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红酒》”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红酒》[小说]

    《红酒》写的是一个官场中人的生活故事,作品虽然涉及但显然不似一般官场小说那样把表现重点放在权谋机变等官场斗争上,而是重在表现年近中年、事业顺利的离婚男子。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红酒》 作者: 南飞雁
    类别: 小说 中篇小说 语种: 中文
    装帧: 平装 其他: 发表于《十月》2009年第一期并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

    目录

     

    简介/《红酒》[小说] 编辑

    南飞雁的中篇小说《红酒》发表于《十月》2009年第一期并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这部创作于鲁迅文学院学习期间的作品凝聚着他对文学、对生活深入的思考和对自己创作历程的反思,因为在他为《中篇小说选刊》所写的创作谈《红酒的标签》中,已隐隐表达了他对自己以往创作的些许不满。

    《红酒》写的是一个官场中人的生活故事,作品虽然涉及但显然不似一般官场小说那样把表现重点放在权谋机变等官场斗争上,而是重在表现年近中年、事业顺利的离婚男子简方平在情感与事业纠结中的生存状态。[1]

    内容简介/《红酒》[小说] 编辑

    副处调研员简方平因对红酒文化的研究而受喜欢红酒的钟副厅长赏识,以此机遇迅速累迁副处、正处,至小说结束已在觊觎副厅级的助理巡视员,但小说显然无意过分关注官场种种,或者说,比之官场小说,它有更高的理想和参照。《红酒》显然是向内运笔的,比较红酒带领简方平一路趟开的平坦仕途,它更侧重讲述离异男子简方平的感情生活。

    惠而不费的中低端红酒桃乐丝之于渴望依靠婚姻改变命运的大龄女性刘晶莉,果味十足的意大利皮尔蒙玛佳连妮之于著名教授的女儿,享有“红酒之后”美誉的法国波尔多区玛高红酒之于卓然清高的官小姐王雅竺,价格不高的智利维斯塔那之于对金钱毫无概念的女博士,代表“我爱你”的三瓶意大利布内奴之于单纯诚挚的沈依娜,每一种红酒都对应着一位性格鲜明而复杂的女子,当然也标识着简方平地位和品质的不断提升。随着人物走马灯似的转换,最后却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小说不是想写一个中年官员的风流史,而是要写他在这感情无常当中与世界、与自己、与这些女子的交锋、伤亡、撤退和休整。

    作者介绍/《红酒》[小说] 编辑

    南飞雁南飞雁

    南飞雁祖籍河南唐河。1980年出生于国营黄泛区农场。中共党员。2002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河南电影制片厂(后改组为河南影视集团)工作至今,任专业编剧、文学编辑。河南省委宣传部首批签约作家。200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作品评价/《红酒》[小说] 编辑

    《红酒》氤氲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内心苦涩与无力,含又含不住,吐又吐不出,舌尖上似有余甘,但内心的苦楚惟冷暖自知。红酒不似二锅头般浓烈,它温吞、暧昧、圆熟,正是简方平政治生涯和爱情生活的象征。副处调研员简方平因对红酒文化的研究而受喜欢红酒的钟副厅长赏识,以此机遇迅速累迁副处、正处,至小说结束已在觊觎副厅级的助理巡视员,但小说显然无意过分关注官场种种,或者说,比之官场小说,它有更高的理想和参照。《红酒》显然是向内运笔的,比较红酒带领简方平一路趟开的平坦仕途,它更侧重讲述离异男子简方平的感情生活。

    惠而不费的中低端红酒桃乐丝之于渴望依靠婚姻改变命运的大龄女性刘晶莉,果味十足的意大利皮尔蒙玛佳连妮之于著名教授的女儿,享有“红酒之后”美誉的法国波尔多区玛高红酒之于卓然清高的官小姐王雅竺,价格不高的智利维斯塔那之于对金钱毫无概念的女博士,代表“我爱你”的三瓶意大利布内奴之于单纯诚挚的沈依娜,每一种红酒都对应着一位性格鲜明而复杂的女子,当然也标识着简方平地位和品质的不断提升。随着人物走马灯似的转换,最后却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小说不是想写一个中年官员的风流史,而是要写他在这感情无常当中与世界、与自己、与这些女子的交锋、伤亡、撤退和休整。

    象征意义/《红酒》[小说] 编辑

    所以红酒又摇身一变,不单单具有象征的意义,也不单是情节发展的道具,更写照了简方平的心态和处境。红酒的背后,是一整套红酒文化,因此喝红酒其实是一种格调的证明。小说中反复强调红酒与精致生活的关系,其实更是在强调简方平与精致这个词的关系。像简方平这样的一个中年男人,离过婚,又在官场上打滚了这么多年,早就洗去了年轻小伙子的毛糙和火气,却也没有了那种纯粹的激情。

    他稳定、理性,像王雅竺说的,懂得在女客人落座前,给她拉椅子,懂得在女客人茶水凉了时;喊服务员续水;甚至懂得在女客人喝了咖啡之后,递给她纸巾。所有的感情都在他的控制当中,可是所谓爱情,离他是越近了还是越远了呢。刘晶莉不必说,他本来就只想和她暧昧;教授女儿还“果味十足”,忠贞于自己出身贫贱的男友,未能欣赏他成功男子的精致和气度;

    对于王雅竺,他后来大概是真的喜欢的,可是很难讲这喜欢里有多少是因为她那个省委副书记的父亲;而和女博士相亲,只是为了让儿子威威有个好的家庭教育罢了。待到他终于死心塌地爱上沈依娜,愿意为她舍弃那么多,却还是因为不肯舍弃仕途,而被沈依娜那对官员一向怀有偏见的母亲拒绝。这当然怪不得简方平,一个男人年近40,看上去拥有很多,可是其实有多少东西能够放弃呢?他那样小心翼翼,原因也正是在此:爱情太具摧毁性,只适合一无所有的年轻人玩,对他来说,一不小心,精致的生活就轰然坍塌了。这样才可解释何以在小说的结尾,简方平那样轻易就一走了之:沈依娜的谎言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为善意,那只是为了让他不要多心,沈母的热衷也未必就代表沈依娜的心思,否则何以沈依娜不亲自送初恋男友出门呢?只是像这样一个中年男人,他满可以玩弄这个外在世界于股掌之中,但其内心却极其脆弱,一点点谎言都足以摧毁他的信心。

    女人擅长的是感情,她要用感情换来现世安稳;而男人大概擅长现世安稳,却未必换得到感情。表现在文学上,对于男性和女性的表达也有不同的侧重。历来以男性为中心的小说很多,可是有多少深入了他们的内心?小说中的男人往往是行动,是激情,是某种理念的化身。即使他们沉思,他们犹疑,也是代表了整个人类在思考和彷徨。其实即便作为一个不那么失败的社会人,男人们也依然在内心有非常挫败和无力的一面。很少有小说正面处理这样的命题。《红酒》的价值,就在这里。

    《红酒》一战成名,《十月》近期又发表了南飞雁中篇小说《暧昧》。这篇新作读来和《红酒》恍惚相似。同样是中年男人的宦海浮沉,同样是精明男女的情感纠结,偏偏官场情场又搅到一起。与前作相比,《暧昧》直接处理“暧昧”的主题,单刀直入,却因少了“红酒”这一优雅符号的缓冲而显得单薄和粗糙。眼角眉梢,举手投足之间的风情与机智,也因作者过多的暴露而显得过于直接,少了几分含蓄之美,

    夺去了读者揣度品味的乐趣。《红酒》最可贵的,在于写出了男人勇敢与怯懦,犹疑与无奈,坚强与虚弱的悖论,偏偏这悖论又不能解决。而《暧昧》里的感情戏似乎仅仅是感情,少了现实的痛感和复杂性。但是无论如何,这两篇小说都显示出南飞雁和同龄写作者相比的独特素质。在几乎所有“80后”作家都沉溺于想像和虚构的时候,在他们不是在纯文学的羽翼下进行传统的复制,就是在光怪陆离的后现代影音场中虚拟幻象和欲望的时候,南飞雁展开了他对于时代经验和社会万象的书写。他对现实和人性的深度探索,表现出了超出他年龄的成熟。 [2]

    小说开头/《红酒》[小说] 编辑

    小说的开头往往决定了小说的气质,《红酒》是以简方平开头,通篇遂自始至终围绕简方平这一人物展开,虽然简在官场中活动,但官场不过是简这一人物的活动布景,所有的行动与对白,其实都只是表演,最重要的是简的内心戏。不论在官场情场之间如何双线作战来回游走,不论戏台怎样光明,大幕怎样华丽,作为演员的简方平表现得多么春风得意从容不迫,谢幕之后作者仍让我们看到一个孤独的,甚至有些脆弱的男人的内心。那种打动人心的无奈和沉痛,乃是来自于对于简方平内心的体察和同情。《红酒》是在“里面”进行写作的。而《暧昧》的开场乃是七厅八处的例会,

    这是那个小官场的具象化,虽然徐佩蓉在这一布景中出场,但是她的内心始终是对读者关闭的,小说是从“外面”进行写作的。聂于川远没有简方平那么复杂的内心戏,彷佛一次离婚一下子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他并不需要像简一样经过几个女人的锻炼就能立刻进阶为暧昧高手,也不像简方平那样在真情和假意之间踌躇挣扎良久,而马上便能将感情看得如此透明。聂于川的行动和对白背后未能藏下一个丰富的内在空间,他与徐佩蓉暧昧的动机被作者早早暴露,他的每一步打算也都大声地自言自语给读者听。如果说徐佩蓉的内心展露得太少太简单,聂于川的内心则太直白,失去了神秘感和回旋的余地,同样缺乏张力。

    可贵之处/《红酒》[小说] 编辑

    《红酒》的另外一个可贵之处是,所有的人物都在网络之中,不是一张网,而是很多网。当然有官场这张网,或者说大点,现实人生这张网。简方平的那些女人之所以与他接近——或许除了王雅竺?——显然都有非常现实的考量;但是在功利背后,何尝没有感情这张网与之交错纠结呢?每一个女人的内心,都是一个立体的空间,她们的那些小心思、小动作便得以折射出丰富的内面,而唯有与这些足够复杂个体对戏,简方平的复杂才出得来。

    而与简方平的女人们相比较,徐佩蓉就未免太简单了,为了大学时代的暗恋情结而要求前婆婆将之调入聂于川所在的七厅八处,这一情节本身就有些立不住。而随着情节的发展,徐佩蓉的诉求始终这样简单,似乎这个嫁过高干子弟,混过机关的精明女人,只是想要找到聂于川这样一个显然并不简单的男人作为感情的归宿。在这样一个单纯的对手面前,聂于川的所有设计与经营,也就像重拳打在棉花上,力度消去大半。[3]

    红酒的标签/《红酒》[小说] 编辑

    作者自序

    写《红酒》的时候,我正在鲁迅文学院学习。那真是一段如莲般美丽的日子。 来鲁院之前写东西,生怕写得慢,总以为立成千言是才气,挥笔而就是本事。每天不写个几千字,没有那种喷薄的冲动,就感觉自己不行了,不是写作的材料。但是现在,生怕写得快。以前像是乱刀杀猪,猪还在哼哼,自己已是浑身大汗。现在试图一刀致命,袖手看着猪抽搐着四腿。跳出来的感觉,好比是从泥淖走上地面,脚下踩得结实。这种结实的感觉很舒服。

    所以写《红酒》的过程中,我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偷懒,丝毫不管何时能写完,写完后会是什么样子。或许这样吞吞吐吐的创作状态更适合我。初稿写成之后,先是在几个熟悉的鲁院同学之间传阅,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你一个80后,怎么会写官场小说?

    这个信息让我很郁闷。首先,我的确出生于1980年年底,不知道是不是血统正宗的“80后”,如果硬要与80发生关系,我宁愿叫自己“80头”。其次,我写的似乎也不是官场小说,“简方平”固然是个官员,但这在我眼里不过是职业的一种。小说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甫一出生就给人贴上标签,难免有些悻悻。一旦有了标签,就会自然地忽略丰富性和差异性,何况一贴就是俩。

    说实话,我也曾在一般意义上的80后小说里蹒跚过几年,蹒跚的结果是不会走路了。曾经以为功能的退化或许说明一个问题,因为我在 “80后”里是年纪大的,上了年纪就会行走不便。现在不这么想了,在扑面而来的世俗生活面前,每个人都没有权力说自己老。在2005年结束了一个写农村大学生毕业后在城里奋斗的叫《幸福的过山车》的小说之后,我觉得自己变得很空虚。恰逢单位改组,面貌一新,我意外地发现世俗生活是那么丰富多彩。省直宣传系统要出人参加党员先进性教育省委督导组,我报名参加,有幸成行。在长达半年的督导活动中,我与大量的县处级干部、乡村干部接触、交流,在短暂的陌生后很快成了朋友,彻夜畅谈不知东方之既白。

    此后参加党校学习,奉命到各种行业采访,参加各种应酬的、真诚的酒局,参加各种有用的、没用的会议,给单位写公文、写总结、写剧本审读意见,甚至是火车上跟素不相识的人神侃、出租车上跟陌生的师傅瞎扯,我都觉得是那么意味盎然。世俗生活本身就蕴含着无穷的可能性。在庞大的世俗生活面前,所谓“后”的划分显得那么苍白。跳出一个“后”,看到的世界比以前大了许多,宽了许多。这种想法在脑海里盘旋了好几年,在鲁院终于得以静下来,沉下来。如果说以前是奔跑,现在是走走停停。以前是喜欢写“我”,喜欢向里看,现在则试图写“他”,努力向外看。以前是本能地拥抱自己,现在是自觉地体验他人。我告诉自己,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同行许多都在写自己,多一个我少一个我都无所谓。如果说还有一些同侪在写他人,写世俗生活,我想加入到他们的队伍里去。

    再看“官场”这个标签。雷达先生曾说:“官场是政治、经济,欲望,人性的集中碰撞之地,官场的精神生态,决定着整个社会的政治文明状态。”既然《红酒》的主人公是官场中人,那么“官场”的标签就像原罪,与生俱来难以幸免。何况雷达先生还说:“在中国,官本位文化极为深厚,官场比起职场、商场、文场、情场来,是首脑,是中枢一般的场。”我想,既然被贴了标签,而且这个标签也并不难看,那就贴上好了,官场也是世俗生活的应有之意。

    至此,心结已去,“悻悻”变成了“幸幸”。初稿修改之后,忐忑地送给胡平院长、白描院长和王彬院长,所幸三位恩师大到主题立意、中到行文气息、小到标点符号,都一一给我意见,让我身为无名后学感激涕零,也让《红酒》不断发酵不断醇厚,可谓幸甚之一;到了定稿之后,白描院长将之推荐给了《十月》杂志的周晓枫老师,得以在2009年第一期发表,可谓幸甚之二;而从未谋面的刘晓闽老师通知我《红酒》被《中篇小说选刊》选中,嘱我写创作谈之际,我更是觉得幸甚再三了。

    写作此文时,忽然觉得《红酒》其实还有一个标签。作为一个不再年轻的年轻作者,在《十月》和《中篇小说选刊》这样的刊物上抛头露面,本身就涵盖了一种“命名”的味道。说实话,这个标签对我而言尤为重要,也是《红酒》给予我的最大意义。

    赏析/《红酒》[小说] 编辑

    《红酒》描述了一个中年男人简方平仕途上的平步青云和感情生活上的丰富多彩,以红酒为线,将两者串连起来。

    红酒不似二锅头般浓烈,它温吞、暧昧、圆熟,正是简方平政治生涯和爱情生活的象征。副处调简方平因对红酒文化的研究而受喜欢红酒的钟副厅长赏识,以此机遇迅速累迁副处、正处,至小说结束已在觊觎副厅级的助理巡视员,但小说显然无意过分关注官场种种,它更侧重讲述离异的成功男人简方平的感情生活。小说也不是想写一个中年官员的风流史,而是要写他在这感情无常当中与世界、与自己、与这些女子的交锋、伤亡、撤退和休整。所以红酒又摇身一变,不单单具有象征的意义,也不单是情节发展的道具,更写照了简方平的心态和处境。惠而不费的中低端红酒桃乐丝之于渴望依靠婚姻改变命运的大龄女性刘晶莉,

    果味十足的意大利皮尔蒙玛佳连妮之于著名教授的女儿,享有“红酒之后”美誉的法国波尔多区玛高红酒之于卓然清高的官小姐王雅竺,价格不高的智利维斯塔那之于对金钱毫无概念的女博士,代表“我爱你”的三瓶意大利布内奴之于单纯诚挚的沈依娜……每一种红酒都对应着一位性格鲜明而复杂的女子,当然也标识着简方平地位和品质的不断提升。人物走马灯似的转换,最后却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小说中反复强调红酒与精致生活的关系,其实更是在强调简方平与精致这个词的关系。像简方平这样的一个中年男人,离婚独身,又身居官场多年,虽称不上高官但也算得上有实权,在常人的眼中那标准是钻石王老五。

    钻石王老五般的简方平早已把自己打磨得圆润、世故,明白自己的价值、地位,他玩弄女人于自己股掌之间,很难说他自己到底付出了多少真情。也许正如陈文茜所言:“爱情没有是非,爱情的本质就是一种疯狂。”当洗去了年轻小伙子的毛糙和冲动,简方平也失去了那种纯粹的激情。他稳定,理性,像王雅竺说的,懂得在女客人落座前,给她拉椅子,懂得在女客人茶水凉了时,喊服务员续水,甚至懂得在女客人喝了咖啡之后,递给她纸巾。所有的感情都在他的掌控当中,可是所谓爱情,却还是离他越来越远。

    当等到简方平遇到符合他理想中条件的沈依娜并愿与之相伴终生时,却遭到一向对官员有偏见的沈母的坚决反对,唯一的希望就是简方平舍弃仕途。让男人放弃前程似锦的前途、花团锦簇的生活好比要他的命,在如此选择中,不要说简方平,换作其他的男人,估计都会有一样的决定。何况,简方平的精致生活的基础都来源于他的仕途、依赖于他的前程呢。

    因此在小说的结尾,简方平那样轻易就一走了之:沈依娜的谎言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为善意,那只是为了让他不要多心,沈母的热衷也未必就代表沈依娜的心思。只是简这样一个中年男人,他的外表高大强壮,内心世界实则极其脆弱,一点点的谎言都足以摧毁他的信心。或许在男人的世界里,女人永远是附属,不可能占据主导地位,更不可能取代事业前途应有的位置。小说中沈母绝对是虚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给了简方平沉重一击,好比最后一根稻草轻轻落下,压垮了庞大的骆驼。 

    获奖/《红酒》[小说] 编辑

    《中篇小说选刊》2008~2009年度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日前在安徽亳州揭晓,我省青年作家南飞雁凭借中篇小说《红酒》荣获该奖项,成为本届最年轻的获奖作家,这也是我省作家继张一弓、李佩甫、郑彦英、张宇等之后,又一位获此殊荣的作家。中篇小说《红酒》曾在《大河报》连载,深受读者好评。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小说种类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小说是通过塑造人物、叙述故事、描写环境来反映生活、表达思想的一种文学体裁。其包括的种类很多

    共有42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9-13
    [2]^引用日期:2010-09-13
    [3]^引用日期:2010-09-20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08 11:5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