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花木兰》”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花木兰》[音乐剧]

    中国歌剧舞剧院新编音乐剧《花木兰》对于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女编剧喻江而言,《花木兰》只是她借用一个蜚声中外的故事作为“壳”来表现“战火埋没了性别的秘密,却点燃了隐忍的爱情”这个主题而已。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音乐剧《花木兰》音乐剧《花木兰》

     该剧中以《木兰辞》谱写的主旋律和几段花木兰与白玉溪的爱情二重唱,旋律优美、层次清晰、感情真挚。一位观众兴奋地说:“音乐的好听超过了我的想象,郝维亚把音乐剧音乐的歌唱性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运用西洋音乐剧手法诠释中国古老的传说,这确实是大胆成功的尝试。” [1]

    概述/《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该剧2004年初创完成之后,曾经在京进行了一次内部试演,演出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长时间的争论,但不管是赞扬也好,批评也好,都体现了观众对此剧的关注和首次公演的期待。在剧本创作上,该院选择了“花木兰”这个不仅在中国脍炙人口,而且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的中国历史故事人物作为音乐剧的主角。“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木兰辞》在中国已经流传了千年,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也已经为多种艺术形式搬上了舞台,推上了银幕,并通过电视展现在千家万户的观众眼前。但这次该院在剧本创作上,没有一味传袭过去那些替父从军或“谁说女子不如男”的主题,而是赋予了花木兰这个古老故事以更新鲜的、更具时代感的爱情与和平的主题、内涵。

    主创人员名单/《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出品人 林文增 
    总监制 金一伟 金纪广 李小祥
    作曲 郝维亚
    导演 王晓鹰
    编剧 邱玉璞 喻江
    舞美设计 刘杏林 陶雷
    灯光设计 刘建中
    服装设计 李锐丁
    舞蹈设计 佟睿睿
    副导演 舒平
    乐助理 徐向荣
    音乐录音 许刚 邹畅
    电子音乐编曲 李珂 李汇
    舞蹈编导助理 刘丽历 樊明 王艳
    前台主任 陈坡 张亚峰

    剧本创作由剧作家邱玉璞、前卫青年词作家喻江共谱。音乐创作上由才华横溢的青年作曲家郝维亚担纲,导演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戏剧学博士王晓鹰执导,“花木兰”由多次在国际声乐大赛获奖、国内电视大奖赛获奖者、青年歌唱家王燕扮演。

    创作阵容/《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院长领衔——徐沛东承诺:好听好看好玩

    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徐沛东亲自担任监制,这也是他第一次监制音乐剧。剧院经过深思熟虑,聘请了中国话剧院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戏剧学(导演学)博士王晓鹰担任导演。他曾导演过《魔方》、《浴血美人》等一大批优秀剧目和一些大型朗诵艺术晚会,并为纽约百老汇、香港和澳门的话剧团导演过《庄周戏妻》、《春秋魂》和《屋外有花园》等在海内外具有一定影响的作品;还应美国、德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邀请出国访问、参加国际戏剧节、出席国际戏剧研讨会或作为客座导演排演剧目等。两位院长,都是中国剧界最具重量级的巨擘。他们说,高谈阔论的理论我们不说,只有一个要求,好听好看好玩。

    和声”部队——最传统的题材,最现代的形式

    这部由中国歌剧舞剧院音乐剧同时集中了目前国内最有分量和最新锐的创作力量。这个音乐剧由中央音乐学院最年轻的作曲博士郝维亚担任作曲,两位编剧分别是来自中国歌剧舞剧院72岁的老艺术家邱玉濮和中央电视台年仅28岁充满青春活力、时尚前卫的青年歌词作者喻江。这样一个组合拥有整个音乐剧所需要的全部要素:最传统的题材,最现代的形式。

    全国选角——未演先红

    随后,剧院开始在各大媒体登出了招聘启事,在全国各地遴选剧中的主要人物扮演者,来自各地的“花木兰”和“花木兰的情人”“将军”经历了剧中人物一样坎坷的旅途来到北京,最远的“木兰”来自新疆。中央各大艺术团体也不乏前来一比高下的竞争者,剧院的许多一级演员也放下架子,和许多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一起同台竞争。最后,青年歌唱家王燕一枝独秀,夺得花魁。

    创作理念/《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花”前“乐”下苦思量 打造中国第一“花” 

    音乐剧在中国是个新名词,是个舶来概念,把《花木兰》改编成音乐剧,就象把《罗密欧与朱利叶》改编成京剧一样,需要把东西方的文化发生“化学反应”。更何况,豫剧花木兰和迪斯尼的花木兰都已经把花木兰从一个故事变成了一个品牌,所以剧组在创作的时候,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创新”。

    一段异域奇缘:信仰带来奇迹

    和以往不同的是,〈花木兰〉不只是在讲一个花木兰的故事,而是要把一个故事放在花木兰的时代去讲,所以,这个故事的包容性很的大,有爱情,有和平,还有信仰,全剧 主题就是:只有信仰会带来奇迹。男扮女装,替父从军的故事固然保留,但为花木兰设计的一个比武招亲的段落则可以说是完全原创。这是一段“异域奇缘”。花木兰参战以后,战争中的双方僵持不下,虽然敌方将领被俘虏,但将领的妹妹准备比武招亲,招得驸马之后,再和中原一战雌雄,花木兰决定前去应征,这个异域的公主果真没有闯过花木兰的“英雄关”。这个异域奇缘是花木兰爱情故事的插曲,但却是全篇的华彩段落,踢踏舞,俄罗斯音乐,契丹音乐……一时间,音乐盛宴与爱情挑战人的视觉听觉和心灵。

    两个木兰:唱到极至,舞尽芳华

    在导演风格上,国家话剧院的王小鹰先生突发奇想。用两个演员同时演一个角色,舞台上始终有两个木兰在起舞歌唱,一个是刚烈的男儿,一个是温柔的女子。这个受西方戏剧影响颇深的大腕导演要把最先锋的戏剧理念与最最传统的戏剧题材融合到一起。

    复风格主义:一切为好听好看所用

    作曲郝维亚追求的美学流派是“复风格主义”,不回避流行音乐,不回避古典音乐,不回避美声,不回避通俗,要将所有美好的音乐与大家分享。多种风格的音乐在剧种自然使用,流畅而不着痕迹。写一个好听好看的音乐剧,大家自己掏钱去看的音乐剧,是创作者的理想。[2]

    演唱特点/《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音乐剧《花木兰》剧照音乐剧《花木兰》剧照

    《花木兰》采用了“舞”、“唱”分离的形式,即花木兰的歌唱由一位演员承担,同时舞蹈由另一位演员承担。据陈小朵介绍,该剧的导演王晓鹰是我国第一个戏剧学博士,目前任国家话剧院副院长。为了弥补中国音乐剧演员“唱”和“舞”很难两全的遗憾,也考虑到花木兰“男扮女装”的双重身份,他设计了两个“木兰”,一个歌唱,一个则做她的“内心”,与歌唱的木兰如影随形。“我们导演的这一设计十分独到,我只要用心唱到极至,不会因为舞蹈而影响演唱的效果。同样,舞者木兰也需发挥她的特长,尽情用舞蹈的形式来表现。”两个木兰共同完成了同一个形象,也成为该剧引人瞩目的一大因素。

    主演介绍/《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陈小朵,女高音,中国歌剧舞剧院青年歌剧演员

    ·1995年,陈小朵以民族唱法报考中国音乐学院,以女高音第一名的成绩被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录取,师从陈燕副教授。陈老师慧眼识人,在考试中看中了陈小朵美声的潜力,力劝陈小朵从民族唱法改行学美声,陈小朵才开始正式的美声唱法的学习

    ·1999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同期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歌剧舞剧院歌剧团任歌剧演员

    ·2001年,在比利时OPERA PLUS国际声乐大师班中名列前茅,成为该年度惟一一名VERA ROSA奖学金得主

    ·2002年,在台湾举办的国际华人声乐比赛中获最佳新人奖

    ·2002年,在香港举办的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歌剧系研究生入学考试中成绩优异,获得入学奖学金

    · 2002年得到陈瑜教授指导,获益非浅。

    ·2003年,通过全国激烈角逐,获选成为中国歌剧舞剧院重大剧目――音乐剧《花木兰》女主角花木兰的扮演者;在该剧中一人分饰两角,同时扮演另外一组演员中的女二号——巴丹公主

    · 2003年,在中国新声音声乐选拔赛中名列前茅,被文化部公派代表中国参加国际声乐比赛

    ·2004年,被美国Four brother entertainment Co. 选中,主演该公司耗资二千万的大型音乐剧《兵马俑》;该剧在北美多个城市巡演长达三个月,受到观众及评论界的高度评价;美国《丹佛邮报》在评论中称其为演唱水平及表现力极为显著的女高音,温哥华《太阳报》亦在头版以大幅剧照予以报道,曾为不少中外合作艺术项目担任英文口译和主持工作,如歌剧《图兰多》、中央歌剧院国际声乐大师班

    音乐作曲/《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花木兰》的音乐剧的旋律很美,具有很强的可听性,这对于音乐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十分符合音乐剧创作的规律。值得注意的是,这部音乐剧的旋律也十分抒情。而且因为是作曲家发自内心的情感,所以并不显得苍白和空洞。因此,这无疑是音乐剧《花木兰》音乐成的一个关键,这大概就是作曲家本人所说的,他的音乐一直是基于“情感论”的音乐审美观,一直保持浪漫主义的音乐气质。

    郝维亚,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9年考入中央音乐这院作曲系。
      
    1999年毕业于吴祖强教授博士班,其后在中央音乐这院作曲系任教。作为教师,郝维亚担负了大量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同时作为青年一代的作曲家,郝维亚的创作无论从题材和体裁,思想和技术上来讲都是非常广泛和兼据包容性的。

    郝维亚对该剧的首演并不是很满意。谈及音乐剧,郝维亚说:“音乐剧这几年受欢迎实际上都是虚的,是观众对时尚的追求。音乐剧是各个工种合作的产物,不仅音乐要好听,服装、灯光、演员等都要到位。其实我们现在并不完全具备排出好的音乐剧的条件。不过中国音乐剧创作总要起步。从音乐上讲,中国过去几部音乐剧的歌唱性太弱了。我们评价歌曲的标准很单一,以好听、谁唱得高为原则,这些都没有抓住歌唱性的本质,歌唱的本质是情感的表达。至于音乐剧的题材,我觉得不是问题,题材只是音乐剧外化的东西,关键要看核是什么。音乐剧有很多种形式,而我要做的是一部最像歌剧的音乐剧,因为我热爱美声,美声演员所能表现的幅度和宽度,所能容纳的各种唱法,是流行歌手不具备的。”

    另类主题/《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在这部音乐剧中,一代女英雄替父从军时,她的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白玉溪也一同走向战场。爱情在战争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一直持续到落幕。第一出戏刚刚开幕时,一个黑衣人就出场独白:我们不仅仅是在讲花木兰的故事,而是想把一个故事放在花木兰时代去讲。

    整个故事展开的基础是“战火埋没了性别的秘密,却点燃了隐忍的爱情”。在那个男人的世界中,只有白玉溪知道花木兰是女人,他一方面要保护她,另一方面,又要把她当男人,和她并肩作战无法谈及儿女情长。

    喻江说,隐忍成为爱情的存在方式,欲罢不能却又进退维谷。花木兰明知道对方深爱自己,却无奈战场上的每一天都是生离死别。生死爱恨情仇的矛盾常常同时出场,成为剧中大量爱情咏叹调的基本情绪,成为创作歌词的主要意境。

    幕后/《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演员谈演唱

    用西方的艺术形式,将东方的古典巨著进行完美演绎,不仅要让观众接受形式,还要“好听好看好玩”,对演员无疑是一个挑战。多年在海外求学和演出的经历使陈小朵对西方的音乐剧有了深层次的理解,为她成功塑造花木兰的形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她认为,该剧赋予了《木兰辞》这个古老的故事更富时代感的爱情与和平的主题及内涵,是一次中西合璧的完美结合。 

    在演唱上,陈小朵也谈到了自己的独到体会。这部由中国最年轻的作曲博士郝维亚作曲的音乐剧,音乐风格十分鲜明,不仅有歌剧的力度,而且有很多的时尚元素。这对长期演唱传统歌剧的声乐演员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陈小朵的声音却运用得十分灵活,富于变化,把美声唱法和音乐剧唱法结合得水乳交融。原因在于她“忠于自己的直觉”,音乐什么风格,她就用清晰而强烈的感觉来演绎,所以她在唱法上完全忘却了界线,游刃有余。当然我们知道这样准确的感觉来自于长年不断的揣摩和积累。她,是一位用心歌唱的人。 

    演员谈作品

    说起排演《花木兰》的经历,王燕坦言:“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在演到第三场的时候,我才有了感觉,才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的潜力,而此前只能是想着舞台走位和表演,第三场的感觉是最好的。”王燕告诉记者排演《花木兰》时,她感受到了排练的紧张,尤其是最后的几天排练,一天三班累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对光、走台加彩排,使她最后一天吃饭的时候竟然忍不住哭了出来。“那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演,一股说不出的酸甜苦辣涌上来,眼泪就流了下来。现在想想觉得这样的排练很值得,磨练出我自己的一个新角色。” 

    乐剧《花木兰》首场演出后,观众对该剧有着各种的议论。有人把它夸成“一朵花”,而有人则对它“全面否定”,面对各种议论,王燕谈出了自己的感觉:“音乐剧音乐剧,音乐是第一位的,而我认为这部作品音乐好听,就已经达到了音乐剧的基本要求,而且音乐还算比较统一。尤其我们主要角色的演唱,大都是以美声唱法辅以一些音乐剧和流行音乐的演唱元素,这也是国际上音乐剧演出的一种。当然对于剧本可能各有各的看法,但国产音乐剧现阶段是打基础,音乐好是很难得的,通过音乐剧的排练,我深深感到,中国更缺少音乐剧演出的人才,就是既能唱又能表演,还能舞的音乐剧人才。音乐剧是一个整体的工程,好的音乐需要好的剧本和表演,这些不到位,人才不到位,恐怕要求音乐剧出精品为时过早。我希望能够多演《花木兰》,因为我从演出得到的掌声中感觉出有很多观众喜欢它。” 

    主创谈作品

    《花木兰》的导演,国家话剧院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王晓鹰博士告诉记者,虽然《花木兰》选择的是一个中国传统的民间故事,但是他们不想把《花木兰》做成民族音乐剧,而是想做成符合都市人欣赏品位的都市音乐剧作品,从剧本、音乐、舞台等方面都追求都市品位,为中国原创音乐剧做一些新的尝试。担任该剧作曲的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师郝维亚表示,《花木兰》将是一部最像歌剧的音乐剧,他会尽量要求演员少说多唱,而且他也要求所有的歌剧、美声演员借助流行音乐的演唱方法来表演《花木兰》。

    编剧谈创作

    音乐剧《花木兰》音乐剧《花木兰》

     编剧:喻江

    电脑里敲下《花木兰》几个字,就有倾诉的欲望。真恨不得把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所谓“人生智慧”都倾吐出来……哲学,历史,美学,甚至15世纪某个地中海国家的神学思想都恨不得跑出来溜达溜达跑跑龙套……

    从去年8月接到创作剧本的消息,这样的思想至少在我脑海里保留了20天。不断有好友提议写花木兰的同性恋倾向,或者写花木兰的“辣妹”版……在我们三个人的初创小组一次又一次的言语碰撞中,我们最终确定了“好听好看、入眼入耳”的创作方针,前面说了,要在人们想象的延长线上跳舞,那首先就不能脱离这个基本的想象范围。我们在最快的时间里变得冷静、现实,把所有的激情交给了剧中每一个高歌的人物,让他们的灵魂舞蹈在我们想象的延长线上。

    这是一个我们太熟悉的故事,这属于中国文化血脉里的故事,既给了我们创作的自由,也给了我们创作的窠臼……这绝对是“度”的艺术,……我们设计了花木兰的一剧具有“熟悉的陌生感”的情节和情绪。 

    PART A一个花木兰的故事

    无名氏留给我们一个不到300字的〈木兰辞〉,这成了我们的创作的“圣经”,中国歌剧舞剧院给我们确定了“音乐剧”的表达方式,这就成了我们的阅读圣经的”软件”。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我告诉别人我们在创作音乐剧花木兰时,得到的第一反映在3秒钟之类就完成了“起-承-转”:噢,是吗……但,有什么好说的。是的,这是一个我们太熟悉的故事,这属于中国文化血脉里的故事,既给了我们创作的自由,也给了我们创作的窠臼,熟悉既是我们的资源,也是我们的包袱,这绝对是“度”的艺术,在情节戏和情绪戏都应该并重的创作前提下,在对理想和现实的充分权衡之下,我们设计了花木兰的一剧具有“熟悉的陌生感”的情节和情绪。

    1.爱情戏——弃“李”而选“白”,

    战火埋没了性别的秘密,也点燃了隐忍的爱情

    我愿用任何一种方式与你厮守

    没有你的地方和坟墓没有区别

    哪怕每一天都是生离死别

    在你身旁

    死亡也是生命的礼赞

    ——选自音乐剧《花木兰》《每一天都是生离死别》

    花木兰的爱情绝对是一个专有名词,值得浓墨重彩的书写。几乎所有的现代花木兰的故事中,都有一个威风凛凛的“李”将军,在我们的 戏中,没有让花木兰和将军相爱,而是设计了一个和她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白玉溪和她一起上战场,之所以弃“李”而选“白”,是给音乐剧咏叹调的一个更充分的表现空间,让花木兰的爱情从开幕的前5分钟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落幕。

    但是,我们并不愿意展现一个传统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然后白头偕老的三步曲故事。在今天的时代,青梅竹马的爱情“外遇率”最高,所以这个词已经不能成为完美爱情的代名词了,所以,我们只是选择了一个青梅竹马的开始,但花木兰和白玉溪真正的爱情却是在战火中成长的,正象剧本中所说:战火埋没了性别的秘密,却点燃了隐忍的爱情。

    白玉溪知道花木兰是女人,一方面要保护她,爱她;另一方面,又要把她当男人,和她并肩作战却不能论及儿女情长。隐忍成为爱情的存在方式,欲罢不能却又进退维谷。而花木兰明知道对方深爱自己,却不能给予必要的回应;所求不过终生厮守,却无奈战场上的每一天都是生离死别……

    众多不确定性的交织,众多极至矛盾的碰撞给了我们歌词创作一“狠”到底的动力,每一次交锋都是生死爱恨情仇的同时出场,这样的矛盾成为剧中大量爱情咏叹调的基本情绪,成为创作歌词的主要意境,也成为滋生完美爱情的合情合理的充分条件,而这种深刻的内在矛盾也成为推动情节和情绪同时发展的生长点,而情节与情绪的层次感和厚重感又在与音乐的高低强弱的交织中成为音乐剧最扣人心弦的力量。

    2.战争戏——重“武”也重“文

    向中国传统文化借力,着力展现“大江流日夜”“长河落日圆”“明月照积雪”三大奇观中战争的意境和内涵

    战争是本剧的另外一个线索,如果说爱情主题的表现在情绪基调上是“隐忍”,在节奏体现上是“柔中带刚”的话,那么战争这个主题的情绪基调则是“悲壮”的,在节奏体现上“刚中有柔”的。爱情是内敛的,战争是张扬的,这给了音乐表现张弛的弹性空间。

    其实,对于战争的表现是剧本创作的一个难点,动画片《花木兰》里典型好莱坞式的想象我们显然不能搬上舞台,木兰不要“东施效颦”。我们于是向中国传统文化借力,为第一幕第二场设计了3个典型场景,着力表现“大江流日夜”“长河落日圆”“明月照积雪”三大奇观中战争的意境和内涵,分别表现宏大的战争,苍凉的战争和绝望的战争。这三大奇观,分别是蓝调、红调和白调,倒不是刻意在追求什么形式感,这首先给舞台设计一个丰富的创作提示,但更重要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意境与战争的发展有一个完美的契合,这样为挖掘战争的内涵提供了具体的场景和氛围,为想象提供了张力。

    其实,大自然的语言是最有震撼力的,战争的 宏大、残酷和绝望不仅仅是表现在交战双方人员的死亡或者城池的得失上,大自然用它自己的语言表达着不可言说的意境,我们在这里用“大江流日夜”“长河落日圆”“明月照积雪” 这三大奇观的震撼力和战争形成共鸣,让大自然成为战争的一个角色,正象剧本中“明月照积雪”里一段独白所说:

    “我常常在下雪的夜晚回想当时的景象,竟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暖,也许是最冰冷的大地和最冰冷的月光帮助我们凝固了时光让我们得以和永恒短暂对视吧,窥见过永恒人会变得无比的平静,因为“永恒”把世界最初的和平和世界将来的平和给身处乱世的人们做了短暂而肯定的呈现,哪怕只是瞬间的顿悟,我们都会因此而长久平静,也会因为平静而变得充满希望和力量。

    在轩昂的战争中加上如此“哀而不伤”的情绪,在武戏中加入文的点染,我们在向中国文化借力,而战争也在向大自然借力。

    3.最原创段落——是“插曲”更是“华彩”

    花木兰在遥远的巴单王国比武招亲,开始一段异域奇缘。巴单公主原想和中原再一战雌雄,可这个美人却没有闯过花木兰的“英雄关”

    如果说,爱情和战争的段落还是从木兰辞中生发想象的话,那么我们为花木兰设计的一个比武招亲的段落则可以说是完全原创。 

    第一幕中,提到战争中的双方僵持不下,战争已经进入最后的绝望阶段,虽然巴单王子被俘虏,但巴单公主准备比武招亲,再和中原一战雌雄,可是在三招之后,美女终究没有闯过花木兰的“英雄关”。这个异域奇缘是花木兰爱情故事的插曲,但却是全篇的华彩段落,每每说到这,我就不能忘记作曲郝维亚先生那种眉飞色舞的劲头:各国的王公贵族都来招亲,踢踏舞,上!俄罗斯音乐,上!契丹音乐,上!……

    是的,这个异域奇缘留给作曲家多少创作的奇异空间呀,如果说,爱情戏为咏叹调提供了合适的星空、明月和夜色;战争戏为舞台创作提供了色彩和意境的空间的话,那么,这场异域奇缘必将为多元化的音乐提供最大限度的包容力!但我们这样做绝不是为了形式而形式,这场戏中,爱情和和平的主题将通过另外一个地点——异域和另外一个倾诉对象——奇缘得到与前面一脉相承的深化:花木兰对公主的的咏叹其实是对白玉溪的表白,而花木兰的劝降是对和平的更进一步的阐释……我们认为这是对木兰形象更丰满的一种表现方式。

    没有花木兰和李将军的爱情,但我们有花木兰和巴单公主的异域奇缘。[3]

    部分旋律被指抄袭/《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评论上佳 

    一篇好评说“他的主题曲旋律优美抒情,朗朗上口,并且非常符合欧美音乐剧的规则,随着剧情的发展过程反复出现,当戏剧结束时观众都能够随声哼唱附和”。一家媒体则赞扬说“小调式主题轻柔抒情,多段重唱歌剧感很强”。另一媒体认为“几段花木兰与白衣溪的爱情二重唱旋律优美、层次清晰、感情真挚。”一位观众兴奋地说:“音乐的好听超出了我的想象。”对于音乐创作,媒体一片赞扬。 

    疑似照搬 

    但是一位音乐家指出,分为A(主歌)B(副歌)的花木兰“亮相”歌曲“我希望……”中的B段音乐照搬了俄罗斯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1905年创作的《第二交响曲》中的第三乐章的三小节音乐旋律。有“好事者”专为此将由演唱者演唱的这首歌和拉氏的交响乐这段主题音乐演奏前后录在一起,以便让人一听恰似一盘“伴奏带”,而且,据说,不明就里的录音师当时还说呢:“这段音乐中国词填得是不错!” 

    这位音乐家评论说,这段音乐只有两小节,如果全剧只出现过一两次谁也不会注意,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这两小节作为主人公歌曲副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以此为动机,将其发展为几个主要乐句构成的核心唱段,出现在后边的四重唱、二重唱、合唱及乐器演奏中,这个唱段后半部旋律群在全剧音乐中多次反复出现,虽然音乐剧并没有写主题音乐,但这个音乐态势已经把观众引导到将其认定为全剧音乐的主要旋律。 

    现在虽然并不能断定“当戏剧结束时观众都能够随声哼唱附和”的“主题曲旋律”就是这段音乐,但是用这位音乐家的话说,这种动机及其变型甚至在一个唱段反复使用了6次的渲染,多次咏唱,如果观众没有受到感染,那只能是音乐不成功。

    然而,拉氏的这个音乐主题恰是他最辉煌的创作,这位音乐家半开玩笑地说,每逢听到此,我都禁不住想用西方礼节——脱帽,向拉赫玛尼诺夫致意;但是,在听中国的《花木兰》的时候出现了俄罗斯作曲家的旋律,此时的我不知道该向谁致意?

    媒体的一片欢呼声也受到了这位音乐家的揶揄:“如果说音乐写得好,是由于‘拉氏音乐’这个原因,那将是一些媒体的判断失言。”

    “我是借鉴”

    “我承认,这两小节是我在向拉赫玛尼诺夫借鉴,我向大师学习,向大师致敬!”郝维亚对记者说:“我并不认为这两小节能起那么大作用,要知道,我这个剧作其实并没有主题音乐;另一方面,民间流传下来的《木兰辞》音乐才是我真正的音乐源泉。”

    “在本剧上演前,我老师提出过这两小节有‘拉氏音乐’之嫌,曾提出让我改……另外,我知道,国际通行的著作权有50年的年限,如果问我多少小节便牵涉著作权的规定界限,我可以查一查。”郝维亚说:“如果大家认为这是个问题,我会予与考虑是否修改。” 

    唱片精选/《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目录

    1 木兰辞“唧唧复唧唧”
    (女声合唱)选自序幕
    2 月光依稀
    (花弧独唱)选自第一幕第一场
    3 我希望
    (花木兰独唱)选息第一幕第二场
    4 所有死去的灵魂现在听我歌唱
    (将军独唱、男声伴唱)选自第二幕第一场
    5 别问我已经来到这里
    (花木兰、白玉溪二重唱)选自第二幕第二场
    6 在梦里我碰着你的手指尖
    (花木兰、白玉溪二重唱)选自第二幕第三场
    7 我不敢相信
    (将军、巴丹王子二重唱)选自第二幕第四场
    8 望不见边际的雪原
    (花木兰、白玉溪二重唱)选自第二幕第五场
    雄鹰翱翔 无际苍穹
    (男声合唱)选自第三幕序曲
    10 人民间没有我要的爱情
    (巴丹公主独唱)选自第三幕第一场
    11 我送这一块水晶
    (花木兰独唱)选自第三幕第二场
    12 我想这样看你的样子
    (巴丹公主独唱)选自第三幕第三场
    13 公主的心
    (花木兰独唱)选自第三幕第三场
    14 无词歌
    (花木兰独唱)选自第四幕第二场
    15 和平无界 正义无疆
    (花木兰、巴丹公主二得唱与合唱)选自第三幕第三场)

    内容提要

     《花木兰》的音乐剧的旋律很美,具有很强的可听性,这对于音乐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十分符合音乐剧创作的规律。值得注意的是,这部音乐剧的旋律也十分抒情。而且因为是作曲家发自内心的情感,所以并不显得苍白和空洞。因此,这无疑是音乐剧《花木兰》音乐成的一个关键,这大概就是作曲家本人所说的,他的音乐一直是基于“情感论”的音乐审美观,一直保持浪漫主义的音乐气质。

    作者简介

    郝维亚,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9年考入中央音乐这院作曲系。 1999年毕业于吴祖强教授博士班,其后在中央音乐这院作曲系任教。作为教师,郝维亚担负了大量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同时作为青年一代的作曲家,郝维亚的创作无论从题材和体裁,思想和技术上来讲都是非常广泛和兼据包容性的。 

    相关评价/《花木兰》[音乐剧] 编辑

    这个木兰真够“花”

    这出戏从创作、排练到正式登台亮相已经足足过去了两年,但是第一轮演出中国歌剧舞剧院还是采取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没有在市中心的大剧院进行正式商演,而是选择了偏僻的座位较少的蓝天剧场。而首轮演出的观众也基本上都是专家、媒体记者以及受邀而来的观众,不过在这些眼光挑剔的观众中间能得到如此热烈的掌声实属不易。

    整场演出的四幕戏被曲调优美的女声合唱《木兰辞》完整地贯穿起来,耳熟能详的古老的故事被重新演绎成一段爱情绝唱。英俊潇洒的“花将军”尽管脱下了女儿装穿上了战袍,可是由于有了心上人白玉溪的相伴而力量倍增;原本经过战争手段取得的胜利,由于加入了巴丹公主“比武招亲”的内容演绎成了和平解决争端。旋律优美的音乐,史诗般的歌唱语言,多段用来表现主人公内心活动的独舞,加上炫目的电脑灯光、大器的舞美设计、时尚化的古装以及电声乐队的运用,一段古代传说被创作者生活化的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许多观众在谢幕之后纷纷对记者表示,这才像个音乐剧!不过,有些观众认为由于舞蹈的过多编排使得整部戏显得有些拖沓。

    “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恐怕是所有观众对于《花木兰》的印象,将这段故事进行改变并被观众接受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尤其是全剧的歌词写作上大量运用了诗话的语言,跳出了以往写主旋律题材的概念化语言。年轻的编剧喻江的加盟使得这部古老的戏增加了许多时尚的内容和味道,染着黑蓝相间的头发的小姑娘说:“这个故事内容很棒,可是它只给我们留下了那8个字,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在想象的延长线上跳舞。我们希望每个唱段都能体现‘爱恨情仇’的情绪,都能够打动人。我们追求的‘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智悦神’的境界。”总监制、著名音乐人徐沛东对记者说:“这个故事虽然家喻户晓,但是要想创新非常困难。这部戏我们想给观众一种震撼,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女子‘替父从军’的模式。让一个概念化的人物更加人性化更加形象生动。”

    尽管音乐剧是一个多工种配合的艺术样式,但是音乐还应当是其中的灵魂。剧中的很多唱段的伴奏几乎都是一把吉他就搞定了,而整部戏的旋律舒畅优美极具流行音乐色彩。本剧作曲郝维亚博士说:“我学了这么多年的音乐,我不能苛求观众都和我受到同样的音乐教育,所以我尽量让自己的音乐做到大众化,让观众在欣赏音乐的时候把心态放松下来。”国际上成功的音乐剧都会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郝博士说他当然希望自己全力创作的这部戏也能给中国歌剧舞剧院挣钱。

    对于花木兰还了女儿装之后再次出场的服装,观众有些争议。花木兰身穿盛开着巨大的白色木兰花的形状类似现代婚纱的服装出现在过去的战友和亲人们面前,过度夸张的服装让许多观众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也有些观众认为是点睛之笔。不过,编剧喻江用这部戏的一句主题思想进行了解释:“只有信仰会带来奇迹,正因为不可能才值得相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0-08
    [2]^引用日期:2010-10-08
    [3]^引用日期:2010-10-17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17 00:38:55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