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神恋曲》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落羽神恋曲》是一部优秀的文学武侠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编辑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阿尔玛大陆有这样一个古老传说:在遥远的西方生活着能够毁灭整个世界的奥里克神族,大约一万年以前他们曾入侵过这个世界。那时候,大陆上到处腥风血雨,生灵涂炭;到处都是饥饿,危困,疾病,恐惧,死亡和无休止的战争……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很多年,但是就像所有的其它传说一样,正义最终都会战胜邪恶,奥里克神族还是被打败了。他们被永远的封印起来。然后便是在重新归来的和平之下,各族重新繁衍生息,重新走向繁荣昌盛……

《落羽神恋曲》 - 一相逢

蔚蓝蔚蓝的天空中,轻轻飘着几片纯净洁白的云彩。天底下,那芳草如茵的与世隔绝的空旷大平原上,纵横错落是几条清澈的溪流。湛湛的溪流静静的流淌着。溪边有一位美丽的姑娘静静的眺望着远方。

“芙瑞娜姑姑,你在看什么,你在想什么?”一个竖着两条小辫的小女孩爬到那个姑娘的身旁,抱住她的一只胳膊,仰起脸,用稚嫩的声音问。

“我想看看有没有特别的人来,”美丽的姑娘这样回答,她的声音有些酸涩,但脸上的却依然呈现着温暖的笑容。

“姑姑,你说的是爸爸,妈妈和克巴尔叔叔他们吗?”

“不,芙妮娅,不是他们,他们在地狱一样的人族……是不可能再回来的,芙妮娅,可怜的小芙妮娅,你要坚强起来,有一天,也许可以到人族,到人族……”说着说着,她就抑制不住的啜泣起来。

“姑姑,你怎么哭了?”小姑娘有些受惊的望着她,眼圈儿也变的通红。

“嗯?没什么,呵呵,芙妮娅,总有一天,我们会把那些受难的族人都救回来的。”

“姑姑,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我们的族人要受其他各族的欺压?”

“那,那是因为我们有翅膀,可以在高高的蓝天上自由自在的飞翔。”

“那么,姑姑,要是我们没有了翅膀呢?他们是不是就不要我们做奴隶了。”

“没有了翅膀?也许吧?可是我们是翼人啊,怎能没有翅膀呢?即便没有了翅膀,也未必……,唉——,谁能告诉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她轻轻自语着,抱起小女孩转身从小溪边离开了。

又一个春天到来了,温暖的风轻拂着平原上一望无际的野草与星星点点的小花儿,阳光也适宜柔和的如同慈母的手。

一切都是老样子。

……

芙妮娅又想起了和姑姑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每当遇到困难,芙妮娅总会想起她。芙瑞娜姑姑是那样的温柔、善良和坚强。她在芙妮娅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村子。有人说,她真的割掉自己的翅膀去了人族,也有人说她被平原结界外抓捕奴隶的人给抓走了,还有人都说她去了精灵生活的琉苁林。

第三种说法最为可信,因为精灵族是阿尔玛大陆上唯一不压迫翼人的种族,她最有可能去那里。精灵族性格极为高洁,对善与美有着十分极端的追求。他们反对奴隶法则,相对比较同情翼人族的遭遇。但他们生活的琉苁林十分遥远,而且是个很难到达的地方。

芙瑞娜走时,芙妮娅还只有五岁。那一年,召开了阿尔玛大陆各族百年会盟,芙妮娅的父母以及芙瑞娜的丈夫均被征召为奴隶,他们在会盟后永远留在了人族。

召开百年会盟是光辉战争后《百年协议》的规定:每一百年,幽灵平原外的结界开启时,召开阿尔玛大陆所有种族的联合会盟;会盟上翼人族要交付一万名奴隶;召开魔武大会;大陆各族通过比武较技的方式赢得翼人奴隶。

还有三年又要召开百年会盟了。同样被征召为奴隶的芙妮娅下定决心要逃出翼人族,并终于付诸实施了。

可是,离开村子已经两天多了,她却越来越害怕,甚至打起退堂鼓来。

因为她迷路了。

对于一个翼人来说,迷路这样的事是十分荒唐可笑的。明明在高高的天上飞着,怎么可能会迷路呢?翼人会迷路,就等同于矮人不会挖矿打铁。

唉——,糟透了,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精灵族生活的琉苁林啊?芙妮娅苦恼的耷拉着脑袋,叹着气:啊!前面有条小河,到那里休息一下,唉——,我真笨,要是雅妮在就好了,我这蠢笨的脑袋看来什么也做不成呀。

芙妮娅一边自怨自艾着,一边朝远方那条阳光浸融着的仿如白带一般的河流飞去。

有人来,就会有人离开。此时,刚好有一位少年离开河边,钻入森林……

他叫罗斌,十七岁,梦想有一天能成为建筑师或时装设计师。他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已经有四头三个月零九天了。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是一个人。在这个苍茫荫翳的大森林里,他孤单的活着,经历着风霜雨雪,饥寒交迫,恶劣的环境,凶残的“魔兽”以及频繁伤痛的折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好像原本就属于这里一样,一觉醒来便是一片浓郁阴森的绿色世界:青天白日,山水相依,有茂盛的花草树木,有种类繁多的鸟兽鱼虫……

回想初来时的所见所闻,绝大部分事物都是见过、知道或了解的。这应该是个梦吧,自己一定深处于绿野仙踪的梦里!他惊奇的看着这个新世界。一开始,罗斌是很兴奋的:自己竟然也要漫游异世界了……

可是,没想到竟然孤单了这么久,好几次还差点死了,现在都快成野人了。

这里的天空有两个月亮,一大一小。大的没什么不同。小的那个只有手镯那么大,它永远都是圆的,而且是蓝色的。这个“小手镯”亮闪闪的,非常漂亮。上面一定住着纯洁美丽的仙女,罗斌闲暇时总会这么觉得。

这里还有魔兽。罗斌所见过的大部分魔兽都是成群结队的。如,魔狼群(形似狼,却有三只眼,能从嘴里吐出黑色的火焰),魔狮群(比正常的狮子大很多,能从嘴里喷出高温的火弹,能从利爪中拍出可以切开岩石的风刃),魔象群(大脚一跺,方圆百米的土地瞬间变成各种各样的陷坑),魔鼠群(赤红色的小老鼠,能从嘴里射出火箭)……当然也有独自单个生存的魔兽,它们大都是极为强悍的。比如麒麟,再比如龙!

几度日升日落月盈月缺,几度花开花落草木生发,罗斌就这样孤单的寂寞的一直往前走着,经历了许多风霜雨雪,劳苦疲乏,也经历了几番生死一线,几度危急关头。

但是这个旅行好像就要结束了。因为随着地势的越来越低,他正渐渐进入另一个平原。这里出没的魔兽已经很少,“能力”很弱,空气很温润,气候也很适宜人类生存……这些是不是都意味着离这个世界的人类越来越近了呢?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人生存的话。

从河边离开的罗斌在树木枝叶上像灵猿似的飞纵着,他正在寻找自己的猎物。不久,他就发现了一只兔子。

他现在拥有电光石火般的速度,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拥有的“超能力”之一。很多在现实世界想都不敢想的事,他一来便能轻松做到,比如:能操控非生命物质中的元素,能将光元素汇聚到手上,力量速度身体耐力更是不用提……

“小兔子,别跑,乖。”罗斌急速奔跑着,开始追赶着那只看上去十分肥美的食物。

“还跑,抓住你了,哈哈。”

“哎呀!”正在欣赏猎物的罗斌突然惨叫一声,“啪”的摔倒在地,那本已抓住的兔子也丢在一边。“哎呀,头,头又痛起来了,”这几天不知为什么,他的脑袋总是不时的就无缘无故的像裂开似的疼一阵子。

“啊——”罗斌惨叫着,抱着脑袋在地上打着滚儿,这种滋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他咬的牙齿都快渗出血来了。

“是你吗?!是你吗?!伊姆贺特普?旅行的天空之子?!”惨痛中的罗斌,脑子里突然响起这样一个十分浑厚的声音。

“嗯?你是谁?!”罗斌挣扎着问。

这个声音对他的问话毫不理睬,还是一边一边不停的问着,听起来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感觉上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个瞬间。

也许是幻觉吧,罗斌这样判断。然后,他眼前便是一黑……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罗斌揪着自己头发,“啊——,”大声吼叫着,“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林中的小鸟被他的声音惊得四散飞去。

呼——,呼——,他急促的喘着粗气。咦?这是哪儿?哦,对了,刚才抓兔子时头疼了起来,不对,不是刚才,抓兔子时,正午才刚过了不久,现在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原来早已经疼晕过去了?刚才的声音……是梦吗?可是怎么又这么清晰,好像印在了脑子里一样……

兔子早已不见了。这个平原上的动物比较少,兔子更是几天才能碰上一只。难道今晚又要吃野果吗?罗斌无奈的爬起身来,迎着夕阳,一步一挨的往林外走去。

“要是有朝一日能回家就好了。现在地球上应该是2011年了吧?也不知道国家统一了没,奥运会办的是不是很成功,还有家乡的牡丹,这个季节一定开的正热闹吧?咱的家乡可是有名的‘牡丹之乡’啊。唉——,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怎样才能回去,有没有可能回去,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罗斌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往那条小河的方向走去。今天上午,他在河边做了个小木屋,那里还有他的“伙伴”。

他的那个伙伴是一只像猫又像松鼠的的动物!罗斌叫它星祺,这个名字取自于罗宾逊的星期五,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跟它一起走出荒野,回到人间。

星祺非常的漂亮,它全身洁白,四只小蹄子却是红色的,长着三条松鼠一样的尾巴,脑袋像猫一样,圆圆大大的红色眼睛流露出甜蜜的表情,身体一刻不停抖动着……

它还馋嘴好吃,懒惰调皮,很有灵性。罗斌把它当作真正的朋友来看待,甚至心中不时冒出它就是人变的的想法。这可能也是由于孤单而造成的错觉吧?

“星祺,你前世一定是个美女!”他抚摸着它的脑袋,这样下结论。

“喵呜,喵呜!喵呜喵咪咪。”

“真的吗?我的样子真的也很好看吗?哈哈,别恭维我了,虽然我确实挺帅气的。”

“……”

闲暇里,罗斌就这样胡乱跟它交谈。总是一个人,孤独感都快把他逼疯了。星祺一定等急了吧?罗斌深吸几口气,整理一下心情后,加快脚步。

到了,就是这里了,罗斌在穿过几片丛林,折过几丛树木后,又来到小河边。

“星祺,星祺,累死了……咦?星祺,你跑哪儿去了?快出来。”罗斌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四下里搜索着它的身影。真奇怪,以前它都是早早的等在小木屋外面的?罗斌有些疑惑。他纵身跳过小河,急急忙忙的朝那个小木屋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没人的小木屋的门却突然打开了,还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美丽的小姑娘

“我见到天使了吗?!”罗斌一下子呆在了原地。

眼睛犹如碧绿水潭下月的倒影,面如新月,淡蓝色头发温温柔柔的洒下来直到腰间就仿佛是像那热恋中的情侣幽会时看到月光,身体轻盈,清奇秀雅,似冰如玉,最美妙是那对的洁白的翅膀,它们从她那纤巧的背上生出来,向上微微高出肩部,向下则一直垂到膝盖微上,从侧面看上去,翅膀的内侧是柔软温暖的绒毛,外侧的羽毛则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她整个人就像是在发光。

看到突然有人来,“天使”也是一愣。随即,她的脸上便充满了像见到了魔鬼似的那种惊恐神色。紧接着,她便无意识的后退几步,鼻息微动,嘴唇轻颤,涨红了脸,眼睛像是要流泪似的,转动着小脑袋紧张的朝左右看了看,攥起小拳头,“呀——呀——人族呀——”,用尽全力尖叫起来。

她自然就是那位出逃的芙妮娅了。

这位又累(已经飞了好几天了)又饿(所带的食物早已吃完),又急又怕(迷路而且只有一个人)的九十多岁尚未成年(翼人族一百五十多岁才算成年)的小姑娘很“倒霉的”撞上了“野人”罗斌。

原本芙妮娅自以为是很幸运的。她飞到河边后,一眼就看到这所奇怪的小屋子(中式建筑,罗斌将天坛缩了很多倍做成的,她自然从未见过),推开门,呀,一堆果子,还有一只可爱的小魔兽。于是,性格极为单纯的芙妮娅就将所有的事都放在一边,然后吃着果子,逗着星祺,“忙”了不亦乐乎。

“人,人人,人族,奴,奴隶捕猎者,我,我不怕你,”她结结巴巴的用左手那根不停颤抖的小指头指着罗斌说道。由于极度惊恐,她脸上还稀里哗啦的流着眼泪,“快,告,告诉我,琉苁林在什么地方!”

真美啊!美的荡人心魄,还有,终于见到人类了,啊!她说话了,说的是人话,人的声音是多么好听……此刻的罗斌心潮澎湃,他激动的都要流下眼泪来了。

“我,我很厉害的啊,”芙妮娅一边继续说道,一边拔出背上背着的宽刃双手长剑,擎在手里。

“我可是村子里第九高手,虽然我们村子里只有十个能打仗的,但我可是……咳咳,你快走吧,我放了你,我们有好几百个人,他们快要来了……”她语无伦次的继续说道,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嗯?”罗斌终于反应过来,他抹了抹眼泪。

“啊!哦,让我走,嗯!”罗斌转过身,“嗒嗒”的,迈开大步向树林里走去。

“咦?我去哪儿啊?!”已经走出去十几步了,罗斌拍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哎呀,丢人了,自己怎么这么“白”,嘿嘿的傻笑着,罗斌转过身来。

“那个,啊,请问您是……啊!我叫罗斌……您是哪位?”

“看来没办法了,”芙妮娅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天空之神,哈索尔啊,做奴隶比死更可怕!”然后,她突然一声娇喝,将长剑摆开,“耀暄之光!”,朝罗斌冲了过来。

罗斌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极强的亮光,这使他一下子短暂失明了。

“闪光雷剑斩!”冲到罗斌面前的芙妮娅举起长剑,用尽全力往下一剁。

“等一下,听我说,”罗斌一边用手背遮着眼睛,一边解释。“哎呀,你砍我……”罗斌连忙向后跃,剑尖几乎擦着鼻尖而过。

“听我说,我是个好人,你也是人类吧?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罗斌连忙解释。

芙妮娅一剑斩空,将剑反转90度点住地面用力一压,然后双翅一振,身体向上飞起,然后就势横剑一挥继续朝罗斌斩去,“闪光连击!”

速度很慢,挥剑的声音很大,感觉不到那种经常战斗的气息,而且攻击技巧也很生涩,所以即使是在强光造成眼睛暂时失明的情况下,仅凭听觉,躲蔽起来也并不是很难,罗斌轻松躲过。

强光终于消失了,罗斌连忙上前继续解释:“别这样,我没有恶意的……”

“‘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魔鬼,好可怕,三星耀暄!”芙妮娅又从怀里掏出三颗拇指大小的透明珠子,用手指夹住,反手一挥,将它们一起抛过来。

又是那种使人暂时失明的闪光,原来都是由这种珠子产生的。罗斌连忙用手遮住眼睛,同时转过身飞速向后逃去。紧跟着,身后穿来一阵“砰砰”的声音,那都是长剑剁在地上的声音。

“七星耀暄!”之前的强光还没消散,她又抛出了更多的珠子,方圆几百米内都是一片白光。紧接着,隐隐约约的,罗斌听到芙妮娅这样吟唱道:“得发的萨尬方,非方费法公方酸,生命之给布,藤蔓术!”

一阵急促的簌簌声传来,地上的野草开始迅速的生长起来,它们都变成了藤蔓,飞快的缠到了罗斌的脚上,并让猝不及防的正在奔跑中的他一下子摔在地上。

“糟糕,”这些藤蔓一层层的紧紧的缠在了罗斌的身上,快要让他无法呼吸了。

这样不行,得赶快行动,她快过来了,罗斌连忙集中“精神力”(来到异世界后获得新能力,没有它就无法施术,罗斌猜测:这可能是这恶劣的生存环境激发出来的能力,或异世界本身赋予人的能力),连续施出两个术。

“同化!”(罗斌的逃命技巧之一,被一群魔兽团团围住时领悟出来的术,施展这个术后,一定时间内能让对方觉得你是它的同类,对方越强,所持续的时间越短。)

“隐身!”(同为罗斌的逃命技巧之一,被一只强大的魔狮王追杀到山穷水尽时领悟出来的术,顾名思义,施展这个术后,一定时间内对方将无法看到你,不受对方实力强弱的限制。)

同化术果然有效,那些藤蔓“以为”他也是藤蔓,便不再纠缠了,罗斌得以轻松的脱身而出。

“咦?怎么不见了,刚才明明已经捉住了的?”芙妮娅拍打着翅膀飞过来,玲珑可爱的脑袋转动着,仔细搜索着早已使用隐身术躲藏起来的罗斌……

“逃得可真快,”芙妮娅将长剑斜插到背上,她已经完全确定罗斌已经被吓跑了。

“哎呀,吓死我了,一出来就碰到个人族,我还是快回家吧?幸好这个人被吓跑了,否则后果可不堪设想。我的暄珠也都用完了。人族可真吓人……”芙妮娅一边独自拍着胸口嘟囔着,一边飞了起来。

得先让她冷静下来,还有很多事要问她。现在,距离已经合适了,可以发动攻击了,罗斌握紧拳头,身体闪电般的射了出去……

“中!”飞跃到空中的罗斌,越过芙妮娅的身体,然后折身向后,手掌冲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斩落。

“啊——”她发出一声惊人的惨叫,身在空中的罗斌甚至看到她小脸儿极为痛苦的皱了起来。咦?自己没用多少力啊,罗斌下意识的抱住她,翻转身体,变成自己的背部着地。于是两人“砰”的一声一起落到地上。

她的身体很软很轻,压在身上几乎感受不到任何重量。一缕清香透进罗斌的鼻子里,他的心中像是有一只小手在不停的挠来挠去……这,这,罗斌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喂!你,你快起来,”拍拍她的肩膀,罗斌面红耳赤的说道。

“咦?怎么没反应,”罗斌轻轻的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推到一边,“喂,你怎么了?快醒醒!”糟了,她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刚在那一下竟然把她给打晕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打,打过火了,这,这……,罗斌不知所措起来。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我来补充
文化文学武侠小说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