼弟兄划策 求王妃内宅托情
    第四回 王妃用计假托梦 罗艺升堂查案情
    第五回 大堂上罗艺有心追流弊 王府里夫人无亲竟装疯
    第六回 亲姑侄二堂认亲眷 表兄弟王府传锏枪
    第七回 秦叔宝误伤武少帅 孙知府受责查凶手
    第八回 武奎武亮王府访凶手 罗艺罗成设计护秦琼
    第九回 武奎定计为子报仇 秦琼校场露技练武
    第十回 秦叔宝比武胜群将 小后羿赛箭出巧招
    第十一回 一箭双雕秦琼险胜 立军令状武奎下场
    第十二回 秦叔宝校军场锏打武奎 于双仁王爷府行刺秦琼
    第十三回 秦琼义释于双仁 武亮夜投瓦口
    第十四回 罗成艺高枪挑反叛 秦琼马惊认子山林
    第十五回 大锤将飞锤打红海 秦叔宝复夺瓦口关
    第十六回 秦叔宝千里探友 二贤庄雄信闭门
    第十七回 斗双牛傻英雄显示神力 找骡驮大王庄弟兄相逢
    第十八回 小孟尝晋见济南侯 罗士信大战深乎尔
    第十九回 赴京城秦琼押寿礼 遭劫难上官自轻生
    第二十回 少华山秦琼遇友 琼五庙齐彪打神
    第二十一回 临潼山上柴绍秦琼谈往事 长安城内李豹齐彪惹祸端
    第二十二回 张家店骨肉相认 岳王府旧友重逢
    第二十三回 元宵逛灯解诗谜 鼓楼练武拉硬弓
    第二十四回 卖宝弓阔海试探天宝将 闯相府伯党冒险救兰香
    第二十五回 相府被围群英突围 鼓楼奋战阔海助战
    第二十六回 天宝将三搜王府 长平王智藏七雄
    第二十七回 弑兄纳嫂杨广篡位 净狱大赦咬金被释
    第二十八回 净街虎大闹会仙楼 铁判官初会程咬金
    第二十九回 兄弟结拜密议劫皇纲 咬金学艺梦中练板斧
    第三十回 小孤山拦劫皇纲 靠山王严令捕贼
    第三十一回 尤通假设哭丧计 秦琼三探汝南庄
    第三十二回 单锏别妻全大义 染面涂须诈登州
    第三十三回 杨林爱将认义子 秦琼意外得宝枪
    第三十四回 秦叔宝为母作寿 罗公然中途被劫
    第三十五回 程咬金截道丢脸 贾柳楼英雄聚会
    ……

    精彩书摘/《瓦岗英雄:单田芳评书精粹》 编辑

    武亮实指望让突厥都督红海替他报仇雪恨,谁知红海反命他迎敌立功。武亮被迫掉转马头,一见秦琼,咬牙大骂:“姓秦的,你赶尽杀绝,今天我就和你拚了。”说罢双手抖枪直扑秦琼。罗成在一旁圆睁虎目说:“逆贼,待我要你的狗命。”罗成催马摇枪大战武亮。武亮虽然址是员猛将,但和罗成的武艺比起来那可天地悬殊。罗成在这部书中是第七条好汉,枪法精奇,臂力过人。只五个回合,武亮就被罗成手起一枪刺中咽喉,死于马下。武亮手下的亲兵被秦琼杀散。罗成把枪一举说:“表兄!乘机夺回瓦口关,免得留下后患。”秦琼点头。二人催马往前,直杀到瓦口关下。
      再说突厥大都督红海一见武亮被杀,恐怕关口被夺,赶紧催动烈马胭脂兽,手摆人面铜锤,来战聚琼。秦叔宝用锏一指高声断喝:“大都督听真,你我并无仇恨,理应和睦相处,互不侵犯,望都督火速撤回人马,把瓦口关退还大隋,以免伤了和气。”红海把环眼一瞪,说:“你住口!今天本都督占领瓦口关,是你们请我来的,尔等竟敢在关前动武,叫你们知道知道本都督的厉害!”说罢,手摆双锤,流星赶月式奔秦琼打来。秦琼用双锏交叉往上一迎,就听“当啷”一声,把秦琼震得两膀酸麻,几乎把双锏撒手。秦琼知道,红海力大锤沉,就加了注意。二马盘桓,两个人战在一处。秦琼的双锏再不敢往红海的锤上碰。他只好施展闪、展、腾、
      挪的招数,和红海大战。两个人战了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败。哪知二人战马错镫,红海使了一个反手锤直奔秦琼后脑砸来。秦琼一看不好,赶紧往前探腰把马往前一提一纵,人是躲开了,黄骠马稍微慢了一点,被红海的锤头扫着了马的后胯。黄骠马一疼一惊,蹦起五尺多高,四蹄蹬开,落荒而逃。秦琼心里着急,但无论如何也勒不住这匹惊马。黄骠马如疯似狂一直奔山林冲去,吓得秦琼双手扣住马鞍,把眼一闭,等着摔死或者撞死。一转眼,这匹马已跑出去二十多里地,冲进了一片树林,在树林的杂草荆棘中飞奔。忽然跑到林中的一片空地,空地方圆有半亩地大,空地上有一个年轻人正在练武。这个年轻人也就是十六七岁光景,头上挽日月双抓髻,前发齐眉,后发遮颈,浑身上下一套原青色箭袖衣服,足蹬薄底靴子,腰扎皮钉大带,双手擎着一对八楞大锤,锤头足有碗口那么大。在他的面前有几个树桩子,这个年轻人骑
      马蹲裆式在那里站着,双手抡动大锤正用力打面前的树桩子。说时迟,那时快,秦琼的马已经跑进空地。秦琼在马上看得真切,忙喊:“小孩儿,快躲开,小心惊马撞着。”这个年轻人抬头看了看,不但不躲,反而站起身来,把双锤放在地上,直奔战马扑来。只见他让过马头,一伸手抓住马的缰绳;“吁!吁!”黄骠马挣了几挣没有挣开,围着这个小孩儿转了几圈,最后站住了。这真是转瞬间风平浪静,转危为安,秦琼不胜惊讶,心说这小伙的力量可真不小。他赶紧从马上下来:“小英雄!多谢你把我的惊马拦住,若不然我的性命就难保了。”年轻人松开双手,上下看了看秦琼说:“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你这个人手拿双锏,这是从哪儿来的?”
      “从瓦口关而来。我是被人家战败了。”“让谁打败了?”“让一个使大锤的突厥都督打败的。”“啊!请问你尊姓大名?”“我姓秦,叫秦琼,号叫叔宝。”年轻人听了不禁一愣怔:“秦琼,秦叔宝!你家住在何处?”“我家住在山东济南府历城县永安寨专诸巷。”“哎呀!”年轻人惊叫了一声,双膝跪倒。“爹爹呀!儿可把您老人家盼来了!”年轻人说罢放声痛哭。秦琼一见莫名其妙,心说,我的儿子名叫秦怀玉,才刚三岁,我再无妻室,怎么跑出这么大的儿子呢?不用问这个孩子是认错人了:“少壮士快起来,你认错人啦!”小孩儿说;“没有错,您是不是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威震山东半边天的秦琼秦叔宝呀?”秦琼说:“都对呀!”“要对,您就是我爹。爹爹呀!我和我娘盼您老人家回来,盼了一天又一天,盼了一年又一年。儿我的眼睛都盼穿了,可把您老人家盼来了,您怎么还不认我呢?爹爹呀!快随我回家吧,我娘还在家等着您呢!”说罢抓住秦琼的马缰绳,拉住秦琼的手就往家里拽。秦琼的力气就够大了,但他却没有这个孩子的劲大,本想不去,又挣脱不开,只好随着他走。出了树林,眼前是一条山路,走出三里多地,来到一座山村。这个村子不大,有五六十户人家。在村口路北有一个小院,院里有三间正房。年轻人把秦琼拉进院里,把黄骠马拴到院里一棵树上,把双锤放到院里,冲着屋里高喊:“娘啊!我爹回来了!”秦琼一听坏了,呆会儿他娘出来非打我不可。这时,忽听屋里有人答话:“儿啊!你喊叫什么?”“娘啊!我爹爹回来啦!’,这时候从屋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四十来岁,一身朴素的蓝布衣服,扎着白布罗裙,问:“儿啊!你爹爹在哪里?”“这不,在这儿吗!”秦琼怕这个女人误会,赶紧施礼:“这位大嫂您好!适才是我的战马受惊,误跑到山林之中,遇见这位小少爷,硬把我拖到你的家来。可能是他认错人了。我在路上难与他分辩,只得面见大嫂说明,请您千万不要误会,”这个女人上下打量了秦琼半晌,说道:“请问您是山东济南府历城县的秦琼秦叔宝吗?”一点不错,正是在下。”“要这么说我的孩子并没有认错了人。”秦琼一听,这可倒好,怎么这个女人也这么说呢?听人说江湖上有一种敲诈人的坏人名叫“贴身靠”,不亲硬装亲,不认识假装认识,领到家里又给吃又给喝,吃完了他家男人故意闯进来,硬说是找他家女人的便宜,受骗人一害怕,把东西银两都给留下才能脱身。我光听说可没遇见过,难道今日遇上了“贴身靠”?但是,从这个孩子和这个女人的举止上看,都是正派人,不像骗人的样子。这时那个少年连推带拖把秦琼推到屋里。女人随着也进到屋里。秦琼看屋里陈设简单,靠南边一铺土炕,炕上铺着炕席,迎门放着一张陈旧的八仙桌,桌上放着壶碗,两边放着两张椅子,墙上还挂着几张旧画。年轻人让秦琼坐下,说:“娘啊!快给我爹做饭,包饺子吧!”女人说:“缸里没有水,你去挑两担水来,再抱点干柴禾把
      大灶生着。等为娘给你爹爹做饭。”“是,爹您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小孩儿说罢转身跑去。这个女人一看儿子走了,这才给秦琼万福施礼,说:“恩公,请您不要多虑,您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难道您忘了不成?”“这……”秦琼摆手说,“大嫂!我实在想不起来。”女人说:“我提一个人您想想认识不?这个人名叫秦行太,当年在济南马踏禾苗的事您还记得吗?”“啊呀!我的秦大哥,我怎么会忘记呢!请问大嫂,您是……”“我是秦行太的妻子刘氏,方才那个孩子乃是我儿秦用。这个名字还是您给起的呢!”“对,对,对!”秦琼忽然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一回事。原来这个山村名叫大北沟,住有一个贩马的商人名叫秦行太,妻子刘氏。有一年秦行太从口外买进良马四百多匹,贩到山东济南出卖。当时正是秋季,秦行太押着马群正走呢,忽然从地里飞出一只鹰来,把头马吓惊,马炸了群,四散奔跑,跑进地里把庄稼踏坏不少。护青的人什把秦行太抓住送到历城县,当堂判他个马踏禾苗、损坏庄稼的罪名,马匹归了公,还把秦行太押入大牢。秦行太又急又吓,病在狱中,再加上无人照管,奄奄一息。当时正赶上秦琼在历城县当班头。夜晚查监,发现秦行太。狱卒说明秦行太的罪名,秦琼可怜他的无辜,就先命人找医生给秦行太治病,又命狱卒加意照顾,然后找知县徐有德替他说情。秦琼在知县眼里是红人,说一不二。知县也知道秦行太马踏禾苗并非故意,这种官司不判罪原也可以,所
      以就把面子送给了秦琼,释放了秦行太。秦琼把秦行太接到家中,命妻子贾氏照顾,请医生在家调治。秦琼又到护青会说情,把他们截下的马匹退还。第二年春天,秦行太的病痊愈了,还收回一百多匹马。秦行太感激涕零,要求和秦琼结拜为盟兄弟,并说明家乡住处和家庭情况。当时秦琼尚无儿子,秦行太说他有个孩子,已经五岁,乳名拴宝,愿过继给秦琼为子,以报搭救之恩。还说等孩子长大后,两家各自给他娶妻。旧社会有这种习俗,名叫“一子两不绝”。当时秦琼推辞不掉,只好答应。秦行太要求秦琼给孩子起个名字,秦琼就给孩子起名叫秦用。后来秦行太回到家里,把经过详细告诉妻子刘氏。没过几年,秦行太身染重病,临危之时把刘氏叫到眼前嘱咐说;“秦用年幼,幼年丧父最大不幸。我的恩人秦琼就是他的父亲,孩子长大之后,可送他到山东济南府认父,以报当年之恩。”秦行太死后,刘氏抚养秦用,秦用总问父亲上哪儿去了。刘氏告诉他在山东济南府历城县任职。秦用心眼儿老实,一条道跑到黑,所以就认准秦琼是他爹,天天磨着要去山东。刘氏哄他说:你父亲武艺高强,你如果没有本事,你爹就不喜欢你,要想去找你爹,你就得学本领。秦用从那以后,就天天练功夫。在秦用九岁的时候,来了一个老道,自报是边山九阳观的观主贺昆。贺老道每天到树林中教秦用练武,最后教秦用使一对大锤。光阴似箭,转眼就是七年。秦用学会了全身的本领,武艺超群。贺老道还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大锤将,每天叫他到林中练大锤,用双锤打树桩子,练得他力大无穷。可巧今天和秦琼相遇。刘氏把这段情由说完之后,说:“您就说您是秦用的亲父亲,别和他提当年的事情。这孩子心实,有点发痴,说了实话他反倒不信。”秦用挑水回来,点着大灶,就要做饭,秦琼忙说:“没有时间用饭,要马上返回瓦口关,不知战场上的情况如何。”秦用一听,忙说:“爹呀!你刚到家怎么又走?我不让你走。”秦琼说:“我先回去看看,等打完仗我来接你怎么样?”“不行!不行!要不我也跟你去!”秦用又哭又闹,非要跟去不可。秦琼无奈,只好点头。秦用这一去,便大战突厥都督红海。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一路上兄弟们说说笑笑甚是外心,顺利地过了潼关,又过了华阴、华县、渭南府,这一天来到临潼县管辖地界。但见这里青山叠翠,树木林廊,峰岭相连,云雾盘绕,景色宜人。再看左面有座大山名叫临潼山。这座山山势险峻,气势磅礴,飞瀑直下,形同素练,鹤鸟同鸣,悠扬悦耳,真是一派仙山妙景。秦琼看看天色已到午时,该是吃饭喂马的时候了,尤其是大家喜欢这里的风景,就决定在这里多休息一会儿。弟兄们来到山下一处树林中下了马,仆从们把马喂上,大家席地而坐,暂且歇息。齐国远呆不住,向秦琼请求说:“二哥!你们先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到山上玩玩去。”王伯党怕他惹事,忙说:“不行!不行!我们用饭之后就要起程,你去玩耍岂不耽误行路?”齐国远一抱拳:“我的好哥哥!你就给我一会儿假吧!我让这座临潼山给迷住了,我要不上去看看,死也不能闭眼。我的腿快,看一眼就回来。”李如辉也是个活泼好动的人,也央求道:“大哥!我也去,我们俩跑着上去,跑着下来,用不了多大工夫。”王伯党也不好再拦阻了,嘱咐他们:“快去快回,千万不准惹祸生事。”“您放心吧!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两个人拿了两块干粮,边走边吃,顺着小路开始登山。齐国远、李如辉一边登山,一边东瞧西看,越看越高兴。这真是观不尽的天然景致,看不完的仙花异草。虽说已到十月天气,这里还是花草不谢,景色宜人。正往前走,李如辉发现前面山坡上有一座大庙:“哎!伙计!那里还有一座庙呢!咱们进去逛逛如何?”齐国远说:“走!我就喜欢逛庙,顺便找口水喝。”两个人一先一后来到庙前。这座庙宇并不算大,但修盖的甚是精巧。当中是山门,两旁各有一个角门,都是金钉朱户。山门上有三层飞火檐,上盖黄绿琉璃瓦。正中挂着一块大匾。李如辉认识字,上镌着“琼五庙”三个金色大字。哥儿俩一看角门开着呢,于是迈步走了进去,但见院中方砖铺地,正中甬路,东西各有配殿三间。正中央是大殿,青条石的殿基,七级台阶,大殿正中也有块大匾,上写“琼五大殿”四个大字。院子正中放着石头香池,池里还冒着缕缕香烟。院产里一片肃静,并无一人。正中大殿门敞开着,二人迈步走进大殿,但见正中有神案,上边摆着五供蜡扦,香炉香筒。神案后边是神台,这座神台十分庄严宽大,泥金塑像,栩栩如生。神像身高过丈,头戴青锻子软包巾,黄金抹额,身穿青缎箭袖袍,大红中衣,青缎快靴,身披一件红斗篷,黄面金睛,剑眉虎目,微微有点胡须,怀中抱着一对熟铜锏,五官威严,目视远方。齐国远一看:“哎哟!这不是咱二哥秦琼吗?”李如辉也说:“不是二哥是谁?谁把咱二哥供在这儿啦!”齐国远本是个性如烈火的卤莽汉子,当时气得“哇哇”暴叫:“怪不得咱二哥说他总是倒霉呢,那么大的英雄无用武之地,闹了半天敢情有人暗中咒他,世上哪有给活人烧香的?修庙的人可真损,要不是咱俩逛山,怎么会发现这件事?气死我也尸李如辉也气得够呛: “老齐呀,你说怎么办?”“这还用问,给他砸了,把这座庙扒了。”“对!就这么办!”两个卤莽汉也不管后果如何,飞身蹿上香案,“嘁哩喀嚓”把神像拉倒,两个人抬着扔到院子里,“咕咚”一声,摔了个七裂八半。李如辉回去一脚又把香案踢倒,随手又把黄缎子神幔扯下来。两个人正在大殿乱砸,从配殿走出几个人来,全都是仆人打扮,听见院里的响动,出来看看:“哎呀!这是谁这么大胆,敢把琼五大帝神像给砸了?”有一个仆人看见殿里有人,忙说:“还在殿里呢!一共是两个人。”“赶快出来!你们是哪里来的暴徒,还不出来送死!”说着这几个仆人都拿起兵器。齐李二人一看院里有人了,这才迈步来到院中。两个人经常打仗,把这几个人不放在眼里。齐国远把眼一瞪,腰一权,大肚子一腆:“爷爷在此,你们敢怎么样?”仆人们刚要动手,从配殿中又走出一个人来。“你等先不要动手,待我问个究竟。”此人说话沉稳,声音洪亮。仆人们往两旁一闪,此人来到齐国远面前,用手一指:“你们是干什么的?因何将神像毁坏,难道你们就不怕王法不成?”两个人一看,在面前站着一个小伙儿,有二十左右年纪,头戴粉缎子武生公子巾,云子钩倒挂,灯笼穗垂在两肩头,正中按着一块美玉,身穿粉缎子团花袍,大红中衣,青缎官靴,腰中挂着三尺宝剑,细眉俊目,左右两腮上还
      有两个酒窝。这个人真是又好看,又威风,既像个白面书生,又像个英武豪杰。齐国远心说:“嘿!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小伙儿呢尸如果齐国远、李如辉有一个会说话的,说两句客气话,也不至于打起来。偏这两个人是两个枕头,一对草包。人家一问他们,齐国远也不说明原因,把眼一瞪:“什么王法不王法,咱不懂,大爷就知道天是老大我是老二。我愿意砸就砸,你能把爷爷如何?”李如辉把袖子一挽:“不但砸庙,我们还要砸人呢!”这个人一听双眉倒竖:“胆大狂律,如此无礼,待我将尔等抓住送到官府,按律治罪。”说罢甩掉团花袍,里边是一身银灰色的短靠,更显得干净利索。这个人随手把宝剑摘掉,连衣服交给仆人。齐国远哈哈大笑,说:“你还要打架吗?来来来!大爷就爱打架,待我教训教训你。”说着飞身过来就是一拳。这个人闪身躲过。两个人一来一往战在一处。没打几个回合,齐国远就
      热汗直流,大喊道:“老李!你怎么不上,还看热闹哇!你倒是……”齐国远偷眼一看,李如辉早就没影儿了。他心里这个骂呀!好小子!你把我扔下不管啦!等我见着你再和你算账!其实李如
      辉并不是逃跑,他是见势不妙,给秦琼送信儿去啦,他刚跑到半路上,正遇秦琼和王伯党来找他们。李如辉喊道:“哥哥们!不好啦!齐国远让人家包围啦,眼看就要吃亏。”秦琼也没顾上细问,就由李如辉带路,直奔琼五庙而来。他们刚一走到大庙院里,正赶上“扑通”一声,齐国远被人家打倒在地。李如辉高喊:“老齐不必害怕,那个小子也不用张狂!看我二哥来收拾你。”秦琼这时也走进了院子,庙中这个人一见秦琼,不禁一阵惊疑,急忙跪下磕头。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京东商城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11-22 08:58:28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