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红楼梦》[己卯本]

    己卯本是《红楼梦》早期重要抄本之一,原由董康收藏,现归北京图书馆。它的五十五回下半回至五十九回上半回,现藏于历史博物馆。经吴恩裕、冯其庸先生考证,乃怡亲王府抄本。己卯本和甲戌本、戚序本被周汝昌先生称为红楼“三真本”。对研究红楼梦,具有重要的意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红楼梦》[己卯本] 作者: 曹雪芹
    类别: 中国古代小说 语种: 汉语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简介: 己卯本是《红楼梦》早期重要抄本之一,原由董康收藏,现归北京图书馆。它的五十五回下半回至五十九回上半回,现藏于历史博物馆。 版次: 1
    成书时间: 清代 相关作品: 《书舶庸谭》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介绍/《红楼梦》[己卯本] 编辑

    现在国内所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早期抄本共有十一种,另有一种木活字本俗称程甲本,其底本也是一个脂砚斋评本。合计起来脂评系统的《石头记》,共有十二种之多。这十二种本子,惟独过录己卯本已确知它的抄主是怡亲王弘晓,因而也可大致确定它抄成的年代约在乾隆二十五年到三十五年之间。其它的各种抄本,至今都还不能确知它的抄主和抄成的确切年代。即此一点来说,这个己卯本也就弥足珍贵了。   

    己卯本名称的来历,是因为在这个抄本上有“己卯冬月定本”的题字,所以简称“己卯本”。己卯是乾隆二十四年,当然这个年份是指底本的年份而不是现在这个本子抄定的年份。   

    现在所知己卯本最早的收藏者是近人董康。董康字绶经,别署诵芬主人,清末进士,著名法学家,卒于一九四二年。他喜好刻书,所刻多精本。现在我们要调查己卯本在董康以前的藏者已不容易了,连董康如何得到此书的,我们也一无所知。董康有《书舶庸谭》一书,一九二九年印,卷四说:生平酷嗜《石头记》,先慈尝语之云:幼时见是书原本,林、薛夭亡,荣、宁衰替,宝玉糟糠之配实维湘云,此回目中所以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也。   

    又在《题玉壶山人琼楼三艳图》第二首《枕霞阁》诗末自注云:“末联据原本《红楼梦》”。这里虽然前后两次提到《石头记》或《红楼梦》,但显然还不是这部己卯本。我认为这时他还没有收藏这部己卯本,如果已经收藏了,他就会同时提到了。   

    这部己卯本后来归了陶洙,陶洙何时收到此书的,我们也不得而知,但他在己卯本上有五段署年的题记,最早的纪年是一九三六年丙子,共三条,其次是一九四七年丁亥,最后一条是一九四九年旧历正月初七日(己丑人日),他是何时收到此书的,目前无法确知,或许就是一九三六年他最初加题记的时候,陶洙收到此书时,已残缺得很厉害,据他的记载,此抄本残存一至二十回、三十一回至四十回、六十一回至七十回,内六十四、六十七回原缺,已由武裕庵抄补。武裕庵大概是嘉、道时人。这就是说,陶洙收藏此书时,实际上此书已残存三十八回,其中首回还残三页半,第十回残一页半,加上武裕庵抄配的两回,也只有四十回。   

    陶洙在收到此书后,就进行了校录补抄,一是补足了首回和第十回的残页,二是据庚辰本抄补了二十一回至三十回,三是用蓝笔过录了甲戌本的全部批语和凡例,用朱笔过录了庚辰本的全部批语,并用甲戌、庚辰两本校改了己卯本。陶洙进行这项工作,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使这部残缺的书得以抄补齐全;但他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就把己卯本的原貌全部破坏了。尤其是他用朱笔校改己卯本的墨抄正文部分,与己卯本上原有朱笔旁改的文字很难悉数区别,这样就给这部书的硏究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这当然是他始料不及的。幸亏陶洙精细地留下了此书残存回目和页数的记录,也留下了他用甲戌本、庚辰本抄补情况的详细记录,还注明了抄录不同抄本时所用不同的颜色,所以我们现在要加以区别还不算太困难。比较麻烦的是用朱笔校补到己卯本上的庚辰本的文字,与己卯本上原有的朱笔旁改文字一时难以区别,这就要硏究者细心地去辨认了。至于完全是由他补抄的部分,如二十一回至三十回这十回,己卯本只字俱无,全从庚辰本上过录,而且还多有抄误。现庚辰本早已影印出版,研究者可以直接用庚辰本,无须再用此转抄的文字了。其它如用蓝色抄补的甲戌本上的文字,研究者也可一望而知是甲戌本的文字,与己卯本无关,也可以不必为它浪费时间。   

    对于这个珍贵抄本,长期以来,学术界一直没有对它进行深入的研究。一九六三年陈仲?同志在《文物》上发表了《谈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文,打破了这种沉寂,引起了人们对此抄本的注意,但这个硏究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因而也没有探索到这个抄本的真正重要的方面。   

    一九七五年历史博物馆王宏钧同志将他早些年前为该馆收藏的三回又两个半回的《石头记》抄本送给吴恩裕同志鉴定,经他研究,认为有可能是己卯本散失的部分,他还发现了此残抄本上有避讳的“祥”字缺笔,因而怀疑有可能是避怡亲王弘晓的讳。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我,并约我去北京图书馆查核原己卯本。在查核过程中,我又发现了多处“祥”字缺笔。后来我又借到了原抄本的《怡府书目》即怡亲王府的藏书书目,上面钤有“怡亲王宝”“讷斋珍赏”“怡王讷斋览书画印记”等图章。在这个抄本书目里同样有避讳。之后,吴恩裕同志又发现了在三回又两个半回的《石头记》残抄本里,也有祥字避讳。这样,我们才确定这个三回又两个半回的《石头记》残抄本,确是己卯本的散失部分,而且还进一步确定这个己卯本是怡亲王府的抄本,主持抄藏此书的人当是怡亲王弘晓。这是《红楼梦》版本史上的一次重要发现,这个发现的首创者是吴恩裕先生。   

    由于发现了己卯本是怡亲王府抄本,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同时也带来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这就是怡府过录己卯本时所用底本的来源问题。要探讨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怡亲王允祥与曹家的关系。关于这方面的史料还很少,但雍正二年曹頫请安折上雍正的朱批,是一件十分重要的文献资料,朱批的全文说:“朕安。你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诸事听王子?导而行。你若自己不为非,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你若作不法,凭谁不能与你作福。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托累自己。为什么不拣省事有益的做,做费事有害的事?因你们向来混账风俗贯(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不懂不解,错会朕意,故特谕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你不下了。特谕。”   

    这段雍正朱批,从字面上来看,带有很明显的感情色彩。从内容上说,它反映了:一、怡亲王允祥与曹頫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诸事听王子?导而行”,“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除怡王之外 ,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托累自己”,“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等等这些话,不能把它看作全是官样文章;如是官样文章,只需蜻蜓点水,点到就算了,何必翻来覆去说那末多,反复交代怡亲王对他的关切?二、雍正对曹頫似乎也还略存照顾之意,没有做得太绝。这方面,只要看隋赫德在奉旨抄了曹頫的家以后的奏折说:“曹頫所有田产房屋人口等项,奴才荷蒙皇上浩荡天恩特加赏赉,宠荣已极。曹頫家属蒙恩谕少留房屋以资养赡,今其家不久回京,奴才应将在京房屋人口酌量拨给。”曹頫在抄家以后,还“蒙恩谕少留房屋以资养赡”,可见他还没有弄到家破人亡。同样的事情,在李煦被抄后,却是将他的家属及家仆等共“二百余名口,在苏州变卖”。在苏州卖不出去,还将他们“记档”,解送到北京,“交崇文门监督五十一等变价”。对待李煦本人,在查出“李煦买苏州女子送给阿其那”以后,即“依例将奸党李煦议以斩监候,秋后斩决”。雍正则批示:“李煦着宽免处斩,发往打牲乌拉。”于是七十三岁的李煦,还要充军到打牲乌拉,终于死在那里;但同样曹頫私藏塞思黑(雍正之弟胤禟,康熙第九子)镀金狮子的事被查出吿发以后,雍正却不予理睬,未作任何处理。那末,雍正为什么对曹頫会独留靑眼呢? 我看并不在于雍正对曹頫有什么好感,而是为了照顾怡亲王的情面,这固然是猜测之辞,但却不是毫无依据的,前面提到的雍正朱批,就是这种猜想的依据之一。何况曹寅是康熙的奶兄弟,允祥是康熙的第十三子,康熙南巡时以曹寅的江宁织造署为行宫,还称曹寅的母亲孙氏为“此吾家老人也”,而曹頫则“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由于康熙与曹寅的这种特殊的亲密关系,那末康熙之子允祥与曹寅这一家,与曹頫,有较为密切的关系也是情理中的事。基于以上种种背景,怡亲王弘晓(允祥之子)直接从曹家借到己卯本的原稿本来组织人力进行过录,确实是有可能性的。何况弘晓与曹雪芹的好友敦诚也有较深的交往,这种关系反映在弘晓的《明善堂诗集》和敦诚的《四松堂集》里,从这方面来看,弘晓也有可能借到己卯本的原稿来进行过录。这样看来,这个己卯本的过录本,完全有可能是己卯原本的直接过录本,抄写的款式是完全按照己卯原本的款式,因此我们还可从现在的过录己卯本推知己卯本原稿的面貌。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抄本,确是更值得珍视的了。借用一句鉴定书画的话来说,也可以称作是“下真迹一等”的珍品了。  

    既然大量的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现存的这个过录己卯本,确是怡亲王府的抄本,那末,这个抄本上所写的“己卯冬月定本”的题句,自然不可能是商人随便加的而是完全真实可靠的了。同样,这个本子的抄藏者既然确定是怡亲王弘晓,其底本来源又有很大的可能直接来自曹家,那末,这个抄本上题的“脂砚斋凡四阅评过”自然也不可能是商人随意加的了;何况我们按脂砚斋评阅的年份依次排列,到己卯年又恰好是第四次评阅,可见这个“四阅评过”的题句,是脂砚斋评阅《石头记》的一个确切的记录和极为重要的证据 ,连同上述这条“己卯秋月定本”的题记,形成了此本区别于其它早期抄本的一个显著的特征,因此对这两条题字决不能随便加以否定。   

    在研究己卯本的过程中,另一个重大的突破和收获是发现了现存庚辰本是据现存的怡府过录己卯本抄的,而且其抄写款式,与过录己卯本一模一样,连过录己卯本的错字、空行、附记等等,也完全一样,甚至在庚辰本第七十八回,还保留了一个与己卯本完全一样的避讳的缺笔“祥”字,这就有力地证明了现存庚辰本确实是据现存己卯本抄的。前面已经说过,怡府过录的己卯本目前只剩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其余部分已不可见。现在既然大量的事实证明,现存庚辰本是据怡府过录己卯本抄的,其款式也完全一样,因此我们从庚辰本,就可以看到已丢失的己卯本的全部面貌。当然庚辰本上大量的朱笔批语,在己卯本上是一条也没有的,我们说的两本一样,是指它的墨抄部分,不包括朱笔批语。但是现在庚辰本上二十四条署明己卯年的脂砚斋批语,毫无疑问应是己卯原本上的批语,怡府过录时因迫于时间,仅过录了墨抄部分,未及过录原本上的这些脂批,因此我们要探索己卯原本的面貌,应该把过录己卯本和过录庚辰本联系起来一起进行探讨,而不应该把它们孤立起来,因为这两个本子本来就有这样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如果把它们孤立起来研究,我们也就探索不到它们的历史面貌了。   

    在《红楼梦》的版本研究史上,对己卯本和庚辰本的原始面貌的认识,是一个重大进展。由于这一进展,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己卯本的重大学术价?。我们也才能正确认识庚辰本与己卯本的血缘关系和可以互为补充的这种特殊依存情况,才能正确认识庚辰本的重大的学术价?。现在可以这样说,在目前的《石头记》早期抄本中,己卯本是过录得最早的一个本子,也是最接近原稿面貌的一个本子,其残缺部分的情形,可以从庚辰本得到认识,庚辰本几乎就是一部完整的己卯本。因此,现存的己卯本和庚辰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石头记》乾隆抄本中的一双拱璧。   己卯本,现存《红楼梦》版本之一。又称脂怡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册总目书名下注云“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第三册总目书名下复注云“己卯冬月定本”,故名己卯本。己卯年,是乾隆廿四年(一七五九)。存四十回。即一至二十回、三十一至四十回、六十一至七十回(内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原缺,系后人武裕庵据程高系统本抄配)。其中第一册总目缺,第一回开始缺三页半,十回末缺一页半,七十回末缺一又四分之一页。十回一册,共四册,每半叶十行,行二十五或三十字不等。另有残卷一册,存三个整回又两个半回。即第五十五后半回、五十六至五十八回及五十九回前半回。  

    此本与庚辰本有共同的祖本,两本有大量共同的特点。如第十七、十八回尚未分开,共用一个回目,第十九回无回目,第六十四及六十七回原缺,均与庚辰本同。此本讹夺字较少,文字有多于庚辰本的地方,语意较庚辰本确切。尤其以前五回文字差异较大。此本无复杂的眉批侧批,面貌干净。批语绝大多数在正文内双行书写,计七百一十七条,除多一条单字批外,与庚辰本全同。第十一回之前无夹批,却有十二处侧批为别本所无,见于第六回和第十回。   

    此本中夹有六张笺条,补此书批注不足。第一张为第一回正文“昌明隆盛之邦”批注“伏长安大都”;第二张为第四回“护官符小注”;第三张为第五回题诗一首;第四张为第六回题诗一首;第五张为第二回前指示将总批低两格抄;第六张为第十九回一条批注,连所属正文,另纸记在回前。   

    己卯本正文避国讳“玄”和“禛”,避两代怡亲王胤祥和弘晓的名讳“祥”和“晓”。据此判定为清代怡亲王弘晓府中的原钞本。弘晓之父怡亲王胤祥为康熙第十三子,曹家与之关系非浅,故所据底本可能就出自曹家。此本约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为名藏书家董康所得,后归其友陶洙所有。现藏国家图书馆。残卷于一九五九年冬出现在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由中国历史博物馆购藏。一九八○年五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计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

    详细内容/《红楼梦》[己卯本] 编辑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

    现在国内所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早期抄本共有十种,另有一种木活字本,俗称程甲本,其底本也是一个脂砚斋版本。这十一种本子惟己卯本已确知它的抄本是怡亲王弘晓,据此它的抄成年代约在乾隆二十五年到三十五年之间。其他的各种抄本至今还不能确定他的抄主和抄成年代。就此点而言,己卯本就弥足珍贵。现据北京图书馆藏清乾隆抄本,影印尺寸悉遵原书,套红印刷。

    作者简介/《红楼梦》[己卯本] 编辑

    曹雪芹(1724—1764),清代小说家。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祖籍辽阳。祖先原为汉人,后入旗籍,为正白旗。清朝建立后,曹家成为管理宫廷杂务的“内务府”成员。曹振彦因建立军功,官至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盐法道。从曹振彦之子曹玺(即雪芹曾祖父)开始,曹家三代四人相继担任江宁织造60多年。康熙南巡六次,有四次住在曹氏任职期间的织造府内。曹玺之妻孙氏做过康熙的保姆。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做过康熙的伴读。曹家与皇帝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系,属于最高统治层中的成员。

    曹寅有很好的文学修养,是有名的藏书家和刻书家,工诗词,又兼作戏曲。曹雪芹出生在南京,少年时代过了一段富贵荣华的生活。雍正五年(1727),大约由于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牵连,曹雪芹之父曹以“行为不端”、“骚扰驿站”和“亏空”等罪名,被人参奏,革职抄家。次年曹家从南京迁回北京。大约在乾隆元年(1736),曹家家道稍有复苏,但不久便彻底败落。晚年流落到北京西郊,生活十分穷困,靠朋友接济和卖画维持生计。他性格豪放,喜欢饮酒,多才多艺,工诗善画。“诗笔有奇气”,诗风接近唐代诗人李贺。他有气骨,孤傲不屈,嫉恶如仇。在穷困艰难的环境里,他“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坚持写作长篇小说《红楼梦》。死后遗留下《红楼梦》前80回的稿子(生前已传抄行世),80回以后也可能有部分残稿,但佚失不传。今传后40回,一般认为是高鹗所续。 [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0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02 05:42:20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