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维也纳学派的哲学》原称《维也纳学派哲学》。《维也纳学派哲学》作者是洪谦。《维也纳学派哲学》系统、扼要地介绍与评述了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原则和思想方法,还阐发了该学派对传统形而上学问题的基本观点。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维也纳学派哲学》 作者: 洪谦
    英文名: "Vienna School of Philosophy " 别名: 《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类别: 图书、哲学、社会科学、 价格: 30.00元
    语种: 中文 ISBN: 9787100003421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页数: 213页
    开本: 大32开 出版时间: 1989年4月1日
    简介: 《维也纳学派哲学》作者是洪谦。本书系统、扼要地介绍与评述了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原则和思想方法,还阐发了该学派对传统形而上学问题的基本观点。

    目录

    简介/《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编辑

    《维也纳学派哲学》《维也纳学派哲学》

    作者洪谦。《维也纳学派的哲学》原称《维也纳学派哲学》。本书系统、扼要地介绍与评述了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原则和思想方法,还阐发了该学派对传统形而上学问题的基本观点。 本书系统全面地介绍维也纳学派的思想。洪谦介绍了维也纳学派的科学观、哲学观、科学世界观和内部争斗,分析批判了传统的形而上学、康德的先天论、现象论和精神科学派,马赫的实证派,为逻辑经验论在中国的传播奠定了基础。[1]

    哲学流派/《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编辑

    20世纪30~50年代流行于西方的一个哲学流派。又称新实证主义逻辑经验主义。其核心是维也纳学派。此外,以德国哲学家H.赖兴巴赫为首的柏林学派,以波兰的A.塔尔斯基为首的华沙学派,以及英国的A.艾耶尔等人的观点和理论,都属于逻辑实证主义的范围。逻辑实证主义的基本观点大体可概括为:①把哲学的任务归结为对知识进行逻辑分析,特别是对科学语言进行分析。②坚持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的区分,强调通过对语言的逻辑分析以消灭形而上学。③强调一切综合命题都以经验为基础,提出可证实性或可检验性和可确认性原则。④主张物理语言是科学的普遍语言,试图把一切经验科学还原为物理科学,实现科学的统一。[2]

    维也纳学派/《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编辑

    维也纳学派(英语:Vienna Circle,德语:Wiener Kreis)是1920年代发源于维也纳的一个哲学学派。其成员主要包括石里克、卡奈普、纽拉特、费格尔、汉恩、伯格曼、弗兰克、韦斯曼、哥德尔等。他们多是当时欧洲的物理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他们关注当时自然科学发展成果(如数学基础论相对论量子力学),并尝试在此基础上去探讨哲学和科学方法论等问题。 受19世纪以来德国实证主义传统影响,加上在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启示下,维也纳学派提出了一系列有别传统的见解。大致来说,他们的(除歌德尔)中心主张有两点:一,拒绝形而上学,认为经验是知识唯一可靠来源;二,只有通过运用逻辑分析的方法,才可最终解决传统哲学问题。 维也纳学派与思想相近学者(如德国的柏林学派与波兰华沙学派)相联系,而逐渐发展成为声势浩大的逻辑实证主义运动。然而,随着30年代纳粹在欧洲兴起,不少重要成员被迫逃亡海外。1933年汉恩病逝,1936年石里克遇刺身亡,维也纳学派最终解散。尽管如此,逻辑实证主义思想却在英美广泛传播。至今分析哲学已成为英语世界的主流。[3]

    维也纳学派三杰/《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编辑

    石里克

    石里克(Moritz Schlick,1882-1936)。提起二十世纪的哲学,恐怕没有人会忽略维也纳学派的巨大历史作用的,它所倡导的逻辑实证主义从任何一个意义上说,都是二十世纪哲学的革命,就是在今天,分析哲学仍然是英美的主流哲学,由此可见这个学派在哲学史中的重要地位。说到维也纳学派,不能不提到它的创始人石里克教授。正是由于他1922年到维也纳大学接任哲学教授,才有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维也纳学派。对于他的哲学观点,我这里不想过多的介绍,只想说明两点感想:其一,一个学派的成功关键靠什么?其二,如何维持一个学派的繁荣与发展?之所以提这两个感想,实在是由于国内哲学的严重不发展的现实所引发的。在我看来,一个学派成功的关键在于有一个杰出的领导者,这个领导者必须具有一种敏锐的学识、民主的学术作风以及优秀的组织才能,只有这三者汇集一身,一个学派才有了出现的可能性。客观地说石里克恰恰具备了这三个条件,所以维也纳学派的出现也就是一种必然了。至于第二点,那就是要求领导者能够对整个学科的发展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这样一个学派的发展方向才能准确定位,而石里克恰恰抓住了哲学发展的一个方向,那就是在科技时代如何改革哲学,使之适应于时代发展的需要,在当时就是坚决清除传统的形而上学。为了完成这个目标需要一些志同道合者的支持,而石里克的人格魅力充当了这个重任,他先后团结了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哲学家和有哲学兴趣的科学家,这样,一个学派发展所需要的两个最重要的条件都具备了,学派的蓬勃发展也就是里所应当的事情了。遗憾的是36年6月22日,石里克被他的一个学生枪杀了(据卡尔纳普介绍,是由于石里克没有通过那个学生关于伦理学方面的论文所致),这样无形中削弱了维也纳学派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哲学家洪谦(1909-1992)教授就是石里克的学生。联想到我国的学者,即使有石里克的敏锐的才学,也由于缺少一种民主的风范,很难有所作为,这不能说不是国人的悲哀,今天北大的堕落,就是因为缺少蔡元培这样的领导者,还用说更多的吗?历史上所有成功的学派,都需要一个杰出的领导者,再加上一个民主的学术风气,之所以强调民主,是因为那是学术发展的土壤。

    卡尔纳普

    卡尔纳普。逻辑经验主义能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应该说卡尔纳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一点已经得到哲学史家的充分证明,对此,笔者不想过多的评论。我所感兴趣的是他为什么对哲学这么着迷,也许这个问题更能反映出卡尔纳普的人格特征,在这个没有根基的浮华时代,我们需要让自己的头脑习惯于冷静的思考,这样我们或许会发现生活中已经出现的病灶。也许今天回顾一个哲学家的心路历程,对于我们正确理解哲学是大有帮助的。卡尔纳普的哲学的主要贡献在于发展了逻辑的句法分析,并把这种方法不懈地贯彻到了语义学和语用学的层面,当今欧美流行的分析哲学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就是源于他的工作。这可以看出他早年所受的影响,他是少数听过弗雷恪逻辑课程的人,这也注定了他一生的研究旨趣。我们知道在上个世纪之交,正是人类文化剧烈变动的时代:自然科学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物理学革命的实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传统世界观,而面对这种文化的巨变,传统哲学已经不能适应形式的发展,如何改变哲学的现状就是当时哲学家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卡尔纳普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清晰地发现了和确立了自己一生的目标,而且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把这个目标坚持到了生命的终点。其间,他为了更好地把这个目标完成下去,不断地学习,不论遭遇到什么样的生活情景,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卡尔纳普是一个杰出的学者,也是优秀的哲学家。对照我们今天的哲学家,我们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因为对学问的执着与人品的磊落都是我们的哲学家所欠缺的。当纳粹兴起之际,他坚决表示了自己的否定意见,而没有随波逐流,以至于1936年远走美国,可以说这是一个学者起码的良知,反观我们的学者,在大难来临时,多是做违心之语(只要看一下文革时期我们的哲学家的著作,就可以对照出两者之间对学问的态度的巨大分别),对于但是的处境,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谅。因为我们不能把学者的责任等同于百姓,否则的话,学者也太容易当了!学者必须不畏时,不畏势,以真理为最终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一些真正的知识分子,来为我们的社会设定一种思想的高度,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阻止整个社会的全面世俗化,以及虚伪的泛滥,才能真正使每个人在社会中有所担当,否则作为一个人是否太容易了呢?或者说,如果没有一种高度和规则,我们还能拥有一个词原本蕴涵的意义吗?卡尔纳普的代表作《世界的逻辑构造》(1928年)是一本很难读的著作,但是由此也激发了我对真正学问的敬重,以及对默默从事这种寂寞工作的学者的敬仰。

    纽拉特

    纽拉特。维也纳学派之所以获得世界性的声誉,与它内部杰出的组织工作是分不开的,而一个高效率的组织工作是需要一个杰出的组织者的。后来的哲学史家公认,能够把维也纳学派成功推向世界的这个人就是纽拉特。如果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的话,我们可以说没有纽拉特,就绝没有维也纳学派今天这个知名度和影响,然而历史又是无情的,恰恰这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被学术界长期忽视,以至于以前我们对维也纳学派的理解至少是片面的,然而历史又是最公正的,在纽拉特逝世半个世纪后,人们开始重新认识纽拉特,这或许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但是,毕竟我们开始怀念他了,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在维也纳学派内部,纽拉特也是最为特殊的,因为他是唯一没有教职的人,这同时也就意味着纽拉特的生计问题总是他必须时刻考虑的问题。纽拉特博士的杰出组织才能,与他的政治家的身份是吻合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短时间内,他曾担任过巴伐利亚中央经济局主席,时间不长,这个革命性政府被镇压,他也被投入监狱,后来经友人的帮助得以出狱。至此以后,纽拉特开始从事学术工作,维也纳学派的前身,第一个维也纳学圈,就是由纽拉特和物理学家弗兰克组织的,后来,这些人都汇集到石里克身边,这就导致了维也纳学派的兴起,关于这点,我在其他文章中,有过详细的描述,这里不再赘述。纽拉特的贡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点:1纽拉特的杰出组织工作,使这个新兴的学派,很快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给沉闷的欧洲哲学界带来了一股革命的新风,不论当时人们赞成也好,反对也罢,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个充满生机的新兴学派;2纽拉特倡导并坚决贯彻了逻辑经验主义的主要思想,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物理主义、统一科学运动等都是纽拉特最早倡议的,同时由于他的态度坚决和观点的明确,使学派内部出现了以纽拉特和卡尔纳普为代表的左翼和以石里克为代表的右翼;3纽拉特在石里克1936年去世后实际上独立支撑起维也纳学派维持稳定与发展的重任,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纽拉特还是把学派的思想坚决贯彻到实践中去的唯一人。二战爆发后,纽拉特从荷兰的海牙坐船逃到伦敦,最后在1945年末在异乡去世(洪谦教授在文章中,曾描述过在45年那个寒冷的冬天,他曾拜访过扭拉特)。由于纽拉特还是一个非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亲眼目睹了战后欧洲社会的不公与极度的贫富分化的现实,因而在经济上坚决主张计划的作用,这一点遭到了经济学家哈耶克的坚决批判,可惜由于他的逝世,我们永远没有机会看到这场预计中的论战了,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我生也晚,无法亲自聆听先生的教诲,但是今天重温纽拉特一生的意义在于,我们应该反问,中国当下的学术界,还有多少忠于真理的知识分子?在阻力面前,我们还有勇气把一个真理义无返顾的坚持下去吗?至少,我们应该有理由期盼他们的出现。今天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和商人一样在追逐社会的资源以及竭力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们在为别墅、洋房、存款努力迎合新的权贵阶级,我们还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真理闪现的灵光吗?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在这个转型时期,无形中失去了宝贵的话语权,他们以及我的父辈成了这片土地上让人悲伤的沉默的大多数。突然忆起好象卢卡奇曾说,新的变革力量,不会在这种异化的知识分子中产生,于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也无话可说。

    在这个平庸的时代,我们努力地平庸着,尽量让思想在某个午后的屋宇中悄悄地苏醒,然后再慢慢地睡去。在喧嚣的寂寞中,让自己习惯贫乏或者麻木。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日子里,我们会想起曾经念过的哲学书中有一个不甘于寂寞,然而却又在寂寞中死去的哲学家,他的名字叫纽拉特,或许我们还有心情在酒后高喊一声,纽拉特这个家伙让我的灵魂无法安然入睡!那一刻,我们突然理解了一个词,最后的知识分子,它像最后的一片叶子般,在我们的记忆中落了。然后,我们在繁华的街巷中露出了没有内容的笑脸。[4]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3-28
    [2]^引用日期:2011-03-28
    [3]^引用日期:2011-03-28
    [4]^引用日期:2011-03-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3-31 23:51:2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