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葡萄图》

    慈禧《葡萄图》作于“光绪已丑孟夏下澣”,即1889年的4月下旬,纵128厘米,横65.5厘米,设色纸本。一树藤蔓缠绕的老干葡萄,绿叶辉映、红实垂枝、硕果累累,是慈禧画作中的一件养眼之作。画上钤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万物光辉、含香体洁、鑑空衡平、海涵春育、知乐仁寿、爱物俭身、御赏以及翰林供奉等九方印,前八方慈禧用印,后一方潘祖荫所钤,并有潘祖荫题诗一首。令《葡萄图》正是这种水墨大写意花卉风格的代表作之一。画上以行草题诗,字势跌宕,使诗、书、画巧妙地统一于一个整体中。

    编辑摘要

    目录

    慈禧《葡萄图》简介/《葡萄图》 编辑

    《葡萄图》《葡萄图》
     慈禧《葡萄图》作于“光绪已丑孟夏下澣”,即1889年的4月下旬,纵128厘米,横65.5厘米,设色纸本。一树藤蔓缠绕的老干葡萄,绿叶辉映、红实垂枝、硕果累累,是慈禧画作中的一件养眼之作。画上钤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万物光辉、含香体洁、鑑空衡平、海涵春育、知乐仁寿、爱物俭身、御赏以及翰林供奉等九方印,前八方慈禧用印,后一方潘祖荫所钤,并有潘祖荫题诗一首。 
      
     这是一件仿临之作,仿临的是“世祖章皇帝”的作品。世祖就是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即顺治皇帝,“章”字是其死后谥的。古代帝王、诸侯、卿大夫、大臣等人死后,朝廷根据他们生前的事迹行为和品德,评定一个称号以褒善贬恶,这个称号叫“谥”或者“谥号”。皇帝的谥号都用一个字,其他人的谥号多用两个字,它们都有特定的涵意,比如“章”字,在这儿就是 “彰明文采”的意思。这位皇太极的第九子、六岁即位的清朝第一位皇帝(以清朝入关以后算)一生仅活24岁,其寿命之短,是清朝历代皇帝中仅次于同治帝(20岁)的一位。初登基时因为年纪太小,朝廷里的大事小事都由他的两位叔父摄政,而晚期他却疏于政事,崇信佛教,短短一生,有许多事情让人扑朔迷离。他留下的画作并不多见,慈禧临“章皇帝”的作品就更少了。

    慈禧喜欢画松桃、牡丹、葡萄,平常所见慈禧画作最多的就是这一类。她为什么喜欢画葡萄不清楚,大致与葡萄是水果中比较入画的一种有关系,而且,她觉得葡萄容易画,为“其最擅长者,大圈数个,随手可成;藤蔓屈曲,如蛇如蚓,信笔由之,易于神似。”(苏海若《皇宫五千年》)。还有,她喜欢吃葡萄,不但自己喜欢吃,还作为“御物”赏给内侍近臣吃。光绪已丑(1889)年三月初二日她就吩咐内侍给潘祖荫送去葡萄(见光绪十七年潘祖荫幼弟潘祖年编撰的《潘祖荫年谱》第110页)。这幅画是慈禧御赏侍臣的作品,赏给谁姑且不论,慈禧赏人书画看时节、看心情、也看对象,是有针对性的。比如某位大臣上了岁数了,她就会择机赏一幅寿字或一幅福字,抑或赏一幅松桃之类的画,得赏者往往会受宠若惊,喜形于色。潘祖荫是慈禧身边近侍内臣中“承受光明”(慈禧玉玺语)颇多的一位,乙丑(1889)二月二十七日他就得赏一幅慈禧《葡萄图》。这幅《葡萄图》上的赞诗就出自潘祖荫之手,诗的上方鈐“爱物俭身”印,“爱物俭身”是慈禧对近侍内臣的“谆谆教诲”。在慈禧画作中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钤印,内容不外乎鞭策勉励之辞。而且,钤这类印的作品往往就是慈禧御赏侍臣的。

    潘祖荫在题诗的下方钤的是“翰林供奉”印。“供奉”自唐代起就是一个官名,是在皇帝左右供职的人。潘祖荫在南书房供奉四十年,鈐此印理所当然,但这方印的来历鲜为人知。同治光绪朝,潘祖荫的博学与翁同龢齐名,他与当时许多文士硕学、丹青高手友好,其中尤以赵之谦为近。他的许多印章都出自赵之谦之手,如白文“潘祖荫”,朱文“郑盦”、“龙自然室”、“说心堂”等印。此枚朱文“翰林供奉”印也是出自赵之谦之手,刻于同治十年(1871)四月二十八日,是应潘祖荫之属而刻,其时潘祖荫任户部左侍郎。印侧刻有边款:“郑盫司农奉敕书联,命刻此印”。于是我们又知道,那一天慈禧让潘祖荫写对联,他请赵之谦刻这四个字即为此用。赵之谦是天才型的艺术全才,潘祖荫非常喜欢他刻的印,“翰林供奉”印自那一次启用后,后来在他的许多书法作品或题诗题画中成了常用之印。

    装裱/《葡萄图》 编辑

    这幅画的装裱也是原装老裱,裱绫为米黄色花绫。乍一看,这种花绫与普通花绫并无区别,但如果逆着光细细察看,就会发现米黄色的花绫上有隐隐的祥云腾龙纹。作于这一年的慈禧赏赐潘祖荫的《梅花双鹊图》也用这种花绫装裱,但它只是用在圈档上,上面的天头与下面的地头用的是湖蓝色的云凤花绫,这实在是非常讲究的。因为《梅花双鹊图》是已丑(1889)元宵这一天慈禧赏赐给潘祖荫的,当时慈禧还在垂帘听政,即民间所谓的还是凤在上龙在下的时候。二十天后,也就是这一年的二月初四日,清廷颁诏,光绪皇帝大婚,从此,慈禧归政于光绪——虽然,此后光绪帝仍受慈禧太后训政,但是至少在表面上他开始“听政”了。《葡萄图》作于已丑孟夏,光绪皇帝“听政”一个半月之后,裱绫纹饰与这一历史事实正好相符。还有,此画轴头背面包如意明脚绊,天杆穿线为水红铜双丝圈瓣,这些精致的做工都表明,《葡萄图》的装裱为当年宫廷裱画师所为。不言而喻,这是一件难得的宫廷传世文物。[1]

    品读/《葡萄图》 编辑


    初看葡萄图,是惊艳此画的秀气和贵气,能华贵而不俗,是功力,是画者的修为。

    很多人以为慈禧太后的画只是画为人贵,个人来看是不以为然。历史的功过不去讨论,单凭皇者身份的画者来说,她的确有很有趣的谈论点,不然坊间不会流传那么多关于她的书籍和戏剧,在研究葡萄图的时间,发现她很多小故事,让我从以前闻说她下令把珍妃推下井的单一形象,增加许多许多角度,在人性化的立场里,看到她温柔的、热爱生活艺术的一面。

    首先她绝对不是平庸的、毫无文采的女子。

    据左书谔着《慈禧太后》一书所说,慈禧对于文学、书画、历史是颇行兴致的。正如《慈禧外纪》云:“(慈禧)性耽文学,深于历史。”慈禧对诗词是颇有欣赏能力的。德龄说慈禧对于诗词,很有相当的欣赏;在中国古代的许多大诗人中,她所最赞美便是李白。凡是李白所做的诗,她差不多全读过,或者可以说是全能默诵出来。”②慈禧的诗词之才,在许多方面都有表现。例如同治四年(1865)会试,慈禧出题是“芦笋生时柳絮飞”出题之外,慈禧更会念诗:“南浦篙三尺,东风笛一声”“雨夜螺深浅,风前雁往还。舍连春水泛,峰杂夏云间。”看罢这些精妙的诗句,方知慈禧不枉卡尔的“能为诗词,出笔清新,非同凡响,又能为古文辞,得太宗气派”之评。

    慈禧有嗜读小说之僻好。她对历史名著:《封神榜》、《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书爱不释手。而且,还常常把小说中的故事编成戏剧在宫中演出。对此卡尔记述说:“太后尤善编剧本,此则人所未知者。太后曾自出心栽,编成新剧本多种。情节离奇,唱片高雅可喜,较之俗本,大有霄壤之判。予在官时,曾见其手订剧本一,一再推敲,煞费苦心。当演奏之际,太后凝神以观,极为注意,见有可改动处,则立刻饬宫监往后台,传旨矫正,而后顿觉生色不少。

    记得曾看过一张慈禧扮演观音菩萨的照片,蛮有意思的。

    除看书之外,慈禧有惊人的记忆力,她生活其中一个重要的趣味就是和儿媳在御书房案前边弄花,边背诵她喜爱的经典和诗句,一个人背了另一个人背,半小时里像唱歌一样不停不休,脸上充满愉快,午睡时也着人把她最爱的书念给她听,甚至上轿游船也是如此。

    不过她最爱还是大自然这本书,她爱大自然,也爱花,更是一位花痴。她四周离不开花,在她内室,御座房,戏楼的包厢,朝会大殿,都有不同品种的奇花异草,一年四季里都有鲜花插在她的头饰上,她会亲自去弄花,把花凑到脸前去真心去吮吸花的芬芳,把花在脸上厮磨,彷佛是一种安慰。

    慈禧太后是位讲究的美食家,会常设计新的美味佳肴。

    试想想,纵有法国和德国的贡品的香水,她总爱自己把不同的花和花油调淡雅宜人的香水,用自己的制作的杏仁糊作宫中的肥皂,在今天的时代女性来说那不是很环保,很可爱的事情吗?

    卡尔(美国女画者)在禁苑黄昏一书说过,“她的魅力不只是心血来潮时才有,…她是那么体贴周到,善解人意,对她周围的人她像是真正的好…又是孩子又是女强人”,当然书中也有提到慈禧也有她的脾气,障碍在前,她也会亳不留情的把它毁灭…

    研究慈禧御笔《葡萄图》一画的过程中,不经意回到慈禁城,颐和园的世界,认识到慈禧太后爱花,爱大自然,爱戏剧,爱文学,爱绘画的一面,难怪美国女画家卡尔(为慈禧太后到紫禁城绘人像之女画家)描绘慈禧太后为“甚有才华的女统治者”。

    在葡萄一画中,看到这女统治者的细腻的心,如葡萄的滕蔓一样,窈窕婉然,也像她的心思慎密难猜,在研究典籍的过程中,不单是开始欣赏她的画,也开始欣赏她有很柔美的女性一面:幻想在风雨飘摇的时代,一位女性如何失去儿子丈夫,还要在主理一个内忧外患的中国之际,去维持她的艺术世界,去画出她坚持的美好。

    研究古画不单是视觉的艺术,而是和画者心灵世界的沟通,和题诗者的意趣相投。个人认为收藏古画,就像是收藏了画者的精神。[2]

    徐渭《葡萄图》/《葡萄图》 编辑

    徐渭《葡萄图》徐渭《葡萄图》

     徐渭曾被浙闽军务总督胡宗宪聘为幕僚,这期间他参加乡试八考八落。后来,明奸相严嵩之子因通倭罪被杀,胡宗宪也被捕,徐渭以为自己也不能幸免其祸,遂惧祸而狂,多次自杀但都归于失败,后因误杀继妻而下狱7 年。出狱后的徐渭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由于饱尝世间酸辛,对世事已心灰意冷。徐渭的不幸反而成就了他在诗词、戏曲、绘画上的辉煌业绩,这里我们只就他的绘画成就加以论述。

    写意花鸟画由“吴门画派”的沈周、文征明唐寅、陈淳继承元代没骨写意画法,用文人画笔墨法式重新梳理写意花鸟画,将具有独立语言和自身发展的用笔、用墨引入自然界的花花草草之中,使文人画家不再依靠描写梅兰竹菊来抒发内心的情志逸趣,仅靠几种单调的物象和单纯的墨色已满足不了士大夫文人丰富的情怀。

    写意花鸟画笔墨语言的相对独立,使文人画家既可以在笔墨天地中陶冶自我,又能将心灵寄托于所画物象。写意花鸟笔墨的独立,使笔墨表现形式空前自由,不久便出现了大写意的艺术高峰,而徐渭则是大写意的代表人物。徐渭在陈淳的基础上,将小写意发展为笔墨恣肆的大写意。徐渭的写意花卉,“走笔如飞,泼墨淋漓”,在用笔上强调一个“气”字,用墨上强调一个“韵”字。他的用笔看似草,若断若续,实际笔与笔之间有“笔断意不断”的气势在贯通着;他的用墨看似狂涂乱抹,满纸淋漓,实际上是墨团之中有墨韵,墨法之中显精神。

    他的恣肆纵横、解衣盘薄,在其泼墨大写意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他自己认为作画“大抵以墨汁淋漓、烟岚满纸、旷如无天、密如无地为上”,“百丛媚萼,一干枯枝,墨则雨润,彩则露鲜,飞鸣栖息,动静如生,悦性弄情,工而入逸,斯为妙品”。由此可见,徐渭的画是在用情感来调动笔墨,在他的画中笔墨和物象都退居第二位。笔墨在他那里已不是问题,物象只不过是个载体,他将自己的人生升腾于笔墨、物象之上。《墨葡萄图》最能代表他的大写意花卉风格。画中有作者自己的题诗:“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这正是作者心境的写照。下钤“湘管齐”朱文方印,尚有清陈希濂、李佐贤等鉴藏印多方。此图构图奇特,信笔挥洒,似不经意,却造成了动人的气势和葡萄晶莹欲滴的艺术效果。此图纯以水墨画葡萄,随意涂抹点染,倒挂枝头,形象生动。画藤条纷披错落,向下低垂。以饱含水分的泼墨写意法,点画葡萄枝叶,水墨酣畅。用笔似草书之飞动,淋漓恣纵,诗画与书法在图中得到恰如其分的结合。作者将水墨葡萄与自己的身世感慨结合为一,一种饱经患难、抱负难酬的无可奈何的愤恨与抗争,尽情抒泄于笔墨之中。[3]

    艺术风格/《葡萄图》 编辑

    其作品平易朴实、苍浑淳厚,融大自然与传统为造化,以笔墨底蕴丰厚、劲健、画格清奇、文质兼备为统一。其作品中无不传递出画家对生活的豪迈气度和他个性化的艺术思想,表达了画家对花鸟画的执着与热爱,创作了一批泱泱浩瀚的铭心佳作。 
    在这物欲横流,乃至炒作的时代,他虔诚探索,默默耕耘。对一草一木一片丹心。他寄托于对自然物象的写照,牺牲于古今诸家之蕴藉抒发着他的“性灵”。其作品涉猎之广,气息之正,真可谓“丹青有道,终极造化”。其以“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艺术精神为指导,借笔墨抒情怀,“效法天道,无极之极”不骄不躁,功成不居,不落凡响,以笔墨抒发出他的艺术人生,登上了中国花鸟画艺术的高峰!

    画作欣赏/《葡萄图》 编辑

    其葡萄图,水墨淋漓、大气逼人、清秀飘逸、气韵优雅;既表现出作者的传统笔墨功底,又有质朴的生活感情。赋有哲思灵气,充满力量与生命,形与神的意趣,墨与色的交融,更是典雅清新,淋漓奔放,其笔下的作品既有唐宋元人的笔意,又有明清的八大遗韵。既有大胆创新,又有传统精髓。作品中渗透着的文人正气跃然纸上。从作品中可以看出画家那虚心好学的求知欲望,无不传递着画家那高尚人品。四十多岁的他在中国画坛上以迈入了名画家行列。但是其作品还是那么不骄不躁,一丝不苟。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2-24
    [2]^引用日期:2010-12-24
    [3]^引用日期:2010-12-27
    扩展阅读
    1中国书画欣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名画绘画艺术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07 00:56:0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